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覃良芳:桂平大湾镇疍家人


文学院 09 (6) 班 覃良芳 109233010529

尊敬的陆老师: 您好! 我是文学院 09(6)班的覃良芳,来自广西桂平市大湾镇,一个坐落在珠江 主干——西江之滨的小镇。 在这个宁静的小镇上, 生活着一批为数不多的疍家人, 他们本漂居江渚之上,以打鱼为生,现基本已移居岸上。 我不是疍家人,只是在和他们一起比邻而居的过程中发现,虽然他们移居岸 上后基

本过着和岸上人一样的生活了,但和非疍家人之间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 我个人对民族民俗方面向来比较感兴趣,于此,我将对家乡的疍家乡亲们的 生活状况做一简单探讨,主要包括其源流、民俗、文化三个方面。由于自己所掌 握和查到的资料都很有限,其中还有很多不完善之处,还望老师多多指点。 谢谢老师! 文学院 09(6)班 覃良芳

学号:109233010529 联系方式:13367717581 邮箱:876345980@qq.com

文学院 09 (6) 班 覃良芳 109233010529

关于广西桂平市大湾镇疍家人生活状况之浅探
调查地点:广西桂平市大湾镇大湾街旧圩(疍家人聚居区) 调查人:覃良芳 调查对象:疍家人、周围居民(非疍家人) 调查目的:目前关于疍家人的研究资料尚较少,欲通过此次调查,初步了解大湾 镇疍家人的源流、文化和民俗等方面的信息,为做出进一步的研究储 备初步资料。 大纲:一、源流——族源、称谓、分布 二、主要习俗——生产习俗、生活习俗、婚俗 三、主要文化——语言文字、教育、宗教信仰

文学院 09 (6) 班 覃良芳 109233010529

一、 源流

(一) 族源
疍家,概括地说,就是以舟为家的水上居民,是世代在海里、江上栖息的渔 民,主要聚居地在现在的福建、广东、广西沿江、滨海一带。 广西桂平市著名的三江,就是黔江、浔江和郁江。三江之处皆有疍家人聚 居。桂平疍家的来历没有准确记叙,也没有这范围的内行专门论证,只能从一些 疍家人的听说来了解。内中一种说法是,在明朝时,疍家势力很大,在日本、朝 鲜沿海一带也有疍家人生活。由于他们反抗那时的保守统治,于是,天子派戚继 光南征,把他们赶反串往,不准登岸。此外一种说法是,疍家人是明朝遗民,他 们不甘心被满清统治而漂泊海上,打猎为生,以水为家。还有很多种说法,但不 管哪一种,最后的原因都是疍家人整年漂泊海上,没有固定住所,因为岸上的居 民称他们为“荡民”,也因此疍家打胎传着一句俗话:“山高天子远,海阔疍家 强。” 大湾的地理位置很特别,东接桂平大洋镇,南与玉林市兴业县高峰乡为邻, 西交港南区东津镇,北与桂平白沙镇隔江相望,郁江拦腰而过,把大湾分成江北、 江南两部分,滔滔而过的江水带来了疍家人,也养育了沿江的人民。关于大湾镇 疍家人的来历,据当地疍家人自述,他们主要是上世纪 30 年代从广东、福建一带 沿江而上,直达这里,继而定居下来的。他们的姓氏也不一,以蒙氏、钟氏、彭 氏和李氏最多。如今,他们与当地居民的生活方式已趋于一致。作为大湾镇最早 的赶集场地——旧圩,最先还是由他们卖鱼带动继而繁华起来的。

文学院 09 (6) 班 覃良芳 109233010529

(二) 称谓
关于疍家的来历,有几种说法,一说来源于早前,他们居以为家的舟楫外形 酷似蛋壳漂浮于水面;一说是因为这些水上人家,长年累月生活在海上,像浮于 饱和盐溶液之上的鸡蛋,所以被称为疍民。 而疍家人自己则认为, 他们常年与风浪 搏斗,生命难以得到保障,如同蛋壳一般脆弱,故称为疍家。
查史料显示,“疍”原写作“蜑”,又作“蛋”,是一种蔑称。疍家人旧时被视为“贱民”,倍 受歧视和欺压。疍家的名称繁多,疍民别称疍户,因职业的不同,其称呼也有不同,以打猎 为业的称渔疍,从事经商的称商疍,以做渔网为生的称网疍,以唱“叹嫁”为业的就称为“叹 疍”。如今大湾镇的疍家人只有 70 户左右,因年龄、具体工作不同而有不同称谓,女孩称之 为“疍家妹”,卖唱年轻妇女叫“咸水妹”,有子女的妇人称为“疍家婆”;男人称为“疍 家佬”。而大湾镇居民对疍家人的泛称则为“船家儿”【此“儿”用大湾话读[mie 1]音。】。

(三) 分布
沿江而居室疍家人最大的分布特点。 大湾镇的疍家人主要集中在旧圩、 街头 (旧圩往西一隅) 、耀团村入口处,呈带状散落在郁江的港湾。

(四) 现状
目前,大湾镇的疍家人有 70 户左右,从事经商、打鱼、捞沙、渡船等职业, 平时经过他们家的门口,还偶尔课件家里的老人坐在门前织渔网的场景。他们现 今已和当地居民一样,过着平静的生活。

文学院 09 (6) 班 覃良芳 109233010529

二、 主要习俗

(一) 生产习俗
疍家人的前身就是普通的渔民。 “疍家” 的称呼也是历史的原因而添加上去的, 因此,傍水而居和以打鱼为生即他们的祖业。 郁江的滔滔江水给了疍家人生活的春天。 每年的夏季, 对于大湾镇的疍家人 来说,是个不错的收获季节。每天天还未亮,他们就已经驾着自家的渔船沿着江 边打鱼,下午两三点收网,运气好的话,100 多斤鱼不成问题。粗长肥扁的大鱼, 还在活蹦乱跳之中,就被一些鱼贩子收购并送五十公里之外的市区——桂平市, 而剩下那些小鱼小虾, 疍家人就放在大湾圩上卖。 味道鲜美的江边鱼很受人青睐, 他们经常不用半个钟头就可杀摊。非圩日的时候,他们还会用担子挑着打来的鱼 虾沿街道挨家挨户买,销量也非常好。 “以江为地,以船为家”。大湾渔民这种沿袭了千百年的船家生活,在经济 发展的浪潮冲击下,也悄然发生变化。以前如星罗棋布般停在郁江两岸的渔船, 如今已剩下不到 20 艘, 并以较小的船只为主, 他们都按照有关法规的要求办有渔 证,打鱼仍然是他们谋生的主要职业,但是已告别过去那种风餐露宿的水上漂泊 生活。每天晚上,他们会回到岸上新建的房子,与其他陆上居民一样,吃饭、看 电视、休息。他们的小孩也在当地小学安心就读。“船家儿”正成为一个渐行渐 远的传说。 大湾镇的疍家人本没有属于自己的田地,但由于定居下来已久,他们也已经 开始自己开辟江边或周围的空地,开始了耕种的农业活动,以种植水稻、花生、 玉米和蔬菜为主。另一方面,他们已不限于“靠天吃饭”,而是在周围可利用的地 方挖掘了自家的鱼塘,依靠人工养鱼获得更灵活的收入。

文学院 09 (6) 班 覃良芳 109233010529

(二) 生活习俗
如今大湾镇的疍家人,穿着打扮已完全岸化,总体上,他们的生活状态与岸 上人家已别无大样,但细节之处,疍家还有很多规矩与禁忌,比如喝汤用的汤匙 是不能背着放的,夹菜用的筷子是不能置于碗面,菜刀不能置于灶台上,盛吃的 东西时,用来盛的勺子不能往外翻等等。因为对水的敬畏,他们在船上设置了神 坛,每天都烧香拜佛,祈求平安。每年的四月八日,当地称为“水节” ,俗称“四 月八,大水发” ,意思是春雨绵绵的气候开始转为雨量大落大晴的季节。这是一个 一般性传统节日,家家户户沽酒买肉敬拜祖先,全家吃一顿大餐。而到农历七月 十四,又会制作水灯,任其飘流,以此祭祀鬼神等等。

(三)

婚俗

疍家的婚俗向来以其别具特色而吸引人。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疍家的婚 俗绝大部分还保留着浓厚的传统特色,比如新娘必须身穿红色短夹袄或小短袍, 出门时要“叹嫁” ,撑黑色“朱天伞”乘船而来过门,到夫家后,新娘一边敬茶, 一边唱着咸水歌,收取盘茶红包。随后,喜宴开始,沸沸扬扬,欢声笑语, 唱歌逗乐,场面热闹,亲朋戚友一直闹至深夜方才摇舟散去。 疍家人的婚嫁仪式很繁琐、特别,最大的特点是离不开一个“唱”字。婚唱 之热烈,如同壮族的“夜婚”,苗人的“走寨”,在郁江边,如果你有幸亲见, 那么一定终生难忘。从接迎、娶进、拜堂甚至开桌吃饭都以歌代言,有《迎亲礼 船对唱盘歌》、《陪嫁歌》、《新娘过礼船歌》、《新娘船头解禁歌》、《拜堂 点烛歌》、《出菜歌》、《四季水果歌》、《十二月花歌》等,林林总总十多样。 歌词大多是信口拈来,言语浅白,如“一碗明虾碎肉烩呀,雪白粉丝长过北流河 啰!”(《出菜歌》)、 “细妹呀,狮子上山龙落海,唔知几时何日得相逢?”(《陪 嫁歌》)等等。整个过程中,水上“叹嫁”可谓最大的戏头。“叹嫁”,原叫 “哭嫁姐”,有父女对“哭”的,有姐妹(伴嫁娘)对“叹”的,也有自叹自唱 的。句与句之间押韵,大多是即兴编词,随口唱答,内容根本是歌颂父母劬劳恩

文学院 09 (6) 班 覃良芳 109233010529

德,悲叹不能长侍膝下之意。“叹嫁”主要是赶江号码、采药唱腔、佛教音乐, 各种形式竭力发挥,很有知识性,既可一般咏唱,又是增长知识的教材,曲调采 用盘旋、重复等手法,音程跳动不大,听兴起声音委婉朴实,有浓郁的乡雅致息。 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特别是很多疍家人搬到岸上居住后,这些传统的繁琐礼 俗已经被年轻一代渐渐淡化了,现在,疍家人的婚嫁场面已很少这么隆重和讲究 了。

三、 文化

(一) 语言文字
方志对疍家多有记载,但对疍家话只零星的记载,且往往语焉不详。较早论 及疍家话的是宋人周去非《岭外代答》,其中提到广西钦州疍家“语似福广.杂以 广东西之音。” “疍家话”是疍家人群体内部的日常交际用语, 他们对外多使用当地的权威 方言。疍家话在当地语言的使用格局中处于弱势,常常不为其他族群所认同。对 于疍家话,学界一直少见研究,其系属亦未有定论。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 的疍家人告别舟居生活,与使用不同汉语方言的陆上居民杂居,疍家之间使用疍 家话的机会越来越少,年轻的一代则干脆放弃疍家话而改说当地的权威方言。如 今只有六十岁以上的人能说相对而言比较地道的疍家话,三、四十岁的人受当地 权威方言的影响很大,而青少年则少说或完全不说疍家话。 大湾镇的疍家人目前使用的语言以土白话为主,与当地居民语音的较大差别 之处在于,他们但带着较重的粤语口音。他们是否曾有属于自己的文字已无从考 证。目前统一使用汉字。

文学院 09 (6) 班 覃良芳 109233010529

(二) 教育
疍家人旧时被视为“贱民”,倍受歧视和欺压。近半个世纪来,对疍家的压 迫和歧视已经消除。但由于历史原因,加上萍踪无定的生活方式,疍家人受教育 程度整体偏低,他们在社会竟争中也往往处于劣势,成为一个弱势群体。 在大湾镇当地, 目前尚存在着一些调侃疍家人的童谣, 比如: “船家儿[mie 1], 背[mie 1]酒瓶,背[mie 1]不稳,跌落江”。现在,疍家的孩子和当地的孩子一 起上同样的学校接受同样的教育。

(三)

信仰

大湾镇的疍民最信的是奉龙皇,在他们居住的附近,建有华光庙、新社 等庙宇,每逢初一、十五或各传统节日,疍民都要去上香,备鸡、鸭、鱼、 肉、果品、糖果等物品来奠祀。

结语
现在,疍家人已经洗脚上岸,依湾临水,搭棚而居。但是,他们无论是选择 过去和现的生活方式,必定有其历史和现实的理由,不分高下,更无优劣。无论 是唱着咸水歌的疍家人,还是现在已经失去这一传统的疍家人,他们和我们一样 有生命的喜悦,有离别的悲苦,有漂泊的酸楚,有对未来的的茫然和死亡的恐惧 或者说是面对恐惧不得已的坦然。我有很多朋友是属于疍家人,热情友好的他们 也使我深深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友谊是建立在真诚之上,祝愿家乡的父老乡亲 们相亲相爱,共同建设美好的生活。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