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史地 >>

我们的灵性导师(有)


我们的灵性导师
为了增进各位可敬的读者对于圣帕布帕(Srila Bhaktivedanta Swami Prabhupada)和圣拿 拉央那大师(Srila Bhaktivedanta Narayana Maharaja)两者之间超然关系的理解 , 谨此 呈献以下的文章 . ? 相异之处 ? 同音异字 相异之处 这篇文章是回应一篇由圣恩 Badri-narayana P

rabhu 所写, 题为“ISKCON 对圣拿拉央那 大师的立场”的文章。这篇文章尝试把圣拿拉央那大师和圣帕布帕对重要的基本原则回异这 个概念具体的表现出来。 以下的文章会以灵性证据和圣帕布帕本人的说话为亮光,去遂一检视那篇文章的论点。 ISKCON 立场一文的语句会被引称为异议,我们的是辩证。 异议一:圣帕布帕一再警告 , 过早聆听奎师那和牧牛姑娘享受的亲密逍遥时 ( madhurya-lila )。圣拿拉央那大师却公开地讲述这些题目。 辩证一:经典并不禁止讨论奎师那和牧牛姑娘的题目,圣帕布帕以下的说话也证实这点: “措施应该如下: 人们或许如理解普通女孩般去理解牧牛姑娘, 你们要小心的演绎牧牛姑娘。 这不是说:?我们甚至不应读出牧牛姑娘的名字,我们誓要排斥牧牛姑娘。'不是,她们是我 们备受崇拜的奉献者, 我们怎能对她们避而不谈?” ( 1969 年 12 月 24 日在波士顿的 讨论) “每个人必须持续崇拜神像。另一个成功的秘诀是,当某人受到性的极大骚扰,便应想起有 关主奎师那和牧牛姑娘的逍遥时光, 他便会忘却了性的催涌。 是想起有关奎师那与牧牛姑娘 们的消遥时光, 不是尝试模仿。 (圣于 1968 年 11 月 8 日在旧金山给 Hayagriva 的 ” 信) “主非常恩慈,祂亲自降凡带堕落灵魂回归首神的国度,在那国度,首神的春情规则被他们 以真实的形象永恒地享受着, 这跟病态下的堕落灵魂过于沈溺及嗜爱的堕落性爱不同。 主展 示充满情悦的逍遥时光(rasa-lila),原因是要引导所有堕落灵魂放弃他们的病态道德和宗 教观念,吸引他们到主的国度去享受真实。谁正确明白情悦逍遥时光(rasa-lila),定会厌 恶沉溺于俗世的性生活。” (《永恒的柴坦亚经》Adi-逍遥时光 4 章 31 节) 圣帕布帕本人也谈论牧牛姑娘,甚至对新人也论及,当中并无过错。有次这样的对话甚至被 编印和向大众派发,如下所示: 卜:他 ( 奉献者 ) 有否保持自己的喜恶?

圣帕布帕:有,他保留一切。但他把喜好的选择交了给奎师那,奎师那正面地说:“我喜欢 这些东西。”因此我们定会向奎师那供奉祂喜爱的东西,然后我们用祭余(prasada)。奎 师那喜欢拉妲兰妮 Radharani,因此所有牧牛姑娘试着把拉妲兰妮推向奎师那。“奎师那喜 欢这个牧牛姑娘,好吧,把她推前。”这就是奎师那知觉 . 卜:流氓是否受奎师那吸引? 圣帕布帕: 噢,对!祂也是最大的流氓。 卜:怎会这样? 圣帕布帕: [ 大笑 ] 因为祂经常取笑牧牛姑娘。 夏玛逊达 Syamasundara:取笑? 圣帕布帕: 对。 有时当拉妲兰妮外出, 奎师那会袭击她, 当她跌倒“奎师那, 别这样折磨我。 ” 祂们会跌倒,奎师那会趁机亲吻她。 [ 他大笑 ] 这样,拉妲兰妮非常高兴,但表面上奎师 那是最大的流氓。除非奎师那怀有流氓性,否则它怎能存于世上?(《完美问题 完美答案》 第一章 : 最富吸引力的奎师那) 自 1970 年起到现在,帕布帕的门徒和追随者,向数以百万计非奉献者派发载有情悦时光 ( rasa-lila )的《奎师那书 Krishna book 》。他大部份著作都有数以百计有关奎师那 与牧牛姑娘们逍遥时光的美丽描绘,例如《永恒的柴坦亚经》内描述主柴坦亚正享用主佳干 纳特 Jagannatha 的祭余,那一章有几个关于奎师那唇上甘露的诗节,帕布帕吩咐 [ 在 1974 年给 Jadurani dasi 的信中 ] 将之向各阶层的人派发。玛哈帕布在斯丽玛缇.拉 妲兰妮 Srimati Radharani 和牧牛姑娘的心绪下说:“由此,笛子气愤地对我说:?摒弃你 的羞愧 , 恐惧和宗教 , 前来饮用奎师那的嘴唇。在那种情况下,我会放弃对他们的依恋。 若不摒弃你的羞愧和恐惧,那么我会继续饮用这甘露。我有点害怕,因为你也有权饮用这甘 露,至于其他人嘛,我视他们如稻草。'” ( 《永恒的柴坦亚经》Antya-逍遥时光 16.126) 奎师那和牧牛姑娘的逍遥时光并非全都同一层面, 部份非常亲密和明显感官性的逍遥时光确 实不适宜公开揭示。 大部份的讲课也上载于互联网供大众阅读, 讲课的所有录音也可向他的 录音部门征求,圣拿拉央那大师的讲课差不多全部是关于德茹瓦大君 Dhruva Maharaja、 帕拉达大君 Prahlada Maharaja、安巴瑞施大君 Ambarisa Maharaja 和《训诲的甘露》 前八个诗节。圣拿拉央那大师谨慎地解释圣帕布帕的要旨。 我们邀请这篇文章的读者透过我们的互联网邮寄清单( 寄一个空白电邮到 bvnmharikatha-subscribe@yahoogroups.com ) ,订阅圣拿拉央那大师讲课的默 写。 不错,有时圣拿拉央那大师讲课的主题,按照新人的理解,也许被认为高深了点。因为圣拿 拉央那大师的听众, 大部份是已有廿年或更高年资的奉献者, 事情并不是一个学生到三十岁 仍要待在小学里。

不错, 圣拿拉央那大师确实因应 ISKCON 一些资深领袖和灵性导师的要求, 如圣 Tamala奎师那 Maharaja 、圣 Giriraja Maharaja、圣 Sivarama Swami、圣 Dhanurdhara Swami、圣恩 Bhurijana Prabhu、Partha-sarathi Prabhu 和其他人等,讲述一些高深 机密如 Sri Vilapa-kusumanjali 的内容。然而,这些讲课都是选择性地私下进行,并非公 开。 异议二:圣拿拉央那大师鼓励阅读一些经典,这些经典都是圣帕布帕禁止他的门徒阅读的, 有经典甚至被视为不重要或有非人格主义之嫌。 前者的例子是一些哥斯瓦米的亲密著作, 后 者是 Tulasi dasa 所著的《Rama-carita-manasa》。 辩证二:我们早前的身教灵性导师(acaryas)哥斯瓦米写作的经典,对处于不同灵性程度 的不同奉献者都有参考价值。 若圣帕布帕在 1969 年禁止一个正处于爱心修习初阶的门徒阅 读某本圣典,这并不是说若那个门徒在 2000 年时已到达更高阶段,也不该阅读那本经典。 这里表达的要点是,一个上进的奉献者需要一个资深的伟士那瓦 (Vaisnava) 指导,这伟 士那瓦能因应他在奉爱 (bhakti) 道路的进度决定合适的读物。 圣帕布帕下列的语句表达了 这点: “这样,对事情已培育出之后,该要试着住在温达文 Vrndavana, 在一个精专的奉献者指 示和保护下, 恒常铭记奎师那的名字、名声、逍遥时光和品质渡过他的光阴。这是培养奉 献服务的所有训示的总成和实质。”(训诲的甘露第八节) 不用置疑,当圣帕布帕的追随者够资格时,圣帕布帕期望他们全都阅读哥斯瓦米的著作。 Rupa-raghunatha-pade haibe akuti Kabe hama bujhaba se yugala-piriti “何时我会热切期望阅读六位哥斯瓦米留下的典籍?这样我才能明白拉妲兰妮和奎师那的爱 侣逍遥时光。” ( 《永恒的柴坦亚经》Madhya-逍遥时光 25 章 271 节 ) 关于 Tulasi dasa 所著的 《恒常铭记拉玛(Rama-carita-manasa) 》 异议二宣称 Tulasi : dasa 所著的《恒常铭记 Rama》有非人格主义之嫌,让我们看看圣帕布帕的意见: “这个诗节由一个伟大奉献者 Tulasi dasa 所写,他是主拉玛昌铎 Ramacandra 的奉献者” (1968 年 8 月 30 日于蒙治奥) “这样 Tulasi dasa 成为拉玛 Rama 的一个伟大奉献者,他的著作《恒常铭记拉玛》是一 本非常著名的书籍,它是以印度 Hindi 语写成的唯一重要典籍《Rama-carita-manasa》” ( 1969 年 4 月 12 日于纽约) Tulasi dasa 备受全部师徒传系(sampradayas)所有伟大的奉献者尊敬。正如《博伽瓦 谭》的很多讲者般,很多述说他著作的讲者确实也有假像宗 (mayavada) 之嫌。然而, 这并不表示 Tulasi dasa 的《恒常铭记拉玛》受到假像宗的污染。Tulasi dasa 写道: Isvara amsa jiva avinasi, cetana amala sada sukha rasi

“生物体永远有知觉和充满喜乐,永恒是至尊人格首神不毁的不可分离部份。” 这个诗节完全反对假像宗。 《恒常铭记拉玛》 真实无伪的译本中, 甚至没一句有假像宗之嫌。 异议三: 圣拿拉央那大师说圣帕布帕的工作尚未完成, 因为他没有为我们提供亲密而充满品 味的(rasika)的经典和自发性奉献服务的修习 (raganuga-sadhana) 方法。圣帕布帕 形容他未完成的工作实际上是:在他的社团里韦达四社会职务 (Varnasrama-dharma) 尚未建立;他的书籍尚未置于每个家庭;在 ISKCON 庙宇十哩之内人们仍饥饿;主的圣名 尚未响彻于每个乡镇等等。 辩证三:虽然建立韦达四社会职务是奎师那知觉运动的一环,但这只是外在的目标。在此之 上再发展起更高的奉爱服务的领域, 才是圣帕布帕和他任务的不可或缺及内在的目标。 下列 的语句能引证这两点: “奎师那知觉运动因此非常热切地把韦达四社会系统再次引进人类社会。这样,那些饱受困 惑或智慧稍逊的人才可接受具有资格的婆罗门 (brahmanas) 指导。” (《博伽瓦谭》 10 篇 8 章 6 节) “只要遵从韦陀四社会系统,便能崇拜维施努 Visnu,没有其它的东西能令祂满意。这是一 个富权威性的论述。但柴坦亚玛哈帕布说:?eho bahya, age kaha ara: 这是外在的, 这件事情并非十分重要。 '” ( 1969 年 5 月 23 日在新温达文的讲课) “这个年代相当腐朽,要复苏韦达四社会制度的文化相当困难。因此柴坦亚玛哈帕布说 : ?eho bahya, age kaha ara:对 , 这也无碍,但这是外在的。'” ( 1973 年 9 月 2 日 在伦敦的对话) 主柴坦亚玛哈帕布显现在这个世界的首要原因,为了在每个城镇宣扬年代宗教 (yuga-dharma) 及齐颂圣名 (nama-sankirtana) 这个概念被圣奎师那达萨大师 Srila , Krsna dasa Kaviraja 在《永恒的柴坦亚经》中说是外在和次要的: “正如这些期望是奎师那显现的根本原因,歼灭恶魔只是一个附带的要务。因此,对主奎师 那柴坦亚至尊人格首神而言, 宣扬年代宗教是附带而生的 。” (《永恒的柴坦亚经》Adi逍遥时光 4 章 36-37 节) “主到来宣扬齐颂圣名,正如我说过, 这是外在目的 。” (《永恒的柴坦亚经》 Adi- 逍 遥时光 4 章 102 节) 从这项证据可以理解,主柴坦亚不是亲自建立年代宗教,而是由祂体内的玛哈维施努 Maha-Visnu 履行这项功能,玛哈维施努是跟所有奎师那的化身( avatara )同在的。就 像奎师那并不歼灭恶魔,而是由存在祂体内的玛哈维施努所作。 若圣帕布帕的首要工作是建立韦达四社会制度, 他便会由他真正的地位, 那是主柴坦亚或拉 坦.奎师那 Radha-Krsna 任务的仆人,降职至玛哈维施努的仆人。主柴坦亚在这个世界显 现不是为了建立韦达四社会制度,祂降世下凡的两个原因如下所述:

“主期望显现基于两个原因:祂想要品尝神的爱这美果的甜美精华,及祂想要在世上推广处 于自发性吸引层面的奉爱服务 (raga-marga bhakti) 。”(《永恒的柴坦亚经》 Adi- 逍 遥时光 4 章 15-16 节) 圣帕布帕写道,除非在一个完美觉悟的灵性导师 (guru) 亲自指导下修习自发性奉献服务 (raganuga-bhakti),否则无法回到巴佳圣地 (Vraja-dhama) 这个家,那是拉妲.奎 师那 Radha-Krsna 的永恒居所: “在世上每个地方,人们都按照经典训示崇拜我(vaidhi-bhakti)。然而,只遵行这些规范 守则并不能获得巴佳圣地奉献者的爱心情感 (vraja-bhava) ” ( 。 《永恒的柴坦亚经》 Adi逍遥时光 3 章 15 节) 圣帕布帕在以下的讲课说: “你越投入奉献服务,你的感官也越见纯净或遮蔽越少。当感官全无遮蔽毫无限制,你便能 服务奎师那。这是门徒制度,规范性奉献服务(vaidhi-bhakti)是门徒制度,真正奉服务 (para-bhakti)是自发性奉献服务(raganuga-bhakti)。”( 1972 年 11 月 12 日 在温达文的讲课) 以上节录说明自发性奉献服务(rahanuga-bhakti)是圣帕布帕任务的第二步。 异议四:圣拿拉央那大师表达一种看法,一个诞生在西方国家的人先天较为堕落,尤以神像 崇拜方面。 圣帕布帕鼓励和使他的西方门徒进行神像崇拜, 圣帕布帕亦接受他们如羽翼已丰 的伟士那瓦。 辩证四:在印度众所周知,圣拿拉央那大师在高廸亚修院 Gaudiya Matha 的所有分院均 以提升东西两方奉献者之间的团结和互纳见称。 在高达八十之龄, 圣拿拉央那大师首次在主 柴坦亚显现日 Gaura-purnima 的庆典颁授弃绝僧 (Sannyasa) 给他的门徒,这些门徒 不是印度藉奉献者而是西方人仕。 说到神像崇拜, 圣拿拉央那大师的西方门徒在他印度境内 和海外的庙宇,都定期在主要的庆典主持沐浴神像和火祭。除此之外 , 他亲自在世界各地 为西方的男女奉献者,恭请过数十个圣高拉.尼提 Sri Sri Gaura-Nitai 和圣拉坦.奎师那 Sri Sri Radha-Krsna 神像。 圣拿拉央那大师最近刚出版英语版的 《Arcana-dipika》 奉献者日常的生活及崇拜的手册) ( 。 孟加拉语原著由圣拿拉央那大师的启廸灵性导师(diksa-guru),也是为圣帕布帕颁授弃 绝僧的灵性导师圣凯萨瓦大师 Sri Srimad Bhakti Prajnana Kesava Goswami Maharaja 所著,这注作也被 ISKCON 机构翻译成英语供庙内使用。 异议五: 圣帕布帕说: “身教的灵性导师 (acarya) 不是神, 不是无所不知, 他是神的仆人。 ” 圣拿拉央那大师把圣帕布帕说成无所不知。 辩证五:若圣帕布帕不是无所不知,若他无法在任何时间或任何地方听到我们的说话,我们 向他祷告又有何用?若他不显现在他的照片中, 我们在他的照片前念颂曼陀、 供奉祭品又有 何用?即使是跟圣帕布帕相比显得微不足道半神人如风神、火神、水神及其它等等,也全都 可以见证这个世界发生的事。 《博伽瓦谭》 这在 中也有记载, 奎师那亲自确认这点: sarva 主 “

deva mayo guruh :灵性导师是所有半神人总成的体现。”若谁认为灵性导师只有凡人知 觉便是地狱居民。 或者有人会问为何圣帕布帕一些说话所表达的意思, 跟他的著作看似互相抵触?圣帕布帕写 道: “Yasmin vijnate sarvam evam vijnatam bhavati:主的任何一位奉献者,对主都有某 程度的认识。借着主的恩典,对主的奉献服务令他可以知晓一切, 虽然奉献者在外表看来 或会显现得愚昧无知 , 其实他对每件复杂的事情也了如指掌。 ( ” 《博伽瓦谭》 3 篇 7 章 8 节) “韦达曼陀道:yasmin vijnate sarvam evam vignatam bhavati:当奉献者透过冥想 见到至尊人格神首,或者面对面的亲身见到主,他便察知到这宇宙内的所有东西,他真的无 所不知。这个物质世界内的所有东西,会向已看到至尊人格神首的奉献者完全展现。(《圣 典博伽瓦谭》 8 篇 6 章 9 节)” 杜尤胆灵性导师 Duryodhana-guru:换言之,就是说一个纯粹奉献者能够无所不知? 圣帕布帕:所有一切。主无所不知,因此借着主的恩典,一个纯粹奉献者也能够无所不知。 (1976 年 6 月 8 日旧金山清晨散步) 作为一个百分百奎师那知觉的人物,圣帕布帕具备所有八种玄秘的完美。即是说,他甚至能 够触碰并拿取另一个星球的水果。这点在经典多处得到确认,包括以下的诗节和要旨: “我的主啊!你知晓一切的玄秘,因为你崇拜物质世界的创造者、毁灭者和灵性世界的维系 者,那原始的人格神首,祂超然于物质自然的三种形态。” 要旨: 一个一心一意投入服务主的人, 是一切知识的标记。 如此奉献服务已达至完全完美的奉献者, 因为人格首神的高资格,他也因此变得完美。就这样,玄秘力量的八种完美构成他少许神圣 的富裕。(《博伽瓦谭》 1 篇 5 章 6 节) 当奉献者念祷文:“nama om visnu-padaya” 虽然圣帕布帕的身体并非在他们面前展现, 但是他也在听。 若他不是这样, 我们那些从早前的灵性导师承袭而来的所有歌曲和祷文又有 何用处?我们的灵性导师嘎亚崔曼陀(guru-gayatri)又有何用处?那不是空泛的仪式。 异议六:圣帕布帕认为第一次启迪(harinama-diksa)是真正的启迪。圣拿拉央那大师的 教导是真正的启迪始自婆罗门启迪。 辩证六:圣帕布帕写: “关于你的问题,第二次启迪是真正的启迪。第一次启迪是初阶的,只是令他有所准备,就 好像小学和中学教育。第一次启迪给他机会得以净化,当真的获得净化,他便被确认为婆罗 门,这就是真正的启迪。” ( 1972 年 9 月 4 日从新 温达文 给 Jadurani 的信)

异议七:圣拿拉央那大师“再次启迪”有良好地位伟士那瓦灵性导师的门徒。 辩证七:很多那些所谓“再次启迪”的奉献者是有“良好声誉”灵性导师的门徒,他们都因为托 庇于圣拿拉央那大师而被批评。 然而, 时间证明他们作了正确的决定, 因为后来那些具有“良 好声誉”的灵性导师 , 都被发现实际上还未到他们自诩的身教灵性导师层面, 只是仍未被揭 穿而已。 在《Bhakti-sandarbha(Anuccheda 238)》一书中,圣基瓦大师 Srila Jiva Gosvami 已有训示, 若谁的灵性导师嫉妒一个备受尊崇的伟士那瓦, 他应该立即离弃那位灵性导师并 寻找一位玛哈博伽梵塔(maha-bhagavata。纯粹的奉献者,与奎师那已有直接的关系。) 伟士那瓦灵性导师。由于很多具有“良好声誉”的灵性导师也在圣施瑞达大师 Srila Bhakti Raksaka Sridhara Maharaja 、圣歌高文达大师 Srila Gour Govinda maharaja 和圣 拿拉央那大师的莲花足下作出过很严重的冒犯,他们的前门徒是遵行经典的训诲而离弃他 们。因此不存在“再次启迪” 的问题,只有“真正启迪”。 若一个灵性导师真的有良好声誉,那么圣拿拉央那大师再次启迪他的门徒并无不妥。相反, 他只是为他们的灵修给予指示和鼓励,帮助他们对灵性导师发展更深的信心。 误解偶有发生, 因为在少有的情况下, 圣拿拉央那大师会以圣拉妲. 奎师那在巴佳 vraja) ( 的逍遥时光有关连的名字,为那些接受他训示(Siksa)的门徒命名,有时这被误解为再次 启迪。有这样的一个著名例子是佳杜拉妮女士 Jadurani dasi ,圣拿拉央那大师怜爱地称 她为夏玛拉妮 Syamarani,这绝不表示她再次获得启迪。有时候,甚至圣帕布帕也会怜爱 地称她为莎都拉妮 Sadhurani 。这样充满爱意地采用另一个名字,并不表示圣帕布帕赐予 另一次启迪。 除此之外,在我们的师徒传系也有实际的历史先例,训示灵性导师更改训示门徒名字。圣基 瓦大师把圣慧达亚 Sri Hrdaya-caitanya 门徒的名字,由杜基奎师那 Duhkhi Krishna dasa 改成夏玛南达 Syamananda,这种名字的更改并不构成再次启迪。圣慧达亚仍然是 他的启迪灵性导师,圣基瓦大师仍然是他的训示灵性导师。 若逐一审视 ISKCON 个别奉献者的案例,我们会发现并没有人是再次启迪。有时候门徒被 他的灵性导师屏弃, 或者门徒失去信心正式地跟他的灵性导师断绝联谊。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 误会,在这种情况下,圣拿拉央那大师的秘书会一丝不苟地把门徒们的信件存档,表明他们 过去存在的师徒关系于托庇圣拿拉央那大师前经已中止。 异议八:圣帕布帕努力创造一个世界性团体,为他的追随者提供服务机会和庇护。圣拿拉央 那大师并未这样做。 辩证八: 大多数奉献者未获通知圣拿拉央那大师的传教活动。 虽然他在印度境外传教只有七 年,但已在各地建立很多庙宇和传教中心。例如英国伯明翰、德国汉堡、澳洲 Murwillumbah、巴西圣保罗、哥斯达尼加帕布帕高廸亚修会、俄罗斯莫斯科的巴提维丹塔 高廸亚修会、俄罗斯圣彼得堡、克罗地亚、印度尼西亚峇里圣啊南塔高廸亚修会、马来西亚 吉隆坡圣圣拉妲高文达高廸亚修会、 菲律宾哈瑞奎师那会社、 加州威尼斯海滩圣拉妲高文达 高廸亚修会及其它地方。除此之外,在英国韦尔斯、加州巴卓、澳洲柏斯和 Murwillumbah 等地也有居士组织。圣拿拉央那大师也是加州一灵性学校(gurukula)的赞助人。

再者,从未声称建立了世界性机构,他只是努力执行圣帕布帕给他的指示。就在圣帕布帕离 世之前,圣帕布帕要求圣拿拉央那大师帮助和指导他的门徒。有数以千计的奉献者,有些本 来已对奎师那知觉失却部份信心; 有些觉得被忽略而被迫离开庙宇的; 有些对遵行宗教原则 变得乏力;有些想要深化他们跟圣帕布帕的关系,他们都借着圣拿拉央那大师的爱和训示, 全都再次获得启发。 异议九:圣帕布帕和圣拿拉央那师对个体灵魂的原始位置有不同的教导。 辩证九:圣帕布帕在不同的情况下对不同的人,对灵魂的根源有很多不同的评论。然而,这 方面的最后定论,即结论已表达在他的著作中,这将会是未来一万年的法典。 圣帕布帕写: “结论是,没有人从灵性世界或无忧星(Vaikuntha)低堕,因为那是永恒的居所。” (《博 伽瓦谭》3 篇 16 章 26 节) “根据《维施努往世书 Visnu Purana》、《博加梵歌》和其它韦陀典籍,生物产生自主的 边际能量(tatastha),因此他们恒常是主的能量而非具有能量的。”(《博伽瓦谭》 3 篇 7 章 9 节) 过去我们从未亲身跟主联谊,圣帕布帕写道: “完全力行奎师那知觉的成熟奉献者,会被立即转移到奎师那显现的宇宙。在那个宇宙里, 是该奉献者的第一次机会亲身直接地跟奎师那联谊。 那修炼会继续进行, 就如我们在温达文 逍遥时光看到的一样。”(《奎师那书》第 28 章) 若需要更多关于灵魂根源这个非常重要课题的数据,可以参考由圣勾.高文达 Srila Gour Govinda Swami 编辑的《圣帕布帕论灵魂的根源 Srila Prabhupada on the Source of the Jiva》,他在书中列举一百个圣帕布帕和很多我们早前的身教导师的有力论证。下列信 件是其中这样的引证之一: “进一步探讨你有关条限生物灵魂的形象问题。是永远有一个灵性的形象存在的,但是这形 象只会在生物回到无忧星时才完全成长。 这个形象是按照生物的欲望发展起来。 像树木的形 象潜藏于种子般,那形象也隐藏着,直至达到完全成长的境界。”( 1969 年给 Rupanaga 的信) 那些确切是灵性星宿的居民;那些确切是主的同游,都永不低堕: “可从权威性的来源认识到,那些从无忧星降凡的主维施努同游,实际上并非低堕。他们是 为满足主的意愿这个目的而来, 他们降临这个物质世界跟主的下凡类似。 主以祂内在能量为 媒介来到这世界,同样,主的奉献者或同游同样是通过灵性能量作用,降临这个物质世界。 至尊人格首神上演的一切逍遥时光,是瑜伽麻亚(yogamaya)的安排而非玛哈麻亚 (mahamaya)。因此能够明白当佳雅 Jaya 和维佳亚 Vijaya 降临到这个物质世界,是要 为主至尊人格首神做一些事,否则没有人会从无忧星低堕,这是事实。”(《博伽瓦谭》 7 篇 1 章 35 节) 国皇(Maharaja Yudisthira)也不相信有人能从无忧星低堕:

尤帝士提尔国皇问:“什么严峻的诅咒甚至能影响已解脱的维施努奉献者?哪种人甚至会诅 咒主的同游?我不能相信这种事,因为主无畏的奉献者不可能再次低堕至这个物质世界。” (《博伽瓦谭》 7 篇 1 章 34 ) 在哥楼卡温达文圣地完全没有假像,圣帕布帕经常引用圣查卡瓦提大师 Srila Visvanatha Cakravarti Thakura 一相关的诗节:aradhyo Bhagavan vrajesa-tanays tad-dhama vrndavanam ,圣查卡瓦提大师说,奎师那的居所跟奎师那本身一样备受崇敬,巴佳喜乐 之源(Vrajendra-nandana)圣奎师那的超然身体没有假像,祂的居所亦然。圣查卡瓦提 大师说,这是主柴坦亚的见解,他对其他人的见解不感与趣。《博伽瓦谭》(1 篇 1 章 1 节)注明:dhamna svena sada nirasta-kuhakam satyam param dhimahi:奎师那 的居所永无假像 , 因此那里没有人能偏离他们爱心服务的构成地位。 异议十:圣帕布帕教导,启迪灵性导师会取走门徒的业报,圣拿拉央那大师教导灵性导师并 非这样。 辩证十:圣帕布帕真的说过,灵性导师会经验他们门徒不当行为的一些反应。他写道: “因此,梦魇因罪恶活动而产生。奉献者有时接纳罪恶的人为他的门徒,为了抵消他从门徒 接收过来的罪恶反应,他定要看见梦魇。无论如何,灵性导师非常仁慈,虽然他为了罪恶的 奉献者承受梦魇,但是为了救赎卡利年代的受害者,他接受这些困扰。因此,启迪之后,奉 献者应该极为小心, 不要再犯任何会为自身和灵性导师制造困难的罪行。 ( ” 《博伽瓦谭》 8 篇 4 章 15 节) 对那些本身并不稳固地处于超然层面,而接受灵性导师位置的人而言,这个说法是对的。圣 帕布帕有时自称为一个这样的灵性导师,是出于他伟大的谦卑。然而 , 若门徒把已自我觉 悟导师真正谦卑的表达,视作为承认自己的限制,这会是重大的冒犯。圣帕布帕表达这个观 点时,当中附加了一显著的优点,就是引出门徒对自身不当行为的罪咎感,来约束未成熟任 性的他们。圣帕布帕的完美谦卑,在以下他跟 Bon Cohe(后来成为圣帕布帕的启迪门徒) 的节录对话得以确认。 对话中显示出圣帕布帕的谦卑, 也显示出他要给新人一个停止犯罪的 好理由: 卜:你自身是否感觉到疾病和病困? 圣帕布帕:是。 卜:这是否你过往业报的结果? 圣帕布帕:对。 卜:这样,在这个物质世界,谁也不能完全摆脱他的业报? 圣帕布帕:可以的,奉献者能够摆脱。他再没有业报,再没有业报反应。 卜:但你必定是最佳奉献者。 圣帕布帕:唔…不,我不该认为自己是最佳奉献者,我是最低下的。

卜:不! 圣帕布帕:你是最佳奉献者。 卜: [ 大笑 ] 噢!不,不!但你说的话…常看似正确。 圣帕布帕:对。 卜:那么你定是最佳的奉献者。 圣帕布帕:就像拉妲兰妮,她不视任何人为非奉献者,因此我们要尝试接近拉妲兰妮。 卜:这是谁? 圣帕布帕: 拉妲兰妮是奎师那的配偶。 卜:啊! 圣帕布帕: 若任何人接近拉妲兰妮, 她会向奎师那推荐: “这是最佳的奉献者, 他比我更好。 ” 奎师那便不能不接纳他。这便是最佳的奉献者,但这不能模仿:“我已成为最佳的奉献者。” 一个次等奉献者的视域中是有人嫉妒主, 但这不是最佳奉献者的视域。 最佳奉献者看见: “没 有人嫉妒主, 所有人都比我好。 ”就像 《永恒的柴坦亚经》 的作者 卡维拉杰 大师 Krsnadasa Kaviraja 说:“我比粪虫还要低下。” 卜:谁这样说? 圣帕布帕:卡维拉杰大师,《永恒的柴坦亚经》的作者。他并非造作,他这样想:“我是最 低下的。每个人都是最好的,但我最低下。每个人都投身对奎师那的服务,我却不投入。” 主柴坦亚说:“噢 ! 我对奎师那没有一丝爱心,我的哭泣是做作。若我是奎师那的奉献者, 我应已死去多时。但我尚在人世,那就是我不爱奎师那的明证。”那是最佳奉献者的视域。 他如此沈醉在奎师那的爱,因此会说:“一切持续进行,但我是最低下的。因此我不能看见 主。” 那是最好的奉献者。 夏玛逊达:有次你说过,有时你会因为你奉献者的罪恶活动而感到疾病苦痛。有时疾病会否 由此而来?由此引起? 圣帕布帕: 你看, 奎师那说: “aham tvam sarva-papebhyo moksayisyami ma sucah: 我会从所有罪恶反应中解救你。别害怕。”因此奎师那是如此有威力,祂能够立即去掉其它 人的所有罪孽,立即纠正他们。但当一个生物担当着奎师那的代表时,他也为他奉献者的罪 恶活动而承受责任, 因此成为灵性导师并非一件易事。 你看, 他必须服下并吸收所有的毒药, 因此有时,因为他并非奎师那,便有时会出现些问题。因此主柴坦亚禁止道:“不要收纳很 多门徒(sisyas)。” 圣帕布帕在此扮演一个初阶的角色。与此同时,他言语间要把那些实际份属初阶,但想要假 装真实无伪灵性导师的人引入迟疑之境。

“因此,除非能够消化所有罪恶,否则收纳很多门徒是一件冒险的事…圣经也有这个意思。 主耶稣基督接收人们所有罪恶反应而牺牲祂的生命。那是灵性导师的责任…” 在其它场合,圣帕布帕说主耶稣只是假装死去。他从未受苦,因为他是纯粹奉献者。圣帕布 帕现在继续对卜说: “因为奎师那是奎师那,祂是不受罪恶反应的侵袭(apapa-viddha)。但生物有时受制于 那些罪恶反应, 那是因为他非常渺小。 烈火洪洪, 小火星星。 若你把大型对象投进小火之中, 火焰或会熄灭;但不论你投甚么进大火之中也无碍,大火能吞噬一切。” 以下节录是有关圣帕布帕谦卑的另一例证。 卜:基督的苦难是否份属那种性质? 圣帕布帕:唔? 卜:基督是否受苦? 圣帕布帕:我已解释过。他承受所有人的罪恶反应,因此他受苦。 卜:我明白了。 圣帕布帕:他们现在应该觉得惭愧(和思考这问题),若再作罪恶活动,他的灵性导师必须 受苦。门徒应该有同情心和想想这点:“为了我的罪恶活动,我的灵性导师要受苦。” 圣帕布帕完全超然, 不受物质能量的沾染, 极富睿智地说服条限灵魂为自己所关注的而行事。 如何协调以下两项叙述:“灵性导师取去门徒的业报。”和“灵性导师不取走门徒的业报。”? 可以这样的衔接:他从门徒处取去业报,但他不因而受苦。圣拿拉央那大师解释,纯粹奉献 者就好像大火, 在 我们 皈依之时, 不论有多少以罪恶或坏习惯(anarthas) 形式出现 的垃圾丢进火中, 火焰会将之消尽,烧成灰烬,而火焰本身却不受影响。 不说他本身不受罪恶反应沾染, 纯粹奉献者单凭他的瞥视和临在, 便能免除他人的罪恶, 他 不需受苦。这点在 ISKCON 身教导师歌书《Acarya Song Book》中,一首由拿若塔玛大 师(Srila Narottama dasa Thakura)写的歌得以确认:“所有罪恶在你的联谊中消除。 我们从何处才能找到一个像你一样恩慈的灵性导师?” “借着一再在神圣的恒河沐浴,便能逐渐得到净化。但是,德高望重的伟士那瓦,单凭你充 满恩慈的瞥视,人便立时得到净化。” 奎师那亲自说,伟大灵魂不受物质自然影响。(《博伽梵歌》 9 章 .13 节) 异议十一: 圣帕布帕展望一个世界性的团体, 很多的灵性导师在一个监理会下如高等教育机 构般作业,圣拿拉央那大师却实行高廸亚修会单一身教导师体系。注:圣萨拉斯瓦缇大师 Srila Bhaktisiddhanta Sarasvati Thakura 指示他的追随者也要在一个监理部门下作业, 圣帕布帕经常引述,若忽略这个指示是他灵性导师任务瓦解的原因。

辩证十一:圣帕布帕写道“他 Srila Bhaktisiddhanta Sarasvati Thakura 的构思是这样 的,身教导师不是由监理会委任。他公开地说:“你们成立 GBC 及执行任务。”因此他的构 思是,监理会 GBC 的成员当中,谁个成功的和湛露锋芒的身教导师脱颖而出,便会自动当 选。” ( 1974 件 4 月 24 日给 Rupanuga dasa 的信) 异议十一:说明圣拿拉央那大师实行“高廸亚修会单一身教导师体系”。然而,大师虽然身为 一个超然人物不受制于任何机构的规限,但他也是高迪亚维丹塔机构 Sri Gaudiya Vedanta Samiti 监理会的一名成员。在 1940 年成立,这个团体最初的三位委员是圣凯 萨瓦大师( Srila Bhakti Prajnana Kesava Gosvami Maharaja。圣帕布帕的弃绝僧灵 性导师) 尼星哈贞守生 Pujyapada Nrsimhananda brahmacari 、 、 和那时候的 Abhaya Caranaravinda Prabhu(即圣帕布帕)(后来被称为 His Divine Grace Srila A.C. Bhaktivedanta Swami prabhupada。)圣拿拉央那大师跟从这三位委员建立的任命方 式。 高迪亚维丹塔机构有一位身教导师总理, 圣拿拉央那大师是副总理和秘书。 他和其它人在会 中也作为启迪灵性导师,这个团体由一个监理会管辖。时至今日,高迪亚维丹塔机构的监理 会一直成功和平地运作这个团体,监理会的成员无一低堕。(补充:圣拿拉央那大师已在 2004 年尾至 2005 年初成立了新的机构,名称为 Bhakti Trust International,并为该 机构的总理。) 异议十二:圣拿拉央那大师批评由圣帕布帕为 ISKCON 一些神像的命名。 辩证十二:异议十二是关于圣拿拉央那大师在一些场合,对 ISKCON 崇拜一些以 Nila-madhava、Radha-Govinda Madhava 等为名的拉妲.奎师那神像表示关注。圣拿 拉央那大师从未批评圣帕布帕的题名,反而,他是质疑这些是否真的由圣帕布帕题名。 大师只是要我们注意,圣帕布帕是怀 温达文心绪的拉妲.奎师那纯粹奉献者。这样,那些 想跟随圣帕布帕的人,定必要遵照他和我们的前身教导师所解释的原则,来崇拜拉妲.奎师 那。以上提及的神像名字是情悦的交迭( rasa-abhasa ),或说不适当,直至目前为止, 与拉妲兰妮为伴的那位在吹奏笛子、三曲姿态的奎师那永不能以杜瓦拉卡控制者 Dvarakadhisa 的名字冠称,那些名称是茹蜜妮 Rukmini 的配偶,或不能称之为拉妲与帕 尔塔马车的御者 Radha-Partha-sarathi。在下列节录中,圣帕布帕清楚解释这点: “牧牛姑娘永不会称奎师那为茹蜜妮.拉曼 Rukmini-ramana。奎师那在温达文的奉献者 称祂为拉妲.拉曼 Radha-ramana、南达.南达那 Nanda-nandana 和雅苏达.南达那 Yasoda-nandana,但并非瓦苏德瓦.南达那 Vasudeva-nandana 或德瓦基.南达那 Devaki-nandana。虽然根据物质概念,茹蜜妮拉曼和奎师那同是一体及无别,但在灵性 世界, 不能把奎师那的名字用于茹蜜妮拉曼或拿拉央那的地方。 若某人基于智识贫乏而这样 做,他跟主的情悦会变得有灵性缺陷,名为超然情悦的交迭(rasa-abhasa)。进步的奉 献者已实际觉悟主的超然特质, 不会犯上采用另一个的名字的错失, 而出现超然情悦交迭的 情况。因为卡利年代的影响,有很多以奢华和革新思维为名的超然情悦交迭,纯粹奉献者对 这种狂热不甚欣赏。”(《永恒的柴坦亚经》Madhya 逍遥时光 8 章 91 节的要旨) 圣拿拉央那大师也说明拉妲与的名字是超然情悦的交迭,因为施丽玛缇.拉迪卡 Srimati Radhika 从未离开温达文。她只受到主奎师那的原始形貌( svayam-rupa )吸引,那形

貌只能在温达文找到。 她不受杜瓦拉卡控制者奎师那或在库茹之野的奎师那吸引。 当施丽玛 缇.拉迪卡 Srimati Radhika(以部份展示)离开温达文前往库茹之野,她不满足于看见 奎师那穿戴成国皇的模样,这与她对奎师那爱的心绪不配合。 虽然奎师那、杜瓦拉卡控制者甚至拿拉央那真理上同为一体,但是异于情怀。某人或会说, 奎师那的逍遥时光,如上所述,与神像的名字毫无关系,但圣帕布帕写道: “奎师那另一个名字是帕尔塔马车的御者 Partha-sarathi。 帕尔塔 Partha:阿诸那 Arjuna 的名字是帕尔塔,帕尔塔是指“菩瑞塔 Prtha”的儿子,琨缇 Kunti 另一个名字是菩瑞塔。 琨缇父亲的名字是葡瑞图 Prthu,故琨缇的名是菩瑞塔,因此阿诸那的名字是帕尔塔。因为 奎师那作为马车车夫服务阿诸那, 所以祂另一个名字是帕尔塔马车的御者 Partha-sarathi。 主事实上没有名字, 有时一些哲学家说: “主没有名字。 ”那是事实, 但为何主有这么多名字? 这些名字是按照祂的逍遥时光而题的。” ( 1974 年 1 月 11 日在旧金山的讲课) 由于拉妲永没以她的原始形象离开温达文, 亦因为奎师那永不能被称为在温达文的帕尔塔马 车的御者,这些名字的组合是有违情悦(rasa)的原则。 圣帕布帕写道:“若有征兆显出,超然情悦交迭的表达违反了奉爱祭仪的原则,主柴坦亚玛 哈帕布不能忍受,并会非常愤怒。”(《永恒的柴坦亚经》Madhya 逍遥时光 8 章 91 节) 根据圣拿拉央那大师说,圣帕布帕从未打算把德里的神像称为拉妲.帕尔塔马车的御者 Radha-Partha-sarathi。七十年代早期,当圣拿拉央那大师听到祂们的名字,他问圣帕布 帕为何这样做。圣帕布帕回答,他从未为祂们这样命名,因为这样便会违反他自己的著作。 这段历史在下列对话所表达出的结论(siddhanta),得到确认: Acyutananda :神像的名字是拉妲.帕尔塔马车的御者(Radha-Partha-sarathi)。 圣帕布帕:唔? Acyutananda : 德里神像的名字是拉妲与帕尔塔马车的御者。 那么我们该如何理解?因为 帕尔塔是指阿诸那。这样拉妲 Radha,拉妲如何到达那里? 圣帕布帕:当奎师那是帕尔塔马车的御者,拉妲不与祂同在?是否这样? 印度人(1):你是说,帕尔塔马车的御者是主奎师那。 Acyutananda:对。 圣帕布帕:正是,对。 Radha-krsna-pranaya-vikrtir ahladini saktir :当祂在战斗, ahladini-sakti 在场,那个未有展现。(1976 年 1 月 9 日在 Madras 的清晨散步) 在此, 圣帕布帕说明了帕尔塔马车的御者在场时, 施丽玛缇. 拉妲兰妮 Srimati Radharani 没有展现。 关于茹蜜妮.杜瓦拉卡的控制者 Rukmini-Dvarakadhisa 的名字,当圣帕布帕 1968 年 在旧金山举行安奉茹蜜妮.杜瓦拉卡的控制者神像的仪式(prana-prathistha),他把神

像命名为拉妲.奎师那,之后他返回印度。当他回来,他发现一个门徒更改了神象的名字。 圣帕布帕觉得不妥,并说:“奎师那有一根孔雀羽毛和笛子,祂是南达的儿子。杜瓦拉卡的 控制者 Dvarakadhisa 是瓦苏德瓦 Vasudeva 的儿子,祂没有笛子,没有孔雀羽毛。为何 你把名字改掉?” 抬杠顿生说,是因为旧金山的庙宇较为富裕,也因此吸引很多人,神像的 名字该能反映那种富裕。圣帕布帕回答圣拉妲.奎师那 Sri Sri Radha-Krsna 是无上的富 裕。不久之后,圣帕布帕又返回印度,那些奉献者却仍然保持茹蜜妮.杜瓦拉卡的控制的者 名字。 即使庙宇富裕,即使庙宇崇拜也富裕,若神象形貌(vigrahas)是拉妲.奎师那的外形, 例如奎师那在吹奏笛子,那么祂们仍是拉妲和奎师那。圣帕布帕写道: “新进奉献者不能接近拉妲.奎师那,因此按照规范守则的庙宇崇拜是向拉释米.拿拉央那 Laksmi-Narayana 的供奉。虽然那里或许是拉妲.奎师那的形象,但新进奉献者的崇拜是 被接纳为对拉释米拿拉央那的崇拜”(《博伽瓦谭》 4 篇 24 章 45-46 节) 总结: 为了澄清哲学要点,伟士那瓦之间因而产生辩论,这对方方面面都有所得益。 siddhanta baliya ctte na kara alasa iha ha-ite krsne lage sudrdha manasa 一个诚恳的学生不应忽视这种有关结论的讨论, 不应视这些为争议性。 因为这种讨论能强壮 心意, 人的心意会因此变得依附主奎师那。 《永恒的柴坦亚经》 Adi 逍遥时光 2 章 117 ( 节) 我祈求文中所表达的各论点能服务 ISKCON 所有成员, 包括圣拿拉央那大师和他的跟随者。 因此他们能像一个家庭一般一起作业,传扬圣帕布帕和我们前身教导师的任务。

Vaisnava krpa lesa prarthi (乞求伟士那瓦丝毫的恩慈) Tridandi Svami Bhaktivedanta Aranya

同音异字 : ISKCON 回应一篇题为“探讨圣拿拉央那大师:他本人的说话和主要来源”的文章 Cakra 网页刊登了一份编撰,试图表示圣拿拉央那大师的教导跟圣帕布帕的有异。这份刊 登在 Cakra 上的编撰,题为“探讨圣拿拉央那大师:他本人的说话和主要来源。”,文章也 提供了圣帕布帕和圣拿拉央那大师两者的语录。以下的文章会从另一角度解释这些语录。

引述这份编撰时,我们会用编撰这个字眼开始,而我们会以辩证这字来开始我们的陈述。

编撰一:圣拿拉央那大师论圣帕布帕和 ISKCON: 圣拿拉央那大师在 2001 年于德国: “我的训示灵性导师 nitya-lila-pravista om visnupada Sri Srimad Bhaktivedanta Swami Maharaja。” 圣拿拉央那大师在 1999 年 10 月 24 日于马图拉: “我们可以荣耀史瓦米吉 Swamiji , 巴提维丹塔. 史瓦米. 玛哈拉杰 Bhaktivedanta Swami Maharaja。 可是那些低堕了的人怎能荣耀他?他们不能荣耀他, 永不能,他们正跟他决裂。 他们确立他为 ISKCON 的创建人,但我知道他并非创建人,他是这个灵性导师师徒传系中 的一员。 这传系由奎师那建立, 第一位身教导师是布阿玛 Brahma, 然后是拿拉达 Narada, 继而是维亚萨 Vyasa。他只是更改了名字和在西方国家传扬这些事情。” 辩证一:这份编撰引用圣拿拉央那大师的语录,说他自称圣帕布帕的训示门徒,又声称圣帕 布帕不是 ISKCON 的创建灵性导师,有意表示他并非圣帕布帕的真正门徒。但圣拿拉央那 大师没有说出圣帕布帕偶尔说过的话,圣帕布帕在《博伽梵歌》的序言中写着: “有些人谓美国人非常幸运,因为我在美国开展奎师那知觉运动。但事实上这个运动的始祖 父亲是主奎师那本人, 因为这运动很久以前已经开始, 但只是通过师徒传系延展到人类社会。 若我在此事中有任何功劳,这并不属于我本人,而是全归于我永恒的灵性导师 His Divine Grace om visnupada paramahamsa parivrajakacrya 108 Sri Srimad Bhaktisiddhanta Sarasvati Gosvami Maharaja Prabhupada。” 圣帕布帕也在 《博伽瓦谭》 2 篇 9 章 6 节) ( 的要旨中写道: “因此, 布阿玛 Brahma 获 主奎师那亲自以奎师那曼陀启迪,他因此成为伟士那瓦…我们属于布阿玛的师徒传系,直接 处身门徒谱系中, 从布阿玛到拿拉达, 从拿拉达到维亚萨, 从维亚萨到玛达瓦牟尼 Madhva Muni,从玛达瓦牟尼到玛达温铎.普瑞 Madhavendra Puri ,从玛达温铎.普瑞到伊斯 瓦拉.普瑞 Isvara puri,从伊斯瓦拉.普瑞到主柴坦亚逐渐延展到 His Divine Grace Bhaktisiddhanta Sarasvati,我们神圣的灵性导师。” 编撰二:圣拿拉央那大师在 1999 年 4 月 28 日早上于委内瑞拉 Caracas: “你也该知道主柴坦亚是 ISKCON 的创建人,史瓦米吉 Swamiji,A.C Bhaktivedanta Swami Maharaja 只是这个传系中一位出色的身教导师。他不是创建人,他是其中一位出 色的身教导师,他在很短时间之内,将所有这些事情传扬到整个世界。” 辩证二: 这段编撰试图表示, 圣拿拉央那大师不尊重圣帕布帕作为这个运动创始身教导师的 地位。但实际上,他是确立圣帕布帕的荣耀。圣帕布帕在博伽瓦谭他写的要旨中,自豪地确 认圣拿拉央那大师的说话。他说:

人们有时错误地认哈瑞奎师那 Hare Krsna 运动是新事物,但这并不是新运动,哈瑞奎师 那运动存于主布阿玛生命的每个千禧年,所有高等星宿体系都念颂圣名,包括布阿玛星宿 (Brahmaloka)和月球(Candraloka),更何况是歌仙星宿(Gandharvaloka)和仙 女星宿(Apsaraloka)。齐颂圣名运动在五百年前由主柴坦亚在这个世界上开展,所以这 并不是一项新运动。” (《博伽瓦谭》 7 篇 15 章 72 节要旨) 在《博伽瓦谭》( 1 篇 9 章 6-7 节)圣帕布帕写的要旨中,他列出这个运动其它一些出 色的身教导师。他写道:“他(拿拉达)是布阿玛基 Brahmaji 的儿子和门徒, 布阿玛 传 系的师徒传系自他延展。他为帕拉达大君 Prahlada Maharaja、突茹瓦大君 Dhruva Maharaja 和很多著名的主的奉献者启迪。他甚至启迪了韦达文献的作者维亚萨,维亚萨启 迪了玛达瓦大师 Madhvacarya ,因此包括了高廸亚师徒传系,玛达瓦传系,被宣扬至整 个宇宙。主柴坦亚属于这个 玛达瓦 传系,因此, 布阿玛基 、 拿拉达 、维亚萨,下延至 玛达瓦、主柴坦亚和六哥斯瓦米全都属于同一数组的师徒传系中。” 因此,作为这个传系中一位出色的身教导师是最伟大的光荣。 编撰三:圣拿拉央那大师在 2002 年 2 月 18 日傍晚于澳洲 Murwillumbah: “你的圣史瓦米.玛哈拉杰 Srila Swami Maharaja ,只是把名字改成英语。他不是那个 永恒 ISKCON 的创建灵性导师。我是 ISKCON,我跟 ISKCON 无异。我是巴提维丹塔 Bhaktivedanta[Srila Bhaktivedanta Narayana Gosvami Maharaja]。 好像父子一般, 我是圣 巴提维丹塔.史瓦米.玛哈拉杰 Srila Bhaktivedanta Swami Maharaja 真正的 传人,再也没有其它人,你该非常开明地知道这一点。我是巴提维丹塔 Bhaktivedanta , 他也是巴提维丹塔 Bhaktivedanta,但他比我迟接受这个名字,这方面我比他资深。我是 巴提维丹塔 Bhaktivedanta,我也是 ISKCON。别认为我不属于 ISKCON。” 辩证三:以上不正确的引述,指圣拿拉央那大师试图篡夺帕布帕 Prabhupada 创建灵性导 师的地位。事实上真相却是,他表示以身为帕布帕 Prabhupada 谦卑的仆人为荣。这段编 撰既没有包含原文接着延续的句子和解释,也只是用简单的三点符号取代一项重要的澄清。 以下是那份叙述刊登在互联网上的实际版本。 (括号中的字眼也包含在互联网的刊载,是编 辑附加的。) “在圣萨拉斯瓦缇大师 Srila Bhaktisiddhanta Sarasvati Gosvami Thakura 的年代, Srila Sarasvati Thakura 是 ISKCON 的总理, 他派出了一只手, 圣帕布帕巴提维丹塔. 史 瓦米.玛哈拉杰 Srila Prabhupada Bhaktivedanta Swami Maharaja,他自圣凯萨瓦 大师 Srila Bhakti Prajnana Kesava Gosvami Maharaja 接受弃绝阶层,他后来给 ISKCON 起了英语的命称。 [ 以前这机构有不同的称号, 好像 Gaudiya Vedanta Samiti、 Gaudiya Matha、Visva Vaisnava Raja Sabha 和 Krsna-bhakti-rasa Bhavitah Mati 等等。 ] 你的圣史瓦米.玛哈拉杰 Srila Swami Maharaja 只是把名字改成英语,他不是 那个永恒 ISKCON 的创建灵性导师。创建灵性导师的始源是布阿玛,事实上它是由奎师那 建立的。你们追随这个师徒传系的全都是 ISKCON,别以为你不是,我是 ISKCON,我跟 ISKCON 无异。我是巴提维丹塔[Srila Bhaktivedanta Narayana Gosvami Maharaja] 。好像父子般,我是圣巴提维丹塔.史瓦米.玛哈拉杰 Srila Bhaktivedanta Swami Maharaja 真正的传人,再也没有其它人。你该非常开明地知道这一点。”

“我是巴提维丹塔 Bhaktivedanta,他也是巴提维丹塔 Bhaktivedanta,但他比我迟接受 这个名字,这方面我比他资深。因应我的请求,他准备好接受弃绝阶层,我的灵性导师赐他 弃绝阶层。 [ 圣拿拉央那大师和圣帕布帕的名字巴提维丹塔 Bhaktivedanta,都是由圣凯 莎瓦大师 Srila Bhakti Prajnana Kesava Gosvami Maharaja 给他们弃绝阶层启迪时赐 予的。 ] 在他的弃绝阶层仪式中,我就像祭师。我主持火祭,我制造他的圣杖,我指导他 怎样穿戴他的弃绝阶层衣物。以弃绝阶层身份而言,虽然他对我来说资历浅而我较他资深, 但他是我的训示灵性导师,我是他的门徒。我是巴提维丹塔 Bhaktivedanta,我也是 ISKCON。别以为我不属于 ISKCON。” 我们也刊登了圣帕布帕以下的节录连同圣拿拉央那大师的讲课, 来确认圣拿拉央那大师的说 圣帕布帕真正的功劳是, 他把纯粹永恒的奎师那知觉以英语带到西方。 圣帕布帕在 1975 年 8 月 3 日在底特律的一堂讲课说:“不是这样的,他们说:?Bhaktivedanta Swami 带来 了这些。'他们归功于我,这也是我的幸运。但实际上我只像一个信差,我带来了,而我毫 无搀杂地传送它, 那或是我的功劳。 若你毫无搀杂地接受和修习, 那样你的生命便会成功。 ” 而且,那篇编撰没有引述圣拿拉央那大师接着的介绍:“你们该知道一件事,ISKCON 最初 由四个首级的(catur-mukha)布阿玛建立,他是我们首位灵性导师,他是 ISKCON 原始 的创建灵性导师。他的门徒如萨那卡 Sanaka、萨南达 Sanandana、萨拿坦 Sanatana 萨拿特 Sanat 库玛尔四兄弟 kumara ,拿拉达等都是 ISKCON 真正的传道人。继而,尤 其在卡利年代,玛德瓦大师、拉玛努佳 Ramanuja、维施努史瓦米 Visnuswami 、 宁巴 迪提亚 Nimbaditya 和其它很多人也显现了。在我们的传系(高廸亚师徒传系),尤其在 卡利年代,圣玛达温铎.普瑞 Sri Madhavendra Puri 是根,是种子。他的门徒是圣 伊斯 瓦拉.普瑞帕 Srila Isvara Puripada 和主尼提安南达 Nityananda Prabhu ,主柴坦亚 来自伊斯瓦拉.普瑞帕,斯瓦茹帕达莫达尔 Svarupa Damodara 来自祂。继而是巴提维 诺大师 Srila Bhaktivinoda Thakura 和圣莎拉斯瓦缇大师 Srila Prabhupada Bhaktisiddhanta Sarasvati Gosvami Thakura 也显现在他们的传系中,他们也是真正 ISKCON 的一份子。这些全都是 ISKCON 的典范人物,你们该经常意识到这点。” 圣拿拉央那大师只是鼓励我们铭记, 要荣耀我们过去的身教导师, 他们也能帮助和祝福我们。 我们若认为圣帕布帕是这项运动的始祖, 那么我们并非在荣耀他, 他并不希望跟他的灵性导 师传系中断联系。 他的荣耀是他忠诚于自己师徒传系的言词和心绪, 若我们认为帕布帕是始 祖,这表示我们以为并不需要参照传系中的前身教导师,来理解他尝试教导的东西。这表示 我们以为,若我们般的条限灵魂都是能够明白他的权威人仕。 关于圣拿拉央那大师的叙述,他和其它人也能被封为“巴提维丹塔 Bhaktivedanta”。圣帕 布帕在《博伽瓦谭》( 1 篇 5 章 24 节)中确认了此事,如下: “像这样,维丹塔的跟随者(vedanta-vadis),是指人格首神的纯粹奉献者。这些维丹塔 的跟随者或巴提维丹塔 Bhakti-vedantas, 完整地施赠奉献服务的超然知识。 对他们而言, 无人是敌或友,无人是贤或愚,无人是特别喜欢或不喜欢。那些巴提维丹塔看到一般人都把 光阴浪费在虚假的感官事物, 他们的事业就是令无知大众再次建立他们跟人格首神失去了的 关系。通过这样的努力,即使最善忘灵魂的灵性生命感觉也会被唤醒起来,因此受到巴提维 丹塔的启迪,一般大众逐渐在超然觉悟的道路上迈进。”

圣拿拉央那大师的启迪灵性导师圣凯莎瓦大师 Srila Bhakti Prajnana Kesava Gosvami Maharaja, 也是圣帕布帕弃绝阶层的灵性导师。 圣凯莎瓦大师赐他所有弃绝阶层的门徒“巴 提维丹塔”的封号。 这段编撰引述圣拿拉央那大师的说话:“我是圣巴提维丹塔.史瓦米.玛哈拉杰 Srila Bhaktivedanta Swami Maharaja 真正的传人,再没他人。”或许这段编撰试图表示圣拿 拉央那大师并非真实无伪,因为一位锋芒湛露的身教导师不需自我宣示。实际上,圣拿拉央 那大师只是将自己跟假冒的灵性导师划清界线。这段叙述不是排他的,而是有包容性的。 1969 年帕布帕在波士顿,被问及耶稣说这句话的意思:“我是我父亲的独子,唯有通过我, 没有人能走近祂。”帕布帕回答说:“?我'是指?通过我或任何像我的人,换言之,借着我或任 何真实无伪主的代表。'” 圣拿拉央那大师不是诋毁其它真实无伪的导师。他只是说,份量 不足者不能完美地代表高廸亚身教导师的传系。 圣拿拉央那大师的讲话也可以这样理解:他的说话是一个深爱父亲(帕布帕)的儿子所说的 话:“没有人能像我爱我父亲那么多。”他毫不自傲,而是以他挚爱的圣史瓦米大师,我们的 圣帕布帕为荣。我们无法以我们的西方文化来想象这种爱。 编撰四:Hari Sauri 写于 1997 年 3 月 31 日早上 7 时 54 分的信: “他(拿拉央那大师)高叫:?我不受制于你们的规矩,我不是 ISKCON,我是高廸亚修会! '” 辩证四:这段编撰试图表示,圣拿拉央那大师对自己的目的自相矛盾。但事实上,他着眼于 真正永恒的 ISKCON,及将之跟现代的 ISKCON 机构区分。以上提及的事发生在纳瓦兑帕 Navadvipa,Hari Sauri 和他几个神兄弟试图以粗暴的言词指责圣拿拉央那大师。他们指 责他再次启迪 Gaurangi dasi,实际上她过往从未接受启迪。他们也指责,他没有先了解 她的资格,第一次见面便为她启迪。他们说帕布帕的门徒等了六个月,而 Gaurangi 却是 在首天。但事实上,她出生于奎师那知觉运动,修习已有廿年,也深入阅读过帕布帕和圣拿 拉央那大师的著作, 她也被几位资深奉献者的推荐。 圣拿拉央那大师并没有高声叫喊的回答 他们,他不是他们 ISKCON(机构)的一员,因此他们不是他的领导权威。他的言词全没 有暗示他觉得自己凌驾于永恒 ISKCON 规矩的意思。 圣拿拉央那大师于 2001 年 5 月 13 日在加州旧金山的讲课,解释了帕布帕跟永恒 ISKCON 关系的荣耀。以下是部份节录: 圣拿拉央那大师:我见到圣史瓦米.玛哈拉杰 Srila Swami Maharaja 以这个诗节给 ISKCON 定义: krsna-bhakti-rasa-bhavita matih kriyatam yadi kuto pi labhyate tatra laulyam api mulyam ekalam janma-koti-sukrtair na labhyate

“即使作千生百世的虔诚活动,也无法获得处于奎师那知觉的纯粹爱心服务。要得到它,只 有付出一种代价, 就是要攫取它的强烈贪婪。 若它在某处有售, 必毫不犹疑地买下来。 要旨: 这就是 ISKCON 的基础。” [ 在这方面, 圣帕布帕也引用了 《自我发现之道 Journey to Self-Discovery》 的说话: “在 另一个诗节,茹帕大师 Rupa Gosvami 说:? krsna-bhakti-rasa-bhavita matih, kriyatam yadi kuto pi labhyate 我已把奎师那知觉这个词从 krsna-bhakti-rasa-bhavita 翻译出来了。'在此 茹帕 大师 Rupa Gosvami 忠告:?若 奎师那知觉有售,请立即买下它,别迟疑。'这是非常美好的事物。” 1968 年 10 月 4 日 在华盛顿西雅图,圣帕布帕说:“ Krsna-bhakti-rasa-bhavita matih, Matih 是指我会 服务奎师那的智慧或心意状况。若你能在甚么地方买得这种心意状况,请立即买下它。” ] 圣拿拉央那大师: “若任何人不跟从这点, 即使他试着成为 ISKCON, 他并非真是 ISKCON。 他是 ISKCON abhasa(一个仿效或影子)。我们见到仿效之下的 ISKCON 有很多成员会 低堕。然而,真正的 ISKCON 成员永不低堕。布阿玛 Brahma 是 ISKCON 的第一位成员, 拿拉达 Narada 是第二位,圣维亚萨兑瓦 Srila Vyasadeva 是第三,圣苏卡德瓦大师 Sri Sukadeva Gosvami 第四,他们永不低堕。圣茹帕大师 Srila Rupa Gosvami 永不低堕, 他也是 ISKCON ;圣拉古纳特大师 Srila Raghunatha dasa Gosvami 永不会低堕,他 也是 ISKCON。然而,那些会低堕的,他们只是试着成为 ISKCON,并不是真正的成员。 我们必需帮助这类的奉献者。 我祈求奎师那会把祂的恩慈洒向他们, 他们因此终有一天能身 处真正的 ISKCON 。一般而言: janma-koti-sukrtair na labhyate 不能单凭灵性善 行( sukrti 。灵性虔诚活动或规范性奉献服务。)来达到这个高级标准。若千生万世地累 积灵性善行, 而这善行是跟奎师那和祂的奉献者有关连, 或关连到任何跟奎师那有关的事物, 这就是真正的善行。当灵性善行到一丰足的数量,你便能谨见任何高超的奉献者,便能得到 跟圣人的联谊(sadhu-sanga)。” 编撰五: 1971 年 1 月 20 日于阿拉哈巴 (Allahabad) 圣帕布帕 A.C. Bhaktivedanta , Swami Prabhupada 给 Dr. Bigelow 的信: “我是国际奎师那知觉协会 ISKCON 的创建身教导师。” 辩证五: 这段编撰试图在此表示, 圣拿拉央那大师不接受帕布帕有关他是创建身教灵性导师 的言论,但帕布帕在此表示他是 ISKCON 机构的创建人,并不是指永恒 ISKCON 。帕 布帕在同一封信中写道:“当人的知觉契合主的至尊知觉时,这段重复生老病死遁非自然生 命便能停止。这是我们奎师那知觉运动的基本原则。”圣帕布帕并不是说,他是那个基本原 则的创建灵性导师。 编撰六 : 1974 年 12 月 28 日于孟买,圣帕布帕 A.C. Bhaktivedanta Swami Prabhupada 给 Kurusrestha 的信: “ 还有, 你那个构思: ISKCON 和印度社区的领导人之间组成一个信托组织, 在 我已批准。 那非常好,让印度人参与我们的运动,帮助我们推动圣柴坦亚玛哈帕布 Sri Caitanya Mahaprabhu 的任务。有关那个信托组织,你一定要谨慎,要确定是以我的名字登记为创

建导师,是最终的决策人。换言之,如有需要的话,我该有权否决或取消由其它委员作出的 任何决定。我的决定,该要凌驾一切其它委员的共同决定。 ” 辩证六:帕布帕永不会说,他的权限凌驾布阿玛 Brahma、奎师那或自己的灵性导师之上, 也没说祂们是信托委员。很明显他是指 ISKCON 机构,而非他在其它地方说的永恒 ISKCON 。 在应用英语有项名为同音异字“ homonym ”,同音异字是指那些字词串法或 发音相同,但意义相异。ISKCON 就是这样的一个同音异字。 编撰七 : 2002 年 2 月 12 日早上,圣拿拉央那大师于澳洲 Murwillumbah 的谈话: “ 因此,在他对拉迪卡 Radhika 的服务,因为 rati-keli-siddhyai,一个灵性导师不能以 他的男性形象服务。圣史瓦米.玛哈拉杰 Srila Swami Maharaja 和我的灵性导师全都以 她们牧牛姑娘的女性形象在那里服务。 在那个国度, 我的灵性导师是维诺妲. 曼佳丽 Vinoda Manjari;圣萨拉斯瓦缇大师 Srila Prabhupada bhaktisiddanta Sarasvati Thakura 是拿雅那.曼佳丽 Nayana Manjari;圣巴提维诺达大师 Srila Bhaktivinoda Thakura 是卡玛拉.曼佳丽 Kamala Manjari;圣基瓦大师 Srila Jiva Gosvami 是维拉莎.曼佳丽 Vilasa Manjari;圣茹帕大师 Srila Rupa Gosvami 是茹帕.曼佳丽 Rupa Manjari;圣 拉古纳特大师 Srila Raghunatha dasa Gosvami 是拉缇.曼佳丽 Rati Manjari,这些年 幼的牧牛姑娘(manjari)可以服务拉妲.奎师那爱侣。 [Sripada Bhaktisar Maharaja] :我们的圣帕布帕呢? [ 圣拿拉央那大师 ] :若你以身心、言语和自我完全皈依,那么我或会告诉你,否则,我 不会透露。我知道他是谁,你却不知道,ISKCON 的领袖没人知晓。你们的帕布帕骗过他 们全部人,因为他完全没有向他们全部人揭示自己。 辩证七:或许这段编撰试图表示,圣拿拉央那大师说帕布帕是个骗子,而 ISKCON 的领袖 也被他骗了,那他并非一个真实无伪的灵性导师。但圣拿拉央那大师完全不是这个意思,他 只是说帕布帕没有揭露他的灵性身份。 由于他们和我们都没有资格知道, 所以他守住这个秘 密。 编撰八:拿拉央那大师 Narayana Maharaja 于 1994 年 9 月 19 日的讲课: “那些不是饶富品味的伟士那瓦(rasika Vaisnavas),他们不认识真理(tattva),他们 没有跟任何伟士那瓦联谊…他们以为向全世界传教…奎师那的圣名…传递《梵歌》的讯息 (Gita sandesha) 就是一切。 因此我想说, 你们的帕布帕所给的这些东西…只是这些东西… 及并没超越这些东西。那么他只是 玛哈.维施努 Maha-Visnu 的仆人,而不是奎师那的 仆人。对愚昧的人来说,这是一件奇怪的事。 “但那些聪颖的人,及已从任何有品味的伟士那瓦(rasika Vaisnavas)或已从主采坦那玛 哈帕布的充满情悦奉献者处完成启迪的人…那些已将自己的心交附他们和有所觉悟的人… 只得少许…他们能够觉悟这些事情。首先,任何庙宇若要运作…我们必须清理…土地,那里 有荆棘,树木有刺…除非…斩掉,提供土地…但挖掘和清扫并非一切。为这座大庙挖建地基 并非一切,因此史瓦米吉 Swamiji 首先萧清气氛…准备根基…借着宣扬圣名和《梵歌》的 讯息…他做好准备。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没有的话,没有的话,他无法赐予这些东西。当

主采坦那玛哈帕布首次向全世界宣传奎师那的圣名, 他希望所有伟士那瓦能明白祂的内在心 绪…否则每个人都不能明白…因此他完成这项任务,这对那个世界而言如此必需…为了所有 世界…这样做…他做到了,但没有完成一切…,这只是个根基…基础。” 辩证八:这并不是圣拿拉央那大师讲课正确的默写。借着错误引用这堂讲课,这段编撰试图 表示,大师说帕布帕不是采坦那玛哈帕布的仆人,而是玛哈.维施努 Maha Visnu 的仆人。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那些亲身出席这堂讲课的奉献者;那些听过几遍录音的;那些多次听 过大师有关相同课题但不同讲课的人,将该课默写如下: “那些并非饶富品味的伟士那瓦的人;那些不认识真理的人;那些欠缺纯粹伟士那瓦联谊的 人,以为把奎师那的圣名传遍整个世界,提供梵歌的讯息便是一切。因此我要说,若你们的 帕布帕只是给了这些而没有更多的话,那么他只是玛哈.维施努的仆人而非奎师那的仆人。 那些愚昧的人才有这个古怪的念头。 但那些聪颖的人,和已接受主采坦那玛哈帕布饶富品味的伟士那瓦(rasika Vaisnava 及 Bhavaka-bhakta)启迪的人;那些已把心托附予他并已有所觉悟的人,即使只是少许, 也能觉悟帕布帕究竟是谁这些事。首先,若要兴建任何庙宇,我们必须清理土地。那些毫无 用处的荆棘必须砍掉,来腾出建筑用地。但挖掘和清扫并非一切,为建造这座大庙的地基而 挖土并非一切。因此,史瓦米吉 Swamiji 首先以宣扬圣名和梵歌的讯息,来萧清气氛和准 备根基。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没有的话,他将无法给予这些更高深的概念。主采坦那玛哈 帕布也首先把奎师那的圣名传遍整个世界, 但祂也想所有伟士那瓦明白祂的内在心绪。 否则, 若是欠缺基础,便不是每个人都会明白。这样,你们帕布帕已完成他的任务,这对所有世界 而言是如此不可或缺,但他所做的并不是一切。那只是一个根基或基础。” 以上只是一段极短的节录。 大师继续讲课, 解释帕布帕如何在他的著作中保留奉爱服务的最 高深真理,那是纯粹的(suddha-bhakti)或温达文的奉献服务 vraja-bhakti,以及我们 要成为拉妲. 奎师那 Radha-Krsna 和采坦那玛哈帕布 Caitanya Mahaprabhu 的仆人所 需的一切。 2005 年 5 月 3 日在旧金山,圣拿拉央那大师再次解释同样的原则:“你们该知道你们的 帕布帕是谁。你们该要知道然后才可以荣耀他,否则不能。他也是下凡降世,他是玛哈帕布 的同游,他是为了赐予玛哈帕布同样的心绪和任务而降凡的。他不只为了传教而来?你该唱 颂圣名(Kirtana),及将之加进你现在正做的一切中。'他也不只为了建立年代宗教而来, 那是玛哈.维施努 Maha Visnu 的工作,不是奎师那的工作,那不是奎师那的作用。谁是 玛哈维施努?是圣阿堆塔.阿查亚 Sri Advaita Acarya 。他是奎师那本人的 kala 的部 份(amsa)的部份的部份的部份。由于距离太远,祂能以唱颂传教,但不能赐予巴佳奉爱 服务(vraja-bhakti)。祂对此不够资格,只有奎师那能这样做。因此,当祂来到借着齐 颂圣名传道,宣扬那种至高爱意和情感,及达成的程序。你不该认为他(帕布帕)只是圣名 的传道人,你不该认为他只是写作、出版和派发了很多书藉,这不是他最终的荣耀。甚么才 是他的荣耀?他是茹帕大师的跟随者( Rupanuga)伟士那瓦,以 茹帕.曼佳丽 Rupa Manjari 一样的方式服务拉妲.奎师那 Radha-Krsna 爱侣。” 编撰九:圣拿拉央那大师,在墨尔本附近的一个农庄 Bambra:

“圣史瓦米大师 Srila Bhaktivedanta Swami Maharaja 在他最后的日子告诉我:?你该帮 助我的门徒,他们就像猴子,我不能给他们很多的训练,因此经常试着帮助他们吧。'” 辩证九: 或许这段编撰试图表示, 圣拿拉央那大师谎称帕布帕说我们──即他的门徒──的 坏话。但有关于这些说话的录音带存在,我们有一个自己确实是伟大的概念,因为帕布帕曾 鼓励他的初生婴儿,于是我们不断自认伟大。我们这么多人能否抚心自问,说我们并不像猴 子?至少,我们有时也充满色欲、愤怒、饥饿和好斗。我们亲身见识过帕布帕称呼那些维丹 塔书籍信托基金(BBT)的画家为畜牲,因为我们之间发生争执。帕布帕对我们因才施教, 当我们持恒服务,念颂和累积奉献的积储( sukrti 和 samskara 。灵性善行和灵性的印 记。),我们变得可索性更高。圣帕布帕在《博伽瓦谭》 3 篇 32 章 39-40 节的要旨) ( 中这样写: “再者,有些所谓的门徒,他们怀着别有用心的动机,极做作地顺从灵性导师,”和“ 我们经 验到一些学生前来加入我们, 但基于对某特定信心上的偏差, 他们离开我们的大本营及迷失 在纷乱之中。” 编撰十:Satsvarupa Goswami: “有关遗言的事项,无论圣帕布帕有否对圣拿拉央那大师说过都没多大关系,反而圣帕布帕 对我们──他的门徒所说的话才是真章。 再者, 除了要向圣拿拉央那大师寻求有关主持圣帕 布帕大殓仪式细节的忠告外,没有记录显示他指示 ISKCON 成员要接纳圣 拿拉央那大师 的指引。” 辩证十 : 首先,圣拿拉央那大师是圣帕布帕的门徒。他在 1947 年成为他的门徒,那是大 部份 ISKCON 成员诞生之前,而且几乎是早于 ISKCON 成立廿年之前。由于启迪和训 示灵性导师两者之间没有分别,那么训示和启迪门徒两者之间也没有分别。事实上,训示门 徒也许更加进步和亲近,就像圣佳干纳特大师 Srila Jaganatha dasa Babaji Maharaja 最好的门徒圣巴提维诺达大师 Srila Bhaktivinoda Thakura 便是他的训示门徒。其次, 编撰十二称, 圣拿拉央那大师没有给公布 (成为接任人) 但圣萨拉斯瓦缇大师 Prabhupada 。 Bhaktisiddhanta Sarasvati Thakura 也未有向他所有门徒公布,有关以后在他的门徒中 谁会成为我们的帕布帕。帕布帕自己说:“他们从未想:?伟大的灵性导师 Guru Maharaja 给我们这么多指示,为什么他没说这个人该成为身教导师?'他们要人为推举某某为身教导 师,却是一败涂地。他们甚至没有按常理思考,若伟大灵性导师 Guru Maharaja 想要委 任某人成为身教导师,为什么他没有说?他说过这么多,难道却偏偏漏了这一点?” 这样,帕布帕本人从未被向外公布或委任。他展现为一个锋芒湛露的身教导师,那些诚恳的 人都认同他。这系统已始自记忆所不及的年代。 编撰十一 : 2000 年 12 月 7 日(星期四)Hrdayananda Maharaja 的信: “拿拉央那大师自称为圣帕布帕的“首位”或是“真正”的门徒等等。事实上,我身为监理会 GBC 成员亲身服务了圣帕布帕多年,他也从未提及过拿拉央那大师,或是拿拉央那大师曾 参予过任何有关圣帕布帕任务的重要服务等等。圣帕布帕也从未在任何书籍、文章、面谈或 任何记录文件,说拿拉央那大师该成为 ISKCON 的训示灵性导师。” .

辩证十一:细心的读者或曾读过《我的训示灵性导师和至亲的挚友 My Siksa-guru and Priya-bandhu》这本书。任何人想要进一步了解圣帕布帕自 1922 年,与他的灵性导师相 遇以后,直至他在 1977 年神圣地隐迹期间的事,这本书可说是非常重要。圣拿拉央那大师 这些年来,为圣帕布帕作出意义重大的服务,至今亦然。 帕布帕在 1975 年 4 月 26 日一堂讲课说:“这是主柴坦亚玛哈帕布的任务,你该前去传 教,把奎师那的教导( krsna-upadesa )发扬光大。这是奎师那知觉运动。”他在多个场 合引用这个诗节: yare dekha, tare kaha krsna-upadesa amara ajnaya guru hana tara ei desa (《永恒的柴坦亚经》 Madhya- 时光 7 章 128 节) [ 主柴坦亚玛哈帕布指示 :] 指导每个人跟从主奎师那在《博伽梵歌》和《博伽瓦谭》中所 赐的命令。如这般的成为灵性导师,和尝试解救这片大地上的每一个人。 圣拿拉央那大师继续以多种方式实践这项指示。过去四十年,实现圣帕布帕的期望;他启迪 灵性导师的期望;整个师徒传系的期望,在其它弃绝僧和贞守生协助之下,每年的主柴坦亚 生辰(Gaura-purnima)他带领高廸亚修会 Gaudiya Vedanta Samiti 的纳瓦兑帕圣地 的朝圣(Navadvipa-dhama Parikrama)。超过两万名奉献者参予,其中大部份来自印 度,而数百位来自海外地区。还有拉妲兰妮的月份(Kartika),他带领来自世界各地超过 七百名的奉献者 , 其中大部份来自西方的,在巴佳圣地朝圣( Vraja-mandala Parikrama )。他进行这些朝圣已超过五十年,以及在过去的七年他一直在世界各地传教, 借着他的传教, 令帕布帕数以千计的追随者和帕布帕数以百计的直系门徒, 都在奎师那知觉 修习中重拾朝气,还有数以千计刚刚起步的人。因应帕布帕的要求,他通过门徒派发了数十 万册书籍, 他到现在还在出版书籍。 他把成功全归功于他的启迪灵性导师圣凯莎瓦大师 Srila Bhakti Prajnana Kesava Gosvami Maharaja,及他的训示灵性导师即我们的圣帕布帕。 这是他对圣帕布帕的部份服务。 条限灵魂无法明白像帕布帕般的纯粹奉献者, 或是为什么他会选择不在一个特定的时间, 去 告诉他的年轻门徒某些事情,然后却在另一些时间揭示。圣帕布帕的师傅 Guru Maharaja 也没有向他的机构公布圣帕布帕的事。 只有完成自我觉悟的奉献者,才能明白另一个旗鼓相当的人的行为。在《永恒的柴坦亚经》 ( Madhya- 逍遥时光 23 章 39 节),主柴坦亚玛哈帕布对圣萨拿坦大师 Sri Sanatana Gosvami 说: yanra cite krsna-prema karaye udaya tanra vakya, kriya, mudra vijneha na bujhaya “ 如一个人已处于神首的爱内,他的言语、活动和身上的征兆,甚至是最有学问的人也无法 明白的。 ”

例如,有些监理会 GBC 的成员或会相信,当他们协助帕布帕表达他的遗愿时,帕布帕正在 造就他们成为他的灵性继承人。但这不是他的灵性事项的遗愿。 1977 年 11 月帕布帕从 我们的视域中消失后,ISKCON 所有奉献者和信众都被知会帕布帕写了一份遗嘱,任命监 理会 GBC 成员为最终的管理决策者,和管理 ISKCON 一切事务的最终执行者。然而可笑 地,这份遗嘱只是一份关于物业的法律档。以下是一段发生在 1977 年 6 月 2 日有关那 份遗嘱的对话节录: Giriraja:我们草拟了一份遗嘱,包括印度和其它物业的信托… 圣帕布帕 :遗嘱?遗嘱。这只会有“管理层该怎样做。”这个指引,不会有其它。 Giriraja :是。 圣帕布帕:没有人能在诉讼中说:“这间庙宇会由这个人负责,这间庙宇…” Ramesvara :是,就依你说那样。 Giriraja :这样我们已在你的简嘱中写上那些条款,我应否读出来? 圣帕布帕:唔? Giriraja :那么,我们打上“我,A.C. Bhaktivedanta Swami Prabhupada,国际奎师 那知觉协会的创建身教导师,巴提维丹塔书籍信托基金的开拓人,om visnupada 108 Sri Srimad Bhaktisiddhanta Sarasvati Gosvami Maharaja Prabhupada 的门徒,现居 于温达文的圣奎师那.巴拉蓝玛 Sri Krsna Balarama 庙,此为我遗嘱。一监理会 GBC, 会是整个国际奎师那知觉协会的信托会委员。” 圣帕布帕:你可以这样写。然后这会有问题:“会否提供信托契约?然后这会有税项。” Giriraja :不会,因为 ISKCON 信托基金经已存在,而且 ISKCON 已获免税。唯一的问 题,是你会否成立一个新的信托基金。 圣帕布帕:不,不会有新的信托基金。 Giriraja :不能。 圣帕布帕:除信托委员外… Tamala-krsna :用另一个字。 圣帕布帕:呀! Ramesvara :不要用于信托基金。 Giriraja :噢,我明白了。

Ramesvara :这是另一个字。 圣帕布帕:至尊经理。 Gopala-krsna :至尊经理。(笑声) 圣帕布帕:或最终经理,诸如此类。 Gopala-krsna :最终执行人? 圣帕布帕:对。 Tamala-krsna :对,执行人。 Gopala-krsna :络最终执行人。 Tamala-krsna :或委员,你… 圣帕布帕:唔,对,委员。 Tamala-krsna :委员不错,因为那已经… 圣帕布帕:用这类字眼。 Tamala-krsna :用一个适合的字。 Giriraja :好吧。 Tamala-krsna :从现在起,只用一个字。 Giriraja :“二、每间庙宇会是信托机构的物业…” 圣帕布帕:又是“信托”。 Gopala-krsna :又是“ISKCON 物业”。 Giriraja :好吧。我们可以更改那些字眼。 编撰十二: 2000 年 5 月 31 日于加州旧金山,拿拉央那大师说: “从来没有,圣史瓦米.玛哈拉杰 Srila Swami Maharaja 没有这样教导。他有否说过我们 该要上无神论者的大学?圣史瓦米.玛哈拉杰 Srila Swami Maharaja 有否在任何地方说 过, 你该上这间糗大学或那间糗大学?结果会如何?那些前去的人会像历史学家, 他们不会 相信神;他们不会相信圣名和奎师那题旨(hari-katha);他们不会相信主采坦那玛哈帕 布来自哥楼卡温达文 Goloka Vrndavana 的 Svetadvipa;他们会认为奎师那不是神,这

种信念会逐渐涌现。他们会将主采坦那玛哈帕布跟佛陀比较,他们必定要这样做,他们不会 对《永恒的柴坦亚经》和《博伽瓦谭》有信心。” 2000 年 7 月 30 日于莫斯科,拿拉央那大师说: “这些大学就像屠房一样,那里充斥着假像宗人士(mayavadis)。圣史瓦米.玛哈拉杰 Srila Swami Maharaja 前来砍掉所有假像宗人士和虚无主义者(nirvesesa -vadis)的 争论。 为什么他的门徒要插手其中?因为对他们灵性导师的说话没信心; 因为他们自己全然 不是灵性导师,他们从开始已低堕,会堕进无底深谷。” 辩证十二:这段编撰暗示,虽然帕布帕授权灵性导师在大学研读,可是圣拿拉央那大师并不 赞同。但有很多摘自帕布帕的教导数据库的引证,确认圣拿拉央那大师的讲话,如下所示: “只有确实地投入奎师那知觉和奉献服务的人,才会明白奎师那是甚么。大学学位并没有帮 助。”(《博伽梵歌》 18 章 55 节要旨) “实际上,现代大学教育将人装备好,来养成狗般的想法,好使能接受更伟大主人的服务。” (《博伽瓦谭》 2 篇 3 章 19 节要旨) “同样地,那些欠缺灵性知识的大学教授,他们舌头发出的所谓教学音振,就像青蛙的哇哇 叫声。”(《永恒的柴坦亚经》 Adi 逍遥时光 8 章 6 节要旨) “那种蠢材会否认主柴坦亚的承认是远远超过百万所大学的博士衔头?”(《通过知慧达到弃 绝》第 4 章第 2 节) “某人或会反对:?你何以称呼一个有大学学位的无神论绅仕为恶魔?他这么博学资深。' 经 典的判断是,虽然他看似有学问,由于他的无神论调,他的实际知识已被假像盗去。”《第 二次机会》 “没有人需要大学学位,那是假货。布阿玛那(婆罗门)该是非常有学问的学者,因此布阿 玛那婆罗门会忠告查锤亚(剎帝利)如何管治,查锤亚会征收赋税,外夏(毗舍)会制造食 物,然后社会便会完美。” ( 1975 年 8 月 1 日的房中对话) “所谓教授、大学生、大学的地位就是这个,全都是恶棍。这是我们的批判,全是恶棍。因 为他们生活在躯体概念中。” ( 1973 年 4 月 11 日的讲课) 编撰十三: 1975 年 2 月 2 日于火奴鲁鲁圣史瓦米.帕布帕 A.C. Bhaktivedanta Swami Prabhupada 给 Pierre Sauvageau 的信: “我喜欢你继续修读博士这个想法,把我们的书籍和哲学在你的论文中发表,这会是你做的 一个伟大服务。若你能够这样做,我会很荣幸。因此,请你继续修读博士学位,成为爱 奎 师那 这门科学的一个学者。” 辩证十三:这段编撰试图表示,帕布帕授权若干 ISKCON 灵性导师上大学和考取博士学 位。这封信并非证据以证明真正的弃绝僧或身教导师,除了上哈瑞达斯.塔库 Haridasa

Thakura 的大学以外,还要上其它大学。这封信只是鼓励一个本身已在念大学,有抱负的 新进奉献者,成为一个奉献者而已。

编撰十四:拿拉央那大师,在《神圣的巴佳圣地朝圣 Sri Vraja-mandala Parikrama 》 第 45 页: “那些不曾彻底研读《圣典博伽瓦谭》的人;那些不曾在意地理解《永恒的柴坦亚经》的人; 还有那些不曾正确地明了如《Bhakti-rasamrta-sindhu》 《Brhad-bhagavatamrta》、 、 《Ujjala-nilamani》、《Krsna-karnamrta》及其它这种性质的书籍,这些人认为分离 心绪(vipralambha)是最高的狂喜极乐。我们的前身教导师也视分离心绪为高层次的, 但经深思熟虑后, 他们理解分离心绪是一个先决条件, 是去突出并更加完全地美化和增强相 聚时的狂喜极乐。 若永远都只有分离心绪, 又有何用处呢?这能提供甚么呢?分离心绪不可 或缺,只因为可以强化重聚时的狂喜极乐感觉。” 圣拿拉央那大师,《神圣的巴佳圣地朝圣 Sri Vraja-mandala Parikrama 》第 46 页: “这样你能明白,分离心绪比你以往有可能想象过的方式要复杂得多。那些仍然坚持分离心 绪至高无上的人, 他们灵性仍未成熟及仍未有灵性的理解去觉悟到, 不可能有任何事物比施 丽玛缇.拉妲兰妮 Srimati Radharani 和奎师那重聚时的狂喜爱心交流更加高深。” 在《主柴坦亚的教诲》中,说到《永恒的柴坦亚经》 Madhya 逍遥时光 8 章 191-197 ( 节),圣帕布帕 A.C. Bhaktivedanta Swami Prabhupada 写道: “听到这些超然活动,主柴坦亚说:?我亲爱的拉玛南达 Ramananda,有关你解释圣拉妲和 奎师那 Sri Radha-Krsna 的逍遥时光是完美地正确, 然而还有一些东西的, 我想听你说说。 '?对我而言,要表达比这高超的东西甚为困难。'拉玛南达.拉亚 Ramananda Raya 回答: ?我只能说有一种情感活动名为 prema-vilasa-vivarta, 我会尝试解释, 但我不知道你是否 喜欢听。' prema-vilasa 有两种情感活动,便是分离和相聚。那超然的分离是如此强烈, 这实在比相聚更狂喜极乐。” 辩证十五: 当圣拿拉央那大师听见这些编撰的引证, 他说了以下的一些讲课证明他跟圣帕布 帕于同一阵线传教: 首先, 他确立他的总结, 然后表明圣帕布帕如何实际地也有相同的结论。 这些堂课是在 2003 年 1 月 13-14 日于夏威夷海奴(Hilo)讲授: “ 我已在以上述引证中澄清了这个题目。 需要分离, 只为要增添相聚的乐趣, 分离有助于此。 我仍然想深入解释: 圣查卡瓦提大师 Srila Visvanatha Cakravarti Thakura 在写到“爱奎师那的极至 ( madanakya-mahabhava)” 时这样写道,相聚中的分离和分离中的相聚都有极之强 烈的体验。所有绝顶亢奋的心绪,都在施丽玛缇.拉迪卡 Srimati Radhika 在极端爱奎师 那( madanakya-mahabhava )时在她心内展现。

奎师那也揭露在强烈分离中(divya-viraha)的自己。在那种分离心绪下,牧牛姑娘完全 沉醉于奎师那,沉醉在祂所有的品质和所有逍遥时光之中。然而就在那时那地,她们想拥抱 奎师那,不想受到分离之火的煎熬。 牧牛姑娘在她们的分离心绪并不满足,她们无法满足。她们的欲望是:?奎师那该直接走到 我们面前,面对面,好使能把祂那非常软绵温柔的莲花足放在我们乳房上。'她们哀叹是因 为她们的乳房非常之硬, 她们必须小心翼翼地把祂的莲花足放置于上。 她们在谈论谁的莲花 足?那是奎师那的莲花足,即使布阿玛 Brahma、圣拿拉达 Sri Narada Rsi 、圣苏卡德 瓦大师 Sri Sukadeva Gosvami 和圣彼斯玛德瓦 Sri Bhismadeva 也无法把将之带进冥 想之中,而牧牛姑娘却要把那双莲花足放在她们的乳房上。 yat te sujata-caranamburuham stanesu bhitah sanaih priya dadhimahi karkasesu tenatavim atasi tad vyathate na kim svit kurpadibhir bhramati dhir bhavad-ayusam nah (《圣典博伽瓦谭》 10 篇 31 章 19 节) ?噢,亲蜜的爱人啊。你的莲花足如此柔软,我们将之轻轻地在我们的乳房上,怕会伤到你 双足。我们的生命只停靠于你,我们的心意因而充满焦虑,因为当你在林中的小径漫步时, 你柔嫩的双足或会被砾石所伤。' 关于这一点,牧牛姑娘非常忧愁:?噢,怎么办?奎师那喜欢把祂的双足置于我们的乳房上, 但我们怕会对祂造成伤害。'牧牛姑娘不想冥想奎师那,她们期望:?奎师那该从我们内心走 出来,好使我们能拥抱祂。只有这样,我们的分离烈焰才会熄灭。' 有些人认为,分离心绪比相聚(sambhoga)层次更高。只有中立的人才这样说,中立人 士也可以这样说,若牧牛姑娘只在神昏中看见奎师那是好的;这种人可以说,虽然牧牛姑娘 想要拥抱奎师那,但是若奎师那的同游,藉牧牛姑娘的分离心绪去找她们会更好;她们经常 在分离心绪下跟祂会面会更好, 就在她们闭上眼睛在心中铭记祂之时。 这些中立人士认为牧 牛姑娘的分离心绪非常好,这种人就像阿奎茹拉 Akrura 和康撒 Kamsa。他们没有拉妲 Radha 和奎师那相聚的欲望。Akrura 会说:?从巴佳 vraja 带走奎师那,让巴佳居民 vrajavasi 感受分离心绪,他们该经常感受分离。'而康撒会高兴地说:?把奎师那带来马图 拉 Mathura 这里,我会在这里杀死祂。' 这两个人可以这样说,但没有巴佳居民愿意奎师那离开巴佳,甚至一棵植物、攀藤或 温达 文 的鸟儿也不愿奎师那离开巴佳。 那里没有人愿意巴佳居民感受分离, 他们没有人这样想: ?分离真高档。'何况是牧牛姑娘?更何况是拉丽妲 Lalita、维莎卡 Visakha、茹帕.曼佳丽 Rupa Manjari 和拉缇.曼佳丽 Rati Manjari? 那些拉迪卡的近身仆人,那些对她比对奎师那有更多感情的人,永不愿她跟奎师那分开。事 实上,巴佳居民如拉丽妲 Lalita、维莎卡 Visakha,亲密女仆(palya-dasis)如 茹帕.曼

佳丽 Rupa Manjari、拉缇.曼佳丽 Rati Manjari 和卡玛拉.曼佳丽 Kamala Manjari , 完全无法忍受拉迪卡跟奎师那分开。你知道谁是卡玛拉.曼佳丽 Kamala Manjari 吗?她 的修习者形象就是圣巴提维诺达大师 Srila Bhaktivinoda Thakura。 在他的歌曲 Sri Krsna Virahe 中, 圣巴提维诺达大师 Srila Bhaktivinoda Thakura 写道: ?我不忍看见拉迪卡感受分离。'他边饮泣边写道:?我无法忍受那些拉迪卡在《疯迷之歌 Brahmara-gita 》 (拉迪卡 跟一只大黄蜂谈话 ) 及其它时候表现过的悲伤,那是拉迪 卡在与奎师那分离时,表现出超然疯狂的悲伤。我不愿奎师那离开拉迪卡,祂该经常跟她一 起留在巴佳。'他继续说:?我无法忍受 拉迪卡和奎师那的分离,若有助于把奎师那带回她的 身边,我可以轻易并快乐地结束我的生命。'这是拉迪卡亲密女仆的心绪。 然后,在另一首名为 Vrsabhanu-suta 的歌,圣巴提维诺达大师 Srila Bhaktivinoda Thakura 写道: Radha-paksa chadi, je jana se jand, je bhave se bhave thake, Ami to radhika-paksa pati sada, kabhu nahi heri Take care ?若某人认为施丽玛缇.拉迪卡的分离心绪非常好,我不想看见那人的脸孔 ! 看到这种人的 脸孔是罪行!' 只有马图拉居民; 只有那些不能欣赏巴佳逍遥时光的人, 像阿奎茹拉 Akrura 和康撒 Kamsa 等才要拉迪卡跟奎师那分开。一个追随茹帕大师 rupanuga 的伟士那瓦明白,巴佳的每个 人行事方式,也是为增加圣拉妲和奎师那 Sri Sri Radha Krsna 的快乐。乌达瓦 Uddhava 前往巴佳,一定程度上觉悟到牧牛姑娘的分离心绪,然后回到奎师那那里说:?你一定要立 刻过去。要是你不去,南达 Nanda、雅舒妲 Yasoda、所有牧牛姑娘和所有牛只、牛犊很 快便死。你一定要去。'即使巴拉德瓦 Baladeva 和柔茜妮妈妈 Rohini-maiya 也对奎师那 说:?为甚么你不去巴佳?要是你不去,一切都会死掉。'巴拉德瓦 Baladeva 对祂说:?要是 你不去,那我一定要去,我会告诉他们你很快要来。'因此,所有巴佳居民都希望奎师那跟 牧牛姑娘,和祂的父母亲一起在巴佳。 若分离心绪(vipralambha)比相聚更高,那么拉丽妲 Lalita 和其它牧牛姑娘(sakhi)还 有年幼的牧牛姑娘(manjari),便会努力把奎师那留在巴佳之外,她们会努力远离祂。但 她们有否这样做?她们永不会这样做, 你要这样吗?你们有那位要奎师那跟拉迪卡分开吗? 你愿意拉迪卡饮泣,在地上打滚吗? 一次拉丽妲 Lalita 遣派一只天鹅前去马图拉 Mathura, 当她派遣时向他说: ?去告诉奎师那, 拉迪卡的情况已达第十级(dasami-dasa),到了第十一级她肯定会死掉。现在她经常神 智不清,她好像疯子般沉溺在各种疯言疯语(divyonmada)。去告诉奎师那:?你一定要 一天之内或立即回来,要是你迟了去巴佳,你便再也无法看见拉迪卡,这一点你该经常要铭 记于心。若你想快乐,若你想令所有人快乐,立即来这里。'' 因此,根据我们以往身教导师的解释,我的说话是正确的。分离心绪 Vipralambha 只为有 助于滋润相聚才需要的,不然,分离便不必要。Sri Ujjvala-nilamani 记载:?na vina vipralambhena dambhoga pustimasnute:没有分离心绪,相聚便无法得以滋润。'

先有相聚还是先有分离?若牧牛姑娘没有跟奎师那见面, 她们怎能体验分离心绪?首先要有 相聚, 然后才分离。 没有相聚, 分离心绪不会出现, 施丽玛缇. 拉妲兰妮 Srimati Radharani 无法为奎师那饮泣。 为什么你不饮泣?你能否从心底深处为奎师那饮泣?你不能, 因为你从 未见过祂,若你看到祂的美丽、祂的品质、祂的深情,还有祂的爱和恩慈,那么你便能为祂 哭泣。因此先有相聚(sambhoga),然后中段分离,之后再次相聚。分离共有四种: purva-raga, mana, pravasa 和 prema-vaicittya。 当奎师那前去森林, 牧牛姑娘感受分离。 她们为奎师那饮泣, 彼此讨论祂在森林的逍遥时光。 情侣之爱的最高境界是 Madanakya-mahabhava,这只展现在拉迪卡身上。一切各种的 相聚和分离心绪都在 Madanakya 之内, 这是施丽玛缇. 拉迪卡 Srimati Radhika 独有的。 拉迪卡 Radhika 这种奇妙的心绪甚至连最高级的分离心绪也包括其中,这种心绪不能在分 离之时产生,只产生在相聚之时。例如,这心绪出现在,当拉迪卡 Radhika 在 爱之湖 Prema-sarovara 坐在奎师那的怀中。拉迪卡想象着奎师那已离去并永不回来,她哀伤地 说:?奎师那在那里?'这是非常奇妙和充满品味的。 我们该努力理解这一切真理, 这些理解会把你们帕布帕的所有说话融会贯通。 我知道他是个 哲学家和富品味的奉献者(rasika-bhakta),他体会到分离和相聚,就像他的先辈身教导 师, 他也是施丽玛缇. 拉迪卡 Srimati Radhika 的仆人。 他会否说拉妲该经常远离奎师那? 永不会,我明白他。我自 1947 年起已跟他一起,而我仍在服务他。若他曾在罕有情况下 写过分离比相聚更高,这纯粹是为新人而写的。我们一定要为奎师那感受分离,我们一定要 为跟祂长久分开而忧伤。 对一个修习者来说感到自己跟奎师那分开是必须的, 他该因此于分 离中感到忧伤 [ 见注释 ] 。另一方面,对成熟的奉献者而言,圣史瓦米.玛哈拉杰 Srila Swami Maharaja 在他多本着作中写到,分离只会在有助増加相聚的乐趣才被接受。 我非常谦卑地请求那些有疑问的人,亲自跟我讨论这个非常深奥的题目。我欢迎他们,我认 为通过这样的讨论,和谐便会来临。” [ 问 ] :我不懂哲学,我也不是学者。但我记得在《奎师那书 Krsna Book 》中,奎师 那告诉牧牛姑娘:“我从未离开你们。”牧牛姑娘处于分离心绪,但事实上奎师那从未离开她 们。 [ 圣拿拉央那大师 ] :若祂从未离开,那么为什么牧牛姑娘经常为祂忧愁受苦?见解是这 样的,奎师那从未离开,因为祂无处不在,牧牛姑娘因而无需忧伤,这是乌达瓦 Uddhava 的看法,不是牧牛姑娘的看法。确切而言,那些牧牛姑娘驳倒了乌达瓦的所有辩论。 翌日早上的会面 “所有牧牛童(sakhas)也惯于感到跟奎师那有很大的分离,即使当奎师那躲在树后,他们 惯于跑得很快的去找祂,牧牛姑娘尤其惯常感到悲伤的分离。这些已记载在《博伽瓦谭》的 牧牛姑娘之歌 Gopi-gita: 意思相当清晰,奎师那习惯在早上外出牧牛,当祂放牧回来,牧牛姑娘都惯常地去看祂。那 时她们想要一种方法,免却眼睑盖着眼睛这个障碍。她们想要千百双没有眼睑的眼睛,遍布 她们的身体, 因为她们想要毫无隔阻地看望奎师那。 她们诅咒创造者: 布阿玛 Brahma 。 ?噢, 因为你创造眼脸的眨动,令我们观望奎师那时受到干扰,我们跟奎师那分开使是不足一秒,

也无法忍受,每个不足一秒的片段对我们而言,都像千千个年代。'巴佳居民怎能忍受牧牛 姑娘的痛苦,尤其是拉迪卡 Radhika 的痛苦。” 翌日晚上的讲课, 2003 年 1 月 14 日: “世尊巴提维丹塔.史瓦米.玛哈拉杰 parama-pujyapada Bhaktivedanta Swami Maharaja 说一个人必须培育分离心绪,他说这些话只是对初学者和修习者而言的。自有 时间开始,我们已忘记了奎师那,因此修习奉献者 sadhaka bhakta 该经常在他的灵修奉 献服务之中忧伤、饮泣及感受到分离。他该像圣柴坦亚玛哈帕布,像圣拿若塔玛大师 Srila Narottama dasa Thakura 和像圣巴提维诺达大师 Srila Bhaktivinoda Thakura 般饮泣, 初学者一定要知道我们已忘记了奎师那, 我们自记忆不及的年代已跟祂分开了, 因此他们的 灵修奉献服务该是充满分离感受。 成熟的奉献者也会感到分离,但他们不愿施丽玛缇.拉迪卡 Srimati Radhika 感到跟奎师 那分开。 牧牛姑娘因此批评布阿玛 Brahma :?你不懂创造,你只为我们造了两只眼睛,你也给我们 一直眨动的眼睑。你一无所知,若任何新的布阿玛 Brahma 到来并跟从我们的指示,他会 创造千千计没有眼睑的眼睛遍布我们的肢体。到时候,当傍晚奎师那牧牛之后回来,及早上 当祂再次离去,我们便能清清楚楚的看到祂。可是,我们现在整天热切期待着奎师那回来, 然后祂回来时我们试试去看祂, 却有两种东西阻着我们的视线, 一个障碍是从我们双眼滴下 的泪水,其二是我们的眼睑。当奎师那在我们面前,若因为我们的泪水或眼睑而无法看见祂 一秒钟,那一秒便看似千百万个年代,我们在那时感到巨大的分离。' 若你因为这是较高尚, 而要牧牛姑娘经常身处分离, 那么她们将会怎样?她们很快便死。 若 你弄死她们你会快乐, 那么你可以说分离心绪是较高尚的。 若我问那些曾撰文试图证明分离 心绪较为高尚的人:?你是否要 拉妲 跟奎师那经常分开,经常感到分离吗?'我相信他们不 会首肯,只有全没奉爱的人才会说?是'。 圣卡维.卡尔那普拉 Srila Kavi Karnapura 撰写有关奎师那的活动,以至充满情悦的逍遥 时光(rasa-lila)、互泼颜料的逍遥时光(holi-lila)、秋千逍遥时光等等,但是他从未描 述奎师那怎么跟巴拉德瓦 Baladeva 一起前往马图拉,及祂怎样派遣乌达瓦 Uddhava 前 往巴佳。 他从不谈及这些是因为他无法忍受拉妲跟奎师那分离的想法, 他认为若奎师那会离 开祂的史瓦米妮吉.拉迪卡 svaminiji Radhika 前往马图拉,拉迪卡 Radhika 会死去。 在巴佳,奎师那惯常地去森林牧牛,若以此跟奎师那前往马图拉相比,牧牛姑娘几乎不觉丝 毫分离。当奎师那前去牧牛,一组组的牧牛姑娘习惯聚集一起唱颂牧牛姑娘之歌 (Gopi-gita)和笛子之歌(Venu-gita),她们藉此维持生命。我们该为拉妲和奎师那相 聚而高兴,我们该为祂们的分离哀伤。 这是我们昨天所有讨论的精华。” [ 讲课结束 ] 注释:以下是摘自圣帕布帕的引证,来确认圣拿拉央那大师讲课的论点: “当爱与被爱两人相聚, 他们被称为 yukta (连在一起) 在相聚之前他们被称为 ayukta (没 , 连上)。不论是连上或没连上也好,极乐情绪都因无法如愿地互相拥抱和接吻而产生,这被

称为分离心绪(vipralambha),这些分离心绪有助滋润相聚时的情感。”(《永恒的柴坦 亚经》Madhya 逍遥时光 23 章 60 节的要旨) “在相聚的层面,装饰是无限的,而分离心绪只得四种。爱与被爱两人相聚前展示的极乐; 他俩相聚之后经验到的极乐; 分离时感受到的心意状况; 相聚之后恐怕分离所感受到的心意 状况,都被称为分离心绪( vipralambha )。那种分离心绪为将来的相聚提供滋润的元 素。” (《主柴坦亚的教诲》) 关于条限灵魂分离的感受,圣帕布帕写道: “ 对进步奉献者而言,任何事也可行,正如这位先生所说一样。但那不是每人也如是,那不 是普遍的事情,是异常的。对一般人而言,如主柴坦亚玛哈帕布的忠告,如祂在生命中实际 的示范在分离中的奉献服务:?奎师那在那里?'Sunyayitam jagat sarvam govinda-virahena me:?我看一切皆空泛,因为我看不见奎师那。'众哥斯瓦米也跟从着 同样的教导。(关于《博伽瓦谭》第 5 篇的讲课) “属柴坦亚玛哈帕布传下来的高廸亚师徒传系内,我们传承对神的觉悟是分离的感受,而不 是把奎师那掌握在手,不是。那分离感受,以分离感受崇拜奎师那,比怀着直接相聚心绪的 崇拜更好,分离心绪的服务( Vipralambha-seva )。” ( 1968 年 2 月 2 日的讲课) “真正的柴坦亚玛哈帕布师徒传系,应该跟柴坦亚玛哈帕布的感受相同:分离,而非相聚 (sambhoga)。是分离 Vipralambha,分离心绪的服务 vipralambha-seva:?噢,我 多么邪恶,我不能服务奎师那,我如何能见奎师那?是不可能的。'就是以这方式。那是主 柴坦亚玛哈帕布的教导。?我见不到祂,我也不可能见到祂…'这就是说:?我是甚么?我只是 个微不足道的人。'” ( 1973 年 6 月 27 日在玛亚普 Mayapura) 圣帕布帕和圣拿拉央那大师都对这个题目讲了更多, 也对很多其它的题目讲了很多, 一个诚 恳的真理追寻者能够明白,两者之中并无分别。

渴求主哈瑞、灵性导师和奉献者的服务。 Syamarani dasi


相关文章:
我们的灵性导师(有)
我们的灵性导师为了增进各位可敬的读者对于圣帕布帕(Srila Bhaktivedanta Swami Prabhupada)和圣拿 拉央那大师(Srila Bhaktivedanta Narayana Maharaja)两者之间超然关系的...
启 迪 的 力 量
这种觉悟在我们服务灵性导师和奎师那的愿 望增强时会变得越来越深刻。有时人们认为启迪是外在的、加入某个机构时必需 的手续。但是,当启迪是由正确的动机引导进入...
灵性开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A4横版打印)
用浅显易懂的小说方式(写得相当精彩有趣) ,高举着“这才是灵性开 悟”的...它们也许下能让我们达到杰德所谓的“开悟” ,但是诸多课程和老师还是 能够帮助...
博伽梵歌附录
灵性生活与物质生活,都是一种具体实际的生活,两者所不同的是,从事物质活动是以自我或 与我们有关的人的利益为目的的,而从事灵性活动的目的则是在圣典和灵性导师...
心灵能量训练
心灵能量的修炼我们每个人体内都有一个内在的能量系统,称为灵体 (Subtle Body)...譬如说,现代有许多自称为灵性导师 的人,到处兜售,我们怎样判别谁是真的导师,谁...
开悟是一种如实面对自己生活和关系的状态
这是一位很有智慧的老师。他对他的资深学生很了解,那位自己准备成为灵性导师的...它是一种我们如实地面对自己的生活和关系的状态。生活本身就是关系。从终极的...
DNA能量传输
翻译:夏天好吗 人类 DNA 是一种生物互网络,它在很多方面都要优于我们现在的...它们可以 做到,但是它们并不一定要这么做,有人会这么说。许多灵性导师也能够在...
I need your love
你的伴侣就是你的灵性导师。你的伴侣会给 灵 性导师),但你不需要:你的伴侣...我们什么都没有遇见过。 世界是内在世界的投射, 无论那是我的念头或是你的...
七轮的奥秘文字
譬如说,现代有许多自称 为灵性导师的人,到处兜售,我们怎样判别谁是真的导师,谁是假的导师呢?许 多人认为要先做许多调查研究, 但那些导师所谈的都在人类知识...
中脉七轮与生理心理的关系
(Chakra) , 是一个平常感觉不到的微妙能量中心.人体有七个主要轮穴(如图 示...譬如说,现代有许多自称为灵性导师的人,到处宣传与贩卖它的学说.但我们怎样判别...
更多相关标签:
灵性导师 | 世界百位灵性导师排名 | miu灵性导师 | 世界百位灵性导师 | 晏雪梅灵性导师照片 | 灵性导师麦乐真假 | 中国灵性导师排行 | 陈楚天 灵性导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