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农林牧渔 >>

《二十一世纪》网络版 二○○八年七月号 总第 76 期-权威与自由:自


《二十一世纪》网络版

二○○八年七月号

总 第 76 期

2008 年 7 月 31 日

权威与自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的历程
⊙ 丘为君

晚 清到 民 初是 具 有长 期 而 稳定 特 征的 中 国旧 社 会 政治 秩 序崩 解 的年 代 。 在此 一 传 统

权 威 瓦解 与 新秩 序 重建 的 「 转型 期 」( 1895-1925) 岁月 里 ,近 代中 国 面 临一 种 两难 局 面 : 一方 面 以弥 赛 亚主 义 ( Messiahism) 式的 心 情 思慕 西 式的 自 由理 念 , 期盼 能 早 日 免 除 于两 种 带有 深 刻压 迫 感 的权 威 ── 来 自国 内 的 、有 千 年之 久 传统 的 帝 制专 制 , 以 及 来 自国 外 的以 武 力为 后 盾 、以 经 济利 益 为目 的 的 帝国 主 义; 另 一方 面 , 近代 中 国 又 在 充 满不 确 定感 的 矛盾 心 态 中仰 望 新权 威 的来 临 ─ ─ 一 个 能给 人民 带 来 福祉 的 强 大 国 家 与政 府 。这 种 渴望 自 由 但又 企 盼权 威 的冲 突 心 境, 变 成了 近 代中 国 知 识菁 英 焦 虑 的 主 要来 源 之一 。

个人意志与集体意志
对 近代 中 国的 知 识菁 英 来 说,作为 意 志之展 现 的 自由 ,究 竟 是走向 个 体 还是 群 体? 应 该 保 障个 人 意志 的 伸张 还 是 集体 意 志的 伸 张? 他 们 是感 到 惶惑 焦 虑的 。例如 在 以「 誓 起 民 权 移旧 俗 」自 命 的梁 启 超 看来 , 个体 自 由固 然 重 要, 但 是它 必 须结 合 在 群体 自 由 里 才 能 获得 真 正的 保 证。 作 为 近代 中 国最 早 介绍 卢 梭 ( Jean-Jacques Rousseau) 学 说 的 思 想 家之 一 ,梁 任 公认 同 卢 梭的 「 自由 权 为道 德 之 本」 与 「保 持 己之 自 由 权, 是 人 生 一 大 责任 」 的见 解 ,因 为 从 「以 国 为重 」 到「 以 民 为重 」 的历 史 发展 , 是 「旧 主 义 」 向 「 新 主义 」 发展 的 新趋 势 , 而卢 梭 思想 不 过是 顺 应 此一 趋 势罢 了 。〈 卢 梭 学案 〉 说 : 「 凡 号 称为 人 ,则 不 可不 尽 此 (个 体 自由 权 )责 任 。 盖自 由 权之 为 物, 非 仅 如铠 冑 之 属 , 藉 以蔽 身 ,可 以 任意 自 披 之而 脱 之也 。 若脱 自 由 权而 弃 之, 则 是我 弃 我 而不 自 有 云 尔 。 何也 ? 自由 者 凡百 权 理 之本 也 。凡 百 责任 之 原 也。 责 任固 不 可弃 , 权 理亦 不 可 捐 , 而 况其 本 原之 自 由权 哉 ! 」 这 里梁 氏 的确 表 明了 他 认 同个 体 自由 不 可侵 犯 的 严肃 性 。但 是 他从 卢 梭 《民 约 论 》 中 强 调 邦国 的 地位 , 看到 个 体 自由 与 集体 自 由的 潜 在 冲突 。 梁任 公 质问 到 , 邦国 是 一 身 的 全 体, 而 个人 不 过是 其 各 个器 官 ;按 照 此一 说 法 ,则 人 民便 是 国家 的 附 庸, 个 体 只 是 集 体的 工 具; 就 权利 而 言 ,则 只 有邦 国 可以 拥 有 自由 权 ,而 个 人的 自 由 权不 过 是

人 体 中「 冥顽 无 觉之 血液 ,仅 随 生理 循 环之 转动 」,难 道 这真 的 是卢梭 论 说 的本 意 吗? 青 年梁 启 超很 快 便从 卢 梭 的「 民 约」 理 论体 悟 到 个体 自 由可 与 集体 自 由 取得 一 定 妥 协 的 可能 性 。在 他 的理 解 里 ,卢 梭 的确 提 出为 了 维 持邦 国 ,个 体 在财 产 以 及自 由 权 上 必 须 有所 牺 牲的 论 点。 但 是 ,卢 梭 并不 是 要个 人 捐 弃其 全 部的 权 利以 服 从 国家 的 需 求 。 在 梁启 超 看来 , 卢梭 只 是 要个 体 在群 体 的利 益 上 捐弃 部 分权 利 。根 据 梁 氏, 卢 梭 思 想 的 精义 不 在为 了 集体 权 利 而牺 牲 个体 权 利, 其 价 值在 于 提出 了 :当 个 体 捐弃 个 人 部 分 的 权益 以 更有 效 地维 持 群 体的 权 益后 , 个人 不 仅 其权 利 分毫 无 失, 反 而 因为 「 民 约 」 所 得的 利 益比 还 未立 约 以 前更 多 。 「 民约 」 是野 蛮 时代 与 文 明时 代 的分 水 岭。 在 野 蛮时 代 ,个 人 自由 胜 而 团体 自 由 亡 ; 在 文明 时 代, 团 体自 由 强 而个 人 自由 减 。换 句 话 说, 梁 启超 从 《民 约 论 》中 获 得 的 启 示 是, 为 了集 体 的自 由 权 利, 牺 牲个 体 部分 的 自 由权 利 不仅 无 损于 个 人 利益 , 反 而 因 为 整体 权 益的 巩 固, 而 使 个体 的 自由 权 有了 加 分 的效 果 。这 种 个体 自 由 与群 体 自 由 唇 齿 相依 、 共存 共 荣的 看 法 ,成 了 他日 后 发展 国 家 主义 ( statism) 的 基 础。 必 须指 出 的是 , 以不 忽 视 集体 价 值为 前 提的 自 由 主义 , 虽然 是 近代 中 国 代表 性 知 识 菁 英 的共 识 ,而 此 一共 识 的 确在 十 九世 纪 末二 十 世 纪初 、 帝国 主 义横 行 与 民族 主 义 情 绪 高 涨的 中 国得 到 进一 步 强 化, 但 是随 著 欧洲 个 人 主义 精 神在 「 五四 」 时 期被 引 入 , 另 一 种 具有 反 国家 主 义倾 向 的 声音 于 是在 中 国悄 悄 地 开展 。 胡 适用 以 提倡 个 人主 义 的 易卜 生 主义 ( Ibsenism)并 不 正面 地 与国 家 主 义或 以 国 家 主 义 为形 式 的集 体 主义 冲 突 ,而 是 婉转 地 将社 会 与 个人 自 由的 矛 盾升 高 起 来。在〈易 卜 生 主 义〉 一 文里 , 胡适 要 大 家思 考 这么 一 个问 题 : 何以 中 国有 那 么多 陈 腐 的习 惯 、 老 朽 的 思想 , 以及 极 不堪 的 迷 信。 个 人生 活 在这 样 的 社会 中 ,是 不 可能 不 受 影响 的 。 个 人 若 是受 到 这样 的 影响 会 产 生甚 么 后果 ? 是不 是 社 会自 身 没有 了 生气 , 不 会进 步 ? 胡 适 提 醒大 家 ,易 卜 生戏 剧 中 有一 个 极为 明 显的 理 论 ,就 是 社会 与 个人 互 相 损害 而 不 是 互 相 助益 。 社会 与 个人 为 甚 么互 相 损害 ? 因为 社 会 偏好 专 制, 而 专制 摧 毁 个人 个 性 、 压 制 个 人自 由 独立 的 精神 。 而 当 个 人 个性 都 消灭 了 , 自由 独 立的 精 神也 就 完 了, 社 会 自 身 自 然也 就 没有 生 气。 胡 适对 国 家主 义 以及 以 国 家主 义 为形 式 的集 体 主 义是 感 到不 安 的。 他 在 「五 四 运 动 」前 后所 提 倡的「 健全 的 个 人主 义 人生 观 」,就 是 在阐 扬 易卜 生 的「 救 出 自己 主 义 」, 用 易 卜 生的 话 来说 : 「你 要 想 有益 于 社会 , 最好 的 方 法莫 如 把你 自 己这 块 材 料铸 造 成 器 」 。 对于 这 一个 人 主义 的 自 由主 义 观点 , 他在 十 年 后〈 介 绍我 自 己的 思 想 〉一 文 里 反 省 早 期于 「 五四 」 时期 所 主 张的 思 想时 , 仍然 不 改 其志 , 认为 牺 牲个 人 自 由以 求 国 家 的 自 由, 在 程序 上 是错 误 的 。正 确 的做 法 应该 是 : 争取 个 人的 自 由即 是 争 取 国 家 的 自 由 。 「现 在 有人 对 你们 说 : 『牺 牲 你们 个 人的 自 由 ,去 求 国家 的 自由 ! 』 我对 你 们 说 : 『 争你 们 个人 的 自由 , 便 是为 国 家争 自 由! 争 你 们个 人 的人 格 ,便 是 为 国家 争 人

格 ! 自 由平 等 的国 家 不是 一 群 奴才 建 造得 起 来的 ! 』 」

自由与伦理
梁 启超 以 及他 在 中国 的 追 随者 相 信, 社 会的 基 本 单位 ─ ─个 体 ,会 在 让 出部 分 的 权 益 给 集体 后 ,因 为 「民 约 」 (社 会 契约 ) 的机 制 而 获益 , 即个 体 自身 的 权 益不 仅 无 所 损 失 ,反 而 会比 未 立约 以 前 增加 更 多的 利 益。 这 里 梁启 超 看到 「 民约 」 的 前提 : 群 的概念。 梁 启超 认 为卢 梭 的「 民 约 」理 论 ,是 在 以群 体 利 益为 考 量的 前 提下 , 发 展个 人 的 自 由 权 。这 里 梁启 超 以及 那 一 代的 知 识菁 英 面临 一 个 问题 : 既然 彰 显在 个 体 上的 自 由 权 必 须 透过 集 合众 人 之力 的 集 体( 或 代表 集 体的 组 织 如政 府 和国 家 等) 来 保 障, 那 么 这 是 否 意味 著 自由 只 是强 者 的 价值 ? 在 卢梭 看 来, 「 民约 」 强 调「 群 」的 概 念和 以 「 群」 为 前提 的 设计 , 的 确会 对 个 体 权 益 造成 一 定影 响 。但 是 总 的来 看 ,个 体 获得 的 利 益一 定 会比 失 去的 利 益 多。 卢 梭 认 为 人 们在 「 民约 」 上失 去 的 是所 谓 「自 然 的自 由 」 ,即 随 心所 欲 地取 其 所 需的 无 限 权 利 。 而在 订 定「 民 约」 之 后 ,人 们 所获 得 的是 「 社 会的 自 由」 , 这种 权 益 保证 人 们 在 社 会 里经 由 正当 方 式所 取 得 的利 益 不受 外 界侵 犯 。 这两 种 自由 都 有它 的 限 制: 「 自 然 的 自 由」 受 限于 个 人的 力 量 ,「 社 会的 自 由」 则 受 限于 公 共意 志 的力 量 。 为 了确 定 个体 的 自由 权 能 在以 「 社会 的 自由 」 为 前提 的 「民 约 」设 计 中 获得 保 障 , 卢 梭 透 过「 平 等」 的 观念 来 救 济人 由 于生 而 有强 弱 智 愚之 别 所可 能 产生 的 权 益落 差 。 而 如 何 在社 会 中落 实 平等 观 念 ,卢 梭 强调 这 需要 透 过 法律 的 机制 。 在《 民 约 论》 第 六 章 , 卢 梭论 道 :「 有 了社 会 契 约( 民 约) , 便有 了 政 治的 社 会及 其 生活 , 其 次是 要 有 立 法 , 使之 活 动及 有 意志 ; 盖 因原 有 的社 约 ── 政 治 的社 会 所据 以 构成 和 结 合的 ─ ─ 未 尝 决 定应 该 怎样 去 保卫 该 政 治社 会 的自 身 」。 这 里 卢梭 认 为法 律 之所 以 需 要, 是 因 为 人 有 了政 治 社会 生 活的 缘 故 。 就 于社 会 中以 法 律的 机 制 来落 实 平等 观 念而 言 , 卢梭 这 里显 然 不认 为 自 由权 是 强 者 的 价 值; 但 是, 他 在东 方 的 诠释 者 似乎 并 不如 此 体 会。 受 到进 化 论洗 礼 的 梁启 超 , 基 本 上 将自 由 权与 强 者的 权 利 (强 权 )等 同 起来 。 在 接受 「 强者 哲 学」 的 梁 氏看 来 , 天 下 没 有所 谓 的权 利 ( right) ,而 只 有权 力( power)而 已 ,有 权力 的 个 体或 集 体, 才 有 资 格谈 权 利。 也 就是 说 , 「强 权 与自 由 权, 其 本 体必 非 二物 」 (《 自 由 书》 〈 论 强 权 〉 )。 就 人类 的 历史 经 验来 看 , 在野 蛮 的国 度 里, 只 有 拥有 权 力的 统 治者 才 会 有自 由 权 。 即 便 是 最讲 究 民主 与 法治 的 希 腊罗 马 时代 , 也只 有 统 治者 与 贵族 才 有自 由 权 。梁 启 超

同 意 康 德( Immanuel Kant) 的 见解 , 认为 统治 者 对 于被 统 治者 、 贵族 对 于 贱族 所 施之 权 力 , 即是 自 由权 。 换句 话 说 ,在 梁 启超 的 理解 里 , 权益 不 是别 人 施舍 的 , 而是 争 取 来 的 。 这里 所 谓的 争 取权 利 , 就是 指 使自 我 转变 成 为 一个 强 者的 意 思。 他 相 信自 由 权 并 不 会 平白 地 由强 者 (统 治 者 )手 中 奉送 给 弱者 ( 被 统治 者 ), 弱 者( 弱 国 )要 像 强 者 ( 强 国) 般 享受 自 由权 , 只 有先 求 改善 自 己的 体 质 ,使 自 己也 成 为强 者 。 中 国知 识 菁英 视 自由 权 为 强者 的 权益 , 那么 这 便 引入 另 一个 伦 理问 题 : 作为 一 个 自 由 人 ,他 有 无放 弃 自由 的 自 由? 的 确, 自 由的 主 要 精神 之 一在 于 以自 我 的 意志 做 出 选 择 。 如果 这 个精 神 是被 肯 定 的, 那 么个 人 当然 有 权 利以 自 由意 志 对自 我 的 行动 做 出 决 定 。 对此 问 题, 梁 启超 的 回 答是 否 定的 。 从 自由 的 角度 而 论, 梁 启 超认 为 天下 有 两大 罪 恶 :第 一 种罪 是 侵犯 他 人 的自 由 。 第 二 种 罪与 其 相反 , 是放 弃 自 我的 自 由。 比 较而 论 , 放弃 自 由的 罪 比侵 犯 他 人自 由 的 罪 还 来 得严 重 。他 的 解释 很 令 人玩 味 :天 下 若没 有 放 弃自 由 的人 , 则必 无 侵 犯他 人 自 由 的 人 。梁 并 没有 充 分的 经 验 证据 来 支持 他 的见 解 。 但是 在 他的 理 解里 , 就 人性 而 言 , 个 人 对 其自 由 权的 扩 充, 从 来 就是 不 知厌 足 的; 而 不 知厌 足 将导 致 侵犯 他 人 自由 的 结 果 。 这 是为 甚 么西 方 那些 谈 论 自由 的 人要 说 「人 人 自 由, 而 以他 人 之自 由 为 界」 。 然 而「 人 人自 由 ,而 以 他 人之 自 由为 界 」毕 竟 是 一个 理 想, 因 为人 与 人 之间 本 来 就 存 在 著各 种 差异 。 梁启 超 说 ,两 人 中若 有 一个 弱 者 ,那 么 强者 必 定伸 张 其 权益 , 扩 张 其 自 由权 , 并跨 越 「以 他 人 之自 由 为界 」 的那 条 界 线。 从 进化 论 的观 点 来 看, 天 下 万 物 没 有不 争 取自 我 生存 的 空 间, 没 有不 竭 尽所 能 来 争取 自 我的 生 存权 。 反 过来 看 , 天 下 万 物既 没 有自 甘 于劣 势 者 ,也 没 有自 甘 于失 败 者 。基 于 上述 这 种推 理 , 人人 若 坚 持 不 放 弃自 我 的自 由 ,那 么 必 然不 会 有侵 人 自由 的 事 情发 生 。从 这 一角 度 来 看, 梁 启 超 在 〈 放弃 自 由之 罪 〉( 《 自 由书 》 )中 宣 称, 放 弃 自由 之 罪是 远 甚于 侵 人 自由 之 罪 的。 与 「放 弃 自由 的 自由 」 相 关的 另 一个 伦 理问 题 是 ,自 由 是一 种 手段 还 是 目的 ? 在 以 洛 克 ( John Locke)和 卢 梭 为代 表 的西 方 主流 价 值 里, 自 由是 人 在自 然 状 态下 所 享 受 的 自 然权 利 ── 即 「自 然 的 自由 」 。在 契 约观 念 产 生后 , 自由 虽 渐被 「 社 会的 自 由 」 观 念 取 代, 但 是它 作 为一 种 文 明世 界 中不 可 出让 的 权 利, 则 是一 般 的共 识 。 换句 话 说 , 在 西 方 的主 流 价值 里 ,自 由 不 是任 何 人或 东 西的 手 段 ,它 本 身就 是 目的 。 严 复这 位 最早 将 自由 观 念 介绍 到 近代 中 国的 思 想 家, 的 确对 西 方视 自 由 为目 的 而 不 是 手 段有 一 定的 认 识。他 在 1895 年发 表 的〈 原 强〉一 文里 所 说的名 言 :「 自 由为 体 , 民 主 为 用」 , 最能 展 示他 对 西 方文 明 的深 层 处有 深 刻 的体 悟 。但 是 受到 社 会 达尔 文 主 义 的 影 响太 深 ,他 在 「救 亡 意 识」 的 驱策 下 ,终 究 要 视自 由 为迈 向 富强 与 步 入文 明 的 手 段 。 在他 看 来, 西 方富 强 的 秘密 在 于建 立 一套 有 利 人民 的 政术 , 而此 一 政 术的 秘 密 又 在 于 能让 人 民自 谋 其利 。 那 么, 如 何让 人 民自 谋 其 利呢 ? 关键 在 于给 他 们 自由 的 权

利 。 为 何要 给 人民 自 由权 呢 ? 因为 人 民有 了 自由 便 会 自我 管 理, 而 那些 懂 得 自我 管 理 的 人 , 必定 能 知道 宽 恕待 人 与 「人 人 自由 , 而以 他 人 之自 由 为界 」 的道 理 。 与 严复 的 情形 相 似, 梁 启 超基 本 上也 是 从进 化 论 的角 度 来看 待 自由 的 概 念。 他 在 《 新 民 说》 〈 论自 由 〉一 文 里 指出 , 一部 西 洋文 明 发 展史 不 过是 「 不自 由 毋 宁死 」 六 个 字 的 写照 。 具有 深 厚历 史 意 识的 梁 任公 观 察到 : 西 方自 中 古以 后 便进 入 所 谓的 「 黑 暗 时 代 」,到了 十 四五世 纪 当 马丁 路 德( Martin Luther)起来 批 判旧 教 后 ,才有 了「 思 想 之 门 开, 新 天地 出 现」 的 历 史 局 面 ,而 此 一现 象 便 是「 争 宗教 自 由的 时 代 」。 其 后 至 十 七 八世 纪 时, 美 国与 法 国 人民 相 继发 起 大革 命 , 奋身 而 起争 自 由, 其 震 撼力 遍 及 欧 陆 各 国, 此 一时 期 便是 「 争 政治 自 由的 时 代」 。 从 十六 世 纪到 十 九世 纪 , 民族 主 义 当 道 , 世界 各 民族 国 家争 相 独 立, 这 便是 「 争民 族 自 由的 时 代」 。 而自 十 九 世纪 以 来 , 美 国 有 禁止 黑 奴买 卖 之令 , 俄 国有 废 除农 佣 之制 , 另 外, 世 界各 地 则出 现 层 出不 穷 的 罢 工 事 件, 此 一时 期 可以 称 之 为「 争 生计 自 由的 时 代 」。 这 种历 史 的趋 势 使梁 启 超 相信 「 自由 」 二字 乃 系 社会 发 展的 原 动力 , 而 中国 既 不 能 也 不 会自 外 于此 一 「物 竞 天 择, 适 者生 存 」的 天 演 公例 。 他以 一 种近 似 功 利主 义 的 心 态 宣 称, 自 由乃 天 下之 公 理 、人 生 之要 具 ;因 此 , 只要 建 立并 坚 持对 自 由 的信 念 , 中 国 人 便可 以 像西 方 人一 样 永 享完 全 的文 明 。





《 旧约 圣 经》 〈 出埃 及 记 〉中 摩 西受 到 神的 指 示 ,引 领 在埃 及 做了 430 年 奴 隶 的 以 色 列 人渡 过 红海 , 逃离 法 老 的奴 役 。在 这 一场 人 类 文明 史 上第 一 次集 体 奔 向自 由 的 经 验 里 ,以 色 列人 并 没有 顺 利 地得 到 神当 初 所承 诺 的 「美 好 宽阔 流 奶与 蜜 」 的美 地 。 如 所 周 之, 以 色列 人 在获 得 神 赐予 的 自由 之 后, 许 多 人并 未 感恩 珍 惜, 反 而 是迷 失 方 向 地 毁 弃了 在 西奈 山 下与 神 的 约定 。 人与 神 毁约 的 代 价是 , 在摩 西 领导 下 的 以色 列 人 , 在 沙 漠 里白 白 流浪 了近 40 年 的 岁 月 。一 直要 到 继 承摩 西 的第 二 代领 导 人 约书 亚 产生 之 后 , 以 色列 人 才得 顺 利抵 达 「 应许 之 地」 迦 南。 近 代中 国 在严 复 、梁 启 超 与胡 适 等三 代 「先 知 」 的带 领 下, 尝 试从 数 千 年的 专 制 传 统 里 解放 出 来以 航 向自 由 的 国度 。 梁启 超 的「 新 民 」理 想 ,更 是 希望 新 的 中国 能 建 立 起 一 个民 主 、法 治 与自 由 的 家园 。 他 于 1901 年 在 《 自 由书 》 里的三 大 愿 景: 思 想自 由 、 言 论自 由 与出 版 自由 , 到 今天 还 是大 多 数中 国 人 的奢 望 。在 台 湾的 华 人 虽然 比 起 中 国 大 陆与 港 澳地 区 能享 受 到 更多 的 政治 自 由, 但 是 他们 与 沙漠 里 的以 色 列 人一 样 , 虽 然 能 远离 法 老的 奴 役, 但 也 迷失 在 自由 之 中。 「 人 人自 由 ,而 以 他人 之 自 由为 界 」 , 依 旧 是 一个 遥 远的 理 想。

丘为君

美 国 俄亥 俄 州大 学 博 士, 台 湾东 海 大学 历 史 系副 教 授兼 系 主任 。

《 二 十 一 世 纪 》 (http://www.cuhk.edu.hk/ics/21c)

《 二 十 一 世 纪 》 2001 年 10 月 号 总 第 六 十 七 期

? 香港中文大学 本文版权为香港中文大学所有,如欲转载、翻译或收辑本刊文字或图片,必须先获本刊书面许可。


相关文章:
张旭东:文化政治视野里的普遍与特殊
《二十一世纪》网络版 二○○八年十二月号 总第 81 期 2008 年 12 月 ...自启蒙以来,在德国古典思想传统中, 「市民」阶层的一批最优秀的思想家(歌德,...
更多相关标签:
二十一世纪网络版 | 二十一世纪21cib | 二十一世纪 | 英语二十一世纪 | 二十一世纪国际学校 | 二十一世纪幼儿园 | 二十一世纪报 | 二十一世纪教育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