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叶嘉莹谈人间词话


我个 人 以为 ,词的 每 一次 发展 和 变化 ,都与 时 事的 变化 有 很密 切 的关 系 。大 家以 为 小词 写 美女 爱 情与 时 代不 相关 , 可是 就 是这 样 不相 干的 东 西, 它 其实 是 相干 的。

一 个 时代 有 一个 时 代 的文 学 批评 , 所以 我 们对 于《 人 间词 话 》的 评 价, 应该 是 有肯 定它 的 地

方 ,但 是我 们 也 应该 知 道它 不 足的 地 方 。尽管 如 此 ,我 还 是要 说 ,王国 维 是很 了不 起 的, 张 惠言 也 是了 不起 的 。

真 正 的精 神 和文 化 方 面的 价 值, 并 不是 由 眼前 现实 物 欲的 得 失所 能 加以 衡量 的 。

一 年 来,叶 嘉莹 教 授 以 “王 国 维《 人 间词 话 》问 世百 年 的词 学 反思 ”为 总 题目 ,在南 开 大学 、南 京 大学 作 了三 次 长篇 演 讲,涉及 中 国词 学 百年 发 展及 其 他文 化 问题 ,引 起较 大 反响 。 2010 年元 旦 ,中 国社 会 科学 报 记者 专 程到 天津 采 访叶 嘉 莹教 授 ,话 题就 从 王国 维的 《 人间 词 话》 开 始了 。

千 年 词学 的 困惑

记 者 :王国 维《 人间 词话 》的 发表 ,可 以说 是 20 世纪 中 国文 学 和中 国 文学 研 究的 一 件值 得 记录 的 大事 情,其 中一 个 原因 ,就 是 因为 这 是中 国 学者 有 意识 地 运用 西方 文 学理 论来 解 释中 国 文学 现 象的 一本 著 作 ,而且 很 可能 是 第一 部。时 间过 去 了百 年 ,站 在现 在 的立 场 来看 , 《人 间 词话 》对 于 词学 的 传统 意 味着 什么 ? 对其 后 的发 展 有什 么作 用 ?

叶 嘉 莹:我 有几 次 演 讲,总 的题 目 是 “王 国 维《 人间 词 话》问 世 百年 的 词 学反 思 ”。 《人 间词 话 》是 研究 、评 论词 的著 作 ,它 问世 百 年了 ,这个 时 候,我们 需 要对 于 词学 有 一个 反思 、一 个 回 顾。一方 面 是向 前 推溯 ,《 人 间词 话 》发 表以 前 ,词 学 是什 么 情况 ,它 对 词学 有 什么 继 承 ,或者 有 什么 创 新 。《 人间 词 话 》发表 以 后又 是 100 年 了 ,那么 这 100 年我 们 对于 词 学的 研 究又 有什 么 创新 和 进展 。

记 者 :越 是 重要 的 著 作, 越 是需 要 放在 长 时段 的历 史 坐标 中 来考 察 ,才 能真 正 认识 到它 的 价值 。

叶 嘉 莹: 你 给我 列 了 许多 题 目, 但 我想 我 还是 从比 较 切实 的 、比 较 有体 会和 了 解的 事情 谈 起吧 。 中国 古 代的 论 述, 如 先秦 诸子 百 家 , 他 们 的 著 作 往 往 是 一 个 个 的 寓 言 、 一 个 个 的 故 事 , 或者 像《 论语 》都 是片 段 的语 言 ,不是 长 篇大 论 的 逻辑 性 的思 辨 文字 。中 国 传统 的 文学 评论 的 语言 也 是如 此 。 国文 学 批评 所 长的 是 一个 具体 的 、 实 的一 种 感受 、 种 思维 , 中 现 一 不是 把 它归 纳 贯穿 起 来成 为一 种 理论 的 东西 。尤 其 是词 这 种文 学 体式 ,更 加 缺乏 一 个理 论上 的 价值 观 。

中 国 传统 对 于诗 和 文 章还 有 一个 总 的看 法 ,认 为诗 是 言志 , 文是 载 道。 而且 言 “志” 包括 两 种不 同 的内 容 ,一 是指 你 的一 种 理想 、 一种 志意 , 比如 孔 子在 《 论语 》中 说 “盍 各言 尔 志 ”。 另一 个 是指 一 般的 感 情活 动。 前 朱自 清先 生 写过 一 本书 , 《 诗言 志 辨》 以 叫 , 谈到 这 个问 题 。

可 是 词是 一 种很 微 妙 的文 学 体式 。 常常 说 词与 诗有 什 么不 同 ,它 不 仅是 形式 上 的不 同 ,一个 是 长短 不 整齐 的 句子 ,另 一 个是 整 齐的 句 子 。不只 如 此 ,从 一 开始 ,词 跟诗 的 性质 就 有不 同 。词 本身 是 配合 音 乐歌 唱 的流 行 歌曲 ,是 给流 行 歌曲 填 写的 歌 词。在隋 唐 之间 就 有很 多 流行 歌 曲的 曲调 ,长 长短 短 什么 都 有 ,而且 非 常通 俗 化 、市 井 化 。无 论 是 贩夫 走 卒 ,无 论 是何 种 职 业 、何 种 阶级 的 人民 ,你 心有 所 感 ,都 可 以按 照 流 行歌 曲 的调 子写 一 首词 。

我 们 追溯 到 有文 字 整 理 、刊 印 、编 辑 成书 的 第 一本 词 书是《 花 间集 》。 花间 集 · 》 《 序 说,这些 词 只是 整 理出 来 的一 些 比较 典 雅的 诗 人文 士写 的 歌词 ,是 为 了给 诗 人文 士 在饮 宴聚 会 的时 候 可以 有 这些 美丽 的 歌词 以 供歌 唱 。这 样的 目 的,第一 不 是言 志 ,而 是为 了 歌舞 宴 乐,跟 诗的 言 志不 一样 。第二 也 不是 抒 情的 ——这里 我 是指 狭 义的 抒 写自 己 的感 情——因 为 是给 歌 女填 的 歌词 ,不 代表 自 己的 感 情 。所以 词 在一 开 始是 俗 曲 ,大家 都 不 注意 、 不整 理 。 到 整理 的时 候 , 目 的则 是 给歌 宴酒 席 之间 歌 唱的 歌 女一 个曲 辞 去唱 。 等 其 所以 它 跟诗 的 目的 完 全不 同, 既 不是 言 志, 也 不是 抒发 自 己个 人 的情 感 。

记 者 :这 在 中国 传 统 的文 学 理论 中 ,就 不 好用 “诗言 志”、“文 以载 道 ”来 解释 了 。

叶 嘉 莹: 所 以中 国 词 学的 评 论一 直 在困 惑 之中 ,尤 其 是在 中 国传 统 儒家 思想 道 德的

观念 之 中, 写美 女 跟爱 情这 种 内容 的 文学 有 什么 意义 , 只 有什 么 价值 ? 可是 很奇 妙 的是 , 这种 既 不言 志 ,也 不写 自 己感 情 的歌 词,当 它流 传 和被 接 受下 来 以后 ,反 而 在读 者 之间 引起 了 很多 的 感发 和 联想 。过 去古 人 的词 论 对这 种 情况 的 发生 一 直是 迷 惘的 ,宋 人的 笔 记凡 是 谈到 词 的, 都 很困 惑, 都 不知 道 它的 意 义和 价值 。

词 后 来诗 化 了。 早 期 的词 是 不写 自 己的 感 情的 。到 了 后来 东 坡、 稼 轩时 ,不 但 写自 己的 感 情 ,也 写 个人 的 志 意 ,所 以 有了 这 一类 的 作 品 。可 是 在中 国 传统 的 观 念中 ,第 一 层困 惑 是 ,不 知 道写 美 女 爱情 的 歌词 有 什么 意 义和 价值 。等 到苏 、辛 出现 后 ,有了 第 二 层困 惑 ,这还 是 不是 词 呢 ?所 以 李清 照 曾批 评 说 ,像欧 阳 修 、苏 东 坡这 样 的 人 ,写 的 都 是句 读 不整 齐 的诗 。 那这 样还 算 不算 是 词呢 ?

其 实 我个 人 以为 , 词 的每 一 次发 展 和变 化 ,都 与时 事 的变 化 有很 密 切的 关系 。 我们 先从 早 期的 歌 词来 说 。南 唐,像冯 延 祀的 词 在伤 春 的表 面 的叙 写 之中 ,包 含 了很 深 的意 思 ,因 为 南唐 的 局势 ,冯 延祀 做 了南 唐 的宰 相 ,而 南唐 在 危亡 之 中 。而 李 后 主的 词 是个 很大 的 拓展 。 李后 主 为什 么会 有 这么 大 的拓 展 ,为 什么 他 能够 写 出像 王 国维 所说 的 “变 伶工 之 词为 士 大夫 之 词 ”?伶 工 之词 就 是为 歌 曲填 写的 歌 词, 士 大夫 的 歌词 是自 己 言志 抒情 的 作品 。有 李 后主 这 样的 作 品出 现,是 因为 李 后主 破 国亡 家。所 以小 词 的发 展 是慢 慢有 它 深层 的 意思 ,都 与 时代 外 在的 变 化有 密 切的 关系 。大 家 以为 小 词写 美 女爱 情 与时 代不 相 关, 可 是就 是 这样 不相 干 的东 西 ,它 其 实是 相干 的 。

《 人 间词 话 》的 理 论 悬念

记 者 :那 以 后的 人 , 从词 中 读出 了 许多 深 意, 看来 也 不无 道 理。 您 曾多 次讲 过 张惠 言在 词 学史 上 的重 要 性。

叶 嘉 莹: 一 直到 张 惠 言编 了 《词 选 》, 他 把他 的见 解 放在 《 词选 》 前面 的序 言 中提 出来 , 它不 是 给朋 友 写的 序, 不 是 说 好 话 赞 美 人 , 而 是 表 达 对 整 体 的 词 的 体 会 和 认 识 。 张惠 言 提出 了 词是 可 以写 “贤人 君 子幽 约 怨悱 不 能 自言 之 情 ”等 等 ,虽 然 他 的这 些 认识 是 对的 ,但 他为 了 要证 明 他 的话 是 对的 ,所 以他 就 把 温庭 筠 、韦庄 、欧 阳修 的 小词 都 指实 了, 说 温庭 筠 的 “照 花 前 后镜 ”就 是《 离 骚》 的 意 思, 韦 庄的 那 些 “红 楼 别 夜”, 都 是怀 念 他的 祖 国 。欧 阳 修的《 蝶 恋花 》是 写韩 琦 、范仲 淹 的被 贬 黜 ,他 一 个一 个 指 实 ,就 变 得 很牵 强 、很 拘 板、 很 狭隘 。所 以 他的 说 法有 他 的道 理, 但 是没 有 得到 普 遍的 认同 。

到 了 王国 维 ,他 也 认 识到 词 里面 有 一种 很 微妙 的作 用 ,是 非 常奇 怪 的, 就是 不 管它 表面 写 的是 伤 春怨 别 、美 女爱 情,常 常在 它 表面 所 写的 这 些景 物 情事 之 外,好像 还 有什 么东 西 。他 也体 会 到了 这 一点 ,但 因 为中 国 过去 的 文学 批 评不 是 逻辑 性 的、不是 有 理论 的 ,它 缺 少那 种 逻辑 性 的 、思辨 性 的批 评 的术 语 ,所以 他 很难 表 达出 来 。张 惠言 也 是这 样, 他 说 “不 能 自言 之 情 ……盖《 诗 》之 比 、兴 、 变风 之 义, 骚 人之 歌 ”,“则近 之 矣 ”, 大概 差 不多 就 是这 样 吧。

王 国 维认 为 张惠 言 牵 强 , 说 : 哉 , 他 “固 皋文 之 为词 也 ”, 为 张惠 言 的 解 说是 死 板的 、 认 牵强 附 会的 。 他所 赞 成的 是小 词 可 以 有 一 种 像 孔 子 说 诗 那 样 的 兴 发 感 动 的 自 由 的 联 想 。 好的 小 词就 是 能给 你 这么 一种 联 想,而这 个 联想 有 多种 可 能性 。所 以 王国 维 说古 今 之成 大事 业 、大学 问 者 ,必 经 过三 种 境界 。他 说的 这 三 种境 界 ,与原 来 的词 已 经 完全 不 相干 了。 这 虽然 是 静安 先 生自 由的 联 想, 可 是他 还 说了 , “然 遽 以此 意 解释 诸 词 ,恐 为 晏欧 诸公 所 不许 也 ”。——他 意识 到 这不 是 原作 者 的意 思, 承 认这 是 他的 联 想。

记 者 :这 涉 及词 学 中 一个 重 要的 理 论问 题 ,在 整个 文 学理 论 中, 对 其他 的文 学 体裁 来说 , 也有 普 遍意 义 ,即 作者 本 意与 “作 品意 义 ”之 间到 底 是怎 样 一种 关 系。

叶 嘉 莹 :关 于 “本意”与“意 义”,西 方 诠 释学 称 为 meaning 和 significance。我 在《词 学新 诠 》一书 的 第二 节 中 曾经 讨 论过 。至 于 说 词 里 面 有 个 东 西 ,可 是 又 不 要 用 张 惠 言 的 牵 强 比 附 的 说 法 ,那 么 这 种 东 西 是 什 么 ? 王 国 维 说 是 “境 界 ”,就 是 词 里 面 有那 么 一 个 世 界、一种境界。王国维找到了这个东西,并且尝试用一些西方的、哲学的说法来解释, 他 用 了 一 些 西 方 的 思 辨 性 的 说 法 ,但 是 根 本 的 “境 界 ”是 什 么 没 有 弄 清 楚 ,所 以 这 些 思 辨 性 落 实 下 来 , 仍 然 是 模 糊 的 。 但 王 国 维 有 他 的 贡 献 , 就 是 他 体 会 到 了 词 的 “境 界 ”。

可 是 , 人 间 词 话 》还 有 一 个 缺 憾 ,王 国 维 说 “词 以 境 界 为 最 上 ”,因 为 诗 可 以 言 志 、 《 可 以 载 道 、 可 以 抒 情 , 都 知 道 说 的 是 什 么 。 可 是 词 不 好 用 这 些 来 概 括 , 于 是 他 提 出 “境 界 ”。 既 然 用 “境 界 ”, 那 就 用 “境 界 ”说 词 就 好 了 。 可 是 王 国 维 说 到 “境 界 ”的 时 候 , 他 引 用 的 例 证 却 都 是 诗 。他 说 “境 界 ”有 大 的 也 有 小 的 ,什 么 “落 日 照 大 旗 ”、“有 我 之 境 ”、“无 我 之 境 ”, 引 的 都 是 诗 。 那 么 词 的 “境 界 ”是 什 么 , 他 也 没 说 清 楚 。 记者 : 这也 算 《人 间 词话 》留 给 后人 的 一个 学 术悬 念。

叶 嘉 莹: 国 维 还 有 一 个 缺 点 , 是 他 不 会 欣 赏 南 宋 的 词 。 重 视 直 接 的 感 发 的 词 , 王 就 他 不 喜 欢 南 宋 的 词 。可是 南 宋的 词 之出 现,在 词的 发 展历 史 上有 一 个必 然 的缘 故,那就 是 因为 词 这种 长 短句 的 句法 ,如 果都 用 直接 的 叙写,就成 为 大白 话 一样 。凡 是 成为 大 白话 的说 法 ,变 得很 浅 白 ,就 没有 余 味了 。所 以 当词 是 小令 的 时候 还 可以 ,它 短 小,话都 还 没有 说 完 ,留给 人 很多 联 想。词的 长 调如 果 用长 短 句都 说 出来 就 没有 余 味了 。所 以同 样 写 美 女 早 晨 起 来 化 妆 , 温 庭 筠 的 “照 花 前 后 镜 ”这 个 可 以 , “新 帖 绣 罗 襦 ”这 个 也 让 人 有 联 想 。可 是 柳 永 写 的美 女 起 床 “倦 梳裹”一 类 的 ,就 不 能 引起 什 么 联 想 。就 是 你 把 这个 事 情 用白 话 都说 了 ,就没 有 联 想了 。所 以后 来 南宋 写 长 调的 人 ,就要 把 它隐 藏 起 来说 。他 不 得不 用 这个 办 法 ,就 如 同 我们 的 新诗 ,如 果都 用 白 话写 了 ,就没 有 余味 了 。所以 我 们为 什么 要 变成 朦 胧诗 呢 ,这 是没 有 办法 。因 为都 用 大 白话 ,意 味就 很 浅俗 了 ,所以 就 用朦 胧诗 , 在台 湾 ,上 世 纪六 七十 年 代就 是 用现 代 诗。 这都 是 不得 已 ,都 是 没有 办法 。

而南宋这些词,你要透过它这些委曲的或勾勒的手法体会其深意。 因为中国古人的 诗都 注 重直 接 感发 。这 样 的词 ,用 了 很多 思 想 、很 多安 排 、很 多刻 画,王国 维就 觉 得这 个隔 膜 了 ,所 以 他 就说 南 宋词 是 隔膜 的 ,因 为他 不 能体 会 。在 王 国 维 那 个 时 代 ,他 能 够 把 西 方 的 一 些 哲 学 的 、美 学 的 东 西 引 用 进 来 ,这 未 尝 不 是 他 的 一 个 进 步 ,也 是 中 国 文 学 批 评 的 一 个 进 步 。可 是 他 的 时 代 有 一 定 的 局 限 性 ,他 的《 红 楼 梦 评 论 》是 一 样 的 ,他 想 用叔本华的哲学讨论红楼梦, 不是用中国传统的索隐、 谜的方法来研究文学。 而 猜 不过 , 王氏 的《 红 楼梦 评 论》完 全用 叔 本华 的 哲学 来 讲,也不 免 受到 局 限而 有 很多 牵强 附 会之 处。

叶 嘉 莹:我只 是 说王 国维 的 “境界 说 ”在承 前 启 后的 情 况,对 于以 前 的继 承,对于 以 后 的开 拓 ,一 个时 代 有一 个 时代 的 文学 批 评 ,所以 我 们对 于《 人 间词 话 》的评 价,应该 是 有肯 定 它的 地 方 ,但 是 我 们也 应 该知 道 它不 足 的地 方 。尽 管 如此 ,我 还是 要 说 ,王 国 维 是很 了 不起 的 ,张 惠 言也 是了 不 起的 。

记者:西方有一种很有影响的文学理论,把文学研究分为外部研究与内部研究。对 待传 统 词学 的 各种 困 惑, 大概 需 要更 多 地进 行 内部 研究 。

叶嘉莹:我认为,首先,诗可以有多重的意蕴,多重的意蕴又出于多重的原因,而 其中 主 要的 则 在于 诗 歌之 中,词句 之 间、语 言文 字 符号 之 间彼 此 的关 系 结构 和作 用 产生 不同 的 意蕴 。所 以 要用 西 方的 语 言学 和 符号 学 来分 析,因为 语 言就 是 一种 符 号。在诗 歌 中, 存在 一 种 micro-structure, 是一 种 “显微 结 构 ”。 就 如果 根 据克 里 斯托 弗 Julia Kristeva) ( 的说 法 ,语 言在 文 学诗 歌 中的 作 用和 诗 歌的 语 言作 用有 两 种,一种 是 象喻 性 的作 用,比 如我 说 松树 代 表一 种 坚贞 的品 格,或 者我 说 美女 的 蛾眉 代 表贤 人 君子 的 品格 ,那 么这 种 语言 和 它所 象 喻的 意 思 , 是固 定 的 , 约 定 俗成 的 。 是 这就 是 象喻 的 , 一种 象征 的 意思 。 有 有 的语 言 , 并 没 有约 定 俗 成 的象 征 意 义 , 比如 “菡 萏 香消 ”, 在 诗 歌 历史 中 , 很少 有 人 说 过“菡 萏香 消 ”。 没 有约 定 俗 成的 象 征 意 义 就不 是 象 喻 性的 语 言 。 那 是符 示 性 的 语言 , 是

通过 语 言的 符 号所 表 现的 微妙 的 作用 , 它没 有 成为 一种 固 定的 、 象征 的 性质 。

而 小 词中 除 了象 喻 性 的语 言 之外 , 很多 符 示 性的 语 言 , 读 者很 多 联 想的 可 能性 。 有 给 张 惠 言 说 的 都 是 象 喻 , 什 么 蛾 眉 就 代 表 贤 人 君 子 , 王 国 维 提 出 “境 界 ”, 可 是 “境 界 ”他 说 的不 清 楚 ,所以 我 以为,如果 我 们现 在 说小 词 里面 有一 种 微妙 的 作 用 ,我 们 可以 借 用西 方的 理 论,但 是不 必 尽用 西方 的 语言 ,因为 我 们讨 论的 是 中国 的 文学 批 评。我 认 为 在 小 词的形象和语言之中,包含了一种可能性,就是西方的接受美学提出的 potential effects,即 一 种 “潜 能 ”,它 有 一 种 语 言 当 中 潜 藏 的 、可 以 引 发 读 者 多 种 联 想 的可能性。

至 于 词何 以 富于 引 人 联想 的 特质 ,在于 最 初 的《花 间 》词所 形 成的 “双 性 人格 ”。为什 么 那 些 小 词 , 写 的 是 女 子 梳 妆 , 却 给 人 以 其 他 的 联 想 呢 ? “小 山 重 叠 金 明 灭 , 鬓 云 欲 度 香 腮 雪 , 懒 起 画 蛾 眉 , 弄 妆 梳 洗 迟 。 ”为 什 么 就 给 人 丰 富 的 联 想 , 我 认 为 那 是 因 为 《 花 间》词中的女性形象,是把一个女子作为主体,作为一个主体的人,在感受,在表达。 而 作 者 却 是 男 性 , 所 以 读 者 就 会 把 词 中 所 写 的 “画 眉 ”、 “照 镜 ”都 联 想 成 是 作 者 的 托 喻 。 小词 之 所以 容 易引 发 读者 联想 , 是由 于 小词 中 的 双 重性 别 。 至于韦庄、冯延祀的词让人产生很多联想,用西方的新的理论来说,就是每个人说 话的 语 言 ,都 有 一个 语 言 的环 境 ,就是 “语境”(contact) 。南 唐 的小 环 境是 歌 舞宴 乐 的, 可是 它 的大 环 境是 在 危亡 变乱 之 中的 ,所 以 就在 歌 舞宴 乐 的小 词 中反 映 了那 种危 亡 变乱 之中 的 忧患 之 思 。那是 双 重的 语 境 。我把 它 根本 的 原因 说 出来 ,这 就 是 为 什 么小 词 有那 么丰 富 的含 义 的根 本 原因 。

用现在的、王国维以来的百年西方文学理论说明,温庭筠的小词有很深的意思,是 因为 双 重的 性 别, 南 唐的 作品 有 很深 的 意思 , 是因 为双 重 的语 境 。

而 王 国维 以 联想 说 词 ,是以 作 品的 文 本所 传 达 的感 发 作用 之 本质 为 依据 的 。 所 谓“感 发 作 用 之 本 质 ”, 这 是 我 自 己 杜 撰 的 一 个 批 评 术 语 。 我 以 为 对 作 品 中 “感 发 作 用 之 本 质 ” 的 掌 握 , 是 想 要 理 解 王 国 维 词 论 中 的 “境 界 ”, 这 是 “在 神 不 在 貌 ”诸 说 的 一 个 打 通 关 键 的 枢纽 。 氏 之所 谓 “境界”, 王 并不 指 作品 中 所表 现 的作 者潜 意 识中 的 主题 和 情意 , 是 指“作 而 品 本 身 所 呈 现 的 一 种 富 于 兴 发 感 动 之 作 用 的 作 品 中 之 世 界 ”。 由 此 而 言 , 只 有 伟 大 的 作 家, 才 能在 作 品中 创 造出 这样 的 世界 。

记者:您的这些工作,是从词学研究的角度,站在现代立场审视传统文化,为中国 文化 寻 找其 历 史存 在 的价 值,一方 面 保存 古 代传 统 固有 的 精华 ,一 方 面又 使 之得 到 理论 化的 补 充和 扩 展 ,使其 具 有了 时 代的 生 命力 。您 站 在现 代 立场 ,激 活 了古 典 诗词 的 内在 意蕴 。 可以 说 ,中 国 古典 诗词 , 不 仅 会 常 有 新 的 意 蕴 , 而 且 应 该 有 对 新 意 蕴 的 新 阐 发 。

叶嘉莹:总而言之,我以为王国维比起前代的词学家来,有了一些理 论的性质了,

但他 受 了局 限 ,他 不 能说 得很 透 彻、很 清楚 。那 我 们经 过 王国 维 以后 的 100 年,我 们有 了新 的 知识 , 有了 很 多新 的文 学 批评 的 术语 , 所以 我们 可 以说 得 更清 楚 一点 。

记 者 :在谈 到 您用 西 方的 理 论来 解 说中 国 古典 诗词 时 ,您曾 说 , “就 是 想从 一 个较 广 也较 新 的角 度,把 中国 传 统的 词 学与 西 方近 代 的文 论略 加 比照 ,希 望 能借 此 为中 国 的词 学与 王 国维 的 词论 ,在 以 历史 为 背景 的 世界 文 化的 大坐 标 中,为之 找 到一 个 适当 而 正确 的位 置 。 ”

叶嘉莹:我以为,真正的精神和文化方面的价值,并不是眼前现实物欲的得失所能 加以 衡 量的 。近 几 个世 纪 来西 方 资本 主 义过 分 重视 物质 的 结果 ,也 已 经引 起 了西 方 人的 忧虑 。1987 年美 国 芝加 哥大 学 的一 位 名叫 布 鲁姆 ( Allen Bloom)的 教授 ,曾 出 版了 一 本 轰 动 一 时 的 著 作 , 题 目 是 《 美 国 心 灵 的 封 闭 》 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 。 作者 在 书中 曾 提出 他 的看 法 ,以为 美 国今 日 的青 年 学生 在 学识 和 思想 方 面已 陷入 了 一种 极为 贫 乏的 境 地,而其 结 果则 是 对一 切 事情 都 缺乏 高瞻 远 瞩的 眼 光和 见 解。这对 于 一个 国家 而 言实 在 是一 种 极可 危虑 的 现象 。

记者:近年来,您运用西方文学理论对词及 词学做了透彻的解释。缪钺先生曾这样 评论《 中 国 词学 的 现代 观 》 ,称它 是 “继静 安 之后 又 一次 新 的开 拓 ”,对您 创 造性 地 运用 西 方女性主义理论研究中国词学的《论词学中之困惑与〈花间词〉之女性叙写及其影响》 一 文 , 他 也 给 予 很 高 的 评 价 , 称 之 为 “体 大 思 精 , 目 光 贯 彻 古 今 中 西 , 融 会 西 方 女 性 主 义文 论,反 观《 花间》诸 词 ”,“确 实 是一 篇 杰构 ”。该文 运 用西 方 现代 理 论,进行 了 成功 的批 评 实践 和 理论 建 设 ,打通 诸 家隔 碍 ,在中 西 文 论之 间 架起 了 一座 桥 梁 。可是 ,近 年 来 ,听 到 许多 年 轻人 都 说 ,叶教 授 所提 及 的这 些 西 方理 论 ,我们 也 都曾 涉 猎 过 ,可 是 我 们从 来 没想 到 把 它 们 与中 国古 典 诗词 联 系起 来 。

叶嘉 莹 :我以 为 那是 由于 这 些青 年 们虽 然 热衷 于学 习 西方 的 新理 论 ,但 是对 于 自己 国家 的 古典 文 化传 统 却已 经相 当 陌生 ,而 这 种陌 生 就造 成 了要 将 中西 新 旧的 多元 多 彩的 文化 加 以选 择 取舍 和 融会 结合 时,存 在一 个 重大 的 盲点 。所 以 他们 不 能将 这 些理 论 和术 语在 实 践中 加 以适 当 的运 用 ,这自 然 是一 件 非常 遗 憾的 事 情。前些 年,台湾 有人 把 李商 隐 的“蜡炬 成 灰 泪 始干 ”, 解 释为 性 的 象 征 ,就 是 牵 强 附会 。 用 西 方 理论 来 解 说 中国 古 典 诗词 ,不 能 背离 传 统 ,不 能扭 曲 传统 。我 运 用西 方 理论 ,不 是 拘于 一 家,而 是取 其 适用 者, 为 我所 用 。


相关文章:
《叶嘉莹:家国往事诗词人生》阅读附答案
这句看似普通的话,不仅是叶嘉莹的自白,更是点出了她诗词生涯的魅力根源。 此后几十年间,她著作等身,成为享誉国际的大家。她提出的词学中“弱德之美”的学 说...
高三复习论述类文本阅读(一)---叶嘉莹
(节选自叶嘉莹《谈诗歌的欣赏与〈人间词话〉的三种境界》 ) 1. 关于王国维《人间词话》的“三种境界” ,下列表述不正确的一项是 A.王国维引用三位词人的词句...
《叶落归根:叶嘉莹的诗歌与人生传奇》
”】 叶嘉莹常常想起顾随先生的话“以无生之觉悟为...词、散曲引自《迦陵诗词稿》 (中华书局 2007 年 ...用爱培育奇迹——谈“潜... 暂无评价 2页 ¥3...
叶嘉莹
文/叶嘉莹 本文摘自叶嘉莹先生著《人间词话七讲》,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定价 39 元。 王国维先生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学者。他之伟大,他之了不起,他之所以得到 ...
谈人间词话的美学价值
叶嘉莹谈人间词话 7页 免费 论《人间词话》中的“境... 2页 2下载券 《...谈《人间词话》的美学价值 人间词话》 朱俊 02 秋汉语言(本科)摘要: 摘要:...
2015年尔雅中华诗词之美.答案(叶嘉莹)
2015年尔雅中华诗词之美.答案(叶嘉莹)_教育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做完题后就...【对】 “词之雅郑,在神不在貌”出自【人间词话】 关于秦观,说法不正确的...
叶嘉莹评赏南唐二主词完整版讲座稿
(注:中华书局 跟大师学国 学——人间词话{2009 年版}为”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 著名学者、古典诗词研究家——叶嘉莹教授,在此基础上阐发了她自己...
《人间词话》读书笔记
叶嘉莹先生曾提出《人间词话》读书笔记 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五代北宋之词所以独绝 者在此。 静安先生以“境界”二字作为文篇开首,...
叶嘉莹《唐宋名家词赏析》
叶嘉莹《唐宋名家词赏析》叙论 一般说起来,诗与词在意境上有相似、相通之处,也有相反、不同 的地方。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曾说词“能言诗之所不能言,而不...
2015年中华诗词之美网络课课后练习答案
(f) 5 《虞美人》整首词前六句两两对比,永恒与无常的对比。(t) 叶嘉莹的...(t) 4 王国维的《人间词话》著于(c)年。 A 1907 年至 1908 年 B 1908...
更多相关标签:
叶嘉莹人间词话七讲 | 叶嘉莹 人间词话 | 叶嘉莹人间词话百度云 | 叶嘉莹谈词 | 叶嘉莹谈词pdf | 叶嘉莹谈诗词视频 | 人间词话 | 王国维 人间词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