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晚清小说儒家乌托邦的建构与超越_图文

晚清小说儒家乌托邦的建构与超越



提要:清末民初转型时代是鸟托邦主义流行的时代。中国文学建构了一个独特的儒家乌托

邦世界。一方面,文学作品意图唤起借助政制和科学实现外在超越的热情;另一方面,它始终提
醒道德的君子追回那失去的黄金时代的文化,并以文学所勾勒的文明境界作为把握、衡量乃至 批判现实的一个重要尺度。从最初借助政制民主科学求得“外在超越”,进而展开了对于西方文 明最初的反思,最终,晚清文人依然归附于传统天理世界观指出的路径,以内心的良知唤醒了

“内在超越”。在东方和西方之外,晚清文人试图建构出以仁义治天下的普世的儒家乌托邦,以
此表达文化保守主义者道德救世的承担与使命。 关键词: 儒家乌托邦

外在超越

内在超越

文明境界

作者朱军,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博士生。(上海

200241)

1895年到1920年是一个转型时代,转型的时代是

科学小说,这些作品往往因为“资政体、助名教”、“提倡 新政制,保守旧道德”被简单地否定,但是历史业已证 明其对20世纪中国思想、政治、文化发挥了不可低估 的影响力。它不仅提供了我们一个观察东方儒家乌托 邦思想的入口,文化保守主义者所畅想的道德救世主 义道路更值得今人深思。

乌托邦主义流行的时代。这一时期,文学中的乌托邦
想象在中国也出现了短暂的勃兴,至五四之后渐归沉

寂。“认识转型时代乌托邦思想的兴起,是认识整个近 现代乌托邦思想发展的基础。”①。乌托邦式的想象是
一种“危机的符号”②。在这个新旧交替、黑暗与光明的

交替处,文学作品迫切需要提供关于“转型世界”的想 象和认知,冲淡人们对于经史力量的失望,并且以小说 代替经史,担当新时代“救世的神符”。就此而言,以乌 托邦书写作为“小说界革命”的开山之作似乎是这一转 型时代的必然要求。③因此,这一文学领域既容纳了革 命者,更盘踞了一批最富盛名的保守主义者。文学史 上,晚清小说中的乌托邦书写主要集中于政治小说和 近年来不少论者强调,域外小说的输入是20世纪 中国小说发展的起点和原动力,这引发了中国文学结 构内部的变迁。④具体而言,晚清新小说的生成是内外 两股力量激荡的结果,既代表儒家价值世俗化的内部

一、政治科学理想国的建构

*本文是十二五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对话时代的中国文学研究”(项目号11JJD750021)阶段性研究成果。 ① [美]张灏:《转型时代中国乌托邦主义的兴起》,《幽暗意识与民主传统》,新星出版社,2010年,第270页。 ②John Whale,Imagination Under Pressurel789—1832。AestheticsPolitics and Utility,Cambriage:Cambriage University
Press,2000,P.11.

③欧阳健认为梁启超1902年发表的《新中国未来记》是晚清小说的开山之作,并且强烈批评阿英在《晚清小说史》中对其的 贬抑和曲解。参见欧阳健:《晚清小说的开山之作——重评<新中国未来记)》,《山东社会科学》,1989年第2期。 ④ 陈平原:《中国现代小说的起点——清末民初小说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24页。

一66—

万方数据

晚清小说儒家乌托邦的建构与超越
要求,也应和了西方科学天理观外在的推动。不过这 显然是一场从外至内推动的变革,晚清文人试图借助 域外政制、科技和宗教理念实现“外在超越”。 顾彬认为,现代中国近代思想同样受到西方的基 督教世俗化思想以及社会运动的影响,以至可以说,现 代中国革命思想也是基督教思想的世俗版本。“中国 与世界市场和世界文化的联结便意味着与西方历史之 世俗化的联结。”①这一说法的确武断,但也并非一无是 处。谭嗣同、夏曾佑、宋恕在清末发起反名教运动背 后,确实也是以基督教的上帝观念作为根据。汉代以 降至于清,虽然经历了多次的胡夷入侵,甚至出现过多 次的少数民族政权,但是儒教的政制理念从未经历过 另一政制理念的真正冲击。因此,中国的小说一直是 “小道”和“闲书”,而乌托邦文学也只是零碎片段地对 于黄金时代和桃花源的怀想。至晚清,这个三千年未 有之变局,“岂独我大清之奇变,乃开辟以来名教之奇 变”(曾国藩《讨粤匪檄》)。世局和学术风气的嬗递,让 今文公羊之学递演为改制疑古,流风所被,深刻影响了 清末民初以及五四的政治和浪漫文学。②由公羊之学 和泰西之学交汇激荡而来的康有为大同思想已经包括 三个层次:其一西方输入的自然论基础上的宇宙观;其 二中国传统人伦道德的世界观;其三则是由内省而革 命的超越世界。《大同书》成为晚清乌托邦思想的奠基 性著作,后来乌托邦文学的超越路径也大致遵循这三
大主要步骤。

在近代的深刻转型。儒家古典乌托邦中,孔子“乘桴浮 于海”,但人们并不知道其欲归何处。在贾希仙的父辈 中,无论东方还是西方社会都经历过一个追求完美性 的历史阶段,但都以全权道德专制的空想而告终。而 在贾希仙、吴趼人这一代,晚清文人已然认识到儒家千
年王国的完美性已然正在逝去,必须要新的、真正的乌

托邦叙事来克服这种不完美性。贾希仙入侵仙人岛并 不能单单被理解为殖民的图谋,虽然晚清时代中国受 殖民者蹂躏有加,迫切需要通过殖民一个想象中的岛 屿以获得心理补偿,但我认为,此举更意味着晚清士人 从内心抛弃了传统乐园的意象,试图在人间建造理想 社会。这未尝没有受到作为西方基督文明世俗化的产 物之一——救世主文化的影响。因为唯有如此,“乌托
邦的历史才开始”④。

晚清文人试图建构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乌托邦—— 一个混合了中西政制、价值观念,甚至殖民想象的有机 世界体系。如吴趼人所言,这是一个“兼理想科学社会 政治而有之者”④,一个儒家的道德理想国。这一儒家 乌托邦构想首先被落实为对民主和科学的探索。正如 张灏所指,“由儒家及西方人世乐观主义共同哺育的中 国转型时代的乌托邦主义,常环绕科学主义与民主的 理想化而展开。”⑤ 政治小说的引进和实践开启了“小说界革命”,也 成为中国近现代文学的起点。《新中国未来记》、《痴人 说梦记》、《瓜分惨祸预言记》、《新纪元》等等立宪小说
如雨后春笋。他们在幻想西方式的宪政民主同时,也

《痴人说梦记》中贾希仙的二上仙人岛,让后人得 以窥见这一递演的心迹。《痴人说梦记》以贾希仙之父
梦见仙人岛开篇,这无疑是对秦始皇派遣徐福东海寻

特别强调传统“公”的思想和大同理念。梁启超借助文 学大博士孔老先生之口,把新中国繁华的基础追溯到 60年前“立宪期成同盟党”的成立。“新纪元”的标志 是,中国“有中央议院,有地方议会,还有政党及人民私 立会社甚多”。于“瓜分惨祸”之下,“新立兴华邦共和 国”则仿照欧美制定了宪法,独立属地也得到了各个国 家的承认。《痴人说梦记》中,贾希仙在“仙人岛”上也 力推三权分立,开学堂、改钱币、招警察、办邮政,选出 农部大臣,渔户开垦、五谷生成、开矿山、办冶铁厂、纺 织厂,全岛的人,没一个不进学堂,没一个不爱国,真是 人人有自由的权利。无论是虚君立宪还是革命共和,

仙传说的复写,依然是一种《桃花源记》的仙乡叙事传 统。在这个海外的桃花源,人们与世隔绝、物质生活极 大富裕但自给自足无知无识。当带着电力、火药、罗盘 针的贾希仙第二次踏上这片世外乐土的时候,古典乌 托邦的结构就此发生了巨大变化,它由物质而精神,从 自治到宪政,成为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集大
成的现代“镇仙城”。这种单纯由科技政制驱动的“外

在超越”在晚清频频出现,譬如《月球殖民地小说》、《新 法螺先生谭》和《乌托邦游记》等等,折射出乌托邦叙事

①[德]顾彬:《上帝病一人病:论中国和西方的不完美性问题》,《道风:汉语神学学刊》1997年第6期,第77页。 ②陈寅恪:《朱延丰(突厥通考>序》,《陈寅恪文集?寒柳堂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第144页。 ③[法]阿兰?图伦认为,只有当社会抛弃了乐园的意象,乌托邦的历史才开始。乌托邦是世俗化的产物之一。参见Alan Touraine,“Society as Utopia,”Utopia:The Search for the Ideal Society in theWesternWorld,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P.29.

④吴趼人在《最近社会龌龊史?自序》中称:“兼理想、科学、社会、政治而有之者,则为《新石头记》。”见《最近社会龌龊史? 自序》,魏绍昌编:《吴趼人研究资料》,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第194页。 ⑤ [美]张灏:《转型时代中国乌托邦主义的兴起》,《幽暗意识与民主传统》,新星出版社,2010年,第307页。

一67—

万方数据

浙江学刊

2013年第1期
的戡世精神,已然取代神灵成为宇宙万物的主人,相信 人力无边、人性无限,因而人可以宰制外物,进而征服 宇宙。海德格尔曾经对近代以来这一无限扩展的人本 主义充满了忧虑。他说此为“技术之思”对人的统治。 全人类在现代化的进程中都在始终面对“技术之思”遮 蔽的挑战。在前现代,技术是分散的,与文化和文明和 谐交织在一起,而到了现代,“技术的本质才开始展开 为全体存在者的真理的命运”,“正确的东西支配了真 的东西,并排除了真理。无条件确保的意志使全面的 不确保显露出来”②。 其一、在政制的层面,通过严复的著作而自西方输 入的边沁主义学说,以及流行的富强思想,很可能成为 阻碍人间太平和谐的实现。这集中表现于对“国家主 义”的崇拜。“黄白大战”是不少政治和科学小说中引 人人胜的主题。《黄绣球》中如是言:“我们父子娘儿
们,既然生在中国,算了黄种,切须自己爱护着同种,大

不管是以“世界政府”(《新中国》、《新年梦》、《新石头 记》)为政体,还是采纳无政府(《新年梦》、《极乐地》)的 形式,它们最终都无意有意地指向大同主义。一方面, “公”是新理想国中当然的道德基础,“仙人岛”以“公”为 特色。每个人的权力交由“大家来做主”,“公”之精神演 化到极致;另一方面,民主国家的建立更符合“仁”的思 想,民主延伸出平等,人人可以成圣成贤,民主政治与 “仁”、内圣外王的道德理念从本质上可以两相和谐。 科学小说在晚清的勃兴是另一大引人注目的景 观,王德威称这一文类为“科幻奇谭”。此文类寄予了 晚清文人围绕科学展开外在超越的理想。梁漱溟《东 西文化及其哲学》之第二章《如何是东方化,如何是西 方化?》总结西方精神之特别的神采在于其“科学的精 神”。①这一精神上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强调“知识为首 要和真正的价值”。由此延展出的民主和科学推动了 西方文明的现代超越。然而,儒家传统往往忽视“实有 的外在领域”。随着洋务运动的推进,新儒家向“实学” 的转向,科幻鸟托邦小说大量传播。《新小说》、《绣像 小说》、《小说林》、《月月小说》等主要小说杂志,都将科 幻小说作为新小说的重要文类。以西方科技为蓝本, 清末民初科幻小说充分展现了人类对于天文学、化学、 数学、光学、动物学、植物学、微生物学、物理学、电子 学、航天技术、航海技术等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融科学 理论、科学知识、科学实验、科学应用与人物、情节、社 会、历史于一炉,成为传播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成果的 最好文学样式。形而上的“道”与形而下的“器”在科学 小说中形成了不可割裂的相即关系。这一“从道到器”、 “从上到下”的转变,扭转了儒家知识观的某种偏向。 大体而言,晚清的乌托邦叙事以西方列强的政制 和科学的发展为蓝本,构建了一个未来新中国的蓝图。 这个未来的乌托邦世界工业发达商业繁荣,内联外交 科技昌明,是一个富强、民主、宪政、平等、自由的人类 理想国,更是一个“补偿性”的镜像世界,寄寓了一代人
超越的理想。

家你爱我,我爱你”;“做人的道理,应该爱国爱种,爱己 爱物;做鬼神的,自然也应该爱国爱种,爱已爱物”。这 一言论可以作为众多乌托邦小说国家情结的注脚。文 中人物的名字和《新中国未来记》、《新石头记》颇多类 似,如“振中”、“复华”、“毕强”、“黄钟”、“黄权”等。但 是,不少乌托邦小说中也将极端的国家主义演绎为诅 咒人类的邪恶力量,例如《月球殖民地小说》第三十一 回为了报复欺压黄种同胞的白种人,以炮轰之:“两旁 人民也连累轰死不少,但为除害起见,也顾不得这许多 了。”《电世界》黄震球用“电枪”将“西威国”烧成“咸阳 焦土”。《新纪元》、《新年梦》中世界大战轮番上演,西 方被迫签订屈辱和约甚至改用“黄帝纪元”,汉语也成 为世界语言。此类小说迅速没落,根源在于,儒家的大 同理想并不认可晚清文人全然委身于国家主义情绪。
如《新石头记》所说,强权主义不能造一个“真文明国”,

而是“野蛮境界”。由此,梁启超《新中国未来记》认为 现在应当建设一个“人民民主的时代”,而“国家主义的 时代”反倒应该缓行(第三回)。

二、戡世精神的反思与“真文明”之确立
伴随着政治小说与科学小说的“外在超越”,一种 极化的人本主义也彰显出来。史华慈《中国及其它》将 这种相信“科学技术万能”的历史乐观主义称之为“浮 士德一普罗米修斯精神”②。它是西方近代文明所孕育

其二、在科学的层面,科学主义的危机开始展露。 自1902年梁启超《中国唯一之文学报(新小说>》一文 首倡借“哲理、科学小说”“以发明哲学及格致学”,科学 小说就被赋予了功利主义的价值取向。晚清文人都极 端强调输入科学小说旨在“种因获果”。包天笑盛赞 “科学小说者,文明世界之先导也”,且“世有不喜学科

①梁漱溟:《东西文化及其哲学》,商务印书馆,2010年,第45页。 ② [美]史华慈:《中国及其它》,载林同奇:《他给我们留下了什么:史华慈史学思想初探》,《世界汉学》2003年第2期。 ③[德]冈特?绍伊博尔德:《海德格尔分析新时代的技术》。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第20、80页。

一68—

万方数据

晚清小说儒家乌托邦的建构与超越
书,而未有不喜科学小说者,则其输入文明思想,最为 敏捷,且其种因获果”,“读迦尔威尼之科学小说,我觉 九万里之大圜小,我恨二十世纪之进步迟”①。急躁心 态浸染下,科学与“文明”画上了等号,科学一度异化为 唯科学主义。连科学小说的首倡者梁启超也不免感 叹,“科学万能”把人类带人了“纯物质纯机械的人生 观”,造成对“精神生活”和“自由意志”的压制。②一些 科学小说将科学精神狭隘化偏执化,出现了众多杀人 如麻的高新武器。众多小说中的“飞车”几乎等同杀人 工具,直消绿大炮一声巨响,便可“将满法场的人尽数 冲死”,各种轰天的飞雷直打得旌旗粉碎,人马全空。 《月球殖民地小说》第十三回甚至以“化水为火”之法杀 人万千。晚清小说家“创造了空前绝后的时空环境,而 其笔下的人物则轮番摧毁或拯救着中国”③。 如果跳出“科学救国论”的单面解读,我们发现一 种新的思维模式在中国破土而出。这一思想模式也是 西方科学文明的命门。科学一度被看做是无所不包的 自然系统,科学代表了生命和世界之唯一有效途径的 方法学。或许,从这里我们已经看见20世纪20年代 爆发的“科玄之争”的端倪。虽然我们难以确定梁漱溟 对科学之弊的总结与晚清科学小说之间的联系,但是 其指出的三大症结恰好将科学小说的不到之处全然点 破。梁漱溟在《东西文化及其哲学》中指出科学内涵的 弊端包括:有害的生命观、粗糙的功利主义和过度的行 动主义。以此看,科学小说中动辄以大炮轮船或者毒 气弹武力解决纠纷,赞赏大规模杀人,正是其“有害的 生命观”的体现。科学知识以及“科学”作为一种思维 方式和方法论层面上的意义,被“粗糙”地禁锢在新式 军火这个“器物”层面,科学在此被严重器物化和工具 化。“粗糙的功利主义”不仅使得“科学小说的幻想性 严重不足,造成创作的衰退局面,更使得清末的启蒙 (新民)运动半途而废,甚至误入歧途。”④过度关注现实 的科学小说自然难以生发出文学的、诗意的、哲理的姿 态,而陷入“过度的行动主义”,这便谈不上“精神”和
“神采”。

科学相结合的基础上建立起来”,基于儒家道德建立的 “文明境界”是韩南眼中一个反西方并且超西方的乌托
邦。⑤

首先,能以仁学化解极端国家主义的文明才是普 世的“真文明”。《新中国未来记》第三回黄克强道:“今 日世界上哪有什么文明野蛮,不过是有强权的便算文 明罢了。你看英国待波亚,美国待菲律宾,算得个文明 举动么?”《新石头记》二十八回,西方的“文明国’’“看 着人家国度的弱点,便任意欺凌,甚至割人土地,侵入 政权,还说是保护他呢……照这样说来,强盗是人类中 最文明的了”。因此,组织一个“真文明国”才是居住在 “仁区”内的“东方文明”的一大愿。这一“真文明国”专 和西方那“假文明国”作对。不过这不再是“发下个号 令来吞并各国”,而是等他们看了自行惭愧了,便跟着 我们学那“真文明”,也就可以不动刀兵,教成一个“文 明世界”了。就是要设法教育,开他智识,教得他们具 有“自立的资格”,才算大功告成。《新中国》、《新年梦》 等诸多乌托邦小说中,全世界二十多国会设立“弭兵 会”并“万国裁判衙门”,组织了一支维护世界秩序的 “万国军”,世界各国都嫌国界、种界不便,最终自愿合 并成一个“世界国”,共同设立一个实体性的、维护公正 的世界联合政府。“强权主义”从此被消灭,实现了“和 平主义”。 其次,被注入了仁学的科学精神超越了传统德性 的人生观,方代表道德的科学主义。吴趼人这一以仁 学开出的精神文化纠正唯科学主义的理念显然比梁漱 溟更早。其道德理想国的图景不仅综合了异域的实验 主义的态度,也是传统历史主义意识的体现。显而易 见的是,与《荡寇志》中的俞万春沉溺于奔雷车、参仙与 乾元镜不同,《新石头记》以历史主义意识替代了神秘 主义意识。后者进而揭示出,德行与科学并行才能脱 离“野蛮境界”。薛蟠和王威儿一起火化铁路、义和团 刀枪不入的信仰本质上与对乾元镜的崇拜并无二致。 同样,西方科学即使能够“再造天”,但脱离了“仁”的后 果依然预示了一种失败的现代性。吴趼人提示我们, 在历史和文明的长河中,“发明是一种社会文化进
程”⑥。

在反思戡世精神的基础上,反观《新石头记》,人们 既看到了“一种真实的令人失望的西方现代性,一个从 神话中造出来的虚幻的、不科学的乌托邦世界”。同时 看到,“一个中国的乌托邦世界在传统中国道德与先进

综上可见,吴趼人等人以“仁”为中枢想象出的儒

①包天笑《铁世界译余赘言》,《铁世界》,上海文明书局,1903年,序言。 ②梁启超:《欧游心影录》,《饮冰室合集》(专集23),中华书局,1989年,第11页。 ③[美]王德威:《被压抑的现代性——晚清小说新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292页。

④黄勇:《晚清启蒙之“艰”——以科学小说的“科学”表述为例》,《文艺争鸣))2007年第5期。
⑤ ⑥

[美]韩南:《中国近代小说的兴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10年,第163—164页。 [美]王德威:《被压抑的现代性——晚清小说新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315页。

一69—

万方数据

浙江学刊

2013年第1期
下一家之世界,人人养成“天民”。⑤ “恢复我固有之道德”是吴趼人等新小说家的核 心观念,这一道德不能以“旧道德”简单化约,此道德应 为肩负时代使命的“道德理想主义”。贯穿清末民初乌 托邦想象的重要主题是在价值上否定人的私利和私

家“文明境界”,是一种卓越道德理想的完美镜像。内 心的“道德”和政治、科学的“文明”是自我拯救的补天 良方。不管东方还是西方,文明必有“道德学问以为之
本原”①。

三、“道德一政治一科技”理想国的超越
综观晚清文学所建构的“道德一政治一科技”多元 文学乌托邦结构,外在的危机与内在的危机意识同时 展开,并与超越意识在文学世界实现了合流。这决定 了儒家乌托邦所宣扬的文学理念既非世俗诲淫诲盗主 义,也绝非寡头人文主义,它传达了某种超越的信息。 无论是保守的士大夫还是激进的革命者,抑或是新兴 的通俗文学作家和报人群体,他们分享的共识是,在一 个功利主义、个人主义为价值主导的世俗时代中,存在 的意义与价值的认同不应该被漠视和遗弃。作为新的 文学秩序的核心要义之人文主义,今日观之却不能不
让人感叹其中蕴含的超越密码。

欲,从发端处加以防堵疏导和化弥。这体现了儒家乌 托邦对于儒家“终极目的论”的强调,对于内在价值论
的关怀。陷溺的人性需要净化需要提升。如吴趼人所

说,四万万人每人发一颗道德心。梁启超《新中国未来 记》强调唯有“民德”最难养成,新中国只能交给黄克 强、罗在田这样的“仁人君子”去破坏和建设。正所谓 天下最难之事乃是“养成人格”(第三回)。蔡元培《新 年梦》提倡“废财产”、“废婚姻”看似躁进的破坏主义, 但是他的本意和梁启超、吴趼人的道德救世论并无不 同。所谓“必有一介不苟取之义,而后可以言共产;必 有坐怀不乱之操,而后可以言废婚姻”⑥,最后方能言大 同。至于吴趼人《新石头记》则明确区分了“野蛮自由” 与“文明自由”,区别在于是否“破坏秩序”。薛蟠居住 的无政府主义的“自由村”提倡家庭革命但也充斥着 “野蛮文明”的放纵。而“文明自由”之中,人人知道伦 常日用,第一课先课修身,所以没有一个不是“循理之 人”,能“明法律的界限”、“守社会的规则”,方才“秩序 整饬”,才有资格把“文明”作为地名。“理”便是宝玉补 天所要弥补的“天理”,在文中既指“孔教”,更指“饱受 了德育”。“东方强表字文明”等人是儒家的人格神,是 圣人正义的化身。处于天人危机大爆发的晚清,“仁 区”的“东方文明”“补天”成功,代表了东方的“新民”可 以承载上帝而与天合德,达成“天命”。通过内在道德
的提升,实现新民与天道相沟通,以德配天,这是《新石

回顾西学东渐时代之思想界,中国本位文化的发 展,到曾国藩时代已经结束。④与西潮伴随而来的百年 苦难。促使新儒家站在“文明”立场上对现代性种种利 弊加以吸纳与反思。新儒家在真诚地体认传统不足之 余,悉心吸纳西方科学与民主的成就,并且在此基础上 给予儒家精神以创新性的诠释。从康有为的“大同”到 梁启超的“新民”,再到吴趼人的“文明”,作为一种理想 主义具象的儒家乌托邦从对科学民主的向往,转向对 于“精神之生命”的关怀。道德意识和德行实践是这一 超越的内核。如牟宗三所说,这种“纯粹的理想主义”
是新人文主义的的重要特性,它植根于“道德的心”。

“道德的心,浅显言之,就是一种道德感;经典地言之, 就是一种生动活泼怵惕恻隐的仁心。”③至善的仁心仁 性流布的是至善的天命与道德的意念。“道流行在天 壤间,故内在,却又不是卓然一物可见,故超越。”④从新 儒家1958年发表的重要宣言《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
士宣言》中可以看出,“内在超越”的精神激发出儒家对

头记》、《新中国未来记》、《新年梦》等等乌托邦小说反 复讲述的超越理想。危机意识的内转促发了晚清乌托 邦小说在价值论上的超越。无疑,“秩序”、“道德”、“文 明”、“仁义”等等儒学的真谛代表了一种永恒与超越。 总而观之,新儒家“道德理想主义”从“义一利一 仁”三个层面分别赋予了“道德一经济(科技)一政治” 乌托邦结构以新的意义。此为更为强调自我创造性的 超越,属于“内在超越”,而不单是依赖外援的拯救性的 外在超越。仁义并举、以义抗利是传统儒家的标志,同

于晚清民国以来种种危机超越性的反省。文章总结通 向未来理想国的道路在于,以兴灭国继绝世的精神,先
建设科学民主的现代国家,培养真正的公民,在未来天

①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302页。 ②参见张君劢:《新儒家思想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519页。 ③牟宗三:《道德的理想主义》,台湾学生书局,1982年版,第13页。 ④刘述先:《全球伦理与宗教对话》,立绪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01年版,第163—164页。 ⑤参见牟宗三、徐复观、张君劢、唐君毅:《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我们对中国学术研究及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 前途之共同认识》,《民主评论》1958年第1期。 ⑥高平叔编:《蔡元培年谱长编》(上),人民教育出版社,1996年,第278页。

一70~

万方数据

晚清小说儒家乌托邦的建构与超越
时也束缚了儒家的经济科技思想两千年之久。西方政 治小说和科学小说的引进重塑了进化论意义上的目的 论,它强调乌托邦的时间演变过程,提供了深切反省和 白讼的契机。不过,在政治、科学小说对政治经济科技 成就大加渲染之外,儒家乌托邦仍然要求以价值论高 下描绘最终的完美境界。在以“觉世”为理想的新小说 家看来,西方功利主义与传统个人主义的合流会加剧 自私思想,进而成为社会堕落的根源。康有为、粱启 超、刘师培、吴趼人、蔡元培等人的作品都从不同层面 传达了这一“深渊之感”。《大同书》、《新石头记》、《新 年梦》、《新中国》、《新中国未来记》等等纷纷注意到人 在此,儒家乌托邦得以超越了乡土崇古主义叙事, 走出了中国传统文学所建构的桃花源。它正视世俗化 的功利思想,同时以个体自我反省和内在超越为中心, 在未来世界、同一幻境中高扬大我的中土精神。它在 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上执中而居,进而取得某种“玄 学”与“科学”的平衡。科学小说表征一种与自然宇宙 的想象性联系,政治小说指出一种对外部社会政治世 界的关系,最终在一个道德理想国之中,外向的自然关 系和政治关系具有了道德性特征。这提供我们一个以 人文主义视角反省生命意义和现代性价值的文学
世界。

类社会的各种压制和统治——统治者对人民、富人对
穷人、强国对弱国压制和统治的渊薮。新小说家们“揭 发伏藏,显其弊恶”,对于时政则“严加纠弹”,“或更扩
充,并及风俗”①。

四、结语
综上所述,与传统文学中的桃花源式的仙乡乐土 叙事不同,晚清文人试图建构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乌托 邦。这是一个儒家的道德理想国,一个儒家乌托邦。 在此,我们暂且给这一儒家乌托邦作出一个初步界说: 它是大转型的时代,清末民初文学以虚构的方式再造 的一个“道德一政治一科技”理想国。这个文学乌托邦
具有三大典型特质:

随着儒家“明道救世”理想与西方干禧年主义“末 世救赎”观念在晚清的交融,“义一利一仁”乌托邦最终 促使“天下为公”之“天”回归了“天道”的本意。一种具 有革命倾向的千年王国理想超越了种族与时代。《新
石头记》第三十九回“东方文明”问道,自上天至仁之心

视之,红黑棕任何一种人,何人是“非天所赋”?此时 红、黑、棕各种人,久沉于水火之中,受尽虐待,行将灭 种。老夫每一念及,行坐为之不安。同是类,彼族何以 独遭不幸!康有为的理想是:“人人皆天生,故不日国
民而日天民。人人既是天生,则直隶于天,人人皆独立

首先,清末民初儒家乌托邦主义与西方输入的科 学天理观的合流制造了一个近代儒家乌托邦。作为道 德共同体的儒家乌托邦是“天下”和“大同”观念世俗化 的产物,体现了一种超国家的道德秩序。这样一种乌 托邦秩序涵括了统一世界共同体中的人类整体,同时 带有古典儒家道德理想的明显印记。 其次,儒家乌托邦是外在的大同乌托邦与内在的 内圣外王人格理想的叠合。在目的论层面,科学小说 和政治小说建构了乌托邦的外部制度;在价值论层面, 小说中蕴含的道德指向涵养了儒家乌托邦的内部人 格。无论世俗化的外部制度呈现何种形式和变化,它 都含有~种个人道德修养在外部世界社会政治行为中 的决定作用。 最后,儒家乌托邦以道德性贯通政治科技制度作 为统治法式,具有人民民主的构想,宣扬鲜明的救世主 意识,强调在夷狄交侵中保守华夏理想政制传统,体现 了文化民族主义者和文化保守主义者的承担与使命。

而平等,人人皆同胞而相亲如兄弟。”②刘鹗《老残游记》
中的鸟托邦想象虽然出自边缘的泰州学派教义,但其

三教合一的思想却也集中凸显了晚清儒家乌托邦主义 的普遍趣味。玛姑认为古今中外的“道面子”形式虽有 分别,但是“道里子”总是一样,都是“诱人为善,引人处 于大公。人人好公,则天下太平;人人营私,则天下大 乱”(第九回)。“天民”不容许徇私情,《月球殖民地小 说》中他们甚至拥戴佛、儒与民主的思想合体。圣殿上 供奉着三位首领:中为如来释迦,东为孔氏仲尼,西是 美国总统华盛顿。由此可见,乌托邦想象一方面强调 在政治层面克己复礼、以德服人、正己正人的功夫,同 时不忘时时提醒人们对诱惑、私欲和腐败加以限制,并
且对如何实现众人之利的经济科技民主大加发挥。

“仁”的理想不允许私利为所欲为,进而强调生生不息之 德,义利兼具的一体之仁。它促使晚清一代超越狭隘的 国家主义和现代化崇拜注视“天下为公”的普世远景。

责任编辑:项义华

①鲁迅:《中国小说史略》,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第187页。 ② 康有为:《孟子微》,《康有为全集》(第五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417页。

一71一

万方数据

晚清小说儒家乌托邦的建构与超越
作者: 作者单位: 刊名: 英文刊名: 年,卷(期): 朱军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 上海 200241 浙江学刊 Zhejiang Academic Journal 2013(1)

本文链接:http://d.g.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zjxk201301010.aspx


相关文章:
晚清小说儒家乌托邦的建构与超越_图文.pdf
晚清小说儒家乌托邦的建构与超越 - 晚清小说儒家乌托邦的建构与超越 朱军 提要:
建筑乌托邦_图文.doc
事实上,乌托邦一词出 自托马斯 莫尔的小说 《...就可以进行大批量地生 产建筑单元, 迅速地构建公 ...马赛公寓的概念在今 天依然超越了绝大多数公 寓。...
论晚清政治小说中的乌托邦叙事_论文.pdf
晚清政治小说中的乌托邦叙事 - 晚清政治小说多采用寓言式的开头和讲述未来的叙事形式,建构一个以西方为蓝本的现代民族国家:建立了立宪政体,实现了富国强兵。以文学...
...支持热词逐年推荐_【万方软件创新助手】_20140805_图文.xls
构建和谐社会 晚清 明代道德生活 日本 日常生活 无根 新旧对立 文化 政治体制 ...反乌托邦心态 功过格 劝善书 利润 公益伦理 公益事业 公共道德生活 儒家伦理 ...
晚清小说“反西方-超西方”的乌托邦想象_论文.pdf
第3期 朱军 :晚清小说“ 反西方一超西方” 的乌托邦想象 为晚 清文 人最 ...以今 人之 眼观 之 ,晚清 文人 建构 的反 西方 的乌托 邦不 啻是 亨廷 ...
乌托邦与极权主义_图文.ppt
假如乌托邦业已实现,那么它也失去了其历史意义了。 乌托邦现实主义吉登斯的乌托邦现实主义,本质是对于可能的未来结局的“大致建构”。 乌托邦现实主义世界观, 与现代...
经典乌托邦小说的特点与乌托邦思想的流变_图文.pdf
而且试图以作家 设想的终极价值构建全人类精神的最终归宿 " 这些 作家 总是 站...晚清小说儒家乌托邦的建... 7页 免费 从天堂到地狱_论乌托邦文... 5页...
探究反乌托邦小说《一九八四》的语言特色_图文.pdf
探究反乌托邦小说《一九八四》的语言特色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2015年 7月 ...其超越 了简 单的 复原再现艺术 ,而是将极权主义放置于一个更 高的平 台...
科幻小说与乌托邦文学.pdf
小说家们以建构未来幻想世界的 美的历程 2013.9.B 科幻小说与乌托邦文学王小菲 19 世纪产生的科幻小说与乌托邦文学传统有着千丝万 缕的联系,在两者交叉共生的...
儒家思想与专制制度_图文.ppt
“入世”与“出世”:儒家思想的二重属性 3、理想主义和乌托邦的成分(“出世”)...(5)儒家思想提供了中国人独立的价值源头和“意义世界” 的建构。 三、儒家政治...
论索尔贝娄小说人物的自我选择与超越.pdf
论索尔贝娄小说人物的自我选择与超越_文学研究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目录 目录 ...22二、生存转向:“乌托邦的建构与反思………25 (一)“贝娄式人物”的乌托邦...
林毓生:反思儒家传统与乌托邦主义.doc
圣人通过内向超越得到宇宙原理, 毕竟宇宙与人性有密切关 系,从这一点看,圣王思想...晚清小说儒家乌托邦的建... 7页 免费 儒学的现代建构与反思_兼... 6...
晚清小说的“未来想象”与民族主义思潮_论文.pdf
晚清小说的“未来想象”与民族主义思潮 - 晚清"乌托邦小说"通过对未来世界的想象适应了中国人在当时构建民族国家的需求,其中包含了知识分子渴求实现民族独立的民族主义...
乌托邦与反面乌托邦小说研究综述.doc
摘要:乌托邦反面乌托邦小说是西方文学长河中的一条绵绵细流,它们以独特的视角...晚清小说儒家乌托邦的建... 7页 免费 喜欢此文档的还喜欢 中...
金庸小说与文学的乌托邦精神.doc
金庸的小说呼应了一种文学的乌托邦精神。首先,他写出了一种超越现实的可能性,使...早期金庸多写儒家侠,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这是儒家精神的底蕴,郭靖明知...
金庸小说与文学的乌托邦精神.doc
金庸小说与文学的乌托邦精神 作者:谢有顺 到中国目前...首先,他写出了一 种超越现实的可能性,使他笔下的...早期金庸多写儒家侠, “明 知不可为而为之”,这...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