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中教育 >>

《诗经国风》中的百态女子


《诗经国风》中的百态女子 《诗经国风》中的百态女子 一、情人幽会,热恋相思 《诗经国风》 中有一些篇幅描写的爱情较为大胆直白, 男女双方都能坦白露骨的表露自 己的情感,没有封建礼教的束缚。 《邶静女》描绘了情人幽会,调皮的姑娘“爱而不见” ,使在“城隅”的情人“搔首踟 躇” ,这时,姑娘忽然出现, “贻我彤管” ,使“我”不禁大声说道“说怿女美” 。在野外,调 皮的姑娘随手摘一棵小草给情郎,以相逗趣。在词中表现男女纯洁的爱恋,情人之间的情趣 耐人寻味,绘声绘色,姑娘的活泼可爱,天真浪漫尽显眼前。 《郑;子矜》也是一首描写情人 幽会的诗词,但表现的却是另一番情趣。 “青青子矜,悠悠我心。纵我不在,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矜,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来?”表达的是姑娘等待情人的到来,而情人却迟迟 没到的心急的情感。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细腻的刻画出热恋中的 少女缠绵幽怨的心情,大胆表述自己的心境。 《郑褰裳》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子惠思我, 褰裳涉洧。子不我思,岂无他士?狂童之狂也且! ”这首词中描绘了一个爽朗、泼辣的姑娘, 在爱人面前主动大胆追求,要对方明确态度,也希望得到肯定的答复。这位姑娘在爱情问题 上的锋芒毕露,决不同于后来在封建礼教束缚的女性。 二、民间集会,大胆表白 《周礼;媒氏》说: “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命者罚 也。 ”从这可以看出,周代民间婚姻还保留较多的自由,保留着男女自由交往的古代遗风。 如郑厉公四年(前六九七) ,郑国大臣蔡仲的女儿雍姬问其母亲“父亲与丈夫哪个亲近些?” 她母亲说: “父亲只有一个罢了,而丈夫却个个男人都可做。 ”因此,可以看出这一时期的礼 教制度还没有完全确立,男女双方的爱情还是相对自由。 《召南野有死麇》描写的“有女怀春,吉士诱之”和《郑;野有蔓草》描写的“邂逅相 遇,与子偕臧”都表明了当时男女结合,是非常偶然直率的。这种求爱方式的原始性,反映 了当时婚姻习俗。朱熹曾这样解释“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他说: “与子偕臧,言名得其所 欲也。 ”这是一种欲望的需求,是不受封建礼教的缚束,保留原始习俗的风气。男女双方只 要相爱,就可以自由结合。 在《诗经;国风》中,除了“仲春之月”男女集会外,还有许多民间的节日集会,可以 自由谈情说爱。如郑国的修禊节(见于《郑;溱洧》 ) ,文章描绘了三月上祀这一天,郑国男 女到溱、洧两水举行祭祀。少男少女借此谈情说爱,互赠情物。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