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温和地接受学生爱恋的事实

温和地接受学生爱恋的事实
一般来说,我的学生一旦有了“情况”,我都能察觉出。班级谁与谁关系怎 样,达到了怎样的程度,我大多心知肚明。有时课下调皮的男孩或女孩提到谁与 谁怎样,就会问我:老师你知道谁与谁的关系吗?我也直来直去:知道啊!那咱 班有几对?我一出口,学生就大喊:哎呀!老师,你是怎么知道的?老师好厉害 呀,老师火眼真睛啊! 有时在校园的甬路上或是校外商厦里、湖畔边,看到对面走来的成对男孩女 孩,对之微微一笑,自然地打个招呼。不必大惊小怪,不要鄙视皱眉头,不要过 后打探或话中暗示敲打,更不要向班主任告状。那都没用!那样只能把事情弄得 糟糕,把自己搞被动了也显得自己浅薄俗气了。学生的“早恋”不是道德品质出 了问题。与其气愤不解不如温和地接受,宽容地理解,善意地引导,妥当地处 理。 一次在食堂吃饭时, 偶然见到熟悉的男孩和一个我陌生的女孩一起用餐。男 孩附我耳多朵悄悄地说:“老师,她是我的女朋友。”“哦,蛮清秀的女孩啊!” 男孩听到我自然地夸赞,高兴得眉眼飞舞“老师,她学习比我好多了!”“那你 要向人家好好学习呀!”“老师,我会的,她对我的帮助可大了。”“一起努力 上大学啊!”男孩那个高兴啊“老师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想象若干年后,一 个长大了的男孩回忆起他高中初恋时,不仅没有受到知情老师的批评与谴责,而 是以另样的方式解读了他的初恋,不论他们的恋情发展得如何,我想他心中都会 有一丝温暖。 毕业前这位男孩在我的留言簿上留下一篇半的文字, 文字间贴了好几张他与 那女孩合拍的大头贴照片。看着他们俏皮、幸福、甜蜜、纯洁的样子,我忍俊不 禁。 任教两个班的课,这个班的男孩与那个班的女孩要好,我自然清楚,那就好 去呗。我不仅不干涉,还会有所利用。比如这个班男孩子的优秀作文,我会让另 一个班与他要好的女孩子来诵读。 这个班的女孩子的好作文我会让另一个班的与 她好的男孩来帮助我打印。那女孩读得格外地认真动情,效果极好;那男孩打字 干净漂亮又快速。课下他们定会有番兴奋而愉快地交流,这些都无妨。“每一个 学生都是一个很珍贵的存在,每一次爱的情感都是一次爱的升华。” 我的认识 和态度方式, 使得学生对我从不设防并且更加地尊重我。一位女孩在我的网上文 章后跟贴: “我向来认为老师是个比较前卫的人.即使比您年纪小的老师也不会 这么开明。 ” 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说过“恋爱是不能禁止的。”当然我不会提倡,老师 们都不能提倡.但我理解并给予尊重。情感好比一张绮丽的网,一个迷人的梦。 你不能把网撕破,你也不可能站在网前怒视截拦;你不能扰乱别人的梦,也不可 能不让人家做梦。 年轻的孩子好奇被网住了或走进梦中, 正常自然而又美妙动人。 当老师的绝不可以简单视之, 粗糙处理,那样会在学生的心里打上一生都抹不去 的阴影。苏霍姆林斯基在《爱情的教育》中说过:“对学生精神生活和他们隐秘 的角落采取粗暴的态度, 最容易从男女青年的相互关系中驱逐出一切高尚的、有 道德的、明快的审美情感,并把爱情的生物本能的一面推到了首位,激起不健康 的好奇心,使男女同学更加疏远,对交往产生一种难忍的恐惧症。”

编辑于慧琦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