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论易卜生的《爱情的喜剧》中的反讽特征


论易h生的《爱情的喜剧》中的反讽特征

论易卜生的《爱情的喜剧》中的反讽特征
宋丽丽。
内容提要:本文认为易卜生戏剧所具有的强大包容性和广阔的阐释空间与透视人生与 存在的反讽视角有关。本文对《爱情的喜剧》作个案研究,发现易卜生的反讽具有矛盾性、多 元性、消解性和不确定性的特征。反讽的这些特征可以使我们从不同的角度阐释易卜生对人 类社会及其生

存状态超然、动态的思考和关怀,以及剧作家对爱情与婚姻、灵魂与肉体等二
元对立矛盾的深刻透视。

关键词:易卜生

《爱情的喜剧》反讽

在易f、生的创作结束后的一个多世纪以来,人们对易h生及其创作的研究不断深入。卢 卡契在论述易h生的思想发展过程后指出,“易h生戏剧的统一性来自他的思想发展过程。 只有他的思想过程才能说明和解释他所提出的所有问题和矛盾,只有这个思想发展过程才 能解释这些问题和矛盾的必要性”(1 94);德国无产阶级文艺批评家梅林强调易n生的“普罗 米修斯式的桀骜不驯”(117)的战斗精神;普列汉诺夫深刻地分析了易h生的“人的精神的反
叛”(1 45);弗洛伊德从精神分析学的角度论述了易I-生的作品;此外,易剧的象征主义手法

 

释义、易剧中的达尔文思想的挖掘、易剧对各国文学的影响与比较研究、易剧中的现代性问 题以及后现代视角的阐释等新成果、新发现层出不穷。为什么易剧具有如此强大的包容性、 如此广阔的阐释空间和可能性呢?答案很难一言以蔽之。但这不仅在于他一百多年前在戏 剧刨作中提出的问题和矛盾与今天人们关注和面对的热点问题密切相关:如个体的人与社 会关系问题、妇女的地位与出路问题、存在的本质问题、伦理道德与个性自由等等,而且更与 他思想发展过程中独特的并具有极大开放性和解构性的透视人生与存在的反讽视角有关。 本文将通过对《爱情的喜剧》的所做得个案研究,分析易l、生的反讽特征,试图寻找他宏大的 叙事轨迹并感知他的审美化的人生追求。 在易h生研究中,反讽并不是个新话题。卢卡契指出,易h生的反讽弱化和缩小了他的 人物在现实层面的重要性和意义,突出了其象征层面的内涵(201)。王宁也在“易n生研究的 后现代视角:对‘世纪末’的新阐释”一文中指出,“易剧台词和人物的对白中所体现的修辞性 有一定的反讽和张力”(42)。A?R?汤普森在其《不动声色的反讽》一书中认为:在伟大的悲 剧诗人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莎士比亚、高乃依、拉辛和易h生中,只有欧里 庇得斯和易h生才算是反讽家,因为只有他们二人具有“基本的反讽世界观”(转引自米克 10)。但笔者认为,讨论易h生剧中的反讽不能简单地仅强凋其言语反讽或戏剧反讽或情景 反讽.而更重臻的是要考察剧作家整体创作卜所采用的反讽视角,这样才能感知剧作家内心 跳动的创作脉搏。这正是《爱情的喜剧》给予我们的启示。

采丽丽.清华大学外语系讲师,北京语言文化戈学博士
?24?

万方数据

外国文学研究

Z003年第2期

《爱情的喜剧》是易b生三十四罗时创作的作品。易h生的传记作家哈罗德?克勒曼用 “在成功的门槛上”描述这部剧的问世。虽然该剧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曾被指责“违反了公认的道德标准”和“当时时髦的放荡思想与颓废的虚无主义”(61)的一个 实例,但剧中表达的个体自由追求和审美人生理想即使在今天仍很值得我们研究。卢卡契指 出这部剧标志着易h生的思想开始走向成熟。在对主人公的个体命运发展的最大意义的处 理上,《爱情的喜尉》堪称是《培尔?金特》和《布朗德》的先驱(198)。该莉是易h生以当代社 会为背景写的第一个剧本,也是第一个以散文形式写的剧本。同时这个剧本提出一个新的形 式——侧幕后配唱。 易h生是在愤怒、矛盾、疑虑和经济窘迫的情况下写出这部剧的。虽然在此之前,易h生 已经创作了8部剧,其中一些被搬上了舞台,但它们并没有给易h生带来公认的成功。而他 惨淡经营的“挪威剧院”的经济状况每况愈下,被迫于1862年宣告破产。艰难的创业经历和 生活现实进一步激发了易h生对人生、对人与社会结构的关系、对生存的意义的叛逆性思 考,加剧了易h生的愤怒和矛盾的感受。这种愤怒和矛盾的情愫形成了《爱情的喜剧》中的反 讽视角,并贯穿于易h生以后的创作中。通过反讽的视角,易h生表达给读者和观众的是以 审美的人生追求超越灵与肉的两难选择。这与克尔凯郭尔的《或此或彼》及其哲学层面上的 审美人生之思有着许多相通之处。《或此或彼》中展示了两种生活态度,即审美的和伦理的。 持审美态度的人怀疑生活的意义,认为生活的本质不过是“同义反复”(转引自李钧69),希 望在审美的爱情体验中把握生活的真实。雨强调审美体验又把人引向对有限、死亡与绝望的 痛苫反思。在有限的肉体和暂时的快乐面前,人所渴望的仍是无限的灵魂和永恒的真理。克 氏认为人生的基本感受是痛苦和忧郁,要跳出这种痛苦的漩涡就要在个性发展中保持伦理

 

与审美的平衡,即保持灵与肉的综合体完整的自我;因此.克氏认定真正的生活是诗人的生 存。易h生青年时代曾大量阅渎过克尔凯郭尔的书,虽然他公开声明他并不理解克尔凯郭 尔.但他们之间仍有着许多相似的可雌互相阐释之处。尤其在审美人生的态度上,《爱情的喜 剧》中诗人福克的理想从某种意义上表达了克尔凯郭尔的追求。不过,易h生以超然的态度 来面对或此或彼的两难选择,在塑造这个艺术形象时,是从反讽的视角出发的。 反讽一直在文学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易h生反讽视角呈现给我们的最鲜明的特征 是自身的矛盾性和事实与表象相对照的强大反射能力。施莱格尔称人们只有通过反讽反映 出的充满矛盾的世界才能完全理解生活中的矛盾冲突。瑞恰兹也说反讽“把对立的、互补的 冲动引进来”(转引自王先霈王又平208)。每当思想与现实处于矛盾冲突状态时,每当思想 挑战现实的庸俗与堕落时,每当现实的荒诞压抑、窒息灵魂的自由时,反讽便以自身的张力 和相对性呈现出种种矛盾的不同纹理。布鲁克斯在《文学批评简史》中指出:“我们可以把反 讽看成一种认知原则,反讽原理延伸而为矛盾的原理,进而扩张成为语境与语境结构的普遍 原理”(转引自王先霈王又平208)。易l、生的戏剧经常会构造事实与现象的强烈对比,最明 显的如《社会支柱》和《人民公敌》,所谓的社会支柱实际上是一个唯利是图、不顾别人死活的 船老板,一个骗子、伪君子、社会蛀虫。而人民公敌斯多克芒医生则是具有高度道德原则的 人。从质讽视角m发的易}生戏剧,标题可能是剧本内容的反语.剧本内容则是作家对生存 的深刻省思。这时反讽反射的是文本与语境的矛盾和文本自身的矛盾。 易h生这种大胆点击矛盾要害的反讽视角始自《爱情的喜剧》。《爱情的喜剧》剧题本身 就带有反讽意义地揭示了悖论重重的爱情与婚姻的内在矛盾性。读完全剧,我们不由自主地
?25?

万方数据

论易卜生的《爱情的喜剧》中的反讽特征 会对剧题提出疑问:“何为爱情?…‘这是讲述爱情的喜剧还是爱情的悲剧?这是讴歌爱情还是 哀悼爱情?爱情的喜剧的真正含义是什么?” 正如克尔凯郭尔所说:“爱情是自由与需求的统一体”,“个体在爱中感到自己是自由的, 感到个人的力量存在其中,丝毫不差地感到他所拥有的一切,在这当中,美化和神化会伴随 他的一生”(《或此或彼》44)。所以爱情的喜剧是自由、审美与快乐的和谐统一,是超越死亡 与恐惧的永恒的体验。而易b生在剧中却带有反讽意义地向我们揭示了另一番场景:在奥斯 陆的一处风光美好的峡湾地方,一位政府官员的遗孀哈尔姆太太经营着一座供给膳宿的别 墅。她有两个女儿——安分守己的安娜与聪明的斯凡希尔德。青年诗人福克和神学院的学生 林德是她的房客。青年诗人福克追求独立、自由、真实的个性,吟诗歌唱着自由的、无拘无束 的爱情。他与聪明沉静的姑娘斯凡希尔德相爱并私下定了婚。然而批发商古尔德施塔德用 实用主义的大道理要求斯凡希尔德考虑婚后的物质生活,在他和福克之间进行最后的选择。 斯凡希尔德解除了她和福克的婚约,选择与她从不曾爱过的古尔德施塔德在一起,扼杀了发 自她内心的美好爱情。 林德追求安娜时激情满怀,赞扬福克的诗,“似乎是从我内心最深处迸发出来的,我好像 屹立在大地上,生活是那么完美”(易b生284)。然而一旦定婚,便一心为建安乐窝而奋斗, 神圣职责不过是可有可无的摆设。法院办事员斯迪佛定婚前颇有诗才,“每天上床前,都要写 上十到十五页”(易b生282)奔腾跳跃的诗。然而,与杰伊小姐定婚之后,再也不会诗情大发 了,音步和韵律都乱了,“写出来的不是诗歌韵文,而是法律条文”(易h生283)。乡村牧师斯 届劳曼结婚后抛弃了他的才智,与妻子接二连三的生了十二三个孩子,每天为维持着一大家 予的生计而碌碌无为地生活着。戏剧以斯凡希尔德与古尔德施塔德.林德与安娜、斯迪佛与

 

杰伊成双成对,青年诗人福克离去而告终,似乎是圆满的喜剧,但我们不仅要问:爱情在哪 里?文本中反讽的张力已对这个问题作了解构式的解答。福克用反讽的口吻这样表述道: “在我们看来,爱情是一门学问,是一种手段。它不能给心灵带来活泼的生气,这是多年的事 实。爱情对我们是一种交易,一条特别的商业途径,它有自己的一套法规和符号。它对于结 过婚的夫妻和定了婚的情人,对于老水手和学徒们,作的都是同样的指导。因为他们象水母 一样没有独立的勇气,仅仅靠契约粘合在一起,象一个歌唱俱乐部”(易h生341),在这样赤 裸裸的对婚姻的表述中,爱情是一个远离现实的远古的话题。完全失去了自由、审美、快乐与 永恒的内涵。而“契约”、“交易”、“商业途径”、“法规”、“手段”等词汇则让我们感到作为“灵与 肉综合体”的人的存在遭到异化与物化。生活陷入了无聊重复的可怕语境之中。“在这信誓 旦旦地婚约喜剧的第二幕,诗人不得不编写五场枯燥乏味的戏。最后写到第三幕,那主题要 变成平淡的婚姻悲剧了”(易h生302)。至此文本内部的矛盾就昭然若揭了。进入婚姻之后, 爱情以悲剧而告终。语境对于本剧的题目构成明显的歪曲,反讽是悖论的表达。当主语陷入 悖论之中无法进行判断的表述时,所有的指谓就都成为反讽的工具。这是本剧反讽视角聚焦
的中心。

反讽视角锁定的另一个矛盾表现在斯凡希尔德身上。斯凡希尔德的原型本是具有争取 婚姻自由的反叛精神的公主.在此剧中.她走向了反叛的反面。在自由与需要截然对立的现 实面前.在与福克的自由爱情和与古尔德施塔德讲求实效的生活两者之间的选择中,她放弃 了-个体自由,把自身的存在意义消融在传统习俗的社会大潮中。从这个视角回望,我们似乎 能看到易b生无可奈何的微笑。斯凡希尔德是个充满矛盾的女子。她有思想、有追求、不肯
?26?

万方数据

外国文学研究

2003年第2期

同流台污。她感到孤独,因为她周围的人没有人能够理解她欲超越伦理生活的审美思考。她 想脱掉陈腐社会的假面具,让爱神来主宰死神,福克的大胆追求激发了她心中的激情,她曾 “一直死寂地躺在人世间轻薄的儿戏中”(易b生350),爱情的号角把她唤醒。然而在这浪漫 主义爱情的高潮时刻,易h生给了她思考的机会。她自问“当天平上的财富的铅码重于灵魂, 真正的爱情又怎样达到目标?…‘当生活成了一场与需要之闯的生死搏斗,真正的爱情又怎能 成功?”(易b生362)这反思的爱情不可避免地滑向了悲观的结论,即婚姻是爱情的敌人,因 为她发现了爱情的永恒不可确证。用克尔凯郭尔的话说:“因为我们来自于思考的世界并与 此相遇。从艺术的角度来看,在这种疑虑之后,婚姻是可能产生的.我绝不否认这一点。但是, 这样的问题依然存在,即婚姻的本质是否由此而被改变,因为她面对的是爱情和婚姻的分 裂”(《或此或彼》30)。从易h生超然的反讽视角来化解这个矛盾,便是无奈地让斯凡希尔德 与她不曾爱过但足以作她的父亲的批发商结婚,婚姻的语境对爱情的陈述构成了歪曲。在 这种反讽结局的处理中,易h生放逐了爱情,同时也放逐了自我,让“自我处于完全异于人 类,完全没有目的,完全受决定论支配并且广大得令人难以理僻的宇宙之中”(米克t00)。 易r生反讽视角另一个特征就是以多元取代单元的解构性。他以超然的观察者的身份 表达了对宗教、人生目的的怀疑。托马斯?曼说:反讽是“元所不包、清澈见底而又安然自得 的一瞥,它就是艺术本身的~瞥,也就是说,它是最超脱的、最冷静的、从未受任何说教干扰 的客观现实所投出的一瞥”(转引自布洛克塞林杰88)。从这个视角望去,读者可以有居高 临下的感觉,获得~种鸟瞰似的人生观,对人生、对信仰、对人的各种关系产生了一种执着的 醒悟。反讽的力量见于它一针见血地说出了违背世俗常理但确实构成人无知症结的话。‘来 世,,‘下一年,,‘下一次爱’——看到整个世界处在‘下一次’的束缚中,真能使我的灵魂冒出

 

火来。就是这种预先的想法,把未来的收获都弄没了,把富翁弄成了穷鬼。在极目所到之处, 它把时代弄得污损不堪。它把现实的全部欢欣都毁于一旦”(易n生362)。 宗教的理想让人把没有体验的人生寄托在永不可及的来世。这一个来世的观念让人们 执着地充当着无知的傀儡,过着直到进了坟墓也不知道自己是谁的荒谬的伦理生活。在人与 社会的伦理向度上,自我被织进了社会结构之中,以模糊的、零散的形态存在着。福克的强调 个体体验、在瞬间把握永恒的审美人生观对循规蹈矩的伦理生活无疑是一种解构,是让自我 从社会结构中剥离出来的反叛行为。作为对照,在林德和斯屈劳曼两个牧师身上,易h生的 反讽构建则让我们看到了宗教世俗化后可有可无的装饰性。林德是神学院的学生,发誓说活 着只是为了圣职。然而一旦“定了婚+就把神圣的法典和先知的预言都扔在书架上”(易b生 283)。斯屈劳曼是位受人尊敬的牧师,然而他却把奉献和信仰之事统统看作空中楼阁,对于 他“一个牧师首要的问题是报酬”(易h生323),对上帝的忠诚奉献时生儿育女。人们信奉上 帝的单元的价值取向只是一种表象,生活本身的客观事实与其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反讽在对 照中注入多元的阐释空间,冲击人与社会结构的一元关系。 有时.在林德的台词中,我们似乎也听到了克尔凯郭尔的存在观;“我只不过是发觉了 《圣经》就像雅各的梯子一样短,单靠它是爬不到天堂去的。我必须进入上帝的世界,到那里 去寻找他”(易h生294)。在克尔凯郭尔的人生选择中,伦理生活有将审美与宗教结合起来 的特点,即:“婚姻的本质是属于基督教”(《或此或彼》260)。这是克氏将审美的暂时性直接 托付给信仰的无限性的必然结果。这里暗含着克氏在揭示生存的荒谬性时,既有强烈的个体 要摆脱本体.追求自由存在的需求,叉始终无法脱离宗教信仰的痛苦面矛盾的思想历程。事
?27?

万方数据

论易卜生的《爱情的喜剧》中的反讽特征 实上,克氏始终把自己当成一个非教会的基督教徒的“非同寻常的基督徒”(转引自李钧 55)。相比之下,易h生并没有将自我框定在或此或彼的选择之中,而是超然地反视着种种两 难的选择。在林德要去远方供奉神职而与安娜发生冲突时,林德就很难再自圆其说了。他一 边要去承担定了婚后的种种责任,一边又争辩说去为信仰而斗争是他平生的梦想。最后只好 到女子学校寻找了一个职位。那么,牧师斯届劳曼结婚后每天为维持着一大家子的生计而碌 碌无为的生活就将是他的未来。审美和宗教除了偶尔做摆设以外,与他们的生活无有任何实 质的联系,追求永恒、信仰的梦想则在这有限的生活中中断。在易h生的眼里,随着基督敦的 世俗化的深化、崇高性的消解,维系在宗教身上的本体追求将走向多元。福克的执着地体验 自我、在瞬间把握永恒、在快乐中感知灵魂的新的生存观终将冲击恪守伦理规范的刻板、愚 钝的生活。爱神死了,爱情的喜剧将以扭曲变形的种种形态出现。易I-生在文本中预示的就 是巴赫金所论述的众生喧哗的狂欢景观。 易h生的反讽透视通过对比的结构方式展开,以颠倒的结局结束。戏剧围绕三对恋人和 一对夫妇的故事展开。对比的双方中,其一是诗人福克与斯凡希尔德所追末的充满着诗情画 意、歌唱灵魂、歌唱理想与自由的精神世界。另一方是神学院学生林德与安娜、斯迪佛与杰 伊、牧师斯屈劳曼夫妇所坠入的为!El常生活与责任所忙碌的世俗世界。前一个世界试图架着 缨斯的羽翼飞向自由、独立与美的王国的爱情,后一个世界则消磨爱情的光芒,终结爱情生 命的婚姻;前一个世界回荡着莎剧中抒发的人文精神、卢梭对个性与主体意识的张扬以及康 德的无功利的美的追求的声音,后一个世界则在为钱包轻重而发愁,为一个又一个的债务而 心焦,为尽家庭的责任而恪守着虚伪的宗教信仰、僵化的传统法规习俗和装模做样的道德规 范;前一个世界在多元的维度走向自由和光明,奔向理想和真理,为高尚的事业而勇往直前,

 

后一个世界在伦理的一维世界里将实用与功利视为置上;前者追求审美的人生、存在的意 义,质疑从定婚的林德走向为生儿育女而操劳的斯屈劳曼的生活,后者则重复着单调的生 活.即使是神职人员也不过是世俗的工具而已;前者的疑问对后者的禁饲、封闭与无知进行 了解构。结局确是颠倒的喜剧。反讽的高潮出现在最后一幕。像童话“皇帝的新衣”中道破 真言的孩子似的,反讽者成了受嘲弄的对象,而嘲弄者却佯装不知自己被蒙骗的无知。语境 对个体自由、灵魂、和真理等陈述形成极大的歪曲,达到了总体反讽的效果。 易b生的反讽视角还表现在去中心的消解特征。在消解了中心的架构之后,个体才有自 由表现的可能性。在剧中,这主要表现在“情人乐园里的蛇”、“救世主的公鸡”和“第十三个孩 子”等具有反叛象征内涵的意象上。在《圣经》的创世纪篇中,撒旦以蛇的形象进入上帝的伊 甸园,引诱夏娃和亚当吃了智慧树的果实,从而被上帝赶出伊甸园,开始了二元对立的生活, 而撤旦则达到了反抗上帝绝对权威的目的,解放了张扬个体的反抗精神。在剧中,福克被批 发商古尔德施塔德称作“情人乐园里的蛇”,暗示着福克歌颂自由的、不受婚姻约束的审美人 生的追求对建立在伦理道德规范之上的家庭结构构成消解的威力。而“救世主的公鸡”和“第 f‘≥个孩子”则是针对基督教的反讽意象,表达了易h生的“人的精神的反叛”。易h生的创 作关注的是个体的自由,他以反讽视角进行消解的自然就是包裹在自我身上的种种结构,与 尼采的强力意志摆脱单一的上帝和神的束缚无疑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但个体的自由实际上 也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人们的信仰从绝对转为相对,个体可以自由驰骋,凭自身的力量去 寻找完整的自我意识。然而,另一方面自我意识决不像圣经里的上帝那样绝对与崇高,它总 是处于不确定的建构与解构之中,不断地面对灵与肉的两难选择,如福克所说:“面对选择,
?28?

万方数据

外国文学研究

2003年第2期

左右为难,我在想,——肉体在这一边,精神在那一边,我先到哪一边去,才显得更聪明些?” (易h生287)亦如定婚前的林德和斯迪佛与定婚后的他们判若两人一样,世俗、实用与功利 消磨掉他们的自我意识的容身之地。物欲的膨胀挤压着精神世界。诗与美不自觉地蒙上了 功利的灰垢,失去了往日的光辉,对灵的追求与选择越来越与荒谬的生存格格不入,所以否 定性的反讽就起到了连接现实与理想之间的桥梁的作用。同时,也在疏离、模棱两可和含混 的语境中浮现个体的自由。克尔凯郭尔在《反讽的概念》中说:“反讽是无限的绝对否定性,它 是通过无所不是的更高的东西来否定的……反讽是主体性的一种决定性。有了反讽则主体 是否定性的自由”(转引自李钧95)。当面对选择无可奈何时,反讽便让主体获得了超然的自
由。

另外,易h生的反讽视角折射出不确定的阐释空间。这种不确定性发自反讽的佯装不知 的特点。在希腊戏尉中,反讽是~个戏剧角色,即佯装无知者。他在博学的人或自以为高明 的人面前讲一些听起来很愚蠢但最终证明他是对的话,令对手不得不佩服。苏格拉底把反讽 当作嘲弄自以为是者的工具,使对手处于自相矛盾的可笑处境。《爱情的喜剧》中的佯装无知 者是双重的。一方面,林德与安娜、斯迪佛与杰伊,牧师斯屈劳曼夫妇、哈尔姆太太以及批发 商古尔德施塔德这些庸人们佯装不知道他们所过的结婚、生子、赚钱、养家的机械、单调、不 断重复的生活是福克讽刺、挖苦、怀疑的对象。另一方面.福克又佯装不知诗与诗人在世俗的 眼里是与懒惰、不务正业连在一起,仍勇敢地站在众人的对立面,执着地追求真理和自由的、 全新的、可感可知的生活。这种审美的理想与生活的现实总是存在着一段距离,二者的关系 处在模棱两可的不确定的摇摆之中。用克尔凯郭尔的话说:“许多人,虽现身于实在世界中, 却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他们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他不属于现实,可他正与他相干着呢。 他总是倥偬其中,但,即便彻底的投入它时,他也已离他远了”(转引自李钧71)。在剧的结 尾.福克将去那里,能否实现他的审美人生呢?从这个反讽视角望去,作者给读者或观众留下 了更大的不确定的阐释空间。他能否超越克尔凯郫尔论述的“结婚,你会后悔;不结,你也会 后悔的;结了与不结,你两样都会后悔”(转引自李钧68)的审美人生阶段面对的矛盾的两难 选择呢?福克高歌着离去让人感到“只不过反讽者以目益增多的狂喜和赞扬来抬高他的身 价,这也是正确的做法,尽管反讽者也知道这种热情是世界上愚不可及的蠢物”
(Kierkegaard,On the Concept of Irony 266)。

 

总之,《爱情的喜剧》中反讽的矛盾性、多元性、消解性和不确定性反映了易h生对人类 社会及其生存状态超然、动态的思考和关怀。在剧中,我们可以读到、看到或感受到剧作家对 爱情与婚姻、人生与社会、理想与现实、灵魂与肉体、崇高与世俗二元对立矛盾的前瞻性的透 视。易h生说,“要对社会有益,最好的办法是发挥自己的本质”(刘明厚60)。反讽是他思考 过程中解决矛盾的策略或工具。是他深刻的思想与审美追求的中介。他的问题借反讽而发, 同时反讽也如镜子般的反射着对他的戏剧所做的不同层面的、带有不同时代特征的、从不同 理论视角出发的阐释。

引用作品[Works Ciledl
Block,HaskeH

M.and Herman S.Salinger

Creative Vision.New York

哈罗德?克勒曼:《戏剧大师易h生》。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I 981年。 ?29?

万方数据

论易卜生的《爱情的喜剧》中的反讽特征
[Clerman?Harold-Ibsen
the Dramatist Changsha:Hunan People’s Publlshing

House,1981.]

高中甫编:《易卜生评论集》。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2年。 [GaoZhongfu,ed.Col&ction 0,reviews 1982.] 易h生:《爱情的喜剧》,《易h生文集》,第2卷,潘家洵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5年。
[Ibsen.Henrik.Love’s Come出.Complete Works of lbsen V01.2
Lileralure Trans.Pan onIbsen

Beiiir。g;ForeignLanguagesTeaching andResearchPress.

Jiaxun.Beijing:People’s

Press,1995.]

索伦?克尔凯郭尔:《或此或彼》。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i998年。
fKierkegaard,Soren.Either,_Or
Cbengdu:Siehuan People’s Publishing
to

House一1998.]

….0,f

the Concept

of Irony naith Constant Reference

Socrates.London:Collins,1966.

李钧:《存在主义文论》。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99年。 ILl Jun.LiteraryTheory ofExistentialism.Jinan:Shandong
Education

Press,1999.]

刘明厚:“易b生;现代戏剧之父的预言”,王宁,《易h生与现代性:西方与中国》50一63。
[Liu Minghou.”Ibsen:The
Prophesy from the Father of

Modern

Drama.”Wang

Ning,Ibsen

and

Modernity:west and China 50一63]

格-卢卡契:“易h生创作一种资本主义喜剧的尝试”,高中甫194—227。
[Lukaes.G.”Ibsen’s Attempt
to

Create



Form of Capitalist Tragedy.“Gao Zhongfu

194—227.]

弗胡茨t梅林:“亨利克?易卜生”,高中甫107—117。 !Mehring,Franz.“Henriek [Muecke,D.C
Ibsen.”Gao Zhongfu

107—117.]

D?c?水克:《论反讽》,周发样译。北京:昆仑出板社,1992年。
On Irony.Trans.Zhou

Faxiang.Beijing:Kunlun Press,1992.』

普列汉诺夫:“亨利克?易b生”,高中甫144—185。

 

[-Puliahanuf.”Henrick Ibsen.”Gao Zhongfu】44—185.] 王宁编:《易h生与现代性:西方与中国》。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1年。 [Wang Ning,ed.Ibsen and Modernity:West
and

China

Tianjin:Baihua Literature and Art Publishing

House,1982.] …一:“易h生研究的后现代视角:对‘世纪末’的新阐释”.王宁.《易卜生与现代性:西方与中国》38--49。

[…”A

New Interpretation of‘The End of the Century’{Viewed from Post Ning,Ibsen and

Modern Perspective

on

Ibsen

Studies.”Wang

Modernity:West

and China 38—4 9J

王先孺王又平:《文学批评术语词典》。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6年。 [Wang Xianpei and Wang Youping.Dictionary of
Lherature and Art Publishing
Literary

Criticism Terminology.Shanghai:Shanghai

House,1996]

责任编辑:杜娟

-30-

万方数据

论易卜生的《爱情的喜剧》中的反讽特征
作者: 作者单位: 刊名: 英文刊名: 年,卷(期): 宋丽丽 清华大学外语系 外国文学研究 FOREIGN LITERATURE STUDIES 2003(2)

参考文献(15条) 1.On the Concept of Irony with Constant Reference to Socrates 1966 2.索伦·克尔凯郭尔 或此或彼 1998 3.易卜生 爱情的喜剧 1995 4.D·C·米克;周发祥 论反讽 1992 5.弗朗茨·梅林 “亨利克·易卜生”,高中甫107—117 6.格·卢卡契 易卜生创作一种资本主义喜剧的尝试,高中甫194—227 7.刘明厚 "易卜生:现代戏剧之父的预言" 8.李钧 存在主义文论 1999 9.高中甫 易卜生评论集 1982 10.哈罗德·克勒曼 戏剧大师易卜生 1981 11.Block Haskell M;Herman S Salinger Creative Vision 1960 12.王先霈;王又平 文学批评术语词典 1996 13.易卜生研究的后现代视角:对'世纪末'的新阐释 14.王宁 易卜生与现代性:西方与中国 2001 15.普列汉诺夫 “亨利克·易卜生”,高中甫144—185

本文链接:http://d.g.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wgwxyj200302004.aspx


相关文章:
lunwen
7页 免费 论易卜生的《爱情的喜剧... 8页 免费l...绿色环境的主要特征是:温暖, 学生彼此熟悉、相互接纳...这与《语文课程标准》里 所说的“为学生创设良好的...
肢体语言在商务谈判中的应用与作用
的《儿子与情人》 11 论莱辛作品《又来了,爱情》...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 易卜生戏剧《培尔?金特》中...《傲慢与偏见》中的反讽艺术 肢体语言在商务谈判中...
文学欣赏笔记1
“暴露国民特点” 总结辛亥革命失败教训,批判其 ,2...年收入《彷徨 创作背景:易卜生《玩偶之家》 1923...也是对陈旧社会道德规范习俗的反讽 2.传统的婚姻制度...
音乐之声观后感
《音乐之声 简析《音乐之声人物性格的音乐特征...爱情充满无限遐想的可爱 的孩子,也在他们的歌声中...莫里哀、易卜生的戏剧背景相关,舞蹈方面更贴近芭蕾 舞...
外国文学史
代表作《死魂灵讽刺喜剧《钦差大臣》 《外套》 ,...14,亨利克·易卜生(1828-1906)是欧洲近代现实主义...19 世纪现实主义文学的一些基本特征 在思想特征上,...
外国文学3
11 易卜生的“社会问题剧”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 ...笔法则富于反讽意味,语言 经常打破一般语法规则和固有...四、 试论《百年孤独》的主题及其在中西家族小说史...
英语专业毕业论文选题4
喜剧差异 27 论《喧哗与骚动》中昆丁的宿命 28 《...商务信函中的应用 南方哥特式小说特征在《心是孤独...(下)———20世纪中国文学的民族化、 易卜生戏剧的...
西方文学史复习材料
19 世纪的易卜生、果戈理、肖伯纳等人的“问题剧”...这一特点还在莫里哀的代表 作《伪君子》中有所体现...3、简述莫里哀喜剧的艺术特点。 1、创作的民主倾向...
论契诃夫戏剧的静态性 - 黑龙江大学俄罗斯语言文学与文化
易卜生 创作中期的社会问题剧《玩偶之家》 、 《...中,甚至 连人物的语言都体现出延缓、停滞的特征。...戏剧所包含的深沉内在的喜剧精神延续至对 20 世 纪...
汉语言文学(汉语言文学教育)论文题目
特点的新变化 论朱光潜《诗论》中的文艺思想 论审美...论唐代小说的爱情主题 论苏轼词 论苏轼“超然”的...(易卜生与中国现代文学) 评莫里哀的喜剧艺术 评...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