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是开始做积件的时候了

是开始做积件的时候了

1997 年,我国发表了第一篇关于积件的论文。10 年 过去了,中国出现了一个怪现象:积件论文很多,积件却很 少, 积件制作不容乐观。 那么, 我国积件低迷的原因是什么? 是积件自身出了问题吗?有没有可行的办法解决积件迷局? 笔者一直致力于积件开发工作,结合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提出 了一些想法和解决思路,愿意与积件开发者、专家和教师们 交流。

一、我国积件开发现状及其低迷的原因

黎加厚教授在 1997 年连续发表了几篇有关积件的论文, 被誉为我国积件化课件制作的理论先行者。黎教授在文中详 细描述了积件的定义、开发的注意事项,并用这样的文字结 尾: “ (积件)在标准和技术规范未确立之前,任何大规模的努 力都将造成人力、物力的浪费。 ”2002 年,教育部发表“教 育部关于印发《现代远程教育技术标准体系和 11 项试用标 准V1.0 版》 (简介)的通知” ,发布了包括“学习对象元数 据规范”在内的标准,应该说标准和技术规范早已确立。 黎教授在 2006 年的一封信 (http://www.jeast.net/teacher/jiahou/archives/2006/1846.ht

ml)中写道: “国际上标准化组织开展的计算机软件设计的 元数据标准化运动,LOM\SCORM 等纷纷出台,中国教育部 也编制了国家远程教育的原(元)数据编码规范、基础教育 的原数据编码规范等,也就是说,当时积件理论提出的‘可 重用性’ 、 ‘基元化’ 、 ‘标准化’等等思路都逐步实现了。 ” 按照以上结论,1997 年, “在标准和技术规范未确立之 前,大规模的努力都将造成人力、物力的浪费。 ”5 年后,标 准出台,应该说具备了大规模开发的条件。如今又一个 5 年 过去了,中国积件的开发状况如何呢?笔者在网上搜索“积 件库” ,找到相关网页 11 万,几乎都是论文,偶尔有几个积 件库也都是个人开发的小库,毫无可积的价值。目前,中国 课件开发存在着巨大的成本浪费,而绝好的积件库并没有在 学校、地市教委、国家层面进行制作,还停留在个人制作的 小作坊阶段。笔者认为,积件化课件没有进入大规模制作的 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1.教学软件更新速度过快,许多教师来不及积累就改 学下一个软件了,甚至教育研究人员也跟不上软件更新的速 度,软件开发平台不停地更换。 2.国家制定的《标准》过于细致、繁杂,不适用于普通 教师,不便于推广。 3.教研人员对积件不够重视,缺乏有效技术指导,普遍 存在“眼高手低”的现象。

4.教育主管部门对积件开发的组织、标准的传播以及积 件的推广不够重视,没有提供开发人员交流平台,导致积件 的开发、制作、推广完全由教师自发组织,举步维艰。 5.各地开发人员水平参差不齐。使用软件平台各异,难 以组织高水平交流。 6.教育产业没有意识到积件的开发前景,找不到合适的 获利途径,导致很少有教育产业公司进行积件的开发。

二、积件开发的市场需求与发展需要解决的几个问题

当前,积件开发的市场需求已经非常明显,积件概念早 已深入人心,可以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笔者认为以下 几个问题是必须要解决的。 1.开发平台的选择问题 开发平台的选择决定了积件的体系和质量,挑选一个好 的平台是当务之急。第一,跨平台的积件开发并不理想。跨 平台导致接口比较低层, 虽然容易整合, 但是积件颗粒度小, 更加素材化。此外,平台与平台间的数据交换不应该是积件 制作者考虑的问题,而是平台开发者考虑的问题。第二, LINUX 平台不理想。课件制作是面向全体教师的,是低水平 设计开发,而适合这个操作系统的课件制作软件很少,因此 不适合广大教师使用。

那么, 用什么来界定平台的好坏?可以肯定的是, 第一, 现开发已经来不及;第二,若由专家指定、全国统一,虽然 建设与推广效率要高一些,但是教师却失去了比较的机会。 笔者认为存在一个主流平台,允许其他平台共存是一个不错 的选择。 2.积件开发标准的确定问题 一个好的标准,应该是容易推广,便于实施的。国家标 准是跨平台的,从内容上看更像是对软件开发项目的描述, 更 适合专业软件开发人员阅读,并不适合普通教师。其次,不 同的平台应该有不同的标准。我们可以在这些标准中提取出 共同点,目的是便于推广,而不是为了统一。 3.积件的组织整理与发布问题 目前,我国许多教师已经开始以网站、QQ 群、网络教 室为组织模式,进行积件的学习、交流和传播,形成了一个 自发的学习交流群体,但是这种交流通常停留在初级阶段。 当务之急是对这些教师进行理论、技术指导和标准传输。各 级电教机构应该给予支持,但不要将其划归到体制内,以保 持其活力。此外,应该鼓励各教育产业机构参与积件的制作 与推广,利益的推动对促进一个行业的发展是极其强势的。

三、反对积件概念扩大化

笔者认为教育技术高层专家指导对积件的健康发展是 非常必要的,但这种指导若在方向上有一点偏差,就可能发 展成一个不同的体系,甚至导致整个体系出现问题。在描述 积件概念之前,先介绍几个名词。 软件危机(Software Crisis) :伴随着软件产业的蓬勃发 展,软件系统变得越来越复杂,开发成本越来越高,落后的 软件生产方式无法满足迅速增长的计算机软件需求,从而导 致软件开发与维护过程中出现一系列严重问题的现象。 课件(Courseware):又称“课程软件” ,是为课程的教学 或学习而编制的计算机程序及相应的文档资料。它采用文字、 声音、图像、视频剪辑等多媒体手段制作,是专用于教学的 应用软件。 积件(Integrable ware) :由教师和学生根据教学需要, 自己组合运用多媒体教学信息资源的教学软件系统。 (引自 黎加厚《从课件到积件:我国学校课堂计算机辅助教学的新 发展》 ) 课件作为软件的一种,同样面临着“软件危机” 。积件 提出的一个目的就是要解决课件的软件危机,要“像搭建积 木一样制作课件” ,积木即可重复使用的基本模块。可见, 积件是作为教育软件的另一种形式出现的,积件的本质是计 算机应用软件,但是积件概念在没有软件实践的环境下,在 学术圈中被反复炒作,已经逐步丧失了其本来面目。人们把

一些难以用计算机描述的东西添加到积件概念中去。我国积 件概念的提出者――黎加厚教授在一封“关于积件对话”的 信中这样描述“大积件” : “积件思想的进一步发展是将教育 活动中的人(教师、学生等) 、教学活动等也看作“积件” 的元素,从整个教学活动的系统来看这些基元的组合与重 用。……积件的基本元素将拓展到人的活动和人的需求,软 件系统的设计者和用户从分离状态转向融合状态,即由用户 自己设计,按需设计。我们注意到,Google 和微软的发展已 经宣告了这个新的时代的到来。因此,积件的思想和内涵将 会有新的发展和转变,即我说的‘大积件思维’ 。 ” 笔者这样理解黎教授的描述:在所有的教学环节都可以 用软件(或者网络)描述的终极理想状态下,可以做到一堂 课组合一下就可以了(例如“魔灯”就基本上可以用计算机 来描述和组合上述教学元素) ,这必然能极大地降低成本。 但是,笔者认为,在我国依旧以全民课堂授课为主,自主学 习尚未普及的情况下,在狭义积件都没有用计算机实现的前 提下,用计算机语言描述所有教学对象是难以实现的。 大积件思维必将到来,当上述技术问题得以解决并且依 托网络得到推广时,才会有大积件的发展与转变。教师坐在 Google 面前,完全颠覆传统教育模式,用完全不同于班级授 课制的方法来教学,这是在国外自主化学习和开放教育环境 下发展出来的。但是在狭义的积件库尚未积累起来的时候,

在我国谈这些只能使大部分教师无所适从,这个提法不免有 些超前。 基于以上考虑,笔者反对将积件概念扩大化,我们应该 先把狭义的积件做起来。大积件概念随着其他教育(超越学 校教育)模式的发展,在具备可行性条件的时候自然会发展 起来。 国内外积件概念的提出几乎是同步的,但国外的软件业 发达,概念的提出与制作几乎是同步的,而我国在制作上已 经晚了整整 10 年。一个研究群体,如果只在思想上与国外 看齐,行动上毫无动静,整个群体会堕落。此外,笔者不认 为等着西方将技术研究出来,再将成果直接在国内推广是个 好办法,这样的等待只会使我们更加落后,工作不能落到实 处。积极的办法是停止讨论概念,更不要把概念扩大化,与 之相反,把概念细化、明确化,注重可行性。 近几年,我国在硬件建设上投入巨大,多年的信息技术 培训已经使教师掌握了必要的电脑知识,已经具备了软、硬 件资源。广大教师对课件的需求越来越迫切,甚至积件概念 都已经深入人心,部分教育信息技术骨干在各自的平台上摸 索前进。这些都是进行积件开发的有利条件。在积件需求呼 声日益迫切的今天,积件的研究事业就像一堆干柴,只等待 一根火柴,一旦点燃,将会烧起熊熊的火焰!

(作者单位:山东天鸿书业多媒体开发中心)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