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版本目录校勘学


第一章 古籍版本學的研究物件 第二章 版本和善本 一、版本不等同於善本 明中葉以來,尤其是清代以來,講究版本的藏書家、版本專家都著眼於他們 心目中的所謂“善本” 善本以外的普通版本則多不屑一顧 如清中葉周中孚 , 。 《鄭 堂讀書記》 ,廣受清刻本,為版本學家所輕視,直到民國嘉業堂才為之刊刻行世。 各大圖書館以多藏古籍善本為榮。為編印《中國古籍善本書目》 ,1978、1979 年對圖書館、博物館的古籍善本進行普查;配合普查工作召開的會議和培訓班, 也以講授鑒別善本為重點。 有人認為善本以外的版本就無足輕重,甚至以善本來代替版本,把古籍版本 學局限於善本來探討研究,不太合適。 善本是否僅限於宋元明本以及少數罕見的清本,是否還有其他涵義過去的認 識混亂,也有必要探討。 二、善本的本義 “善本”一詞,始見於宋代文獻。江少虞 《皇宋事實類苑》 31“藏書之府” 卷 第 18 條載:“嘉佑四年,仁宗謂輔臣曰:‘《宋》《齊》《粱》《陳》《後魏》 、 、 、 、 、 《後周》《北齊書》 、 ,世間罕有善本,未行之學官,可委編校官精加校勘。’” 此處“善本”顯指校勘精審的書籍,這是善本的本來涵義。 宋刻本不都是善本,除官刻的國子監本、公使庫本及某些家刻本校勘精審、 稱得上善本外 坊刻本如福建建陽的麻沙本多未經過認真的校勘 北宋末朱彧 , 。 《萍 洲可談》 :“姚祐元符初為杭州學教授,堂試諸生, 《易》題出‘乾為金,坤亦為 金,何也?’先是福建書籍刊板舛錯,‘坤為釜’遺兩點,故姚誤讀作‘金’, 諸生疑之,因上請,姚複為臆說,而諸生或以誠告,姚取官本視之,果‘釜’也, 大慚曰 ‘祐買著福建本 ’”可見當時建陽坊刻書的陋劣在當時已眾所周知了 : 。 。 南宋洪邁《夷堅志》丙志卷 12 和王明清《投轄錄》都記載淮南轉運司下諸州 刊刻《天平聖惠方》 ,舒州工匠隨意更改藥味分量。可見即使官刻本,也不盡可 靠。 三、善本涵義的變化和混亂 李清照《金石錄後序》記載她躲避金兵南下時,“長物不能盡載,乃先去書 之重大印本者,又去畫之多幅者,又去古器之無款識者,後又去書之監本者,畫 之平常者,器之重大者”。可見當時監本書並不珍貴,珍貴者是李、杜、韓、柳 集的古寫卷子本。 至明代中葉,宋本已日漸稀少,宋本甚至元本逐漸成為藏書家以及富豪權貴 搜求的對象。如嘉靖宰相嚴嵩倒臺被抄家清單中,宋元版籍與金銀珠寶並列。清 代藏書家以多收藏宋本書為傲,如黃丕烈、楊以增、陸心源等。與此同時,宋元 刻本也成為珍貴文物,售價越來越昂貴。於是,“善本”一詞擴大為所有宋元舊 刻本的通稱,不考慮校勘精審與否,凡舊刻本便是善本。凡“舊”必“善”成為 明中葉以來尤其是清代藏書家、版本學家心中牢不可破的概念,從而混淆了善本 的本來涵義。 張之洞《輶軒語》“論讀書”條:“善本之義有三:一,足本,無闕卷,未 刪削;二,精本,一精校,一精注;三,舊本,一舊刻,一舊抄。”一二從校勘 來講,三則把善本當作文物,不考慮精校與否。 四大藏書家之一的丁丙《善本書室藏書志》把善本歸納成舊刻、精本、舊抄、 舊校四類,舊刻指宋元本;精本指洪武至嘉靖時刻本及萬曆以後少數“雕刻既

工,世鮮傳本”。 為編印 《中國古籍善本目錄》 、普查善本,提出善本的所謂“三性””。三性: 歷史文物性、學術資料性、藝術代表性。其實,後兩條很難成立。清末明初仿刻 宋元本、木刻浮水印本畫譜等很有藝術性代表,還有一些雕版印刷的高水準學術 著作,由於時代太近,都不能視為善本。 四、善本的兩種涵義 (1)校勘性的善本:凡校勘精審、接近古籍的本來面目都是善本。以此衡量, 善與不善不受時間制約,書籍不會隨時間的推移由不善變成善。所以,即使清末 民初的精校本及近年出版的校勘精良的鉛字排印本,都可以視為善本。宋元本中 校勘拙劣者,不能稱為善本。 (2)文物性的善本:成為文物的古籍。包括嘉靖以前的刻本、明活字本、明抄 本、清前期的舊抄本、稿本和批校本(清人眼中的善本) 。萬曆以後稀見、珍貴 的刻本、活字本、稿本、抄本及批校本等。這裏以“物以稀為貴”的原則。這種 文物性的善本的標準不是一成不變的,隨時間推移,善本的範圍越來越廣,品種 也越來越多。 在具體某一部書籍身上,校勘性和文物性可能並存,如校勘精良的宋監本。 當然也有不少文物性善本在校勘上並不精審,如宋代建陽坊本。任何善本在整個 版本中,有其特殊重要的地位,應當引起重視。但版本不等同於善本,只講善本 是不對的,不重視善本也是不合適的。 第三章 版本學的研究意義和研究方法 一、古籍版本學的研究角度 (一)版本鑒定: 1、古籍鑒定的必要性: (1)古籍一般較少注明刊刻抄寫的年月和刊刻(抄寫)者。 (2)有些古籍有刻書序跋,有些坊刻本有牌記(記某某堂所刻,多無年月) ,重 刻本或翻刻本往往照舊刻印。抄本、稿本、批校本的題跋也存在類似問題。 2、過去的藏書家主要憑經驗,根據字體、版式和紙張等判斷書籍的版本和年代, 缺乏系統的理論體系。如果不及時總結,這類經驗容易斷裂和失傳。 (二)古籍版本的目錄: 1、古籍有哪些版本,哪些是善本,各個版本之間的淵源關係,這是古籍版本學 關注的重要問題。 2、過去的藏書家、版本學家側重對古籍文物性的判定,對於校勘是否精良不夠 關心,跟極少重視不同版本簡的關係。 3、研究古籍版本或從事古籍整理,應該瞭解此古籍存在哪些版本,哪些是善本, 此為“版本的目錄”。 (三)印刷技術: 比如雕版的技術、印書的紙張、裝訂的規格等,也是專門的學問,為印刷與包裝 專業學生研究的物件。 二、學習古籍版本學的意義 (1)鑒別古籍版本。對於圖書館、博物館等藏有舊本的機構,不僅採購、編目 時需要鑒別版本,清理舊藏、編制善本目錄時都需要鑒別版本。而我國缺乏古籍 版本鑒定的人才。

(2)整理古籍,無論校勘、影印都牽涉版本。版本鑒定的準確與否,影響研究 的水準。 (3)我國傳統文化的研究者,應該具備最基本的古籍版本知識,力求使用校勘 精審的本子。 三、版本鑒別的方法 (一)經驗與實踐相結合 1、必須多接觸古籍,獲得大量古籍版本的感性認識 2、去偽存真:要警惕贗本,根據真正的古籍來研究。 去粗取精:粗指的是裝訂、印章或墨色等容易造假的現象;精指的是字體、 版式、紙張等能說明問題的現象。抓住這些“精”的現象,才可能找到某個時期 某個地域及官刻、家刻、坊刻的共性。 3、根據總結的規律,去鑒別具體的古籍版本,驗證是否準確。古籍版本的領域 很廣,找到一部分甚至大部分規律,不等於找到全部規律,尚需繼續摸索尋找。 4、學習前人的研究成果,選擇其中合理的部分,豐富自身的鑒定知識。 (二)版本鑒定的具體方法 1、版本字體:字體是反映版本的最主要現象,一方面由於文字是書籍的最主要 組成部分,更由於文字字體會隨著時代的遷移而變化,而這種變化比較其他事物 的變化更為明顯。 葉昌熾《語石》 :大抵自唐初至宋,約有五變。武德貞觀,如日初昇,鴻朗 莊嚴,煥然有文明之象。自垂拱迄武周長安,超逸妍秀,其精者兼有褚、薛之能 事。開元天寶,變而爲華腴,爲精整,盛極而衰,蘇靈芝、吳通微之流,即出於 是時。乾元以後,體格稍卑,其流派亦分爲二。以肉勝者,多近蘇靈芝、王縉。 以骨勝者,多近柳誠懸。至開成,遂有經生一派。學歐者,失之枯臘。學虞者, 失之遝拕。浸淫漸漬,馴至爲宋初之袁正己、孫崇望。於是蘇黃諸家,始出而振 之,此書學遷流之大概。” 不論雕版還是活字本的印本,都是先由專人用毛筆書寫,再經工匠刊刻的。 工匠刻字的習慣風氣通稱“刀法”,刀法要服從於書寫的字體。刻本書的字體是 書寫和刊刻的結合體,書寫起到主導作用。因此,各個時代刻書及抄書的字體的 特徵,是鑒別版本的最主要尺規。 南宋時期存在幾個刻書中心,各自有其傳統。因此,在宋元時期,版本字體 還有區域性特點。明以後,刻書事業在全國普及,除少數邊遠地區字體較內地落 後外,地區性的字體差異又逐漸消失。 2、版式:是版本鑒定中僅次於字體的現象。版式受時代、地區制約,也與官刻、 家刻、私刻等很有關係。如官刻版式傳統嚴肅,家刻自由,坊刻版式花樣多。因 此,版式的演變也是鑒別版本的重要尺規。 3、紙張:近代造紙術傳入以前,我國的紙張採用手工業生產,其品質不穩定, 受地域、時代影響較大,還與造紙工藝有關。鑒定版本,需要摸清各個時期以及 某些特殊地域的主要印書紙張。 4、其他特殊的現象:如明後期刻本的內封面,明活字本的點畫、墨色等。 (三)如何學習版本鑒別 1、學習已有的版本史或版本鑒別的教材。 2、在學習的基礎上,建立自己的知識。

四、相關參考書 (一)版本史:即講解版本發展演變的文章和書籍。 1、葉德輝《書林清話》《書林餘話》 、 :第一部比較全面講述古籍版本的專著。從 書冊制度和雕版印刷的發明講起,介紹了宋元明清各時代的刻本、活字本、抄本, 還涉及舊書店、藏書家的情況。 2、孫毓修《中國版本源流考》 :自唐五代以來重要的刻書資料及印書紙張、裝訂 形制等都有述及,缺點是孫氏自己的見解太少,資料不盡可靠。 3、王國維《五代兩宋監本考》《兩浙古刊本考》 、 :以宋刊本中浙本尤其是其中的 監本為研究重點,梳理出五代宋以來刻本的大致脈絡,將我國的古籍版本學引上 科學的道路。 4、虞萬裏《中國印本書籍發展簡史》《中國版刻圖錄·序》 、 :關於宋代古籍版本 史有詳細論述,學術水準非常高。但對於元代以後較略,沒有講如何鑒定版本。 5、 (美)卡特(T.F.Carter) 《中國印刷術的發明和它的西傳》 :引用大量外文文 獻,對我國印刷術傳入中亞、西亞以至歐洲的過程做了有條理的論述。 6、鄭振鐸《中國版畫史序》 :對插圖本古籍以及畫譜之類作了扼要的論述。 7、郭味蕖《中國版畫史略》 :論述我國古代版畫發展,並對重要的插圖本古籍和 畫譜作了題要介紹,是實用的資料書。 8、張秀民《中國印刷史》 (韓琦增訂,浙江古籍出版社 2006 年) :全面論述古籍 版本史及雕版印刷術、印刷術在國外的影響等。此外,在書籍以外的各種印刷品, 如版畫、年畫、報紙、紙幣,以至印刷所用的各種物料如紙、墨等文房工具,也 都提供了新鮮的資料和獨特的見解。 9、曹之《中國古籍版本學》 (武漢大學出版社 2007 年) :該書初步建立了中國古 籍版本學的完整體系,全面論述了中國古籍版本的基本狀況。其中,古籍版本學 史、寫本源流、雕版起源、考訂一書版本源流等內容尤富新意。 10、程千帆、徐有富《校讎廣義·版本編》 :對於古籍版本的版式、品類、載體、 鑒定、目錄等有詳細見解,學術水準很高。 (二)書冊制度史: 1、王國維《簡牘檢署考》 :研究我國古代竹木簡的第一篇專著。 2、錢存訓 《書於竹帛:中國古代的文字記錄》 (上海書店 2004 年) :從書寫材料、 工具等方面全面論述我國文字載體形式及相關制度。 3、馬衡《中國書籍制度變遷之研究》 (收入《凡將齋金石叢稿》:其中,冊頁部 ) 分講述雕版印刷通行以來書冊制度的演變最為精審。 4、餘嘉錫《書冊制度補考》 :在簡冊、卷子、冊頁等方面搜集大量資料,補馬氏 不足。今人論述書冊制度,多以此文和馬文為藍本。 5、左景權《敦煌漢文學(漢文篇)發凡》 :此文“外姿”部分根據實物論述敦煌 卷子的形制。 (三)版本圖錄:最早叫“留真譜”,後稱“書影”,近稱“版本圖錄”、“版 本刻錄”。就是把舊本古籍每種選擇幾頁,用覆刻、影印等方法匯印流傳。缺點 是原書的紙張無法印出來。 1、楊守敬《留真譜初編》《二遍》 、 :第一部版本圖錄,用雕版印刷。 2、瞿啟甲《鐵琴銅劍樓宋金元本書影》 :將所藏宋金元本編印,多善本,石印精 良。書後附丁祖蔭《識語》 ,對所收宋金元本作了簡要說明,便於初學者。 3、故宮博物院圖書館《故宮善本書影初編》 :經過嚴格鑒別,石印清晰。

4、陶湘《涉園所見宋版書影》 :收錄若干著名宋本,附有少數元本,印製清晰。 5、鄭振鐸《中國版畫史》 (五輯) :唐宋元明清刊刻的古籍插圖和畫譜的圖錄。 6、潘承弼、顧廷龍《明代版本圖錄初編》 :收錄大量明刻本,大體反映明代版本 的全貌。 7、北京圖書館《中國版刻圖錄》 (八冊) :挑選公私收藏善本編成的大型圖錄。 幾乎收錄了所有著名的宋本、活字本、版畫。目錄解說多出自趙萬裏之手。 8、上海圖書館《善本書影》 :收錄了若干著名的抄本、稿本、批校本,說明當出 自顧廷龍或潘承弼之手。 9、黃永年、賈二強 《清代版本圖錄》 :比較全面反映了清代版本的面貌,末附 《清 代版本述略》 。 10、臺灣“中央圖書館”編: 《國立中央圖書館善本特藏》 :包括該館館藏簡史、 珍品圖錄、圖錄詳目及版本索引。 11、舊本古籍的影印本:如《續古逸叢書》《四部叢刊》《百衲本二十四史》 、 、 , 較之圖錄,它們全書都印。 (四) 書法和名人字跡:看字體,要懂得書法,認得歐體字、顏體字、趙體字等。 還要瞭解明清名人特別是藏書家的字跡,對鑒別稿本、批校本、題跋的真偽等有 説明。 1、潘承厚《明清藏書家尺牘》 :選出明年藏書家的尺牘,按葉昌熾《藏書紀事詩》 的次序編排。對研究批校本、舊本題跋很有用處。 2、羅振玉《昭代經師手簡》及《二編》 :收錄王念孫、王引之父子的往來書信, 其中有汪中、錢大昕、段玉裁、孫星衍、阮元、郝懿行等乾嘉碩儒。除藏書家外 清代的批校本、稿本、題跋,多出自他們之手。 3、清人字跡印本:吳修用《昭代名人尺牘》 ,陶湘《昭代名人尺牘續集》 。 4、關於歷代書法,可以碑帖和真跡圖片揣摩。 (五)有關藏書家及其印章的書: 1、葉昌熾撰,王大隆等補正: 《藏書紀事詩附補正》 ,記述我國藏書家的第一部 專著。 2、王謇《續補藏書紀事詩》 :詳記江浙上海的藏書家,下迄二十世紀五十年代, 補充了葉氏略掉的清末藏書家。 3、林申清《明清藏書家印鑒》 :影印了一百家的藏書印記。缺點是收錄不全,複 印得不清晰。 4、熟悉印章所用文字:小篆參《說文解字》 ,繆篆見桂馥《繆篆分韻》 、羅福頤 《漢印文字征》 ,金文參容庚《金文編》等。 (六)工具書 1、關於刻工姓名:冀淑英《談談版刻中的刻工問題》《文物》1959 年第 3 期) ( 。 張振鐸《古籍刻工名錄》 ,將刻工姓名按筆劃排列,又按年代排列刻本的名目、 撰人、刊刻年份等,便於查閱。 2、陳垣《史諱舉例》 :講我國歷史上避諱的專著。 3、陳垣《中西回史日曆》 :中、回、西三種曆法的年月日換算。 4、方詩銘《中國歷史紀年表》

第四章 雕版印刷術和書冊制度 第一節 雕版印刷的出現

一、什麼是雕版印刷 雕版是指用木板雕刻。用雕版方式刷印書籍,稱作雕版印刷。雕版印刷過程 有以下幾個主要步驟: (一)選材:木板一般用梨木(最好是野梨) 、棗木,故前人稱刻印書為“付之 棗梨”。更好的木材還有黃楊木、石楠木。 選定木材後,按書式鋸成版片,放入水中浸泡(或煮) 。之後刨光,陰處晾 曬乾。再塗上豆油,刮平,磨光。 (二) 寫樣:請人在紙張上寫下要刻的文字。寫成後要仔細校對,此為“初校”。 發現錯誤即挖去,貼上白紙補寫。 (三)上版:將寫樣反貼在版片上。 (四)刊刻:把無字劃處挖掉,使文字凸出。版刻與刻印章的方法不同。刻印章 是逐個字劃的刻;版刻則是先用平口刀把整版的直線全部刻畫,再把橫線全部刻 畫。刊刻包括發刀、挑刀、剔髒、打空、鋸邊。 發刀:逐字用刀刻劃加工。 挑刀:把字劃兩側的木質刻掉,將字劃在版片上凸顯出來。 剔髒:踢去字內的木屑,用熱水洗掉版片上的紙衣。 打空:把空白無字處的木質去掉。 鋸邊:把寫樣邊欄以外多餘的木材去掉。 二校:核對版刻與寫樣。 (五)刷印:工具有棕毛帚、刷、墨。 刷印步驟:首先,用棕帚蘸墨在書版上輕輕刷一遍,使字劃上均勻刷上一層墨。 其次,書版上蓋上紙張,用棕刷在紙背上擦,要用力均勻。 最後,揭下紙張,刷印完畢。 (六) 三校:有錯字,需挖掉錯字,再用木釘嵌入、刊刻以補空缺。為便於三校, 第一遍刷印時也有用藍色印或紅色印的。至遲明刻本已有藍印,清代至民國時刻 書多用紅印。 二、雕版印刷的產生 (一)雕版印刷產生的前提: 1、石刻文字:利用石塊來刻文字。 早期的石刻文字都是實用性的。如目前所見最早的秦國《石鼓文》 ,據傳是秦 穆公或襄公時的刻石,用戰國文字刻了十首四言詩。秦始皇時封禪名山大川,在 多地刻石頌德,保存下來的有琅琊石刻。西漢時,利用石碣刊刻文字的方法傳播 到全國。 東漢以後,樹立石碑刊刻文字風靡一時,既有歌功頌德的碑刻,又有墓碑性 質的,但都與書籍無關。 熹平石經:東漢靈帝熹平年間在洛陽刊刻於石頭上得經典書籍。 《後漢書·蔡 邕傳》 : 邕以經籍去聖久遠,文字多謬,俗儒穿鑿,疑誤後學,熹平四年,乃與五官 中郎將堂溪典,光祿大夫楊賜,諫議大夫馬日磾,議郎張馴、韓說,太史令單颺 等,奏求正定《六經》文字。靈帝許之,邕乃自書丹於碑,使工鐫刻立於太學門 外。於是後儒晚學,鹹取正焉。及碑始立,其觀視及摹寫者,車乘日千餘兩,填 塞街陌。

熹平石經是政府為了統一經籍文字,用通行的隸書(八分書)刊刻的今文 經傳本,共有四十六塊兩面刊刻的石碑。民國時期,在洛陽發掘出若干殘石。 正始石經:曹魏正始年間,古文經派在洛陽樹立《三體石經》 。三體即:古 文、篆書、隸書。共刻《尚書》《春秋》兩種古文經,後稱“正始石經”。 、 2、拓本技術的出現:拓片技術稱作傳拓。它是用濕紙蒙在石刻上,用拓包捶打, 使濕紙陷入文字凹處,之後用拓包蘸墨後在紙上捶打,凹處沾不到墨,形成黑底 白字。 《隋書·經籍志》載有《一字石經》的《周易》《尚書》《魯詩》等若干卷, 、 、 《三字石經》的《尚書》《春秋》 、 ,原注“梁有若干卷”。這說明在南北朝時已 經流行拓本技術。一套石經,可以拓印出許多拓本,可謂雕版印刷的先驅。 3、印章:拓本技術在印製拓本時效率較低,而使用印章一樣的凸出來的反體字, 只需在上面刷一遍黑墨,用紙張覆上,即能印出文字。這便是我國古代的印章技 術。印章文字有多有少,內容豐富,葛洪《抱樸子·登涉》 :“古之人入山者, 皆佩黃神越章之印,其廣四寸,其字一百二十。” 也有木質的印符, 《抱樸子·登涉》 :“此是老君所戴符(入山符) ,百鬼及 蛇虎狼神印也,以棗心木方二寸刻之。”杜甫《李潮八分小篆歌》 :“嶧山之碑 野火焚,棗木傳刻肥失真。” 卡特《中國印刷術的發明和它的西傳》將印章作為雕版印刷的先驅,有一定 道理。 (二)雕版印刷術發明的時間 1、隋文帝開皇時說:由明嘉靖時期的陸深提出,其《河汾燕閑錄》卷上:“隋 文帝開皇十三年十二月八日(西元 594 年 1 月 5 日) ,敕廢像遺經,悉令雕撰, 此印書之始。”此處陸深印隋費長房《歷代三寶記》 ,原文指佛教經北周武帝破 壞,“毀像殘經”,此時復興佛教,重新雕刻遭破壞的佛像,撰集殘散的經文。 清初王士禛《居易錄》評價說:“詳其文義,蓋雕者乃像,撰者乃經,儼山(陸 深字)連讀之誤耳!” 還有人(如張志哲《印刷術發明于隋朝的新證》《社會科學》1979 第 4 期) , 根據唐釋道宣《續高僧傳》卷 3《釋慧淨》 :“我淨受于熏修,慧定成於繕刻。” 認為“繕刻”即“繕寫成文章刻印出來”。實際上,“繕刻”或“繕克”是佛教 術語,如佛經說:“非新非故,熏修之義莫成,無繕無克,美惡之功孰著。” 敦煌發現的宋太平興國五年刻本《大隋求陀羅尼本經》 ,有人根據“大隋”兩 字認為此是翻刊隋代刻本。其實“大隋求”是這部經的名稱,並非朝代之城。這 部經書是到唐代才譯為漢文的。 新疆吐魯番出土過一張“延昌卅四年甲寅”(隋文帝開皇十四年)字樣的殘 紙,有外國學者認為是雕版印刷品。從上面“家有惡狗,行人慎之”的字句及鑒 定,其文字當是筆寫。 2、唐太宗貞觀時說:由今人張秀民首提。其論據有兩條,明正德、嘉靖時期學 者邵經邦《弘簡錄》卷 46 說唐太宗後長孫氏崩後,“上為之慟,及宮司上其所 撰《女則》十篇”,“帝覽而嘉歎,以後此書足垂後代,令梓行之”。“梓行” 後代指刊刻印行。但查《舊唐書》《新唐書》及《通鑒》等早期記載,並無“令 、 梓行之”或類似的話。

另一條證據是《雲仙散錄》引《僧園逸錄》說,“玄奘以回鋒紙印普賢像, 施于四方”,認為此是貞觀十九年玄奘取經回國後所為。但《雲仙散錄》是公認 的偽書,由北宋人假託後唐馮贄所作,其所引書名和內容多為捏造。 張氏還從清道光孟麟編刻的《泉部統志》找到所謂唐代刻印的“紙幣”,最 早的有高宗永徽時的“大唐寶鈔”,亦不可信。眾所周知,北宋的“交子”才是 紙幣的前身。 3、雕版印刷的開始不晚于唐穆宗時期(中唐) :黃永年先生輯錄西元 825 年—— 883 年之間的七條關於雕版印刷的文獻,指出在中唐穆宗到晚唐僖宗的半個多世 紀裏,雕版印刷處於其早期階段,原因有三:一、這個時期的雕版印刷品限於民 間日用的曆本、字書、零星詩篇、迷信品和宗教讀物。二、知識份子和官僚顯貴 需要的經史子集類沒有雕版印刷。三、印刷品質量很不理想。 三、五代的刻書事業 五代時期的雕版印刷業,不再局限於民間常用的日用印刷品及一些字書、宗 教讀物,而轉入刻印正統的書籍。 (一) 科舉制對雕版印刷業的推動:科舉制從隋朝大業元年 (605 年) 開始實行。 隋亡後,唐朝承襲了其人才選拔制度,並做了進一步的完善。在唐朝,考試科目 分常科和制科兩類。每年分期舉行的稱常科,由皇帝下詔臨時舉行的考試稱制 科。唐代科舉起初以秀才、明經、進士、明法、書、算為常科,高宗以後秀才不 常舉,而以明經、進士為主,中唐以後又增置三禮、開元禮、三傳、三史等科。 明經、三禮、三傳都得學習經書,開元禮和三禮有關,進士則要“精熟一經”。 五代時基本沿襲唐制,科舉考試亦如此。因此,與科舉考試相關的正統書籍 的雕版印刷,勢在必行。 (二)正統書籍的版印 1、十二經: 後唐明宗長興三年(西元 932) ,國子監首先開始雕版印經。 《五代會要》卷 8: 後唐長興三年二月,中書門下奏請依石經(按:即唐文宗開成時在西京刻的 十二經,通稱《開成石經》 )文字刻《九經》印板,敕令國子監集博士儒徒,將 西京石經本,各以所業本經句讀,抄寫注出,仔細看讀,然後雇召能雕字匠人, 各部隨帙刻印板,廣頒天下。” 《資治通鑒》卷 277: (後唐長興三年二月)辛未,初令國子監校定《九經》 ,雕印賣之。 《資治通鑒》卷 291: 唐明宗之世,宰相馮道、李愚請令判國子監田敏校正《九經》 ,刻板印賣, 朝廷從之。丁巳,板成,獻之。由是,雖亂世, 《九經》傳佈甚廣。

這次雕印儒經工作,從後唐長興三年 (932 年) 開始,到後周廣順三年 (953 年)才全部完成,歷經後唐、後晉、後漢、後周四個朝代,用了二十一年時間。 這是歷史上第一次由官府主持進行大規模雕版印刷儒家經典,開創了經書印刷之 先河。 2、文學書籍:進士科最重詩文,因此,詩集和文集的版印也非常流行。別集如 僧貫休的《禪月集》 ,總集如《文選》 ,徐堅《初學記》 、白居易《白石六帖事類 集》等類書,都經編寫刊印。 (三)五代正統書籍的流傳情況 五代刊刻的正統書籍,宋人稱作“古京本”、“舊監本”,在南宋時候已經 相當罕見,明清以來更沒有人見過。現在流傳下來的只有仿照五代監本舊體式的 覆五代刻本,如日本室町覆刊五代本《爾雅》 、黃丕烈舊藏《周禮》殘本、張金 吾舊藏《禮記》殘本和清室舊藏《孟子》 。五代監本的舊體式與敦煌唐卷子本諸 經在行格上相仿,如半頁八行、行大十六字、小二十一字等。但這幾個刻本字體 有蜀本風格,沒有忠實按照五代監本的點畫覆刻。 四、唐五代的印刷品及其鑒別 目前看到的唐五代的刻印品,都不是書籍,而是零星的印刷品。 (一)唐代的印刷品: 1、佛經類: 《陀羅尼經咒》 ,單頁一張,1944 年出土于成都唐墓,現藏四川省博 物館。板框外刻印“成都府成都縣龍池坊□□□□□近卞□□□印賣咒本”一 行,框內中央刻印小佛像,四周刻印梵文經咒。其年代在肅宗以後的中晚唐。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長十六尺、高一尺,發現于敦煌,現藏大英博物院 圖書館。卷首有插圖,卷尾有“鹹通九年四月十五日王玠為二親敬造普施”一 行,即西元 868 年刻印。 2、曆日類:印本殘片,一個止于唐乾符四年(西元 877) ,一個題中和二年(西 元 882) ,後者開端還有“劍南西川成都府樊賞家曆”一行。均藏巴黎圖書館。 (二)五代的印刷品:均發現于敦煌。 1、佛經、佛像類:歸義軍節度使曹元忠刻印的《金剛經》 ,後晉開運四年(西元 947)曹元忠刻印的《大聖毗沙門天王像》和《大慈大悲救苦觀世音菩薩像》 ,歸 義軍節度使押衙楊洞芊刻印的《大聖普賢菩薩像》 ,缺名刻印的《大聖文殊師利 菩薩像》《聖觀自在菩薩像》和《阿尼陀像》等。這些畫像下都有刻印的題記文 、 字,如《觀世音菩薩像》注明刻印的“匠人雷近(或延)”。 《大聖文殊師利菩 薩像》《聖觀自在菩薩像》收藏在中國國家博物館, 、 《觀世音菩薩像》在上海圖 書館,其餘在大英博物院圖書館和巴黎圖書館。 2、字書: 《切韻》《唐韻》刻本的殘片。 、 (三)鑒定方法 1、它或是單頁,或是像古寫本一樣連綴成卷子,最多是“旋風葉”的形式,不

可能是“蝴蝶裝”以下形式。 2、畫像均用線條構成,较樸拙。 3、文字字體古拙,近似北魏書體的一種字體,絕不見宋刻本中習見的歐體或顏 體。 第二節 書冊制度 一、書冊制度 書冊制度主要指書籍的外形,不包括書籍的內容、材料及印刷方法。當然, 書籍的形式與材料、抄印方式有關係。隨著時間推移,書籍的材料和抄印方法在 改變,書籍的形式亦隨之演變。在同一時間、同一條件下必然採取大體相同的形 式,形成了相次遞變的書冊形式,這是自然發展而成的一種制度。 這裏講的書冊制度,從卷子轉變到“旋風葉”講起,重點講“旋風葉”及其 以後得書冊制度。 “旋風葉”以後的書籍都是單頁刻印或抄寫,之後裝訂成冊。單頁、一頁書 之“頁”原本寫作“葉”,像樹葉之形,而《說文》“頁”部:“ ,头也” ,

像人頭的象形字,和書籍無關。把“葉”字簡省成“頁”是後來的事情。因此, 書冊制度也可稱作冊葉制度。 二、旋風葉 “旋風葉”是從卷子到冊葉的過渡形式。“旋風葉”對於卷軸本是一個改 進。卷軸本在閱讀尤其是查檢字書時,比較麻煩。後來,有人把卷子一正一反折 疊成長方形的摺子,前後連起來包上一張書皮,把原先的一卷書改成一冊書。這 種改進,使查找起來極其方便,即使從頭到尾翻一遍也相當迅速,迅速得像旋風 一樣,故稱“旋風葉”。其形狀不再是長長的卷子,而是較小的正方形,有點像 樹葉,所以當時又被稱作“葉子”。 北宋歐陽修《歸田錄》卷 2: “唐人藏書皆作卷軸,其後有葉子。” “凡文字有備檢用者,卷軸難數卷舒,故以葉子寫之,如吳彩鸞《唐韻》 、 李邰《彩選》之類是也。” 清初錢曾《讀書敏求記》卷 3《雲煙過眼錄》說他在延令季氏目睹吳彩鸞書 《切韻》真跡,“逐頁翻看,輾轉至末,仍合為一卷”,是因前後包了書皮的緣 故。 旋風葉大約出現在唐代後期,當時用旋風葉的一般是抄本。以後雕版印書, 有的用旋風葉,有的還用卷子。它們都是製作一塊長條形的木板,然後在板上刷 印,用卷子則把刷印好的長條紙粘貼起來,用旋風葉則粘接起來後再折疊。所以 當時的雕版還不是後來各自單獨成頁、每頁四周有框子等模樣,而只在文字的上 下各自刻印一條橫線。這種刻印的旋風葉形式的正統書籍沒有留存下來,流傳下 來的只有佛經,如金刻本 《大藏經》 。因此,這種旋風葉又習慣被稱作“梵夾 (筴) 裝”、“經折(摺)裝”。北宋王鞏《聞見近錄》 : “國書嚴奉未有如玉牒者,祖宗以來用金花白羅紙、金花紅羅褾、黃金軸 (即 卷軸) ,神宗時詔為黃金梵筴,以軸大難披閱也。” 旋風葉是折疊式的,並非鱗片式的。故宮博物院於民國三十六年收進一卷唐

王仁昫《刊謬補缺切韻》古寫本,外形是卷子,裏面粘貼了二十四張散頁,用兩 張紙裱成一頁,正反有字,粘貼的辦法是將每頁的一邊貼在卷子上,依次錯疊, 作魚鱗狀。有的學者認為“龍鱗”本即旋風葉,有誤。 三、古籍版本中有關書頁的術語 旋風葉進一步發展為蝴蝶裝。這裏,有必要將單頁的種種花式及相關術語加 以說明。 竹書木簡、帛書、卷子本一般是單面書寫或印刷,傳統的分頁印書也是單面 印刷。雙面印刷是清末機制白報紙、道林紙之後才有的。單面印刷者,印好後對 折成一頁。 紙面上印版佔據的地方,叫版面。版面以外空白的餘紙,上邊叫天頭,下邊 叫地腳,左右都叫邊。 版面的四周叫板框,拼成版框的粗線叫邊闌或闌線,上方叫上闌,下方叫下 闌,左右叫左右闌。邊闌只有一條線的叫單邊或單闌,在粗線內側再加一條細線 叫雙邊或雙闌。邊闌有四周單邊、左右雙邊、四周雙邊三種形式,無上下雙邊而 左右單邊的。 版面用豎直線劃分成若干“行”。一頁書有幾行,沒行有幾字,叫“×行× 字”。通常多以半頁計算,叫半頁×行×字,或省掉半頁。凡是行少於字數的或 行是單數者,一定是指半頁。有些古籍有雙行夾註,若小注每行字數與正文不同, 需另行說明,寫成“×行大字×字小字×字”。以上的“×行×字”叫行格,有 時也稱“行款”(行款還包括款式,如篇名和書名的位置等) 。 版面中間一行,不刻正文或小注,叫版心或中縫。版心往往用花紋或橫線分 化成三段,花紋按其形狀叫魚尾。上面一個魚尾、下面用橫線的叫單魚尾,上下 都有的叫雙魚尾(分別叫上魚尾、下魚尾,多數是上魚尾正,下魚尾倒,也有上 下都作正的) 。還有不用魚尾只用上下兩道橫線的,極少連橫線也不用。魚尾本 身的花式有很多,如黑魚尾、白魚尾、花魚尾等,以黑魚尾最常見。魚尾分叉的 地方,正當版面的中心,可以作為對折書頁的標準點,這也是版心設計魚尾的目 的。 書籍裝訂採用“包背裝”和“線裝”後,對折的中線處在書冊開合的一邊, 因此也叫書口。有時,書口在上魚尾之上、下魚尾或橫線之下各加一條黑線,以 便於折疊,上、下分別叫上黑口、下黑口,線特別粗的叫大黑口,線特別細的叫 小黑口、細黑口或線口。不加這兩條的叫白口。把黑口和魚尾連起來看有點像大 象的長鼻子,叫象鼻。 蝴蝶裝時代有時在版框左闌外邊上端刻小小的長方格,裏面刻上篇名或篇名 的簡稱,以便於翻檢,叫書耳。但只在左闌外邊上端有,右闌外邊絕對沒有。蝴 蝶裝以後得包背裝、線裝因為左右闌轉到書的裏邊,版心到了書開合的一邊,就 沒有附加書耳的必要,除非一些照樣覆刻蝴蝶裝的本子。 有些書用橫線把整個版面劃分成兩截或三截,下截較高,刻正文,上截、中 截刻插圖、評語之類,叫“兩截版”或“三截版”,或稱兩層樓、三層樓。這種 版式多用於小說、戲曲及其他文章選本、通俗讀物。 坊刻本以及某些家刻本在序目後面或卷末空白處喜歡刻印一個“牌記”,也 叫“書牌”或“木記”,說明此書是何時何地何人所刻。文字有長有短,有時還 加幾句以廣告此書內容好、刻印精良。

上述術語基本上是清以來講版本者慣用的術語。隨著時代的遷移,地區的差 別以及官刻、家刻、坊刻之分,會出現種種不同的版式。掌握各個時代、地區以 及官刻、家刻、坊刻在版式上得異同,就可作為鑒別版本的一個尺規,而且是僅 次於字體的重要尺規。 四、蝴蝶裝 蝴蝶裝又寫作蝴蝶裝、胡蜨裝、蝴蜨裝。它是和單頁雕版同時出現的書冊形 式。大概五代後晉刊刻的《十二經》 ,已經採用這種形式,以後北宋、南宋時主 要是用這種形式。 蝴蝶裝的出現,與旋風葉的缺點有關。旋風葉有兩個缺點,一是旋風葉的折 疊處容易斷裂,尤其是經常翻閱的書頁的左邊,斷裂後整冊書都成為散頁,二是 旋風葉要用長條的木板刻印,之後再粘接、折疊,較麻煩。因此,有人將單頁雕 刻版片,印刷後每張單頁按中縫正面對正面折起來,之後將對折好的一疊單頁用 一張紙在折縫一邊從前麵包到後面,並將這疊單頁的折縫處牢牢粘連在這張紙 上,最後在外麵包上一層硬紙,就製成一冊蝴蝶裝的書。這種方式解決了旋風葉 的不足,因而基本淘汰了旋風葉成為書冊的主要形式。 蝴蝶裝的得名,大概由於它打開左右對稱,像蝴蝶展翅之狀。明代文獻中已 有這種稱呼,如張萱《疑耀》卷 5“古裝書法”說:“今祕閣中所藏宋版諸書, 皆如今制鄉會進呈試錄,謂之蝴蝶裝。” 蝴蝶裝、包背裝、線裝有許多共同術語。加在書前後的硬紙或軟紙,叫書衣 (今叫書皮,封面或封底) 。書衣正面左邊有時貼上狹長的簽條叫書籖(簽) ,在 上面寫上書名和冊次,有時加上卷次。書冊上端切齊的地方叫書頭,下端切齊的 地方叫書根,翻閱的一邊即左邊叫書口,右邊即連結的一邊叫書背或書脊。這些 術語,明清人經常用。 蝴蝶裝的擺放方式為書背向上,書根向外,書口壓在平板上。如中國國家圖 書館收藏的《歐陽文集》《冊府元龜》等蝴蝶裝宋刻殘冊,書根上從書背到書口 、 豎書名、卷次,同時書口又有摩擦痕跡,可以為證。 蝴蝶裝的一冊書裏經常容納幾卷內容。為翻檢方便,有時用紙或帛粘貼在每 卷首頁的書口處,作為標識,如國家圖書館藏南宋景定元年蝴蝶裝《文苑英華》 宋刻殘本。這種標識在後來的包背裝、線裝上看不到,是因為這兩種裝書方式的 版心正當書口,版心裏可以標識書名及卷數。 蝴蝶裝在宋代除了用粘貼外,還有線縫的。北宋張邦基《墨莊漫錄》卷 4: “王洙原叔內翰嘗雲:作書冊,粘葉為上,久脫爛,苟不逸去,尋其次第, 足可抄錄。屢得逸書,以此獲全。若縫繢,歲久斷絕,即難次序。” “縫繢”就是指用線縫住書冊的單頁。這種線縫法應該只適用於抄本,而且 是先縫空白書冊再抄寫,不可能是先抄好或印好,再從中間線縫。 五、包背裝和線裝 蝴蝶裝有個缺點,即書頁的後半頁的背面和第二頁前半頁的背面不相連,必 須翻兩頁才能連讀,而平時打開書頁,也往往遇到白頁。於是,有人把書頁的反 面與反面對折,讓書頁的兩個外邊粘在書背上,即包背裝,也叫裹背裝。這種書 冊形式出現於南宋後期。 包背裝的版心和折縫在書口處,若按蝴蝶裝書籍擺放方式,容易將一個版頁

中間磨裂成兩半。因此,包背裝的擺放方式,是把若干冊書疊起來,平放在書架 上。如此,書根上的字就要改成由右到左的橫寫。同時,硬書衣也就沒有必要了。 包背裝粘連起來仍較費事,而兩個外邊又很寬,可以加以利用。於是有人採 用新法,在邊上打兩個或三個小孔,用紙撚穿進小孔把此疊書頁釘牢,然後包上 書衣。打孔穿釘的一邊叫做書腦。這種改進的包背裝為線裝的出現鋪平了道路。 線裝書出現於明代中葉。由於包背裝書背處容易破損,紙撚不能將書腦部分 壓平,書的右上右下兩角容易發卷。於是,在包背裝基礎上,不再用整張書衣而 改用兩張半頁大小的書衣,分置書前書後,然後在書腦處再打孔穿線訂成,叫線 裝。此後,線裝成為我國古籍唯一的裝訂形式,直到清末模仿歐美日本的平裝、 精裝書出現。平裝、精裝書出現後,線裝書也成為古籍的代名詞。 線裝書的裝訂是有一定規格的,一般只打四個孔,叫四針眼裝,厚一點的書 籍也有六針眼裝。一般以四針眼裝最受歡迎,而絕無四、六以外的針眼裝。四針 眼裝和六針眼裝,都是上下兩頭最短,明和清前期中間三段的長短大體平均,有 時最中間一段稍短,而無略長的。到清中期最中間一段縮得更短,清末民初則更 加縮短,只有上下段的一半。訂書一般用白色或米黃色的絲線。絲線要平行雙著 訂,不能絞在一起,最後的線結頭要嵌在書裏,不能露在外面。 還有用綾把訂線一邊的上下兩個書角包起來,叫包角。包角的綾要裱托一層 白紙,否則太軟包不上,綾的顏色一般用比較素雅的淺藍、淡黃、棕色之類。但 為防止蟲蛀和鼠咬,有些藏書家反對包角。 書衣在明代多用藍色(也稱磁青色)和棕色(也稱古色、古銅色) ,清代用 棕色多,個別有用灑金的,至清末民國又喜用藍色。書衣多數用紙裱兩三層,也 有用綾或絹裱制的。在前後書衣和正文之間至少訂進一張或兩三張空白紙,叫護 頁、副頁或看頁。題跋常寫在前後護頁上。此外,清代廣州地區還在護頁前後訂 進一張朱紅色的藥紙,可防蟲蛀。 由於舊本書年代久,修補重裝時常在每頁書裏再襯一張白紙,叫襯紙,清代 一般襯連史紙。有的舊本書天頭、地腳和兩邊太窄,不好看,通常稱之為書品太 小或書品不好。為了補救,往往在每頁書裏襯上較大的白紙,把原書接得寬大些, 寬出原書的地方紙太薄,則再在後面襯條白紙,使厚薄均勻。原書紙張一般黃舊, 襯接的紙潔白,黃心白邊,通常稱作金鑲玉裝,在南方叫袍套裝、惜古襯。這種 裱裝方式費時費力,一般只用來裝文物性的善本書。 明清時喜歡給線裝書做書套,或稱函。用硬紙做襯裏,外面裱糊藍布,裏面 裱糊白紙,把書四邊包起,用兩個牙籤插緊,只空出書頭和書根。講究的不用藍 布而用錦,有時還把書頭和書根也包起來,叫四合套。四合套中講究的更把書頭、 書根的兩塊連接處挖成雲紋鑲嵌,叫雲字套。但是,由於書套用漿糊裱,易遭鼠 咬,久了容易散壞,因此很多人喜歡用“夾板”。就是用兩塊和書冊一樣大小的 木板,上下兩頭各穿上一根布帶子,把書冊夾住紮牢。木板要用結實的梓木、楠 木、花梨木、棗木、樟木等。一些文物性的善本還要裝入精緻的木匣子或小木箱 子,上面刻書名、版本、冊數及收藏者姓名字型大小。 線裝有不切邊的,只用紙撚把書訂好,加上前後書衣,而不再切邊和打孔穿 絲線,叫毛裝。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魯迅等提倡的毛邊書,即新印的平裝書不 切邊,可能受到了我國傳統線裝書中毛裝的影響。 第五章 刻本書 要講版本,尤其是為了鑒別而講版本,一般講都要考慮到時代、地域和官

刻、家刻、坊刻。 第一節 宋刻本(含遼金刻本) 一、宋刻本的總體情況 (一)宋刻本的地域性明顯 流傳下來的宋刻本較少,又集中於北宋末年。北宋末年的刻本,與南宋初期 並無區別。南宋一代先後雖略有變化,但也不顯著。異同顯著的倒是地域性。因 此,講宋刻本只能以地域為主,而各個地域的刻本略說其先後變化,以及官刻、 家刻、坊刻間的某些區別。 (二)宋遼金時期的四大刻書中心 杭州(今浙江杭州)——浙本; 眉山(今四川眉山)——蜀本; 建陽(今福建建陽)——建本(閩本) ;南宋時興起。 平陽臨汾(今山西臨汾)——平水本;金統治時興起。 講宋金時期的刻本,即按這四個中心分別來講,其他非中心地區附在風格相 似的中心地區講,官刻、家刻、坊刻放在有關的中心地區講。 二、宋浙本 (一)宋浙本和浙本系統的刻本 1、北宋的刻本及流存情況 北宋繼承五代傳統,以官刻為主,官刻中又以國子監刻本即監本為主。北宋 國子監刻本包括群經、史書(尤其是正史) 、子書和集書等。如《五經正義》《周 、 禮疏》《儀禮疏》《谷梁疏》《孝經正義》《論語正義》《爾雅疏》等諸經合刊 、 、 、 、 、 或單疏, 《史記》《漢書》《後漢書》《資治通鑒》等史書,及醫書、算書、 、 、 、 《文 選》《初學記》《太平御覽》等。 、 、 北宋的國子監在東京開封府,但監本多數送到杭州刊刻,如《周禮疏》《孝 、 敬正義》等都由“直講王煥就杭州鏤板”, 《宋書》等七史“宋杭州開板”, 《新 唐書》《資治通鑒》也都“奉聖旨下杭州鏤板”,在杭州刊刻後再把書版北運由 、 國子監印行。可惜北宋官刻浙本幾乎都沒流傳下來。傳世北宋浙本如十行本《史 記》《漢書》和十四行本《新唐書》 、 ,當是北宋末年國子監送杭州重刻,未刻完 北方為金人佔領,到南宋初才繼續補刻印行的。至於清代藏書家所說的北宋小字 本,都是南宋杭州的監本和其他官刻本。 2、南宋的刻本分類 南宋浙本中的官刻本仍以國子監本為主。為了滿足讀書人需要,新京城臨 安府即杭州的國子監覆刻了北宋監本的經注和單疏,現存的《周易正義》《春秋 、 公羊傳疏》《爾雅疏》都是南宋初年的監本,不過有的版片已經後來修補過。 、 南宋監本以外的杭州的官刻本也很多,現存的有臨安府官刻的《漢官儀》和 《文粹》 。還有出資者不明的南宋初杭州刻工刊刻的,如《禮記注》《三國志》 、 、 《水經注》《戰國策》《國語》《說文解字》等,其中多數應屬於監本或其他官 、 、 、 刻本。 杭州以外今浙江其他地區,南宋時也有許多官刻,最有名的是紹興的兩浙東 路茶鹽司官刻的八行本諸經注疏,是諸經注疏的首次合刻本,現存有《周易注 疏》《尚書正義》《周禮疏》《禮記正義》 、 、 、 。此外,現存的還有兩浙東路茶鹽司 官刻的《舊唐書》《資治通鑒》《外台祕要方》《事類賦》 、 、 、 。紹興府仿照兩浙東 路茶鹽司規格官刻的《春秋左傳正義》 。明州(今寧波)官刻的《文選六臣注》 ,

慶元府官刻的《寶慶四明志》 ,婺州州學(今金華)官刻《古三墳書》 ,嚴州(今 建德)官刻的《新刊劍南詩稿》《钜鹿東觀集》《禮記集說》 、 、 ,嚴州州學官刻《通 鑒紀事本末》 ,溫州州學(今溫州)官刻《大唐六典》 ,台州(今台州)官刻《荀 子》《荀子》《大唐六典》後來又被征入杭州的《國子監》 。 、 ,作為監本印行。 現存南宋本中還有今江蘇、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廣東等地區的刻本, 從字體上看,有的和浙本相同,有的近似浙本,因此大體上可以劃歸這本系統, 屬於浙本系統的刻本。其中絕大多數也是官刻,如江南東路轉運司(今南京)官 刻、後來被征入國子監的《後漢書》 ,建康府官刻《花間集》 ,建康府學官刻《杜 工部集》 ,鎮江府學(今鎮江)官刻《新定三禮圖集注》 ,平江府(今蘇州)官刻 《營造法式》 ,昆山縣(今昆山)官刻《昆山雜詠》 ,華亭縣(今貴池)學官刻《山 海經》《文選》《晉書》 、 、 ,太平州(今當塗)官刻《洪氏集驗方》《傷害要旨》 、 , 舒州(今舒城)官刻《金石錄》 ,廣德軍(今廣德)官刻《史記集解索隱》 ,江西 轉運司(今南昌)官刻《本草衍義》 ,信州(今上饒)官刻《書集傳》 ,南康軍(今 星子)官刻《衛生家寶產科備要》 ,江州(今九江)官刻《方言》 ,撫州(今撫州) 官刻《禮記》《春秋公羊經傳解詁》《唐百家詩選》 、 、 ,吉州(今吉安)官刻《清 波雜誌》《放翁先生劍南詩稿》 、 ,筠州(今高安)官刻《寶晉山林集拾遺》 ,贛州 (今贛州)官刻《楚辭集注》 ,興國軍(今湖北武昌)官刻《春秋經傳集解》 ,蘄 州(今蘄春)官刻《寶氏連珠集》 ,荊湖北路安撫司(今江陵)官刻《建康實錄》 , 羅田(今羅田)縣學官刻《離騷草木疏》 ,永州州學(今零陵)官刻《柳州文集》 , 廣東轉運司(今廣州)官刻《附釋文互注禮部韻略》 。 公使庫本:指用茶鹽司、轉運司等公使庫房的錢刊刻的書籍。上面列舉的官 刻本中有的注明是公使庫所刊刻,即該衙門或主管官員用公款所刻。 浙本系統中也有家刻,但數量遠不及官刻。如浙江寧波樓氏家刻《攻媿先生 文集》 ,今金華唐氏家刻《周禮》 ,今衢縣孔氏家刻《東家雜記》 ,今江西吉安周 必大家刻《歐陽文忠公集》《文苑英華》 、 ,周氏後裔家刻《周益文忠公集》 ,今廣 東博羅的王氏家刻《義豐文集》 。最有名的是宋末廖瑩家塾世綵堂所刻。廖瑩是 權相賈似道的門客,在杭州刻書甚多。周密《癸辛雜識》評論其刻書說,“《九 經》本最佳,凡以數十種比校,百餘人校正而成”,“然或者惜其刪落諸經注為 可惜耳,反不若韓、柳文為精妙,又有《三禮節》《左傳節》《諸史要略》及建 、 、 寧所開《文選》諸書,其後又欲手節《十三經注疏》 、姚氏注《戰國策》 、注《坡》 詩,皆未及入梓,而國事異矣”。現存《昌黎先生集》《河東先生集》皆有“世 、 綵廖氏刻梓家塾”小篆牌記,相當精工。 需要注意的是,並非凡有“家塾”字樣就一定是家刻本,尤其是建本中所謂 “×××刻梓於家塾”,統屬坊刻。葉德輝《書林清話》將許多題為“家塾”的 坊刻本當作家刻本,是錯誤的。 南宋浙本中坊刻本的數量比不上官刻,但較家刻為多。現存最早的是南宋初 年“杭州貓兒橋河東岸開牋紙馬鋪鐘家印行”的《文選五臣注》 ,“舊日東京大 相國寺東榮六郎家見寄居臨安府中瓦南街東開印輸經史書籍鋪”刊刻的 《抱樸子 內篇》 。南宋中期,最有名的坊刻本是“臨安府棚北睦親坊南陳宅書籍鋪”刊刻 的唐人詩集和分編為《江湖前集》《後集》《續集》《中興集》的宋人詩集,通 、 、 、 稱作“書棚本”。據考證,這個書鋪的主人叫陳起,字宗之,自號陳道人,其書 鋪名芸居樓,故他的兒子別號續芸,其書鋪題為“陳解元書籍鋪”。陳氏父子所 刻的唐人詩集,現存的有《王建詩集》《周賀詩集》《朱慶餘詩集》《李群玉詩 、 、 、 集》《碧雲集》《披沙集》《甲乙集》《唐女郎魚弦機集》《李丞相詩集》等, 、 、 、 、 、

其中有些可能源自唐人應進士科的“行卷”,明嘉靖時朱警刊刻 《唐百家詩》 中, 大部分應即以陳氏書棚本為底本。現存書棚本宋人詩集有《南宋群賢小集》 ,是 《江湖集》的一部分。此外, 《圖畫見聞志》也是陳氏父子刊刻的。 陳氏父子以外杭州的坊刻本還有“臨安府太廟前尹家書籍鋪”刊行的 《續幽 怪錄》《名醫蒙求》 、 ,“賈官人經書鋪”刊刻的《文殊圖贊》《妙法蓮華經》等。 、 在南宋江浙地區還刻過三部佛教的《大藏經》 ,即紹興二年在今浙江吳興開 刻的《思溪圓覺藏》 ,淳熙二年同地開刻的《思溪資福藏》 ,紹定四年在今江蘇蘇 州開刻到元至治二年完工的 《磧砂藏》 。前兩種只有殘冊,後一種基本保存全藏, 都是梵夾裝,字體同于宋浙本。 (二)宋浙本的鑒定 對宋浙本的鑒定,最主要看字體,其次是版式,紙張的作用較小。 1、字體 從北宋末年到南宋末,杭州刻書的字體是清一色的歐體,即唐初大書法家歐 陽詢的字體。尤其像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的字體。用歐體而不用盛唐以後流 行的顏體,有兩個原因: 一是抄書的“經生”一般相對滯後。文宗時刊刻的《開成石經》 、石晉雕版 印刷的《十二經》 ,都摹仿的歐體字。北宋以後繼承了石晉以來舊監本的傳統, 而又多送到杭州刊刻,這是宋浙本使用歐體的主要原因。 二是歐體比較整齊,筆劃像刀切一樣,刀刻容易,受刀工歡迎。 宋浙本官刻、家刻和早期坊刻所用歐體字相近,筆道稍肥,陳氏書棚本等中 後期筆道轉瘦。廖瑩家刻的韓、柳集瘦且秀麗。浙江以外,今江蘇、安徽、江西、 湖北、湖南、廣東等地區的多數刻本在歐體外還帶有顏體的味道,今江西南昌刻 的《本草衍義》 ,上饒刻的《書集傳》等顏體味道更濃,這可能受到了相鄰建本 的影響。 2、版式 宋浙本系統的刻本絕大多數是白口,單黑魚尾,書名、卷次在上魚尾下方, 常用簡稱,上方有時記本頁字書,相當於下魚尾處則記頁次,都是左右雙邊,無 書耳,無牌記。只有廖刻韓、柳集,不僅雙黑魚尾,而且是黑細口,四周雙邊, 有牌記,下魚尾之下還有“世綵堂”三字。 3、刻工姓名 宋浙本中官刻、家刻一般多記刻工姓名,記在每頁版心的最下端,或姓名全 稱,或單稱姓、名,有時還在後面加“刊”字之類,其目的大概為了便於結算刻 工的工錢,和版心上端有時記本頁字數的意義相同。這對鑒別版本提供了一種尺 規,即找出幾種刊刻時間地點都明確的書作為尺規,記下刻工姓名,如其他本子 的刻工姓名與此相同,可斷定其與標準本是同時同地所刻。但陳氏書棚本等坊刻 本則沒有刻工姓名。 4、刻書序跋和題識 這種序跋、題識,一般都清楚交代刻者、甚至刊刻地點、年月。但後代的重 刻本、覆刻本常把原有的刻書序跋、題識刻印出來,容易造成混淆。 5、看避諱字 宋人最講究避諱,尤其重視避皇帝的名諱即廟諱。南宋初洪邁《容齋隨筆》 卷 11“帝王諱名”條: “本朝尚文之習大盛,故禮官討論,每欲其多,廟諱遂有五十字者,舉場試 卷,小涉疑似,士人輒不敢用,一或犯之,往往暗行黜落。”

南宋以後,要避諱的字更多,這在官刻本中當然要認真執行,或用意義相近 的字代替,或故意缺掉字的最後一筆(叫缺筆) 。可以從其避某個皇帝的諱,判 斷它是那朝的刻本。當然,坊刻不如官本避諱嚴格,明清的重刻本、覆刻本又往 往照宋本所避諱字刊刻,因此這個尺規也有局限性。 6、紙張 宋浙本通常都認為用白麻紙或黃麻紙,其特徵在“紙紋”(或稱簾紋) 。手工 造紙是用紙漿澆在竹絲或金屬絲製作的框子上,等它幹了揭下來,而框子的絲都 像竹簾一樣平行編列,揭下來的紙張上就有一道道平行的暗線條,這種暗線條叫 簾紋或紙紋。 宋浙本用的麻紙紙紋之間比較寬,約占兩指大小,此可作為宋浙本的特徵。 必須是宋紙宋印的書才有這個特徵。 此外,還有些宋刻宋印的浙本不用這種麻紙而用別的紙張。 7、書冊 宋本都是蝴蝶裝,到南宋後期才出現包背裝。因此,如果是蝴蝶裝原裝的書 肯定是宋本,當然不一定就是浙本,也可能是建本、蜀本或平水本。但現存的大 多數宋本都已改過裝,變成了線裝。 三、宋建本 (一)概述 北宋時期福建地區刊刻的書,現存下來的只有兩部梵夾裝《大藏經》 :一部是 北宋元豐三年在今福州開刻的《萬壽藏》 ,一部是政和二年在同地開刻到南宋乾 道八年才完成的《毗盧藏》 。這兩部書都是用的歐體字,和古籍版本學上所說建 本沒有關係,通常不把它算入建本。 所謂的宋建本,主要指建甯府建陽縣的坊刻本。建甯府在宋代屬福建路,福 建古稱閩,也有人稱之閩本。南宋祝穆《方輿勝覽》說建寧府土產是“書籍行四 方”,原注:“麻沙崇化兩坊產書,號為圖書之府。”因此,這種坊刻建本又叫 “麻沙本”。 建陽能成為刻書中心的原因:一是它地處閩北武夷群山中,盛產竹木,造紙 工業非常發達。二是南宋時期福建經濟文化迅速發展, 《宋史·地理志》說福建 人“多向學,喜講誦,好為文辭,登科第者尤多”,福建成為長江以南的一大文 化區。三是建陽位於福建最北端,與先進刻書地區浙江相比鄰,技術傳入更方便。 北宋時建陽就有刻書業,如建陽餘氏的“勤有堂”,但北宋建陽的坊刻本沒 有流傳下來。 傳世的建陽坊刻本都是南宋時所刻,其為數之多,幾不亞於浙本官刻而大大 超過了杭州的陳、尹諸家坊刻。 刻書較早且延綿最久的是余氏,現存余仁仲萬卷堂刻《禮記》《春秋公羊經 、 傳解詁》《春秋谷梁傳》 、 。比余仁仲早,南宋前期有王叔邊刻《後漢書》 、黃三八 郎刻《钜宋重修廣韻》《韓非子》 、 ,蔡夢弼刻《史記集解索隱》《杜工部草堂詩 、 箋》 ,以後有黃善夫家塾刻《史記集解索隱正義》《後漢書》《王狀元集百家注 、 、 分類東坡先生詩》 ,劉元起家塾刻《漢書》 ,蔡琪家塾刻《漢書》 ,魏仲舉家塾刻 《新刊五百家注音辯昌黎先生集》 ,魏仲立宅刻《新唐書》 ,虞氏家塾刻《老子道 德經》 ,劉叔剛一經堂刻 《附釋音毛詩注疏》 ,詹光祖月厓書堂刻 《資治通鑒綱目》 , 龍山書堂刻《揮塵錄》 。此外,有許多沒有題識牌記,或雖有但未交代清楚是誰 家刊刻的南宋本,如 《周易》 、 《晉書》 、 《唐書》 、 《聖宋名賢五百家播芳大全文粹》 、

《新校正老泉先生文集》《三國志》《唐宋白孔六帖》《類說》《分門集注杜工 、 、 、 、 部詩》《詳注周美成詞片玉集》以及“纂圖重言重意互注”本《五經》《六子》 、 、 之類。 這些建陽書鋪,有的是從杭州遷來的,如刻《後漢書》的王叔邊自題“錢塘 王叔邊”。有的是幾家有關係合作刻書的,如黃善夫的《史記》《後漢書》 、 ,劉 元起的《漢書》 ,和不知書鋪名號的《三國志》 ,版式、行款完全一致,顯然是有 計劃有分工的。有的書鋪還受官府或私家委託刊刻,如《新校正老泉先生文集》 就是桂陽軍軍學教授委託建陽書鋪刊刻的, 《揮塵錄》是著者王明清委託龍山書 堂刊刻的。 建陽坊刻本為招攬顧客,不僅在形式上常翻點新花樣,在內容上也常出新花 樣:一是將經注和疏合刊。建陽劉叔剛一經堂加入《經典釋文》的有關部分,編 刻《附釋音毛詩注疏》 。黃善夫家塾刻《史記集解索隱正義》 ,是《史記》第一次 有了三家注的合刻本。二是編刻經、子新讀本。如“纂圖重言重意互注”本《五 經》《六子》 、 。所謂“纂圖”指在書的前面附加圖像、圖解或地圖。如《監本纂 圖重言重意互注尚書》附加書學傳授圖、唐虞夏商周譜系圖、堯制五服圖、禹弼 五服圖、伏生洪範九疇圖、劉向洪範傳之圖、日永日短之圖、隨山浚川之圖。“互 注”包括“重言”、“重意”兩種,重言是把本書其他篇章裏文辭相同的詞句互 注到本文下面,重意是把本書其他篇章裏意思相近的詞句互注到本文下麵。三是 校勘水準雖不甚高明 但刊刻上還是力求精工 使讀者開卷即有賞心悅目的感覺 , , 。 南宋時福建地區也有少數官刻,現存的如福建安撫司(今建陽)官刻《陶靖 節先生詩注》 ,福建轉運司官刻《張子語錄》《龜山語錄》 、 ,建寧府官刻《育德堂 奏議》《周易本義》 、 ,汀州軍(今長汀)官刻《周髀算經》《九章算術》《孫子 、 、 算經》《數術計遺》《五曹算經》《張丘建算經》 、 、 、 ,汀州寧化縣(今寧化)學官 刻《群經音辯》 ,泉州州學(泉州)官刻《禹貢論》 。 (二)宋監本的鑒別。 1、字體 均使用顏真卿的字體。宋代顏體字最流行,蘇軾、黃庭堅、蔡襄等大書法家 都是學顏字出身,民間也多效仿。顏體字結構方整,點劃分明,工匠刊刻方便。 建本中使用的顏體字,近于顏書《多寶塔碑》 。 建本上的顏體字隨時間的推移也有變化。南宋前期的比較瘦勁,橫筆直筆一 樣粗細,還帶有浙本歐體的模樣,如王叔邊刊刻的《後漢書》 。中期以後,正文 大字變成橫筆細、豎筆粗,和浙本歐體截然不同,目的是要讓正文大字和小注有 所區別。而福建地區官刻的字體,有的同于建陽坊刻,有的有些差異,但也是顏 體的格局,不如坊刻整齊好看。 2、版式 南宋前期承襲浙本多白口,中期以後多轉為細黑口;前期承襲浙本多左右雙 邊,中期以後多轉為四周雙邊;多雙黑魚尾,書名卷次和浙本同樣在上魚尾下方, 也用簡稱,上方有時記本頁字數,下魚尾下則記頁次,在頁次下再加一道橫線, 接上細黑口,不記刻工姓名。開始用書耳。 福建地區官刻或白口或細黑口,或左右雙邊或四周雙邊,或單黑魚尾或雙黑 魚尾,刻工姓名或有或無,無書耳,遊弋在建陽坊刻本和浙本官刻之間。 3、題識和牌記 南宋前期多有刻書題識,如余仁仲刻《公羊》《谷梁》有長篇題識,刻《禮 、 記》有“余仁仲刊於家塾”題識。中期以後多用牌記,如“建安黃善夫刊於家塾

之敬室”、“建安劉元起刊於家塾之敬室”、“建安蔡純父刻梓于家塾”,均雙 行。有些牌記如龍山書堂擴大到五行六十六字之多。刻書序跋很少見,這可能與 書鋪主人多數文化程度不高有關。 福建地區的官刻則無牌記,間或有刻書題識。 4、避諱 建陽坊刻本避諱字不如浙本官刻嚴,這是由於它僅在民間流通,不像官刻要 由國子監或地方官員負責任的緣故。福建地區官刻本避諱字比坊刻嚴一些。 5、紙張 印書紙張遠不如浙本好,多用枯黃、甚至發黑的麻沙紙,紙紋不明顯,大概 出於麻沙紙是本地土產、價格低廉的緣故。 四、宋蜀本 (一)概況 唐五代以來,今四川成都成為與杭州東西對峙的全國雕版印刷中心。我國最 早的印本佛教《大藏經》 (又稱《開寶藏》,就是北宋開寶四年中央政府專門派 ) 人到成都刊刻的卷子本。後來,刻書中心轉移到了成都西南眉州的眉山,版本上 所說的蜀本多數是眉山刻本。 保存下來的蜀本,最早的是北宋末南宋初的刻本,其餘都是南宋本。現存的 蜀本,在數量上不及浙本、建本。一般認為,這是由於十三世紀中葉,成都、眉 山和四川其他地區遭受元兵的大肆焚掠,蒙古兵入蜀遭遇激烈抵抗。 現存的蜀本分為大字、小字兩種版式。大字有《禮記》《春秋經傳集解》 、 、 當即《相台書塾刊正九經三傳沿革例》中所說的“蜀學大字本”,也就是成都府 學官刻本。還有《新刊經進詳注昌黎先生文》 《新刊增廣百家詳補注唐柳先生 、 文》《淮海先生閒居集》《後山居士文集》 、 、 。 現存蜀小字本的唐人別集數量較多,有一套是十一行本,現存 《駱賓王集》 、 《李太白文集》《王摩詰文集》三種;有一套是十二行本,現存《孟浩然詩集》 、 、 《劉文房集》《陸宣公文集》《新刊權載之文集》《昌黎先生文集》《劉夢得文 、 、 、 、 集》《張文昌文集》《皇甫持正文集》《歐陽行周文集》《孟東野文集》《李長 、 、 、 、 、 吉文集》《孫可之文集》《鄭守愚文集》《司空表聖文集》《杜荀鶴文集》等完 、 、 、 、 缺共十九種。從“新刊”等字樣看,這些文集當是坊刻。 蜀本小字現存的還有《三國志》《嘉佑集》《新編近時十便良方》有“萬卷 、 。 堂作十三行大字刊行庶便檢用請詳鑒”雙行牌記,可以判定為坊刻。 《新刊國朝 二百家名賢文粹》 有“新刊”字樣,又有慶元三年咸陽書隱齋刻書跋,也是坊刻。 《書林清話》卷三“宋坊刻書之盛”認為它是陝西所刻,有誤。因為當時陝西已 為金人所統治,不可能用宋的年號,這當是陝西咸陽人遷來眉山開書鋪,故在書 鋪書隱齋前冠以“咸陽”名。和這部書版式字體完全一樣的《冊府元龜》 ,亦當 為眉山坊刻。 (二)宋蜀本的鑒別 (1)字體:大字本和小字本有別。大字本基本上是顏體的架構,但不同於建本 的橫細豎粗,而是撇捺都長且尖利,滲入了中唐書法家柳公權的柳體成分,在浙 本的歐體、建本的顏體之外別有風味。 也不像南宋中期建本那樣正文、小注有 明顯區別。小字體則撇捺不太尖利而點畫比較古拙,筆道不甚勻稱,不如浙本、 建本美觀。 (2)版式:同於浙本,白口,單黑魚尾,左右雙邊,書名、卷次、頁次的位置 也同於浙本,記刻工姓名則不如浙本多,書耳一概沒有。

(3)序跋:序跋很少見,除《新編近時十便良方》有牌記外,其餘現存的都沒 有牌記,即使坊刻也如此。因此刊刻年月和刻書人姓名常無法弄清。 (4)避諱:不如官刻浙本認真,但比建本要嚴一些。 (5)紙張:多用白麻紙,遠比建本好,與浙本差不多。 五、遼本和金平水本 (一)遼本 今天見到的遼刻本,是在山西應縣發現的。1974 年,在應縣佛宮寺遼清寧 二年建造的釋迦木塔第四層,主像釋迦牟尼腹中發現六十一件遼刻本,包括 12 卷刻於遼通和年間的《契丹藏》 ,35 卷其他遼刻佛經,1 卷遼刻白文三卷本唐李 翰《蒙求》 ,及若干佛像畫和其他雜件。這些遼刻本的字體均作歐體而較南宋浙 本樸拙。形制上, 《契丹藏》和其他刻經都是卷子本, 《蒙求》是蝴蝶裝。 (二)金平水本 金朝重視文化。 《靖康要錄》卷 15 說金人“得明堂九鼎,觀之不取,只索三 館文籍圖書、國子監版”。 金朝還自己刻書。當時的刻書中心在平陽。 《金史》卷 26《地理志》河東南 路平陽府物產之首便是“有書籍”,可見這裏是金代的刻書中心。平陽府臨汾縣 山水列有“平水”,因此這裏的刻書稱作平水本。關於臨汾成為刻書中心的原 因, 《書林清話》認為是由於“金源分割中原不久,乘以干戈,惟平水不當要衝, 故書坊時萃於此”, 《中國版刻圖錄序》 認為由於“其地盛產紙張,質地堅韌”, 《中國印本書籍展覽說明》認為由於汴梁的刻書匠遷到此處。 現存的金平水本的數量極少,只有《南豐曾子固先生集》《壬辰重改正呂太 、 尉經進莊子全解》 《劉知遠諸宮調》 《黃帝內經素問》 《重編添補分門事苑撮 、 、 、 要》《蕭閑老人明秀集注》《新修絫音引證群籍玉篇》等,基本上都是坊刻。 、 、 金皇統九年前後在今運城開刻一部佛教 《大藏經》 ,世稱 《金藏》 ,是卷子本, 字體約同于平水本,應是平水的工匠刊刻的。全藏估計七千多卷,現殘存四千多 卷,過去藏在山西趙城廣勝寺,每卷卷首有一段題有“趙城廣勝寺”的印紙,因 此近人又稱之為《趙城廣勝藏》或《趙城藏》 。 (三)金平水本的鑒別 《南豐曾子固先生集》 、 《壬辰重改正呂太尉經進莊子全解》 、 《劉知遠諸宮調》 等與宋浙本太像,不易鑒別。 《黃帝內經素問》等已形成自己的風格。 1、字體 《南豐曾子固先生集》等和宋浙本同樣是歐體。 《黃帝內經素問》等在歐體 基礎上加上了顏體的成分,比較挺拔。 2、版式 白口,黑魚尾,或單或雙,左右雙邊或四周雙邊不定。行字較密,書名、卷 次、頁次的位置同宋本。 3、序跋題識 現存的幾種金平水本都沒有刻書序跋題識。 4、避諱 金帝都有女真語名和漢名。女真語音譯的漢字沒有定準,故不避諱;漢名則 要避諱,但不如宋人嚴格。因此,金平水本都不避金諱。 5、紙張 紙張略近於南宋浙本、蜀本而不同於建本。

6、書冊 原裝應當是蝴蝶裝,但多已改裝。 六、宋本的偽造和宋善本 (一)宋本的偽造 明中期時,宋本已成為珍貴文物,售價昂貴,偽造宋本的壞風氣由此產生。 明高濂《遵生八箋·燕閑清賞錢》雲: “近日作假宋板書者,神妙莫測。將新刻模宋板書,特抄微黃厚實竹紙,或 用川中繭紙,或用糊扇方簾綿紙,或用孩兒白鹿紙,筒卷用槌細細敲過,名之曰 刮,以墨浸去嗅味印成。或將新刻板中殘缺一二要處,或濕黴三五張,破碎重補。 或改刻開卷一二序文年號,或貼過今人注刻名氏,留空另刻小印,將宋人姓氏扣 填。兩頭角處或粧茅損,用砂石磨去一角,或作一二缺痕,以燈火燎去紙毛,仍 用草煙熏黃,儼狀古人傷殘舊跡。或置蛀米櫃中,令蟲蝕作透漏蛀孔。或以鐵線 燒紅,錐書本子,委屈成眼,一二轉折,種種與新不同。用紙裝襯,綾錦套殼, 入手重實,光膩可觀,初非今書,仿佛以惑售者;以紮夥囤,令人先聲,指為故 家某姓所遺,百計瞽人,莫可窺測,多混名家。收藏者當具真眼辨證。” 清代的做法略有不同,繆荃孫在民國初年撰寫的《琉璃廠書肆後記》《藝風 ( 堂文漫存·乙丁稿》,記清光緒年間北京琉璃廠舊書鋪的情況,說到寶森堂主人 ) 李雨亭“在廠肆為前輩,曾得姚文僖公、王文簡公、韓小亭、李芝齡各家之書, 所謂宋版元版,見而即識,蜀板閩板,到眼不欺,是陶五柳、錢聽默一流。嘗一 日手《國策》與予閱曰:‘此宋版否?’余愛其古雅,而微嫌紙不舊,渠笑曰: ‘此所謂捺印士禮居本也。黃刻每頁有鐫工名字,捺去之未印入,以惑人;通志 堂《經典釋文》《三禮圖》 、 ,亦有如此者,裝潢索善價,以備配禮送大老,慎弗 為所惑也。’”可見,在清代,偽造宋本也是為了給附庸風雅的大官送禮。 明清兩代偽造的宋本數量相當可觀,僅清宮在清高宗乾隆年間就收藏了不少 假宋本、假元本。乾隆七年,挑選了四百種文物性善本收藏在昭仁殿,命之為“天 祿琳琅”,乾隆十四年編了一部《天祿琳琅書目》 。嘉慶二年,昭仁殿存書毀于 火災,重新挑選六百六十四種善本書編成《天祿琳琅書目後編》 。民國二十三年 故宮博物院圖書館將殘存《後編》裏的書編成《故宮善本目錄》第一編《天祿琳 琅現存書目》 ,原題為宋本的有 34 種,經鑒定,假宋本中有 6 種是元本誤認的, 15 種是明本做假的,2 種是清本做假的。 (二)假宋本的偽造方法 1、假宋本的底本 因嘉靖本的字體和版式本來有點近似南宋刻本,明人多用嘉靖本偽造。如徐 氏刻《三禮》 、佚名仿刻相臺本《春秋經傳集解》 、黃姬水刻《前後漢紀》 、萬玉 堂刻《太玄經》 、安國刻《初學記》 、顧從德刻《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 、袁褧 刻《大戴禮記》《文選六臣注》 、 ,佚名刻《世說新語》 ,王延喆、汪瓊及秦藩都仿 刻黃善夫的《史記三家注》等,常被用來偽充宋本。 崇禎時,趙均刻《玉台新詠》 ,像小字宋浙本,常被偽充宋本。 清代康熙時徐乾學刻《通志堂經解》 、張士俊刻《澤存堂五種》都用來偽充 宋本。“天祿琳琅”中的宋本《三禮圖》就是通志堂本,另一部經高宗禦題的宋 本《佩》是澤存堂本。 乾嘉時,馬氏叢書樓、黃氏士禮居等仿宋刻本,也多偽充宋本。如叢書樓刻

《班馬字類》就作為宋本收在“天祿琳琅”裏。 2、明清刻本偽充宋本的兩種情況 一種是刻書者或和刻書者有關係的人,找來舊紙或仿製的舊紙用新刻的版子 來印,如《遵生八箋》《琉璃廠書肆後記》所載即這種做法。二是把現成的明刻 、 本、清刻本作假,即通過染紙、打蠟,將原來白色的或淺黃色的染成深黃色、茶 褐色。 3、在假宋本上加刻書題識牌記 《書林清話》《故宮善本目錄》有較多揭露,如明本《史記三家注》目錄後 、 加印上“校對宣德郎秘書省正字張耒”隸書題識,明本《戰國策》卷末加印“嘉 定五年夏月世綵堂刊”牌記,明本《東坡全集》序後加印“乾道九年閏正月望選 德殿書賜蘇嶠”,都是胡亂編造的。 有的在版心上方上魚尾之上加印刻書年份,如明本《春秋經傳集解》每頁加 印“咸平辛醜刊”,袁褧本《文選六臣注》每頁加印“熙寧四年刊”等。真宋本 沒有這些東西。 4、挖掉明清刻本中說明其刊刻時代的東西 如果用原來的版子來印假宋本,一般採用改刻序文中的年號或“貼過今人注 刻名氏留空(即捺印)”的辦法。 如果用已經印成的明清刻本來偽造,則把刻書題識或牌記挖掉,如明王延喆 刻《史記三家注》的牌記和袁褧刻《世說新語》的題識常備剜掉。凡是發現序目 後或全書後有挖裁痕跡的,都存在問題。 至於明清本原有的刻書序跋,有兩種處理辦法:一是把刻書序跋中原有的年 號挖改成宋代的年號,或挖掉不改,僅見於明宣德建陽坊本《萬寶詩山》 。二是 將刻書序跋撕掉。 5、偽造名人印記 真宋本多數經名人收藏過,書上往往蓋收藏印記。明清本偽充宋本時,經常 冒用的名人印記有明代的華夏、項元汴、毛晉,清初的錢謙益、朱彝尊、季振宜, 清中葉的黃丕烈等。這些假印一般刻得不高明,印泥也多灰暗不鮮明。這類假印 有時喜歡蓋在被挖裁過的地方。 除成心做假外,還有把南宋浙本、蜀本說成北宋的,把元平水本說成金本的, 把元或明初的建本說成宋建本的,這多由於當時鑒別水準不高,對避諱及刻工姓 名注意不夠,或者藏書家自誇心理造成的。 還有一種確實是宋代刻本,不過版片已經修補過,如南宋浙江地區重刻眉山 七史的版子經歷幾朝還存在,明代的印本已經修補累累而有“三朝本”之稱。到 清初宋代原版所存無幾但仍然印行,字劃模糊不清,又被稱作“邋遢本”。有的 藏書家仍籠統稱之宋本,不盡科學。應該講清楚何時修補,何時印本,以區別於 未經修補的宋代早印本。 (三)宋本的善本問題 宋刻本由於傳世很少,從文物角度來講,“凡宋皆善”。即使三朝本、邋遢 本在清末民國時也都升格為善本了。 從校勘角度來看,浙本、建本、蜀本以及平水本也有善與不善的差異。 南宋建陽刻本,有的刻印比較講究,有些書校勘仍然較差。如黃善夫《史記 三家注》所收《正義》經過了刪節,而《正義》單刻足本又因三家注合刻本流行 而亡失,難見其全貌。黃善夫刊刻的《後漢書》錯別字特多,如《許邵傳》“平

輿人也”,錯成“千輿”(參傅增湘《藏園群書題記》。南宋早期建陽坊刻十四 ) 行小字本《晉書》 ,迭經明王世貞、清宋犖、丁丙等名人收藏,百衲本《二十四 史》原準備拿來影印,但和武英殿本對校後,發現裏面錯誤累累,脫文甚多,只 好改用另一稍好宋本。當然,南宋建本刊刻時代較早,也有可供校勘者參考的要 善之處。 蜀本在宋本中久負盛名,在清代民國藏書家心目中比浙本看得重。但從校勘 角度講,除大字本校勘較認真可稱善本外,小字本唐人別集校勘精的很少。如在 民國十六年索價達一千六百銀元的《王摩詰文集》 ,錯誤百出,將《燕支行》錯 成《燕友行》 ,歌行裏的“身作長城玉塞中”錯成“王塞中”等,甚至將中唐時 王涯的三十首詩羼入卷一後面,貽笑大方。 南宋本校勘較認真的當推浙本和浙本系統的刻本,其中絕大多數是官刻,官 刻不以賺錢為主要目的,經由文化水準高的士大夫們經辦,校勘自然精良於建 本、蜀本。刊刻書棚本的陳起父子本身都能作詩,所刻唐宋詩集很少錯字,非一 般坊刻能所及。 總之,現存南宋本包括北宋、南宋間刻本中,蜀本的官刻也可以,建本和蜀 本中的坊刻本最壞。宋葉夢得《石林燕語》卷 8 說到: “今天下印書,以杭州為上,蜀本次之,福建最下。京師比歲印板,殆不減 杭州,但紙不佳。蜀與福建,多以柔木刻之,取其易成而速售,故不能工,福建 本幾遍天下,正以其易成故也。” 這是北宋末年學者對於各地刻書的排名,這種境況在南宋依然。 金平水本由於少,多數未影印過,校勘情況不詳。 第二節 元刻本 一、元刻本綜述 元代的刻書業,較南宋沒有發生根本變化。杭州、建陽等地的刻書業有了新 的發展。這個時期,江浙刻本及與之相似的其他地區刻本,稱元浙本系統的刻本。 建陽的刻本,稱作元建本。當然,由於宋元在四川的激戰,造成了南宋蜀本的中 心——眉山刻書業毀滅殆盡。 北方的刻書中心仍然在平水。平水不僅多坊刻,而且成為元官刻的中心。 《元 史》卷 2《太宗紀》載,太宗八年六月“耶律楚材請立編修所於燕京,經籍所於 平陽,編集經史。”除平水經籍所外,元代在燕京還有另一個刻書機構——興文 署,但是興文署所刻書籍沒有流傳下來。 二、元浙本系統的刻本 (一)现存刻本 1、官刻本 江浙地區:杭州西湖書院刻《文獻通考》《國朝文類》 、 。 江浙行中書省官刻《宋史》《遼史》《金史》《大德重校聖濟總錄》《大元 、 、 、 、 一統志》 。 九路本 《十史》 :大德年間由江浙行省江東建康道肅政廉訪司所屬九路儒學分 刻。建康道下轄九路為:一甯國(今安徽甯國) ,二徽州(今安徽歙縣) ,三饒州 (今江西鄱陽) ,四集慶(今江蘇南京) ,五太平(今安徽當塗) ,六池州(今安 徽貴池) ,七信州(今江西上饒) ,八廣德(今安徽廣德) ,九鉛山州(今江西鉛 山) 。九路本《十史》 ,現存《漢書》《後漢書》《三國志》《隋書》《南史》《北 、 、 、 、 、

史》等。 此外,各地官刻中比較著名的還有集慶路學官刻《至正金陵新志》《救荒活 、 民類要》《樂府詩集》 、 ,平江路學(今蘇州)官刻《玉靈聚義》 ,揚州路學(今揚 州)官刻《石田先生文集》 ,嘉興路學(今浙江嘉興)官刻《大戴禮記》《汲塚 、 周書》《詩外傳》 、 ,紹興路學(今紹興)官刻《吳越春秋》 ,慶陽路學(今寧波) 官刻 《玉海》《困學紀聞》 、 ,撫州路學(今江西撫州)官刻《雍虞先生道園類稿》 , 無錫州學(今江蘇無錫)官刻《白虎通德論》《風俗通義》 、 ,廣信書院(今江西 鉛山)官刻《稼軒長短句》等。這些分佈在今浙江、江蘇、安徽、江西等地的官 刻本,從字體、版式上看都屬於以杭州為中心的浙本系統。 2、家刻本 遠不如官刻多。較有名的有今浙江淳安的邵桂子編刻《邵氏世譜》 ,今江蘇松 江的葉曾南阜書堂刊刻的《東坡樂府》 ,今江西南豐的丁思敬刊刻《元豐類稿》 , 今江西南豐的王常刊刻《王荊文公詩箋注》 。在今湖南茶陵的陳仁子刊刻《增補 六臣注文選》《古迂陳氏家藏夢溪筆談》《葉石林詩話》 、 、 。另有“相台嶽氏刻梓 荊谿家塾”牌記的《周易》《周禮》《春秋經傳集解》《論語》《孟子》《孝經》 、 、 、 、 、 等六種經注,及《相台書塾刊正九經三傳沿革例》 ,都是在今江蘇宜興落戶的岳 飛後裔根據南宋末廖瑩刻本覆刻的,屬於元江浙地區的家刻本。 3、坊刻本 多數南宋的坊刻書鋪入元後均已消歇。現存的只有杭州中瓦子張家書鋪刊刻 的說經話本《大唐三藏取經詩話》 。還有一部不知刻者的《大唐三藏取經記》 。 4、 《元大藏經》 至元六年在杭州開刻,世稱《普甯藏》 ,梵夾裝,字體同南宋浙本。 (二)元浙本的鑒別 元浙本及浙本系統的刻本多沿襲宋浙本,除字體外僅略有變化。 1、字體 元代最流行大書法家趙孟頫的趙體字,元刊本自然受趙體字的影響。有的是 在歐體的基礎上加進趙體的成分,使結構和點畫變得流動、靈活,有的完全使用 趙體。 也有例外,如江西南豐的丁思敬刊刻《元豐類稿》 ,王常刊刻《王荊文公詩箋 注》 ,湖南茶陵的陳仁子刊刻 《增補六臣注文選》 、 《古迂陳氏家藏夢溪筆談》 、 《葉 石林詩話》等,都帶有顏體的味道,有的很接近顏體。 相台嶽氏本經注,由於覆刻廖瑩本,全作歐體,和其他元浙本完全不同。 廣信書院官刻《稼軒長短句》繼承廖瑩本中韓、柳的字體又略帶行書意味。 2、版式 繼承南宋傳統,仍多白口,但也出現一些細黑口,魚尾則仍都是黑魚尾,或 單或雙,上魚尾上方有時記字數,下方用簡稱記書名和卷次,下魚尾上或相當下 魚尾處記頁次,左右雙邊則並無定規,記刻工姓名的比宋浙本少。相台嶽氏經注 等個別刻本有書耳。 3、題識牌記 有時有刻書序跋題識可資參考。相台嶽氏經注等個別刻本有牌記。 4、避諱 元代皇帝只有蒙古文,不像遼、金皇帝那樣有漢名。蒙古名寫成漢字都是音 譯,音譯的單個漢字一概不避諱。因此,元代刻本都不避本朝帝諱。不僅浙本如 此,其他地區刻本也都如此。

5、紙張 繼承南宋傳統,多用白麻紙、黃麻紙,在後期紙紋較窄,只有一指寬。也有 用白棉紙的,較薄,與明代的白棉紙不同。 6、書冊 原裝多應是包背裝,當然也會有蝴蝶裝,但現存元本多已改裝。 三、元建本 (一)留存状况 現存元建本較有名的,以書鋪牌號來說,有餘志安勤有堂刻 《故唐律疏議》 、 《書蔡氏傳旁通》《書蔡氏傳輯錄纂注》 、 ,勤有書堂刻《國朝名臣事略》 ,余志安 刻 《四書通》 、 《分類補注李太白詩集》 ,余氏雙桂書堂刻 《廣韻》 ,雙桂書堂刻 《詩 集傳音釋》 。虞氏務本堂刻《趙子昂詩集》 。董氏萬卷堂刻《隆平集》 。陳氏余慶 堂刻《宋季三朝政要》 。鄭天澤宗文堂刻《增廣太平惠民和劑局方》《靜修先生 、 文集》 。鄭氏積誠堂刻《纂圖增新群書類要事林廣記》 。熊氏衛生堂刻《新編西方 子明堂灸經》 ,葉日增廣勤書堂刻《新刊王氏脈經》《針灸資生經》 、 ,劉氏日新堂 刻《伯生詩續編》 ,劉氏翠岩精舍刻《廣韻》《苕溪漁隱叢話》 、 ,李氏建安書堂刻 《皇元風雅》等。 其中,有一副書版流轉幾家,即《千家注分類杜工部詩》 ,原為余志安勤有 堂刻板,版子賣給葉日增後把“勤有堂”牌記改為“廣勤堂”牌記,其子葉景逵 改牌號為“三峰書堂”,又把“廣勤堂”牌記改為“三峰書堂”牌記。 元建本中還有一些通俗讀物,最有名的是一套建安虞氏刊刻的講史話本,現 存《新刊全相平話武王伐紂書》《新刊全相平話樂毅圖齊七國春秋後集》《新刊 、 、 全相秦並六國平話》《新刊全相平話前漢書續集》《至治新刊全相平話三國志》 、 、 等五種。“全相”指全書每頁上方都把內容用圖像表現出來。元刻小說話本,僅 存《新編紅白蜘蛛小說》一頁。建陽坊刻的元散曲選本,現存《朝野新聲太平樂 府》《梨園按試樂府新聲》《樂府新編陽春白雪》《陽春白雪》還有初編、重編 、 、 , 兩種刻本。 此外,還有元刊《古今雜劇》三十種,包括《李太白貶夜郎》《尉遲恭三奪 、 槊》《風月紫雲庭》《輔成王周公攝政》《霍光鬼諫》《關大王單刀會》《小張 、 、 、 、 、 屠焚兒救母》 等,雖冠以“古杭新刊”、“古杭新刊的本”、“大都新編”或“大 都新刊”字樣,卻都是出自建陽坊刻,出於宣傳招徠生意的需要。以上雜劇、散 曲、話本,因是通俗讀物的緣故,都刻得草率,與所刻經典書籍有明顯差別。 (二)元建本的鑒定 1、字體 仍舊沿襲南宋建本作顏體,但比南宋建本的字體要瘦一些,更圓勁,也不像 南宋建本那樣橫筆特別細、直筆特別粗,大字正文和小注之間的差別不像南宋建 本那麼顯著。雜劇、話本的字體仍作顏體,但較粗率。此外,日新堂本《伯生詩 續編》用行書刊刻,是特例。 2、版式 均作黑口,有的是細黑口,有的已變粗,轉為大黑口。都作雙魚尾,有的仍 是黑魚尾,有的也用花魚尾。書名、卷次、頁次在版心的位置和南宋建本相同。 四周雙邊或左右雙邊,不記刻工姓名,有些書用書耳。 3、正文標題的特色 在元建本中,魚尾又常用在正文裏作為醒目的標記,多放置在正文小題之 上。如“新刊王氏脈經卷第一”這個大題之後是“脈形狀指下秘訣第一”,這個

小題上就加個花魚尾,魚尾下加○。這種做法過去只見於南宋蜀本中萬卷堂坊刻 《新編近時十便良方》 (僅有黑魚尾,無○) 。另外,元本 《脈經》 、 《趙子昂詩集》 、 《朝野新聲太平樂府》 等散曲集的大標題都作雙行大字 這模仿了平水本的做法 , 。 4、序跋題識牌記 少見刻書的序跋題識,而多有牌記,花式比南宋建本更為繁多。尤其值得注 意的是特大牌記的出現。至治時建安虞氏刊刻的《全相平話》的牌記擴大到半頁 篇幅,頂上橫行“建安虞氏新刊”六字,下面圖像,再下第一種是“全相武王伐 紂平話”雙行直下八個大字 中間還夾進“呂望興周”四個小字 其他四種除 , , 《七 國春秋後集》脫落不存外也都是同樣規格。至正時翠岩精舍所刻《廣韻》也有半 頁篇幅的特大牌記。這種特大牌記,成為明萬曆以後刻本內封面的先驅。 5、避諱 與元浙本官刻本一樣,元建本一樣不避諱。 6、紙張 用麻沙紙或竹紙,質地不佳。 7、書冊 原裝應是包背裝,也可能是蝴蝶裝,但多已改裝。 四、元平水本 (一)概括 蒙古太宗八年已在平陽設置經籍所刻書,因此平水本在大元建立前有蒙古 本。現存蒙古的平水本有張存惠晦明軒刻《重修政和經史證類備用本草》《增節 、 標目音注精議資治通鑒》 ,段子成刻《史記集解索隱》 ,均坊刻; 《尚書注疏》《毛 、 詩注疏》不詳官刻還是坊刻。元平水本現存曹氏進德齋刻《爾雅》《中州集》 、 , 平陽府粱宅刻《論語注疏》 ,都是坊刻。 蒙古太宗九年在平陽開刻道教藏經《道藏》 ,名曰《玄都寶藏》 ,卷子本,和 前此的佛教《大藏經》一樣作歐體字。元初佛道矛盾激烈,道教失勢,世祖至元 十八年下令焚毀道經,這部《道藏》遭毀滅,今存《雲笈七籤》等。 此外還有兩部家刻本,一部是趙衍刊刻的唐李賀《歌詩編》 ,是蒙古憲宗時 大都的家刻本,一部是蒙古定宗時在今河南淅川刊刻的《析城鄭氏家塾重校三禮 圖集注》 。 (二)元平水本的鑒定 1、字體 比金平水本更接近顏體,但較挺拔,和元建本的圓勁不同。只有在大都刻的 《歌詩集》是歐體字,略近小字蜀本。 2、版式 白口、雙黑魚尾,四周雙邊,書名、卷次、頁次位置同金平水本,有刻工姓 名。 《歌詩編》不用魚尾,在宋元本中是特例。 3、題識牌記 晦明軒本有牌記 4、避諱 不避諱,與元浙本、元建本一樣。 5、紙張 近於元浙本,不同於建本。 6、書冊 原裝應是包背裝、蝴蝶裝,但多已改裝。

五、元本的偽造和元本中的善本 (一)元本的偽造 元本偽造的數量不如偽造宋本的多,有兩個原因:一是元本的價值不如宋本 高,因此要偽造以圖利者自然趨於偽造宋本。二是偽造元本只能用明初黑口本、 明前中期建本來混充,清本很少有和元本相像的,不易用來偽造。而明初黑口本、 明前中期建本的價格在清中期以後已不低,用來偽造元本未必能獲利。 將明初黑口本、明建本誤認為元刻本的情況較多。如《故宮善本目錄》中的 “天祿琳琅現存書目”中,原題為元本的有六十二種,編訂“現存書目”時審定 假的有四十三種,有一種是誤宋為元,另四十二種是將明本誤認作元本。這些誤 認為元本的明本,並沒有刻意偽造題識、牌記等,應當不是蓄意混充。 元刻本中還有一些是補版後印的,如元慶元路學刻《玉海》書版,到嘉慶年 間才不慎焚毀。清印本中所存元版片不足十分之一。過去籠統稱元本,科學點應 講清何時修補,何時印本。 蓄意偽造元本的事情直到近代才有。如光緒初年刊刻的《古逸叢書》中的覆 元本《廣韻》 ,光緒末年刊刻的《隨庵徐氏叢書》中的《樂府新編陽春白雪》 ,都 是用舊紙刷印,加上名人藏書印記以偽充真元本。這些偽元本,避清諱的字都缺 筆,容易識別。 (二)元本中的善本 現存元本數量有限,因此所有的元本都是文物性的善本。下面要講的元善 本,主要從校勘角度來看。 元浙本及浙本系統的刻本,多數是官刻,由有文化的官僚士大夫經辦,校勘 上一般比較認真,可以算作善本。元浙本中也有一些不足。張元濟《校史隨筆》 “遼史元刻多訛字條”說:“是書(元覆刻本《遼史》 )刊板粗率,訛字亦多, 如廷之誤延,宮之誤官,徙之誤徒,隸之誤穎,紿之誤給,漠之誤漢,遣之誤遺, 蕭之誤簫及肅,屢見不一,其他訛舛,亦指不勝屈。”即使如此,元覆刻本《遼 史》“究是最古之本,足以校正後出諸本者猶自不少”,校勘學的價值相當高。 元建本的聲譽較南宋建本好了很多,批評元建本的文字極少見了。當然,有 些本子仍校勘不精,如《增廣音注唐郢州刺史丁卯詩集》 ,和南宋書棚本《丁卯 集》對校有許多優點,但仍脫誤累累,如《南庭夜坐貽開元禪定精舍二道者》詩 題脫去“精舍”二字, 《寄題華嚴寺韋秀才院》詩題脫去“寺”字, 《灞上逢元處 士歸蝸殼》 詩題誤作“燭殼”。據影印本吳庠跋語,校出的這類脫誤竟有 21 處, 因此使用時要特別慎重。

第三节 明刻本 一、明刻本的概況 明代從太祖洪武元年建立,至思宗崇禎十七年覆亡,曆 17 朝 277 年。據 《明 代版刻綜錄》著錄,現存的就有八千多種,實際刻印總數應更多。 明代刻書事業遠比宋元普及,除建本以外,字體、版式的地域性差別幾乎消 失。由於明代綿延時間長,字體、版式隨時間推移發生顯著變化。因此,本節將 用分期的辦法講明刻本。 從刻本的字體和版式角度,可將明代 17 朝(16 個皇帝)分成三個時期: 第一個時期:明前期,從洪武到弘治。 第二個時期:明中期,從正德到隆慶。

第三個時期:明後期,從萬曆到崇禎。 至於地域,除福建建陽的監本自成格局需在每個時期中專門講述外,有些關 係重大的還要結合時期著重講。 二、明前期的刻本(洪武——弘治) (一)現存明初本的分類及留存情況 明前期的刻本,基本延續了元刻本的風格。入明後,臨汾不再是別具格局的 刻書中心,因此沒有明平水本的說法。有明一代,全國的刻書業可以分成兩個大 的系統,一是,建陽的坊刻本系統;一是,此外全國各地繼承元浙本系統而形成 的大系統。此大系統和元浙本同樣,使用趙體字,而且不論官刻、家刻、坊刻, 在字體和版式上幾無出入。 1、官刻本 明初本以官刻本為主。官刻中包括內府本、國子監本,其他中央機構的刻本, 地方官刊刻的書帕本,以及介於官刻和家刻之間的藩府本。 內府本:內府指直屬于皇帝的倉庫宮室,內府本即皇家的刻本。內府本有廣 義和狹義之分。狹義的內府本指由司禮監刊刻、下屬經廠庫存儲書版並印行的經 廠本。廣義的內府本除經廠本外,還包括太祖洪武年間在南京刊刻的內府本(與 司禮監無關) 。現存的南京內府本,有《元史》《回回曆法》《華夷譯語》《大 、 、 、 明集禮》《大明律》《大誥》《大誥續編》《大誥三編》《大誥武臣》《孟子節 、 、 、 、 、 、 文》等。司禮監刊刻的經廠本,普通書佔據多數,如宦官劉若愚《酌中志》卷 18“內版經籍紀略”記載道: “皇城中內相學問讀《四書》《書經》《詩經》 、 、 ,看《性理》《通鑒節要》 、 、 《千家詩》《唐賢三體詩》 、 ,習書柬活套,習作對聯,再加以《古文真寶》《古 、 文精粹》盡之矣。十分聰明有志者,看《大學衍義》《貞觀政要》《聖學心法》 、 、 、 《綱目》盡之矣。此皆內府有板之書也。先年有讀《等韻》《海篇》部韻,以便 、 檢查難字。” 由於司禮監有錢有勢,這些普通書在字劃紙墨上十分精良。但由於是普通之書, 不受清代前期藏書家的重視。除普通書外,當時政府官修的大部頭書也常由司禮 監刊刻,如《歷代名臣奏議》《大明會典》《寰宇通志》《大明一統志》等。 、 、 、 監本:明成祖遷都北京後,在南京仍留下一套政府機構,以致國子監在明代 有兩個,在南京的簡稱為“南監”或“南雍”,北京的簡稱“北監”。南監的書 版多事接收元集慶路儒學舊版、杭州西湖書院書版(多為南宋國子監舊刻版)和 南京內府原刻板。多數不是自己刊刻的。不過明前期的北監本也很少見到,只有 成化六年刊刻的《山海經》曾為《四部叢刊》影印流傳。 其他中央機構的刻本:流傳下來的有禮部刊刻的《曆科會試錄》《曆科登科 、 錄》等。 地方官刻:又稱“書帕本”,這種稱謂源自顧炎武《日知錄》 ;“昔時入覲之 官,其饋遺一書一帕而已,謂之書帕,自萬曆以後改用白金。”流傳下來較有名 的有正統時黎諒在處州刻 《水心先生文集》 、天順時吉安府所刻 《歐陽文忠公集》 、 弘治時塗楨在江陰所刻《鹽鐵論》等。 藩刻本:由明代藩王府刻印的書籍。據張秀民《中國印刷史》統計,明代刻 過書的有淮、益、楚、遼等四十多個王府。其中刻在明前期、較有名者有洪武時 蜀藩刻《自警編》《蜀鑒》 、 ,永樂時周藩刻朱橚自撰《普濟方》 ,永樂至正統時周 藩刻朱有暾自撰《誠齋雜劇》 ,正統時楚藩刻《海巢集》 ,成化時唐藩刻《文選李

善注》等。 2、家刻本 明前期家刻本較著名者有洪武時刻《宋學士文粹》《姑蘇雜詠》 、 ,洪熙時刻 《歐陽修選集》 ,景泰時刻《高太史太全集》 ,成化時張習刻《靜居集》 ,馬暾刻 《後山先生集》等。 3、坊刻本 明前期除建本以外的坊刻本也不算多。印本傳世較著名的有洪武時杭州勤德 堂刻《皇元風雅前後集》《新編翰林珠玉》 、 ,宣德時南京積德堂刻《金童玉女嬌 紅記》 ,弘治時北京岳家刻《奇妙全相注釋西廂記》 。1967 年,上海嘉定的明墓 中發現了成化七年至十四年北京永順堂所刻的《說唱石郎駙馬傳》《說唱包待制 、 出身傳》《包龍圖斷烏盆傳》等十一種說唱詞話和一種南戲《白兔記》 、 。 4、 《大藏經》和《道藏》 明代初年由政府刊刻過兩部佛教的《大藏經》 :一是洪武五年豐太祖之命在 南京開刻,到成祖永樂元年完成,世稱《南藏》 ;一是成祖永樂八年為報父母生 育之恩在北京開刻的,到英宗正統五年完成,版片歸司禮監所轄的漢經廠存貯刷 印,世稱《北藏》 。 英宗正統九年還在北京刊刻了一部道教的《道藏》 ,世稱《正統道藏》 ,歸司 禮監所轄的道經廠存儲刷印。此外,神宗萬曆三十五年續刻若干種,叫《萬曆續 道藏》《南藏》《北藏》和《道藏》都用梵夾裝。 。 、 (二)明初本的鑒別 明初本基本延續了元浙本的風格,在鑒別時自然與元浙本相近: 1、字體 均作趙體字,因為明前期書壇仍流行趙體。只有司禮監的經廠本在稍後模仿 過當時館閣體書法家姜立綱的字體,即在趙體中略帶唐書法家柳公權的筆法。 2、版式 由元浙本的白口、細黑口發展成為大黑口。魚尾仍舊都是雙黑魚尾,上魚尾 下方仍舊用簡稱記書名、卷次,下魚尾上方或下方記頁次。邊框則左右雙邊或四 周雙邊。刻工姓名則因為是大黑口都不記。 3、斷句和印章 司禮監的經廠本都加圈斷句。初印的還常在每冊首頁上端鈐加“廣運之寶” 朱文大方印。 4、避諱 明代到崇禎時才避皇帝諱,故明初本概不避諱。 5、紙張 都用白棉紙,差一點的也用黃棉紙,用竹紙的則多數是後印本。因此,過去 通常稱明初本為“黑口白棉紙明初本”。 6、書冊 原裝應多是包背裝,但多已改裝。 由於清人刻書一般沒有用這種明初本來覆刻的,所以至今尚未發現有人用後 來的本子偽充所謂明初本的事情。 (三)明前期的建本及其鑒別 1、明前期建陽的書鋪及其刻書 明初建陽的書坊,一部分是元代老書店的繼續經營,如劉氏翠岩精舍、劉氏 日新堂、葉氏廣勤堂、鄭氏宗文堂、虞氏務本堂等。其中洪武時務本堂刻《易傳

會通》 ,永樂時翠岩精舍刻《事林廣記》 ,宣德時廣勤堂刻《萬寶詩山》 ,正統時 廣勤堂刻《增廣太平惠民合劑局方》《圖經本草》等,均有印本傳世。 、 明前期興起的建陽書鋪,則以熊宗立的種德堂、劉洪的慎獨齋、劉宗器的安 正堂等最有名。積德堂多刻醫書,如正統時刻《新刊袖珍方大全》 ,天順時刻《外 科精要》 ,成化時刻《新刊補遺大全婦人良方》 ,熊宗立自撰《新編名方類證醫書 大全》 。慎獨齋和安正堂的全盛在正德以後,但在弘歷時已開始刻。慎獨齋一開 始便刻《資治通鑒綱目》《大明一統志》等大書。 、 2、明前期建本的鑒別 (1)字體:仍舊沿襲元建本,作較瘦較圓勁的顏體,在初期和元建本很難區別。 以後點劃稍顯生硬,圓勁的味道逐漸消失,如慎獨齋的刻本。 (2)版式:都作大黑口,雙魚尾(雙黑魚尾居多) ,書名、卷次、頁次在版心的 位置和宋元建本相同。四周雙邊或左右雙邊,不記刻工姓名,也同于宋元建本。 由於書冊流行包背裝,書耳已失去其作用,因此已不見書耳。 (3)正文中的魚尾:在正文小題或卷次之上加魚尾,以示醒目,與元建本做法 相同。 (4)序跋題識牌記:少見刻書的序跋題識,多有牌記,這也和元建本相同。 (5)避諱:不避皇帝諱。 (6)紙張:多用竹紙,不用當時通行的白棉紙。 (7)書冊:原應是包背裝,但多已改裝。 明前期的監本未見有用後來的本子偽充的,是因為清代沒有人覆刻它、仿刻 它,沒有近似的本子可用來偽造。而用明前期的建本來偽造宋元本的事情倒是有 的,如葉氏廣勤堂《萬寶詩山》 ,常用來冒充宋刻本。 (四)明前期刻本的善本問題 從校勘角度看,明初本包括建本,凡屬時人詩文著述的初刻者,應該校勘較 認真。官刻中的內府本,以及司禮監刊刻的官書,也不致馬虎草率可算善本。但 司禮監刻了為宦官閱讀用的經廠本 《四書》 、 《通鑒節要》 之類,只是通行的俗本, 談不上校勘價值。建本中的經史讀本也是如此。地方官刻的書帕本有好有壞,惡 本多已遭淘汰。 從文物角度看,明初本在明末清初已被藏書家珍藏。到清代中期,至清末民 國初,明初本的聲價更高了。陳乃乾《上海書林夢憶錄》記載民國初年買書者的 情況說: “開卷之前 必先問綿紙乎抑竹紙乎?黑口乎抑或白口乎?”“但得棉紙印 , 者必是佳書,黑口者當然更佳。” 周越然《購書的經驗》也說: “至民國二十年左右,明初小字本,清初精刻本,價較十年前約大十倍,且 稀見如鳳毛麟角。” 時至今日,明前期刻本一律成為文物性善本。 三、明中期的刻本(正德——隆慶) (一)嘉靖本及正德本、隆慶本 1、嘉靖本:明刻本從此時發生一次大變化:字體由趙體改成整齊的歐體,版式 也有大黑口變成了白口。這種變化始於正德,顯著於嘉靖,下及隆慶。其中,以 嘉靖時所刻的數量多、品質高,成為明刻本以至我國版本史上的一大特色,被稱 作“嘉靖本”。 發生這種變化的原因:一方面可能與當時文壇的復古運動有關。李夢陽、何

景明等“前七子”,李攀龍、王世貞等“後七子”,主張“文必秦漢、詩必盛 唐”,要求多讀古書。古書舊本在這時已流傳不多,因此需要翻刻校勘比較精良 的南宋浙本,自然在字體、版式等方面受其影響。二是黑口趙體的刻本從元代到 明成化、弘治,已曆行二百多年,日久也讓人生厭而思變。 2、蘇州的刻書情況:明以後,由於出版事業的普及,宋元時的那種刻書中心已 不再出現。出版事業進了由某個地區領先創制新格局,從而向全國推廣的局面。 標準的嘉靖本就發源于當時的文化中心——蘇州。蘇州在明代是個府,下轄七縣 一州,吳、長洲二縣縣治在府城,昆山、常熟、嘉定、崇明四縣和太倉州在周圍, 地處全國最富庶的長江下游地區。 現存蘇州印本,最早的是黃省曾在正德七年刻《唐劉叉詩》 ,十三年刻《楚 辭章句》 ,十四年刻他自己注的《申鑒》 ,都是用白口歐體。王鏊在正德十二年刻 《大唐六典》《孫可之文集》 、 ,也用白口歐體。同樣的體式,陸元大在正德十四 年刻《晉二俊文集》 ,正德十六年刻《花間集》 ,袁表在十五年刻《皮日休文藪》 。 《花間集》 上有“正德辛巳吳郡陸元大宋本重刊”一行,說明這種白口歐體的新 風格確是以宋本為模式。黃省曾學詩于李夢陽和袁表,都是蘇州文人,陸元大是 書商兼文人,王鏊更是文人兼顯貴。 嘉靖年間,這種新風格更為流行。初黃省曾刻《嵇中散集》《山海經》《水 、 、 經注》《竹澗先生文集奏議》《梁陶貞白先生文集》外,還有其兄黃魯曾刻《唐 、 、 詩二十六家》 ,子黃姬水刻 《前後漢紀》 、 《范忠宣公文集》 ,蘇獻可通津草堂刻 《詩 外傳》《論衡》《妙絕古今》 、 、 ,沈與文野竹齋刻《韓詩外傳》《西京雜記》《鐘 、 、 嶸詩品》《何氏集》《崆峒集》 、 、 ,袁表之弟袁褧嘉趣堂刻《六家文選注》《大戴 、 禮記注》 、 《楚辭集注辨證後語》 、 《世說新語注》 、 《夏小正戴氏傳》 、 《金聲玉振集》 , 顧春世德堂刻《六子》《王子年拾遺記》 、 ,徐焴萬竹山房《重校正唐文粹》 ,伍忠 光龍池草堂刻《白氏文集》《張說文集》 、 ,金李澤遠堂刻《國語》 ,龔雷刻《鮑氏 戰國策校注》 、 《陶淵明文集》 ,顧元慶刻 《梓吳》 、 《顧氏文房小說》 ,郭雲鵬刻 《曹 子建集》《分類補注李太白詩》《歐陽先生文粹遺粹》《編選四家宮詞》《河東 、 、 、 、 先生集》 ,吳元恭刻《爾雅》 。上述多數是重刻的古書要籍,而且都是家刻。蘇州 的官刻這時也受到影響,如胡瓚宗刻《藝文類聚》 ,聞人銓刻《舊唐書》 ,也和這 些家刻同一風格。 3、其他地方的刻本:刻書的新風尚不久便傳到蘇州以外的地區,影響到各地的 家刻、官刻、藩府刻、坊刻。 家刻:正德十六年,常州府江陰縣朱承爵刻的《庾開府詩集》《樊川詩集》 、 、 《浣花集》 ,即是新風格。嘉靖時,除朱承爵刻《西京雜記》外,松江府上海縣 顧從德刻《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松籌堂集》 、 ,陸楫刻《陸儼山文集》《古 、 今說海》 ,常州府無錫縣安國刻《顏魯公集》《初學記》《雍録》 、 、 ,秦汴刻《古今 合璧事類備要》 、 《錦繡萬花谷》 ,談愷刻 《妙絕古今》 、 《孫子集注》 、 《太平廣記》 , 俞憲鴸鳴館刻《西溪叢話》 ,顧起經奇字齋刻自撰《類箋唐王右丞詩文集》等, 都和蘇州地區採取同一風格。 官刻:孔天胤在杭州刻《資治通鑒》 ,傅應台在南昌刻《陶淵明集》《韋江 、 州集》 ,陸深在成都刻《史通》 ,也都是標準嘉靖本風格。國子監祭酒張邦奇、司 業江汝璧重刻的《史記》《漢書》《後漢書》《遼史》《金史》等,也都不例外。 、 、 、 、 藩府刻:趙府居敬堂刻《補注釋文黃帝內經素問》《靈樞經》《王氏脈經》 、 、 、 《資治通鑒綱目》《詩緝》《法藏碎金錄》《薛文清公讀書錄》《洹詞》 、 、 、 、 ,徽藩 崇古書院刻《錦繡萬花穀》 。

坊刻:杭州洪楩清平山堂刻《六臣注文選》《路史》《唐詩紀事》《新編分 、 、 、 類夷堅志》 ,衢州葉氏寶山堂刻《重刊校正唐荊川先生文集》 ,與蘇州刻本無異。 4、隆慶時期的刻本:標準的嘉靖本,到隆慶時期逐漸有了變化,向萬曆本過渡。 隆慶只有六年,刻書數量遠不如嘉靖,印本流傳下來最有名的是隆慶元年巡按福 建監察禦史胡維新在福州刊刻的官刻《文苑英華》 。 5、其他體式的刻本:標準嘉靖本雖風行一時,但還沒能普及全國。司禮監的經 廠本,仍保持明前期的老式樣。嘉靖時刻的《文獻通考》《大明集禮》《女訓》 、 、 等,與之前經廠本相近。嘉靖時巡按福建禦史李元陽刻《十三經注疏》 ,用趙字 而略摻顏體,未受標準嘉靖本影響。此外,邊遠或文化不夠發達的地區,所刻地 方誌或本地人詩文著述往往仍是明前期式樣。有些地方趙體黑口的體式維持到萬 曆、天啟年間仍無變化。 (二)嘉靖本等的鑒別 1、字體:仿南宋浙本歐體字。兩者區別是,南宋版本的歐體完全是書寫體,這 時的歐體比較方板整齊,趨向規範化,藝術上不如宋浙本歐體逼真。正德本的字 體一般比嘉靖本厚重一些,隆慶本的字體則比嘉靖本更方整,處於向萬曆本過渡 階段。 2、版式:仿南宋浙本,一般作白口,魚尾則為單魚尾,邊為左右雙邊。有個別 刻本將書名刻在魚尾之上,如隆慶時的《文苑英華》和戚繼光撰《紀效新書》 。 3、牌記:像南宋浙本一樣,有的在版心下方刻有牌記。 4、避諱:不避明帝的名諱,但據宋本覆刻的按原樣避宋諱。 5、紙張:與前期一樣,多用白棉紙,少用黃棉紙,有“白棉紙嘉靖本”之稱。 用竹紙的多半是後印本。 6、書冊:明中期起多用線裝,無助於鑒別。 (三)明中期的建本及其鑒別 1、明中期建本的情況 建陽書肆在明中期仍然興盛,仍保持其獨特風格,未被標準的嘉靖本同化。 當時有兩家最有名的書鋪。一家是劉洪的慎獨齋,在正德時刊刻了《資治通鑒節 要》《璧水群英待問會元選要》《群書集事淵海》《皇明政要》《蘇氏家傳心學 、 、 、 、 文集大全》《大宋文鑒》《十七史詳節》《歷代通鑒纂要》《文獻通考》《山堂 、 、 、 、 、 先生群書考索》《千金方》《史記集解索隱》《讀史管見》 、 、 、 ,嘉靖時刊刻了《西 漢文鑒》《東漢文鑒》《春秋經傳集解》《象山先生全集》《瀛奎律髓》《容春 、 、 、 、 、 堂集》等。劉宗器安正堂在正德時刻《新刊詳增補注東萊左氏博議》《集注分類 、 東坡先生詩》《類聚古今韻府續編》《集千家注批點補遺杜工部詩集》《分類補 、 、 、 注李太白詩》《象山先生文集》 、 ,嘉靖時刻《詩經疏義會通》《東萊先生呂太史 、 全集》《重刊宋濂學士先生文集》《新刊禮記纂言》《春秋胡傳集解》《韓文正 、 、 、 、 宗》《甘泉先生文錄類選》《止齋文集》《新刊河間劉守真傷寒直格方》《新刊 、 、 、 、 醫學啟源》《璧水群英待問會元選要》《管子》《淮南子》《韓文考異》《大學 、 、 、 、 、 衍義補摘要》《臨川王先生荊公文集》《周易傳意大全》 、 、 。從印本種數看,劉宗 器的安正堂後來居上,在嘉靖時超過了劉洪的慎獨齋。 2、明中期建本的鑒定 (1)字體:原先宋元建本圓潤的顏體字基本上變形消失,轉而成為點劃生硬、 撇捺較長的字體,不如原來美觀。 (2)版式:大黑口、雙黑魚尾,四周雙邊或左右雙邊,不記刻工姓名。有的書 已將上邊的大黑口最上端空了一截刻書名,如慎獨齋在正德時刊刻的《山堂先生

群書考索》 ,這接近隆慶本《文苑英華》等書的做法。 (3)標題特色:有時在正文小題等上端加魚尾以醒目。 (4)序跋牌記:刻書序跋少,牌記多。 (5)避諱:不避皇帝諱。 (6)紙張:均用竹紙。 (7)書冊:多改用線裝。 過去多用明中期建本來偽充宋元本,很少用後世別的本子來冒充明中期建本的。 (四)明中期刻本的善本問題 從文物性來講,明中期刻本到清末民國時,都一律成為文物性善本,尤其令 人賞心悅目的標準嘉靖本更是如此。藏書家鄧邦述好收藏嘉靖刻書,嘗刻“百靖 齋”印。蘇州詞曲大家吳梅也對嘉靖本偏好,刻有“百嘉室”藏印。 從校勘角度看,標準嘉靖本多出自宋本,有的還是用宋本的覆刻或仿刻,是 公認的校勘性善本。如袁褧嘉趣堂本《六家文選注》《世說心語注》 、 ,所據宋刊 原本均已佚失,得袁刻才能流傳。孔天胤刻《資治通鑒》 ,為《通鑒》多保存一 種宋本面目,有較高校勘價值。也有校勘不甚理想的。如世德堂本《六子》據宋 元建陽書坊的纂圖互注本改刻成大字本的,和傳世的宋刻善本《南華真經》《揚 、 子法言》比對,校勘上實在不善。通津草堂本《論衡》則在《累害篇》脫去一整 頁。 明建本的品質到明中期時候已經較差。陸深在嘉靖、隆慶間撰寫的《金台紀 聞》 : 說 “金建益下 去永樂 宣德間又不逮矣。唯近日蘇州工匠稍追古作可觀。” , 、 四、明後期的刻本(萬曆——崇禎) (一)萬曆本、天啟本及崇禎本: 1、萬曆時期的新風尚 從萬曆開始,明刻本又出現新風格,在字體和版式上不同於標準的嘉靖本, 字體轉變為更加方板整齊、橫平豎直、橫細豎粗,完全脫離歐體字。這種新字體 世稱“方體字”,或“宋體字”。這種方體字缺乏生動美觀,有欠古雅,但在印 刷史上它使漢字進一步實現了規範化。以後到清代刻書基本上承用了這種方體 字。清後期鉛印技術傳入後,仍用此方體字,成為今天印刷上最通用的“宋體 字”、“老宋體字”。 最早使用這種方體字刻書是在安徽徽州。當時刻書較多的是吳琯、吳勉學兩 家。吳琯是福建漳浦人,在徽州婺源任知縣,先後刻有《古今逸史》《水經注》 、 、 《三國志》 、 《晉書》 、 《大唐西域記》 、 《楚辭》 、 《寶古堂重考古玉圖》 、 《薛氏醫案》 、 《說略》《詩紀》《唐詩正聲》《王元美先生文選》 、 、 、 。吳勉學是徽州歙縣人,早 在隆慶時就刻有白文本《史記》 ,萬曆時刻有白文本《二十子》 、白文本《國語》 和《戰國策》《楚辭》《世說新語》《資治通鑒》《宋元通鑒》《新刻京本性理 、 、 、 、 、 大全》《歷代史證》《史裁》《新鐫批選皇明百將傳合法兵戎事類》《二酉園尺 、 、 、 、 牘考》《赤牘清裁》《五侯鯖》《花間集》《唐雅》《何仲默先生詩集》《海岳 、 、 、 、 、 、 山房存稿》《醫說》《重校活人書》《東垣十書》《醫學六經》《古今醫統正脈 、 、 、 、 、 全書》《醫書痘疹大全》《大佛頂如來密用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集注節 、 、 要》以及吳氏自撰《封類考注》 。這些書版品質很好,此後版歸他人,久印不壞。 如吳勉學的《二十子》版歸黃之寀, 《世說新語》版歸吳中珩,吳琯的《水經注》 版歸吳中珩。黃之寀、吳中珩在姓名上都加上“新安”二字,新安即徽州的古稱。 明以來,徽商們常到南京、揚州、杭州等地經商或定居,往往會把徽州的刻 工帶過去,因此,江浙的刻書風氣很快受其影響,隨著這種方體字刻本普及到全

國很多地區。官刻本中,萬歷時南京國子監祭酒馮夢楨重刻了 《三國志》 、 《宋書》 、 《南齊書》《梁書》《陳書》《北齊書》《周書》《隋書》《南史》《北史》《五 、 、 、 、 、 、 、 、 代史記》 ,又刊刻了《子匯》《兩漢紀》《古史》 、 、 ,都用方體字。北京國子監據嘉 靖時李元陽版重刻《十三經注疏》 ,又據南監本重刻《二十一史》 ,以及江西按察 使張鼎思刻《本草綱目》 ,揚州知府虞德燁刻《呂氏春秋》 ,松江府官刻《續文獻 通考》 ,以及藩府本如鄭藩刻《樂律全書》 ,也都用方體字。家刻中,有名的如蘇 州吳縣許自昌刻《太平廣記》《前唐十二家詩》《分類補注李太白詩》《集千家 、 、 、 注杜工部詩集》《唐浦昌先生集》《唐皮從事倡酬詩》 、 、 ,蘇州常熟趙用賢刻《管 子》 、 《韓非子》 ,松江嘉定馬元調刻 《元氏長慶集》 、 《白氏長慶集》 ,也都用方體。 萬曆時人的詩文集和著述,同樣以用方體字居多。 2、 《嘉興藏》 :萬曆三十一年至崇禎十五年,先後在山西五臺山、杭州經山寺、 嘉興楞嚴寺等處大規模進行,世稱《嘉興藏》或《經山藏》《嘉興藏》採用方體 。 字,不再使用傳統的梵夾裝,改用線裝。 《嘉興藏》的編次全依永樂時候刻的《北 藏》 ,末附《北藏》缺而《南藏》收入的四部,總計 210 函。其中凡中國人的著 作在版心上方都刻有“支那撰述”四字,因此又通稱之為“支那本”。之後,清 康熙五年又繼續收集明清僧人的著作刻成《續藏經》90 函和《又續藏經》43 函, 是收書最多的一部雕版印刷《大藏經》 。 3、寫刻本:任何雕版印刷都得先用毛筆“寫樣”,然後上版刊刻。嘉靖、萬曆 時刻書字體日益整齊規範 最終產生了完全脫離普通書寫字而專用來刻書的方體 , 字。這時再重新用普通書寫字體來刻書,被稱作“寫刻”,這種刻本稱作“寫刻 本”。萬歷時出現的寫刻本仍用趙體,但不像明初本的趙體筆道豐腴剛健,而轉 趨流利生動。其中的代表作是陳仁錫在蘇州刻的《陳白陽集》和《石田先生集》 , 其後董其昌校刻的《王文恪公集》 。寫刻稍遜色的還有萬歷時杭州馮念祖臥龍山 房刻的《越絕書》《吳越春秋》 、 ,杭州胡文煥文會堂坊刻《格致叢書》 ,不如《陳 白陽集》流利。胡維新任大名道兵備副使時官刻《兩京遺編》字劃挺拔,蘇州太 倉王氏家刻《弇州山人四部稿》 。此外,當時南京書坊刻戲曲小說等也用寫刻。 4、明末刻本:天啟、崇禎兩朝的刻本通稱為明末刻本。明末刻本除保持了萬歷 時的方體字和少數寫刻者外,在杭州的坊刻中又使用了一種新的方體字。它不像 萬歷時始創的方體字那麼方和橫細豎粗,而變為字形稍長、筆劃較瘦的方體字, 可稱為長方體字,看上去有清朗醒目的感覺。代表作如天啟時沈鼎新花齋刻《九 子》 ,郎奎金堂策檻刻《五雅》和先秦諸子書。徽州歙縣人吳馡在南京刻的《孫 樵集》《劉蛻集》 、 ,以及當時人的某些詩文集和著述,也都用了這種長方體字。 這種長方體字和萬歷時創制的方體字一樣,為清人刻書承用。 (二)萬曆本等的鑒別 1、字體:使用的有方體字、長方體字和寫刻的字體。方體字本和清代的方體字 本差別細微。 2、版式:版心上方一律白口單魚尾,書名提到魚尾之上,魚尾下只有卷次。這 種式樣自宋元到明前期是從未出現過的,明中期正德、嘉靖、隆慶時也只是極少 出現,到此時便十分普及。版心下方一般白口,少數細黑口,有時在白口處有刻 書人的書齋名稱,這是南宋世綵堂本以後長期未見的。多左右雙邊或四周雙邊。 3、卷首題行:常在每卷卷首所題撰者的次行,題“明×××校”一行。這在過 去已有,但這時更風行。 4、評點:開始把評點刻書上。

5、內封面:牌記絕跡,代之以“內封面”,簡稱“封面”,相當於現在的書名 頁、扉頁。它一般分三欄——居中大字刻書名,右欄頂格刻“×××撰”或“× ××鑒定”,左欄下方刻“××堂藏板”之類,有的坊刻本還在內封面上刻有對 本書的宣傳和介紹文字。但有的坊刻本在書版易主後,會以新主人名義另刻內封 面,因此凡遇到內封面點劃清朗像新刻,而正文爛版式或刻得稍模糊,對此新的 內封面就不宜信賴,不能據以定書的刊刻人和刊刻時地。 6、避諱:陳垣《史諱舉例》說:“明諱之嚴,實起於天啟、崇禎之世。”“故 明季刻本書籍,‘常’多作‘甞’,‘洛’多作‘雒’,‘校’多作‘較’, ‘由’字亦有缺末筆者。”這種避明帝名諱的刻本並不常見。 7、紙張:僅初印本中極少數用棉紙,一般都用竹紙,色黃,易脆易破,質地大 不如棉紙。 8、書冊:從此時起,書籍都通行線裝。 (三)明後期建本和南京坊本及其鑒別 我國的章回小說,到萬歷時已進入全盛時期。書坊為了迎合社會需求也大量 刊刻這類章回小說。這類書坊,仍以建陽刻得最多,其次是南京。 1、建陽書坊:以餘姓開設的為多。據統計,萬歷時餘姓在建陽開設的書坊超過 了三十家,其中刻書最多的是餘象鬥這家。餘象鬥刊刻的章回小說有《新刊京本 春秋五霸七雄全像三國志傳》《新刊京本編集二十四帝通俗演義全漢志傳》《新 、 、 刻按鑒全像三國志傳》 《新鐫全像東西晉演義傳》 《新刻按鑒演義全像唐書志 、 、 傳》《全像按鑒演義南北兩宋志傳》《新刊按鑒演義全像大宋中興岳王傳》《新 、 、 、 刻皇明開運輯略武功名世英烈傳》《全像類編皇明諸司公案》《京本增補校正全 、 、 像忠義水滸志傳評林》 ,以及《新刊八仙出處東遊記》《刻全像五顯靈官大帝華 、 光天王傳》《新鍥三藏出身全傳》《刊北方真武祖師玄天上帝出身自傳》 、 、 。後四 種是有意編印的東南西北四遊記,與百回本《西遊記》競爭的,到清代翻刻本直 接冠以《四遊記》的書名。 2、南京書坊:萬歷時南京的書坊,以唐、周兩姓開設的居多。除刻普通用書外, 周姓多刻章回小說,唐姓多刻戲曲。唐氏所刻戲曲現存的有《新刊重訂出相附釋 標注香囊記》《新刊重訂附釋標注出相五倫全備忠孝記》《新刊重訂出相附釋標 、 、 注千金記》《新刊重訂出像附釋標注拜月亭記》《新刊重訂出像附釋標注裴度香 、 、 山還帶記》《新刊重訂出相附釋標注趙氏孤兒記》《新刊重訂出相附釋標注驚鴻 、 、 記》《新鍥重訂出像雙鳳齊鳴記》《新刊重訂出像附釋節孝記》等多種,還刊刻 、 、 了有名的章回小說《新刊出像官版大字西遊記》 。唐氏富春堂所刻戲曲有《新刻 出像音注花欗王十朋荊釵記》《新刻出像音注花欗南調西廂記》《新刻出像花欗 、 、 韓信千金記》《新鐫圖像音注周羽教子尋親記》等超三十種。周曰校萬卷樓所刻 、 章回小說有《新刻校正古本大字音釋三國志通俗演義》 《新刊大宋中興通俗演 、 義》《新刻全像包孝肅公百家公案演義》《新鐫全像海剛峰先生居官公案》 、 、 ,周 如山大業堂所刻《東西晉演義》 《新鐫出像補訂參采史鑒唐書志傳通俗演義題 、 評》《李卓吾先生批評西遊記》 、 。 南京、建陽書坊刊刻的小說戲曲多在萬曆年間,到天啟、崇禎就衰落下去 了。自北宋以來歷時五百多年的建陽刻書中心到清初已不復存在。原因有兩點, 一是刻書品質、技術不如蘇州、徽州、杭州及其他很多地區;二是小說戲曲都是 非正統書籍,要靠這些來維持出版事業非常困難。 3、鑒定: (1)字體:建本較明中期的筆劃更趨生硬板滯、拙率。南京的坊刻則有的是寫

刻,有的用萬曆方體字。兩地的區別明顯。 (2)版式:兩地都多用白口,書名放到上魚尾之上,和萬曆方體字本的版式基 本趨同。邊則多四周單邊,但南京坊刻中有的用圖案在每半頁的四周組成花邊, 即書名中所謂“花欗”,以吸引讀者。 (3)兩截版或三截版:有的小說戲曲採用兩截版或三截版,上兩截刻評語,建 本則還在上截刻插圖,這是仍叫“全像”、“出像”、“出相”、“圖像”。不 過南京坊本的圖像一般都占整個半頁,不像建本那樣都在書頁的上截。 (4) 卷首特色:每卷卷首常有“書林×××重梓”、“金陵×××梓行”之類, 標出書坊名稱或店主姓名字型大小。 (5)牌記:仍有牌記。多有內封面。 (6)避諱:不避諱。 (7)紙張:一般用黃色竹紙,質地差。 (8)書冊:均線裝。 (四)汲古閣本及其鑒別 明末蘇州府常熟縣的毛晉,其家刻書品種超過以往任何一家坊刻,甚至超過 了北京國子監的官刻。毛晉的藏書處就是著名的汲古閣,他刻的書被稱作“汲古 閣本”。毛晉生於萬曆十七年,卒于清順治十六年,刻書從天啟年間到他去世前, 先後四十多年。清中葉顧湘編《汲古閣刻書考》 ,詳記書名及版片數字。其中多 大部頭書,如《十三經注疏》《十七史》《津逮祕書》《宋六十一家詞》《六十 、 、 、 、 種曲》 、 《列朝詩集》 《三唐人集》 以及 、 《四唐人詩》 、 《八唐人詩》 、 《唐三高僧詩》 、 《唐人選唐詩》 、 《元四大家詩集》 、 《元人十種詩》 、 《詞苑英華》 、 《詩詞雜俎》 、 《道 藏八種》等,並且往往刷印很多。葉德輝《書林清話》卷 7“明毛晉汲古閣刻書 之三”說:“曩余不喜毛氏汲古閣所刻書,光緒初元,京師、湖南舊書攤頭,插 架皆是。” 汲古閣本花樣不一,品類繁多,在字體和版式上可以截然不同: 1、字體。大體可分為四種:①少數在天啟時刻的,使用當時流行開來的長 方體字,如《三家宮詞》《浣花集》《洛陽伽藍記》等。這些本子在版心下方都 、 、 有“綠君亭”三字。②使用萬歷時開創的方體字,大字如《三唐人集》 ,小字如 《列朝詩集》 。還有把這種方體字刻得特別粗拙的,只有《滄螺集》一種。③把 萬曆方體字壓扁,成為前所未有的扁方體字,橫筆瘦而豎筆極粗,如《十三經注 疏》《十七史》《津逮祕書》《宋六十一家詞》《文選》《樂府詩集》等,在汲 、 、 、 、 、 古閣本中占了絕大多數。④仿歐體字,但不像南宋浙本、明嘉靖本,瘦長且斜, 不甚好看,只有《中州集》等少數幾種,有的如《四唐人詩》筆道肥一些, 《說 文解字》更端正些。 2、版式。或白口或黑口,書名或在上魚尾或在其下,或左右雙邊或四周雙 邊。天啟時刻都標有“綠君亭”,以後則多數在版心下方標有“汲古閣”,有的 在每卷首尾頁版心中央標出“汲古閣正本”,且常附有毛晉刻書跋語。 3、紙張。使用一種黃色的竹紙,厚者叫“毛邊”,薄者叫“毛太”,比明 後期慣用的竹紙品質好。極少數初印的汲古閣本用開化紙。這是明末開始出現的 一種潔白細膩的高品質紙張,也稱桃花紙。 4、書冊:均線裝。 (五)明後期刻本的善本問題 萬曆和天啟崇禎的方體本以及寫刻本,除當時人的詩文集著述是原刻初 刻,一般不存在校勘問題外,翻刻的古籍除吳馡刻《孫樵集》《劉蛻集》等少數 、

幾種外,一般都認為不如嘉靖本。其中有的確實未經很好校勘,如北監本的《十 三經注疏》《二十一史》之類。有的也不儘然,如吳琯刻《古今逸史》中的《洛 、 陽伽藍記》《雍録》《水經注》等,與嘉靖本互有長短。 、 、 從文物角度講,這些本子在清中葉還很少被藏書家認為是善本而去搜求。清 末民國時,仍只有陳仁錫刻《陳白陽集》《沈石田集》 、 、吳馡刻《孫劉集》被認 為是善本,有史料價值的明人集子,尤其是乾隆時列為禁書的在民國時也升格為 善本。到現在,明刻本一律定位善本,價格也隨之不菲。 建陽、南京的坊刻,校勘上毫無地位,尤其是那些章回小說。起初,這些刻 本無人珍藏,看過即棄。進入民國以後,研究通俗文學成為時尚,小說戲曲刻本 的圖像又為愛好版畫者欣賞,其聲價迅速上升,價格甚至超過了嘉靖本甚至明初 的黑口白棉紙本。 汲古閣本在校勘上聲譽不甚好。清初孫從添《藏書紀要》說:“毛氏汲古閣 《十三經》《十七史》校對草率,錯誤甚多??毛氏所刻甚繁,好者僅數種。” 、 汲古閣本在校勘上有善有不善,善者如《十七史》用宋元舊本校訂後付刻,不善 者如《十三經注疏》只據北監本重刻,較多脫誤。從文物角度來說,汲古閣所刻 《列朝詩集》 、 《道藏八種》 、 《滄螺集》 等一向稀見,次一點如 《元人十種詩》 、 《四 唐人集》《唐詩紀事》以及《十三經注疏》《十七史》《津逮祕書》等大部頭書 、 、 、 之完整早印者,也較為難得。到清末還習慣不把這些列入善本書目,到近些年有 了“凡汲古閣本皆善”的趨勢。 四、清及民國的刻本 (一)概述 从顺治元年到宣统三年溥仪退位,清代共有十朝 268 年。有清一代,印刷事 业的兴盛普及更胜于明代。 清代刻书种类不仅远比明代多,留存至今的数量也相 当可观。 清刻本的情况较复杂,字体的时代性极不明显,同时代、同地区甚至同一人 所刻的几种书,所有字体会各不相同,版式也是五花八门,毫无规律。因此,不 能套用讲宋元明刻本的方法讲清刻本。清代刻本的讲解,应着重以下几点: 1、抓住几类有特色且有影响的刻本来讲。 2、参考学术演进或政局变化等因素进行分期,取代按字体、版式分期的方 法。 3、民国以后刻书事业没有停止。清刻本的最后一段也应把民国刻本包括进 去。 4、从字体、版式无法鉴别刻本的年代。但清刻本绝大多数都有刻书序跋题 记,有刊刻者及年月的内封面。翻刻者一般都有序跋把翻刻的事情讲清楚。 清代的十朝加上民国可分作三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清前期,从顺治到雍正。 第二个时期,清中期,从乾隆到咸丰。 第三个时期,清后期到民国,从同治到宣统,以及民国。 (二)清前期即从顺治到雍正的刻本 1、清前期的方体字本 清代前期,顺治、康熙、雍正三朝的刻本,多数继承了明代后期的传统刻方 体字本, 其中以万历传下来的方体字为主,也有用天启时创制的长方体字和汲古 阁创制的扁方体字。

这个时期的方体字本有粗有细。粗的如顺治时济南章丘谢世箕刻《金石录》 和其父谢启光刻《集古录》 ,比明后期的差。刻得较好的仍是多数,尤其在东南 文化发达地区,如董氏家刻《豊草庵诗集》和《宝云诗集》 ,龚贤刻《中晚唐诗 纪》 ,康熙时季振宜刻钱谦益注《杜工部集》 ,吴之振刻所辑《宋诗钞初集》 ,徐 釚刻自撰《词苑丛谈》 ,宫梦仁刻自撰《读书纪数略》 ,厉鹗刻自撰《秋林琴雅》 , 雍正时吕氏天盖楼家刻《吕晚村先生文集》 ,陆钟辉刻所编《南宋群贤诗选》等, 较万历方体清秀。 长方体字的本子比方体字本刻得少。如康熙时周氏情话轩刻《赖古堂评选尺 牍新钞》《尺牍新钞二选藏弆集》《尺牍新钞三选结邻集》 、 、 ,顾炎武刻自撰初稿 八卷本《日知录》 ,赵时揖刻所辑《贯华堂评选杜诗》等,都较稀见。这些长方 体本继承了天启时杭州书坊长方体字本的风格,但有的刻得更雅更精。 明汲古阁创制的扁方体字,对清初刻书有影响。康熙时苏州天禄阁刻《唐诗 正》 ,邵远平刻《弘简录》 ,毛奇龄刻自撰《毛翰林集》 ,高士奇刻自撰《江邨消 夏录》 ,屈大均刻自撰《广东新语》 ,以及杭州云林寺刻旧话本《济颠语录》 ,都 用这种扁方体字。以后比较少用,直到清后期五局合刻《二十四史》中《十七史》 都据汲古阁本翻刻,这种扁方体字才又风行了一阵。 清前期的方体字本,一般用厚一点的毛边纸或薄一点的毛太纸,而以毛太为 多, 早一点的也使用明末刻本常用的质地更差的竹纸,另有用一种白色的纸叫连 史纸。印刷精刻的初印本,用开化纸或较厚的开化榜纸。 清代坊刻的章回小说一般也通用方体字, 但多数比明后期的建本小说还要拙 劣。刻书地点也分散,苏州、北京等好多地方都零星刊刻,成不了集团和独特风 格。 2、清前期的写刻本 清前期的写刻本, 在字体上采用规范化的办法,并使笔道细一些以便于双行 小字的刊刻,从而形成了清代特有的写刻本和特有的写刻字体。 这种写刻的字体,细分有两大种四小类。第一种第一类的字点划方劲,稍似 南宋浙本和明嘉靖本,当然仍有显著区别。用这种字体刻的书中,部头最大也最 有名的是《通志堂经解》 ,汇刻唐宋元明人的经解多至 146 人,名义上是满洲贵 族纳兰成德在康熙时所刻, 实际上是苏州昆山籍的显要徐乾学代他刊刻,用来结 交成德之父权臣明珠的。康熙时徐乾学给成德刻《通志堂集》 ,宋荦在苏州任巡 抚时选刻《吴风》 ,苏州张士俊刻《广韻》《玉篇》等《泽存堂五种》 、 ,松江周祯 王图炜注原刻《西崑酬唱集》等,也都用这种字体刊刻。第一种第二类叫第一类 更方板,横直笔道粗细几乎一律。部头最大的是康熙时苏州席启寓辑刻的《唐诗 百名家全集》 ,以及卞永誉刻自辑《式古堂书画汇考》 。和此接近但字形稍见倾斜 而略仿宋浙本的,则有雍正时诗鼎斋刻《淳化祕阁法帖考正》 ,金农在扬州刻自 撰《冬心先生集》 。还有康熙时苏州缪曰芑覆刻宋蜀本《李太白全集》 。 第二种第一类,字的点划软美,有点像宋明人刻法帖里的所谓晋唐小楷,比 这种楷帖要规范。这种字体在清代写刻本中用的最广泛,不仅前期,到中期的写 刻本还通用它。曹雪芹祖父曹寅担任管理江宁织造、巡视两淮盐漕监察御史时设 立扬州诗局,编刻大部头的《全唐诗》 ,用的就是这种字体,还用这种字体在扬 州刊刻了《广韻》《集韻》等《栋亭五种》和《栋亭藏书十二种》 、 。苏州当时也 流行这种字体,如苏州汪立名刻朱彝尊编《白香山诗》 ,蒋国祥刻《前后汉纪》 、 《箧衍集》 ,顾嗣立刻自撰《昌黎先生诗集注》 ,金荣刻自注《渔洋山人精华录》 , 吴江潘耒刻《亭林诗集文集》等。而宋荦在苏州刻《王荆公唐百家诗选》 ,先刻

残本卷 5 至卷 8,卷 13 至卷 16 字体用上述第一种第一类的方劲者,稍后获得全 本补刻其余各卷却用了这第二种第一类的软美字体, 最能说明这软美体在苏州的 流行。东南一带以至其他地区这种字体也很风行,如康熙时程哲刻《带经堂集》 、 朱彝尊刻自撰《曝书亭集》 ,项絪刻《隶辨》《山海经》《水经注》《韦苏州集》 、 、 、 , 査慎行兄弟刻自撰 《敬业堂集》 、 《查浦诗钞》 敦素堂刻 , 《李诗系》 岱宝楼刻 , 《长 留集》 ,张岱刻《西湖梦寻》 ,卓尔堪刻自辑《遗民诗》 ,郑元庆刻自撰《石柱记 笺释》 ,以及雍正时王懋讷刻《楼邨诗集》 ,傅泽洪淮扬道署刻《行水金鉴》 ,吕 廷章等编刻 《朱柏庐先生媿讷集》 蒋骥刻自撰 , 《山带阁注楚辞》 金檀刻自注 , 《青 邱高季迪先生诗集》等,其中有些可能是送到苏州刊刻的,如雍正元年年羹尧刻 《唐陆宣公集》 ,卷末有“吴下程际生刻”便是明证。这一类刻本的字体因为软 美,所以人们通称之为“软体字” ,称这类刻本为“软体字本” 。 第二种第二类与软体字比较接近,不过不像软体字那样规范拘谨,而稍事放 逸,呈现书法之美。最富盛名的是康熙时林佶写刻的《渔洋山人精华录》《午亭 、 文编》和《尧峰文钞》《尧峰文钞》刻在最后,密行小字尤其精美。 , 《精华录》 因为是当时诗坛权威王士祯的自选集,最受欢迎的畅销书,书坊里还出现了翻刻 本。字体接近的还有卓尔堪在康熙时刊刻的曹子建、陶靖节、谢康乐《三家诗》 。 此外,还有康熙时刊刻有“嘉兴夏舜臣鐫”字样的《无声诗史》 ,康熙、雍正间 苏州王岐手写顾氏碧筠草堂刊刻的《重刊校正笠泽丛书》 ,雍正时陆钟辉用此本 翻刻的《笠泽丛书》 ,雍正时有“嘉兴钟仁山刻”字样的李光映自撰《观妙斋藏 金石文考略》 。 3、清内府本和前期的武英殿本 顺治时清世祖宠用宦官,设立十三衙门,汉经厂等依然存在,内府刻书仍由 宦官掌管。世祖死,宦官即被整肃,其首脑吴良辅处斩,十三衙门撤销,其后修 书刻书转归文职人员办理。乾隆时官修《日下旧闻考》卷 73: “康熙十九年,始 以武英殿内左右廊房共六十三楹为修书处。 ”武英殿正式成为修书刻书之处当即 在其时。 所以清代皇家刻书笼统地可称为内府本,而习惯上将康熙及其后的专称 “武英殿本” ,简称“殿本” ,而顺治时刊刻的仍称作内府本。 顺治时的内府本,现存的都是清世祖御撰,有《御注孝敬》《御注太上感应 、 篇》《御注道德经》《御制资政要览》《御制劝善要言》《御制范行恒言》《御 、 、 、 、 、 制劝学文》《御定内则衍义》《御制万寿诗》等十六种。这些书刻了大多颁赐臣 、 、 下,世祖死后长期封存,以后继续留在宫里,后来才有一部分多余的复本流入琉 璃厂出售。就刻书字体来说,如《孝敬》《道德经》《资政要览》《劝善要言》 、 、 、 等用赵体字, 和明中后期司礼监经厂本相近似, 《太上感应篇》 、 《范行恒言》 、 《劝 学文》则用方体字,和清初通行的方体字风格一样。这些书有用稍厚的毛边纸或 稍薄的毛边纸印的, 讲究的则用洁白的原棉料纸印。 这些书的装订, 有的用线装, 还有用包背装,个别还用蝴蝶装硬面仿照宋本式样,如《资政要览》 。书衣则除 用通常黄色纸加蓝纸书籖外,还有用绫绢裱纸加绫绢签条的。 康熙以后的武英殿本, 一改顺治时的面貌,使用写刻的软体字和流行的方体 字。康熙时刻的武英殿本书据统计有 56 种,雍正时有 72 种。这些殿本书中以康 熙时官修的多种大书比较有用,如《御定康熙字典》《御定佩文韵府》《韻府拾 、 、 遗》《御定渊鉴类函》《御定骈字类编》《御纂朱子全书》《历朝闺雅》之类, 、 、 、 、 还有 《子史精华》 是雍正时刻的, 这些都用方体字。 用软体写刻的有用大书有 《御 定佩文斋书画谱、 《佩文斋咏物诗选》《御定全唐诗录》《御定全金诗》《御定 、 、 、 历代诗余》等。还有一种仿南宋咸淳本《周易本义》 ,刻得字大悦目,笔划也受

软体的影响。还有一种《钦定篆文六经四书》 ,全部都写了小篆来刊刻,也别具 特色。 这些武英殿本讲究的都是用开化纸印,有的也用开化榜纸,一般的则用毛边 或毛太纸,很少用连史纸。 4、清前期刻本的善本问题 从校勘角度来看, 清前期的刻本都比较好。 所刻书多数是当时人的诗文著述, 连内府本、武英殿本也是如此,也是皇帝的御撰或官修新书居多,不像重刻古籍 常存在校勘善否的问题。当然,坊刻小说及通俗用书除外。 清代刻书避皇帝名讳较严重,除对世祖御名福临两字不用避讳外,其余帝名 均要避讳。如圣祖玄烨, “玄”字通常少一点,或改用“元”字来代替,给古籍 校勘增添障碍。 从文物角度看,清人对清代刻本不重视。有些清初刻本,如怀念前明以及让 其他满足统治者看了不顺眼的禁书,在清后期逐渐受到重视。乾隆年间编修《四 库全书》把这类书禁毁了一批,但有些漏网的印本成为稀有之物,成为藏书家搜 求的目标。 这些禁书不一定刻得精, 有很多内容一般且刻版糟糕的。有些很讲究的写刻 本,如林佶写刻的《渔洋山人精华录》 ,印刷量很大,直到 20 世纪中叶,仍卖不 出好价钱。到如今,清前期的刻本也都成为文物性的善本。 武英殿本也是如此,除了刷印不甚清朗的以外,都可算成善本了。但到清末 民国初年还不把它编入善本书目, 编入善本书目是近半世纪以来的事情。 民国时, 有藏书家如陶湘专爱收藏殿版开化纸本。

第六章 活字本、套印本和插圖本 第七章 抄本、稿本和批校本 第八章 影印本 第九章 目錄及目錄學 第十章 目錄的著錄事項 第十一章 目錄的分類沿革 第十二章 綜合目錄、學科目錄和特種目錄 第十三章 校勘學的界定與功能 第十四章 書面材料錯誤的類型 第十五章 書面材料錯誤產生的原因 第十六章 校勘學的基本方法


相关文章:
人教版2011年1月份至12月份新书目录与内容简介
人教版2011年1月份至12月份新书目录与内容简介_其它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2011年...朱熹音乐著述及思想研究本书从版本学目录学、 典藏学、 校勘学、 史源学...
读后感 文档
共读了三本: 《目录学》《版本学》和《校勘学》《目录学》 、。 重点介绍了书目的本质及书目编纂和索引编制的具体方法。 此外, 简要介绍了书目情报服务和现代...
出版资格考试辅导:编辑学与其他学科的关系
编辑学与其他学科的关系 逻辑学、语言学(审稿加工) 新闻学、传播学(报纸编辑与新闻学关系更为密切) 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文献学(书籍或古籍整理学问) 目录...
山东大学2017年儒学高等研究院(文史哲研究院)硕士招收目录
同等学力加试: 1.中国现当代文学 ③617 中国文学史(含现当代) 2.外国文学 050104 中国古典文献学 01 文史文献研究 02 目录版本校勘学 03 中国学术史 14 ①...
出版考试基础(中级)笔记第二章第三讲1
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文献学(书籍或古籍整理学问) 目录学:研究书目的形成和图书目录工作规律的科学; 版本学:研究书籍的不同版本在文字、印刷、装帧上的差异,...
编辑学与其他学科对比 中级
编辑学与其他学科对比编辑学与其他学科的关系 逻辑学、语言学(审稿加工) 新闻学、传播学(报纸编辑与新闻学关系更为密切) 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文献学(书籍或...
2012年出版专业资格考试:编辑学与其他学科的关系
逻辑学、语言学(审稿加工) 新闻学、传播学(报纸编辑与新闻学关系更为密切) 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文献学(书籍或古籍整理学问) 目录学:研究书目的形成、发展...
中国古典文献学
第二节 中国古典文献学 中国古典文献学是研究中国古代文化典籍的学科。 古典文献学涉及的范畴十分广泛,其分支包括校雠学版本学校勘学目录学,以及 古籍分类学...
历史文献校勘学
历史文献校勘学_文学研究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历史文献校勘学解题《说文》“校,...必备知识文字、音韵、训诂 版本目录 相关专业知识 目录 为广搜异本提供线索 ...
版本学
广义的校勘学,前人称为校澈学,它包括了版本、校勘、目录、考证、 华伪、辑佚等内容,今谓之文献学。因广义校勘界定不明,今己不用,成为历史名词。现代 所谓校勘...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