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 >>

柳子厚墓志铭1


教学目标: ? 1.了解墓主一生主要经历和事迹,理解有识之士 在封建社会的倾轧中生存的痛苦和愤慨。 2.认识文章既重叙事、又重议论,两者相得益彰 地表现人物特点和作者思想感情的写作特点。 3.领会作者概括的“士穷乃见节义”的生活哲理 和“文穷而后工”的艺术规律。

教学重点: 认识文章夹叙夹议的写法特点。 教学难点: 体会“士穷乃见节义”“文穷而后工” 的哲

理。

? 韩愈(公元768—824年),字退之。河南南

阳人,自称“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 是唐代著名文学家,做过国子博士,刑部、 吏部侍郎。他政治上反对藩镇割据,思想上 尊儒排佛,文学成就很大,大力从事革新, 和柳宗元共同发起“古文运动”。 ? (古人的名与字常相关,“愈”,进取之义 故字“退之”)

一、简介背景

王叔文集团

? 唐朝中期,社会危机四伏:藩镇割据、宦

官专权,朋党相争,中央政权实力逐渐削 弱;吐蕃(bō)、回纥威胁唐边境。贞元二十 一年(公元805年),唐顺宗李诵即位,力 图改革朝政,提拔重用了一批拥护自己又 具有革新思想的人,如王叔文、王伓(pī)等。 当时柳宗元仅33岁,与王叔文交谊很深, 政治见解又一致,被王叔文提拔为礼部员 外郎,又团结了其他人,如:刘禹锡、韩 秦、韩晔、陈练、凌准、程异、韦执谊等 (加上柳宗元共八人)。

八司马事件
? 顺宗在即位前一年得了中风病,一直体弱

多病,国家大事都交给王叔文、王伓、柳 宗元等人管理。他们在贞元二十一年二月 执政,积极推行政治革新,采取了一系列 措施加强中央集权,引起了藩镇和宦官的 联合反对。宦官以顺宗有病为名,要立他 的儿子李纯为帝。贞元二十一年八月,李 纯夺取了皇位,王叔文集团立即遭到了宦 官家族的政治迫害。王叔文被杀;王伓被 贬,不久病死。第二年剩下的八人都被贬 为司马,这就是著名的“八司马事件”。

韩柳关系
?柳宗元被贬到永州当了十年司马,多

年的被贬生活使他接触了下层百姓的 生活,开阔了视野。他刻苦钻研经史 百子,研究古往今来的重大课题,取 得了很大的文学成就,创作了许多好 作品,如:《永州八记》、《封建论》 等。公元817年,他又被贬到柳州。公 元819年唐宪宗大赦时,把柳宗元召回 朝廷,但诏书下来时柳宗元已病死, 年仅四十七岁。

?韩愈、柳宗元虽政见不同,但韩愈

对柳宗元的为人品行、文学成就非 常欣赏,二人友情深厚。韩愈为柳 宗元的去世连写了三篇纪念文章, 即《柳子厚墓志铭》、《柳州罗池 庙碑》和《祭柳子厚文》。其中, 以《柳子厚墓志铭》写得最好。

墓志铭
? 墓志铭是古代的一种文体,属于碑志类。

? 碑志,是指为了刻镌在碑石上而写的文字。

这种文体起源很早,秦朝有李斯作的泰山 刻石、瑯琊刻石等。碑志最早用来封禅, 也用来记叙碑记主人的功绩,后来渐渐山 川、城池、宫室、庙堂、古籍、风土等有 关的记叙也可以刻在石上。此外,为了能 够长久地纪念死者,也常在碑石上刻文, 埋入墓穴中或树于墓表,称为墓志铭或墓 碑。总的说来,碑志文大都是记事记人之 作。

? 墓志铭由两块大小相仿的石块组成,下底

上盖,底刻“志”和“铭”,盖刻标题。
? 墓志铭分两部分,一是“

志 ”。为散文,

无韵,按照年代顺序叙述死者的生平事迹。 一是“ 铭 ”。为韵文,是概括全篇、对死 者的悼念、颂扬或安慰之辞。“志”本是 为“铭”服务的,但后来“志”的篇幅越 来越长,铭文反而变得短小,地位也不重 要了。

?一般墓志铭的末尾都有一大段铭文,

多为四言韵文,词彩华丽而空洞无 物;韩愈的《柳子厚墓志铭》却只 写三句:“是惟子厚之室,既固既 安,以利其嗣人。”因为柳宗元的 子女都还年幼,韩愈盼望这些孩子 能健康成长,至情至性,都浓缩在 “利其嗣人”这四个字中。

本文是韩愈充满感情写的对友人的怀念 ?一般墓志铭的题目都详细写上死者的官 爵头衔,但韩愈认为这些东西对柳宗元 毫无意义,通通不写。一般墓志铭都是 为死者歌功颂德,空话连篇;本文则夹 叙夹议,不仅高度评价了柳宗元的道德 和文章,并为他的“材不为世用,道不 行于时”的悲剧人生大鸣不平,内容深 刻,感情真挚。

理清文章思路
1、思考:文章各段分别写什么?可分为几部分? 2、讨论: 全文八段,可分为三部分; (一)(1)写死者家世。 (二)(2-6)选取柳宗元一生五个主要方面叙 写:少年才俊、出仕被贬、柳州政绩、以柳易播 及文学成就。 (三)(7-8)写子厚之死、归葬及铭辞。

二、疏通文句。
?子厚,讳宗元。七世祖庆,为拓跋

魏侍中,封济阴公。曾伯祖奭(shì ), 为唐宰相,与褚遂良、韩瑗(yuàn)俱 得罪武后,死高宗朝。皇考讳镇, 以事母弃太常博士,求为县令江南。 其后以不能媚权贵失御史。权贵人 死,乃复拜侍御史。号为刚直,所 与游皆当世名人。

避讳的办法
换成同义字。如:因避讳唐太宗李世民,把“民”说成 “人”;因避讳唐高宗,把“治”说成“理”;因避讳 光武帝刘秀,把“秀才”说成“茂才”;因避讳秦始皇 嬴政,把阴历的第一个月由“正(去声)月”换成“正 (平声)月”;因避讳汉武帝刘彻,人名“蒯彻”改名 “蒯通”。 ? 第二,打个方框“□” ,空一个字。 ? 第三,缺笔。如:因避讳孔丘,“丘”中间的一竖常不 写,成“ ”。 ? 但在有些情况下本应该避讳却又必须写人名时,就在人 名前加个“讳”字,表示后面那个字是应当避讳的。实 际上这种方法已经告诉了别人应避讳者的名字,所以 “讳××”成了对死者名字的专称。
?

七世祖庆,为拓拔魏侍中,封济阴公。
?

?

“七世祖”——按照宗法排列,一个人在宗族当中往上推四辈有 专门称呼,即:父、祖父、曾祖、高祖;往下推四辈也有专门称 呼,即子、孙、曾孙、玄孙。超出了这上下四辈就按照世代序列 来排列,称“×世祖”。 “为”——担任。 “封济阴公”——对此事有争议。后人疑此有脱文,或韩愈记错 了,因为根据史书记载,“济阴公”是柳庆之子柳旦进入北周后 被封的爵名。“济阴”,指济水的南边。山南水北叫“阳”,山 北水南叫“阴”。

曾伯祖奭,为唐宰相,与褚遂良,韩瑗 俱得罪武后,死高宗朝。
? ?

“ 宰相” —— 作为官名,是辽代才开始的,这里实指中书令, 相当于宰相。 “死高宗朝”——“高宗朝”是“死”的补语,即死于高宗朝, 在高宗的朝代时死去。与“吃食堂”、“写黑板”的语法结构

皇考讳镇,以事母弃太常博士,求为县令江南。
?
?

?

其后以不能媚权贵失御史。权贵人死,乃复拜侍 御史。
? ?

“皇考”——指柳宗元的父亲柳镇。 “皇”,伟大的,这里是敬 称。“考”,是已经故去的父亲。 “以事母弃太常博士” ——“以事母”这个介宾结构做“弃”的 原因状语,“弃太常博士”是个动宾结构。“安史之乱”后,柳 镇一家搬到吴县(今苏州),所以他希望能到江南道做宣城的县 令。 “求为县令江南”——“江南”是“为县令”这个动宾结构的地 点补语,即“求为县令于江南”,结构与“死高宗朝”同。

“媚”——取媚、巴结。 “拜”——任命。

? 柳子厚,名宗元。七世祖叫柳庆,担任北

魏的侍中,被封为济阴公。曾伯祖柳奭作 过唐朝的宰相,和褚遂良,韩瑗等人一起 在武后时获得罪过,在高宗的时候去世了。 柳子厚的可敬的故去的父亲叫柳镇,为了 事奉母亲放弃了太常博士(皇帝出行时, 在前引导)的职务,请求到江南去担任县 令。后来他由于不能够巴结、逢迎权贵 (指窦参、卢佋等当权的人),失去了御 史的职务。当权的人死了,他又重新做了 殿中侍御史。他被人们称为刚直的人士。 跟柳镇交游来往的人,全部是当世的名人。

?本段先交代死者的姓名,叙述他家族

的世系、渊源,这是墓志铭的固定格 式,一一列出其家族中最有名的祖先 来显示死者的荣耀不凡。因为血缘关 系是封建社会统治的最主要的内在形 式。 ?本段写柳子厚家族的世系。写世系有 选择,第一,要选择祖上官职大的人, 以显示死者家族门风的不凡;第二要 写家族祖上的忠良之臣,以表明死者 的好品德都继承自祖先。

? 子厚少精敏,无不通达。逮其父时,虽少年,已

自成人,能取进士第,崭然见头角,众谓柳氏有 子矣。其后以博学宏辞授集贤殿正字、蓝田尉。 俊杰廉悍,议论证据今古,出入经史百子,踔 (chuō)厉风发,率常屈其座人。名声大振,一 时皆慕与之交。诸公要人,争欲令出我门下,交 口荐誉之。

子厚少精敏,无不通达。
? “ 精敏” ——“ 精”,精通,对事情理解深

刻。“敏”,疾义,对事情的把握迅速。 据说柳宗元四岁时,其母就教他读书,很 快他就能背许多古诗,唐德宗建中四年, 朱泚造反时,李怀光去平定,李怀光又谋 反,被部将牛名俊所杀,年仅十三岁的柳 宗元代替崔中丞写过《为崔中丞贺平李怀 光表》。所以刘禹锡曾在文章中称颂柳宗 元有奇才。

逮其父时,虽少年,已自成人,能取进 士第,崭然见头角,众谓柳氏有子矣。
?

“逮”—— 到达。逮,教材以“及”释“逮”,《说文》 中此二字互相解释。 ? “少年”——就是年少。 ? “成人”——成器、成材。 ? “能”——名词做状语,凭借着能力。
? ?

?
?

“崭然”——“然”是词尾。“崭”,本形容山高险峻的样子。 这里形容出类拔萃、高超的样子。 “见”(xiàn)——体现、显现。 “谓”——评价。 “有子”——在古汉语中常特指能继承家业、光大祖业的好儿子。

其后以博学宏辞授集贤殿正字、蓝田尉。
? “以”——介词,凭借。 ? “博学宏辞”——唐科举考试科目名。当时科考

科目有五十多种,重要的有:“贤良方正直言极 谏科”、“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等。 ? “集贤殿正字” ——“ 集贤殿”,全称是“集贤 殿书院”,是主管图书编纂、校勘的机构。“正 字”,主要作古书各种版本校勘的研究性工作。 ? “尉”——本义表示熨平、安抚,是管理县里治 安的官职。

俊杰廉悍,议论证据今古,出入经 史百子,踔厉风发,率常屈其座人。
? ? ?

“俊杰”——“俊”、“杰”,是同义词,都指有特别出众才能的 人。 “廉悍”——正直刚勇。“廉”,本义指建筑物厅堂台阶的边缘, 有平正方直的特征,这里形容人的品质正直。“悍”,勇。 “议论证据今古,出入经史百子” —— 形容柳宗元学识渊博。 “百子”,先秦时的诸子百家。“出入”,融会贯通。或者是继 承,或者加以修正、扬弃。

? “ 踔 厉 风 发 ” —— 形 容 意 气 风 发 。 “ 踔

厉”,跳跃的样子。“风发”,象风一样 地快。 ? “率常屈其座人”——“率”,表肯定,大 概、经常。“屈”,短,这里是使动用法,

? 柳子厚年少时就对事情理解深刻、把握迅速,没

有什么事情是他不能了解、把握的。他父亲还健 在的时候,他虽然年纪很小,已经能够自己独立 成才,凭借自己的才能取得了进士的名次,突出 地显示了他年少就才华出众,众人都评论说,柳 家有一个能继承家业的好儿子。那以后,他凭借 着博学宏辞科目取得的好成绩,被授予了集贤殿 正字的官职,作过蓝田县的县尉。他才能特别出 众,品质正直刚勇,在和大家学习、讨论的过程 中,他能够随心所欲地非常敏捷地举出古今的许 多例证,熟悉地运用经史子集的典籍。他意气风 发,经常使和他同一个座上一起学习的人理短。 于是他名声大振,一时之间大家都希望多多地和 他结交。各个公侯、有权势的人物都想使他出自 于自己的门下(即做自己的学生),大家互相之 间都推荐他、赞誉他。

? 这段写柳宗元年轻时的才干。柳宗元

年轻时意气风发,有才干,达官要人 都非常器重他,这和他后来的遭遇形 成了强烈的对照。

?贞元十九年,由蓝田尉拜监察御史。

顺宗即位,拜礼部员外郎。遇用事 者得罪,例出为刺史。未至,又例 贬永州司马。居闲,益自刻苦,务 记览,为词章,泛滥停蓄,为深博 无涯涘,而自肆于山水间。

贞元十九年,由蓝田尉拜监察御史。
“贞元十九年”——公元803年。“贞元”,是唐 德宗李适(kuò)的年号。

顺宗即位,拜礼部员外郎。
“礼部员外郎”——礼部的副司长,主管帐计等。 “用事者”——当权者,此指王叔文。韩愈用这 种方法回避柳宗元参加王叔文集团的事,因韩愈 和他们政治见解不同。 ? “例”——一律、一起。 ?“司马”——本是个有职有权的武官官职,但在 唐代开元年以后变成有名无实的闲职,常用来安 置被贬的官员。
?

遇用事者得罪,例出为刺史。

居闲,益自刻苦,务记览、为词章,泛 滥停蓄,为深博无涯涘。

“居闲,益自刻苦”——这在柳宗元给亲友的书信 中得到证实。在给岳父杨京兆凭的书信中,他写 道:“自贬官来无事,读百家书”;在给李翰林 建 的书信中,他写道:“仆近求得经史诸子数百卷, 常候战悸稍定,时即伏读”。 ? “务”——努力地从事。 ? “记览”——记诵、阅览。 ? “为词章”——创作文章。“为”,写作、创作。 ? “泛滥停蓄”——都是用水来比喻。“泛滥”是 形容阅读的广博。“停蓄”,是形容创作的凝练。 ? “为”——达到。 ? “涯涘”——都指边缘,是同义词连用。

? 唐德宗贞元十九年,柳子厚从蓝田尉的位

置上被任命为监察御史。唐顺宗即位,柳 子厚被授予礼部员外郎的官职。碰到当权 的人犯罪受惩,柳子厚他们一起被贬出京 师去做刺史。还未到任上,柳子厚又被依 例贬为永州司马。处在闲暇的时候,柳子 厚更加刻苦、努力地记诵阅览、创作文章, 像水一样泛滥停蓄,达到了深厚广博没有 边际的地步,而他也在山水之间放纵自己 的情怀。
?本段写柳宗元宦途的际遇:宦途

不顺。

?元和中,尝例召至京师,又偕出为刺

史,而子厚得柳州。既至,叹曰: “是岂不足为政邪?”因其土俗,为 设教禁,州人顺赖。其俗以男女质钱, 约不时赎,子本相侔(móu),则没为奴婢。 子厚与设方计,悉令赎归。其尤贫力 不能者,令书其佣,足相当,则使归 其质。观察使下其法于他州,比(bì )一 岁,免而归者且千人。衡湘以南为进 士者,皆以子厚为师。其经承子厚口 讲指画为文词者,悉有法度可观。

既至
? “既” ——已经,放在动词前,表示动作的

完成。

因其土俗,为设教禁,州人顺赖。 ?“教禁”——教令、禁令。 ?“顺赖”——顺从、依赖。
? ? ? ?

其俗以男女质钱,约不时赎,子本相侔, 则没为奴婢。
“男女”——子女。 “质”——抵押。 “子本”——子钱(利息)和本钱。 “侔”——相等。

子厚与设方计 “方计”——方法、计划。 其尤贫力不能者,令书其佣,足相当, 则使归其质。 “尤”——甲骨文字形 是人手多长了一 个手指,由表示特殊引申为特别。 “书”——记载。 “佣”——劳动的工钱。 “当”——相等。

比一岁,免而归者且千人。
“比”(去声)——达到。

其经承子厚口讲指画为文词者, 悉有法度可观。
?“为”——考。
?“口讲指画” ——“ 口讲”,用口讲。

“口”是名词作“讲”的状语,表工 具。“指画”,用手指比画 。“指” 也是名词做工具状语。 ?“法度”——规范,一定的标准。 ?“可观”——可以观览,值得一看。

元和十年(公元 815 年)正月,柳子厚他们曾经一起被朝 廷召回京师,他们又一起再一次被外放为刺史,而柳子 厚被贬到柳州。柳子厚到达柳州之后,感叹道:“这儿 难道就不值得干一番政事吗?”他按照当地老百姓的风 俗为他们设置了教令、禁令,当地的百姓都顺从他、依 赖他。当地的风俗是把子女作为抵押借钱,约定到一定 时候不能赎回,借的钱和利息相等时,这些子女就被债 主收去当奴婢。柳宗元替百姓设定了方法、计划,让他 们全部把自己的孩子都赎回来。那些特别贫困、依靠自 己的力量不能达到赎回孩子的人,命令他们记载下他们 劳动的价值,当他们劳动的价值和他们借的钱相等的时 候,就让把他们的孩子放回。观察使裴行立把柳宗元的 做法推广到其他州,到一年的时候,被免除遭受被没为 奴婢命运而回归家庭的将近一千人。衡湘以南考进士的 人都把柳宗元作为老师。那些经受承蒙柳宗元口授指点 写作文章的人,他们的文章全都值得一看。

?本段写他被贬之后的政绩:解除

百姓的困苦,在当地兴起文化, 使举子的学识得到提高。

? 其召至京师而复为刺史也,中山刘梦得禹锡亦在

遣中,当诣播州。子厚泣曰:“播州非人所居, 而梦得亲在堂,吾不忍梦得之穷,无辞以白其大 人,且万无母子俱往理。”请于朝,将拜疏,愿 以柳易播,虽重得罪,死不恨。遇有以梦得事白 上者,梦得于是改刺连州。呜呼!士穷乃见节义。 今夫平居里巷相慕悦,酒食游戏相征逐,诩诩强 笑语以相取下,握手出肺肝相示,指天日涕泣, 誓生死不相背负,真若可信,一旦临小利害,仅 如毛发比,反眼若不相识,落陷阱,不一引手救, 反挤之,又下石焉者,皆是也。此宜禽兽夷狄所 不忍为,而其人自视以为得计,闻子厚之风,亦 可以少愧矣。

其召至京师而复为刺史也,中山刘 梦得禹锡亦在遣中,当诣播州。
?“ 其召至京师而复为刺史也” —— 是整

个句子的时间状语。“其”,代词, 代柳宗元,作分句“其召至京师而复 为刺史”的主语。 ?“刘梦得禹锡” ——“ 禹锡”是他的名, “梦得”是他的字。古人对人的名和 字一起称呼时,是先称呼字,再称呼 名。

子厚泣曰:“播州非人所居,而梦得亲在堂, 吾不忍梦得之穷,无辞以白其大人。”
“子厚泣曰”——“泣”,动词作状语修饰谓语“泣”, 表示方式。 ? “播州非人所居” ——“ 播州”是主语。“非人所居” 是谓语。“非”,否定副词,做“人所居”的状语。 “所居”,所字词组,表示住的地方。“人”修饰“所 居”,表示偏正关系,作定语。
?
? ? ?

?

“堂”——古人住的房子前面高大、亮敞的屋子。 “亲”——此指母亲。 “穷”,——走投无路。从古文字形体看,是人在洞穴里走到尽 头出不去了。它的反义词为“达”。“贫”,指没有钱,反义词 为“富”。 “白”——禀报、告诉。

将拜疏
?“拜”——表示态度恭敬。
?“疏”——本是呈现给皇帝陈说事

情的文本,这里用作动词,上疏。 虽重得罪,死不恨。 “虽”——非转折连词,是让步连词, 即使。 “得罪”——获得罪过。 “恨”——遗憾。

梦得于是改刺连州。 “刺”——名词活用为动词, 担任刺史。

士穷乃见节义
?“见”——表现。 ?“呜呼!士穷乃见节义”到“亦可

以少愧矣”,是韩愈对柳宗元的这 种行为的评价,写得非常有感情。

诩诩强笑语以相取下

“诩诩”——指人的和颜悦色。 指天日涕泣

“涕”——古今汉语词义不同。古代汉语: 眼泪;现代汉语:鼻涕。 仅如毛发比 “比”——挨着、紧密,引申为一样。 不一引手救,反挤之 “引”——本义是拉弓,此指伸手。 “挤”——推。

?注意:“平居里巷相慕悦,酒食游戏

相征逐,诩诩强笑语以相取下,握手 出肺肝相示,指天日涕泣,誓生死不 相背负,真若可信,一旦临小利害, 仅如毛发比,反眼若不相识,落陷阱, 不一引手救,反挤之,又下石焉”都 作“者”的定语,这是一个较大的者 字词组,作主语,“皆是也”作谓语。

柳宗元被召回京师又重新被派出去作刺史的时候,中山人刘梦得禹 锡也在派遣当中,要被贬到播州去。柳子厚哭着说:“播州不是人 住的地方,而刘梦得的母亲还健在,我不忍心看到刘梦得这种困窘 的际遇,我没有话来禀报他的母亲,并且绝对没有母子一起前往这 种地方的道理。”柳子厚向朝廷请求,准备上疏,希望用自己的柳 州来更换刘禹锡的播州,即使自己再一次获得罪过,死了也不感到 遗憾。这时,正好有别的人向皇上报告了刘梦得家里的这种状况, 所以刘梦得改派到连州作刺史。哎呀!人到了走投无路时,才表现 出节气。现在那些人,他们平时家居时和左邻右舍相互爱慕,彼此 互相邀请饮酒、吃饭、游玩,和颜悦色地勉强装出笑颜和对方说话 表示对方比自己高,互相拉着手,要掏出自己的肺肝给对方看,指 着青天白日痛哭流涕,发誓生死都不相背负,真好像可以相信。但 是一旦遇上了很小的利害关系,仅仅像头发丝儿一样大,转眼之间 就反目好像不认识一样,别人掉到陷阱里不伸手去救,反而去推他, 又往井里扔石头,这种情况到处都是这样。这种行为是禽兽、野蛮 人都不忍心做的,那些人却自认为心意得到了满足。他们听说了柳 宗元(在自己处于困境中,却为刘禹锡争取)这种行为,也应该稍 稍有一点羞愧吧。

?本段写柳宗元的人品,并加以评论。

这种状况其实也是与前面“一时皆 慕与之交。诸公要人,争欲令出我 门下,交口荐誉之”的情形进行对 比,写出了世态炎凉。

? 子厚前时少年,勇于为人,不自贵重顾藉,

谓功业可立就,故坐废退。既退,又无相 知有气力得位者推挽,故卒死于穷裔,材 不为世用,道不行于时也。使子厚在台、 省时,自持其身,已能如司马刺史时,亦 自不斥;斥时,有人力能举之,且必复用 不穷。然子厚斥不久,穷不极,虽有出于 人,其文学辞章,必不能自力以致必传于 后如今,无疑也。虽使子厚得所愿,为将 相于一时,以彼易此,孰得孰失,必有能 辨之者。

不自贵重顾藉,谓功业可立就,故坐废退。

“顾藉”——爱惜、怜惜。 “谓”——认为。 “立就”——马上成功。 “坐”——犯罪。 又无相知有气力得位者推挽,故卒死于穷裔。
? “相知”——了解自己。
? “气力”——权势、能力。 ? “推挽”——推荐援救。“推”,从后往前推。

“挽”,在前面拉。 ? “裔”——本指衣裙的边缘,引申指一切边缘, 又指后代。

使子厚在台省时,自持其身,已能如司马刺 史时,亦自不斥
? “台省”——“台”,御史台。“省”,监察省。
? “持”——把握,此指约束。 ? “自持其身,已能如司马刺史时”——即“已能

如司马刺史时自持其身”。

有人力能举之,且必复用不穷。
“力”——凭借力量。 “穷”——仕途困窘。

然子厚斥不久,穷不极,虽有出于人,其文 学辞章,必不能自力以致必传于后如今
“必不能自力以致必传于后如今”——即“必不能 如今自力以致必传于后”

?

柳宗元年轻时,在做人方面奋勇当先,自己从来不把自 己看得贵重,认为自己的功名事业可以马上成功,所以 由于犯罪被贬斥。已经被贬斥了,又没有了解他且有地 位的人推荐援救,因此最终死在边远的地方,才干没有 得到重用,政治主张没有得到实行。假如柳宗元在御史 台作监察御史和在尚书省任礼部员外郎时,能够约束自 己,已经能够像后来作司马和刺史时那样做,也就不会 被贬斥了;被贬斥之后,如果有人有力量能推举他,一 定会重新被重用,不至于到达困窘的地步。但是假如柳 宗元被贬斥的时间不长,他的仕途的困窘没有达到极点, 即使他有高出别人的地方,但他创作的文学辞章一定不 能够尽心竭力而达到像今天这样必然会流传到后代的地 步,这是没有疑问的。即使让柳宗元作了将相,愿望得 以实现。用那种情况来替换现在这种情况,哪一个是得, 哪一个是失,我相信一定有人能辨别清楚。

这是对柳宗元遭遇的评价。由于 他被贬,接触了下层人民的生活, 创作出了不朽的文章,获得了很 高的成就。

? 子厚以元和十四年十一月八日卒,年四十

七。以十五年七月十日归葬于万年先人墓 侧。子厚有子男二人,长曰周六,始四岁; 季曰周七,子厚卒乃生。女子二人,皆幼。 其得归葬也,费皆出观察使河东裴君行立。 行立有节概,重然诺,与子厚结交,子厚 亦为之尽,竞赖其力。葬子厚于万年之墓 者,舅弟卢遵。遵,涿人,性谨慎,学问 不厌。自子厚之斥,遵从而家焉,逮其死 不去。既往葬子厚,又将经纪其家,庶几 有始终者。

子厚以元和十四年十一月八日卒

“以——介词,表时间,在。 归葬于万年先人墓侧
“先”——称已死的人。

子厚有子男二人 ?“子”——小孩。 季曰周七
“季”——排行最小的。“季”在“伯、仲、叔、 季”中排行最末。

行立有节慨,重然诺,与子厚结交,子厚 亦为之尽,竟赖其力。
“竟”——最后。

遵,涿人,性谨慎,学问不厌
“遵,涿人”——判断句。 “厌”——满足。

逮其死不去 又将经纪其家

“逮”——到。

“经纪”——安排、操持、料理。

? 柳子厚在元和十四年十一月八日去世,享年四十

七岁。在元和十五年七月十日安葬到祖先的墓侧。 柳子厚有两个儿子:大的叫周六,刚四岁,小的 叫周七,柳子厚去世以后才出生的。女儿有两个, 年纪都还很小。柳子厚得以归葬的费用都是观察 使裴行立君出的。裴行立有节操气概,他看重自 己对别人的承诺,他和柳子厚结交,柳子厚也为 裴行立尽心尽力做了很多事,最后柳子厚就依靠 裴行立的力量得以归葬。最后把柳子厚安葬在万 年县祖先墓侧的人,是柳子厚的表弟卢遵。卢遵 是涿州人,性情谨慎,喜欢学习从不满足。自从 柳子厚被贬斥以后,卢遵就一直跟随着他,住在 他们家,一直到他死去的时候都没有离开。他已 经安葬了柳子厚,还要继续安排、操持、料理柳 子厚家里的事情,差不多是个有始有终的人。

铭曰:是惟子厚之室,既固既 安,以利其嗣人。 “是”——指示代词,这。 ?“为”——判断词,是。

铭文:“这就是柳子厚的房子 了,又稳固又安全,这用来保 佑他的后代。”

这一段写柳子厚的结局和身后事, 是通过裴行立和卢遵对柳子厚的家 人和后事的安排来反衬出柳子厚生 前的品格。由于生前柳子厚对别人 的好,导致了死后别人对他家人的 尽心尽力。这种手法非常高明,写 出了柳宗元高尚的人格所在。


相关文章:
柳子厚墓志铭知识整理教师版
柳子厚墓志铭知识整理教师版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柳子厚墓志铭知识整理 一...(长大成人) 遇用事者得罪(获罪) 无辞以白其大人(父母) 四. 句子翻译 1....
柳子厚墓志铭知识整理学生版
柳子厚墓志铭知识整理学生版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柳子厚墓志铭知识整理 一...,已自成人( ) 遇用事者得罪( ) 无辞以白其大人( ) 四. 句子翻译 1. ...
韩愈《柳子厚墓志铭》高考语文试卷月考阅读试题答案
韩愈《柳子厚墓志铭》高考语文试卷月考阅读试题答案_从业资格考试_资格考试/认证...乃贾于四方/遂赢利十倍/称大贾焉 评分 标准:错两处扣 1 分,共 10 处,5...
柳子厚墓志铭
柳子厚墓志铭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柳子厚墓志铭》教案教学目标: 1.在疏通文意的基础上了解墓主一生主要经历和事迹,掌握墓志铭的一般格式。 2.抓住叙述墓...
柳子厚墓志铭活动单答案
柳子厚墓志铭活动单答案_高三语文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柳子厚墓志铭》活动单答案活动二 明) ,翻译画线句,写出加括号句的句式。 1.子厚讳 宗元。七世...
柳子厚墓志铭教师版
柳子厚墓志铭教师版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柳子厚墓志铭 1.下列句中加点词语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虽少年,已自成人,能取进士第 B.谓功业可立就,故坐...
《柳子厚墓志铭》教案
洪泽中学 2015 级高二语文备课组 专题 课题 2016.3 教学目的 传记 主备人 朱晓华 柳子厚墓志铭 课型 新授课 课时 3 1.在疏通文意的基础上了解墓主一生主要...
柳子厚墓志铭 教案 定稿
东海县白塔高级中学“分层次问题教学”高二语文唐宋八大家散文 主备教师: 审核教师: 班级: 姓名: 课时:第 1 课时 小组: 时间:2012/2/5 柳子厚墓志铭【教学...
柳子厚墓志铭教案
柳子厚墓志铭教案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柳子厚墓志铭》教案教学目标: 1 在疏通文意的基础上了解墓主一生主要经历和事迹,掌握墓志铭的一般格式。 2 抓住...
《柳子厚墓志铭》学案(附答案)
柳子厚墓志铭》学案(附答案)_从业资格考试_资格考试/认证_教育专区。【学习目标】 1、掌握以因且穷虽逮等词在文中的意思和用法。 2、了解柳子厚一生主要经历...
更多相关标签:
柳子厚墓志铭 | 柳子厚墓志铭阅读答案 | 柳子厚墓志铭ppt | 柳子厚墓志铭翻译 | 柳子厚墓志铭文言知识 | 柳子厚墓志铭教案 | 柳子厚墓志铭课件 | 韩愈柳子厚墓志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