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林承坯 罗海燕:张炎与宋元之际的词坛格局


張炎與宋元之際的詞壇格局

*
21)

林承坯

**

羅 海 燕 ***
<目 次> 1. 引 言 2. 元詞研究困局的重新審視 (1) 張炎是元人而非宋人 (2) “元無詞”之論頗謬 (3) “詞衰于元”說於事實不符 (4) 非此即彼的雅俗觀 3.張炎其詞其論其

派及影響 (1) ?山中白雲詞?及影響 (2) ?詞源?及影響 (3) “風雅詞派”及影響 4. 宋季至元的詞壇格局 (1) 南北詞壇由離分而合和 (2) 詞于曲自對立而涵化 (3) 雅俗詞因碰撞而互滲 5.結 語

1.引 言

詞學大家張炎一生橫跨宋元兩代, 在中國文學史上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自
* ? ??? 2012?? ????? ????? ??? ?????. ** 圓光大 中文科 敎授. *** 中國天津社會科學院 文學硏究所 研究員.

100 ?中國語文?叢? 第64輯

元以來, 歷代學者對其人其詞其論多有關注。早在宋元之際, 鄭思肖、仇遠、舒嶽 祥與鄧牧等人就已拉開張炎研究的帷幕。鄭思肖為張炎?山中白雲詞?作序, 對張 氏詞作的源流、雅思、音律等方面加以詮釋。向來服膺張炎的仇遠, 則最早把張炎 詞與姜夔(號白石)詞等而視之, 稱其“當與白石老仙相鼓吹”(?山中白雲詞序?), 後 世“姜張”並稱即始於此。舒嶽祥欽佩張炎之詞作, 更敬重其為人, 故對張炎當年北 上漫遊的創作旅程、情感品節, 尤其是其清狂的人格給予了高度讚譽。鄧牧則重點 論述張炎詞的主要特徵及其家學淵源等, 並為後世開啟了一個廣闊的研究空間。此 外, 戴表元、袁桷、陸輔之、孔齊、楊維楨等人也都曾藉助詩歌唱和、信箋、詞話 與史志等多種形式, 對張炎進行評述。至明代詞學衰弊, 罕有學者議論張炎。入清 後, 張炎又大受重視。浙西詞派旗手朱彝尊?曹溶靜惕堂詞序?曾描繪當時情景: “數十年來, 浙西填詞者家白石而戶玉田?”1) 並在其?解佩令?自題詞集?中自稱, 填詞“不師秦七, 不師黃九, 倚新聲玉田差近”。此外, 厲鶚、蔣春霖等人填詞時也無 不奉張炎為圭臬。清末, 王鵬運還曾合刻姜、張詞, 名曰?雙白詞?, 在當時影響 巨大。二十世紀以來, 王國維、胡適、胡雲翼、譚正璧等人, 繼清人周濟一輩之後, 對張炎有所貶斥, 而劉毓盤、王易、劉麟生、吳梅、盧冀野、薛礪若等學者對張炎 及其詞學成就則依然倍加肯定?2) 詞學大師吳梅?詞學通論?評道: “玉田詞皆雅 正, …… 玉田詞皆空靈”3)鄭賓於?中國文學流變史?轉引江藩之評: “詞之有姜張, 猶詩之有李杜也?” 二十世紀後期, 張炎研究全面鋪開。夏承燾、吳熊和、楊海 明、謝桃坊等人多肆力於斯, 成果豐碩。新世紀以來, 學者圍繞張炎的家世、生 平、詞作、詞學理論等, 將研究愈加推向縱深?4)
1) 朱彝尊, ?靜志居詩話?, 北京: 人民文學出版社, 1990年。 2) 周濟?宋四家詞選目錄序論?品評兩宋詞人創作之得失時, 貶抑張炎稱: “玉田才本不高, 專恃 磨礱雕琢, 裝頭作腳, 處處妥當, 後人翕然宗之。然如?南浦?之賦春水, ?疏影?之賦梅影, 逐韻湊成, 毫無脈絡, 而戶誦不已, 真耳食也。其他宅句安章, 偶出風致, 乍見可喜, 深味索然 者, 悉從沙汰。筆以行意也, 不行須換筆。換筆不行, 便須換意。玉田惟換筆不換意?”王國維?人 間詞話?評: “東坡、稼軒, 詞中之狂。白石, 詞中之狷也。夢窗、玉田、西麓、草窗之詞, 則鄉 願而已?”胡適則認為, 張炎“是一個不遇的趙孟頫, 而不是鄭思肖一流人”, 其詠物詞“只是做詞謎 的遊戲, 至多不過是初學的技巧工夫。拈題詠物, 刻意形容, 離開了意境和情趣, 只是工匠的手 藝而已”。 3) 吳梅, ?詞學通論?, 上海: 復旦大學出版社, 2005年。 4) 截止到目前, 已有多篇有關張炎研究的綜述性論文, 如翦伯象?元明兩代張炎詞研究綜述?

張炎與宋元之際的詞壇格局 101

縱觀歷來研究, 學者對張炎的關注熱度儘管時有起伏, 但大都屬於較為狹窄的 張炎個案研究, 很少有人將張炎與宋季至元的詞壇格局結合起來進行通觀性考察。 近年來, 出現數篇相關的博士學位論文, 如曹利雲?宋元之際詞壇格局及詞人群體 研究?(南開大學2010年)與譚輝煌?宋元之際風雅詞派研究?(暨南大學2006年) 等。不過, 專門就張炎與宋季至元詞壇格局, 尤其是與元代詞壇格局關係的論著仍 然寥寥。並且, 相對於宋季至元的詩文研究, 學者對詞壇的關注非常有限, 一些爭 議或問題至今糾纏不清。如何評價元代的詞學成就, “元無詞”的論斷是否正確, “詞 衰於元”依據何在, 以及元代雅俗文學的消長態勢如何, 這些問題一起構成了當前宋 元文學史研究的困局。而從張炎入手, 客觀全面考察他與當時詞壇格局的關係, 重 新估衡他在詞作、詞論以及交遊方面的貢獻, 將有助於我們厘清宋季至元代文學格 局中的南北離合、雅俗消長以及詞曲生克等問題的糾葛, 進而還原文學歷史的本來 面目。

2. 元詞研究困局的重新審視

新的學術背景下, 重新審視以往的宋元詞學研究, 其成就是巨大的, 值得肯定, 但也存在諸多問題, 不容否認。尤其是在元詞研究領域, 一些重要命題或論斷, 一 直爭議不斷卻辨不明道不清。就目前元詞研究的困局而言, 其可以約略歸為四方 面: 一是以往研究過於強調張炎宋人身份, 進而貶抑稱元詞無大家; 二是“元無詞”的 論評實屬偏繆, 但流毒甚廣; 三是“詞衰於元”之論主要是就詞樂而言, 但一般研究者 卻將其僅視為詞作評論; 四是受“一代有一代之文學”觀念影響, 學者尤重俗曲而忽 略了元人始終未絕的雅詞創作。我們將這幾方面分別申而論之。
(?牡丹江大學學報?2011年第3期)、張進德?20世紀張炎詞研究述評?(?河南大學學報? 2002年第4期)、張雷宇?20年來張炎研究述略?(?鄭州大學學報?2002年第6期)與羅海 燕?新世紀以來張炎<詞源>研究述評?(?武陵學刊?2013年第3期)等, 從學術史的角度, 較 為詳細地梳理了歷代學者對張炎的評論與研究, 可供參考。

102 ?中國語文?叢? 第64輯

(1) 張炎是元人而非宋人
中國的歷史可以說就是一部朝代更替史, 秦磚漢瓦、唐詩宋詞、宋刻本元青

花、明心學清考據之學…歷歷分明, 但是往往在朝代更替之際, 總會出現人物歸屬 不清的問題。以文學及文人為例, 其屬於新朝還是歸為舊國, 後人評判時不免爭 議。一般而言, 判定某古人的朝代歸屬, 有兩大基本依據: 一是根據其人出仕新朝 與否而論: 隱退者為舊邦逸民, 應徵者則為新朝之士。二是依憑其人的實際生平經 歷與文學創作情況來判: 一生中大部分時間生活與創作生涯在亡國之前者為前代, 相反則算作新朝?5) 依照這兩大標準, 張炎理應屬於元人。具體而言, 又理由有四: 一是, 張炎雖生於南宋, 但27歲入元, 且一直活到元仁宗延四年(1317)以後才去 世, 享年七十餘歲, 在元生活了40多年。二是, 他還曾於至元二十七年(1290)應召 赴大都繕寫金子藏經, 後求仕不遂而南歸。三是, 他一生的主要活動及詞壇生涯是 在入元以後。詞集?山中白雲詞?中的詞作, 絕大多數都作於南宋滅亡以後。張炎 現存詞302首, 可確定為宋亡之前所作的只有?南浦?春水?一篇, 其餘大部分為 宋亡之後所作。並且, 張炎詞集以抄本在元代流傳, 散佚甚少。四是, 歷代學者也 不乏視張炎為元人或宋元之際人者。數百年來, 直到今天, 大多數的史志文獻或論 著學說都把他當作宋人, 把?山中白雲詞?視為“宋詞”而收入各種宋詞選集(如陳匪 石?宋詞舉?等)及總集(如唐圭璋?全宋詞?)中。在詞學研究領域, 無論是單篇 文章, 還是論詞專著, 也大多把張炎及其詞作放在南宋部分加以論述?6) 如謝桃坊 稱: “張炎是宋代最後一位詞人?”7) 但是, 元人仇遠?山中白雲序?並論姜夔與張炎
5) 關於這兩條標準也可參見陳垣?通鑒胡注表微?, 載於劉乃和編校?中國現代學術經典: 陳垣 卷?, 石家莊, 河北教育出版社, 1996年, 第499頁。陳垣論?提要?對宋元人劃分, 稱: “夫?提 要?宋元人之分, 大約以曾否入仕為斷。故焦茲?國史經籍志?, 列衛宗武?秋聲集?入元人, ?提要?譏之, 謂: ‘宗武實未仕元, 當從陶潛書晉之例。’然身之亦何嘗仕元! 若以入元已久為 言, 則牟獻之、熊勿軒均後卒於身之者垂十年, ?提要?皆以為宋人, 何也!” 6) 洛地曾發表?張炎是宋詞人還是元詞人?(?人民日報?1983.5.4)力圖糾正學界將張炎視作宋 代詞人的錯誤, 但是未能引起其他研究者應有的關注。 7) 參見謝桃坊, ?詞學辨?,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7年, 第448頁。此外, 謝氏?宋詞辨?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版)中“張炎等遺民的時代歸屬問題”堅持認為張炎應視作宋人, 其理由 主要有二, 但是均屬牽強。一是, 其認為張炎等在“元代生活半生或大半生, 他們的作品一半或一 大半寫作於元代, 但很明顯他們在藝術淵源和藝術風格上都緊密地與宋代相連結, 他們的創作實

張炎與宋元之際的詞壇格局 103

時, 說: “方之古人, 當與白石老仙相鼓吹?”他將姜夔視為古人, 心下之意自然是把 張炎看作新朝之人。四庫館臣也評道: “以之接武姜夔, 居然後勁。宋、元之間, 亦 可謂江東獨秀矣?”(?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山中白雲詞?) 可見, 他們也是將張炎當 作了元代詞人。 此外, 張炎與周密、王沂孫、蔣捷並稱“宋末四大詞人”, 是宋末元初活躍在臨 安的詞人群體的重要代表。而實際上, 除張炎外, “宋末四大詞人”中王沂孫與蔣捷 也可以確定是元人?8) 王沂孫(1233-1293), 曾入元為慶元路學正。蔣捷生卒年 不詳, 但知其宋咸淳十年(1274)進士, 兩年後即1276年元軍攻破臨安時入元。據

?宋季忠義錄?之“蔣捷”條目載, 至元成宗大德時(1297-1307), “憲使臧夢解、陸
垕俱薦其才”, 故知此時蔣捷至少已經在元代生活了23年, 而能被“薦其才”, 理應尚 未老。在元生活23年而未老, 那麼判其一生主要生活在元代自然無異議 治文史者, 卻往往將這些人歸為宋人, 必然會導致兩種結果: 一是, 忽略張炎 在元代詞壇的地位與影響; 二是, 不免會因元無詞學大家而輕視元詞。吳熊和針對 此曾加以撥正, 在他看來, “宋人詞派, 惟姜夔一派因張炎而入元後傳世猶久, 並通 過張炎影響及於元代的陸文圭、張翥等一些詞家。因此張炎詞又關係到元詞的發 展?”9) 可惜吳氏之論並未引起學界的足夠重視。

(2) “元無詞”之論頗謬
“元無詞”之說, 出自明人王世貞之口。王氏稱: “元有曲而無詞, 如虞、趙諸公 輩, 不免以才情屬曲, 而以氣概屬詞, 詞所以亡也?”10) 明人向來輕視蒙元。陳垣曾
際上是宋詞發展過程中的延續的組成部分。所以文學史上歷來將他們列為宋代詞人, 我以為這 是合理的”。而元初詞人無一不是承繼南宋或金源而來, 若照此理, 元初文學將不復存在。二是, 其認為張炎為不仕元朝為遺民, 稱張炎“宋亡時三十二歲, 其父祖輩世受宋恩, 周密曾稱他為‘館 人’, 可推知他曾因恩蔭仕於宋, 宋亡後一直過著遺民生活, 從其政治態度與文學史關係來看, 他 都不應算作元代的詞人?”但實際上, 史料證明張炎曾應徵北上書寫金字藏經。此外, 陶然也曾提 出遺民文學也是新朝文學的組成部分, 頗有道理。故無論張炎出仕與否, 其均應視作元代文人。 8) 參見查洪德, ?元代文學史研究再審視?, ?陝西師範大學學報?, 2010年第5期, 第45頁。 9) 吳熊和, ?唐宋詞通論?,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0年, 第273頁。

104 ?中國語文?叢? 第64輯

論及這一現象。他評論稱元代儒學、文學均盛極一時, 但是“論世者輕之, 則以元享 國不及百年, 明人蔽於戰勝餘威, 輒視如無物, 加以種族之見, 橫亙胸中, 有時雜以 嘲戲?”11) 明人偏見之盛, 尤其以王世貞為代表。實際上, 無論王氏本意是說元詞不 足觀或元人無詞集存世, 均有失公允。但是, 後世學者受王世貞之論影響很大。吳 梅曾論道:
詞體成於晚唐、五代, 而盛行於兩宋。極盛難繼, 此亦自然之理。然元人去 宋未遠, 如趙松雪、仇山村、張師道、姚聖瑞、陸牆東、劉起潛等, 皆目擊天水 之亡, 親濡染於宋季遺老。又如張伯雨、張仲舉、薩雁門等, 薪火相傳, 遠有端 緒。故或則致慨於興亡之際, 得靈均美人香草之遺; 或則寄情於山水之間, 繼志 和青箬綠蓑之唱。聲辭並茂, 足以追蹤南北宋名家者, 未嘗無人。而好為高論 者, 輒謂元代無詞。致毛氏汲古閣刻“宋詞”六十一家之多, 而元人乃無一焉。明 珠大貝, 聽其消沉; 放言之害, 一至於此。洎乎清末, 長沙張氏、臨桂王氏、歸 安朱氏始搜墜舉逸, 次第刊行。於是元賢之詞, 方得大顯於世, 功不在顧俠君 下。茲以限於篇幅, 僅舉其犖犖大者, 然已足證元無詞說之悠謬矣?12)

吳梅對王世貞等人之論進行了反駁, 指出其流毒之廣, 並申述許多元人詞作足 以追比兩宋名家。隋樹森也曾對王世貞之說提出不同意見。他說: “元繼南宋之後, 詞家的作品亦頗可觀, 但也有人居然說元代無詞。這是說元詞不足觀, 沒有好作品 呢, 還是說元人沒有詞流傳下來呢?無論如何, 此說不公允?”13) 吳梅與隋樹森等人 的反駁之論, 有足夠的證據支撐。就元詞數量而言, 清初侯文燦輯?十名家詞?曾 錄元人三家, 繆荃孫?宋金元明人詞?收元人吳澄等十一家, 朱孝臧?疆村叢書? 所輯元詞人別集達五十家。此外, 吳昌綬?雙照樓影刊宋元明本詞?及陶湘續刻收 錄影元明本金元詞共十一種。劉毓盤?唐五代宋遼金元名家詞集六十種?輯元詞 五種五家, 趙萬里?校輯宋金元人詞?校輯元詞別集七家, 宋元詞總集二種, 宋金 元名家詞補遺一卷。今人唐圭璋綜合諸家, 編成?全金元詞?, 共收錄了元人282
10) 王世貞, ?藝苑卮言?論詞?, ?弇州四部稿?, 卷一百五十二, ?四庫全書?本。 11) 陳垣, ?元西域人華化考?, 載於劉乃和編校?中國現代學術經典: 陳垣卷?, 石家莊, 河北教 育出版社1996年, 第173頁。 12) 吳梅, ?吳梅全集: 理論卷?: 中, 石家莊: 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2年, 第629頁。 13) 隋樹森, ?元代文學說略?, ?文史知識?, 1985年第3期。

張炎與宋元之際的詞壇格局 105

家, 近3721詞。元代不足百年, 而詞作達四千餘首。若就詞家里手而言, 劉秉忠、 白樸、王惲、姚燧、張伯淳、盧摯、劉敏中、虞集、倪瓚、張雨、薩都剌等, 稱元詞為名家輩出, 並非過譽之辭。 也 均足稱道。此外, 再加上張炎、仇遠、王沂孫、蔣捷等被錯歸為宋人的詞學大家,

(3) “詞衰於元”說於事實不符
治詞史者一般多認同“詞衰於元”之說。此說依然始作於明人。王世貞嘗云: “詞興而樂府亡矣。曲興而詞亡矣。非樂府與詞之亡, 其調亡也?”14) 王氏本就詞樂 而言。詞、樂二者本都是在相對活躍的動態過程中發展, 隨著樂曲的變動, 詞也隨 之不斷變動。元朝立國, 民間音樂性質的南北曲大盛, 燕樂進一步衰亡。依託於燕 樂基礎之上的詞遂逐漸萎縮於狹窄的文人圈中。音樂發生變化, 必然帶動音樂文學 發生變革, 這是文體規律也是文學事實。但是, 其他附和者, 卻認為是詞作衰於 元。其中尤為極端者, 如陳廷焯屢稱: “詞興於唐, 盛於宋, 衰於元, 亡於明?”(?白 雨齋詞話?卷一)“詩衰於宋, 詞衰於元?”(?白雨齋詞話?卷八)這種說法與歷史事 實不符。對於“詞衰於元”之說, 陶然、王昊、趙維江等人從不同角度給予了辨析與 駁斥?15) 我們也可以從以下三個方面來加以證明。一是, 就詞樂而言, 燕樂在元代 呈衰態是事實, 但是否自元代而衰, 值得商榷。徐渭?南詞敘錄?也云: “今之北曲, 蓋遼、金北鄙殺伐之音, 壯偉狠戾, 武夫馬上之歌, 流人中原, 遂為民間之日用。宋 詞既不可被管弦, 南人亦遂尚此, 上下風靡, 淺俗可嗤。然其間九宮、二十一調, 猶 唐、宋之遺也?”又元人去宋未遠, 尤其是張炎、王沂孫、仇遠等人都是詞樂的行家 里手, 皆精通音律與詞法, 入元之後又都生活了很長時間。他們堅持著自己的雅詞 理念與具體作法。?少人還設帳授徒, 如號稱“元代詞宗”的張翥就曾向仇遠學詞,

14) 王世貞, ?藝苑卮言?論詞?, ?弇州四部稿?, 卷一百五十二, ?四庫全書?本。 15) 參見陶然?金元詞通論?之第四章“詞衰於元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與王昊?論金詞與 元詞的異質性 — 兼析“詞衰於元”傳統命題?(?文學遺產?2011年第2期)等。

106 ?中國語文?叢? 第64輯

傳其法脈。在這些人身上, 詞樂依然在薪火相傳, 不絕如縷。二是, 上文已提及詞 至元代並未衰落, 創作成就依然十分可觀, 產生了一批優秀的詞人和具有獨特時代 風貌與個性品質的詞作。而從詞的流變史來說, 元詞上承宋金, 下啟明清, 也是一 個不容忽視的重要過渡環節。三是, 詞與樂的分離早自南、北宋之交時就已經開 始。自北宋後期始, 民間已逐漸流行更為市民化的新樂種、唱法和新曲種。新興的 俗曲和雜曲已使傳統燕樂受到極大衝擊。較之詞樂在當時也愈益雅化, 不少詞人嚴 雅俗之辨, 守四聲陰陽, 新聲更富於自由變化。由此, 詞與音樂便向兩個不同方向 展開並表現出靜滯局面。燕樂衰微, 傳唱者日稀。詞體失去了音樂基礎, 逐漸成為 “案頭文學”。尤其是“靖康之變”後, 樂譜失傳, 伎人星散, 更使詞一度成為了與音樂 離異的純文學創作。馮金伯?詞苑萃編?曾引吳尺鳧(焯)之言: “臨安以降, 詞不必 盡歌?”16) 就指出南宋詞已不太合乎音律, 并且不能入乎俗唱。 及宋元之際, 蒙元鐵騎以不可阻擋之勢南下牧馬, “漁陽鼙鼓”隨之也傳入南方, 當時外有北曲、內有南曲。詞與樂更無合和可能。而“詞衰於元”之說之所以大行其 道, 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張炎等人在元代詞壇的“被缺席”, 使得論者不能對 全部的元詞作出評判, 往往是以偏概全。若是將所謂的宋金這個群體遺民也視作元 代詞史的一部分, “詞衰於元”說將更加不能成立。陶然?金元詞通論?就曾提出, 遺民也應屬於新朝詞壇的組成部分。他說: “陳延焯諸人對元詞進行價值平判時, 由 於受到僅以政治傾向和遺民心理來劃定詞人歸屬之正統觀念的影響, 將大部分金和 南朱的遺民詞人排除在外, 孤立地就元代的一些‘本生’詞人們創作得出結論。他們 沒有考慮到遺民之所以是遺民, 正是因為他們在時間和空間上都已經進入了新朝。 而遺民詞人作於元代的詞同樣也是元詞的組成部分, 一?”17) 陶氏之論可謂公允。 並且是非常重要的組成部

分, 缺失了他們是元詞的最大遺憾, 也是造成後人對元詞產生偏見的主要原因之

16) 參見唐圭璋, ?詞話叢編?, 北京: 中華書局, 1986年, 第1787頁。 17) 陶然, ?金元詞通論?,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1年, 第93頁。

張炎與宋元之際的詞壇格局 107

(4) 非此即彼的雅俗觀
學者論元代文學時, 多將散曲、雜劇與詩文辭賦相對立, 稱前者為俗文學之代 表, 後者為雅文學之典型, 認為兩者非此即彼。雅與俗構成元代文學最為基本的格 局。同時, “一代文學之盛”的觀念又非常深入人心。明人胡應麟借鑒元人之說稱: “漢文、唐詩、宋詞、元曲, 雖愈趨愈下, 要為各極其工?”18) 及近代王國維將此說 進一步發揮廣大, 他在?宋元戲曲史?之?自序?中說: “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學: 楚 之騷, 漢之賦, 六代之駢語, 唐之詩, 宋之詞, 元之曲, 皆所謂一代之文學, 而後世 莫能繼焉者也?”19) 對於這種觀念, 查洪德?元代文學史研究再審視?一文曾提到: “‘一代之文學’的說法, 肯定了一代代表性的文體, 否定了或者說遮蔽了同一時代其 他文體, 因而不夠客觀、全面的。不管在唐在宋在元, 都不僅僅是一種文體, 唐代 決不僅僅是詩, 宋代決不僅僅是詞, 元代也決不僅僅是曲?”20) 但是, 研究者提到元 代文學時往往只見曲不見詞。近二十多年, 儘管元代文學研究的進展正在逐步消除 “一代文學之盛”觀念的消極影響, 但人們對元代各體文學的評價, 還遠沒有從其影 響下解脫出來, 仍然相當嚴重地遮蔽著人們對元曲以外各體文學的認識。今經筆者 對中國大陸自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至今的期刊論文統計, 以元詞為專門研究對象的單 篇論文不足60篇, 遠不及元散曲研究。正是受“一代文學之盛”觀念的影響, 研究者 過於誇大了元代俗文學的地位。元代是中國歷代王朝不可忽略的一環。蒙古入住 中原並沒有改變中國固有的文化與文學傳統。文學中詩詞文賦依然是士大夫最為 常用的抒情言志載體。儘管元曲盛行當時, 但它卻不是唯一載體。 平心而論, 文學之雅俗本是客觀現象, 兩者並非絕對對立, 而是共存共生。過 於強調一端, 非此卽彼, 則會陷入偏激。今人朱東潤就曾指出, 對於宋元代文學, 一 味強調其俗也是一種極端。他說: “南宋之季, 夢窗、玉田之詞大盛, 論者或以詞匠 少之。實則吾國文學上之演進, 每有一定之軌則, 始出於大眾之謳歌, 天然之美, 於

18) 胡應麟, ?莊嶽委談下?, 見?少室山房筆叢?, 卷25, 北京: 中華書局, 2008年。 19) 參見王國維, ?宋元戲曲史?, 北京: 商務印書館, 1925年。 20) 參見查洪德, ?元代文學史研究再審視?, ?陝西師範大學學報?, 2010年第5期, 第45頁。

108 ?中國語文?叢? 第64輯

茲為盛。及其轉變既煩, 成為文人學士之辭, 組繪之美。於是代興。二美不可兼, 各有所長, 必謂後之嚴妝, 遜於前之本色, 斯又一偏之論爾?”21)

3. 張炎其詞其論其派及影響

當前元詞研究困局的形成, 在一定程度上是源於學界對張炎等人與宋季至元詞 壇格局關係認識的偏誤。以往研究過多地強調張炎在南宋季末的影響。儘管新世 紀以來, 許多學者對此有所糾正, 但是舊有傳統的慣性使然, 大部分文史論著依然 將張炎視為宋人。以近十年來新出版或修訂再版的十數部代表論著而言, 除李修生 與查洪德主編?遼金元文學研究?(北京出版社2001年版)、丁放著?金元詞學研 究?(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2年版)、牛海蓉?元初宋金遺民詞人研究?(中國 社會科學出版社2007年版)等外, 其餘如金諍?宋詞綜論?(巴蜀書社2001年 版)、謝桃坊?中國詞學史?(巴蜀書社2002年版)、鄭蘇淮?宋代美學思想史? (江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許興寶?唐宋詞別論?(巴蜀書社2007年版)、田恩 銘與陳雪婧?唐宋詞人審美心理研究?(陝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繆鉞?古典 文學論叢?(浙江大學出版社2009年版)、李建中?中國文學批評史?(北京大學 出版社2009年版)、朱東潤?中國文學批評史大綱?(武漢大學出版社2009年 版)、鄧喬彬?唐宋詞藝術發展史?(河北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吳熊和?唐宋 詞通論?(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幾乎全部仍然將張炎劃歸於南宋。而這種作 法必然會導致張炎研究中重宋輕元的失衡現象。實際上, 若將宋元之間的詞壇格局 與張炎其人其詞其論結合來觀, 更能全面客觀地認識張炎在詞史的價值與意義, 並 更大程度上還原文學史的本來面目。

21) 朱東潤, ?中國文學批評史大綱?, 武漢: 武漢大學出版社, 2009年, 第177頁。

張炎與宋元之際的詞壇格局 109

(1) ?山中白雲詞?及影響
據近人吳則虞所整理?山中白雲詞?302首來看, 絕大部分是臨安被破以後的 作品。故就詞作而言, 張炎的影響主要在元而非宋。其影響又體現在題材內容、風 格特性等方面。楊海明曾將張炎詞劃為六大類, 分別為艷情詞、西湖詞、北行詞、 詠物詞、節序詞與隱逸詞,22) 析分周詳。而對這六類再作概括, 張炎之詞主要是書 寫家國身世、追思舊情故感、詠歎景物流年。 宋元鼎革, 世事艱難, 幾乎每個人都被捲入災難之中。張炎身歷亡國之痛, 由 “張春水”淪為“張孤雁”, 其間落差, 個中況味, 恐只有當事者能道。他孤苦無依, 觸目 成愁, 故詞作充滿了“麥秀”、“黍離”之悲, “都是, 淒涼意”(?瑣窗寒?)。正所謂“黍離 麥秀之感, 往往溢於言外”。陳廷焯就曾評張炎?高陽臺?西湖春感?云: “淒涼幽怨, 鬱之至, 厚之至!”今檢覽?山中白雲詞?, 不少作品都在感慨興衰, 傷心身世。張炎 曾作一闋?綺羅香?席間代人賦情?。全詞寫淒涼況味與孤單情懷, 音調淒婉低 沉。張炎本是席間代人賦情, 卻哽咽淒涼。“轉眼傷心、墉看剩歌殘閩”、“獨立西風, 猶憶舊家時節”透露出詞人心緒: 曾經的家園、故國, 一併交織成故國之思與興亡之 感。正如清人朱彝尊所說: “老去填詞, 一半是空中傳恨, 幾曾圍、燕釵蟬鬢?”23) 戴 表元?送張叔夏西遊序?曾寫道張炎本是“翩翩然飄阿錫之衣, 乘纖離之馬”的王孫 公子, 後淪為落魄書生, 而浪跡江湖, 故不時發出“誰憐旅愁荏苒”(?解連環?)、“天 涯倦旅, 此時心事良苦”(?月下笛?)的淒咽、哀怨訴說。他曾重到臨安, 尋訪舊居 遺跡, 觸目傷懷, 作一闋?長亭怨?舊居有感?。上片寫故居, 從當前追憶“十年前 事”, 哀歎“鶴去臺空”, 園林易主。換頭“淒咽”兩字, 承上啟下, 憶舊懷人, 抒發身世 之感。接著以“恨西風”幾句比興: 西風擬比蒙元統治者, 秋風寒蟬則自喻, 西風掃盡 一林殘葉, 極寫自己失去庇護、無處安身的可憐。結拍以故居楊柳依舊多情, 反托 自己浪跡天涯, 己難重返故園, 寓情於景。全篇哀音如訴, 正如陳廷焯?雲韶集? 所說: “通篇無一字不嗚咽, 如斷雁驚風, 哀猿叫月?”四庫館臣也認為張炎: “炎生於

22) 參見楊海明, ?張炎詞研究?, 濟南: 齊魯書社, 1989年。 23) 朱彝尊, ?解佩令?自題詞集?, 見?全清詞: 順康卷?, 北京: 中華書局, 2002年, 第5280頁。

110 ?中國語文?叢? 第64輯

淳祐戊申, 當宗邦淪覆, 年已三十有三, 猶及見臨安全盛之日, 故所作往往蒼涼激 楚, 即景抒情, 藉以寫其身世盛衰之感, 非徒以剪紅刻翠為工?”(?四庫全書總目提 要?山中白雲詞?) 嘆世傷身往往與追思舊情故感相關聯, 昔日的佳人相伴纏綿與曾經的密友酬唱 是張炎難以忘懷的思戀。其?壺中天?懷霅友?既表達了對友人的深切懷念, 又在 字裏行間渲染了自己的飄零身世。繼而又通過對“豆蟲”、“柳”、“蕉花”、“月”等意象 的描寫來抒發自己的孤寂情懷。最後承續而下, 又連用四個典故表明自己對友人的 懷念之情。張炎的作詞筆法帶有宋元之交的時代特色, 他對友人懷念之深, 不是簡 單的人之友誼, 而是由於國恨家愁導致的身世悲涼寂寥。亂世文人常向友人傾訴以 求得到某種宣洩和認同。南宋的懷舊詞多不離風花雪月, 一般都局限於個人的一己 私情, 風格浪漫有餘, 而時代性不足, 詞境也顯得狹窄。而張炎詞則不然, 其懷舊詞 烙有深刻的時代烙印, 戀情詞也因此沾染了時代的風雲而境界闊大。 睹物思人, 因物思人, 愛人及物。?山中白雲詞?又多詠歎景物流年之作。張 炎善詠物, 更以其詠物的工巧而獲得“張春水”、“張孤雁”的雅號。元人孔齊?至正直 記?即稱, 張炎“嘗賦?孤雁詞?, 有‘寫不成書, 只寄得相思一點’, 人皆稱賞之, 曰 ‘張孤雁’?”其?南浦?春水?歷來為人稱道, 是張炎盛年時所寫的一首成名之作。 全詞緊扣題面, 從多方面取景, 刻意描摹了湖、池、溪以及歷史上或神話中著名的 春水形象, 形神兼備, 辭情並美, 十分精緻。清人吳衡照?蓮子居詞話?卷一曾評 價稱: “張玉田?春水?云: ‘和雲流出空山, 甚年年淨洗, 花香不了。’?孤雁?云: ‘寫不成書, 只寄得相思一點。’數語刻畫精巧, 運用生動, 所謂空前絕後矣?”元初南 方詞壇形成詠物熱, 幾乎人人皆作詠物詞, 張炎參與其中, 既是提倡者也是創作 者。張炎?詞源?專列“詠物”一節, 提出詠物詞須“所詠了然在目, 且不留滯於物”的 創作規範。所謂“了然在目”, 就是指曲盡物態, 讀詞如見物; 所謂“不留滯於物”, 就 是指不能僅停留在窮形盡相上, 要融入情意, 為事物傳神。而張炎詞在這方面堪為 時人楷則。 張炎於詞, 理論與實踐並重, 形成了異於元代北方詞人的風格, 並且與同時的 南方詞人也存有諸多不同。張炎詞幾乎都音律諧婉, 合樂可歌。宋南渡之後, 歌譜

張炎與宋元之際的詞壇格局 111

逐漸失傳, 但姜夔等人並未忽略詞的這一特性, 反而越發自覺地維護。張炎也自覺 維護詞樂一律規則。仇遠曾指出: “讀?山中白雲詞?, 意度超玄, 律呂協洽, 不特 可寫音檀口, 亦可被歌管、薦清廟?”(?山中白雲詞?序?)並且?山中白雲詞?無 論是宣洩情感還是抒發心志, 均能歸於雅正。張炎作詞能夠把自我的情感自然溶入 所描繪的物象, 使詠懷和詠物巧妙結合, 達到“有寄託入, 無寄託出”的境界。正所謂 “托物比興寄寓遙深”。其詠物絕非簡單模寫物象, 所包孕的詞情多豐富而耐人尋 繹。況周頤在?蕙風詞話?中, 曾從地域文學特點的角度, 分析了金源詞與南宋詞 的差異: “金源之於南宋, 時代政同, 疆域之不同, 人事為之耳。……顧細審其詞,

……南宋佳詞能渾, 至金源佳詞近方剛。宋詞深致能入骨, 如清真、夢窗是。金詞
清勁能樹骨, 如蕭閑、遁齋是。南人得江山之秀, 北人以冰霜為清。南或失之綺靡, 近於雕文刻鏤之技。北或失之荒率, 無解深裘大馬之譏。善讀者抉擇其精華, 能知 其並皆佳妙?”元初詞人分別來自金源與南宋, 詞風不同, 故況氏結論, 大致不謬。而 張炎是元代南方詞壇的代表, 與當時北方諸人詞作形成迥異之風貌。

(2) ?詞源?及影響
張炎?詞源?自問世就引起世人的關注, 七百年來一直是詞學研究者的討論

對象。?詞源?是張炎的晚年之作, 其詞學主張以及諸多詞學理念影響很大。他推 崇白石, 力倡雅正, 標舉清空。結合詞的內容與形式, 從整體上對詞提出“雅正清空” 的要求。既闡述了論詞作詞的基本原則, 亦指出了理想的詞學風貌。“雅正”是張炎 論詞的基本原則。他認為“雅正”之詞應該抒發情懷, 表現人生, 但藝術表現則須含 蓄蘊藉, 而非粗豪率直。故極贊白石詞“清空且又騷雅”。張炎強調詞須雅正, 順勢 拈出“騷雅”, 其詞論因而又帶有濃郁的詩教色彩。“清空”則是他論詞的理想境界, 最 高的美學要求。詞的情感、意趣和美感, 得之於委婉、曲致、細膩的藝術表現。張 炎以為風行於當時詞壇的主要為質實、清空的詞風。張炎主張: “詞要清空, 不要質 實。清空則古雅峭拔, 質實則凝澀晦昧?”“清空”之境, 首先強調的是寫景狀物要傳其

112 ?中國語文?叢? 第64輯

神, 寫出動態美, 反對膠著於所寫的對象。在論述用事時則稱: “詞用事最難。要體 認著題, 融化不澀?”即是說用事要去陳取新, 融入自己的思想、見解、感情, 使之 妥帖自然, 不為事所使。在論述詠物時則說: “詩難於詠物, 詞為尤難, 體認稍真, 則拘而不暢, 模寫差遠, 則晦而不明?”即是說詠物要清新自然, 擬其形, 取其神, 於 雕琢中見自然。其次, 要求詞作語言清麗和靈動、行雲流水般的氣勢與風貌, 高曠 蕩漾、超然塵士之外的境界, 即其稱道姜夔詞所創造的“清氣盤空, 高遠峭拔”之 境。?詞源?還對元代另一部重要詞學論著即陸輔之?詞旨?產生了直接影響。 元人陸輔之自道, 曾從張炎學詞。?詞旨?自序云: “予從樂笑翁遊, 深得奧旨制度 之法, 因從其言, 命韶暫作?詞旨?, 語近而明, 法簡而要, 稗初學易於入室云?”?詞 旨?之作, 受命於張炎, 甚至可以視作對?詞源?卷下的闡釋之作。在詞學思想發 展史上, ?詞源?無疑代表了一個重要時期。

(3) “風雅詞派”及影響
風雅詞派始於北宋周邦彥, 盛於南宋姜夔, 至元而未絕, 則以張炎為代表。也 有學者將其視為南宗詞代表, 如趙維江?略論北宋後詞壇格局的南北分野?, 認為 南宋詞壇主要繼承和發展了以周邦彥的創作為代表的詞體範式, 形成了一個以美 夔、吳文英、張炎為代表的主張騷雅、講究格律的體派, 成為南宋中、後期詞壇的 主流。或將其視作臨安詞人群, 如王兆鵬?宋南渡詞人群體研究?認為, 兩宋有臺 閣、元祐、南渡、中興、江湖、遺民六大詞人群體。遺民詞人群又可分為江西詞 人群和臨安詞人群。臨安詞人群以周密、王沂孫與張炎三人成就最大, 是其中突出 代表。這些學者都認識到, 張炎交遊頗廣, 又身為風雅詞派的關鍵人物, 以其為連 接點形成一個甚具規模的詞人圈。這一群體是元初南方詞壇的中堅, 與北方詞人共 同構成元代詞壇基本的地域格局。受政治影響, 宋元之際, 尤其是蒙元初期的詞壇, 以北方詞人為主。自金亡國到南宋降元, 四十餘年間, 北方正處於戰亂頻仍知識, “國家不幸詩家幸”, 北方詞卻於此時取得很大發展。耶律楚材、白樸、劉秉忠、張

張炎與宋元之際的詞壇格局 113

弘範以及集大成之元好問等人挺立詞壇, 極盛一時。直到宋亡, 張炎等人加入元代 詞人隊伍, 南北開始形成分庭格局, 並在南北交融的態勢中, 元詞出現風雅化趨勢 加強。張炎朋輩好友眾多, 達百人, 且多為詞壇名家?24) 馮沅君1926年曾發表?玉 田朋輩考初稿?, 對張炎的交遊作了大量考證工作。現又發現更多有關其交遊的文 獻。宋末鄭思肖、鄧牧、周密、錢選等人, 以及元初仇遠、陸文圭、戴表元、王沂 孫、袁桷、趙孟頫等人, 都與張炎有直接交集。他們之間多有酬唱之作。又, 張炎 等人常組織、參與詞社。他曾往來山陰、杭州, 與王沂孫、周密等結成“汐社”, 時 相唱和, 以詞抒發故國之思, 亡國之痛。此外, 還曾在會稽結社, 以?天香?等五題 分詠龍涎香、白蓮、藥、蟬、蟹五物, 以寄託悲悼之情, 共得三十七首, 合為一卷, 編成?樂府補題?一書。他們形成的“姜張詞派”, 開啟和推動了元代詞壇“復雅”風氣 的形成, 其影響直至元代中期被譽為“一代正聲”的張翥等人的創作。張滌雲?中 國詩歌通論?專列“元雅正派”一節, 稱: “雅正派以元代南方詞人為主, 他們承續宋 代雅正派的餘緒, 推崇周邦彥、薑夔、張炎的詞風, 以“清空”、“雅正”為尚。他們之 中, 有的是與張炎等人交遊唱酬的詞友, 如仇遠、袁易, 有的是張炎等人的弟子。 這派詞人以仇遠、陸文圭、陸行直、張翥、司馬昂夫、邵亨貞代表?”25) 足見張炎 在元代詞壇的地位。

4. 宋季至元的詞壇格局

論及宋元之際及元代的詞壇格局, 必然會涉及三個方面: 政治層面的南北分 合, 文體層面的詞曲生克, 以及詞風層面的雅俗消長。這三個方面既不盡相同, 又 相互關聯, 彼此交集。張炎生於其中, 對三者的變動與走向均有所影響。

24) 參見胡新中, ?張炎交游新考?, ?求是學刊?, 1990年第4期。 25) 張滌雲, ?中國詩歌通論?, 杭州: 浙江大學出版社, 2006年, 第204頁。

114 ?中國語文?叢? 第64輯

(1) 南北詞壇由離分而合和
人們常以“宋元明清”指稱這一時期的王朝更替, 受此影響, 後世學者往往將元 視為宋之後繼, 卻忽略了遼金元與宋曾長期并峙的歷史事實。實際上, 就文學史、 詞史而言, 自北宋起, 詞史上就形成了南北不同的發展路向。趙維江與王昊等學者, 都對此有過論述?26) 不過, 他們都將宋金元詞史的南北問題僅歸為地域問題。其 實當時的南北問題, 更重要是政治問題。政治的分裂造成了詞壇的南北分裂格局。 蒙元初期(南宋滅亡之前)的詞人多來自遼金, 而金代詞壇受北宋蘇軾影響最大, 是 為詞之北宗。發展至元初, 元好問詞以其集大成的品質和沉鬱、雄奇而不失深婉的 藝術風神, 開啟了元詞大幕, 奠定了元詞基調。元代詞人白樸、王惲、魏初、劉敏 中、郝經、劉因等人, 均深受到元好問影響。吳梅?詞學通論?嘗言: “大抵元詞之 始, 實受遺山之感化?”此外, 耶律楚材、劉秉忠等人也頭角崢嶸。他們多為原遼金 朝文人。故就體派而言, 他們多屬蘇、辛一脈, 其創作仍沿著北宗方向繼續發展, 詞風與金末緊相承接。南宋季末詞壇的主流則是以姜夔為首的所謂風雅詞派或格 律詞派, 是為詞之南宗。南宋滅亡自後, 兼周邦彥與姜夔兩家之長的張炎在南方成 為這一派的延續。可以說, 元統一全國之初, 詞壇呈分裂態勢。同時, 由於元初北 方詞壇起點頗高, 成就客觀, 再加上北人政治上擁有一定優勢, 使得北宗一脈獨領 元初詞壇。不過這一局面在元代“海宇混一”之後開始改變。其中一個不可忽略的因 素就是張炎等人的入元。 張炎入元, 為元代詞壇主要帶來兩大方面的影響。一是, 以其為代表的宋人改 變了元詞創作隊伍的人員構成, 即由北方詞人為主, 變為南北分庭抗禮, 并為後來 的南北詞風合流準備了條件。元初詞壇主要由東平與真定兩大詞人群體構成, 前者 如姜彧、劉因、安熙、郝經、王惲、劉敏中、張養浩等, 後者如李治、曹居一、 白樸父子等, 此外尚有楊果、劉秉忠、盧摯等。這些人毫無例外皆為“北士”。而張 炎、周密、蔣捷、仇遠、曹伯啟等由宋入元, 皆“南士”也, 構成了有別于北方的南
26) 參見王昊, ?論金詞與元詞的異質性 — 兼析“詞衰於元”傳統命題?, ?文學遺產?, 2011年第2 期, 第82-90頁; 趙維江, ?南北分合與元詞走向?, ?暨南學報?, 2010年第5期, 第71-76 頁。

張炎與宋元之際的詞壇格局 115

方詞壇。趙維江曾評論道: “由南宋入元的詞人, 多承南宗餘緒, 感滄桑巨變, 寫幽 微情懷, 創作頗豐, 北宗獨盛的詞壇格局由此而改觀?”27) 趙氏指出, 這些詞人主要 為姜、史一脈, 而代表人物即為張炎。關於張炎在其中的地位與影響, 鄧牧曾論道: “古所謂歌者, ?詩三百?止爾。唐宋間始為長短句, 法非古意, 然數百年來, 工者 幾人? 美成、白石逮今膾炙人口。知者謂麗莫若周, 賦情或近俚; 騷莫若姜, 放意 或近率。今玉田張君無二家所短而兼所長?”(?伯牙琴?), 四庫館臣亦稱其“可謂江 東獨秀”。二是, 張炎在實踐與理論上, 推崇雅詞, 倡導雅正詞風, 并大力接引後學, 為元初詞壇帶來了復雅風氣, 進而推動了詞壇風氣的嬗遞。張炎堅持維護詞學正 道。殷重?玉田詞題辭?嘗道: “聲音之道久廢, 玉田張君獨振戞乎喪亂之餘?”(?山 中白雲詞?卷首)指出了張炎在雅詞傳承上重要貢獻與地位。受張炎及其好友仇遠 的影響, 張雨、張翥等晚輩後來以詞名家者皆從遊其門下。這就使得南宋雅詞傳統 因其得以賡續, 並由此形成了詞壇上北宗與南宗雙水並流的獨特現象。至元代中 期, 南方詞派進一步發展, 南北詞壇實現了和匯。北宗詞人不同程度受到了南宗詞 的影響, 所作多有清麗蘊藉之風。而南宗諸人也或北上游宦或結交北人, 對北宗詞 風有所吸納。雙方經過一種良性的相互涵化, 最終相交相融, 形成有別于其它朝代 的具有元代整體特徵的元詞。

(2) 詞與曲自對立而涵化
元代散曲大盛, 虞集即曾指出: “一代之興, 必有一代之絕藝, 足稱於後世者。 漢之文章, 唐之律詩, 宋之道學。國朝之今樂府, 亦開於氣數音律之盛?”(孔齊?至 正直記?卷三引)將元曲作為本朝代表性文學。元散曲主要是在金代的“俗謠俚曲” 基礎上發展而來, 保持著民間的通俗、生動、質樸特點。這與雅詞形成了鮮明對 比。故在元初, 關於北曲南詞孰優孰劣曾有爭論。北方士人也許因心懷政治偏見推 崇元曲, 而以南方之樂為靡靡之音。後人也於此多有議論。如清人陳廷焯即稱: “元
27) 趙維江, ?南北分合與元詞走向?, ?暨南學報?, 2010年第5期, 第71-76頁。

116 ?中國語文?叢? 第64輯

代尚曲, 曲愈工而詞愈晦。周、秦、姜、史之風不可復見矣?”(?白雨齋詞話?卷 三)這種獨立局面, 在張炎入元之後, 在一定程度上被打破, 並且南北開始自相互對 立而趨向相互涵化。概括而言, 其影響體現在兩個層面。 在文體層面, 張炎於元詞復興貢獻頗大, 使得元詞在元曲大盛的形勢下, 雖衰 而不絕, 并保持了相當的活力。近人張伯駒?叢碧詞話?稱: “元以曲盛而詞衰?”但 是, 詞學大家夏敬觀?忍古樓詞話?則說: “予嘗謂元初詞得兩宋氣味, 不似明清諸 家墮入纖巧。曲盛詞衰, 實在明代。元曲高過後來, 正由繼兩宋後, 詞尚未衰也?” 現在結合張炎的詞作及詞論來看, 有元一代雅詞創作一直未絕。張炎是雅詞巨擘, 又宣揚雅詞理論, 同時他又與仇遠師友相承。他們的下一代張翥受師輩影響, 始終 都在堅持詞之“正體”。到元代後期, 還以張炎後學張翥為中心形成了一個活躍在江 南一帶的詞學群體, 包括張雨、倪瓚、邵亨貞、顧英等。他們雅集酬唱, 鼓吹風雅, 堪為詞壇主力, 在當時影響很大。 在風格層面, 張炎的雅詞理念, 對元曲產生了影響, 使得元曲趨向雅化。散曲 初興之時, “蛤蜊味”重, 不免粗率。但是, 隨著南北文風的交融, 元曲創作逐漸雅 化。楊果、盧摯、姚燧、白樸、馬致遠、張養浩、喬吉、張可久等, 來寫散曲, 以作詞之法 使散曲變得典雅而清麗。许光治?江山风月谱散曲?自序?論张可久

(字小山)、乔吉(字梦符)散曲時就指出: “张小山、乔梦符散曲, 猶有前人規矩在, 儷詞追樂府之工, 散句擷宋唐之秀?”周德清?中原音韻?作詞十法?曾將張可久的 小令[中呂?紅繡鞋]?隱士?作為“定格”, 稱此曲“對偶、音律、語句、平仄俱好”, 可謂“知音傑作也”。此曲用事、句法、詞語都十分典雅、工麗。張可久本屬南宗詞 派, 故最受張炎影響。馬致遠[越調?天淨沙]?秋思?, 也是用寫詞手法來作散曲 的典範。全曲含蓄、凝練而雅致。梁乙真?元明散曲史?、任二北?曲諧?卷二 都認為此曲是“近詞的”。朱彝尊?詞綜?卷三十還將此曲作為詞而加以收錄。而元 散曲出現雅化, 絕非受北宗詞豪氣詞風影響, 而是吸納了以張炎為代表的雅詞的創 作理念與創作手法。當然, 受元曲影響, 元詞也出現曲化。關於這一現象學者多有 論述, 此不贅述。

張炎與宋元之際的詞壇格局 117

(3) 雅俗詞因碰撞而互滲
元代立國之初, 詞人或承金末而來, 或繼宋季以入。而就詞史來看, 發展至宋 金末季, 詞壇均出現一個共同傾向, 即俗化。金末全真教道徒以詞宣道, 追求通俗, 不拘一格。宋季詞作則出現案頭化趨勢, 大多不可歌。兩者的共同傾向就是詞樂進 一步分離, 且大量俚語、俗語入詞。淺白俚俗的用語, 自由隨意的用韻, 風格的流 利、明快、直率、淺白、或諧謔, 以及泛聲衍字的大量出現與藏頭、拆字、諧音等 手法的廣泛使用, 成為一時風氣。在張炎看來, 詞壇的這種俗化現象後果嚴重, 應 該加以補救, 故大倡“雅正”, 以對抗詞之俗化。他的努力也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 一 是以?山中白雲詞?作為雅詞典範。吳梅?詞學通論?論張炎詞稱: “玉田詞皆雅 正, 故集中無理鄙語, 且別具忠愛之致?”二是以藉助?詞源?宣揚雅正詞學理念。 其創作?詞源?的一個重要動機就是: “嗟古音之寥寥, 慮雅詞之落落。他採取的主 要批評策略之一就是推崇周邦彥與姜夔, 同時批判蘇軾與辛棄疾。就是從結果來 看, 張炎的努力產生了一個折中性的後果, 即雅俗詞因碰撞而出現互滲。 元代雅詞持續不絕, 張炎的雅詞創作理念, 到元代中期, 開始為更多人接受。 這在虞集詞作體現得最為明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虞集詞具有詞曲之長, 而無兩 者之短, 可謂雅俗詞因碰撞而滲合的典型代表。正是由於張炎等人大力倡導雅詞, 整個元代雅詞傳承得以雖有起伏但始終未絕。張炎與仇遠等人呼吁在前, 後學虞 集、張翥等回響於後。鄭文焯?大鶴山人詞話?附錄?蟻術詞選跋?: “以樂府名 家者, 惟虞集?鳴鶴遺音?、張翥?蛻岩詞?最稱雅正?”28) 又據?元史?載, 張 翥隨仇遠遊學, 盡得音律之奧。近代常州詞派理論之集大成者陳廷焯自言素不喜元 詞, 然於張翥情有獨鐘, 稱其“規模南宋, 為一代正聲”, 其詞“樹骨甚高, 寓意亦遠。 元詞之不亡者, 賴有仲舉爾”, 並由衷感歎: “自仲舉後, 三百餘年, 渺無嗣響!”29)與 此同時, 張炎所謂的俗詞, 出現了一定程度的雅化。而南宗詞派也出現俗化。如謝 應芳詞作常常不避俚俗, 多引方言白話, 有意為戲謔調侃之語。馮子振?鸚鵡曲?

28) 陳廷焯, ?詞壇叢話?, 見?詞話叢編?, 北京: 中華書局, 1986年。 29) 參見陳廷焯, ?白雨齋詞話?, 見?詞話叢編?, 北京: 中華書局, 1986年, 第3727-3728頁。

118 ?中國語文?叢? 第64輯

四十二首, 其體更是似詞又類曲。 元代詞作現留存近四千首, 作家三百餘人, 但就詞風而言, 分為兩類: 一是宗 蘇、辛派。張炎將蘇軾與辛棄疾詞作為了反面教材, 認為其為不可歌的粗豪之詞。 二是宗、周姜一派。張炎將兩人視為雅詞典範。但是, 在元代後期, 兩種詞風相互 滲透的現象更趨明顯。張翥等人詞風雖以婉約蘊藉為主, 有一些詞卻有伉爽清疏之 氣。許有壬等人詞風以豪壯清放為主, 有一些作品卻也有清空婉約之風。鄧紹基曾 指出: “自從南宋姜夔仿效江西詩派論詩高談斧斤法度而倡始講習與傳授詞法後, 詞 壇本已存在的詞風‘正’‘變’之界限, 越發嚴格, 但從元代後期作家的創作實踐看, 傳詞 法如傳家法這種南宋後期詞派特有的現象卻逐漸消失了?”30)這無疑是元代雅俗詞 因碰撞而互滲的一個重要表現。而兩者互滲, 最終形成了亦雅亦俗的元代詞。

5. 結 語

張炎由宋入元, 其詞學思想與創作, 在當時影響頗大。目前, 張炎詞作及詞論 研究已較為深入, 但是由於把張炎規劃宋人, 使得在不同程度上, 忽略了張炎在元 代詞壇的重要地位與意義。經過對張炎與宋季至元詞壇關係的梳理, 張炎其人其詞 其論在元代詞史上的價值自然呈現。成于元代的?山中白雲詞?在題材內容方面 頗多開拓, 并形成了獨特的詞學風貌, 歷代廣受讚譽, 一直是詞學者的擬效楷則。 而?詞源?更被譽為中國第一部系統性的詞學專著, “騷雅”與“清空”等詞學理念得以 弘揚, 在維護詞之正體方面功不可沒。他又一生交游廣泛, 與諸多詞壇名家結社唱 和, 并評論臧否時人之詞作, 又提攜後學, 形成了頗具規模的南方風雅詞人圈。正 是張炎等人由宋入元, 推動了元代詞壇格局的調整。一是, 張炎卓著的詞學成就, 撥正了“元無詞”“詞衰于元”等悠謬之論。二是, 以張炎為中心的南方詞壇的形成, 打 破以元好問為首的北方詞壇一家獨尊的局面, 呈現南北分庭之態勢, 并最終推動南
30) 鄧紹基, ?元代文學史?, 北京: 人民文學出版社, 1991年, 第380頁。

張炎與宋元之際的詞壇格局 119

北實現合流。三是, 張炎力導雅詞理論, 反對鄙俗與不可歌之俗詞, 并大量創作“雅 正”之詞意以為典範。受其影響, 有元一代, 在以散曲為代表的俗文學的衝擊下, 雅 詞依然薪火相傳, 始終不絕如縷。后經明代詞學衰弊低谷後, 在清代引起更為廣泛 的迴響。今人劉永濟就曾總結道: “清空之論, 發自玉田, 至秀水竹詫氏病清初詞人 專奉?草堂?, 乃選?詞綜?, 以退?草堂?, 而崇姜、張, 以清空雅正為主, 風氣 為之一變, 是曰浙派?”(?詞論?總術?)

<參考文獻>
唐圭璋編, ?全金元詞?, 北京: 中華書局出版社, 1979。 張炎撰, 鄭益津、吳平山解箋, ?詞源解箋?, 杭州: 浙江古籍出版社, 1990。 楊 海, ?張炎詞研究?, 濟南: 齊魯書社, 1989。 黃兆漢, ?金元詞史?, 臺灣學生書局, 1992。 陶爾夫, ?姜張詞傳: 姜夔、張炎?, 長春: 吉林人民出版社, 1999。 趙維江, ?金元詞論稿?, 北京: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000。 丁 放, ?金元詞學研究?, 北京: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002。 劉 靜、劉 磊, ?金元詞研究史稿?, 濟南: 齊魯書社, 2006。 翦伯象, ?張炎詞學研究?, 長沙: 中南大學出版社, 2006。 鄧子勉, ?宋金元詞籍文獻研究?,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8。 陶 然, ?金元詞通論?,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0。 鄧承奇, ?.張炎<詞源>新論?, 齊魯學刊, 1989(3)。 房日晰, ?姜夔與張炎詞之比較?, 北京大學學報, 2008(3)。 郭 鋒, ?從張炎北遊論其遺民心態?, 南京師大學報, 2006(3)。 胡建次, ?清代詞學批評視野中的詞源論?, 華南農業大學學報, 2011(1)。 劉慶雲與謝國,. ?試論張炎<詞源>對後世詞論的影響?, 湘潭大學學報, 1990(3)。 羅仲鼎, ?張炎與浙西詞派?, 杭州師院學報, 1987(3)。 丘斯邁, ?試論張炎<詞源>對後世詞論的影響?, 華中師範大學學報, 2004(2)。 謝桃坊, ?張炎詞集辨證?, 文獻, 1988(3)。 楊佐義, ?張炎<詞源>論詞標準初探?, 東北師大學報, 1989(6)。

120 ?中國語文?叢? 第64輯

<????>
詞學? ??? 張炎? 南宋代? ????? 元代?? 40??? ????. ??? ? ??? ??? ???? ??? 宋代 詞人?? ????, ?? 元代詞? ???? ?? ?? ????? ?? ????. ????? “元代?? 詞? ??(元無詞)”?“詞? 元代? ????(詞衰於元)”?“元代?? 曲? ??? 詞? ???(曲盛而詞衰)”?? ??? ?? ???, ?? ??? ??? ?? ????? ? ? ??. 南宋 末?? 元代 初期? 詞壇 ? ??? ??? ?? ????? ?? 詞作 詞論? 詞派 ? ????? ?? ?? ?? ????, 元代詞? ???? ???? ????? ?? ???? ?? ?? ????? ??? ? ??? ???. ??? 南宋 ??? 元代? ??? 詞壇??? 南北詞壇? 分 合, 詞? 曲? ??, 雅詞? 俗詞? 風格 ? ???? ?? ??? ? ? ?? ???.

???: 張炎, 宋元之際, 元代詞壇, ?山中白雲詞?, ?詞源?

? ? ?: 2014. 06. 27 ? ? ?: 2014. 07. 10 - 07. 25 ?????: 2014. 08. 09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