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英语 >>

沉默的大多数读后感


沉默的大多数读后感
上课时看,自习时看 无聊时看,孤独时看

每一次都是拿起了放不下,放下了心里又有连丝的默默感 在仔细阅读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数》的一个月里,我几乎没 有碰其他消遣文本。他的文字给我清澈的顿悟感和沉默的镇定。 这种力量是一种站在生活之上的明确和感悟, 我会在读到某段 某句文字时突然激动——原来这就是我,我的人性,我的感受, 我的理想

和信念。 他在书中一直强调智慧,知识,尊严,生活 智慧永远指向虚无之境,从虚无中产生出知识和美;而不是死 死盯住现时现事和现在的人。 知识本身是多么的诱人。学习本身就可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学 习文史知识目的在于“温故”,有文史修养的人生活在从过去到现 在一个漫长的时间段里。学习科学知识目的在于“知新”,有科学 知识的人可以预见从现在到广阔无垠的未来。 所谓为智慧,我指的是一种进行理性思维时的快乐。 在中国做知识分子,有一种传统的模式,可能是孔孟,也可能 是程朱传下来的,那就是自己先去做个循规蹈矩的人,做出了模 样,做出了乐趣,再去管别人。我小的时候,从小学到中学,班 上都是这样的好同学, 背着手听讲, 当上了小班长, 再去管别人。 现在也是这样,先是好好地求学,当了知名理论家或批评家,再

去匡正世道人心。当然,这是做人的诀窍。做个知识分子,似乎 稍嫌不够;除了把世道人心匡得正正的,还该干点别的。由这样 的模式,自然会产生一种学堂式的气氛,先是求学,受教,攒到 了一定程度,就来教别人。如此一种学堂开办数千年来,总是同 一些知识在其中循环, 并未产生一种面向未来, 超越人类的文化。 一个人不在单位,不在家里,不代表国家民族单独存在时,居 然不算一个人,就算一块肉。 我个人以为,做爱做的事才是“有”,做自己也不知为什么要做 的事则是“无”。 但我还想指出,到岁数了,找合适的人,正常的性生活,这些 都是从 NORM 的角度来判断的——属于个人的, 只是一片虚无。 我总觉得,把不是生活的事叫做"生活”,这是在巧言掩饰。 我们现在经历的时代很浮躁, 越来越缺少沉得住气的智慧与理 智,利益和金钱的诱惑也已早早得开始腐化学生的灵魂。我们外 强中干,以为华丽个性的衣饰可以裹住脆弱的内心,于是穿着奇 装异服,表情冷漠。内心又常常空洞肤浅,在虚无的网络中寻找 虚无的知己,在现实的社会中面对封闭的自我。 被告知他已经逝世十一年的时候,我感觉狠狠地被欺骗了。 《沉默的大多数》读后感 (作者/宝彦) 分类:书评 -1-21 0:12:35 阅读(1609) 评论(1) 发表时间:2010 字体:

王小波比妈妈大七岁,属于“老三届”。 小时候经常听妈妈说起上山下乡时候吃的苦。什么拾粪啊,捉虫子啊……呃, 还有什么拾粪啊,捉虫子啊……再有就是拾粪啦,捉虫子啦……等等。 其实“文化大革命”到了妈妈这一届的时候, 已经逐渐走向尾声, 属于垂死阶段 了。分析起来,估计跟美国南北战争前的情况大致一样。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在妈妈的强烈推荐下,我去书店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本 世界名著——《乱世佳人》。多年来受到革命主义教育,在社会主义红旗下长大 的我,曾经对美国建国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南北双方有着清醒认识。到我看 了那本书,却在脑海里变成了一团糟。 我曾经带着问题去找老师:为什么书中的南方奴隶主和我们历史书上学到的 不一样? 老师不屑的看着我拿着的那本书,说,你见过哪个坏人承认自己是坏人?《乱 世佳人》根本不该得到这样的殊荣。你看看《汤姆大叔的小屋》是怎么写的,就 知道了。 后面的问题我没敢问。 为什么说谎的不能是《汤姆大叔的小屋》的作者? 这个问题缠绕了我很久。 《乱世佳人》是很受中国读者欢迎的一本书。 中学期间,我们班很多女生都看过。大家感动于刻骨铭心的爱情,感动于人

性的光辉和坚强,感动于不可复制的父女亲情,却很少听到有人问:为什么书中 的南北战争和我们课本里学到的不一样? 如果《乱世佳人》写的不是真实的,那么为什么它会风靡全美国,还获得过 普利策奖?如果《乱世佳人》写的是真实的,那么我们学过的美国南北战争史, 又算什么? 这些,难道没有人关心么? 我们课本上的可能是谎言,这些,难道不重要么? 当然了,在很多年后,我想我逐渐了解了当时的情况。 美洲蓄奴制由来已久,到了南北战争前期,就其本身来说,因为是一种落后 的制度,已经开始从内部瓦解和消亡了(一个例子就是,南北战争时期的南军总 司令,罗伯特.李将军,在战争之前就已经决定让家里的黑奴成为自由人了)。任 何一个事物,都有诞生、成长、衰弱、灭亡这些阶段,任何制度也不例外。在美 国黑奴获得解放的过程中,北军的发兵可能加快了其进程,却不是这种制度被推 翻的根本原因。所以,我们从《乱世佳人》书中看到的,很有可能就是战争之前 的南方的真相。而历史书,或者我们的孩子“需要”读的书,则主要是从这种制度 本身的黑暗性出发,说的是这种制度诞生期和成长期的真相。 其实,不管在制度瓦解期,是否有一些南方进步奴隶主想要让家里的黑奴成 为自由人,我们永远无法否认黑奴在美国南方世世代代为奴的悲惨境地,我估计 也很少会有中国人想要去否认。再说了,人家国家的事,我们就算否认了也没用 啊。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了解全部的真相? 回到文章开始时的话题。 我们都知道“文化大革命”给现代中国带来的浩劫, 也都知道生活在那个时代的

多数青年人因此丧失了上大学受教育的机会。但是作为“文革”后期的青年,和前 中期的必然是不同的:他们多数没遭遇过批斗场面,更不曾见过“武斗”。对于他 们来说,所吃的苦不包括担惊受怕,而主要以劳作为主。当然了,这并不是说他 们不是值得同情的一批人,只是,要以发展变化的眼光去看那段历史:那毕竟有 整整十年。 妈妈很小的时候,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树皮是吃过的——我的“小桥的病” 便取材于妈妈小时候的一段往事,——上小学后也曾经因为家里买不起本子,而 把作业写在姥爷的烟盒上,也曾因为是宗教家庭出身而影响入团…… 这些话从我记事起,听了不知道多少遍,我一直以为,这就是那个年代的全 部了。然而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数》中,讲述了更多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历史。 为什么选择沉默?是因为话语圈子让人信不过。话语圈子为什么让人信不 过?很简单,《道德经》说:信不足也,有不信焉。 别人不相信你,就是因为你有让人不足以相信的地方呗。 一般人从七岁开始走进教室,开始接受话语的熏陶。我觉得自己还要早些, 因为从我记事时开始,外面总是装着高音喇叭,没黑没夜地乱嚷嚷。从这些话里 我知道了土平炉可以炼钢,这种东西和做饭的灶相仿,装了一台小鼓风机,嗡嗡 地响着, 好像一窝飞行的屎壳郎。 炼出的东西是一团团火红的粘在一起的锅片子, 看起来是牛屎的样子。有一位手持钢钎的叔叔说,这就是钢。那一年我只有六岁, 以后有好长一段时间,一听到钢铁这个词,我就会想到牛屎。从那些话里我还知 道了一亩地可以产三十万斤粮,然后我们就饿得要死。总而言之,从小我对讲出 来的话就不大相信,越是声色俱厉,嗓门高亢,我越是不信,这种怀疑态度起源 于我饥饿的肚肠。和任何话语相比,饥饿都是更大的真理。除了怀疑话语,我还

有一个恶习,就是吃铅笔。上小学时,在课桌后面一坐定就开始吃。那种铅笔一 毛三一支,后面有橡皮头。我从后面吃起,先吃掉柔软可口的橡皮,再吃掉柔韧 爽口的铁皮,吃到木头笔杆以后,软糟糟的没什么味道,但有一点香料味,诱使 我接着吃。终于把整支铅笔吃得只剩了一支铅芯,用橡皮膏缠上接着使。除了铅 笔之外,课本、练习本,甚至课桌都可以吃。我说到的这些东西,有些被吃掉了, 有些被啃得十分狼藉。这也是一个真理,但没有用话语来表达过:饥饿可以把小 孩子变成白蚁。 若认为王小波描述的, 只是一段不可能再现的历史, 那么“以史为鉴”四个字就 失去了应有的意义。看看我们的周围,有多少同龄人在不公正待遇面前保持了沉 默;再蹲下来,问问我们的孩子,面对书本、老师、家长等权威,他们的沉默是 否伴随着心中的怀疑。 我们已经在无声的世界里生活得太久了。我们听着高音喇叭的广播,吃着手 里的铅笔,然后再把这沉默一代代传给我们的子孙,到何时才是终结?

《沉默的大多数》读后感 沉默是个双面的词语,鲁迅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 沉默中灭亡”。而由沉默导致的悲剧往往是令人痛心的。这样的 故事进场发生在我们身边:公交车上,一位凶神恶煞的乘客因为 一两块钱车钱的问题,殴打公交车司机,或者是小偷形迹败露之 后殴打、威胁受害人,而在公交车上的,往往都是“沉默的大多 数”,他们的“沉默”,是人性的冷漠,是怯懦,助长的是恶人 的气焰。扼杀的,是他们自己的灵魂。 面对社会的不公与苦难, 太多的人选择了沉默, 这是个悲剧。 这沉默的大多数,在王小波的杂文《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中就成

了普通猪的原型,这猪是高度拟人化的猪,普通的猪就如同普通 的人一样,麻木,无论他们愿意或不愿意,都屈服于他人的设置 安排,按照他人所规划的去生活,肉猪阉掉只为长肉,种猪只为 当“花花公子”,对周遭的一切漠不关心。而这其中作者描写了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这猪有很多拟人化的特征:1、象山羊一样 敏捷;2、不安于命运,不向命运低头;3、习惯于特立独行;4、 对知识青年好;5、善于斗争,敢于斗争;6、对邪恶的势力有着 高度的警惕性;7、岁月的磨难使猪的本性发生了改变,对人变 得更加冷漠和不信任。但无论是屈服于他人的普通猪,还是对人 变得更加冷漠和不信任的猪, 最后, 他们还是猪, 我们不要做猪, 我们要做“人”,所以在他人安排的生活中,不能失去独立的思 考和灵魂。在生活的磨难之后,不能灭失掉人性中那些美好的东 西,包容,善良,宽容,正义,这时,我们不能做“沉默的大多 数”。 我们需要沉默的大多数,不需要“沉默”的大多数!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