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课程 >>

物理:6.1《怎样认识力》(第1课时)课件(沪粤版八年级下)_图文



http://www.senrun-wood.com/ 整木定制

djm831zbg

“马大嫂,你快坐,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坐在床上的妻子一边招呼着马大嫂,一边对我说:“苏林,这些天多亏马大嫂照顾,又是接送 女儿上学,又是帮咱扒玉米??” “马大嫂,谢谢你??让你受累了。”我望着围在床边的小荷和荷花,歉意地说:“这次出发,来去匆匆,什么也没给孩子们买,真是不好意 思。” “六叔,我什么也不要,就要你家小弟弟。”荷花搂着我的腿,我蹲下身,把她抱起,紧紧地搂在怀里。 “六叔,把小弟弟给我家,好吗?” “不——!小弟弟是我家的,凭什么给你!想要??让你妈去河边捞。”小荷像只老母鸡保护着小鸡一样守护着床上的弟弟。 “荷花真乖儿,明年让你妈??一定给你??捞个小弟弟。” 泪水不由自主的从我的眼里滚了出来?? “六叔,你怎么哭了?我不要你家的小弟弟了??六叔,你笑一个给我看??” “六叔真好,六叔笑了??” 为了荷花,我是流着泪笑的,其实我的心里比哭还难受。 人逢喜事精神爽,儿子的降临给我增加了人生的力量。这年的春天,我和妻子肖艳筹划着盖座新房。 在农村盖新房是一件人生大事,亲戚朋友都来帮忙。我的岳父和岳母更不例外,提前几天就来帮我出谋划策,照看孩子。劳累了一天的我送走 了前来帮忙的邻舍百居,便筹划起明天的开工计划来。 大哥和二哥陪着我的父亲和岳父在喝茶闲聊。 母亲和岳母在逗着宝根玩(我儿子的乳名叫宝根)。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里屋内传来小荷的读书声,肖艳正在跟小荷背古诗。 “爹,我想明天开始动工。”我凑到茶几前,一边倒茶一边谈我的计划,“明天一早,我们搬家,把屋里的所有东西全都搬出去,八点开始扒 屋??” “扒屋?扒什么屋?你不是说盖西边的两间空地吗?”听了父亲的话,我知道他又发起浑来。 “爹,我们不是说好了先搬到我家去住??” 大哥的话还没说完,父亲就摆手拒绝,“你家我不去了,大虎也是二十多的人了,说不准哪一天就领个媳妇来,你往哪儿安排?再说,你家不 是镇上的领导来指导,就是村委的成员去开会,人来人往的,我一个老头子接受不了。” “那就到我家去住吧,我家的大牛二牛都在学校读书,家里可清净了,两间上房任您住。”二哥说得很对,我也很赞成。 父亲却说:“你没白没黑地跑运输,不是早走就是晚归,拖拉机的噪音还不把人烦死!” 我的妈呀,我父亲这是怎么了?我百思不得其解。 “爹,您究竟愿意到谁家住?只要我能办到的,我无条件服从。”我不得不向父亲投降,只要父亲同意扒屋。因为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想干的 事谁也别想拦住我。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