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 >>

以物为线索记叙文


小街 我仍记得奶奶站在小街上的样子。 奶奶在小街上生活了一辈子,她对小街熟悉得像自己的孩子。 小时候,我住在奶奶家,小街就在奶奶家门前,如果天气好,那里通常会充满打牌的吵闹 声,小孩子的嬉闹声,偶尔还会有拉着货物的赶马人经过。童年的我喜欢每天跟着村里的 一帮孩子瞎晃悠,常常是早晨见着影子出去,晚上不见得回来,所以傍晚的时候奶奶苍老 而悠长的声音在小小的村落里回荡。不见到我,她便不

回。②有很多次我玩累了,在草垛 里睡着了,醒来回家时,奶奶仍站在小街头等我。见到我,她不骂也不打,只是拍拍我的 头,牵着我的手说:“怎么还不回家?饭都凉了。”通常我不回答,只是睡意朦胧地向她身 上一靠,我知道奶奶会把我背回家。 后来,我要回城里上学,就不能再待在奶奶身边了。记得我回城的那天,奶奶执意要送 我。外面的风很大,沙粒吹在人脸上,磨得脸生疼,奶奶花白的头发在风中被吹散开来。 也许是因为沙粒迷了她眼睛,奶奶的眼泪涂满皱纹遍布的脸。奶奶握着我的手,一直不停 地嘱咐“不要太任性”“好生学习”之类的话,也许是由于年纪小小的缘故,我根本体会不到 奶奶对我的不舍,我只是望着奶奶泪水纵横的脸,焦急的盼着接我回城的车快些来。现在 想想自己那时的无知,真让人心伤! 从此,我很少再回奶奶家,我已很少再想奶奶过得如何,甚至已记不得她站在小街头等 我的样子了。当然,小街的影子也随着课业的加重而变得模糊起来。在偶尔回家探望奶奶 的时候,我发现小街变得日益肮脏、破旧了。街上的童声混着喧闹声虽然依旧在飘荡着, 可我对小街却有了一种陌生的感觉。③ 去年,奶奶病倒了,再也不能站起来,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当我听着电话里二姑的叙述 时,心里突然酸得想哭,因为我突然想起在黯淡的晚霞里等我回家的奶奶,风中送我上车 的奶奶,夜里起来帮我盖被的奶奶……我再也忍不住,丢下手中的书,乘车回到了小街。 奶奶躺在床上,头发零乱地散在枕头上,整日的昏睡使她的脸变得暗黄而无光泽。我握 住她布满皱纹和老茧的手,柔软,却无力,往昔那双有力的手掌已经不见了。她一直望着 我不说话,眼球浑浊透着无奈。我什么也没说,只是望着她点头,看着她勉强挤出的一个 笑。中午,我喂她吃饭,将鱼肉去刺和着米一口一口地喂,我看着她费力地嚼着,脸上的 肌肉不自然地抽动,每当往下咽,总是用力显出努力的样子。吃了几口,她摇摇头,我放 下碗,给她擦嘴角时,我看到她的眼里盈满了泪水。我转过身当作没看见,鼻子却酸得令 人抽搐。 待到她睡着,我一个人出门坐在小街上,阳光白得刺眼,街上已少有人迹,我望着整条 短短的街,几十年的时光,奶奶就这样面对着它走过来。这条街就像她,从新修成的那天 起,风霜雨雪便如影随行的紧紧跟随,时间的积淀使它变得陈旧,甚至落满灰尘,可是每 个曾经满心欢喜经过它的人,却依然会满心欢喜地记住它并感激它。⑤ 回屋后,我望着奶奶依旧沉睡的脸,我想起她没事坐在小街上做针线活的样子,眼睛眯 着, 手头麻利地穿针引线, 不时得会同经过小街的熟人打招呼, 那时的她梳着黑亮的发髻, 身上的青布衫洗得干干净净,而眼前的她却凌乱不堪。⑥我用手轻轻地把她散落的白发拢 好,再一次认真地端详了一会儿她熟睡的脸,悄悄整理好背包,回到城里去了。 几个月后,奶奶不在了,听二姑说奶奶在弥留之际还神志不清地念叨着要到小街上等我 回家。那一刻,我默默地站着,望着奶奶早已僵直的脸,压制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送殡的时候,我站在人群中,望着殡车渐渐走远,没哭也没喊, 只是木着脸,坐在小街上, 脑子里一直回想着夜色中奶奶喊我回家的模糊影子。 还有风沙中奶奶凌乱的头发……

灯 李鹤群 通往姥姥家的小路每到夜晚就漆黑一片,可如今想来,那路上却总是洒满温馨的灯光。 十岁那年, 父母因去外地工作便将我送到姥姥家。 我倔强地扭过头将父母惭愧的表情留在 身后。可不知何时才能离开农村的恐惧,还是在心底泛滥开来。 低矮的平房歪歪扭扭地围着个尘土飞扬的操场,木框的窗户上胶布爬一道道难看的曲线。 我木然地走到老师指给的座位,坐下,拒绝与任何一个人的目光相遇。“喂,我叫黑子,你 叫啥?你是从城里来的吧?”仿佛是刚从煤堆里爬出的孩子,浑身只有两个豆子似的眼睛闪 着光,半挽的腿上溅满了泥点子,原本白色的衫子浸着汗渍,塞满黑泥的指甲倒和他的肤色 相配。 这个叫黑子的坐在我身边的男孩成了我的噩梦。他往我的书桌里扔蚂蚱,然后在我惊诧 的叫喊中哈哈大笑,他偷偷解开我的头绳在手里挥舞着,看着我着色的表情洋洋得意。如果 说这些我还可能忍受,可晚上放学回家绝对是种折磨。崎岖的山路,漆黑一片,夜晚的冷风 吹得树叶“哗哗”地响,仿佛四周都是潜伏的妖魔鬼怪的眼,一声令下就会呼啦一下子涌出将 我围住。每晚我都大叫着往回跑,到家门口才顾得擦干汗水和眼泪。不幸有一天我跌倒在一 块大石头上,只能腿上裹着难看的纱布一瘸一拐地上学。 黑子自然不会关心,但幸好他那天异常安静没有任何恶作剧。放学后,当我又忑忐地跑 进夜幕时,忽然,前方出现了灯光,我顺着光束回头望,那光亮一下子灭了,留给我一片黑 暗。我犹疑地刚转回头,灯光便亮了起来,刚好照清眼前的路。从前那些可怕的树影,此刻 都醉在柔柔的灯光里,随着夜风微微点头,夜晚的寒冷似乎也让这橘红的灯光驱散了。不知 哪跑来的小青蛙“咕咕”地跳上我的鞋尖,像是愣在光亮里,朝我瞪着大眼睛,然后“咕嘎”一 声又一蹦一蹦跳开了。天上的星星好像也发现了地下的同伴,对着这亮光拼命眨眼。我深一 脚浅一脚地走着,亮光也在前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我向左倾它就爬上左边的树,我向右晃 它就铺满右边的草,直到姥姥家的大铁门出现在眼前,那亮光就像它忽然亮起一样②,突然 就灭了。回头,依旧是一片漆黑。 从那一天起,我每晚都伴着这灯光直到家门,夜晚不再恐惧,心里也跟着快乐起来。 黑子竟也再没捉弄我,反而和我成了哥们儿。他那黝黑的臂膀过河时成了我坚实的依靠,他 用沾满泥巴的手捧给我刚捏的泥人儿; 他灵巧地坐在树枝上往我的草帽里扔果子, 他带我到 草地去捉蚂蚱。阳光下他捏着“吱吱”直叫的绿色小虫,嘿嘿笑着露出雪白的牙。 当火热的太阳也将我的皮肤镀上一层亮黑色时,爸妈来接我了。班里开了欢送会,气 氛悲伤而温馨。同学们一一送上准备的礼物、眼泪和祝福。忽然,一盏灯笼映入眼帘。它圆 鼓鼓的身子绽开的是一个开心的笑脸, 点上了两个黑豆似的眼睛, 顺着提线便找到了个已经 发白的小手柄。黑子!黑子的脸出现在灯笼上方露着雪白的牙。“灯笼给你,不会再怕黑了 吧?”在我眼泪马上要决堤的一刻,黑子决然地转身,犹豫片刻便大步走开,他举起手在头 顶挥了挥不再有片语。 城里的夜晚霓虹满天,不再有漆黑的山路。可七彩的喧嚣难掩孤独的心,所以,我还是 需要灯笼的温暖。 灯 李鹤群 通往姥姥家的小路每到夜晚就漆黑一片,可如今想来,那路上却总是洒满温馨的灯光。十岁 那年,父母因去外地工作便将我送到姥姥家。我倔强地扭过头将父母惭愧的表情留在身后。

可不知何时才能离开农村的恐惧,还是在心底泛滥开来。 低矮的平房歪歪扭扭地围着个尘土飞扬的操场, 木框的窗户上胶布爬一道道难看的曲线。 我 木然地走到老师指给的座位,坐下,拒绝与任何一个人的目光相遇。“喂,我叫黑子,你叫 啥?你是从城里来的吧?”仿佛是刚从煤堆里爬出的孩子,浑身只有两个豆子似的眼睛闪着 光,半挽的腿上溅满了泥点子,原本白色的衫子浸着汗渍,塞满黑泥的指甲倒和他的肤色相 配。①这个叫黑子的坐在我身边的男孩成了我的噩梦。他往我的书桌里扔蚂蚱,然后在我惊 诧的叫喊中哈哈大笑,他偷偷解开我的头绳在手里挥舞着,看着我着色的表情洋洋得意。 如果说这些我还可能忍受,可晚上放学回家绝对是种折磨。崎岖的山路,漆黑一片,夜晚的 冷风吹得树叶“哗哗”地响,仿佛四周都是潜伏的妖魔鬼怪的眼,一声令下就会呼啦一下子涌 出将我围住。每晚我都大叫着往回跑,到家门口才顾得擦干汗水和眼泪。不幸有一天我跌倒 在一块大石头上,只能腿上裹着难看的纱布一瘸一拐地上学。 黑子自然不会关心,但幸好他那天异常安静没有任何恶作剧。放学后,当我又忑忐地跑进夜 幕时,忽然,前方出现了灯光,我顺着光束回头望,那光亮一下子灭了,留给我一片黑暗。 我犹疑地刚转回头,灯光便亮了起来,刚好照清眼前的路。从前那些可怕的树影,此刻都醉 在柔柔的灯光里,随着夜风微微点头,夜晚的寒冷似乎也让这橘红的灯光驱散了。不知哪跑 来的小青蛙“咕咕”地跳上我的鞋尖,像是愣在光亮里,朝我瞪着大眼睛,然后“咕嘎”一声又 一蹦一蹦跳开了。天上的星星好像也发现了地下的同伴,对着这亮光拼命眨眼。我深一脚浅 一脚地走着,亮光也在前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我向左倾它就爬上左边的树,我向右晃它就 铺满右边的草,直到姥姥家的大铁门出现在眼前,那亮光就像它忽然亮起一样②,突然就灭 了。回头,依旧是一片漆黑。 从那一天起,我每晚都伴着这灯光直到家门,夜晚不再恐惧,心里也跟着快乐起来。 黑子竟也再没捉弄我,反而和我成了哥们儿。他那黝黑的臂膀过河时成了我坚实的依靠,他 用沾满泥巴的手捧给我刚捏的泥人儿; 他灵巧地坐在树枝上往我的草帽里扔果子, 他带我到 草地去捉蚂蚱。阳光下他捏着“吱吱”直叫的绿色小虫,嘿嘿笑着露出雪白的牙。 当火热的太阳也将我的皮肤镀上一层亮黑色时,爸妈来接我了。班里开了欢送会,气氛悲伤 而温馨。同学们一一送上准备的礼物、眼泪和祝福。忽然,一盏灯笼映入眼帘。它圆鼓鼓的 身子绽开的是一个开心的笑脸, 点上了两个黑豆似的眼睛, 顺着提线便找到了个已经发白的 小手柄。黑子!黑子的脸出现在灯笼上方露着雪白的牙。“灯笼给你,不会再怕黑了吧?” 在我眼泪马上要决堤的一刻,黑子决然地转身,犹豫片刻便大步走开,他举起手在头顶挥了 挥不再有片语。 城里的夜晚霓虹满天,不再有漆黑的山路。可七彩的喧嚣难掩孤独的心,所以,我还是需要 灯笼的温暖。 她渐渐有了一个习惯,究竟是几时开始的大概没人知道,她也不大清楚了。只是那几乎 成了一道固定的风景,就跟老屋那黑瓦上厚厚的青苔,当你注意时,已经年代久远,变 成了老屋的一部分。 老屋门前有一张旧椅子,最初的朱色油漆已经褪尽只剩下斑驳的褐色和黑色斑点, 女人却很喜欢那张椅子。村庄里的人很早就去田里干农活,经过老屋,总能看见女人端 坐在那张旧椅上,等到日落,收工回家时女人仍然还在。夕阳打在她的侧脸,让人有种 错觉那是一尊雕塑,永远也不会消失。日子久了,村里的老少也就习惯了她的存在,就 像习惯了太阳落下月亮出来一样。 如今老屋的门紧锁着,瓦上的青苔依旧苍苍,那张椅子还摆在廊前,只是没有了那个女人。
老屋里的女人

老屋不老,只因其外形而称其为老,八十四个春秋不仅使得她白发苍苍,也在她的心头刻上了历史的沧桑。

女人老了,开始自责自己再也不能劳动,自己成了累赘,可女人似乎忘了,就是在这老屋里,她曾养育了多 工作。

在这老屋里,曾有五个小儿女呱呱坠地。而这几个小生命都是在女人的爱抚下成长的。那时的女人很忙,奔

儿女长大了,外出了,成家了,房子空了,女人也老了,女人认为自己不中用了,直到小儿子把这两个宝贝 舍得,可还是乐呵呵地将要用的瓶瓶罐罐装进孩子的包里。之后,女人有些落寞了。 了,她的心只有在孩子回家看望时才会苏醒。 可后来,女人同意搬家了,原因是孙女的话。

老屋又热闹了,孙子孙女的欢声笑语一度填满了老屋的空虚,也年轻了女人的心。可是,在女人疲倦之前,

也许是岁月作弄人,也许命运根本就是这样,离去的孩子带走了老人的欢欣,寂寞的心灵开始像孩子一样期

老屋要拆迁,可女人不准,她说要它陪伴走完一生,她不接受儿女的请求,她不离开老屋,因为老屋曾陪伴

女人一直都在埋怨自己一辈子毫无功绩,除了拉扯大几个孩子,其余的都不沾边。可孙女却说:不同的人有

奔波,这是女人的功绩,这是她的价值,女人做到了。一生的忙碌让自己的孩子在社会上占有一席之地。她的梦 活一次不容易,要不断努力拼搏自己的理想,适当的休息也只是为了更好的努力。” 生无所息,创造生活;生一有所息,只为更好地生活。我会努力,实现老屋里那个女人的梦。

也许我的故事还没有讲完, 老屋并没有拆, 女人则有儿女相伴。 女人是我的奶奶, 这个劳碌一生的人现在可以

别让心跳乱了节奏,而让生活变得不自由,愿所有人努力生活,一起去解开萦绕心头的寂寞。有始有终奋斗

陈怡安 我仍记得奶奶站在小街上的样子。① ①开文照应题目,点明写作的对象。 奶奶在小街上生活了一辈子,她对小街熟悉得像自己的孩子。 小时候, 我住在奶奶家, 小街就在奶奶家门前, 如果天气好, 那里通常会充满打牌的吵闹声, 小孩子的嬉闹声, 偶尔还会有拉着货物的赶马人经过。 童年的我喜欢每天跟着村里的一帮孩 子瞎晃悠,常常是早晨见着影子出去,晚上不见得回来,可奶奶总是每晚必在小街头喊我回 家,不见到我,她便不回。②有很多次我玩累了,在草垛里睡着了,醒来回家时,奶奶仍站 在小街头等我。见到我,她不骂也不打,只是拍拍我的头,牵着我的手说:“怎么还不回家? 饭都凉了。”通常我不回答,只是睡意朦胧地向她身上一靠,我知道奶奶会把我背回家。 点评:这一段写得很温馨,笔触较轻,但字里行间却饱含情感。 ②建议:如果在这里把奶奶喊“我”回家时的声音再细致的描述一下会更好。你想,一个苍老 而悠长的声音在小小的村落里回荡,那该有着怎样温情的趣味! 后来,我回城里上学,奶奶送我,那天风很大,沙粒吹在人脸上,磨得脸生疼,奶奶花白的 头发在风中被吹散,也许是沙迷了眼睛,眼泪涂满皱纹遍布的脸。奶奶握着我的手,一直不 停地嘱咐“不要太任性”“好生学习”这类的话,也许是年纪小,我只是望着奶奶泪水的脸。 点评:这一段所叙述的场景充满着镜头感和感人肺腑的情绪,方寸之间,真情尽现! 建议:在这段文字中,句与句之间的顺承还有些细微的梗塞。在叙事散文中文字的生动流畅 非常重要。这虽然是散文语言的细微之处,但却往往能反映出一个人的文字功底。文字的起 承转合是阅卷老师重点关注的点, 所以应该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 另外, 要注意情感的凝结。 如果我们对这一段文字做些细致的改动,大家看是不是会更好呢?如下: 后来,我要回城里上学,就不能再待在奶奶身边了。记得我回城的那天,奶奶执意要送我。 外面的风很大,沙粒吹在人脸上,磨得脸生疼,奶奶花白的头发在风中被吹散开来。也许是 因为沙粒迷了她眼睛, 奶奶的眼泪涂满皱纹遍布的脸。 奶奶握着我的手, 一直不停地嘱咐“不

要太任性”“好生学习”之类的话,也许是由于年纪小小的缘故,我根本体会不到奶奶对我的 不舍,我只是望着奶奶泪水纵横的脸,焦急的盼着接我回城的车快些来。现在想想自己那时 的无知,真让人心伤! 从此,我很少再回奶奶家,我已很少再想奶奶过得如何,甚至已记不得她站在小街头等我的 样子了。 当然, 小街的影子也随着课业的加重而变得模糊起来。 在偶尔回家探望奶奶的时候, 我发现小街变得日益肮脏、破旧了。街上的童声混着喧闹声虽然依旧在飘荡着,可我对小街 却有了一种陌生的感觉。③ (这一段文字的写作非常内敛含蓄, 奶奶和小街就在这种淡雅的叙述中同一化了。 ③在表达 着一种沧桑的心境, 情感的变化总是的会无一例外的击中读者的心, 这是叙事散文百试不爽 的写作经验。) 去年,奶奶病倒了,再也不能站起来,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当我听着电话里二姑的叙述时, 心里突然酸得想哭, 因为我突然想起在黯淡的晚霞里等我回家的奶奶, 风中送我上车的奶奶, 夜里起来帮我盖被的奶奶……我再也忍不住,丢下手中的书,乘车回到了小街。 奶奶躺在床上,头发零乱地散在枕头上,整日的昏睡使她的脸变得暗黄而无光泽。我握住她 布满皱纹和老茧的手,柔软,却无力,往昔那双有力的手掌已经不见了。她一直望着我不说 话, 眼球浑浊透着无奈。 我什么也没说, 只是望着她点头, 看着她勉强挤出的一个笑。 中午, 我喂她吃饭,将鱼肉去刺和着米一口一口地喂,我看着她费力地嚼着,脸上的肌肉不自然地 抽动,每当往下咽,总是用力显出努力的样子。吃了几口,她摇摇头,我放下碗,给她擦嘴 角时,我看到她的眼里盈满了泪水。我转过身当作没看见,鼻子却酸得令人抽搐。④ ④这一段细节描写是整篇文章中的华彩, 白描手法运用的很娴熟, 情感的掌握也非常有分寸。 作者没有用大量形容的笔墨, 也不去渲染它, 用极朴实的文字, 却生动地表达了自己的情感, 并且让人读后有身临其境之感,以至于产生强烈的共鸣,身不由己的为之动容。大家看,一 段好的细节描写会为整篇文章增添多少情感的张力。 待到她睡着,我一个人出门坐在小街上,阳光白得刺眼,街上已少有人迹,我望着整条短短 的街,几十年的时光,奶奶就这样面对着它走过来。这条街就像她,从新修成的那天起,风 霜雨雪便如影随行的紧紧跟随,时间的积淀使它变得陈旧,甚至落满灰尘,可是每个曾经满 心欢喜经过它的人,却依然会满心欢喜地记住它并感激它。⑤ ⑤这段文字是作者情感的沉淀和提炼,片言只语便使整篇文章的主题有了一次理性的提升。 作者的高明之处在于, 在写这段话之前已经做了大量的情感铺垫, 所以这种情感的凝结并不 使人感到突兀。它不同于很多同学那种高姿态的虚浮地总结生活,像:“生活公平吗?生活 给与每个人的机会是均等的, 只看你怎样的看待自己, 如何寻找应该属于自己的真正位置。 ” 这样总结生活的方式与本文中情感提炼的手段是截然不同的, 在叙事散文的考试中, 这种的 高姿态往往会适得其反,引起阅卷老师的反感。 回屋后,我望着奶奶依旧沉睡的脸,我想起她没事坐在小街上做针线活的样子,眼睛眯着, 手头麻利地穿针引线,不时得会同经过小街的熟人打招呼,那时的她梳着黑亮的发髻,身上 的青布衫洗得干干净净,而眼前的她却凌乱不堪。⑥我用手轻轻地把她散落的白发拢好,再 一次认真地端详了一会儿她熟睡的脸,悄悄整理好背包,回到城里去了。 ⑥这段话特别像电影中镜头的闪回, 把回忆的温馨和现实的残酷进行了一次耐人寻味的对比, 让感情的表达更丰满充沛。 几个月后, 奶奶不在了, 听二姑说奶奶在弥留之际还神志不清地念叨着要到小街上等我回家。 那一刻,我默默地站着,望着奶奶早已僵直的脸,压制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送殡的时候, 我站在人群中,望着殡车渐渐走远,没哭也没喊,只是木着脸,坐在小街上,脑子里一直回 想着夜色中奶奶喊我回家的模糊影子,还有风沙中奶奶凌乱的头发……⑦ ⑦这段话的描写, 因为其对情感的克制和内敛而显示出了巨大的张力。 在叙事散文的写作中,

把握情感运用的分寸是很重要的。其实,对于情感的克制我们可以参照一下现实生活。在现 实生活中, 人们的情感总会有一个努力抑止的过程, 而当情感经过抑制却实在难以抑制而表 露出来的时候才是动人的。相反,如果一种激情是不用抑制就轻易发出的,那它也就是廉价 的或幼稚的。因为只有儿童的情感才轻易地写在脸上。 在古希腊拉奥孔将被毒蛇咬死的雕像群中,拉奥孔没有哭嚎,反而被处理为令人恐惧的笑。 莱辛在分析其原因的时候指出, 真正震撼人的不是痛苦到达顶点或超过顶点的哭嚎, 而是到 达顶点之前的感情表现。如果情感到了顶点也就成了强弩之末,不会比现在更有震撼力。莱 辛的分析是情感表达的普遍原则,道理尽管简单,却在我们的行文中常常被忘却。 小街依旧喧闹,可已物是人非。⑧ ⑧文章的最后一段可谓画蛇添足,实在没有太大的必要,反而让人读来有娇柔造作之感。如 果在上一段就果断的搁笔的话, 可能会给读者留下更多回味的空间。 散文的结尾写作也是很 重要的,“直而不露,说中含蓄”是其基本的法则,也就是要求我们要达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 效果。 总评:这篇习作的叙事较为完整丰满,情感把握也颇有分寸,细节描写得尤其到位,是一篇 不错的叙事散文! 在这里应该引起作者注意的是语言的流畅生动和语句之间的顺承 (文中很 多语句都经过笔者修改, 只是怕显得繁复, 未做标注而已) , 希望在以后的作品中有所改正! 情感才轻易地写在脸上。 在古希腊拉奥孔将被毒蛇咬死的雕像群中,拉奥孔没有哭嚎,反而被处理为令人恐惧的笑。 莱辛在分析其原因的时候指出, 真正震撼人的不是痛苦到达顶点或超过顶点的哭嚎, 而是到 达顶点之前的感情表现。如果情感到了顶点也就成了强弩之末,不会比现在更有震撼力。莱 辛的分析是情感表达的普遍原则,道理尽管简单,却在我们的行文中常常被忘却。 小街依旧喧闹,可已物是人非。⑧ ⑧文章的最后一段可谓画蛇添足,实在没有太大的必要,反而让人读来有娇柔造作之感。如 果在上一段就果断的搁笔的话, 可能会给读者留下更多回味的空间。 散文的结尾写作也是很 重要的,“直而不露,说中含蓄”是其基本的法则,也就是要求我们要达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 效果。 总评:这篇习作的叙事较为完整丰满,情感把握也颇有分寸,细节描写得尤其到位,是一篇 不错的叙事散文! 在这里应该引起作者注意的是语言的流畅生动和语句之间的顺承 (文中很 多语句都经过笔者修改, 只是怕显得繁复, 未做标注而已) , 希望在以后的作品中有所改正!


相关文章:
以物为线索记叙文
以物为线索记叙文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小街 我仍记得奶奶站在小街上的...莱 辛的分析是情感表达的普遍原则,道理尽管简单,却在我们的行文中常常被忘却。...
以物为线索的作文集锦
以物为线索作文集锦_小学作文_小学教育_教育专区。海豚教育个性化教案 (内部资料, 存档保存, 不得外泄) 海豚教育个性化教案 教案正文: 1.孤独的风筝(叙事散文)...
以物为线索的记叙文指导
以物为线索记叙文指导_初二语文_语文_初中教育_教育专区。太好了 以物为线索记叙文写作 培思激趣回忆一下我们学过哪些以物为线索记叙文 ? 《紫藤萝瀑布...
以物为线索作文
以物为线索作文_语文_初中教育_教育专区。1.孤独的风筝(叙事散文 自行车) 天空...(通过母女对话交代父母的爱情特点是淡淡的特点是“淡淡的,就像茉莉”,为 下文...
以物为线索的作文
以物为线索的作文_初中作文_初中教育_教育专区。线索作文,中考最新题型。中学生以物为线索作文 爱的珍藏 张亚利 在遥远的天堂,有一匹叫“独角兽”的神兽,它用那...
以物为线索作文
以物为线索作文_高中作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我家阳台上的那盆花小时候去公园玩,看到了公园里种的菊花,姹紫嫣红,我十分喜欢。回去后, 便央求妈妈给我买了一盆...
记叙文的线索
有: 二、 选取记叙文线索的方法常见的有以下几种: 1、是以人物为记叙线索。...在专门写物的记叙文中, 物往往既是叙事的线索,又是全文记叙的重点。 2、 以...
记叙文线索及其作用
记叙文线索及其作用 一、记叙文中的线索。线索是连贯文章始终的脉络,也可以说是...(5) 、以一物为线索。 1 “一物”是指作品中所描绘的具体物件。如《羚羊...
记叙文写作训练之 线索
全文 以物线组织起来有关母爱的若干材料,显示出作者精巧的构思。同时本文的描写...2 1.何为记叙文线索? 2.会议学过的高中和中学课文,想想记叙文线索都有...
以实物为线索的作文
写作提示:先确定一种感情,以感情为线索作文;也可找一个感情寄 托物,以寄托物为线索。总之,线索要清楚,结构要明确。 以实物为线索的作文: 1.孤独的风筝(叙事...
更多相关标签:
以物为线索的记叙文 | 以某物为线索的记叙文 | 以植物为线索的记叙文 | 以时间为线索的记叙文 | 记叙文的线索 | 记叙文线索 | 记叙文线索专题训练 | 记叙文线索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