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严歌苓我是很会爱的


本刊 记 者
实 习 记者

吴虹飞

我 们悠 肆 汪 洋 的现 代文学 史上 缺 过 寡妇 发 自北 京


李鹏

鲁 迅 笔 下 的 祥林 嫂 喋 喋 不 休 的怨尤


,

她太 中国

里 林语

堂 《红 牡 丹 》 那个 完 全

塑 造一 个史无前例的寡妇
如果 你想成 为 一 名 优 秀 作家 会 由衷地 羡慕 严歌荃
因 为她有这 些

,

不 守妇道

自由奔放 的年 轻寡妇
,


,

她太西



亢 当代 的男 性 作家们 苏童 格非 余华
也许 你

莫言 什么 次
,

,

每个著 名 作 家 都 写 过 寡妇
男人 们都 太 容易夭 折 了
,

不 知为 还 不 止一
,

,

天赋



才华
, ,



机遇 和
,

你 还 会 对 一 个寡妇有什 么 特别 的好奇 但是

,

勇气



她还 有 传 奇
, ,

,

白手 起 家

勤奋 刻 苦

心吗 不是

严歌荃 完 全不是你想 的 那样
,
,

与失 眠 作 斗争 美 国 外交 官 获


成为著名作家

美满地嫁 了

,

她 给 了她 笔 下 的寡妇那 么 多 的血 肉
,

,

亚 太 地 区 国际 电 视节最佳影 片奖


由她 编 剧 的 电影 《少 女小 渔 》 那 么 多 的生 命 力 那 么 多 的 无知无觉 苦难 与 委 屈 是 一 方 面 她更 要 给 她 的 是那 么 多 的


陈冲合作 的电影 《天 浴 》 获台湾金马 奖 大奖并 独 得编 剧 奖




体恤 和 爱惜
边锣
,

,

庞 大 的政 治 运 动成 了 过 场 的


用英文 写小说

, ,

,

进人


欢 乐 和 羞 耻 奏 响生 命 的和 声
,

而且
,

美 国正规 商业 出版 渠道 的 中国作家 莱坞编剧 的 中 国女人 夫人
” ” “

为好

很 重要 的是

这 还 是 一 个拥 有太多 幽 默感
,


出使非 洲 的 外交官


让人忍 俊不禁 的寡妇

像蒙 昧 少 女 一 样 天
迟钝和浑然
,

— 想想 同样是嫁给美 国人 的张 爱玲
公寓
,

像极 了一 个女 性励志故事
,

你再

真无 知

,

像地母 一 样 隐忍
,



她 的狭 小

当她 咀 嚼消 化 了 磨 难

慢慢老去

你 的忧


她 的黯然 和 萧

伤 也涌 上 心 头
闹 的 故事 里
,

在热



,

这 时候你觉 得 严
,

严歌菩

歌荃像一 部永不停息 的发 动 机 自强 不 息


我 所描 述 的王 葡萄 是 这 样

悄 然 完成 了 对 悲剧 的
塑造


地 唱 着生 产之歌

的一种 人 她 面 对 任 何 历 史事件都 无动于 衷
,
,

这是 一 个 多 么
,

史 无 前例 的 文 学史 的

寡妇 呢 家
,

完全 由严歌
,

如果你这 么 想

,

荃 发 明 创造
满 足 你对故
,

独 此一 她 才华

严 歌 等 或 许 会 暗 自偷

把 一 个 貌 似骇 人
,





她 会 耐 心 回答 你 的 问 题

,

的 故 事讲 得 合 情 合理

,

肌理 细 腻
,

事 的 好奇 心
然 给 了什 么 遮拦


她 知道 媒体要 什 么
,

她 就坦
,

纵横

,

幽 默 感 随处 可 拾


但 她 并 不 跳 出来


可 是 当你 真 心 讨 论 她 的 新 作
口无
,

宣扬大仁大义 沛
,

爱 或 者忧 伤
,

她 机警 地 删 激情 如 此 充


《第 九个寡妇 》 谈 及 那 个 疯 疯 癫癫
浑不 吝
,

除 了 所 有 疑 似煽 情 的 句 子 想 象力在 飞 翔
, ,

天真



充满 仁爱之心 和 爱
她 也 会 由衷欣
,
,

— 却又 如此 克制
,

胸有


欲的王葡萄

王 寡妇时
,

喜起 来



是的

严歌荃 — 作家 一名
,

成 竹 卓有成效 她 能不 沾沾 自喜 吗 实 我 很 有 幽 默感
,



,

依然





当她 干 巴 巴 地



自诩

热 切 希 望 大家关 注 她 的 小 说

而 不仅仅是

时 你并 不 容 易 感受到 但 是



这是真的

她本人 成



她是 多么 开心 啊
,

当作 品 刚 刚 完
,

至 少在 作 品 里她 是这 样 的



缘的
,

抢劫犯




同性 恋
,



失眠症患者






她用 铅 笔 写 作


而 不 是 电脑


她快活

,

她 这 样 爱 惜 着 她 笔 下 的 女性

从少 女
, ,

民 假婚者

身处 异 邦 的 东 方 名 妓

几乎都
,

似 小 神仙

她 写 了一 个
,

中原 离 奇 大 案

小渔到扶 桑 到 王葡萄 卑微 又 高 尚
悲 天悯人

,

,

她们 都 是 性感 的
,

是 危 言 耸 听 的故 事

最 后 她 都 令 他们合 理
, ,

童养 媳 小 寡 妇 王 葡 萄 把 在 土 改 中被 枪 毙 的
公 公偷偷 背 回 了 家 藏在 红 薯 窖 里 多年
,

沉重 又 轻灵
,


虽然被践踏


化了



她举例 子

卡 夫 卡 的 《变 形 记 》 以

面对丑恶 和 暴力

依 然 有 着 尊严
,

宽恕和


及 纳博 科 夫 的 《洛丽 塔 》 荒谬 绝伦 的故 事

躲 过 了 一场 又 一 场 运 动
个 正 当年 的男 人 无 非 政治 风 云 农村 大地上
么新意吗
,


,

爱过 了一 个 又 一
,


她这 么 关照
,

爱惜 着 她 们





作 家却把感 受 都 变 得 真 切 起来

男 女之事



天 哪 离 奇 耸人 听 闻
,

,

以 为她是 女性 主 义

其实 不 然


她没 有那


在 中 国广 裹 的

么 咄 咄 逼 人 她没有 向男 人要 求 过 什 么



严歌等 不 红

,

天理难容
,

到 处 充 斥 着让 那 些 没 见 过 世
,

们 那种 女 权 主 义 者很 傻 的
人 一样 老公
,



“ ‘

我 就要 和 男 岁 到西 藏 当兵 原 冰峰 经历
,

面 的 老 美 吃 惊 的离 奇 故 事

严 歌荃 能 有 什
,

’ ,

是没 有意思 的

,

女 人还 是要 去 找


见过大川 大 河
,

,


,

还有 人很好笑地 问
,

第九个寡

还 是要 去 建 立 家庭





文革



目睹 生 命 的 脆 弱 和



其他 的 八 个 呢
跟 匹 印比

再 说 了 一个寡 妇




她 写 过 一 切 不 合理 的

,

非常态 的

,



人性 的扭 曲

岁 的 时 候 当过 战地 记 者



后 米 创 作 都变成 了 生 建 裔 求
,

,

一 天 不 创 作我 都 不 舒 服 ’



界延 冰
,

近 距 离 观察 了 对 越 自卫 反 击 战

,

死亡 在身


所大 学 》 反 复 权衡 我可 以 去考

,

,

找 到几 所 学 校

我想
,



芝 加 哥 艺 术 学 院给 了 奖 学 金
,
,

当时


边 频 繁发 生

,

岁退 伍 时 已 经是军 旅 作家
,

一 个是 芝 加 哥 的 哥伦 比亚 艺


最 大 的挑 战 作


是 和 美 国 的 同 班 同学 一 起 写


对 于 写 作她 优 越 感 十 足



因 为那 个 时 代 像


术学 院

,

还 有 一 个是 俄亥 俄 州 的 中文 系



这 几乎不 可 能 但她 居 然 做 到 了
,
,


,

我这 样 的 专 业 作家 还 是很 少 的 就 在家里 写 作


不用 上班


,

还 有 一 个 是 康奈 尔 中 文 系

美 国纽 约 州 立

时 我 们 上 拉 丁 文 学课 我 们都要被他 弄 死 了

老 师是 阿 根 廷 人



长 篇 小 说 《绿 血 》《一 个

大 学水 牛 城 分 校 开 了 一 个

世 纪 战争 文 学

,

每个 课 有

,

页 的作
,

女 兵 的 悄悄话 》 获 分

年优 秀 军 事 长 篇 小


研讨 会

,

正 好 我 的 作 品 《雌 性 的 草 地 》 当
,

业要 完成 师要 求 写 有
,

,

量非 常大


,



反 正 她 从 在部 队 文
又精 力旺盛

说奖



解 放 军 报 最佳 军 版 图 书 奖等

,

一切

时 刚 刚 出来 我 就寄 过 去 了 会 议 没有 开 成 但 他 们 对 我 的 书 印象 很 好

工 团 的 时候就 开 始 失 眠 的 老 师让 同学 都 受 不 了



开 始顺 利 起 来

直 到 美 国新 闻 总 署 邀 请 她
,

后 来 就把 我 邀
,

她会写 到
, ,





军 阀主 义
,

去访 问 美 国

参 观 当时 的 美 国 青 年 作 家 创

请 到美 国 去 了

,





纷纷退 课


她没
,

作 中心


,

看 到 艺术 基金 会对 艺 术 家 的 支持

,

岁学英语


,

从零开 始
,

天 天抱

硬撑着


她还 要 付房租
,

她利用 假 期
,

她 动 了心

着 《新概 念 》 在 国 内
我 的 理想是 能 够做


坐 在 父 亲 的 自行 车


到餐 馆去 打 「 还 做过 护 等等
,



老人看


前 几 年 我还 在 说


背 后 也 在背 单 词

,

在 美 国 的英 语 强 化 班 学

俏 丽 的 中 国女 侍 者 脸 庞尖 尖
, ,


,

一个基金会 的
万美金 的 自由
,

瘪三


’ 。

在美 国

,

,

那些 专


成绩 才
, ,



带去 的 钱 已 经快
、 、

一整 天 的 厂
和人 聊聊

晚上 回 来还 跑 咖 啡 馆 喝咖 啡
,

门吃 基 金 会 的人 叫


瘪三

每年有 个
,

花光 了 怎么 办

她 听说在 芝 加 哥 底 特律


再 回到家
, ,

吃 安 眠 药 睡觉
“ ”

,




生 活 还 是 比 较优 越 的


还有
,

水牛 城 有 考试

就豁 出去 了
,

,

把剩 下 的 一
一个月之 内


个 小 时 后 起 来 亢 奋地进行 又 一 天 的活 动
因 为超 人 的 勤 奋 她 成 了 教 授 的 宠 物




对 于 一 个 艺 术家来 说

不 是很 理

点 钱 都买 了 机 票

飞来飞去
,

,





想吗




把 成绩 考 出 来 了
为破 釜 沉 舟
,



几乎 是 奇迹



也许是 因


连着 两 年 都 是 要这 么 强 势
,











她一 定
”。

从美 国 回 来 以 后 拿 了 一 本 《美 国

她 没有退 路

反 而 勇往 直前

却说 自 己 是



蔫 儿强

她终

巧叹 南 方 人 物 周刊 式 二 , 。

于 又 开 始勃发 写 长 篇 的激 情

,

苛刻 的 学 院


辞职 作




她便嫁 了 他



年 像候 鸟 一 样
,

,

,

王 葡萄 可 能 是我 的原 型 吧



生活

,

让 她 脱 胎换 骨

,

受益 终身

这样 强

,

春天 飞 到 芝 加 哥 上 课
,

夏 天 飞 回 旧 金 山写
,

人 物周 刊 那些 政 治 事件 严歌等

小 说里

,

你 是 否 有意提 及
,

悍 的 生 存哲学 也 注人 了 《第 九个寡妇 》 中
她 的 前 夫 是 作 家 李 准 的 儿 子 李 克威
也 写 小说


就在 那 个时候 她 创 作 力 旺 盛 要 写 傲




视天下 安抚
”。

的小说


,



要 让 所 有 的 委 屈 都 得到
,

我 是有 意识

但并非 刻意
,



严歌菩 有 过 长 期 的 失 眠 多天
,

,

最长

写 就 《少女 小渔 》 剧 本 的

她 令人

是 想 写 出 历 史 中颠 覆 又 颠 覆 的 一 种 状 态 我 的故 事发 生 在 是 概 念 的 动乱 的一 种 人
,



的 时 候竟 然 失 眠 的
,





脑 子 浑 浑 噩噩

耳 目一 新 人 的先 例

爱情 成 全 了 创 作
,

,

并非她一 个
,

年以后
,

所 讲 的 动乱
,

看到 人 也 是








一声忽然 冲过 来 的
,



都是 带 有 中 国 特 色 的 动 乱
张 爱玲有 过 叹 息
” “

是思 想 的 动乱

样子

不能见光 很痛


,

在 黑 暗 里 一 直要 憋 着 想

关 于 女 人 的爱
尘 埃 里 要 开 出花 来 的诗

,



,

我 所 描 述 的 王 葡萄 是 这 样

事情 紧的



白 天 也要 拉 上 窗 帘
,

肌 肉一 直 是 抽




诗人 翟 永 明 有过歌 咏
而 严歌菩则 说


她 面 对 任何 历 史事件 都无 动 于

,

现在 一 失 眠 还 是浑 身痛





我 是 最 好 的女 人


,

,

因 为 任何 人 或 者 任何 运 动 对 她 来 说 都
,

不 能 和 别 人 讲话

别人说
,

,

你又没有睡
,

是的

,

我很 会爱
,

,

我 天 性 浪漫



是 一 回事 女人

,

她该 做 什 么 还 是 做 什 么


,

只是

我 就 会 马 上 哭 出来

特委 屈

好像天 下人
,

好 几年 前 作家 麦琪 因为 读 着 《白蛇 》 惊为天 人

,



野蛮

的 天 性 发挥 了 作 用
,

,

看 到受

都抛 弃 了 我 一 样
她还 没有睡 着
,





有 时李 克 威 醒来
,

发现

,

她 愤愤 不 平地说




严歌 荃不

伤 的或 者濒 死 的 人 都 会 去 救 护
她 的敌我 观念 没 有那 么 强
,

都是 生 命
她 有 自己
,

就 给她念 二十 四 史


,

或好


简直天理 难容
,





她 的 作 品 不 是 大路




言安慰
不活
,



她却不 忍 心

与他 分 了 房 间






货 … …需 假 以 时 日
如何评述


等候 知 音
,



的哲 学 观 和 道 德 观 人物周 刊

关于 天 地人伦


但她

他 总要 活 吧


衡量 才华


余秋雨进人福
韩 寒 在博 客上
,

自己 是不能 意 识 到 的 素材 的
严 歌荃

失 眠 是 因 为抑 郁 的 滴 疾
留美 博 士 来 自杀 了 教授和作家

,

她 的祖父 是
,

布斯

,

郭 敬 明 进 人 福 布斯
,

你 是 怎 么 准备这 部小 说 的 我 在 李 准 家呆 了


人有些孤高
,



因 为 骂 架 大 出风 头

今年 春 天
, ,

安妮 宝 贝
,



文革



期间

祖母 决定烧掉家
,

的 《莲花 》 称 起 印 号

万 余华 的《兄 弟 》



,

他们

中的 藏 书



她趁 着烧掉之 前 飞 快地 读



据说 已 经 发 行近 百 万 册

而 严 歌 菩 的 《第

不 断在 讲 这 些 农 村 的 事情

后 来我 还 采访

情 的 高烧
他却 出卖 了 她
被唾骂

, ,

岁 爱 上军 中
不 肯担 当责任
,


岁的军官

,

,

于是她成 被批 斗
,
,

王 葡萄可能是 我的原型
人物 周 刊

内心 活 动 的 极 其 丰 富
真 的在 飞翔



既 然 口 上说 不 完 那时候
, ,

,

那 么 心 里 就 会 停不 下 来 你 在 《第 九 个寡 妇 》 中 塑
,

想 象力

了不 道 德 的 诱 惑 者


众矢之的

她是美 丽

孤 高 的少 女

却不 理
,

造 了 王 葡萄 这 个 人 物

有 的评论 家从 你 的


创造 是 一 个极 大 的苦 情
,

极 大 的乐 的事
,

解为什 么会有背 叛
于活下来



年 纪 轻轻 就 知 道 了 绝
她想 过死
,

文 字 中读 出 了
严歌荃



地母

的形 象

,

你 自己 在
我不知道

只 有 创作 能 唤 起 这 种 状 态
,

但是这 种
会很焦虑
, ,

知 道 了 人 性 的大 恶

却终

创作 时 是 否 有这 个意识 我 没 有这 个意识
,
, ,

状 态 又 会对抑郁病影 响很 大
,

没 完没 了地 去 想 事 情
后 来创 作 都 变 成 了 生 理 需 求 一 天不


美国

,

夫妻都 出 了 国

,

严歌荃去 了


我在 塑 造一 个什 么 形 象
,

我 只 是 在 塑 造一 个

李 克 威 去 了 澳 大利 亚 一 种很 决然 的孤 独
果然 后 来 两 人离 异

我感 到 了孤

有 血 有 肉 有 肤 色 有温度 的 立 体 的形 象 越浑 圆越好
我 不 在 意 别人看 到 了什 么 形
,

创作 我 都 不 舒 服
人物 周 刊
了 自 己 的影 子

独 感

,

有 一种不祥 的预
,

你 写 的 人物 会 不 会都 融进






,

,





二看 到 了地 母 就 是 地 母
,

李 四 看到

接 着 是美 国外 交 官劳 伦斯 的 出现
人热恋


了破 鞋 就 是 破 鞋

但 是 她 是一 个独有 的 人

,
,

严歌菩


每个 人 都 混 进 了我 自己 的 影
,

严歌荃是来 自 年兵
,



共产主义 国家


物形象

,

她一 定 要 和 其 他女 人不 一样 你 的小 说 让 人 觉得你 是 一
,

但 又 不 同于 我

王 葡萄 和 我一样 很 慷 慨


,

当过 行盘查
,

美 国联 邦 调 查 局 屡 次 对 她 进 美 国 国 务院
,

人物周 刊

却 又 比 我 计较 我从来 不 会 计较 别 人 怎 么 做
反 而 豁 达得 像 个 男 性

,

甚 至 让 她接受测 谎

个容 易 冲 动 的 人
严歌等
,

是 天 生 浪漫




精致 的人

我 曾经 问 我 老公 他 说 从 你身


,



的 劳 伦 斯 原 本前 途 无 量

即 将 被 派 往 他最
,

但 是 这 样 的 人 通 常 相 当脆 弱 是的
,

在我身
,

学到了什么



学到 了


喜爱 的 城 市 罗 马

,

热恋 中的 人 是 不顾一 切 竟然 因此

所 以 我 会 羡 慕 王 葡萄

一 个 词 慷慨

我 的哲 学 就 是 有 钱 大 家花

他 不 能 容忍 对 恋 人 的 冒 犯

这 样 的 人 她 有 同样 的 冲动 但 是 她 不 分 析

世 界 上 没什 么 东西能 让 我觉 得 难 舍难分




相关文章:
我成不了别人只能成为严歌苓
我成不了别人只能成为严歌苓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今日推荐 67...论严歌苓与她的“女儿国... 6页 免费 严歌苓我是很会爱的 3页 免费 严歌苓...
严歌苓:厚积薄发不事雕琢 阅读答案
费正清 主编的《剑桥中华民国史》严歌苓非常爱读。特别厚的两本。下册讲辛亥...如果讲的具体了,我就觉得被绑住了, 不知道该怎么取舍。不能把发现自己当成...
严歌苓
严歌苓我是很会爱的 3页 免费 严歌苓和她笔下的女人们 7页 1下载券 老人鱼。严歌苓 3页 免费 近十年严歌苓小说研究综... 4页 4下载券喜欢此文档的还喜欢 ...
严歌苓:厚积薄发不事雕琢阅读答案
费正清主编的《剑桥中华民国史》严歌苓非常爱 读。 “特别厚的两本。下册讲...“生活中有很多精彩的故事和细节, 编造不出来,也想象不出来。所以有时我会搜集...
严歌苓和她笔下的女人们
严歌苓和她笔下的女人们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我写的论文“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中的田苏菲让我们看到了真正的爱情能量究竟有多大,而这种无条件的爱 又会有...
严歌苓再谈《归来》:我看剧本的时候就流泪了
的人说,这部电影要带着纸巾进去,看的时候人会不停...”严歌苓说。 严歌苓说,自己虽然喜欢自由,但是实际上...“因为写这样 一部书很累, 30 万字, 我还删掉 ...
严歌苓:一个买花比买菜多的女人
女人都爱鲜花,她每个星期买花的钱比买菜还多。 最爱纳博科夫和马尔克斯 严歌苓...的后果是,我现在 几乎没新书可看。因为读完后,发现能超过这帮作家的实在太少...
严歌苓香港讲座实录
“读到宝玉和黛玉就很好看,而那些道士什么的我就不爱看。实在 嚼不烂,那就...但作为写书人,严歌苓也承认,创作者往往又是最脆弱的。她在写作过程中也会遇到...
对严歌苓《白蛇》同性之爱的解读
对严歌苓《白蛇》同性之爱的解读_文学研究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毕业论文(设计)...严歌苓我是很会爱的 3页 免费 同性恋爱心里分析 9页 2下载券 多视角的时代...
我可能不会爱你中的那些经典语录
爱情不只是[条件论],婚姻更不.如果没有爱,一辈子 是很难走下去的., 32、 当我已经开始习惯你的一切,开始依附着你而活,你就开 始累了,厌烦了,想逃了...
更多相关标签:
严歌苓 自我东方主义 | 严歌苓的作品很差 | 严歌苓 我不是精灵 | 严歌苓 | 严歌苓作品 | 严歌苓 白蛇 | 严歌苓最好的几部小说 | 扶桑严歌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