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我是一条鱼

我是一条鱼, 妈妈总是这样说。 是的, 因为我对于水有一份特别的钟爱。 我喜欢站在溪水边, 看它们潺潺地从我面前流过,看它们起起落落,感受生命的灵动。我喜欢触摸流水,感受生 命的鲜活。我喜欢听流水拍打石头的脆响,因为它正在叙述动人的故事。时光斗转,流水把 我带到了一座孤楼前。我看到了楼阁上一个消瘦的面孔,那是李煜。他哀婉地唱道: “问君 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他凄清的曲调在我的耳畔回响。那是个怎样无奈的心 情。故国不在,江山不在,龙椅不在。惟有雕栏玉砌能证明他曾经的辉煌。而那又怎样。流 水带走了他的忧愁,他的富贵,他的朱颜。 流水又把我带到了一座小院前。 我看到了一个女子倚在亭中, 她痴痴地看到院中零落的花朵, 风吹起了她未梳红妆的脸庞。那是怎样的凄凉,无助。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青舟,只 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她——李清照,不再有当年“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的豪迈。 岁月的流水洗去了她的锐气, 生活的磨难让她不得不放下那份傲气。 “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依旧。 ”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那是何等的一份悲凉, 寂寞。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这是大文豪李白与好友汪伦送别的诗句。不远 处,我看到两个依依不舍的朋友在送别。千尺的潭水啊,你告诉了我什么是真正的友谊,难 舍难分,只恨相见甚晚。 大江边上, 我听到了苏东坡在高歌, 他的豪迈一洗李煜、 易安居士带给我的惆怅。 “大江东, 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惊涛拍岸中,我看见的是苏轼闲适的心情。那是怎样的一种心 境,胸怀着对古人的敬意,他也许在告诉我不论遇到什么样的挫折,都不能失去对生活的希 望。 我的双手仍旧捧着流水, 刚才流水告诉了我那么多的故事。 它让我看到了李清照的柔情, 李商隐“斜晖脉脉水悠悠”的怅惘;太白桃花潭的送别,让我想到“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 长江天际流”的友情;苏轼泛赤壁的雄壮,让我想到毛泽东“金沙水拍云涯暖”的豪情。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