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课程 >>

语文:1.1《巴东三峡》课件(2)(语文版八年级上册)_图文

体裁:游记 三峡:西陵峡 巫峡 瞿塘峡

? 给加点的字注音 ? 袅袅 (niǎo )崆岭峡( kōng )昭君( zhá o)浣妆 huà n ( ) zǐ hè diān ? 秭( ) 万壑( )峰巅( )夔门 kuí yià n chà ( ) ? 滟( )古刹( )

. . .

. . .
绵( 锦( 巅( 颠(

. . . .

给形似字组词 滩( ) 摊( ) 峡( ) 狭( )

) ) ) )

峻( 俊( 壁( 璧(

) ) ) )

? 作者游踪示意图

? 问题探究:
? 1、作者如何写西陵峡? ? 2、在三峡中,最吸引游客的应该是巫峡。听课 文第七、八自然段的朗读录音,找出这两段所写 的内容,看看巫峡的美体现在什么地方? ? 3、瞿塘峡的水有什么特点?瞿塘峡有哪些人文 景观?

黄猫峡:

山高不险, 水急不狭
西陵峡

西陵峡

黄猫峡

? 灯影峡:

浓厚的江南风味

黄陵庙

灯影峡

? ?
?

崆岭峡:

崆岭峡

牛肝马肺

? 米仓峡:
?山更高峻 ?水不太急,
? ? ? ? ? ? ? 香溪发源于鄂西的神农架 林区,这里是汉朝妃子王 昭君的故乡。传说有一天, 昭君在溪口边洗脸,无意 中把颈上项链的珍珠散落 溪中,从此溪水清澈,水 中含有香气,故名香溪。

米仓峡

? 巫峡:山水最奇险最美丽
水险——窄、急、曲折、多滩 山高——笔直、整齐、险峻 (云雨——奇形怪状,应有尽有)

?

一线天 神女峰

巫峡

山上云雾缭绕

? 瞿塘峡: 山势稍平,水仍险急 瞿塘峡人文景观丰富


瞿塘峡

夔门峡口

夔门刻字

?

白帝城的来历

西汉末年,王莽篡位时,他手下大将公孙述 割据了四川。公孙述在天府之国里,势力渐 渐膨胀,野心勃勃,自个儿想当皇帝了。他 骑马来到瞿塘峡口,见地势险要,难攻易守, 便扩修城垒,屯兵严防。后来公孙述听说城 中有口白鹤井,井中常冒出一股白色的雾气, 其形状宛如一条龙,直冲九宵。公孙述故弄 玄虚,说这是“白龙出井”,是他日后必然登 基成龙的征兆。于是,他在公元25年自称白 帝,所建城池取名“白帝城”,此山亦改名“白 帝山”。公元36年,公孙述与刘秀争天下, 被刘秀所灭,白帝城亦在战火中化为灰烬。 在公孙述称帝期间,各地战乱频繁,而白 帝城一带却比较安宁,当地老百姓为了纪 念公孙述,特地在白帝城兴建“白帝庙”, 塑像供祀。

刘备托孤堂
刘备托孤堂

八阵图
?

所谓八阵,为“天、地、风、云、龙、 虎、鸟、蛇”为名称的战斗队列,大阵包小阵, 便演变出八八六十四阵,彼此又合为一个大方阵。 演来演去,阵法无穷,加上阵后另设骑兵二十四 阵,游变往返,机动灵活的配合大方阵作战。千 百年来,八阵图因诸葛亮的神机妙算增添了不少 神秘色彩。

?

?

孙夫人庙

? 孙夫人,其实她的真名是孙仁,字尚香。 孙坚之女,孙策,孙权的异母妹妹,刘备 的第三人夫人,人称孙夫人刘备淲亭兵败 之后,时孙夫人在吴,闻俿亭兵败,讹传 先主死于军中,遂驱车至江边,望西遥哭, 投江而死。

中心思想
? 本文记叙了作者经过长江三峡时沿途所见 到的无比雄伟奇丽的,突出了祖国河山壮 丽,我们会为此而骄傲。

写作特点
? 介绍三峡景物能抓住特色,详略得当。 ? 采用多种手法描写景物,生动形象。 ? 文中恰当引用古诗,谚语等。收到画龙点 睛之效。

; http://www.senrun-wood.com/ 整木定制 djm831zbg “等农忙季节过后再去还不行吗?” “本来厂领导也是这个意思,但是东北厂家发来信函,说该厂已在改制,望各业务厂家近期内务必赶到该厂办理业务,所以厂领导研 究决定,让我和会计小马明天去趟东北。再说,等我们这里过了农忙季节,东北就下大雪了,气温零下三四十度,恐怕我们去不适 应。” “这么说,厂领导是为您俩着想了?那就干脆让他们亲自去不是更好吗?” “肖艳,你什么时候也学的不近人情了呢?” 我的话使妻子笑了,我知道她心里疼我?? 第六章|榕树下原创_华语文学门户 早去早回,我们终于踏上了归乡的旅途,我坐在奔驰的列车里早已归心似箭。这次东北之行,虽然历经一月有余,但是一切顺利而圆 满。 推开我家的篱笆门,小黄狗摇头摆尾地向我扑来,我抚摸着它的头,它却用舌头来舔舐我的手,嘴里发出的吱吱叫声表示对主人久别 的问候。 我家是一个陈旧的农家小院,南墙边东西两侧分别栽了一棵枣树和杏树。因为在我的家乡有一种风俗,说是在院子里栽上枣树和杏树, 家庭就能早日兴旺,所以我的父亲在我结婚六年前就栽上了它们,如今已有十几年的年头了。树的主枝上挂满了收获后的玉米棒子, 看来我还是错过了秋收秋种的大忙季节。 “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小荷从屋里向我跑来。 我抱起她,嘴往前一凑,却被女儿的小手捂了起来,“我不要爸爸亲,爸爸的胡子太扎。”这才意识到我已是两个多星期没有刮胡子 了。 女儿却用小嘴亲了亲我的脸,又把小嘴凑到我的耳边,悄悄地对我说:“爸爸,我有小弟弟了。” “什么?有小弟弟了?”我摸着女儿的羊角小辫惊喜地问。 “真的,妈妈说,昨天我上学的时候,妈妈去河边捞的,小脚丫儿一蹬一蹬的,就在我们的床上呢。”女儿绘声绘色地说着,“不信, 你到屋里去看看。”小荷挣脱了我的怀抱,用小手拉着我的衣襟向屋里走去。 走进堂屋,只有母亲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打盹儿,内间里不时传出嘀嘀咕咕地说话声。 我把提兜挂在墙上,悄悄地走到母亲身边,望着她那满头白发,轻轻地说“娘,您到床上歇一会儿吧。” 母亲慢慢地睁开眼,当她确认是我时,她老人家顿时来了精神,“六啊,你可回来了,荷她妈生了,是个大胖小子,咱们老六家有后 了!” “娘,爹近日可好吗?” “好——!可好了!”母亲兴奋地说:“这不,带领着你哥嫂们先把你家的庄稼收完了,又给你大哥家种麦子去了。一听说荷她妈生 了个带巴的,他干起活来有使不完的劲儿??快??快进里屋看看,这小子长得跟你一模一样??” 来到里间,见马大嫂坐在床沿上,我跟她打个招呼,“马大嫂,你也在?” “六弟,你回来了?”她急忙从床沿上站了起来,微笑着点点头。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