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力/水利 >>

屈原离骚


屈原﹒離騷

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攝提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覽揆余于初度兮,肇錫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則兮,字余曰靈均 高陽顓頊有天下之號,顓頊之後有熊繹者事周成王,封為楚子居於丹 陽,傳國至熊通始,僭稱王徙都於郢是為五王,生子瑕食於屈,因以 為氏此受姓之始捨近封而述遠祖,蓋言吾祖自發跡以來,未嘗敗績與 今日對照也。苗者草之莖葉根所

生也,裔者衣□之末故,以為遠末子 孫之稱朕我也,古者上下通稱之皇美也,父死稱考伯庸三閭父字攝提 星名,隨斗抦以指十二辰者,貞正孟始□隅也,正月為□蓋是月孟春 昏時斗抦指寅在東北隅,故以為名降下也,此月庚寅之日以己始下母 體而生也,皇皇考覽觀官揆度也,初度之度猶言時節肇始錫賜,嘉善 正平法則法靈神均亦平也,以正為法以均為神,高平曰原乃名原字平 之隱文,若王註法天法地類多不錄,此凡列中所謂其非者亦不下論是 也,後□此言聖帝苗裔賢父子時日艮良名字嘉皆內美也。 右一段敘世系祖考生時,名字有木本水源,顧名思義之義,言外見兮 當與國存亡也。 紛吾既有此內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 佩﹔汩余若將不及兮,恐年歲之不吾與﹔朝搴﹝□比﹞之木蘭兮,夕 攬洲之宿莽﹔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

美人之遲暮﹔不撫壯而棄穢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騏驥以馳騁兮,來 吾導夫先路。昔三后之純粹兮,固眾芳之所在﹔雜申椒與菌桂兮,豈 維紉夫蕙芷﹔彼堯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何桀紂之猖披兮,夫 唯捷徑以窘。 紛盛貌內美句收上修能句起下,謂自修其才能即扈紉□□是也,重再 扈被辟幽也,離芷皆香草紉以□貫□秋蘭秋時蘭越香也,佩飾也汩水 流去疾之貌□拔取也,□山名木蘭木名□采也,水中可居者曰洲木蘭 去皮不死,宿莽經冬不枯謂貞堅也,言余支汲汲自修常若不及者恐年 歲不待,我而一身將老,故朝夕自修之勤也,淹久代更序次也,草曰 零木曰落總上離芷宿莽諸物也,美人詩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託為嘉 名寄喻於君也,後靈修倣此遲晚也,此句起下文撫者撫而有之也,三 十曰壯棄也,草荒曰穢言軍何不撫有壯盛之時,早棄穢政改前此惑務 之度果能乘駿馬馳騁,我當引君於大道也,起下三后堯舜桀紂以為淂 路失路證,又與下數路字捷徑險隘踵武等句相照應,三后三皇下文堯 舜尊道尊三皇之道也,至美曰純齊同曰粹眾芳喻羣閒雜非一也,申重 也椒生重纍而叢簇,故曰申椒菌桂葉似柿椒桂味辣猶雜,用之不獨用 純香之蕙□而已,喻能受逆耳之諫也,耿光介大遵循昌披亂捷徑邪道 窘促迫也,堯舜遵三后之道故得路,桀紂不遵故亡窘步正,與騁馳相 反得路則為堯舜捷徑則桀紂是即矣,以上言楚亡以下方言黨人。

此節追言未疏時也,既恐歲不我與,汲汲自修又恐君亦遲暮,當及時 任賢己須先路引君上法,堯舜下鑒桀紂以興楚國也。 惟夫黨人之偷樂兮,路幽昧以險隘﹔豈余身之憚殃兮,恐皇輿之敗 績﹔忽奔走以先后兮,及前王之踵武﹔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饞而 齊怒﹔余固知謇謇之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 指九天以為正兮,夫唯靈修之故也。 曰黃昏以為期兮,羌中道而改路。此二句以下悔遁有他意重,又王逸 無注又通篇皆四句,此多二具明係衍文。 初既與余成言兮 后悔遁而有他﹔余既不難夫離別兮 傷靈修之數化 , , 。 余既茲蘭之九畹兮,又樹蕙之百畝﹔畦留夷與揭車兮,雜度蘅與方 芷﹔冀枝葉之峻茂兮,愿時乎吾將刈﹔雖萎絕其亦何傷兮,哀眾芳之 蕪穢。 黨人阿比相助匿非之類,偷樂者竊取淫佚之私不顧君國之安危,存亡 者也幽眛路不光明險隘路不寬平,惟思念憚畏殃咎皇君輿車績功敗績 指車之傾覆也,我之欲引君於光明寬平之路者,豈憚一身之離殃哉, 唯恐皇輿行幽眛險隘之道而傾覆耳,見君邪徑以至傾危皆黨人偷樂之 故也,詩大雅綿篇予曰有先後予曰有奔奏奏與走同言,急欲奔走先後 以輔翼君也,前王楚之先王及繼踵足跟武迹荃香草借以寄喻君,□言 言怒氣之盛,如火□也本欲引君至古聖帝明王,今既不能即法楚之先

王亦不至敗績,乃不察此中情而反信纏齋怒何也,□韻會通作□晉書 王豹傳王臣□易□難也,險在前也又王臣□□匪躬之故,若止作直諫 解三閭之放逐,豈止直諫之一端哉,為患指上□怒而言忍甘受其患而 不辭之意舍止也,余固知者早已自知其如此既結上,又為下不吾知作 引九天天有九重也,正與證同靈修謂君也,余固明知己之□□必為身 患,然中心忍不能自止故上指九天證諸神明明非為身謀而為君也,成 言謂己成之約言,悔改遁移有他志也,近曰離遠曰別數化屢變異而無 常也,言我非難與君離別,但傷君志因讒言而數變易也,滋樹□雜皆 植蘭蕙留夷揭車杜衡,芳芷皆香草言種植者甚眾也,冀期望峻茂長盛 竣特□獲萎絕草木枯死蕪穢比廢棄也,言我初樹眾芳望其長盛將為國 用今我一人萎絕亦何足惜,而眾芳之蕪穢大可哀也。 此節追述初見疏時也,中心謀國反遭讒害,明知為患不能自止,成言 變異為天可證所樹眾芳已付蕪穢無窮須願皆成哀痛也。 眾皆競進以貪婪兮,憑不厭乎求索﹔羌內恕己以量人兮,各興心而嫉 妒﹔忽馳騖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老冉冉其將至兮,恐修名之不 立﹔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苟余情其信﹝女夸﹞(音 “夸”)以練要兮,長﹝咸頁﹞(音“咸”)頷亦何傷﹔攬木根以結 芷兮,貫薜荔之落蕊﹔矯菌桂以紉蕙兮,索胡繩之﹝□麗﹞﹝□麗﹞

(音“索”)﹔謇吾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雖不周于今之人 兮,愿依彭咸之遺則! 眾指黨人也並逐曰競愛財曰,貪愛食曰婪憑滿不厭不以為足恕己,自 恕其惡不責己也,如俗言饒恕之恕量志興生害賢為□害色為□言黨人 心皆貪婪內以其志量度,他人謂與己同則各生之心□□之也,馳騖亂 走追逐急走馳務申競進貪婪二句,非所急表己心不同於眾申恕己量人 二句,冉冉也但恐衰老見至美名不立,眾所急在比我急在此也,英華 飲露餐華所養皆香潔,茍誠信□時好練要所修精練,所要約□不飽貌 所困者身飽者道也無損於道也,□持木蘭根□荔香草貫穿而累之,□ 花萼鬚粉繩□素好貌也,□木根也結□也,貫□矯桂也紉蘭也,索胡 繩也所配結不以困而改也,承上□□何傷言□難詞有用心竭力艱難辛 苦之意,前修謂前代修德之人服習周合也,彭咸殷賢大夫諫其君不聽 自投而死,遺餘則法也,言我勤苦效法前修,雖不合於今而求合於古 也。 此結既疏後猶欲死諫也,我立志修名與眾不同所養所服□法前修,雖 不合於貪婪球索之今人而求合以死諫君之古人也。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余雖好修 【女夸】 【革几】 以 羈兮, 謇朝誶而夕替﹔既替余以蕙【□襄】兮,又申之以攬芷﹔亦余心之所

善兮,雖九死其尤未悔﹔眾女疾余之蛾眉兮,謠諑謂余以善淫﹔固時 俗之工巧兮,【□面】規矩而改錯﹔背繩墨以追曲兮,競周容以為度 ﹔【□屯】(音“屯”)郁邑余【□宅】(音“叉”)傺兮,吾獨窮 困乎此時也﹔寧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為此態﹔鷙鳥之不群兮,自前 世而固然﹔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異道而相安﹔屈心而抑志兮,忍尤 而攘詬﹔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聖之所厚。 艱汲□周書音泥與溪□,替補韻□才淫切而艱之音勤多一轉音不如一 三聲例替作平聲而艱□泥為直捷耳。艱難也人三閭自謂言哀吾生多難 也,以下承此句言掩涕猶牧淚,□修謂修潔而美好□羈以馬自喻韁在 口,曰□革絡頭曰羈言自繩束不放縱,□諫施曰□予不固今詩作訊訊 告替廢也,以下方述見替事固太息流涕言之,□佩帶申重既以蕙□見 廢,便應改悔又重以攬□直至不同遇觸君怒矣然,二物芬芳乃於心所 善雖九死不悔,況廢替乎靈修比君浩蕩水無涯人,三閭自謂不曰己而 曰人,婉詞眾女比黨人,峨嵋自比謠毀□□善淫工淫邪也,□向也名 有規矩在前而方圓任其錯置背繩墨之正值,以隨俗之邪曲誤為周旋容 悅,以為競進之常度,度字總承規矩繩墨,而言洪曰偭規矩而錯改者, 反常而夹作悲繩墨以追曲者,枉道以從時□憂悶鬱幽置不通邑於邑, 短氣也□□失志貌,言中心幽悶至於幽滯於邑者,於之失志也,窮困 失志之實□奄也,言我寧奄然而死不忍為此,邪淫之態態指周榮為度

而言□雕□之類不羣,為其威猛英俊凌雲摩霄之志,非謂其悍厲博執 之惡也,周合也方圓何能相周異道孰能相安,自古然也屈不伸抑按不 發心修□立名之心志正君善俗之志尤謂□□□謂放逐謂禍自外來,而 順受之,如己所攘取也,伏清白者不肯臨危改節以污此身前聖猶前修 厚重也,如武王封比干之墓,孔子稱殷有三仁是也。 此節既廢之後,太息流涕自述其志也,吾生多難既以忠廢不能改悔, □毀日甚一身窮困不忍隨時然忠□不相謀,自古如斯唯有一死為前賢 所重而已,文至此已山窮盡矣下文另起一□一波也。 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佇乎吾將反﹔回朕車以復路兮,及行迷之未遠﹔ 步余馬于蘭皋兮,馳椒丘且焉止息﹔進不入以離尤兮,退將復修吾初 服﹔制芰荷以為衣兮,集芙蓉以為裳﹔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 芳﹔高余冠之岌岌兮,長余佩之陸離﹔芳與澤其雜糅兮,唯昭質其猶 未虧﹔忽反顧以游目兮,將往觀乎四荒﹔佩繽紛其繁飾兮,芳菲菲其 彌章﹔民生各有所樂兮,余獨好修以為常﹔雖體解吾猶未變兮,豈余 心之可懲。 悔追恨前非察明審延佇少侍行迷所行惑,未遠猶可回車也,追悔前日 相道未審迷行取困,今將回車復路及此惑誤未甚之時意言歸隱也,步 徐行澤曲曰皐其中有蘭,故曰蘭皐丘上有椒,故曰椒丘二句復路進出 而仕入合離,尤遭患退復路歸隱初服隱者之服也,製剪裁集補綴□□

荷蓮葉芙蓉蓮花,本草云蓮其葉名荷其花未發為□□矣發為芙蓉,上 曰依下曰裳言背服益潔修善益明也,此文與下文及所謂修吾初服二句 互文,謂取□荷芙蓉矣唯衣裳耳,不吾之者進而仕人不之忠也,信芳 者退而隱□荷芙蓉自信芳香也,至此始出不吾知自結上起下,乃一篇 之脈絡也,□□高貌佩玉佩陸離美好貌,芳謂氣之芳香,澤謂色之潤 澤雜□佩之盛言,盛其佩服蓋欲明吾本質之未虧耳,此八句文法參, 本言製□荷為衣芙蓉為裳高冠長佩方澤雜□,為昭質又未虧茍余情其 信芳不吾知其亦已矣然,如此則文氣傷直,故曲折初之古文師皆然, 為楚詞為獨多忽疾速貌,反顧回首視遊目縱遠觀四荒四方,及孔子浮 海居夷之意,佩指衣裳觀佩而言繽紛盛貌繁眾菲菲,猶勃勃芳香貌, 彌章愈明愈隱而彌章謂又不能隱也,好修好自修潔未變不改其好修之 志懲創艾人生,邪正清濁各有所樂而無獨好修為常天下重禍,無如支 解即使至此吾猶不變,則黨人之謠□□□疏棄放逐,豈能使余心懲而 少改哉言堅確也。 此節欲隱而不能也,前日相道未審迷行離患將反初服往觀四方,佩飾 繽紛欲隱彌章好修為常雖體解莫懲也。 女 【字形上“須”下“女”】 (音“須”) 之嬋媛兮,申申其詈予曰:

鯀【女幸】(音“幸”)直以亡身兮,終然【歹夭】乎羽之野﹔汝何 博謇(音“講”)而好修兮,紛獨有此【女夸】節﹔資(音“辭”) 錄施


相关文章:
屈原《离骚》原文及翻译
屈原离骚》原文及翻译_高二语文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屈原离骚屈原离骚》原文及翻译家世生平 帝高阳之苗裔兮 , 我是古帝高阳氏的子孙, 朕皇考曰伯...
屈原《离骚》原文及翻译
屈原离骚屈原离骚》原文及翻译家世生平 帝高阳之苗裔兮 , 我是古帝高阳氏的子孙, 朕皇考曰伯庸。 我的父亲字伯庸。 摄提贞于孟陬兮, 岁星在寅那年的...
屈原作品:《离骚》的赏析
屈原作品:《离骚》的赏析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第一段翻译: 我长声叹息而泪流满面啊,为老百姓多灾多难而哀伤。 我只是崇尚美德而约束自己啊,没想到早上进谏...
屈原《离骚》注音、释义全解
屈原离骚》注音、释义全解_文化/宗教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诗经与楚辞是诗歌的两大渊源,《离骚》是楚辞中最为浓重的一笔,是中国古代诗歌史上最长的一首浪漫主义...
屈原离骚
屈原离骚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自怜与超越:《离骚》思想情感的内核 作者:陈梦然 摘要: 《离骚》诗中最能给人以震撼力量的是熔铸沉积在其诗歌 中的由对浩瀚...
从《离骚》看屈原的思想
从《离骚》看屈原的思想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从《离骚》看屈原的思想 战国时期,楚国出现了位了不起的人物,那就是屈原。他不仅是 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大诗人,...
《离骚》中屈原的形象
江西师范大学鹰潭学院 《离骚》中屈原的形象 石买波 7010120338 江西师大鹰潭学院教育系 2010 级语教(3)班 《离骚》是中国古代诗歌史上最长的一首浪漫主 义政治...
《离骚》(节选)赏析-屈原
离骚》(节选)赏析-屈原_一年级其它课程_其它课程_小学教育_教育专区。《离骚》(节选)赏析-屈原离骚》 (节选)赏析学习目的 1.学习屈原的爱国热忱、坚强意志...
屈原《离骚》及翻译
屈原离骚》及翻译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屈原离骚》原文及翻译家世生平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唯庚寅吾以降。 皇览揆余初度...
从《离骚》看屈原
从《离骚》看屈原 屈原,作为一个楚国贵族,他自幼勤奋好学,胸怀大志,希望能辅佐明君,共同繁荣祖 国。为了坚持自己的治国方法,为了不同流合污,屈原毅然跳下汨罗江...
更多相关标签:
离骚 | 屈原 | 屈原离骚名句 | 屈原离骚原文及 译文 | 屈原的诗 | 屈原名句 | 赤壁赋 | 屈原的作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