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课程 >>

班会课件之行为教育系列:远离赌球,纯净身心


远离赌球,纯净身心

桂山中学 丘警通

中学生赌球现象

外围赌球集团悄然向东莞中学校园蔓延。
? 06年世界杯后,外围赌球集团开始在东莞中学生 中寻找代理人,构筑严密的赌球网络。本学年, 节奏更快、更适应中学生生生活的NBA投注又以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横扫东莞众多中学 校园,如虎门中学、常平中学、东华高级中学、 光明中学、群群英学校、万江二中、东莞经济贸 易学校…… ? 涉及学校中有大量的历史悠久的名校。更让 家长们担心的是,外围赌球集团滋养的高利贷、 收账打手们等黑恶势力开始始介入这场不对等的 博弈。学生没钱赌球时,高利贷放款诱惑;学生 输得精光时,收账打手围堵恐吓。有人上网惊呼, 如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学生还能学习么?!

“要么还钱,要么打死你”
? 逃跑还是自首?整整一个下午,小峰 都在考虑这个同样的问题。 ? 这是3月4日的虎门中学高二某班。寂 静的课堂里,小峰趴在课桌上胡乱书写着 一些不规则的字符,直到下课铃声响起, 他才像噩梦惊醒般跳起,狂奔至家门口, 摊开手,无奈地说:“妈妈,给我三千 块”。

? 小峰不是什么罪犯,他是虎门中学的一名普通高 中学生。他关于逃跑还是自首的考虑,源于上个 星期在学校赌球欠下的3000多元赌债。前晚,同 为学生的庄家已经给了他最后通牒,“要么还钱, 要么打死你”。小峰想过逃跑,想过离校出走, 但没能鼓足勇气。 ? 当日,母亲出面帮小峰解决了赌债风波。小 峰痛定思痛,在东莞阳光网发帖袒露心迹。他说, 从上个学期开始,我几乎每天都只记得NBA赛程, 每天都只记得投注、看盘。脑子里根本装不下别 的,只知道赌球。那样会让我很兴奋,让我每天 都过得很充实。

? 在东莞,像小峰这样涉嫌参与赌球的中学 生还很多。三月来,本报记者连续奔走于 东莞数十所中学校园,仅记者证实有学生 参与赌球的校园就包括:虎门中学、常平 中学、东华高级中学、光明中学、群英学 校、万江二中、东莞实验中学、东莞经济 贸易学校……这其中,东华高级中学、光 明中学、虎门中学、常平中学均为当地名 校。

? 被教育界和社会各界称为“东莞五大校” 之一的东莞某重点高中一名副校长更是表 示:“全市各学校都会存在这种现象,而 且都与社会上一些组织有密切关系,区别 就在于有的学生有所谓的庄家,有的学生 却没有;有的学校比较普遍,有的学校则 是个别学生;有的学校抓得紧,有的学校 放任发展或置之不理”。

多所学校发现学生赌球
? 小峰所在虎门中学是由著名爱国人士蒋光鼐先生于1946年 倡办的一所名校,历史悠久,学风纯正,但也不可避免地 受到这股赌球风气的牵连。小峰高一所在班级52人,男生 几乎都玩过,高二所在班级50人,大约有15人玩。该校负 责宣传的老师也表示,仅上个学期,校方就因学生赌球处 分了26个学生,其中2名学生涉嫌坐庄被勒令退学。 ? 虎门中学校方发现赌球源于一个学生的意外失踪。小 峰说,在2007年,曾经有多名高二的学生因为赌得太大, 欠下比较巨额的赌资,其中有个学生潜逃一个星期后,家 长找到学校寻子并了解情况,虎门中学这才知道有学生在 校园开赌。记者联系这名一度潜逃的学生但未果。据其同 学介绍,潜逃前,他欠下外围赌球集团共计一万余元。

? 同样的问题还出现在常平中学、万江二中等校。 据常平中学负责人介绍,学校于去年发现有部分 学生参与社会盛行的赌球,但无法掌握他们参与 赌球的证据,也就无法处理,直到春节期间,两 名学生伙同社会青年到学生家中索要赌债,学校 才找到证据果断处分了这两名学生。万江二中罗 校长亦称,于去年发现部分学生参与赌球,差不 多一个班有五六个人,学校老师当场查出他们交 易赌资、催债短信之类的证据。

? 南城区一所中学的德育主任同样坦言:去 年开始就发现有部分学生存在异常,一方 面每天携带手机上学,一方面又经常聚在 一起谈论NBA,间中还会说一些“我赢 了”、“该我赢”、“亏了”之类的话, 也有一些学生主动举报的确有学生参与校 外赌球,但不管是班主任还是德育处,都 无法抓到现行,所以学校一直保持观察态 势,时刻留意学生中的一举一动,一旦掌 握有力的证据,就根据有关管理办法进行 处理。

?

东莞实验中学一名老师也注意到这个现 象。他说,平时和兄弟学校的班主任、科 任老师在工作交流之余,也会经常谈起学 生群体中的这一特殊现象,也深感问题的 严重性,但实在无能为力。玉兰中学一名 主任亦表示,近年来学生群体关注包括 NBA在内的各种篮球赛事,火热得已经超 出了正常人的认识水平,“很多学生逢人 必谈篮球,谈球必谈得分,关注篮球成了 不少学生的第一任务”。

高利贷和收数打手上阵
? 三月来,本报记者连续奔走于东莞数十所中学 校园,仅记者证实有学生参与赌球的校园就包括: 虎门中学、常平中学、东华中学、光明中学、群 英学校、万江二中、东莞实验中学、东莞经济贸 易学校…… ? 采访中,记者设法找到一位早期的学生庄家。 该庄家称,这股赌球风气大概盛行于2006年世界 杯以后。他说,此前的学生通常玩六合彩,当时 玩的学生不多,因为普通的学生一般不会对六合 彩。世界杯在东莞掀起了一股赌球热,之后就有 一些“比较有头脑”的外围赌球集团意识到学生 群体喜好球类运动,于是在学校里物色中间人, 开始设置赌博平台。“中学生最喜欢的又了解的 运动不就NBA嘛”。

? 目前在东莞理工学院读大一的小许就是爱好NBA 的成员之一。他较早前在东莞中学就读,是姚明 效力的火箭队的球迷。他说,当初纯粹就是为了 支持姚明,觉得随便掏个五十一百的也无所谓, 到后来就无法控制了,最多的时候输了六七千元。 “再赌就不知道拿什么来输了,所以才停下来”。 虎门中学毕业的阿雄同样如此。他是湖人队的忠 实球迷,为了支持球队的初衷,他先后输了“自 己都数不清的钱”,直到女友和他分手、庄家找 他母亲要了15000多元的赌债,他才终止赌球。

? 莞城区某学校的小陈就是早期庄家所说的外围赌 球集团在校园里设置的中间人。他主要负责在同 学群中煽动赌球之风,引诱同学下单下注,并集 中赌资分批转移至外围专家手中。据小陈介绍, 外围赌球集团成员通常找亲戚朋友,或者在酒吧、 夜场等地寻觅不爱学习的学生做中间人,东莞几 乎每所学校都有这样的中间人,少的一个年级一 两个,多的一个班都有好几个。这些中间人在班 里又会找几个帮忙写单的学生,给他们提成。 “不过现在学校抓得严,我们一般用手机玩,赔 率、让分什么的都是外围庄家发过来的。完事以 后,我们就删短信,学校也就没证据了”。

? 小陈说,学校里也有部分庄家是自己集中 了同学的赌资以后上国外的赌球网站投注, 不过一般还是我们这样的多。据其介绍, 外围赌球集团通常配备专人放高利贷和收 数打手。“学生没钱的时候,就介绍高利 贷给他们认识,等他们确实拿不出来的时 候,就找收数的打手吓唬他,再不行就直 接找他们父母要”。

?

记者曾与分布在常平中学附近的高利贷者联 系。对方称,本地学生的话无需担保或抵押,只 需出示身份证明,即可借贷3000元以下。其中, 月息至少15%,根据归还期限具体设置月息。借 贷3000元以上,需抵押身份证明,月息则下调至 少为10%.该高利贷者称,根据约定,每月到期必 须支付利息金,“如果你到期不给的话,我们会 有对付办法的”。据赌球学生介绍,办法包括恐 吓、殴打、禁锢等等。“通常以恐吓为主”。

每赛季赌资至少750万
? 在接受采访时,小陈忙于安排中间人写单和清账。 当晚,他共收获写单短信4条,加上中间人收获的 9条短信,他该晚获取同学赌资共计4700元。小 陈说,同学一般都是三五百地玩,他发信息的时 候已经写明“投注200元起”。 ? 据小陈介绍,听人说,他们学校有个做庄家 的,最多一个晚上弄了三万多元。虎门中学的小 峰亦称,这个学期刚开学那会,大家都比较有钱, 至少有10万块钱通过这种方式流到外面。小峰还 称:“我们学校玩得还不算大,五十一百都可以 玩,六大校的学生才玩得凶,他们一般都很有钱, 都是4位数开始的”。记者在常平中学采访时,也 听到类似的说法。

?

东莞共有九万多名高中生,其中近半数为男生。 综合多位校方负责人和同学的说法,记者按NBA 每个赛季为8个月,东莞市高中生中每个班50人, 其中只有一名男生每个星期只赌一次球,赌资为 100元保守估算,每个赛季就有750多万元流向外 围赌球集团。 ? 750万元只是记者的保守估计,但对于中学 生这种尚且没有收入来源的群体来说,已足够巨 大。巨额资金从何而来?

?

小峰说,本地的学生都有自己的存钱, 再加上平时父母给的零花钱,足够应付一 阵子。小峰春节期间共存下4000多元的压 岁钱,另外,父母还给了他1000元零花钱, 但这些钱一个多月就被赌球耗干殆尽。为 了偿还赌债,小峰后来只好欺骗父母,想 尽各种办法弄钱。“这两个月,我一共换 了三部手机,包括我最喜欢的一部诺基亚 N95.我跟父母说是被抢了,事实上都被我 卖了”。

?

同在虎门中学的东莞阳光社区网友统一言语师 则认为,不少赌球学生发展到后来就成了小偷。 他发贴称,高一下学期(2007年),他们整个年 级6个班一起上体育课,回来的时候发现遭遇“学 生小偷”洗劫,6个班不见的都是高档手机和其他 数码产品,总值约万元人民币。后来学校查出是 隔壁班的一名男生伙同高二高三的老乡作案。到 2007年11月,班里又被同样的手法洗劫一次,损 失3000多元。 ? 该网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这些学生小偷 作案就是和赌球欠债有关。阿雄和小陈则表示, 不少学生到最后都是找高利贷来解决燃眉之急, 然后再想各种办法,找父母帮忙还债。

学生赌球引发多方关注
? 愈演愈烈的赌球之风已经引起社会部分人士的关 注。东莞阳光社区网上,网友393258026表示, 不少学生终日沉迷赌波而荒废学业,更有输的学 生为了逃避巨款而逃学,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学 生能学习么?难以想象,希望有关部门能及时阻 止。 ? 常平中学的一位女生则在常平政府网站的镇 长信箱留言称,有名叫*源的学生,姓什么不知道, 他在学校里有写篮球赛的“波数”给做庄家的人, 让学生们在他那里落“波数”赌钱,学生们每次 落都是300-3000元不等,学校赌风严重,请校方 调查!

?

面对这股蔓延的赌球风,多位校方负责人都表现出同 样强烈的无力感。“这一问题,已超出学校的能力范围, 更多应借助家庭和社会的力量,不然学校会很无力。”常 平中学王校长说,学生中的很多行为都属校外行为,尤其 赌球这种涉及社会不法分子的现象,更要通过相关职能部 门来解决。 ? 常平中学多次召开专门教育大会、主题班会和家长会, 并通过网络等工具,结合媒体报道内容进行宣传,但效果 甚微。东莞中学一名负责人也认为,社会风气直接影响了 校园风气,对这一类带有社会普遍性的问题,一旦与学校 发生关系,也不能仅从学校的角度处理,更应借助公安、 文化、教育等多个部门的力量来共同解决,学校方面只能 通过教育来加强管理。

?

“学生家庭经济宽裕、家长管教欠严,是学生 参与赌球的重要原因。”光明中学一名不愿具名 的相关负责人称。该负责人认为,不管是一直存 在的携带手机、抽烟等不良现象,还是近几年风 行的滥用止咳药水等软性毒品,直至现在卷入赌 球漩涡,都离不开钱,“学生手里都有钱,没有 的话也很容易从父母那里获取,一旦有了钱,管 理缺失的话,就会产生各种不良的后果”。

学生投注额度
? ●“我们一般都是三五百地玩,他发 信息的时候已经写明‘投注200元起’。” ? ●“他们学校有个做庄家的,最多一 个晚上弄了三万多元。” ? ●“六大校的学生才玩得凶,他们一 般都很有钱,都是4位数开始的。”

学生筹钱手段
? ? 1 自己存钱、日常零花钱、压岁钱等 2 欺骗父母弄钱,如卖掉三部手机谎 称被抢 ? 3 偷盗、洗劫同学财物 ? 4 找高利贷,想尽办法,最后父母出 面解决

?

外围赌球集团寻找“中间人”,他们通常找亲 戚朋友,或者在酒吧、夜场等地寻觅不爱学习的 学生做“中间人”,东莞几乎每所学校都有这样 的中间人,少的一个年级一两个,多的一个班都 有好几个。 ? “中间人”包括校园庄家、班级庄家,主要 负责在同学群中煽动赌球之风,引诱同学下单下 注,并集中赌资分批转移至外围专家手中。 ? “中间人”在班上找到“写单学生”,给他 们提成。

?
? ? ? ? ?

?

“学生赌球一般用手机玩,赔率、让分什么的都是 外围庄家发过来的。完事以后,我们就删短信,学校也就 没证据了”。 也有部分庄家是自己集中了同学的赌资以后上国外的 赌球网站投注,不过一般还是我们这样的多。 常规玩法 胜负盘:这是最容易理解的盘口,就是判断这场比赛 两支球队谁胜谁负。 让分盘:很多时候,由于两支球队的实力不均衡,为 了使盘口平衡,庄家在设置盘口时通常会设置强队让弱队 一定的分数。 总分盘:总分盘相对简单,是指竞猜本场比赛结束后 两队的得分之和的盘口。如果终场时两队比分相加所得出 的结果大于总分盘口,则上盘胜,俗称“大球”;反之, 如果终场时两队比分相加所得出的结果小于总分盘口,则 下盘胜,俗称“小球”。 对话庄家

?

白皙面孔,黑框眼镜,白色蓝边的校服, 灯光下才会显出暗红色的等离子烫头发, 这位坐在记者对面狼吞虎咽的17岁孩子怎 么看都像是个普通学生。只有当他拿起电 话,熟练地安排所谓的中间人清账,“给 谁谁谁400,找谁谁谁要1000”时,记者才 会想起,他是一个老庄家了。

? 前晚,记者辗转找到一位陈姓学生庄家。在莞城 区某学校附近的茶餐厅,记者承诺不透露姓名, 不透露学校名称后,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 “我们班的话,男生基本上都玩过,大概有 三十个,但经常玩的也就那么十来个。 ? 我们不跟外地人玩,本地的同学,我们都知 道他家里的情况。假如他不给钱的话,我们就会 找人吓唬他。本地人都有钱,吓唬一下一般都管 用,就算不管用,我们也可以找他们父母。”

一般是“有米”的同学开盘
? 记者:你怎么成为庄家的?要怎样的人才能成为庄家呢? ? 小陈:我堂哥就是玩这个的,你不是知道吗?他们大 人赌足球,我们赌NBA罢了。一般来说,都是班里较为 “有米”(即有钱)的同学开盘,再招几个同学写单下注, 或者发短信交易。不过我不属于这种,我家里条件一般, 我是拿自己的存钱玩,后来干脆就把钱交到我堂哥那边, 我收提成,这样更保险。 ? 记者:提成有多少?玩的人多吗?玩的大不大? ? 小陈:提成多少不方便说。玩的人多不多主要还是看 同学里面有米的占多少,还有就是你的信誉度。我们班的 话,男生基本上都玩过,大概有三十个,但经常玩的也就 那么十来个。玩的大不大不好说,刚过完年肯定比较大喽, 平时一般也就两三百、三五百吧。听人说,我们学校有个 做庄家的,最多一个晚上弄了三万多,不过我没那么大, 我最多一次还不到八千。

? 有大小总分等玩法 ? 记者:你们通常怎么玩?比如赔率,让分什么的? 能具体点说吗? ? 小陈:一般都是1:0.8,就是说你投了1000(元), 你赢了我就给你800,你输了那1000就归我了。有的庄家 胆子大,为了抢生意敢开到1:0.95,我顶多开到1: 0.85.让分的意思就是两个队实力不均衡,如果我还只赌 胜负的话,别人肯定会一边倒地给强队下注,所以我得 设置强队让弱队一定的分数。比如说,火箭对猛龙,前 阵子火箭队那么强,我肯定会多设点让分。假如我说火 箭让猛龙16分,最后的比分是116比100,那买火箭和买 猛龙的都输了,打平了庄家通杀。如果最后的比分是115 比100,那就是买火箭的赢了,买猛龙的输了。总之,输 赢要把庄家定的“让分”计算进去。

? 记者:这么专业的东西,你们上哪弄来的? ? 小陈:随便看个赌球网站,上面都有啊。不 过赌球网站上的也不是永远都靠得住,有些时候 我们还是听外面的庄家(即外围赌球集团)。我 刚才说的是让分盘,这比较复杂,现在还有很多 简单的玩法。比如说总分盘,可以分大小,也可 以分单双。单双你应该不难理解,大小指的是总 分有没有超过一定的分数,我们通常玩的是200 分。还是拿火箭和猛龙做例子,如果比分是116 比100,加起来超过200了,那庄家就输了,如果 没有超过200,那庄家就赢了。

庄家有办法保证永远赢
? 记者:那你怎么能保证你永远都有得赚呢? ? 小陈:我当然赚喽,我是收外面的提成,又 不是真的自己做庄。其实自己做庄家也赚,庄家 永远是赢家。我刚才不是说了1:0.8吗?输的人 一输就是1000,赢的人赢了也就800,这中间不 是有200的差额吗?就算同学们哪天突然一边倒 地支撑某个队,我们也会通过让分来平衡。平衡 不了了,我们就把这些钱按同样的比例,投到学 校里更大的庄家或者外面的庄家那里去。那样我 们也就没什么风险了嘛。 ? 跟本地人玩不担心收钱

? 记者:听说好多同学都是先投注后付钱,你们一般怎么收 钱?是银行转账吗? ? 小陈:不用那么复杂,直接找他们拿现金就行了。我 一般都是周三清一次,周日清一次,都是晚上找个偏僻的 地方,清完账就闪人。有些庄家是周一清一次,周四清一 次。那样的庄家一般都是把同学的钱弄到赌球网站上玩的, 因为好多赌球网站都规定周一和周四清账。 ? 记者:你们不怕拿不到钱吗? ? 小陈:怕什么?怎么可能拿不到钱呢?我们不跟外地 人玩,本地的同学,我们都知道他家里的情况。比如他住 哪,他父母是做什么的,他家里有没有钱啊。假如他不给 钱的话,我们就会找人吓唬他。本地人都有钱,吓唬一下 一般都管用,就算不管用,我们也可以找他们父母。

? 记者:找他们父母有用吗?你不怕他们报 警啊? ? 小陈:当然有用了,我找过几个都管 用,他们不敢报警的,大家都是本地人, 你逃得了一时,能逃得了一世吗?他们顶 多骂几句,或者让自己的儿子再也不能玩 了,不敢对我们怎么样的。 ? 记者:有教职工参与赌球的吗? ? 小陈:暂时没有听说。

“不还钱砍断你儿手脚”
? 黄阿姨的儿子一年前在虎门中学读高二,跟班里 的一些同学一样渐渐迷上了赌球,开始还玩得比 较少,赌球的钱基本上都是父母给的零花钱,后 来就一发不可收拾,越玩越大,等到黄阿姨发觉 时,儿子已经到了被庄家逼债的地步,“我记得 很清楚,那些人(庄家)第一次过来逼债的时候 非常凶地跟我说:”你最好赶紧还钱,不然我就 把你儿子的手脚砍断‘。我家里就这么一根独苗, 怎么都不能让他们伤害到他啊!“黄阿姨惊恐之 下只好出钱替儿子还清了赌债。

? “我骂他们不是人” ? 然而让黄阿姨想不到的是,经过第一次教训 后,儿子不但没有悔改,在引诱之下反而越玩越 大,不但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精神整天颓萎不振, 而且欠庄家的赌债也不断增多。“每次他们(庄 家)到家里追债时,我都非常难过,被逼得想死 了的心都有。”黄阿姨说,尽管对儿子的不争气 很痛心,但毕竟是自己的心头肉,只好一次又一 次地从家里拿钱出来填庄家那个无底洞,“他们 (庄家)总共到我家逼了五六次债,为此我总共 不见了1万多元,后面几次我都会跟他们吵,骂他 们不是人,害得我儿子那么惨,但他们根本就不 理会,只是冷冰冰地要收钱。由于他们都是本地 人,跟他们吵几次后我都知道他们是哪些人了, 但又管不了他们。”

? ?

儿子被迫转学 为了让儿子彻底远离赌球的毒瘾,黄阿姨最 终决定不让儿子继续在虎门中学读书,将他转到 了东莞市区一所高中读高三。远离了赌球的环境 后,儿子不再沉迷其中,学习也慢慢回到以前的 正常轨道中,黄阿姨说:“回顾以前的赌球简直 就像做噩梦一样。现在我儿子读高三的成绩也不 错,马上就要考大学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他能 考上一所理想大学,不要再谈以前赌球的事了。”

“赌球毁掉我的幸福生活”
? “父母很信任我,女朋友也很关心我。虽然我成 绩不太好,但日子过得还算滋润。然而,赌球彻 底毁掉了我的幸福生活”,阿雄说。 ? 初玩赌球赢多输少 ? 阿雄是虎门中学07届毕业生,作为一个过来 人,他反复表示,就是想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 诫那些想要赌球或者正在赌球的学弟学妹,“真 的不要再赌了”。 ? 阿雄是虎门本地人,父母经商,家庭较为丰 裕。他学习成绩一般,有时候甚至会沦落到班上 倒数几名的境地。高二上学期,阿雄开始接触赌 球。

?

阿雄的第一个庄家是同村的学生。庄家 常在阿雄面前聊起赌球的话题,时间长了, 阿雄动心了,五十、一百地开始下注。几 轮下来,阿雄发现自己赢多输少,觉得懂 球也是一种能力,便加大筹码,开始五百 五百地玩。

庄家追债提心吊胆
? 应了那句久走夜路必撞鬼的俗话。到了高二下学期, 阿雄再也没有认真分析球队实力、球员数据的劲头,爱 上简单的玩大小和单双数(两队总分超过200分为大,反 之则小)。他开始频频输钱,“越输越想赢,越想赢越 输”。期末时,阿雄近万元存款已荡然无存,他找同班 的女朋友借钱。可就在这时,由于阿雄的长期疏忽,女 朋友对他完全失去信心,提出分手。 ? 高三上学期开学那会,阿雄已经欠下庄家5000多元。 庄家隔三差五地问阿雄清账,阿雄开始觉得有些害怕, 整天提心吊胆。他终于理解父母当初所说的“十赌九输” 的道理,但阿雄无法回头面对父母。

? 铤而走险输得更惨 ? 由于此前在吃喝玩乐时,结识了一些本地玩六合彩 的庄家,阿雄以赊账的方式玩六合彩,他希望能够翻盘, 一把结清债务,再也不玩了。“前后又换了两三个庄家, 最多的一次买码就买了10000块”,阿雄说。 ? 可惜好运并没有眷顾急红了眼的阿雄,他的信誉勉 强支撑了一个月。几个庄家便撕开情面,对阿雄爆粗口、 恐吓。阿雄说,他曾想过逃跑,可不知道能逃哪,什么 时候才能回来,最后只好作罢。而后的一个周末,庄家 们通过阿雄玩六合彩的舅舅找到阿雄的母亲。“如果不 还,给别人抓到,他肯定死定了”,庄家的话简洁而明 了。阿雄的母亲没有考虑多久,就答应还钱。此时,阿 雄欠赌债总计16000多元。

? “别说学生,一些老师同样经受不住诱惑, 参与外围赌球或其他赌博活动。”昨天下 午,一名不愿意透露真实身份的老师阿齐 (化名)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讲述他前两 年参与赌球的经历。阿齐是东城区一所中 学的班主任,现已摆脱了赌球的困扰,他 希望有关部门尽早摧毁操作外围赌球的犯 罪团伙

? 先赌饮料和消夜 ? 记者: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关注校园赌球风波,作为 一名老师,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 阿齐:最关键一点,这是受社会大环境的影响,相对 纯净的校园也无法幸免。(稍作停顿)我也曾经参与过, 包括周边一些老师也有过这种经历。 ? 记者:最早什么时候接触赌球? ? 阿齐:刚毕业没多久吧。那时候很喜欢一大群人聚在 一起看球赛,一到周末或稍微轻松点时,就围在宿舍里评 球,边喝酒边鼓劲,慢慢就开始内部赌,但赌注很小,称 不上真正的赌博吧,就是押某个球队的输赢,输了的掏钱 买饮料或请吃夜宵,钱也不是很多,一般就几百元。

? 记者:纯属休闲娱乐? ? 阿齐:当时的确是这样想的。后来大家都觉 得不够刺激,从买饮料、请夜宵到赌钱,不过赌 注也不是很大,最多就输几百元,一个星期也没 几回,也不会成瘾,完全是为了放松一下,乐一 乐也就算了。大家都没有当一回事,觉得就和平 常打麻将玩点钱一样,直到后来有个老师说起外 面赌球的事,才撇开这种“娱乐”。 ? 慢慢发展到赌球 ? 记者:也是赌篮球? ? 阿齐:对,和你们报道的学生赌球一样,都 是通过外面的人下注的,而且一般用手机来投注, 程序应该都是一样。

? 记者:当时知不知道这种行为的性质,或者说有 没有想到是有专门的团伙操纵的? ? 阿齐:应该想到了这点,那时候社会上很多 人要么打麻将、要么买六合彩、要么就玩老虎机, 都在碰运气。比如说六合彩,不光我们老家,东 莞也有很多人参与的,你看一些便利店、公用电 话店、小饭馆,哪里没有人谈论这东西?所以我 和几个老师也完全是抱着同样的心态,参加赌球 的。(笑了笑)现在都还有很多老师玩麻将啊。

? ?

总共输掉四万左右 记者:应该赢了不少钱吧,不然你也不会玩 下去啊。 ? 阿齐:怎么说呢,钱肯定赢过,一直输下去 就没人玩了,再说高中开始就喜欢篮球,对比赛 也有一定了解,根据对场上的比赛情况,结合自 己的判断和运气,总有赢钱的机会。但半年下来, 输的钱远远多于赢回来的钱,但具体输了多少钱, 就没多大印象了,只记得有次连续4个月都输钱, 连发下来的几千元季度津贴和教学奖金都赔进去 了,总共下来应该在4万元左右。反正那段时间挺 艰难的,最后只能向同学借钱吃饭和交水电费。

?

记者:十赌九输。作为一名老师,你 应该更清楚这个道理,当时怎么没有及时 脱身? ? 阿齐:还是心态问题吧,一直就觉得 是娱乐,大家一起玩一下也没什么,反正 有赢有输嘛。不过,如果学校没有及时制 止,可能现在都还和几个老师一起玩这个。 ? 怕丢饭碗不再赌球 ? 记者:学校发现你们参与赌球了?

? 阿齐:其实不是直接发现我们赌球,而是有一次 周末,大概是去年上半年的时候吧,副校长和主 任到教师宿舍巡查,发现我们几个人在打麻将, 桌上还有一些百元大钞,狠狠地批评了我们。那 次,真的像学生挨老师批评一样,红着脸、低着 头,接受学校领导的训话……记得当时领导还提 到“赌博”,一听到这两个字,觉得无地自容, 没想到身为老师竟与赌博牵扯在一起了。事后, 校长在全体教职工大会上,专门提到了净化学校 教风校风的问题,要全体老师洁身自好。

? 记者:从那时候,就没再赌球了吗? ? 阿齐:算是吧。毕竟打麻将被发现,心里有 鬼了,呵呵,又怕饭碗被砸,还是老实一点吧, 于是就没再玩赌球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现在 还有一些老师在玩,包括我一些同学、同事,以 及参加一些教研活动认识的同行。你们可以到一 些学校去了解了解,包括你们报道中提到的部分 学校。只要能找到熟人,就会了解到的,只是绝 对没有学生群体那么普遍而已。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