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语篇中的代词性回指现象

语篇中的代词性回指现象 【摘 要】回指是话语分析中一个重要的课题。指一个语言表 达式用来指代同一篇章中另一个所表达的意义或事物。本文主要从 篇章的角度,研究其中代词回指这种形式的类型及篇章功能。 【关键词】语篇;代词性回指;连贯性 0.引言 回指是一种常见的语言现象,在日常交谈和写作中经常用到。 几乎所有的语言都有一套完备而复杂的回指语系统,以满足交际活 动的需要。我们研究回指不仅需要研究回指语在交际中的使用状 况,而且需要研究回指语系统本身的结构特征。根据陈平(1987) 关于回指的分类, 代词回指(pronominal anaphora) 是其中一 类。 1.关于代词回指的研究概述 代词回指是比较常见的一种回指。具体来说, 一个人物在第一 次被引入篇章时, 一般以名词或名词短语形式出现, 当这个人物 再现时, 就不一定重现这个名词或名词短语, 往往以同指的代词 来(回) 指该名词或名词短语, 这种语言现象就是代词回指(徐 赳赳, 2003 : 106)。回指现象成为现代语言学理论研究的中心 课题之一, 是从 20 世纪 70 年代开始的。chomsky 在约束理论中 提出了约束指称语、代名词和指称表达式的三个原则,为从句法角 度探讨指称的结构限制、逻辑语义限制和功能限制提供了参照标 准。halliday & hasan(1976) 从功能的视角全面阐述了各种指 称语和语篇的衔接关系,把研究的范围从句子层面扩大到了语篇层 面。国内有一些学者也对代词回指着墨不少。陈平(1987) 认为 回指有 3 种形式: 名词回指、代词回指和零形回指。徐赳赳(2003) 从线性结构和层次结构分析了汉语的代词回指现象, 并指出代词 “他”在篇章中的分布有很大的随机性。许余龙(2004) 从篇章 主体性的角度分析了汉语代词及其先行语在民间故事语料中的篇 章分布, 检验作为高可及性标示语的代词是否指称具有高可及性 的指称对象。研究角度不同, 但学者们都对代词回指的研究做出 了很大贡献。 2.英语代词回指的类型 与名词性回指一样,代词性回指也涉及回指形式、先行词形式 和所指对象三个方面。其中,其衔接功能的回指形式是三者中的核 心部分,从句法分析和语义的角度,sag 和 hankamer(1976) 把 回指区分为表层回指和深层回指。由句法因素控制的回指是表层回 指;句法范围内无法解决,而由语境、语用因素控制的回指是深层 回指(ariel,1990:58). 表层回指 要构成表层回指,应同时满足以下两个条件: 回指语的所指必须是语言中明示的明确的先行项; 回指语必须和先行语在人称、性、数上保持一致。 例 1: tom is a diligent student. he studies very hard. [译文]: 汤姆是一个勤奋的学生。他学习很刻苦。 后一小句中的代词回指语 he 和前一小句的主语 tom 在语义上具 有同指关系,在语法上同为阳性、单数、主格,因此代词 he 是典 型的表层回指语。 2.2 深层回指 如果不能同时满足表层回指的两个条件,无法在句法范围内对 其进行解释,而必须通过语用推理才能确定指称关系,则归属于深 层回指。ariel (1990)把深层回指从形式上分为三类: (1)无明示先行语的回指。回指的基本功能是替代所指的先行 成分。但是代词回指并非离开先行语就毫无意义可言。相反,在语 篇中也存在着大量回指语找不到先行语的现象,或者说此时回指语 并非指向一个现实世界的实体而是一个心理表征。如: 例 2: i saw headlights coming straight at me, but i was unable to get out of its way. [译文]:我看见车前灯直朝我而来,但是我没法让开它的路。 这个句子中,代词 it 所指代的是“车”,但是该词在前述话语 中并没有直接出现,而是通过 headlights (车前灯)作为触发语, 和回指语建立起同指关系。语篇中的信息总是千变万化,比如 brown 和 yule 曾经举过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例子: 例 3: kill an active, plump chicken. prepare it1 for the oven, cut it2 into four pieces and roast it3 with thyme for 1 hour. (brown & yule, 1983:202) [译文]:杀掉一只活的肥鸡。把它收拾好准备放进烤箱,把它 切成四块,加上百里香把它拷上一个小时。 在这个句子中,第一个人称代词回指语 it 的所指已经不再是明 示的先行成分——一只肥嘟嘟的活鸡,而是只死鸡了;第二个 it 的所指变成被褪毛并去掉内脏,收拾干净的鸡;第三个 it 更进一 步,所指向的已经不是一只完整的鸡而是被切分成了四块的鸡肉。 可见,这三个代词的所指对象均不是语篇中的实体,在物理属性上 已经发上了改变,所以从严格意义上回指语和其指称的实体并非同 指关系。再如: 例 4:john bled so much that it soaked his bandage and stained his shirt. (ward, et al.1991) [译文]:约翰出血太多了,以致于它把绷带都浸湿了,染得他 的衬衫斑斑点点。 在这个句子中,代词 it 指得是“约翰流出的血”,但在语篇中 找不到和他对应的明示的先行语。然而,在自然话语中,这种表达 方式在语篇上是连贯的,在语义生成上是可以接受的,在话语释义 上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那么是什么让受话者得出这个推断呢?在 这个句子中,使回指代词 it 与其所指对象“约翰流出的血”建立 联系的是 bled(流血)一词。在心理词汇上“流血”的动作和“流 出的血”的结果具有内在的语义关联性。也就是说,在显性的先行 成分 bled 和回指代词 it 之间“搭桥”的是心理表征,而非语言表 达形式,是语用推理在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