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关汉卿及其《窦娥冤》杂剧的再评价


2∞1年lo月
Oet.200l

渝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JOURNAI.OF

第18卷第5期
N0.5

YU嬲0U

UNIVERSⅡ.Y(social scieno龉Edidon)V01.18

关汉卿及其《窦娥冤》杂剧的再评价+



林启柱
(渝州大学中文系.重庆400020)

[摘要]关汉卿是中国戏曲史上著名的现实主义作家,也是一位享有“元人第一”美誉的平民艺术家。其
代表作《窦娥冤》历来亦颇受推重。堪称元杂剧艺术的典范。

[关键词]关汉卿;窦娥冤;杂剧艺术
【中圈分类号]您0r7.37[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424x(2001)05—0080一04

而雕镂者深次骨貌。”(王骥德校注《西厢记?自序》)此语若

关汉卿是我国十三世纪伟大的戏曲家、元杂剧艺术的
奠基人之一,他在元代剧坛上的出现,标志着杂剧艺术已走 向艺术高峰。然而,他在中国戏曲史上的伟大地位并不是 从一开始就得到公认的。作为生活在社会下层的平民作 家,关汉卿“躬践排场,面敷粉墨”,“驱梨园领袖,总编修师 首,捻杂剧班头”(贾仲明《凌波仙》吊辞),在同时代的作家

用来概括二人剧作风格的区则较为确切,但王骥德本人在 艺术趣味方面重婉丽而轻险峻,这种评价实际反映出了王

骥德的基本态度,所以他说:“世称曲手,必日‘关、郑、自、 马’,顾不及王,要非定论。”对周德清倡“四大家”之说而把
王实甫排除在外颇为不满,他认为四人中只有关汉卿“稍杀 一等”,四大家应为“王、马、郑、白”,把关汉卿之名从四大家 中删除,显然他无视关汉卿在戏曲史上的建树和地位。但 明代诸人中也有给予公允评价者,如王世贞对关汉卿善于

们眼中,他也仅是一般的书会才人而已。直至元代戏曲史
家钟嗣成抱着对元杂剧艺术张本的态度,在编著《录鬼簿》 这部元杂剧史籍时,才将其列入“名公才人”。此后明人在 评论元代杂剧作家时,对关汉卿这位成就卓著的作家犹多

刻画人物的才能犹为关注,曾借韩文靖之语说:“恨无才如 司马子长、关汉卿者,以传其行。”(《曲藻》)这是将关汉卿与
汉代司马迁的语言艺术相提并论。传奇作家孟称舜也曾高 度评价关汉卿剧作艺术,云其“曲如繁弦促调,风雨骤集,读 之觉音韵泠泠,不离耳上”,并称之为“大家”(《古今名剧合

贬语。如明初宁献王朱权虽然说关汉卿的剧作特色如“琼 筵醉客”,似乎有见于关剧嬉笑怒骂、豪辣恣肆的一面,但贬
关汉卿为“可上可下之才”(《太和正音谱》)。流露出封建士 大夫对关汉卿这位现实主义剧作家创作成就的漠视。而后 何良俊、徐复祚、沈德符、卓人月、王骥德等人在对元曲四大 家进行排序时,把本应列于四大家之首的关汉卿不是排除

选》十一集)。而真正全面肯定关汉卿戏剧艺术、把关汉卿
列为伟大作家的当是王国维,他把关汉卿列为“元人第一”, 云其“一空倚傍。自铸伟词,而其言曲尽人情,字字本色”,在

在外,就是将其名次推后,分别把马致远、郑光祖、王实甫等
人之名冠于关汉卿之前。明人喜欢通过排序来表明对元剧

创造性与反映现实及语言艺术方面予以高度评价,并说关
汉卿的代表作《窦娥冤》“即列之于世界大悲剧中,亦无愧色 也”(《宋元戏曲史》)。“自铸伟词”一语本为刘勰在《文心雕 龙?辨骚》一文中用以评价屈原诗歌的,刘氏称屈原诗歌“气

家艺术水平高下的评定,何良俊认为“关(汉卿)之词激厉而 少蕴藉”(《曲论》),对关汉卿豪宕犀利的语言艺术殊为不 满,因而推郑光祖为四大家之首。把居于四家之末的马致远 提到第二,关汉卿名列第三;王骥德曾比较王实甫、关汉卿 优劣,说:。实甫以描写,而汉卿以雕镂。描写者远摄风神,

往轹古,辞来切今,惊采绝艳,难与并能矣”,可见王国维把
关汉卿与屈原并举,将关汉卿看作戏曲史上伟大的奠基人。 至此,关汉卿作为伟大戏剧家及元杂剧开创者的地位才得

?[收稿耳期]200l—04—24 [作者简介]林启柱(1966一),男,重庆市人,渝州大学中文系,讲师。
80

万   方数据

渝州大学学报(社科版)
以确立下来,并得到世人的公认。

林启柱:关汉卿及其《窦娥晃>杂剧的再评价2001年第5期

关汉卿戏剧是“元代社会的一面镜子”(田汉语),在思 想内容方面具有深刻的现实性和鲜明的战斗性、民主性,它 “的确突破了古典文艺的规范,用当时人民群众的口头语 言,反映了当时人民群众的斗争生活,提出当时人民群众普 遍关心的社会问题”(张庚、郭汉城主编的《中国戏曲通

<窭娥冤>在戏曲史上的出现。奠定了关汉卿伟大作家 的地位,对这部被王国维认为“最有悲剧之性质”的戏剧我 们今天大概会以公案剧来看待。但也应该看到,<窦娥冤>
又不同于那些鞭笞贪官、颂扬清官的公案剧。它把主人公冤 狱的昭雪,并不一味地寄希望于清官身上。窦天章在剧中

史>)。作家永远站在被压迫者的一方,歌颂他们的反抗斗
争,猛烈地抨击黑暗的封建势力。如作品中的妇女形象,表

虽以两淮提刑肃政廉访使的身份出现,并且构成了窦娥冤 狱得以昭雪的一个奥机。但他在剧中的任务更多的是充当
一个线索人物,而真正推动情节发展的还是女主人公窦娥,

现出关汉卿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和思考,集中体现了作家的
民主性思想。“关汉卿擅长写妇女戏,在他存在的十八个杂

剧中,以妇女为主人公的戏占了十三个”(昊国钦《中国戏曲 史话》)。妇女题材的戏剧在其创作中占了较大的比重,这构
成了关汉卿戏剧的一大特色。为什么作家擅长写“旦本”

这或许是作家在第四折中未安排窦天章主唱的一个原因。 全剧仅有第一折翦的楔子是由赛天章主唱,而后第一折至 第四折均由妻娥一人主唱。在第四折中,窦娥的戏份超过
了窦天章,赛天章在寞娥面前,没有表现出清官应有的明智

戏?有的研究者在探讨这个问题时,把原因归结为关汉卿
本人生平与女演员接触较多,是“妓院中的老门槛”。这个

清醒,倒还显得有些昏庸迂腐,面对窦娥的鬼魂,俨然一副
封建家长和朝廷大员的面孔。他在灯下审查案卷,当第一

答案似是而非。无可否认,关汉卿本人作为书会才人,长期
活动于勾栏瓦肆中,且常常“躬践排场,面敷粉墨”,和杂剧 作家杨显之、费君祥、梁进之和青楼女艺人珠帘秀等有过交

次拿起窦娥的文卷时,就深为同姓之人不畏法度而悲哀,武 断地定下“十恶不敖。断语,并不顾提刑肃政廉访使“随处审 囚刷卷,体察滥官污吏”的职责,一连三次将窦娥的案卷压
在下面。当他得知这药死公公的人犯是自己亲生女儿时, 便不问青红皂白,勃然大怒,拿家法和刑法来训斥窦娥:“我

往,但仅凭这一点。恐怕还不足以构成“老门槛”的依据。而
作家本人尝写过一首自传性的[南吕?一枝花]《不伏老>套

曲,曲中明白无误地称。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挝不扁、炒
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公然以老狎客自居。此语一出, 便成为后人讥之为“老门槛”的口。这实际上涉及到如何看

窦家三辈无犯法之男。五世无再婚之女;到今日被你辱没祖
宗世德,又连累我的清名。你快与我细吐真情,不要虚言支

对;若说的有半厘差错,牒发你城隍祠内,着你永世不得人
身,罚在阴山,永为饿鬼!”面对父亲的训斥,窦娥据理力争。

待[南吕?一枝花]<不伏老>所反映的内容的问题。虽然曲
中作家自比“铜豌豆”,更多的是反映了作家的生活境遇、社

经过窦娥的申述,窦天章虽答应“到来朝我与你做主”,但一
遇张驴儿在公堂上耍赖:“若是小人合的毒药,不药别人,倒 药死自家老子?”便令这位。廉能清正”的提刑肃政廉访使一 下噎住了,只得向窦娥的鬼魂求助:“我那屈死的儿喋。这一

会地位和思想。关汉卿跻身才人之列,长期混迹于勾栏瓦 肆之中,日与倡优为伍,。偶侣优而不辞”(《元曲选序》),这 是关汉卿的编剧和演剧生活,也是一代知识分子的无奈。 。中州人每每沉抑下僚,志不获展,……于是以其有用之才, 而一寓之乎声歌之末。以舒其怫郁感慨之怀。”(胡侍《珍珠
船》)这段话道出了元代知识分子普遍存在的悲剧。元人熊 自得<析津志?名宦传》言“是时文翰晦盲,不能独振,淹于辞 章者,久矣”,显然是从时代环境的角度来解释关汉卿本人 的人生境遇。当时,有过如此遭遇的还不只是关汉卿一人,

节是紧要公案,你不自来折辩,怎得一个明白?”此时窦娥的
鬼魂只好现身于公堂上与张驴儿对质,让张驴儿抵赖不过, 终于招认了毒死自家父亲的罪刑,窦娥的鬼魂终于靠自己

澄清了冤案。这个胜利,与其说是由于窦天章“秉鉴持衡”,
勿宁说是窦娥用至死不屈的斗争换来的。

众所周知,窦娥的原型是刘向《说苑?贵德》、《汉书?于 定国传>和<搜神记>中所提到的东海孝妇周青,安娥临刑前
发下的三桩誓愿。即受到东海孝妇故事的启示。第三折中 窦娥唱词和第四折窦天章宾中即提到此故事,看来作家本

像<西厢记》作者王家甫也曾有这种经历,贾仲名吊王实甫 的[凌波仙】云:“风月营密迎列旌旗,莺花寨明飚叱排剑戟,
翠红乡雄赳赳施智谋”。其中也是把艺人官妓聚居演艺之 所称作“风月营”、“莺花寨”、“翠红乡”等,以此来形容王实 甫的梨园生活。而关汉卿生性“滑稽多智”,《不伏老》散曲 行文诙谐佻达,反映了作家狂傲、不拘礼法的个性,其内容 我们自然不能简单地视为风流放荡。而且,作家对剧中女 性形象没有歧视和贬损,有的仅是同性、理解、尊重表现她 们的善良和机智,大力讴歌她们为改变自身奴隶命运而进 行的反抗斗争,从中也寄托了作家作为沦落社会下层的文 人对自身命运的认知和同情。无疑,这是“老门槛”无论如 何也达不到的高度。

人深悉孝妇周青的传说,东海孝妇感天动地的传说极大地
激发了关汉卿的创作灵感。按故事的本事来源,作家很容

易把作品写成一个颂扬清官折狱的公案剧,因为传说本来 就是颂扬清官于公(于定国之父)折狱公平、深孚众望。而
且据<录鬼簿>所载,像同时代的作家王实甫、粱进之都有根 据于公故事而改编的杂剧《于公高门>,用以颂扬为东海孝

妇平反冤狱的于公。关汉卿则不同,其戏剧创作体现了极 大的创造性,把颂扬清官的传说一改而为窦娥感天动地的 悲剧。在剧中.断案者由主角退居其次,负屈含冤者成了主
81

万   方数据

渝州大学学报(社科版)

林启柱:关汉卿及其《宴娥冤》杂剧的再评价2001年第5期

角,于公变成了窦天章,孝妇周青变成了窦娥,通过一系列 的戏剧化处理,主题得以深化。 《蜜娥冤》通过讲述一个柔弱善良的年青寡妇窦娥被黑 暗势力所吞噬的悲剧故事来揭露批判元代社会现实。这种 批判和揭露,作者是否把它放在反封建的层面上来进行? 这是一个值得进一步探讨的问题。有评论称它“有力地抨 击了封建社会的黑暗、腐败的政治,异常强烈地表现了长期 遭受压迫的人民群众的反抗情绪”u o,这也许就代表了在这 个问题上的传统观点。但笔者认为,虽然该剧客观上展现 了封建社会滥官污吏贪赃枉法、流氓恶霸的横行不法以及 高利贷盘剥的现实,但在作家的创作动机中,他并没有把这 些提高到封建社会的层面来加以反映。在第三折的[一煞】 窦娥唱道:“你道是天公不可期,人心不可怜。不知皇天也肯 从人愿。做甚么三年不见甘霖降,也只为东海曾经孝妇冤; 如今轮到你山阳县。这都是官吏每无心正法,使百姓有口 难言。”作家相信天公可期,人心可怜,这或许是作家让窦天

为童养媳,按理她似乎应该对债主和剥削者愤恨才是。但 窦娥在蔡家潜心守孝和侍养婆婆,在公堂上出于对婆婆的 保护而屈招了毒死张驴儿父亲的罪名,身赴刑场时又央求 剑子手绕道后街以免惊吓婆婆,在第四折中其魂旦还特地 央求窦天章:“俺婆婆年纪高大,无人侍养,你可收恤家中, 替你孩儿尽养生送死之礼,我便九泉之下,可也暝目。”一切 皆出于窦娥的自愿,童养媳和债主之间丝毫没有龃龋和愤 恨。这不能说明窦娥的愚昧和麻木,按作家的本意,也并非 要表现这一点。看来作家未将童养媳婚制和羊羔儿息与悲 剧的起因联系起来。在作家的创作动机里,作家无意于揭 露或批判它的罪恶,这是为什么?答案有二,一是作家不认 为它们是悲剧根源,二是作家根本没有意识到它们的罪恶, 不构成悲剧的起因。我们不能就此认为这是作品的一个缺 陷而贬低作品的意义,当然也不能以为作品客观上反映了 高利贷和童养媳制的罪恶就抬高作品的价值,因为作家重 在反映现实生活本质而非如实地记录生活及历史。

章在第四折中出场为窦娥昭雪冤屈的原因。而且作家在解
释社会罪恶的根源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封建社会的制度 使然,而是由于“官吏每无心正法”。因此在第四折窦娥鬼 关于窦娥的人生悲剧,作家没有把它简单化而当成一 般的个人悲剧,而通过强烈的戏剧冲突来揭示出窦娥悲剧 的社会性,由此揭示出元代社会现实的本质。随着戏剧冲 突的展开,窦娥已经由先前那位自怨自艾、性格单纯、对官 府抱有幻想的柔弱女子,变成了一位敢于指天骂地、敢于对

魂向窦天章诉冤时称父亲“现掌着刑名事,亲蒙圣主差”,
“从今后把金牌势剑从头摆。将滥官污吏都杀坏,与天子分

忧,万民除害。”可见作家的社会理想是惩除社会黑暗,清明
政治,显然它没有超出封建主义的范围。因为关汉卿受历 史的局限,不可能把窦娥的悲剧上升为制度问题。严格说 来,这不是作家的局限,而是时代局限。又有论者认为:“关 汉卿在《窦娥冤》中明显地暴露出了他作为一个封建知识分 子的严重局限性。作者不仅没有从根本上否定封建制度和 天地鬼神,而且还大力宣扬了天神感应的神道主义迷信思 想。”[21这显然苛求作家了。况且,窦娥的悲剧表明作家已 经意识到了社会现实与被压迫者之间的冲突及由此给被压 迫者带来的不幸,因而他把窦娥的悲剧当作一个社会悲剧 而非单纯的个人悲剧来看待。就此对作家而言已属难能可 贵,我们没有必要脱离作品实际来拔高其思想意义,或是强 求作家超前于时代,要戏曲的主题意义游离于具体的时代 背景。这种评价,丝毫不影响该剧作思想的高度以及作家 在戏曲史上的伟大地位,相反地更有助于我们对作家创作 艺术形成一个明确的认识。 按以往的评论,剧中所反映的元代社会通行的童养媳 婚制和所谓的羊羔儿息即年利等于本金的高利贷制,往往 被看成悲剧的一个起因。但我们认真地考查剧情,不难发 现这种残酷的高利贷盘剥,在剧中只是被当作元代社会的 一种客观存在而加以反映。如剧中写窦天章将女儿带到蔡

封建社会世俗观念中最公正无私的事物——天、地、日、月
加以质问和彻底否定的叛逆者。她通过自己一生的悲剧遭 际明白了命运非上天安排,而是由黑暗社会及天地日月所 象征的统治者所主宰。这是她经历一次又一次人生打击、 幻想一个又一个破灭之后其思想意识的觉醒,虽然她未彻 底摆脱封建思想,但与第一、二折里她所表现的宿命思想相 比。无疑是一种觉悟。有评论者认为“她自始至终并未达到 自觉地为了正义事业而斗争的高度”b1,这显然太苛求作家 与窦娥了。窦娥虽然最终没有成为一位拯救受压迫者的英 勇斗士,却是一个不甘自身命运受人摆布、要求人最基本的 生存权利的反抗者。这就是她的觉悟。 无可否认,窦娥的头脑中有着比较浓厚的封建思想,在 剧中它体现在贞节观上。在与张驴儿父子的斗争中,贞节 观成了抗暴的思想武器。窦娥始终抱定“好马不鞴双鞍,烈

女不更二夫”(第四折)的贞节信念,面对张驴儿的威逼利诱
始终不为所动,并且还义正辞严地奉劝婆婆要“贞心儿自 守,”保住晚节。我们通过剧本,不难发现窦娥与张驴儿之 间实际上是美与丑、善与恶的斗争,因此窦娥的形象已经完 全超出了贞节的范畴,更多地体现出了她刚毅而坚贞不屈 的品性,从而闪耀着中国妇女“威武不能屈”的传统美德的 光彩。当张驴儿以“官休”和“私休”来威逼利诱时,窦娥正 气凛然地说:“我又不曾药死你老子,情愿和你见官去来。”

家抵押给蔡婆,额外又得到蔡婆送的十两银子作盘缠,窦天 章随即感恩戴德,说“此恩异日必当重报”,后来果然践履诺
言收养蔡婆。如果说感恩之言是出于无奈的话。那么收养 债主则纯属自愿。并且。窦娥本来是羊羔儿息的牺牲品,作
82

在她看来,“人心不可欺,冤枉事天地知”,王法定然会“明如

万   方数据

渝州大学学报(社科版)

林启柱:关汉卿及其《窦娥冤》杂剧的再评价

2001年第5期

镜,清似水,照妾身肝胆虚实”。但在现实面前,窦娥的希望
化为泡影。然而对现实的绝望并没有让她意志消沉下去,而 是在心头化作了~股强烈的复仇火焰她的形象难道是用 “封建”二字可以概括得了的?可见,其封建名节观,丝毫并 没有削弱她的反抗性格,相反地,她显得更加真实,使读者 和观众更能够清楚地认识到生活在十三世纪社会底层的、 有血有肉的不能自主命运的妇女形象。 赛娥临刑前所发的“三愿”,并不像有些评论者所认为 的是剧本的一个缺陷和败笔,认为“这种带有浪漫色彩的手 法,乍看去颇快人意,动人心,细加寻味,便感到其中含有将 斗争托于神祗的消极因素”【4]。按其理解,这是~种消极的 描写,冲淡了整个作品积极的思想意义,削弱了窦娥的反抗 性。但也应当看到,“三愿”虽依托神祗而发,要“湛湛青天” 来昭示窦娥的冤屈,它一方面充分表现了窦娥的反抗性格 及其无辜遇害的满腔怨愤,展现了作者对现实的批判精神, 因丽它是积极的、有价值的。另一方面,这也是一种戏剧手 法,为表现主题而设,强化悲剧气氛,用以反映窦娥冤屈的 奇大,把戏剧冲突推向高潮,其艺术效果之强烈是不容忽视 的,因而这种情节安排是必要的。

娥冤》改编的传奇《金锁记》在这方面就逊色得多。《金锁 记>写到了许多离奇的情节,严重的脱离现实。剧中写到窦 娥的丈夫蔡昌宗在入京途中坠河而被龙王招为驸马,后入 京应试而高中状元。窦娥也因行刑时天降大雪,使得行刑 官惊恐之下未敢行刑而得以不死,赖窦天章平反冤狱,最终 父女夫妻团圆欢庆。经过改编,原作的现实批判精神已丧 失殆尽,完全变成了一部片面迎合小市民审美趣味、充满自 日梦般幻想的庸俗喜剧。相形之下,《窦娥冤》无情地暴露 和批判了现实的残酷与罪恶,难道能说是“主观臆造粉饰现 实”吗? 如果我们联系元杂剧创作的具体情况,不难发现第四

折所写的“鬼戏”实际上与元杂剧创作的体式有一定关联。 像元杂剧作品中另有《西蜀梦》、《盆儿鬼》亦属“鬼戏”一路,
明初朱权在《太和正音谱》中依据题材范围的标准将杂剧分 为十二类,其中就有“神头鬼面”一类。这种“鬼戏”与明清 戏曲中写幽冥题材的作品一脉相承,如《牡丹亭》描写杜丽 娘那超越三界、“生可以死,死可以生”的“至情”,亦采用了

大量篇幅来写杜丽娘的“鬼戏”,这无疑为一成功的范例。
将《窦娥冤》放到中国戏曲发展中去考察,不难发现,关汉卿 是最早将浪漫主义手法成功地引入戏曲创作的作家。 总之,以上所论及的方面历来争论和分歧较集中,尽管 如此,这些争论和分歧大都是围绕关汉卿这位伟大作家和 《窦娥冤》这部伟大作品而展开的,因此随着讨论的深入,必

无独有偶,第四折中所涉及窦娥的鬼魂出场伸冤的情
节也曾招致不少的争议。一些评论者认为它写到了鬼魂,渲 染像“鬼吹灯”、“鬼翻卷”等恐怖离奇的气氛,是严重的缺 陷,是封建糟粕,既宣扬了封建迷信思想,而且“舞台上矛盾 的解决并不是合乎生活逻辑的事实上的解决,只是一种幻 想的感情上的安慰,在艺术手法上也陷入了主观臆造粉饰 现实的泥坑"【“。这种评价,或许没有结合剧中具体的情

将深化人们对作家伟大地位及其剧作艺术的认识。
[参考文献] [1]中国文学史(第3册)[M].科学院文研所,725. [2][5]中国戏曲史发展讲话?五[J].甘肃师大学报,1980, (2). [3]关于(窦娥冤>的评价问题[J].文学评论,1965,(5). [4]怎样看待(窦娥冤)及其改编本[J].文学评论,1965, (4). (责任编辑:朱德东)

节。我们应看到。这个情节没有脱离人物性格而片面追求
大团圆收场的戏曲程式。它体现了人民的美好愿望和理 想,把现实中不能实现的理想愿望通过艺术的想像在戏曲 舞台上表现出来,由此也曲折反映了元代社会的现实,因而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它符合现实生活的逻辑。更重要的 是,它是戏剧情节的进一步发展,在情节发展中完成了对窦 娥反抗性格的塑造,使得窦娥的性格得到了进~步的丰富 和完善。《窦娥冤》同样是演窦娥的戏曲,明代叶宪祖据《窦

Re订ew of

G啪H锄q啦锄d麟“The圳ustice D佃e t0
【aI机Ⅲn恻..№踟㈣.c^∞鲥愕,4蝴)
UN Qi—zhu

T帆E"

Abstract:G咖H粕qiIlg is
h鹪been



well—known

Iealis血wIiter

in me history of出e Chinese

d砌瑚.He
hjustice

is

also啦e铀t

c咖咖n枷st to enjoy出e甜e

a8‘‘No.One


0f龇YuaIl people”.HisⅡ琊terpiece‘‘凼e
Dyllas哆.

Done to 7rou E”

h训y

prai8ed and is

model

iIl‰椭0f龇YuaIl

Key words:Gu锄}IaI坪ng;Injus血e

Done to Tou E;aIt of山e

dram
83

万   方数据

关汉卿及其《窦娥冤》杂剧的再评价
作者: 作者单位: 刊名: 英文刊名: 年,卷(期): 引用次数: 林启柱 渝州大学,中文系,重庆,400020 渝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YUZHOU UNIVERSITY(SOCIAL SCIENCES EDITION) 2001,18(5) 0次

参考文献(4条) 1.中国文学史 2.中国戏曲史发展讲话·五 1980(2) 3.关于〈窦娥冤〉的评价问题 1965(5) 4.怎样看待〈窦娥冤〉及其改编本 1965(4)

相似文献(10条) 1.期刊论文 高进旗.GAO Jin-qi 对传统伦理和全贞全孝的推崇与彰显——对关汉卿《窦娥冤》窦娥形象的重新认 识 -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07,28(7)
《窦娥冤》的戏剧冲突,反映了正统的儒家思想与道德沦丧的社会现实的矛盾,窦娥不是反封建的斗士,而是伦理制度下贞孝的典型,关汉卿通过窦娥 形象塑造,借助弱女子的人生悲剧,谴责现实,推崇和彰显全贞全孝,以期唤回传统道德,恢复伦理,换回社会危机.

2.期刊论文 侯会.Hou Hui 试论关汉卿的"色目情结" --关剧《窦娥冤》别解 -民族文学研究2006(2)
关汉卿名剧<窦娥冤>中的蔡婆婆以放"回回债"为生,窦娥之父窦天章官居"肃政提刑廉访使",那是个只有蒙古人和色目人才能担任的官职.而窦娥坚贞 刚烈的性格中,也蕴含着某种非儒家文化因素.据此推测,<窦>剧的创作背景中很可能有色目人的素材原型.而从关汉卿的经历及其剧作中透露出的某些信 息来看,关氏本人对色目人并不反感.人们对<窦>剧的解读,也应跳出"民族斗争"的思维定势,将同情扩大到各民族受压迫民众身上.

3.期刊论文 李艳.LI Yan 狂狷与"知重"——由《救风尘》、《望江亭》、《窦娥冤》看关汉卿的人生价值取向 济宁学院学报2009,30(1)
<救风尘>、<望江亭>、<窦娥冤>三部作品描述了下层社会女性命运的抗争经历.对此三部作品进行比较分析,认为关汉卿借助不同女性抗争史,从不同 角度寄托了自我的人生价值取向,表明以"狂狷者"姿态处世的作者曾对其自我人生定位进行了深深思索.三部作品既是关汉卿对下层女性命运的关注,更是 对以自身为代表的下层文人人生价值取向的探讨,反映了在元代的特定历史社会环境下,下层文人内心对上层制度向往而实际对伦理纲常漠视的矛盾.

4.期刊论文 陈元芳 从朗加纳斯的《论崇高》看关汉卿的《窦娥冤》 -安徽文学(下半月)2009(3)
古希腊文艺理论家朗加纳斯在其名著<论崇高>中,勾勒出崇高不同于优美的基本特征,并给出了崇高作品的充分条件,本文从朗加纳斯关于崇高的论述 出发,对关汉卿的<窦娥冤>进行分析,从而说明谊文学作品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美,它所体现的是一种崇高之美.

5.期刊论文 孙春艳.SUN Chun-yan 《窦娥冤》悲剧价值新探 -廊坊师范学院学报2007,23(4)
关汉卿的代表作《窦娥冤》,是一部揭露社会现实、感天动地、具有伦理道德观念的悲剧杰作.其悲剧的形成具有多方面的因素,这些因素进而也决定 了作品的价值,反映了我国古代悲剧作品的较高成就.

6.期刊论文 姚大怀 谈谈《窦娥冤》的诗歌品格 -现代语文(文学研究)2007(5)
《窦娥冤》既是一部伟大的戏剧,也是一篇伟大的诗歌,诗的主题、诗的性格、诗一般的创作手法以及诗的哲学阐释代表了关汉卿戏剧独特的艺术美.

7.期刊论文 王会敏.Wang Huimin 经典的消解——论京剧《六月雪》对关汉卿杂剧《窦娥冤》的改编 -兰州教育学 院学报2007(2)
元杂剧<窦娥冤>被誉为"元曲悲剧的第一杰作",对后世的戏曲艺术影响很大,被改编为各种地方戏曲上演,京剧<六月雪>便是其中之一.<六月雪>对<窦 娥冤>从情节到人物等方面都作了大幅度的改编,然而改编后的作品将原剧情节的传奇性、浓厚的悲剧意蕴、窦娥这个感人的艺术形象、对社会的批判力 度等这些使<窦娥冤>之所以成为剧坛经典的因素消解殆尽,从而把一部剧坛经典消解为一个平淡无奇的庸俗的大团圆故事.

8.期刊论文 刘涛 经久不衰魅力非凡——论关汉卿杂剧的独特性 -陕西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8,10(2)
关汉卿是我国元代杰出的戏剧大师.作为元杂剧的领军人物,他的作品之所以能够流芳百世,就在于其剧作所呈现出来的独特艺术魅力,无论是从剧作 的文学性还是舞台性来讲都堪称佳作,其间所表现出的强烈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色彩,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本色的语言等为后世戏剧创作树立了典范.

9.期刊论文 陈国华 关汉卿《窦娥冤》的价值取向探究 -四川戏剧2007(3)
在元代,向往儒家理想人生的戏曲作家多陷在无穷的苦闷和困惑之中,他们在实现理想的路上不得不忍受现实人生的冲击.由于中国的大部分戏曲作家 都是从小深受儒学思想教育的文人,儒家思想在其心灵上打下深深的烙印,关汉卿也不例外.<窦娥冤>主要的思想仍是儒家思想,也受到道家和佛教文化的 影响.我们从关汉卿的<窦娥冤>中可以看到其价值取向.

10.期刊论文 窦春蕾.DOU Chun-lei 从关汉卿的文化思想看《窦娥冤》的价值取向 -陕西教育学院学报2006,22(3)
作为中国戏曲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家,关汉卿的杂剧创作历来受到广泛关注. 不同时代受不同价值观影响,对关汉卿杂剧尤其是其悲剧代表作<窦 娥冤>的文化思想意义作出了不同评判.我们认为<窦娥冤>的价值取向立足于儒家文化的伦理精神和道德使命感,立足于忧患意识和社会责任感,立足于进 取精神和民本意识.

本文链接:http://d.g.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cqgsdxxb-shkx200105022.aspx 下载时间:2010年5月24日


相关文章:
关汉卿的杂剧《窦娥冤》
暂无评价|0人阅读|0次下载|举报文档 关汉卿的杂剧《窦娥冤》_财务管理_经管营销...《窦娥冤》大部分篇幅都在极力铺写窦娥的善良无辜、 含冤而死, 写人性美的...
试析关汉卿杂剧《窦娥冤》中的窦娥形象
暂无评价|0人阅读|0次下载|举报文档 试析关汉卿杂剧《窦娥冤》窦娥形象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1、试析关汉卿杂剧《窦娥冤》窦娥形象。 窦娥是关汉卿剧...
浅析关汉卿杂剧中窦娥的形象
暂无评价|0人阅读|0次下载|举报文档 浅析关汉卿杂剧中窦娥的形象_文学研究_人文...窦娥的善良性格在《窦 娥冤》中得到了较为完整的体现。如剧中张驴儿下毒,误...
《窦娥冤》关汉卿 精品教案
暂无评价|0人阅读|0次下载|举报文档《窦娥冤》关汉卿 精品教案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窦娥冤 教学目标: 1.了解元杂剧的有关常识。2.理清《窦娥冤》的情节结...
关汉卿杂剧
暂无评价|0人阅读|0次下载|举报文档关汉卿杂剧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关汉卿...而在悲剧《窦娥冤》中,对于窦 娥许下的三桩誓愿在其死后一一应验窦娥化成...
《窦娥冤》分析
《窦娥 冤》的故事渊源于《列女传》中的《东海孝妇》 。但关汉卿并没有局限在...关汉卿一生创作了 60 多个杂剧,从民间传说、历史资料和元代现实生 活里汲取了...
第13课 《窦娥冤》
暂无用户评价 我要评价 贡献者等级:初试锋芒 二级 格式:doc 关键词:暂无...今天我们一起来学习关汉卿的《窦娥冤》 ,了解元杂剧的艺术特色。 二、文学常识:...
《窦娥冤》学案答案
《窦娥冤》学案答案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齐河...历来评论家都以“本色”二字概括关汉卿戏曲语言...结构上,一本杂剧通常由 四折组成。一折相当于...
《窦娥冤》赏析
暂无评价|0人阅读|0次下载|举报文档 《窦娥冤》赏析...这一类作品中,又以关汉卿《窦娥冤》最为突出典型,...其深刻沉痛之处,使《窦娥冤》 杂剧中标然秀出...
更多相关标签:
杂剧之父关汉卿 | 关汉卿杂剧 | 关汉卿杂剧的艺术成就 | 关汉卿杂剧的主要题材 | 关汉卿与元杂剧 | 元杂剧之父关汉卿 | 关汉卿杂剧题材的分类 | 关汉卿以杂剧成就最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