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春秋时期鲁国家臣研究


河南大学 硕士学位论文 春秋时期鲁国家臣研究 姓名:何新 申请学位级别:硕士 专业:中国古代史 指导教师:李玉洁;涂白奎 20080501

中文摘要
家臣之“家",在西周和春秋时期指的是建立在卿大夫的宗族和采邑中的宗族、 政权合一的机构。史书中的家臣通常指的就是西周春秋时期周王室卿大夫及列国 卿大夫的臣属,负责管理卿大夫的宗族和采邑事务。家臣一词最早见于《左传?襄 公二十九年》,其文日:“公臣不足,取于家臣。”《左传》在此之前,虽未明书“家 臣”,但关于家臣之人、事,却已屡次提及;其后,关于家臣的记述更是不胜枚举。 诸侯国的卿大夫家臣相对于国君而言又可被称为“陪臣"。春秋时期的列国家臣阶 层在政坛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各国家臣中,又以鲁国的家臣最为活跃。 鲁国的家臣制度,源于周代实行的宗法制和分封制。在这两种制度相结合的 政治制度下,周王作为宗族的宗主和国家的统治者,对兄弟、功臣进行宗族和国 土的分封,使其成为诸侯国君;在鲁国,国君再进行类似的分封以至于卿大夫;卿 大夫又在“家"中设置了家臣。在家臣职官设置及职能方面,鲁国家臣体系带有 明显的模仿周王室和鲁国公室官僚体系的特征,可称为“拟公性"。除此之外,春 秋时期的鲁国家臣还体现出双重性、宗法性和流动性的特性。春秋时期,鲁国卿 大夫的宗族和采邑不断扩大,为了能够很好的管理宗族和采邑事务,他们设置了 更多的家臣,促进了鲁国家臣制度的完善。 鲁国家臣在政治、经济等方面,对家主都有很强的依附性或者依赖性,其利益 是与卿大夫的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为了保护自身权益,家臣唯家主之命是听, 成为卿大夫的附庸。卿大夫的家臣,相对于国君来说是一种离心力量,在一定程 度上削弱了国君的权力。后来,随着私欲的膨胀,家臣又逐渐成为既背离家主, 又与国君相离心的势力。 春秋时期,更为先进的县、郡制已经在一些国家确立并开始推广,但这一制 度在鲁国却迟迟未能推行。春秋中后期,随着鲁国卿大夫们日益将主要精力放在 了互相争权夺利上,各种权力越来越多的下放到家臣手中,致使一些地位较高、 比较特殊,因而受到重用的家臣逐渐掌握了卿大夫的宗族或采邑中的大权,这种

现象在鲁国“三桓”的采邑上最为严重。久而久之,这些掌握了大权的家臣,私 欲不断膨胀。为了扩大自身的利益,他们不断削弱家主的权力,甚至想要取而代 之,公然“张公室”、“执国命”,以至于发动叛乱,沉重打击了三桓家族以及鲁国
公室的权益。

面对家臣对自身权力和利益形成的严重威胁,鲁国国君同卿大夫联合起来, 决心铲除强势的家臣。在孔子的建议下,鲁国开始了拆除三桓采邑坚固的城防设 施,即“堕三都”的行动,希望借此消除家臣的权力基础。但是,长期掌握采邑 大权并受益匪浅的采邑家臣们对此则持强烈的反对意见。为了维护自身权益,他 们再度发动叛乱。在经历了一次次家臣叛乱,付出惨重的代价之后,鲁国国君和 卿大夫们终于逐步收回了家臣手中掌握的大权,削弱了家臣实力和家臣制度,导 致了鲁国家臣制度的逐渐消亡和家臣阶层的日益没落。 鲁国家臣的叛乱证明,以采邑制度为主的地方行政制度存在着诸多弊端,必 然走向灭亡,新的中央集权制度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要求。

关键词:春秋时期、鲁国、家臣

Abstract

IIl tl:Ie

Westem

Zhou Dynast)r and tlle

SpriI培锄d A1m姗n
of me

p甜od,“F锄ily”meaIls

a‰d

of

o玛锄i刎0n i11雠矗efs and恤c1觚s
Retainers meant me millisters iIl a11 sorts

QiIlgdai觚.In恤mstory
e耐iest
llsage reCord i11

li钯】劬Ⅱ.es,nle
deal.mg诵m

tlle“F锄my”,Ⅱleir reSpo璐ibili锣is

of世斑s

iIl缸1e

fiefs柚d

nle clanS.111e

all ofliteratures is,i11 tlle Tso is not

enough

Ch眦,nle ye缸of)(iang 29,“IfⅡle millisterS oftlle state i11肌y c舔e,the妇erS could reiⅢ.o肼.”A№ou曲tlle word“r砌ner,,
s州es
of retaillerS were allusioned f.0r m赳ly tiInes.
to tlle

was Ilot been mentioned before,tlle

ARer tllat.the

r“ners were

recorded

more舳d more tilnes.I沁lative
aIl

monarcll,

廿1e r酏鱼iIlers could be called“Pei mirlisters”.RetainerS played

iII啪rtant role m me

S曲g跚d A1ltllmn P丽od,especially inⅡle Lu State.
The Retainer tlle

Syst锄iIl Lu,w嬲originated

f.rom tlle patriarchal clan system arld
ofthe Zhou,2Ls tlle

e疵。腼ent

ofthe Zhou

D)r11as够IIl恤se

systems,吐1e硒ng
llis

suzerain of tlle clan aIld the Hng of me

courItry,erd’eo位d

brotllers锄d millisters

state.made mem become mon孤ches.hl ttle Lu state,t11e t量le

monarCh耐.eo丘.ed fie蠡t0
Retainer SyStem of the Lu

Qingdai觚.Qillgdai血s

set retainers

in‘‘F锄ilies”.111e

state、懈imitating the miIlister syst锄of t11e Zhou DynaSty锄d the miIliStcr syStem of
the Lu State.AIld,me retainers of the Lu State,expressed

dllaJi坝patriarChality

a11d

liquidi够In me 锄d
fiefs

Lu State,duriIlg the and

Sp血g锄d

Autll踯Period,the Q洫gdai向s’claIls

bec锄e 1a玛er

l鹕er,they set more锄d more retainers t0 maIlage,iIl this
bec锄e p耐Iect.
on

case,tlle Retainer System of tIle Lu State In

politics觚d

econornjc,the retainers of tlle Lu State depend

their lords Ve巧

much,tlleir benefits

contacted谢t11 their
out their

lords closely.IIl order to pmtect tlleir benefits,

retamers juSt ca而ed

lords’order,they were me lords’political satellites.

R删nerS

wefe centrifhgm fbrce to nle monarch,mey weakened t11e power of t11e
TTT

monarch.IIl廿le sequel,伊adumly,Ⅱle
botll nleir lords and t11e mon锄.ch. hl the

r址ers t啪ed

to



kind of opposite power to

Sp血g锄d A咖m

Period,也eⅡ眦adV锄ced

Co硼哆勰d Pref.em鹏

System had been fouIlded a11d eXtended iIl some鼬ates,but

not in

Lu.QiIlg腻觚of the

Lu put meir mostly f.0rce into the agpns witll eaCh omer伊adually,some impon;ant

跳inerS

90t more aIld more powers,especially iIl me fiefS

of“SaIlH啪”.As

time

paSses,the锄bition of retainers who got tlle most iInpo心Int power iIlnated.IIl order to
satis矽tlleir
bene丘ts,nley weakened me power of tlleir lords ceaSelessly,even

w觚ted

to replace their lords.111e

r“ners“eXtended

me powerS

of舭moIlarch”,‘‘hold me

nationm political power,’,even launched iIlsu唱encies,Shocked tlle

SanH啪and
state强d

tlle

monarch heaVily.
FaCed the meImCe n。omⅡ1e retaillerS tog酬№r,tlle mon肿Ch of tlle Lu tlle

Qingdai如s
me

uIlited to weal【en t11em.On Kongzi’s suggeStio玛mey decided to backout on廿1e fiefs of S锄H硼n,in order to elimina【te让Ie p0、Ⅳer foulldation of

fi珊defence

tlle retainers.But t:he

r嘲i11ers Who held

me power of tlle fiefS for



Long-t锄a11d 90t
Lu

more benefits柚gued against.They

l踟ched iIlSu玛encies again
moI脚ch
and tlle

to protect nleir rights

锄dbenefits.A舭r

fi咖ing

for mally times,me

Qing蹦觚of the

State r酏眨lCted the powers held by began to weal【en tlle Retail】er System

r鲥ners,but paid商serably heaVy price.They retaillers’strengm觚d吐le R“ner System,tlle retainers and nle
down gradually. State proved,嬲a l【ind of Local

caIIle

adrIlini蜘ion system,me Fief System w弱defectiVe,c删y,it晰ll p嘶sh.111e new
Cen砌ization System is tlle iIleVita.ble requeSt of me lliStory. Key肿rds:theSpringandAlltl舢P舐0d; t}leLu咖e;
Retainer

The insu玛ence of tlle rel越ners i11Ⅱle Lu

IV

关于学位论文独立完成和内容创新的声明
本人向河南大学提出硕士学位中请。本人郑重声明:所呈交的学位论文是 本人在导师的指导下独立完成的,对所研究的课题有新的见解。据我所知,除 文中特别加以说明、标注和致谢的地方外,论文中不包括其他人已经发表或撰 写过的研究成果,也不包括其他人为获得任何教育、科研机构的学位或证书而 使用过的材料。与我一同工作的同事对奉研究所做的任何贡献均已在论文中作 了明确的说明并表示了谢意。

学位申请人:c学住论文作者)釜名:二、/i煎:一二塑I
毫磅昭卑钿77目
关于学位论文著作权使用授权书
本人经河南大学审核批准授予硕士学位。作为学位论文的作者,本人完全 了解并同意河南大学有关保留、使用学位论文的要求,即河南大学有权向国家 图书馆、科研信息机构、数据收集机构和本校图书馆等提供学住论文(纸质文 本和电子文本)以供公众检索、查阅。本人授权河南大学出于宣扬、展览学校 学术发展和进行学术交流等目的,可以采取影印、缩印、扫描和拷贝等复制手 段保存、汇编学位论文(纸质文本和电子文本)。 (涉及保密内容的学位论文在解密后适周本授权书) 。学位荻得者(学位论文作者)签名:

:!驾 至j



20彤年占月厶日 学位论文指导教师签名:

丕2:丝

20昭年6月心日


一、选题意义



在西周和春秋时期,家臣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周朝建立之初,在宗法制和分 封制的影响下,“天子建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①,家臣制度得 以在卿大夫的宗族和采邑中确立。春秋时期,随着各国卿大夫宗族和采邑的不断 扩大,家臣制度得以不断完善,家臣阶层也逐渐成为一支较为庞大,且掌握一定
权力,能对本国内部乃至国家关系形成一定影响的力量。

而纵观整个周代,受家臣影响最大的,无疑是春秋时期的鲁国。鲁国,是周
王朝建立之初,分封在东方的一个大国。到了春秋时期,鲁国也不失为一个相当

重要的诸侯国。对当时的各国来说,鲁国的影响力都是不容忽视的,特别是在桓
公时期,鲁国国力一度较为强盛。后来,随着卿大夫政治在鲁国愈演愈烈,国君 变得徒有虚名,公室的力量逐渐被一些把持了鲁国政权的卿大夫(如三桓)所瓜

分。随着卿大夫政治的发展,家臣阶层也逐渐登上了历史舞台,成为鲁国政坛一
股不容小觑的力量,甚至一度使鲁国出现了“大夫专国,士专邑"∞的政治局面。

春秋中后期,一些掌握了卿大夫宗族或采邑大权的鲁国家臣野心不断膨胀, 为了自身的利益,他们不断削弱家主的实力,甚至公然发动了多次针对家主,乃 至国君的叛乱,如季孙氏家臣先后发动了南蒯之叛、阳虎“陪臣执国命"④和公山
不狃之叛;叔孙氏家臣先后发动了竖牛之乱和侯犯之叛;孟孙氏家臣发动了公孙

宿之叛。这些叛乱标志着家臣权力达到了顶峰,也沉重打击了卿大夫的实力,乃 至鲁国的国力。这些叛乱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首先应归根于周代宗法制和分封 制相结合的政治制度;其次是因为鲁国地方行政制度的落后性和卿大夫对家臣的 放任;当然,家臣私欲的膨胀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94页。 岱(汉)董仲舒:《春秋繁露?手道第六》,中华书局,1975年版,第124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论语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224页。

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家臣叛乱后,鲁国国君和以三桓为代表的卿大夫们看 到了家臣权力膨胀的危害。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他们采取了“堕三都"∞等削弱 家臣权力基础的行动,促进了鲁国家臣制度的逐渐消亡和家臣阶层的日益没落。 可见,春秋时期的鲁国家臣不但可以在家主的宗族和采邑内起到举足轻重的 作用,而且能够在本国政坛掀起波澜,甚至影响到鲁国同其他国家的邦交关系。 因此,对此问题进行专门研究,必然可以使我们更好的把握春秋时期的鲁国历史, 对鲁国卿大夫政治、家臣政治以及鲁国的内外政策有一个更清晰的认识。

二、研究现状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家臣问题一度不为学术界所重视。近些年来,由于 看到了家臣阶层的特殊性,以及家臣在周代,尤其是春秋时期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家臣阶层逐渐为学术界所关注,开展了这方面的研究,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牛继清的《家臣与春秋社会》②对家臣的起源、发展和性质,家臣的宗法色彩 和在春秋“公"、“私”斗争中的作用,以及“陪臣执国命"与家臣的消亡进行了 研究;邵维国的《周代家臣制述论》@研究了周代家臣的设置及其职责,家臣制的 内容及实质和家臣制的衰落;谢乃和、陶兴华在《春秋家臣屡叛与“陪臣执国命’’ 成因析论》④中着重分析了家臣叛乱和“陪臣执国命”现象及其原因;杨小召的《论 西周春秋时期家臣的双重性》@则重点考察了家臣的双重性。 一些著名专家学者的著作,也从不同的角度对家臣进行了考察和研究。如朱 凤瀚先生的《商周宗族形态研究》@对周代家臣制度的产生,春秋时期家臣制度的 承继和变革作了一定的研究;吕文郁先生的《周代的采邑制度》④则对周代,尤其 是春秋时期的家臣职官设置及其职能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考察,并对鲁国的家臣叛
①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190年第二版,第1586页。 @牛继清:《家臣与春秋社会》,《周原师专学报》,J994年第4期。 @邵维国:《周代家臣制述论》,《中国史研究》,1999年第3期。 @谢乃和、陶兴华:《春秋家臣屡叛与“陪臣执国命”成凶析论》,《西北师大学报》,2006年第43卷第6期。 @杨小召:《论西剧春秋时期家臣的双重性》,叫川大学硕上学位论文,2006年。 @朱风瀚:《商周宗族形态研究》,天津古籍出版社,2004年7月版。 o吕文郁:《周代的采邑制度》(增订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


乱作了一定说明。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专家、学者的著作和文章,虽然并没有对周代的家臣进 行专门、较为详细的研究,但也在不同程度、不同角度上涉及了周代的家臣制度 和家臣阶层。如钱宗范著《周代宗法制度研究》①、周振鹤著《中国地方行政制度 史》@、王兰仲的《试论春秋时代宗法制与君主专制的关系》③、赵伯雄的《周代 大夫阶层的历史发展》固、刘蓉的《春秋时代的私徒属》⑤、朱子彦的《论先秦秦 汉时期的两重君主观》@、方建春、曹凤琴的《春秋战国时期幕府制度的起源》⑦等。 然而,学界针对家臣阶层所作的研究,大多着眼于整个周代王室和诸侯国家 臣制度的普遍性和共性,虽然涉及鲁国家臣之处很多,但仍然缺乏专门针对春秋 时期鲁国家臣的研究。

三、研究思路
本文旨在于吸收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正确理解文献资料,用较为翔实的 资料,对春秋时期的鲁国家臣制度和家臣阶层进行考察和分析,力求作出较为系 统的梳理和较为全面的探讨。内容包括:鲁国家臣制度形成的原因;鲁国家臣阶 层的性质、出身;春秋时期,鲁国家臣的具体职官设置及其职能;春秋中后期鲁 国家臣的叛乱、原因及其影响。

①钱宗范:《周代宗法制度研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年7月版。 圆周振鹤:《中国地方行政制度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圆王兰仲:《试论春秋时代宗法制与君主专制的关系》,《中国史研究》,1984年第l期。 缈赵伯雄:《周代人夫阶层的历史发展》,《内蒙古人学学报》,1983年第2期。 四刘蓉:《春秋时代的私徒属》,《史学集刊》,2004年第4期。 @朱予彦:《论先秦秦汉时期的两重君主观》,《史学月刊》,2004年第2期。 。方建春、曹风琴:《春秋战国时期幕府制度的起源》,《固原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25卷第4
期。

一、鲁国家臣制度产生的原因
(一)鲁国家臣制度源于周王朝宗法制和分封制
鲁国家臣制度源于周王朝宗法制和分封制相结合的政治制度,如欲了解鲁国 家臣制度,必须首先探讨周王朝的宗法制和分封制。 宗法制度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以确定贵族的亲疏、等级、分封和世袭关系 的制度。宗法制的关键内容是“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即严格区 分嫡与庶,大宗和小宗,实行嫡长子继承制,依靠自然形成的血缘亲疏关系来划 定贵族的等级地位,从而防止贵族间对于权位和财产的争夺,其目的在于稳固贵 族阶级的内部秩序。宗法制度发展到西周时期达到了较为完备的程度。 西周初年周王朝推行分封制度,即周天子对其功臣和子弟进行封授,把土地 和人民分封给他们。这些受封的功臣和子弟,就是诸侯。诸侯拥有诸侯国的政治、 经济和军事大权,在诸侯国进行统治;并且“以蕃屏周’’锄,拱卫周王室。天子施 行分封制度,其根本目的是为了实行层层统治,借助诸侯来控制全国。 宗法制度和分封制度本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随着历史的发展,到了周代, 两者已经不再孤立存在。周初的统治者为了能够更好的管理宗族,治理天下,将 宗法制和分封制结合起来,形成周王朝一项基本的政治制度。在这样的制度下, 周天子、诸侯、卿大夫以至于士,甚至于平民,无论是在宗族中还是在国家各级 政权中,都形成了严明的等级制度,即“天子建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 有贰宗,士有隶子弟,庶人、工、商,各有分亲,皆有等衰。”@ 周天子:在宗族中,周天子是全周族的“大宗",周宗之主。周天子的宗主之 位代代由其嫡长子继承,以世代保持周王作为天下大宗的地位。天子的庶兄弟和

庶子相对于天子来说是为“庶支”、“小宗"。在政权中,周天子名义上是全国王地

o《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公羊传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3页。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420页。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94页。


和人口的统治者,正所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回。周天子的王位世代由嫡长子 继承。对于无权继位的子弟,周天子可以将全国的土地划分为若干诸侯国,使其 接受封赐成为诸侯国君,即“天子建国’’;也可以任命他们为周王室卿大夫,在“王 畿’’之中为他们划出采邑,使其成为采邑之主。 诸侯和王室卿大夫:在宗族中,诸侯和王室卿大夫相对于天子来说是“庶支"、 “小宗”,但在本国或本采邑中,他们又成为本支的“大宗"。他们的宗主之位也 代代由嫡长子继承,世代保持本支大宗的地位,其余庶兄弟和庶子又成为“庶支"、 “小宗’’。在政权中,诸侯是周天子之臣,然而在本国政权中,他们享有行政、经 济以及军事大权,又是本国土地和人民的统治者,其君位也世代由嫡长子继承。 诸侯国君仿效周天子分封卿大夫的作法,将无权继承君位的公室子弟封为本国的 卿大夫,从本国土地中划分出采邑封授给他们,建立起宗族和政权合一的“家’’, 即“诸侯立家"。由于王室卿大夫的采邑都在天子直接控制的王畿之内,所以他们 虽然在采邑上享有经济大权,但是并不享有像诸侯一般的行政和军事大权。 诸侯国卿大夫:在宗族中,诸侯国卿大夫相对于国君来说是“庶支’’、“小宗’’, 但在自己的“家”中,他们又是本支的“大宗"。卿大夫的宗主之位同样代代由嫡 长子继承,世代保持本支大宗的地位,其它无权继承宗主之位的卿大夫的庶弟和 庶子又成为“庶支”。卿可以在庶支中设置“侧室’’,大夫可以在庶支中设置“贰 宗”,但其余大多数庶支则成为普通的宗族成员。在政权中,卿大夫是国君之臣, 周天子的“陪臣"圆,但是在自己的采邑上,他们同样享有行政、经济和军事全权。 卿大夫的采邑主之位亦由嫡长子世代继承,无权继位的庶弟和庶子,可以成为卿 大夫下属的臣僚。由于卿大夫一级的政权称为“家”,所以卿大夫的臣子称为“家 臣”,而卿大夫则是家臣的“家主"。 诸侯国卿大夫家臣:在宗族中,他们作为“小宗",是本宗族的基本成员。在7 政权上,他们是卿大夫宗族和采邑中的基层官员,属于“士”阶层。卿大夫的家 臣与国君的关系如同各国卿大夫于周天子的陪臣关系,故而他们也是本国国君的
。高亨:《诗经今注》,上海古籍flj版社,1980年版,第315页。 国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342页。


“陪臣"。在经济上,周代的士可以得到一定的“田’’以维持生计,而家臣除了“田’’ 之外,还可以得到卿大夫另行封赐的“加田",即“官宰食加"∞。 周初的家臣往往是卿大夫宗族中的小宗,在政权上是卿大夫的臣子,在经济 上接受卿大夫封赐的“加田",则家臣制度无疑是周王朝宗法制和分封制相结合的 政治制度的产物。而鲁国作为周王朝建立之初的一个重要诸侯国,其国君为周族 庶支,受封国于周天子,其家臣制度同样是在周代宗法制度和分封制度下出现的。

(二)鲁国家臣体系根源于周王朝的官僚体系
中国乃至世界各国的行政制度中,下级的行政机构总是模仿上级行政机构, 下级的官僚体系也总是呈现出很强的模仿上级官僚体系的特性。 鲁国公室官僚体系即呈现出鲜明的模拟周王朝官僚体系的特点。根据《周礼》 记载,周王室设置冢宰(太宰)、司徒(司土)、司马、司寇、司空(司工)等一 系列官职。鲁国公室官僚体系中,也设有类似官职。如“故公钮氏富,又出为公 左宰。”④说明鲁国公室有“宰"。在收受竖牛贿赂的南遗怂恿下,季武子不许叔孙 氏家臣杜波以大路为叔孙穆子随葬,但杜波不从,言于季武子:“夫子受命于朝而 聘于王,王思旧勋而赐之路,复命而致之君。君不敢逆王命而复赐之,使三官书 之。吾子为司徒,实书名;夫子为司马,与工正书服;孟孙为司空以书勋。今死 而弗以,是弃君命也。书在公府而弗以,是废三官也。若命服,生弗敢服,死又 不以,将焉用之?"@从杜波的话中我们可以知道,鲁国设置有司徒、司马、司空。 《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其后定公以孔子为中都宰,一年,四方皆则之。由中 都宰为司空,由司空为大司寇。"可见鲁国也设有中都宰和司寇之职。 周代各国卿大夫家臣的设置都体现出了明显的模仿公室的特征,即“拟公性"。 譬所谓拟公性,是指卿大夫在封邑和家室内的家臣是完全按周王朝及各诸侯国公

。上海师范学院古籍整理组:《国语?晋语四》,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第37l页。 圆杨们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079页。 圆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259页。


室的官制设置的,是卿大夫自置的官吏,是浓缩的国家官僚机构。"①鲁国自然也 不例外。《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记载:“压求字予有,少孔子二十九岁。为季氏 宰。"据《左传》记载,施氏曾以鲍国为宰;南遗、南蒯、公山不狃作过季孙氏费 邑之宰;公若曾为叔孙氏邱邑宰;公敛处父、公孙宿作过孟孙氏成邑宰,则鲁国 卿大夫家臣中皆设有“宰";“南蒯之将叛也,盟费人。司徒老祁、虑癸伪废疾, 使请于南蒯日:‘臣愿受盟而疾兴,若以君灵不死,请待间而盟。堋②则费邑设有 司徒:《左传?襄公二十三年》(下文凡引《左传》,只书年份,省去左传二字)记 载“季氏以公钮为马正",杜预注日:“马正,家司马。"@《定公十年》记载了叔 孙氏邱邑马正侯犯的叛乱,叔孙武叔求助于邱邑工师驷赤,最终平定了叛乱。杜 注日:“工师,掌工匠之官。”∞则采邑工师职责同于王室和公室的司空。从这些文 献记载来看,鲁国卿大夫的家臣中设置有宰、司徒、马正(司马)、工师(司空) 等职务,可见,鲁国的家臣体系是模仿鲁国公室乃至周王室官僚体系而建立的, 根源于周王朝公室的官僚体系。 其实,不仅仅是鲁国,周代各诸侯国的家臣体系大都根源于王室官僚体系, 这也使得各国的家臣制度和家臣体系呈现出很强的相似性。

(三)鲁国家臣制度产生的直接原因
鲁国,原本是周公旦的封国。周武王灭商之后,“封周公旦于少吴之虚曲阜, 是为鲁公。’’@周公旦是周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是西周初期一位杰出的政治家、 军事家。西周建立后不久,武王去世,新继位的成王年幼不能摄国政,“周公恐天 下闻武王崩而畔,周公乃践阼代成王摄行政当国。’’@周公的践阼,引起群弟的猜 疑,殷人后裔武庚乘机联合周公群弟作乱,史称“武庚三监之乱”。周公团结了召
。方建春、曹风琴:《春秋战国时期幕府制度的起源》,《固原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25卷第4 期,第49页。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3“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人学f{:版社,1999年版,第994页。 回《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59l页。 毋《史记》,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1515页。 够《史记》,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1518页。


公,进行东征,历时三年,终于平息了这次叛乱,并把东征得到的广大辖地进行 分封。由于身为王室重卿,面对周朝建立之初的动荡局面,周公没有到鲁国就封, 而是留在朝中辅佐周王。于是,依据周代宗法制度的嫡长子继承原则,周公的嫡 长子伯禽就封于鲁,成为鲁国第一代国君。 据记载,周公编写了《周官》来划定官吏职责,以完善周王朝的官僚体系, 编写《立政》以便利百姓,使得百姓欢悦;所以,周公被认为是周礼的奠基者, 后人也因此托其名编纂了《周礼》一书。作为周公嫡长子,为了能够让伯禽即位 后治理好自己的封国,周公必然对他进行各方面的培养,其中必然包括官制。而 周公处理各项政务,创制周代官制的时候,伯禽必然耳濡目染。就封以后,伯禽 花了三年时间对鲁国进行改革,因而在回周王朝报政的时间上要晚很多,伯禽解 释道:“变其俗,革其礼,丧三年然后除之,故迟。"∞可知,伯禽针对民俗、礼制 和行政体制进行了一系列深刻改革。由于受到周公的教诲,伯禽在鲁国的治理方 面必然体现出浓重的模仿周王朝的政治色彩,所以鲁国的各项制度在各诸侯国中 是最合周王朝章法的,其官僚体系也必然如此。因而,家臣制度在鲁国的建立是 毋庸置疑的。发展到春秋时期,鲁国的卿大夫如臧孙氏、孟孙氏、叔孙氏和季孙 氏等,无论在家朝还是采邑中都设置有大量的家臣。春秋中后期,鲁国的家臣“张 公室"②、“陪臣执国命"@,在当时的政治舞台上非常活跃。

鲁国家臣的性质
家臣阶层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较之后世的地方官员表现出一些特殊的性质。 除了前文所述的拟公性之外,鲁国家臣还体现出了双重性、宗法性和流动性的特
性。

①《史记》,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1524页。 圆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3“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论语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224页.


(一)双重性
所谓双重性,指的是卿大夫的家臣一方面是卿大夫的臣属,需要效忠家主, 为其服务:另一方面作为国君的“陪臣",在一定的情况下也需要对国君效忠,为
国君服务。

1、卿大夫之臣

家臣作为卿大夫的臣属,无论是在政治、经济,还是个人乃至后代的前途方 面,对家主都有很强的依附性或者依赖性。 首先,在政治上,家臣对卿大夫有很强的依附性。正是因为有了卿大夫以及 “家"的存在,才有了家臣,并赋予了家臣在政治上的地位和权力。《昭公十四年》 记载费邑司徒老祁、虑癸劫持发动叛乱的费邑邑宰南蒯说:“群臣不忘其君,畏子 以及今,三年听命矣。子若弗图,费人不忍其君,将不能畏子矣。子何所不逞欲? 请送子”:季孙氏家臣林楚在季桓子求救于自己时说:“不敢爱死,惧不免主"∞, 并最终冒着生命危险挽救季孙氏于危难之中。从中可以看出,鲁国的家臣称呼家 主为“君’’或“主",勤勉事之,为了家主的利益甚至不惜牺牲生命。这种情况在 当时的各诸侯国普遍存在,晋国栾氏家臣辛俞就曾说道:“臣闻之,‘三世事家, 君之,再世以下,主之。’事君以死,事主以勤。"留可知,在春秋时期的诸侯国中, 家主才是家臣在政治上的真正主人,听命于家主是家臣的首要职责。所以,在季 氏费宰南蒯将叛,谋归季孙氏之室于公,以为公臣时,他的同乡就说:“深思而浅 谋,迩身而远志,家臣而君图,有人矣哉!”锄说明当时的人认为家臣的首要职责 是为家主服务,在能力不足的情况下不应当过问国家大事。南蒯没有这样的能力, 却想要以家臣身份匡扶公室,就落得被人耻笑的下场。《昭公二十五年》记载,鲁
~11

昭公在邱孙氏、公若和公为等人的支持下发兵攻打季孙氏,叔孙氏之司马鼹戾与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569页。 @上海师范学院古籍整理组:《国语?晋语八》,上海古籍…版社,1978年版,第45l页。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336页。


其他家臣讨论对于此事的立场时说:“我,家臣也,不敢知国。”其他人认为:“无 季氏,是无叔孙氏也。”于是最终决定发兵援救季孙氏,从而维护叔孙氏。可见, 站在鲁国家臣的角度来考虑,维护家主的利益是其主要职责,为此不惜与国君兵
戎相见。

在经济上,家臣对卿大夫有很强的依赖性。据《国语?晋语四》记载,在周 代的分配体制中,“公食贡,大夫食邑,士食田,庶人食力,工商食官,皂隶食职, 官宰食加。"韦昭注云:“官宰,家臣也。加,大夫加田。’’∞家臣多出身于士,士 通常是以分到的公田为生。然而,在卿大夫之家任职的家臣还可以得到家主额外 赐予的加田,家臣在经济上对家主的依赖由此可知。到了春秋时期,鲁国家臣手 中掌握的加田数量已经很多了。“施氏卜宰,匡句须吉。施氏之宰有百室之邑。’’固 施氏在鲁国公室的地位并不甚高,其家宰尚且可以得到百室之邑的加田,则如三 桓,尤其是季孙氏这样的公室重卿,其家臣加田数量之多白不必说。 家臣的政治地位和权力都是建立在卿大夫的政治地位和权力的基础上的,并 且受加田于家主,则一旦卿大夫在国内失势,乃至家败族灭,其家臣自然失去其 地位、权力,并在经济上受到沉重打击而沦落为普通的士,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 的。所以当鲁昭公率兵攻打季孙氏之际,叔孙氏的家臣才会提出:“无季氏,是无 叔孙氏也。"@言外之意,如果季孙氏被灭,公室的力量增强,则以叔孙氏的力量 更难以匹敌公室,最终将难逃厄运,那么叔孙氏家臣也必然因而沦落无所依靠。 黢戾与众家臣最终决定帮助季孙氏对抗国君,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自身考虑。 昭公兵败出奔,联戾等人在维护了季孙氏和叔孙氏利益的前提下确保了自身政治 地位和经济来源。 其次,一些家臣希望可以借助家主的权势上升为公臣。家臣臣于卿大夫,就 得到了一个施展才华,展示自身能力的平台。他们可以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协 助家主处理好各种事务,‘受到家主的重用,继而借助家主的权势,登于公室而为

①上海师范学院古籍整理组:《国语?晋语四》,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第373页。 圆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898页。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4“页。
10

公臣。《襄公二十三年》记载,季武子无嫡子,欲立爱子纥为嗣,恐怕年长的公弥 (公组)不满,让他作了马正。公组听取了闵子马的建议,对季武子十分孝敬, 受到了武子的喜爱,不断资助他,最终使公组“出为公左宰”。但是在鲁国,三桓 牢牢的执掌了国家的命脉,打压其它的公室之臣,所以家臣想要成为公臣,如果 得不到三桓支持的话,是很困难的。于是一些家臣在依靠家主的权势壮大了自己 的实力之后,便妄图依靠暴力手段成为公室之臣,实现个人的政治理想。季孙氏 费宰南蒯在准备发动叛乱的时候,联络公子愁:“吾出季氏,而归其室于公,子更 其位,我以费为公臣。”①《定公八年》记载,阳虎在控制了季孙氏家政和鲁国国 政的情况下,和季寤、叔孙辄等人,决定“去三桓,以季寤更季氏,以叔孙辄更 叔孙氏,己(阳虎)更孟氏",即企图以自己和党羽取代三桓成为公室之卿,并险 些成功。南蒯、阳虎等人正是借助于其家主的权势,增强了自己的力量,使得“张 公室"、“为公臣”成为可能。 再次,如同公室之臣可以世袭一般,家臣也可以世袭。辛俞“三世事家,君 之;再世以下,臣之’’的言论,便是这种世袭制度的写照。卿大夫家臣,拥有较 高的政治地位和较为丰厚的经济来源,自然希望自己的子嗣能够继承这些权益; 而卿大夫则希望家臣能够忠实的依附于自己,为自己服务,赐予家臣世袭权进行 笼络,是一种很好的手段;此外,家臣在处理各种事务的过程中,会无形的影响 到子嗣,起到教育、培训的作用,这样的人在继位为家臣之后,可以很快适应自 己的职责,也是卿大夫所期望的。所以,在家主和家臣各自不同的目的作用下, 鲁国的家臣世袭的情况很多,如南遗、南蒯父子先后作过季孙氏的费宰;季孙氏 家臣阳虎将为乱,季桓子为求自保,希望家臣林楚能够拯救自己,对林楚说:“而 先皆季氏之良也,而是以继之。”@显而易见,林楚的先辈曾经作过季孙氏的家臣, 这也可以证明鲁国家臣的世袭情况。 从这些方面来讲,鲁国家臣的利益是与卿大夫的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家 臣为了各种目的世代依附于其家主,为了保护得自于家主的政治地位、权力和经
国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335页。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569页。。…
11

济利益,他们唯家主之命是听,成为卿大夫的附庸。 2、国君的搿陪臣刀 卿大夫的家臣,也是国君的陪臣。那么,何为“陪臣"? 《僖公十二年》记载周襄王以上卿之礼招待管仲,管仲认为不合予礼法,便 推辞说:“臣,贱有司也。有天子之二守国、高在,若节春秋来承王命,何以礼焉? 陪臣敢辞。’’杨伯峻先生认为:“陪,重也,隔一层之臣子日陪臣。"①而诸侯国卿 大夫的家臣,相对于国君来说同样是隔着一层的臣子,所以,他们相对于国君来 说同样是“陪臣",孔子所说的“陪臣执国命”指的就是鲁国季孙氏家臣阳虎执掌 鲁国命脉的情况。 鲁国卿大夫家臣作为“陪臣”,是要为国君尽一定义务的: 首先,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家臣可以参与国家的事务。“范献子来聘,拜城 杞也。公享之,展庄叔执币。射者三耦。公臣不足,取于家臣。展瑕、展王父为

一耦;公臣,公巫召伯、仲颜庄叔为一耦,鄯鼓父、党叔为一耦。”毗处为鲁襄
公与范献子射,按礼应有三耦(即三对)擅长射箭的公臣先射,然而鲁襄公却因 为公室之卑而不能派出三耦善射的公臣,只好由展庄叔的家臣展瑕、展王父临时 充作一耦。 其次,家臣虽然是卿大夫的附庸,唯家主之命是从,但是由于家主身为国家 之臣,在家主为国事忙碌的时候,家臣也经常随之出力,最典型的就是在国家的 对外战争中。《襄公十一年》杜预作注认为在鲁国作三军之前,如果遇到战事,则 由三桓交互统帅二军参战。在将公室军队扩充为三军后,三桓瓜分了公室军队的 指挥和编制权,各自统帅一军。可见,在鲁国,三桓一直是公室军队的将领。由 于鲁国卿大夫往往身兼公室军队的各级将领,所以在卿大夫率领公室军队作战时, 其家臣经常随从左右,投入战斗。《哀公十一年》记载,在当年的齐鲁之战中,“冉

①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342页。 圆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159页。
12

有帅左师,管周父为御,樊迟为右。"“季氏之甲七千,冉有以武城人三百为己徒 卒,老幼守宫,次于雩门之外。"可见,在此次战役中,季孙氏家宰冉有以卿大夫 家臣、国君陪臣的身份担任左师指挥官,统领鲁国一半的参战军队,并且季孙氏 的家兵也有七千人投入作战。 随着后来家臣权力的膨胀,一些家臣也可以经常插手公室事务。《昭公十二年》 记载,季孙氏家臣南蒯欲以家臣身份而“张公室’’;《定公七年》记载,“齐人归郓、 阳关,阳虎居之以为政。"此时的阳虎因为依托于季孙氏,其权力极强,能够公然 以家臣身份执掌鲁国地方政权。 由此可见,在鲁国,家臣虽身为卿大夫的臣属,但在国家需要的时候,甚至 在自身力量达到一定程度时,同样可以参与处理国家的各种事务,发挥作为国君 “陪臣"的作用。 3、家臣是国君的离心力量 卿大夫的家臣对家主应当是绝对忠诚的,而对国君却是一种离心力量。家臣 对家主“策名委质,贰乃辟也。"①“委质为臣,无有二心,委质而策死,古之法 也。”②这些记载说明,家臣在接受卿大夫任命的时候,是要行“策名委质"之礼 的。杨伯峻先生认为:“策名,名字书于策上也。古者始仕,必先书其名于策。”@ 杨宽先生则认为:“‘策名’就是指‘策命’礼,亦称‘锡命’礼’’固,即由主上授 给命书,表示授予官职、任务和权力。这两种观点应当都是正确的,因为书名和 授命并不矛盾,或许两者结合起来才是“策名”礼的全部过程。韦昭认为:“质, 贽也,士贽以雉,委贽而退。"@《庄公二十四年》御孙日:“男贽,大者玉帛,小 者禽鸟,以章物也。"则“委质"之礼应当是臣子奉上礼物,置于主上之庭而退, 以结束“策名委质"之礼。从此以后,家臣对家主以死相报,不能有二心,否则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403页。 @上海师范学院古籍整理组:《国语?晋语九》,.}:海古籍jJj版社,1978年版,第485页。 国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403页。 ④杨宽:《“贽见礼”新探》,《古史新探》,中华书局1965年版,第363页。 固上海师范学院古籍整理组:《国语?晋语九》,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第486页。
13

为罪。

由“策名委质"来看,家臣对国君是没有责任的,家主才是其真正效忠对象。
因此,家臣在维护家主利益时,实质上往往是与国君相离心的一种力量,所以, 才会出现齐国崔杼家臣射杀齐庄公,鲁国叔孙氏司马殿戾率叔孙氏家兵助季孙氏 对抗鲁昭公之事。 不过,到了春秋中后期,鲁国一些家臣,尤其是“三桓’’中掌握了大权的家 臣,他们的私欲和野心随着权力的扩大而日益膨胀,思想观念发生了巨大转变: 他们不再以维护家主利益为首要任务,转而竞相牟取私利,从一心效忠家主,与 国君相离心的力量,逐渐转变成为一种既背离家主,又与国君相悖的势力。为了 维护自身的利益,这些家臣不断削弱家主的权力,甚至不惜发动针对家主乃至国
君的叛乱。

除了拟公性和上述的双重性之外,鲁国的家臣又因为出身不同,可以分为宗

法性家臣和非宗法性家臣,而表现出不同的特性——宗法性和流动性。

(二)宗法性家臣——宗法性
家臣制度起源于周代的分封制和宗法制,而早期的家臣,也多是卿大夫宗族 中人担任,因此带有很浓厚的宗法特征。周代宗法体系中“卿置侧室,大夫有贰 宗",所谓卿之“侧室",杜注以为:“侧室,众子也,得立此一官。”∞“侧室,支 子之官。’’④则依宗法制度,名为“侧室”的家臣,应当是由卿的庶子或庶支为之; 而大夫之“贰宗’’,杜注以为:“嫡子为小宗,次子为贰宗,以相辅贰。’’@(此处 小宗或当为大宗)“贰宗,宗子之副贰者。”则“贰宗”当由大夫的庶弟为之。由 此可见,庶兄弟、庶子可以成为卿大夫的家臣,而且应当是最基本,也最重要的 家臣。除此之外,卿大夫还可以将其他从属于自己的小宗亲族罗致门下,帮助自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53页。 雪<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Ⅲ版社,1999年版,第927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54页。
14

己管理宗族、采邑事务,这些人就形成最早的家臣——“宗法性家臣"。
到了春秋时期,文献中关于鲁国宗法性家臣也多有记载,如《襄公二十三年》: “季武子无嫡子,公弥长,而爱悼子,欲立之。’’杜注日:“公弥,公组。”①季武 子立悼子之后,为了安慰公钮,就让他作了季孙氏的马正,则公组是为季孙氏的 宗法性家臣。再如《襄公二十九年》记载:“公还,及方城。季武子取卞,使公冶 问,玺书追而与之,日:‘闻守卞者将叛,臣帅徒以讨之,既得之矣,敢告。一杜 预注日:“公冶,季氏属大夫。"∞而《国语?鲁语下》对此事则记载为:“襄公在 楚,季武子取卞,使季冶逆,追而予之玺书,以告日:‘卞人将畔,臣讨之,既得 之矣。’”可见,《国语》记载的季冶即《左传》中的公冶。韦昭注认为:“季冶, 鲁大夫,季氏之族子冶也。"固韦昭认为季冶是鲁国大夫是不正确的,因为《左传》 下文记载“公冶致其邑于季氏,而终不入焉。"公冶致邑于季孙氏而非鲁国国君, 分明说明其身份为季孙氏家臣,则公冶也是季氏的宗法性家臣。同年,在晋国范 献子前来鲁国聘问的时候,展庄叔的家臣展瑕、展王父曾充作一耦,参与襄公和 献子的射礼,.二人与庄叔同氏,应当是展氏的宗法性家臣。《昭公四年》记载,叔 孙穆子使自己与庚宗之妇所生之子牛担任了名为“竖”的家臣,即竖牛,则竖牛 为叔孙氏的宗法性家臣无疑。


家臣制建立伊始,来源于卿大夫宗族中的“宗法性家臣”就是家臣的主要组 成部分,这样的家臣于其家主有着双重的隶属关系:一方面,在宗族关系上,他 们对于家主来说是宗族中的小宗,隶属于作为大宗的家主;另一方面,在采邑和 宗族事务上,他们作为臣属,隶属于卿大夫。“但主人主要是依照宗法原则来役使 他们,因为在西周宗法制下,不管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各种关系都笼罩在宗 法关系之下,‘宗法家臣’比较稳定,甚至数世共事一家,基本上没有流动。直到 春秋后期,‘宗法性家臣’依然是家臣的主要成分。’’四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993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090页。 @上海师范学院古籍整理组:《国语?鲁语下》,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第194页。 ④牛继清:《家臣与春秋社会》,《固原师专学报》,1994年第4期,第5l页。
15

(三)非宗法性家臣——流动性
非宗法性家臣指的是来源于卿大夫本宗族之外,甚至是别国人担任的家臣, 这一类家臣表现出较为明显的流动性。 非宗法性家臣的大量起用有着深刻的历史背景,也是卿大夫政治发展的必然。 自春秋中叶起,各诸侯国都在不同程度上出现了卿大夫势力日益强大的现象,如 晋国六卿、郑国七穆、齐国国、高、陈、鲍等族在本国内势力都颇为强大,以致 于“公室惧卑"①,“政在家门"∞。在鲁国,这种情况有过之而无不及。被称为“三 桓”的季孙氏、孟孙氏和叔孙氏长期占据鲁国司徒、司空、司马职务,执政鲁国, 势力逐渐超越鲁国公室。春秋后期,三桓曾先后“三分公室’’、“四分公室"@,甚 至驱逐鲁昭公,鲁国国君在三桓的压制下,名存实亡。 卿大夫之家日益强盛的同时,其宗族、采邑也不断扩大,需要大量家臣帮助 其管理宗族和采邑事务;同时,为了在国内的争权夺利中占尽优势,卿大夫也需 要更多的贤能辅佐,于是,他们便开始大量起用外宗族甚至是外国人担任家臣。 非宗法性家臣就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大量出现的。 根据非宗法性家臣的具体来源,可以将其分为以下几种: 1、潦倒破产的“士一 西周建立之初,实行“井田制"的土地制度。在井田制下,周天子是全国土 地和人民的主宰者,即《诗经?小雅?北山》的“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 滨,莫非王臣。”周天子将全国的耕地分封给诸侯,诸侯以下再行分封以至于士, 以为衣食之本,即“公食贡,大夫食邑,士食田"④,这些耕地称为“公田”。分 得公田的各级贵族需要根据田地的数量缴纳贡赋,未经王室或公室的允许,不得

①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111页。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236页。 @杨们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26l页。 ④上海师范学院古籍整理组:《国语?晋语四》,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第37l页。
16

随意买卖、转让,即“田里不鬻”①。除公田外,贵族役使依附于自己的平民、奴 隶私自开垦的土地和得自上级贵族赏赐的山林被称为“私田”,不用纳贡。于是, 一些平民、奴隶也私自开垦大量荒地,成为自耕农。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自耕农 的数量日渐增多,更助长了私田的发展。由于私田的大量出现,到后来,公田反 而因缺乏管理,出现了“无田甫田,维莠骄骄”,“无田甫田,维莠桀桀"②的荒芜 景象,这使得贵族的利益受到了严重的损害,处于贵族最底层的靠“食田"为生 的士阶层更是首当其冲。进入春秋后,公田抛荒,私田大量开垦的情况不断加重, 大量的士因此而破产沦落。为了生存,一部分士不得已投身于卿大夫门下,充当
家臣。

2、德高、贤能之人 鲁国的卿大夫往往愿意请品德高尚的人作自己的家臣,如《成公十七年》记 载鲁国“施氏卜宰,匡旬须吉。’’于是施氏“与匡旬须邑,使为宰。"但是匡句须 却让位于从齐国来的鲍国,并且说:“能与忠良,吉孰大焉?"最终,鲍国因为“忠 良"而成为施氏家宰。《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记载季孙氏曾经想让孔子弟子中以 “孝”闻名的闵子骞作费宰,但被“不仕大夫,不食污君之禄"的闵子骞拒绝了。 鲍国和闵子骞都是具备高尚品德的人,因而得到了施氏和季孙氏的垂青。 在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中,能得到贤能的人才辅佐的卿大夫往往能够占得优 势。各国的卿大夫都深知这一点,因而他们纷纷拉拢贤能人才成为自己的家臣, 为己所用。赵简子曾感叹:“吾愿得范、中行之良臣。”⑨可见贤能之士在卿大夫心 目中占有很大分量。鲁国卿大夫任用贤能之士为家臣的例子也屡见于文献之中。 孔子的诸弟子中多有贤能者,如子路、冉有、子羔和仲弓等,是当时鲁国卿大夫 追逐的对象。《论语》中对孔子诸弟子为家臣的事情多有记载,如《先进》记载“子 路使子羔为费宰”;《子路》记载:“仲弓为季氏宰",曾问政于孔子;《季氏》记载,
o《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礼记正义》,北京大学f{;版社,1999年版,第397页。 宙高亨:《诗经今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第135页。 @上海师范学院古籍整理组:《国语?晋语九》,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第497页。
17

冉有也做过季氏的家臣;《定公十二年》就记载了“仲由(子路)为季氏宰",主 持“堕三都’’的事情;《哀公十一年》记载了冉有作为季孙氏家臣,参与齐鲁之战 的事件。可见,在鲁国卿大夫,尤其是季孙氏,是非常重视笼络贤能之士的,所 以其实力不断增强,以至于能够“四分公室,季氏择二"①,长期执掌鲁国国政。 3、身为家臣而另投别主者 春秋时期,各国都出现了卿大夫实力膨胀的现象,各国内部卿大夫之间争权 夺利的斗争也日趋激烈。如晋国范、中行、知、韩、赵、魏六家之间的斗争就最 终导致了范氏、中行氏和知氏的灭门。鲁国三桓也同其他的卿大夫发生了激烈的 政治斗争。《宣公十八年》记载,“公孙归父以襄仲之立公也,有宠,欲去三桓, 以张公室。与公谋,而聘于晋,欲以晋人去之。冬,公薨。季文子言于朝日:‘使 我杀嫡立庶以失大援者,仲也夫!’臧宣叔怒日:‘当其时不能治也,后之人何罪? 子欲去之,许请去之。’遂逐东门氏。’’公孙归父欲张公室,去三桓,没有成功, 于是东门氏被季孙氏逐出了鲁国;孟孙氏与臧孙氏有隙,极力离间季孙氏和臧孙 氏的关系。季武子听信了孟孙氏的挑拨,发兵攻打臧孙氏。“臧纥斩鹿门之关以出, 奔邾。”圆虽然后来臧孙氏以交出采邑防为条件,让鲁国人立臧为为嗣,但从此臧 孙氏在鲁国政坛的地位江河日下;《昭公二十五年》记载,季平子和邱孙氏斗鸡而 败,因而恼怒便侵占了邱孙氏的土地,导致两家结怨。昭公决定除掉季孙氏的时 候,邱昭伯便极力支持。由于季孙氏得到叔孙氏的支援,昭公的计划最终失败, 邱昭伯被同样支持季孙氏的孟懿子所杀。东门氏、臧孙氏和邱孙氏在三桓的打压 下,或被逐出鲁国,或实力锐减,或丢掉性命。可想而知,在这样的政治斗争中, 被灭门的卿大夫的家臣必然全部失去政治依靠和大部分经济来源,而被削弱的卿 大夫的家臣中也必然有一部分面临同样的危机。虽然春秋时期仍然崇尚“士为知 己者死”@,但是相信仍然会有一部分家臣,为了个人前途或家人生计而转投其它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261页。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08l页。 @《史记》,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2519页。
18

卿大夫门下为臣。在范氏、中行氏被灭门之后,赵简子所说的“吾愿得范、中行

之良臣”一句,足以说明,在政治斗争中失败的卿大夫的家臣是可以另投他人门
下为臣的,晋国如此,鲁国应当也不例外。

除了失势卿大夫的家臣可以另投别主之外,一些在政治斗争中失败的家臣也 可以投身到其他卿大夫(多为别国的卿大夫)门下为家臣,以求得到政治上的保 护和经济上的保障。如鲁国季孙氏的家臣阳虎,就是在“去三桓”失败后,逃到 晋国赵简子门下为家臣的。阳虎虽身为季氏家臣,却追求政治地位的提升。《定公 八年》,“阳虎欲去三桓,以季寤更季氏,以叔孙辄更叔孙氏,己更孟氏。”并发动 了叛乱。失败后,阳虎逃入齐国,被齐景公囚禁起来。后来,阳虎逃跑到晋国, 投奔了赵简子。据《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记载,“赵简主迎而相之",让阳虎作 了自己的家臣。对于此事,赵简子的其它家臣不理解,认为:“虎善窃人国政,何 故相也?"简子回答:“阳虎务取之,我务守之。"最终,赵简子“遂执术而御之,
阳虎不敢为非,以善事简主,兴主之强,几至于霸也。"可见,阳虎投奔赵简子,

在简子家中为臣,为赵氏的强盛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从非宗法性家臣的出身来看,不论他们是因为破产、德高、贤能,还是因为 斗争失败而投奔卿大夫门下的,这类家臣本身都体现出很强的流动性。当他们依 附的家主因为各种原因而沦落时,出于维持家庭生计,实现个人前途等目的,还
会投奔到其他的卿大夫门下。

鲁国家臣的设置及其职权
由于鲁国国受封采邑的均为本国的卿大夫,他们身为公室的重臣,大多数的 时间都需要在国都辅佐国君处理各种日常政务,而他们的采邑却大多远离国都, 甚至在国家的边界。(童书业先生指出鲁国三桓中,季孙氏的采邑“汶阳之田边齐”, “费邑则僻在东南”;“其它二家孟氏有成,叔氏有邱,亦皆边于齐"。①)受到当 时交通条件的限制,鲁国卿大夫往来于国都和采邑很不方便,所以他们常住的宫
①童书业:《春秋左传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331页。
19

室均在国都。这样一来,这些作为本宗族中的大宗,又享有采邑的卿大夫们在忙
于公室事务的同时,想要处理好宗族和采邑两方面的事务是很困难的。因此,为

了使这两方面的事务都能够得到妥善的管理,鲁国的卿大夫通常设置两套家臣: 在自己的住处设置家朝,并设置负责管理整个“家”的事务的家臣体系,对自己 负责,可以称之为“家朝家臣’’;在采邑设置邑朝,并设置负责管理采邑事务的家 臣体系,由采邑的总负责人“邑宰"统一管理,对家主负责,可以称之为“采邑
家臣"。

(一)家朝家臣及其职权
周代的诸侯国卿大夫在自己的家中设有朝,可称为家朝,作为处理家中政务 的场所。关于鲁国卿大夫家朝的记载,如“昭子即位,朝其家众。"∞说的是叔孙

昭子即位后,在家朝召见其家臣。《国语?鲁语下》记载:“公父文伯之母如季氏, 康子在其朝”,后来,公父文伯之母对季康子说:“……自卿以下,合官职于外朝,
合家事于内朝……夫外朝,子将业君之官职焉,内朝,子将庀季氏之政焉,皆非

吾所敢言也。”韦昭注云;“内朝,家朝也。”②陈璩日:“此即卿大夫夕治家事私家
之朝也。”固。 天子之朝,朝者皆为天子之臣;诸侯之朝,朝者皆为公室之臣;卿大夫之朝,

朝者自然俱为卿大夫之家臣。由于卿大夫的采邑远离国都,采邑家臣不可能经常 参与卿大夫之家朝,所以,卿大夫之朝,通常是负责处理全“家”政务的家臣参
与,可称之为“家朝家臣"。卿大夫均居住在国都,其宗族之人也多在国都居住,

所以,宗族事务基本上都是由家朝家臣处理的。宗族事务,由本宗族人处理比较
方便,故家朝家臣,尤其是地位较重要的职务,往往由卿大夫同宗族的人担任,

这种情况到了春秋后期才有所改变。鲁国卿大夫的家朝中设置有以下家臣:

o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263页。 。上海师范学院古籍整理组:《国语?鲁语下》,.}: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第204页。 @徐元诰:《国语集解》,中华书局,2002年舨,第193页。

1、宰、老、相——卿大夫之家的总管和重要辅佐者
郑玄认为:“宰,群吏之长。"①宰有两种,其中掌管卿大夫全“家”事务的总 管性质的宰是家宰,家宰拥有节制其他所有家臣的权力。鲁国的家臣都设有家宰 一职,如《成公十七年》记载“施氏卜宰”;《昭公四年》:“杜浅见,告之饥渴, 授之戈。"杜预注日:“杜波,叔孙氏宰也"圆;孔子评价冉有说:“求也,千室之 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这里的宰指的就是家宰。家宰最 初多出自卿大夫的宗族之中,由宗法性家臣担任,但到了春秋后期,这种限制已 经被打破。因为,“家"就是卿大夫的总后方,如果想要腾出手来,尽全力在公室 争夺权利,就必须有一个稳定的家的环境。所以,为了将自己的家管理的更好, 卿大夫们往往会放弃宗族观念,转而追求品德高尚者或贤能之士担任家宰,如施 氏选择家宰时,占卜认为吉的匡旬须让位于“忠良”的鲍国,并得到了施氏的同 意。孔子的弟子冉有和子路都曾经作过鲁国季孙氏的家宰,而季孙氏还曾想拜以 孝闻名的闵子骞为家宰而不得。 老,胡匡衷《仪礼释官》云:“老与宰即一人。以其主家之政教,谓之宰;以 其为家之贵臣,谓之老。宰著其职也,老优其名也。"④由此可知,老其实就是宰, 是同一种家臣的不同称谓而已。《昭公二十五年》:“平子怒,日:‘何故以兵入吾 门?’拘臧氏老。”此老即为家臣之老。 相,家相。由《仪礼?丧服?斩衰》贾公彦疏“阳货、冉有、子路之等为季 氏家相,亦名家宰"@,和胡匡衷《仪礼释官》“宰,家宰,私臣,亦日家相。"@可 知,家宰又可以被称为家相,盖因家宰为卿大夫治理家政的总管和首辅,故称。 春秋时期,家宰或家老帮助卿大夫治理家政,被称为“相某家”或“相某室",如 《昭公四年》记载在叔孙穆子卒后,“牛立昭子而相之",即竖牛为叔孙昭子家相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仪礼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840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207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论语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58页。 (清)阮兀:《皇清经解?仪礼释官》,中华书局,清光绪13年版,卷七百七十五,第7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仪礼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199年版,第562页。 (清)阮元:《皇清经解?仪礼释官》,上海书局,清光绪13年版,卷七百七十五,第3页。
21

之意;《昭公二十五年》记载:“公鸟死,季公亥与公思展与公鸟之臣申夜姑相其 室。’’杜预注日:“相,治也。三人同经理其家道。"①《论语?季氏》记载,季氏 将要攻伐颛臾,其家宰冉有和子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孔子,孔子严厉的批评了二 人,说:“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 在有些诸侯国,老又可以被称为“室老’’,如《襄公二十一年》:“室老闻之, 日:‘乐王鲋言于君,无不行。’’’《襄公二十二年》:“郑公孙黑肱有疾,归邑于公, 召室老、宗人立段……’’相又可以被称为“傅",《桓公二年》:“故封桓叔于曲沃, 靖侯之孙栾宾傅之。"同样是对栾宾辅佐桓叔的记载,《史记?晋世家》则记述日: “成师封曲沃,靖侯庶孙栾宾相桓叔。"可见,傅和相是相同的家臣,意为卿大夫 的辅佐。因为各国家臣体系都源自于周王室官僚体系,故各国家臣在职务和职官 名称上有很强的相似性。所以鲁国的宰,或许也有“室老”、“傅’’的别称。 在鲁国,宰、老、相,作为总管和首辅,是卿大夫之家中最重要、地位最高 的家臣,负责辅佐卿大夫处理全“家”事务,其职权范围是相当大的: ①保全卿大夫家室。《文公十八年》记载叔仲惠伯在文公诸子的立嗣问题上与 襄仲出现分歧。文公死后,襄仲杀掉了应当继位的文公嫡子恶和视,然后以国君 的名义召见惠伯。惠伯不听家宰公冉务人的劝告前往,结果被害,“公冉务人奉其 帑以奔蔡,既而复叔仲氏。”可见,家宰负有劝谏家主以保护其安全的义务,即使 是在卿大夫身死之后,家宰还会继续保护其家人,并伺机恢复其家室。 ②在立嗣问题上为家主献计。《襄公二十三年》记载,季平子无嫡子,公弥年 长当立。但平子想要立爱子纥为嗣,于是征求家臣申丰的意见说:“弥与纥,吾皆

爱之,欲择才焉而立之。’’没有得到申丰的同意。后来再度询问,申丰说:“其然,
将具蔽车而行。”申丰以此相威胁,平子只能暂时放弃立纥为嗣的打算。 ③执掌卿大夫家的财务。在周代,卿大夫的“家”作为一级独立的政权机构, 是可以独立征收赋税的,而家宰则为卿大夫的赋税征收官。冉有在作季孙氏家宰 的时候,“为之聚敛而附益之"留;“求也,为季氏宰,无能改于其德,而赋粟倍他
o《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457页。 圆<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论语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48页。

日。"①家宰还可以掌管宾客所送的贽币和财物,《仪礼?聘礼》中记载卿大夫接受 的财币交由家宰接收,日“授老币"。 ④代表家主出席各种活动。《哀公二十三年》记载:“宋景曹卒,季康子使冉 有吊,且送葬"。景曹是季康子的外祖母,她去世后,应该由季康子出席其葬礼, 但是因为他“与有职竞焉’’,不能亲自前往,便由家宰冉有代往。《襄公十年》记 载“王叔与伯舆讼焉。王叔之宰与伯舆之大夫瑕禽坐狱于王庭,士句听之。"杜预 注日:“《周礼》,命夫命妇不躬坐狱讼,故使宰与属大夫对争曲直。"圆根据周制, 命夫命妇不能亲自诉讼,王叔便派自己的家宰代表自己出席诉讼,鲁国家臣也应 当拥有这项职能。 ⑤伺候家主日常起居生活。《昭公二十五年》记载,臧昭伯到晋国去聘问,后 来,“臧氏老将如晋问",杜注日:“问昭伯起居。"@ 2、祝、宗、卜 周王室、诸侯国公室皆设有祝、宗、卜之职,卿大夫之家也仿效王室和公室
设置了类似的家臣。

祝,是卿大夫之家负责祭祀、祈祷事务的家臣。《诗经?小雅?楚茨》中描写 大宗族祭祀活动的内容中多有对祝的记载。在鲁国,卿大夫作为本宗的“宗主’’, 在采邑内设有“家庙”以祭祀本宗的先祖。因为在周代,祭祀、祈祷活动是很正 规、很隆重的,须有专人负责此类事务,则鲁国卿大夫之家必当设置“祝"。在重 视祭祀、祈祷的时代,祝在卿大夫的宗族中地位应该是很高的。 宗,是掌管宗室礼仪的家臣。《国语?鲁语下》记载:“公父文伯之母欲室文 伯,飨其宗老……老请守龟卜室之族。’’韦昭注日:“宗、宗人,主礼乐者也。”固师 亥听说这件事之后,评价道:“善哉!男女之飨,不及宗臣。宗室之谋,不过宗人……"

①《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孟子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202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89l、892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4“页。 国上海师范学院古籍整理组:《国语?鲁语下》,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第210页。

韦昭认为:‘‘此宗人,则上‘宗臣’也。亦用同姓,若汉宗正用诸刘矣。"①由此可 见,宗,又可以被称为宗老、宗人或宗臣,由卿大夫的同姓担任。 卜,或称“守龟",是掌管占卜的家臣。如前文所引《国语?鲁语下》记载公 父文伯之母为文伯娶妻,与宗老商议,“老请守龟卜室之族"。韦昭注日:“守龟, 卜人。"②《成公十七年》“施氏卜宰”,也必然是其家臣掌管占卜者为之。 3、司马、司武、马正 司马,是卿大夫之家负责安全保卫的家臣。或认为,卿大夫只在其采邑设置 司马,以掌管家兵和军赋。但是,由于卿大夫均居住在国都,且身为公室重臣, 其家中必然有负责安全保卫的家兵,故司马的设置也是合理的。如《昭公二十五 年》记载:“叔孙氏之司马黢戾言于其众日:‘若之何?’莫对。又日:‘我,家臣 也,不敢知国……’’’鼹戾即当为叔孙氏家中的司马。 《周礼?夏官?司马》郑玄注“司马"之职云:“象夏所立之官。马者,武也, 言为武者也。"④所以,司马又可以称为司武,如《襄公六年》:“司武而梏于朝, 难以胜矣。”杜预注日:“司武,司马。"锄 司马还可以称为马正,如《襄公二十三年》记载季武子为了抚慰公组,而任 命其为“马正",杜预注云:“马正,家司马。”⑤《定公十年》记载:“公南为马正, 使公若为邱宰。’’这里的公南即为叔孙氏之马正。 4、其他 车右,是卿大夫所乘车的贴身卫士。倡阳之战中,孟孙氏的家臣秦堇父以人 力拉辎重车到达战场,并在此役中表现异常勇猛,立下军功,因此,“孟献子以秦

。上海师范学院古籍整理组:《国语?鲁语下》,上海古籍f{{版社,1978年版,第2ll页。 亩上海师范学院古籍整理组:《国语?鲁语下》,上海古籍{}j版社,1978年版,第211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周礼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742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人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847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994页。

堇父为车右~。车右是在战车右边手持武器的武士,是卿大夫最勇武可靠的卫士。 御驺,卿大夫家中负责养马、驾车的家臣。《襄公二十三年》记载:“孟氏之 御驺丰点好羯也’’,杨伯峻因《成公十八年》“程郑为乘马御,六驺属焉,使训群 驺知礼”而注云:“御驺,养马兼驾车之官。"圆 工,卿大夫家中的乐官。《襄公二十八年》:“叔孙穆子食庆封,庆封汜祭。穆 子不说,使工为之诵《茅鸱》,亦不知。"杜预注云:“工,乐师。"@庆封失礼,穆 子便让自己家中的乐师诵《茅鸱》以讽刺他。 司宫,卿大夫家中负责处理日常杂事的阉臣。《襄公九年》:“令司宫、巷伯儆 宫",杜预注云:“司宫,奄(阉)臣。"固《正义》引鲁昭公五年“楚子欲以羊舌 胎为司宫,欲加宫刑”推断,司宫即奄臣,主司宫内之事。《昭公五年》记载季氏 想要立仲壬为叔孙氏之嗣,南遗因为收受竖牛贿赂,决定助其除掉仲壬。于是以 仲壬为叔孙氏后嗣,必定会削弱季氏为借口,“使国人助竖牛以攻诸大库之庭,司 宫射之,中目而死。”杨伯峻先生认为这里的司宫“盖季或叔之奄臣。"@ 饔人,卿大夫之家负责饮食的家臣。《襄公二十八年》记载:“公膳日双鸡, 饔人窃更之以鹜。”杨伯峻以为“饔人,主割烹之事者。"@《昭公二十五年》:“及 季姒与饔人檀通。”杜注以为:“饔人,食官。”⑦则此饔人为季氏家臣食官。 竖,年幼未行冠礼的家臣。《昭公四年》记载叔孙穆子见到自己与庚宗之妇所 生之子,其相貌与梦境中曾经帮助自己顶住天塌的“牛"一样,于是以牛称之, 并“皆召其徒使视之,遂使为竖。”杜注:“竖,小臣也。”固《周礼?天官?内竖》: “内竖,倍寺人之数。"郑玄注日:“竖,未冠者之官名。”贾公彦疏云:“掌内外 之通令,凡小事。"唧可知,竖相当于卿大夫的通讯员。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978页。 圆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080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j{版社,1999年版,第1081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8“页。 凹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263页。 晒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146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i版社,1999年版,第1457页。 固《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205页。 恸《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周礼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9页。

这些家臣相对于前面三类家臣来说,负责的都是较为细致,不甚重要的工作, 地位是很卑微的,在卿大夫家朝家臣中处于底层。

(二)采邑家臣及其职权
鲁国卿大夫居于国都,无法经常亲自管理采邑事务,只能在采邑上设置邑朝
和一系列的采邑家臣,由他们负责帮助卿大夫管理采邑。鲁国卿大夫的采邑上主 要设置有以下家臣:

l、邑宰、守、守臣

孔颖达认为“卿大夫采邑之长则谓之宰,公邑之长则日大夫。"①可知,卿大
夫采邑上的家臣之长也称为宰,即邑宰,是卿大夫采邑上的总管家臣。关于鲁国

卿大夫采邑上的邑宰,各种文献中记载的较多,如前文所提到的南遗、南蒯父子
便先后作过季孙氏采邑费的邑宰;《定公五年》,“阳虎欲逐之,告公山不狃。不狃

日:‘彼为君也,子何怨焉?”’杜注日:“不狃,季氏臣费宰子波也。"②可知,公 山不狃为季孙氏的费宰。除《左传》外,《论语?雍也》也记载了“季氏使闵子骞 为费宰",但被拒绝的事件。《定公十年》:“公南为马正,使公若为邱宰。"邱是叔 孙氏的采邑,公若为叔孙氏的邱宰。《礼记?檀弓》:“闻予皋为成宰",成是孟孙 氏的采邑。《定公七年》:“阳虎御季桓子,公敛处父御孟懿子,将宵军齐师。”杜 注日:“处父,孟氏家臣,成宰公敛阳。”@公敛处父是为孟孙氏成邑之宰。 邑宰或可称为“守”、“守臣"。《昭公七年》记载,晋国派人来划定杞国的田 界,季孙氏准备把原本就是杞国领土的成邑归还,“谢息为孟孙守,不可,日:‘..…? 夫子从君,而守臣丧邑,虽吾子亦有猜焉。’’’谢息是孟孙氏成邑邑宰,此处称之 为“守",而谢息又自称玎守臣”,说明邑宰可称为“守”、“守臣"。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248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ij版社,1999年版,第1560页。 圆‘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569页,

卿大夫在采邑上享有行政、经济和军事全权,而邑宰作为负责替采邑主管理 采邑的家臣之长,是这些大权的实际掌握者。如《国语?晋语九》记载赵简子使 家臣尹铎治理其采邑晋阳,即为晋阳宰。尹铎问筒子:“以为茧丝乎,抑为保障乎?’’ 韦昭注云:“茧丝,赋税。保障,蔽捍也。"∞尹铎就是在问赵简子治理晋阳的方针 是以赋税为主,聚敛财务,还是以军政为主,守卫采邑。以各国家臣体系的相似
性推断,鲁国邑宰的职权范围必然也涵盖了行政、财务和军事各个方面。在卿大

夫忙于互相倾轧,无暇过问采邑事务的情况下,邑宰便在实际上掌握了采邑上的 各项大权,成为卿大夫采邑实质上的主人,采邑上的其它家臣、家兵和百姓也多 为其所用,邑宰可以借此发动叛乱,南蒯、公山不狃和公孙宿就是在这样的情况
下发动叛乱的。

邑宰作为卿大夫采邑的总管,其级别在采邑家臣中是最高的,拥有节制其他 采邑家臣的权力。邑宰管理其他采邑家臣,处理各种事务的办公场所也称为“朝”,
因为建立在采邑之中,故可以称之为“邑朝’’。《定公十年》记载,叔孙武叔的继

位曾遭到公若的反对,所以在地位稳固之后,武叔便派邱邑马正侯犯除掉邱宰公
若。侯犯未能成功,其圉人献计日:“吾以剑过朝,公若必日:‘谁之剑也?’吾 称子以告,必观之。吾伪固而授之末,则可杀也。"此处的“朝",杨伯峻注日: “朝谓邱宰之朝。"@

2、司马、司武、马正 《周礼?夏官?司马》中有“都司马”、“家司马"二职。郑玄注云:“都,王 子弟所封及三公采地也。"@“家,卿大夫采地。"④可见,周代的各国卿大夫在采 邑上设置有家司马,即采邑司马。如前文所述,司马又可以被称为“司武"、“马 正’’。关于鲁国采邑司马的记载,如《定公十年》:“公南为马正,使公若为郧宰。

。上海师范学院古籍整理组:《国语?晋语九》,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第49l页。 圆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580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周礼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757页。 固《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周礼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758页。
27

武叔既定,使邱马正侯犯杀公若,不能。"此处侯犯即为叔孙氏邱邑马正。 《周礼》记载家司马的职责有“各使其臣以正于公司马。"郑玄注云:“卿大 夫采地,王不特置司马,各自使其家臣为司马,主其地之军赋。"①以此推断,鲁 国卿大夫采邑上设置的司马,其职权,一是掌管采邑上的武装力量,听命于公室 司马,战时率采邑上的武装随公室的军队出战:二是负责军赋的征收。 3、司徒 鲁国卿大夫的采邑之上还设置有“司徒”一职。如《昭公十四年》记载:“南 蒯之将叛也,盟费人。司徒老祁、虑癸伪废疾,使请于南蒯日:‘臣愿受盟而疾兴,


若以君灵不死,请待间而盟。’许之。” 司徒在周王室官僚体系中的地位是非常高的,位居司徒的都是王室的卿,因 而公室和卿大夫采邑的司徒在各自所属的官僚体系中的地位也是很高的。在这次 叛乱事件中,南蒯身为季孙氏费宰,其家主季平子曾经不礼于自己,因而耿耿于 怀,并最终以费为据点发动了叛乱。在叛乱前,他召集费邑的有关家臣盟誓,希 望他们能和自己一同反叛,对采邑司徒进行拉拢自是必然。 周代的王室和各国公室都设有司徒之职。《周礼?地官?司徒》中记载大司徒 的职责是“掌建邦之土地之图与其人民之数,以佐王安扰邦国。’’王室和公室的司 徒都应当是负责掌管土地人民的官吏,因此金文中常常将其写作“司土”。所以, 鲁国卿大夫采邑的司徒应当是主管采邑土地和人民的家臣。 4、工师 鲁国卿大夫采邑上还设置有“工师",如《定公十年》记载叔孙武叔命其采邑 邱的马正侯犯除掉公若,公若死后,“侯犯以邱叛,武叔、懿子围邱,弗克。”后 来,武叔和懿子会合齐国军队再度围攻邱,仍未能攻克。为了从内部瓦解侯犯叛 党,武叔不得已屈尊求邱邑“工师”驷赤相助,在驷赤同意之后,还向驷赤行“稽
o‘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周礼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758页。
28

首’’之礼,感谢他的相助。最终,在驷赤的帮助之下,侯犯众叛亲离,被迫放弃 邱而奔齐,叔孙氏的采邑方才得以保全。 关于“工师"的职权,杜预注日:“工师,掌工匠之官。’’①可见,工师之职是 模仿公室“司空"而设置的,负责掌管采邑上的工匠和制作事务。

(三)家朝家臣和采邑家臣的关系问题
既然鲁国卿大夫普遍拥有两套家臣,即家朝家臣和采邑家臣,那么,这两种 家臣之间的身份、地位关系如何昵?从史料来看,应当是有区别的,家朝家臣的 地位高于采邑家臣,主要表现在以下两点: 首先,《论语?季氏》记载“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路是季孙氏家宰,能够 决定费邑邑宰人选;“公南为马正,使公若为邱宰。"@叔孙氏的邱宰人选,是作为 叔孙氏马正的公南决定的。可见,鲁国家朝家臣可以参与,甚至是决定采邑家臣 的人选。 其次,家朝家臣拥有调动采邑武装的权力。如《定公八年》记载,阳虎欲为 乱,“将享季氏于蒲圃而杀之,戒都车,日‘癸巳至’。"此处的“都车",杜预认 为是“都邑之兵车也。"@说明阳虎作为季孙氏的家朝家臣,可以提调采邑中的军 队。而采邑家臣,甚至是邑宰,在处理突发事件的时候,都没有调动卿大夫在国 都宫室中家兵的权力,只能统帅采邑武装。如在平定阳虎之乱的时候,孟孙氏的 成宰公敛处父“帅成人自上东门入,与阳氏战于南门之内,弗胜;又战于棘下, 阳氏败。’’④公敛处父统领的都是成邑的武装。季孙氏费宰公山不狃等人在发动叛 乱的时候,所依靠的也只是费邑的军队。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591页。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580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576页。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569页。

(四)属大夫问题
在《左传》的记载中,鲁国卿大夫之下设有“大夫”,在杜预的注中,通常将
其释为“属大夫’’。如《昭公七年》:“及其(孟僖子)将死也,召其大夫。"杜注:

“僖子属大夫。”①也有《左传》未明言“大夫”而杜注为“属大夫’’者,如《襄 公二十三年》记载:“季武子无嫡子,公弥长,而爱悼子,欲立之。访于申丰日:
‘弥与纥,吾皆爱之,欲择才焉而立之,’申丰趋退,归,尽室将行。”杜注日: “申丰,季氏属大夫。"②

属大夫不是具体的家臣官职。“属”应当是隶属之意。而关于“大夫",考之 《周礼》,我们可以发现,王室的具体官职均由卿大夫担任。如“大宰,卿一人; 小宰,中大夫二人:宰夫,下大夫四人。’’@“大司徒,卿一人:小司徒,中大夫 二人;乡师,下大夫四人。’’@鲁国公室中的各项具体官职也都由公室的卿大夫担
任,如三桓就以公室卿大夫的身份长期占据鲁国司徒、司马和司空职务。可见,

无论是周王室还是鲁国公室,卿大夫只是地位和身份的代表,而非具体的官职。
由于家臣体系是模仿王室和公室官僚体系而建立的,所以鲁国属大夫之“大夫’’

也应当只代表本人在家臣中的身份和地位,不代表其具体职务。“属大夫"说明他
们是隶属于卿大夫的家臣中地位较高者。

在鲁国,属大夫虽然也是卿大夫的家臣,但是他们与一般的家臣相比又有一 定的特殊性: 其一,鲁国卿大夫的属大夫之下也设有家臣。如《襄公二十九年》记载:“公 还,及方城。季武子取卞,使公冶问",此处的公冶便是季氏属大夫。由于不满季 武子的行径,“公冶致其邑于季氏,而终不入焉”,后来,“(公冶)及疾,聚其臣, 日:‘我死,必无以冕服敛,非德赏也。且无使季氏葬我!M此处的“臣”,杜预

o《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25l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人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993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周礼注疏》,北京大学…版社,1999年版,第6页。 国<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周礼注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223页。
30

认为是“大夫家臣"①。这说明属大夫也有家臣,而一般的家臣未必如此。
其二,以晋国卿大夫的属大夫来看,阳处父因赵衰而达于公室,赵氏属大夫

臾骈出为上军佐,皆是借助于卿大夫的权势而成为公臣。以各国家臣制度的相似 性推断,鲁国属大夫也可以借助卿大夫的权势上升为公臣。“卿置侧室,大夫有贰 宗"中的侧室和贰宗就应当是卿大夫的属大夫。鲁国卿大夫的侧室和贰宗中,孟
孙氏在孟献子时分出的子服氏,叔孙氏在叔孙戴伯时分出的叔仲氏,季孙氏在季

武子时分出公组氏,在季悼子时分出的公父氏都成为了鲁国公室之臣。但并非所 有属大夫都来自于卿大夫的本家,以“陪臣执国命’’著称的阳虎应当也是属大夫。 《左传》中记载阳虎身为季孙氏家臣,但是曾经主持过定公六年鲁国讨伐郑国的 战争,并曾与鲁国国君及三桓盟誓;齐国归还给鲁国郓和阳关两地之后,“阳虎居 之以为政’’圆,可见,阳虎虽为季氏家臣,但其实力已经不容小觑了。为了真正成 为公臣,阳虎在季寤、公组极、公山不狃、叔孙辄和叔仲志的帮助下,企图“去
三桓",“己更孟氏",以图成为公室之卿。由阳虎之例来看,属大夫投靠卿大夫的 目的,也是希望借助于家主的权力和影响力,最终成为公臣。

鲁国卿大夫的属大夫在家主的家中地位是很高的,其影响力也是很大的。季 武子在立嗣问题上征求属大夫申丰的意见即可说明。再如《昭公七年》记载,孟
僖子在临死的时候,“召其大夫"安排后事,使其子说(南宫敬叔)与何忌(孟懿

子)求学于孔子:“使事之,而学礼焉,以定其位。"这里的“大夫",杜注以为是 “僖子属大夫"@。孟僖子临终之时,对属大夫吩咐后事,安排子嗣的求学问题, 也说明属大夫在卿大夫之家的地位之高,影响之大。

(五)家兵问题
传统的说法,并不把家兵包括在卿大夫的家臣范围内,大约是因为家兵身份
地位低下,不似“臣”职。但是,无论家兵的出身还是性质,都与一般的家臣有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驮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09l页。 圆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560页。 圆《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251页。
3l

着相同之处:首先,从出身来看,最初的家兵多出身于士阶层,由卿大夫宗族中 的庶支子弟和因为破产等原因而投靠于卿大夫门下的士组成。只是到了后来,随 着各国军制和赋制的变革,卿大夫的私人武装中也开始出现非士阶层出身的家兵。 其次,在社会性质上,家兵以卿大夫为君、主,听命于家主。他们政治上依附于 家主、经济上靠为家主出生入死以谋生计,同样是卿大夫的附庸;家兵虽是卿大 夫的私人武装,但是在国家的对外战争中,他们经常跟随家主参战,可见,私卒 家兵同样是诸侯的“陪臣"。由此可见,家兵亦是家臣,只不过是最底层、地位最 低下的家臣而已。 春秋时期的鲁国,卿大夫们的势力逐渐强大起来,相互之间争权夺利的事件 屡见不鲜,政治斗争错综复杂,出现了三桓先后驱逐东门氏、削弱臧孙氏,攻杀 邱昭伯等相互攻伐事件。面对这样的政治局面,为了能在政治斗争中挫败对手, 鲁国卿大夫们竞相私藏大批武器装备,大量蓄养家兵死士,称为“私卒”、“私属"、 “私徒”、“甲"等。如《哀公八年》记载,吴国攻打鲁国,吴王进驻庚宗之后, “微虎欲宵攻王舍,私属徒七百人,三踊于幕庭。卒三百人,有若与焉。"微虎, 据杜注为鲁大夫,有私属徒七百人。《哀公十一年》也记载,在齐鲁清之战中,“季 氏之甲七千"也投入了战斗。 家兵的首要职责,很明显就是负责保卫卿大夫及其宫室和采邑的安全,所以, 家兵分为两部分,一部分驻于卿大夫在国都的宫室之中,负责卿大夫及其家众的 日常安全保卫工作,由家司马统领,数量相对较少。这部分家兵大多来自于卿大 夫的宗族中,且长期跟随家主,应当对家主较为忠心。在鲁昭公二十五年,昭公 发兵攻打季孙氏时,保护季孙氏的就应当是季孙氏宫室中的家兵;另一部分则长 期驻扎在采邑,负责保卫卿大夫的采邑,由邑宰、邑司马掌管。这~部分家兵大 多来自于采邑之中,且数量较多。因长期受到邑宰和邑司马的控制,采邑家兵极 易为其所用,鲁国多次发生的采邑邑宰、马正叛乱,所依靠的就是这一部分家兵。

32

四、鲁国家臣的叛乱、原因及影响
春秋中期以后,鲁国政权旁落,三桓掌握了鲁国的大权。鲁氏三桓,即鲁桓 公三个儿子的后裔。 鲁桓公诸子中,除了庄公继位外,还有三子日庆父、叔牙和季友。庄公无嫡 嗣,在储君问题上,倾向于爱子子般,但叔牙认为:“一继一及,鲁之常也。庆父 在,可为嗣。’’①庄公患之,问于季友,季友日:“臣以死奉般。"圆于是季友以庄公 名义召叔牙而鸩之,立其后为叔孙氏。庄公死后,季友立子般,庆父却使与子般 有仇的圉人荦杀掉了子般,而立叔姜之子开,是为阂公,季友奔陈。后来,因为 庆父与庄公夫人哀姜私通,哀姜想要立庆父为君,于是庆父又使有怨于闵公的卜 龋杀掉了闵公,此时季友与闵公的兄弟申逃亡在邾。后来庆父逃奔到莒,季友奉 公子申回国立为国君,是为僖公。庆父在被莒人遣返的途中,由于不可能被赦免 而自缢身亡,其后人被立为孟孙氏。后来,季友的后人被称为季孙氏。孟孙氏、 叔孙氏和季孙氏因为同出于鲁桓公,所以被称为“三桓",三桓中以季孙氏权力最 大。三桓长期占据鲁国公室要职,形成了三桓强而公室卑,三桓专鲁的政治局面。 春秋晚期,鲁国三桓的家臣借助家主的权势,增强了自己的力量,甚至凌驾 于家主之上,操纵公室大权。为求得到更多的利益,他们公然发动多次叛乱,使 鲁国陷入多事之秋。

(一)家臣的叛乱
l、竖牛之乱 鲁国叔孙氏的竖牛之乱揭开了鲁国家臣叛乱的序幕。

,-

竖牛是叔孙穆子的庶子。穆子之兄叔孙宣伯侨如曾与鲁成公之母穆姜私通,
国《史记》,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1532页。 亭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254页。
33

并“欲去季、孟而取其室"①。穆子可能是不满于其行径,抑或是预见到侨如行将 有祸,于是离开鲁国前往齐国。《昭公四年》追述此事,在穆子经过庚宗的时候, “遇妇人,使私为食而宿焉。”穆子到了齐国之后,娶于国氏,并生下孟丙和仲壬。 有一天穆子在做梦的时候,“梦天压己,弗胜,顾而见人,黑而上偻,深目而强喙, 号之日:‘牛!助余!’乃胜之。"但是第二天发现在自己的随从中并没有这样一个 人,便让众人记住牛的摸样。后来,穆子回到国内,嗣位为卿,并见到了庚宗之 妇为自己生的儿子,正合梦中之牛的摸样,于是呼之为牛,“皆召其徒使视之,遂 使为竖",即“竖牛’’,受到了穆子的宠爱。 因为穆子回国后没有接国姜到鲁国,国姜便改嫁公孙明,穆子因此迁怒于国 姜所生二子孟丙、仲壬,直到他们长大才将他们接回鲁国。所以,作为穆子合法 继承人的孟丙、仲壬二人在叔孙氏的地位并不牢固。而竖牛则由于受到穆子的宠 爱,长大成人之后,在穆子的授意下掌握了全家的政务,大权在握,在叔孙氏之 家获得了稳固的地位。 叔孙穆子在丘莸田猎的时候生了病,为了确保穆子卒后自己能够继续执掌叔 孙氏家政,竖牛便产生了“乱其室而有之”的想法,要求与孟丙盟誓,被孟丙拒 绝。于是,竖牛利用职权之便,借穆子为孟丙铸钟以及公孙明之事引发穆子对孟 丙的不满,“宾出,(穆子)使拘而杀诸外。"圆竖牛又想与仲壬盟誓,仲壬也拒绝 了他。竖牛便在鲁昭公赐给仲壬的玉环上做文章,又是借自己职权之便,使穆子 厌恶仲壬,并将其赶到齐国。穆子病危,想要仲壬回国继位,竖牛不予执行,并 故意不给穆子饮食,致使穆子饥渴而死。于是,竖牛立昭子,成为叔孙氏家相, 排挤忠于叔孙氏的原家宰杜浅,迫使其出奔齐国,从而全面控制了叔孙氏的家政。 后来仲壬从齐国赶回来想要继位,并得到了季武子的同意。季孙氏家臣南遗因为 收受竖牛贿赂,向武子陈述利害,帮助竖牛杀死了仲壬。 当一切阻碍都被除掉之后,令竖牛意想不到的是,继位的叔孙昭子并不甘心 受到竖牛的摆布,在即位后召见家臣的时候决定:“竖牛祸叔孙氏,使乱大从,杀
由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890页。 函杨伯竣:《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舨,第1258页。

嫡立庶;又披其邑,将以赦罪,罪莫大焉。必速杀之!"①于是竖牛为避杀身之祸, 逃奔到齐国,却被孟丙和仲壬的儿子所杀,竖牛之乱也因此告终。 2、南蒯之叛 南蒯为季孙氏费邑邑宰南遗之子,继承父职成为费宰。《昭公十二年》记载, 南蒯发动叛乱的原因是“季平子立,而不礼于南蒯。"这虽然说明了礼在当时人心 目中仍占有一定的地位,但是更重要的,是体现出此时的南蒯由于握有采邑中的 实权,心志已非一般家臣可比,容不得家主对自己有丝毫的不尊重。当时鲁昭公 早已不满季氏专政,于是,南蒯为了得到公室的支持以发动叛乱,便对昭公之子 公子愁(子仲)说:“吾出季氏,而归其室于公,子更其位,我以费为公臣。’’叔 仲穆子(叔仲小)因为离间季孙氏和叔孙氏两家关系不成,季平子将责任全部推 脱到自己身上,所以也对季氏怀恨在心。于是南蒯便跟叔仲小、公子愁合谋打季 孙氏的主意。昭公带公子愁到晋国去寻求外援失败,南蒯害怕消息泄露,自己的 力量不足以抗衡季孙氏,于是“以费叛如齐"。 南蒯发动叛乱后,坚守费邑。《昭公十三年》,叔弓率兵围攻费,却被费人打 败。季平子一怒之下下令见到费人就抓起来,冶区夫谏日:“非也。若见费人,寒 者衣之,饥者食之,为之令主,而共其乏困,费来如归,南氏亡矣。民将叛之, 谁与居邑?若惮之以威,惧之以怒,民疾而叛,为之聚也。若诸侯皆然,费人无 归,不亲南氏,将焉入矣?”平子依其谋而行。果然,昭公十四年,费人皆欲叛 南蒯而复归于季孙氏。在此情形下,先前诈称疾病而不助南蒯叛乱的费邑司徒老 祁、虑癸二人劫持南蒯,迫使其在看不到转机的情况下不得不逃奔齐国。r南蒯之 乱因而平定,司徒老祁、虑癸二入以费邑归鲁。齐景公在这种情况下,向鲁国示 好,将费邑归还给鲁国,费邑又回到了季孙氏手中。 南蒯逃到齐国,侍候齐景公饮酒,景公戏言之日“叛夫”,他竟然还恬不知耻

①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263页。
35

的说:“臣欲张公室也。"①齐国子韩皙客观的评价说:“家臣而欲张公室,罪莫大 焉。’’②毫不留情的斥责了他。

3、“陪臣执国命一——阳虎之乱
阳虎“陪臣执国命"是鲁国家臣叛乱的顶峰。

阳虎是季孙氏在季平子和季桓子时的家臣,从其权力来看,相当于季孙氏的 家宰。季孙氏当时执掌鲁国政务,使得作为季孙氏家宰的阳虎,能够掌握鲁国部 分大权。《左传》对阳虎的所作所为记述颇多:“孟懿子、阳虎伐郓’’⑨的时候,懿 子年龄只有十六岁,所以“盖阳虎为主,孟懿子以卿位为名耳”固,可见,在伐郓 的战事中,盂懿子徒有虚名,阳虎已经掌握了实际指挥权;“乙亥,阳虎囚季桓子 及公父文伯,而逐仲梁怀。冬十月丁亥,杀公何藐。己丑,盟桓予于稷门之内。 庚寅,大诅,逐公父歇及秦遄,皆奔齐。"⑤此时阳虎为了达到自己驱逐异己的目 的,胆敢囚禁季桓子,其势已不把家主放在眼中;《定公六年》记载,鲁国侵郑回 国,未借道于卫国,阳虎却强使孟懿子和季桓子入卫国南门,出东门。杜预认为: “阳虎将逐三桓,欲使得罪于邻国。的阳虎此时已经执掌了鲁国大权,即《论语?季 氏》孔子所说的“陪臣执国命”。此后,阳虎又强使孟懿子出使晋国,“又盟公及
三桓于周社,盟国人于毫社,诅于五父之衢”囝,气焰日益嚣张;“齐人归郓、阳

关,阳虎居之以为政’’@,阳虎在不是公臣的情况下,公然执掌鲁国地方政务。
随着阳虎的势力日渐壮大,其野心也不断膨胀。在季寤、公组极、公山不狃、 叔孙辄和叔仲志的支持下,阳虎决定除掉三桓,“以季寤更季氏,以叔孙辄更叔孙

氏,己更孟氏”@。但是,其意图被孟孙氏成邑宰公敛处父识破,在他的提醒下,
o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364页。 管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3“页。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487页。 ④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487页。 圆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553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564页。 囝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559页。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560页。 @杨佑竣:《春歉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568页。

孟懿子提前做好了应对叛乱的准备:季桓子也识破了阳虎的诡计,在家臣林楚的 帮助下逃到了孟孙氏支子公期家中。阴谋败露之后,阳虎等人决定为自己的命运 拼死一搏,劫持了鲁定公和叔孙武叔,猛攻孟孙氏。但是,成宰公敛处父率成邑 武装击败了阳虎,阳虎退到鲁国国君的宫室,盗取宝玉和大弓,逃到蒜和阳关。 后来,鲁国派兵攻打阳关,阳虎逃到了齐国,欲请师于齐国,但在鲍文子的 劝谏之下,齐景公没有答应他的请求,并囚禁阳虎,以防止他在齐国作乱。后来, 阳虎逃至晋国,成为赵简子的家臣。 4、侯犯之叛 侯犯是叔孙氏采邑邱的马正。叔孙成子想立武叔为嗣,公若藐坚决反对,但 最终成子还是立武叔而卒。武叔继位后,便指使邱邑马正侯犯杀掉公若。 除掉公若后,可能是怕武叔会为公若之死寻找替罪羊,将要归罪于自己,侯 犯遂以邱邑为据点发动了叛乱。叔孙武叔和孟懿子率兵围攻邱邑而不克,后来在 齐国军队的帮助下,武叔和懿子再度围攻邱邑,仍然未能攻克。为了夺回自己的 采邑,武叔不得不放下自己的身份,求助于邱邑工师驷赤:“邱非唯叔孙氏之忧, 社稷之患也,将若之何?"∞在得到驷赤决定帮助自己的答复后,竟然向驷赤行“稽 首”之礼。在求助于驷赤的事件中,叔孙氏虽然颜面扫地,但毕竟换来了驷赤对 自己的莫大帮助。驷赤不断离间侯犯和邱人,使得侯犯众叛亲离,出逃到齐国, 齐国也只好将已经得到的邱邑地图户籍等归还给鲁国,邱邑再度回到了鲁国叔孙
氏之手。

5、公山不狃之叛 季孙氏费邑和叔孙氏邱邑接连发生叛乱的事件表明,采邑上高大坚固的城郭 和强大的武装力量很容易成为采邑家臣发动叛乱的倚仗。鲁定公接受时任鲁国大

①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58l页。
37

司寇的孔子“臣无藏甲,大夫毋百雉之城’’∞的建议,决定拆除三桓采邑的城墙, 即“堕三都"。因为刚刚经历了侯犯之叛,自己颜面扫地才求得驷赤的帮助平定叛 乱,所以这一建议得到了叔孙氏的支持,叔孙氏邱邑的城郭很快被拆除。季孙氏 虽然也曾深受南蒯叛乱之害,同意拆除费邑城防,但是公山不狃等人却坚决反对。 公山不狃,即当时的费宰子浊,也即《论语?阳货篇》之公山弗扰。公山不 狃曾因为不得志于季孙氏,而与阳虎等人谋“去三桓”,但是没有成功。此次“堕 三都"牵涉到费邑,公山不狃虽身为费宰,却是费邑的实际统治者,如果费邑的 城墙被拆除,于自身利益必然有损无益,所以,公山不狃便与叔孙辄一同发动叛 乱,率费邑武装偷袭鲁国国都。在公山不狃等人猝不及防的进攻面前,“公与三子 入于季氏之宫,登武子之台。"固费人攻至台下,流矢已经射到定公身边了。在危 急关头,孔子命申旬须、乐颀下台反击,打败了费人,并乘胜追击,在姑蔑彻底 击垮了费邑武装,公山不狃和叔孙辄逃奔到齐国。费邑城防得以拆除。 6、公孙宿之叛 在叔孙氏邱邑和季孙氏费邑的城墙被拆除后,轮到拆除孟孙氏成邑的城墙了。 但是,成宰公敛处父不同意,对孟懿子说:“堕成,齐人必至于北门。且成,孟氏 之保障也。无成,是无孟氏也。子伪不知,我将不堕。’’@懿子对此持默许的态度, 所以成邑城郭未能拆除。由于城墙高大坚固,即使鲁定公亲自率兵围攻成邑,也 没能攻克,成邑城防也一直未能拆除,后来果然成为公孙宿的叛乱据点。 公孙宿叛乱的原因是与孟武伯有隙。据《哀公十四年》记载,孟懿子在世时, 孟懿子之子孟孺子波(即后来的孟武伯)想要在成邑畜养马匹,公孙宿以“孟孙 为成之病,不圉马也"为由,拒绝了他的要求。子波因此恼怒,袭击成邑,未能 攻入而返。成邑派人来见,子波因为怒气未消而鞭打了来人,由此跟公孙宿结下 了仇怨。孟懿子卒,公孙宿等成邑家臣前来奔丧,子波不许他们进门,即使他们
o《史记》,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1916页。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586页。 函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587页。

脱去上衣,摘下帽子在大街上号哭,表示愿意听从他的驱使,也还是不答应。因 为子波是孟懿子的继承人,公孙宿与其有隙,因而对前途产生了恐惧,被迫于哀 公十五年,以成邑叛于齐国。 成邑发生叛乱后,孟武伯亲自率兵前往攻打,也未能攻克。后来,鲁国同齐 国媾和,为了索回成邑,子服景伯出使齐国,孔子弟子子赣(子贡)为副使。《哀 公十五年》记述了此次出访。景伯见到了公孙成(即公孙宿),晓以大义:“人皆 臣人,而有背人之心,况齐人虽为子役,其有不贰乎?子,周公之孙也,多飨大 利,犹思不义。利不可得,而丧宗国,将焉用之?”公孙宿听完后悔不已。齐国 执政陈成子到景伯所住的馆舍中见景伯,说:“寡君使恒告日:‘寡人愿事君如事 卫君。’’’景伯使子赣上前对答。子赣将晋国攻打卫国,齐国为卫国之故攻伐晋国 冠氏,丧车五百,并因此割地给卫国之事,与齐国乘吴鲁交战之际占领鲁国的獾 与阐之事相比较,并说:“若得视卫君之事君也,则固所愿也。"以此讽刺了陈成 子,陈成子羞愧,只好答应将成邑归还给鲁国。

(二)鲁国家臣频繁叛乱的原因
鲁国的家臣叛乱在春秋晚期的昭公、定公和哀公三世频繁发生,究其原因有 如下几点:

1、根本原因——家臣制度的弊端
鲁国家臣制度根源于周代分封制和宗法制相结合的政治制度。在周代分封制 和宗法制的影响和作用下,鲁国国君分封给卿大夫采邑,建立起宗族和政权合一 的“家"。卿大夫身为公室官员,不能全力管理宗族和采邑,于是设置家臣进行管 理,并给予很大权力,尤其是控制军事力量的权力,这就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 在卿大夫有条件对家臣进行约束和监督的时候,家臣想要发动叛乱是很难的。但 是到了春秋中后期,鲁国的卿大夫,尤其是三桓,把主要精力放在同其他卿大夫
39

争夺公室权力上,而放松了对家臣的监督,导致了家臣的权力膨胀。随着权力的
膨胀,家臣的欲望也会随之不断增长。在卿大夫已经不能满足他们日益膨胀的私

欲的情况下,发动叛乱就成为家臣的一种选择,竖牛、阳虎是为典型;也有的家 臣在种种因素作用下,感觉到自己掌握的权力乃至于自身安全受到来自家主的严 重威胁,为了维护其个人利益,他们也可能利用手中已经掌握的大权铤而走险, 南蒯、侯犯、公山不狃和公孙宿即为这样的典型。
所以说,鲁国家臣制度从一开始就潜伏着不安定的因素,在得不到有效的监

督和约束的情况下,随着个人权力和野心的膨胀,家臣发动叛乱便成为可能。 2、客观条件 ①鲁国地方行政制度的落后性 春秋以降,周王室的衰微使得“礼乐征伐自天子出”∞逐渐成为过去,诸侯并 起,群雄争霸,中国社会进入一个动乱的时代。各国为了在称霸战争中立于不败 之地,纷纷对本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制度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地方行政制度 的变革自然不可避免。为了确保对本国实行集权统治,各国国君都希望将地方大 权收归自己掌控,新的县、郡制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建立起来的。 县制:县制在春秋时期开始出现,最早产生于楚国。“初,楚武王克权,使斗 缗尹之,以叛,围而杀之。迁权于那处,使阎敖尹之。”罾除楚国外,秦、晋等国
在春秋时期也设置了县。根据国家的不同,县的行政长官或称“县公”、“县尹" (楚国),或称“县大夫”(晋国)、“县令”(秦国)。

郡制:晋国公子夷吾曾对秦国公子絷说:“君实有郡县,且入河外列城五。’’⑨ 可知秦国在春秋时期很早的时候就设置了郡。除秦国外,春秋时期的晋国和吴国 也建立了郡制。《哀公二年》记载赵简子在对范氏、中行氏发动进攻前,设誓日:
“克敌者,上大夫受县,下大夫受郡。”说明,春秋时期,郡的级别低于县。

o《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论语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224页。 圆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208页。 国上海师范学院古籍整理组:《国语?晋语二》,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第31l页。

在县郡制下,县、郡的行政、经济和军事大权都掌握在国君手中,县、郡中 的各种官员都由国君直接任命,对国君负责,使得县郡都处在国君的直接控制和 监督之下,不易发动叛乱。 而在鲁国,以县郡制为代表的新的地方行政制度一直未能建立起来。卿大夫 执掌了国家的命脉,也不允许县郡制度的建立,以免自己在采邑上的特权受到侵 害。为了保护自己的采邑,鲁国卿大夫还在采邑上修建了坚固的防御工事,这就
成为采邑家臣发动叛乱的一项重要的客观条件。

②卿大夫太过放任家臣 春秋时期,鲁国卿大夫的实力不断增强,相继执掌鲁国政权。春秋前期,鲁
国的主要执政者有出自于鲁孝公的展氏和臧孙氏,鲁庄公之后,长期盘踞卿位的

是称为“三桓’’的孟孙氏、叔孙氏和季孙氏。除此之外,东门氏、邱孙氏、子叔 氏等也都拥有不容小视的权势。为了争夺鲁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大权。卿大夫 们相互倾轧,乃至相互攻伐的事件屡见不鲜。尤其是鲁国三桓同其他的卿大夫之 间的政治、军事斗争最为激烈。见于《左传》者,如《宣公十八年》,季孙氏驱逐 东门氏:《襄公二十三年》,季武子发兵攻打臧孙氏;《昭公二十五年》,邱昭伯在 帮助昭公攻打季孙氏时孟懿子所杀等等。 从东门氏、臧孙氏和邱孙氏与三桓的斗争可以看出,鲁国卿大夫之间的斗争 是十分激烈的。在这样激烈的斗争中,卿大夫的主要精力必然全部投入其中,往 往无暇顾及宗族和采邑,只能将这些权力交由家臣掌管。于是,鲁国出现了“大 夫专国,士专邑”①的局面。阳虎甚至还借助季孙氏的权势掌握了鲁国国政。在手 中掌握了卿大夫之家乃至国家大权之后,家臣拥有了政治、经济和军事条件,更
有可能发动叛乱,以维护和扩大自身的利益。

3、主观因素——家臣私欲膨胀
从鲁国发动叛乱的卿大夫家臣身上,大多可以看到家臣私欲膨胀的影子。
。(汉)董仲舒:《春秋繁露?王道第六》,中华书局,1975年版,第124页。
4l

竖牛在叔孙穆子时受到穆子的宠爱,逐渐执掌了叔孙氏的家政。但是由于竖
牛并非穆子嫡子,并不能继承叔孙氏之位,却又想在穆子死后继续执掌叔孙氏家

政,于是只能设阴谋先后除掉有权嗣位的孟丙和仲壬,饿死穆子,然后凭借自己 在叔孙氏的权力,扶植一个傀儡继位,以便自己在实际上继续控制叔孙氏。竖牛 所作所为无处不体现出其狼子野心。
南蒯发动叛乱的原因,据他自己逃亡到齐国对齐景公所说,是为了“张公室",

但是从《左传》对南蒯之叛的记述来看,导火线分明是“季平子立,而不礼于南 蒯",所以南蒯才与公子愁阴谋,以公子愁取代季孙氏,自己以费邑为公臣。足见
在手中掌握费邑大权后,南蒯心志颇高,自然觊觎自身地位的提升。 阳虎作为季孙氏家臣,已经掌握了季孙氏的全部家政;从准备除掉季孙氏的

时候,曾经命令“戒都车"来看,他已经掌握了季孙氏的私人武装;在齐国归还 鲁国郓和阳关后,他公然执掌两地政务;阳虎还数次与鲁国国君及三桓盟誓。从 种种行径来看,阳虎的野心随着权力的增长而越来越大,因而决定与季寤、叔孙 辄等人去三桓而代之。 春秋后期,鲁国的邑宰实际上已经掌握了采邑上的各种大权,尤其是军权。 他们视家主的采邑为自己的领地,不容任何不利于采邑的事件发生。在鲁国准备 堕三都的时候,季孙氏费宰公山不狃、孟孙氏成宰公敛处父之所以持反对意见, 就是怕采邑上的城郭被拆除之后,会影响到自己在采邑上的利益,足见在逐渐掌 握采邑大权后,邑宰的私欲同样不可避免的膨胀起来。

(三)鲁国家臣叛乱的影响
l、三桓实力受到沉重打击 由于鲁国家臣叛乱都发生在三桓之家,所以对三桓的影响无疑是最大的。而
季孙氏更是首当其冲。 在鲁国家臣的六次叛乱中,季孙氏即占到一半。虽然季孙氏除了费邑之外还

有其它封地,但费邑是最为重要的采邑,是季孙氏的衣食根本。所以,季孙氏在 费邑修筑了高大坚固的城郭,并组建了强大的武装力量以进行保卫。但是,令季 孙氏没有想到的是,费邑两任邑宰南蒯、公山不狃先后发动叛乱,所凭借的正是 费邑的坚固城防和强大的家兵武装。这两次叛乱最终都被镇压,所以费邑武装必 定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费邑的城郭也在公山不狃叛乱后被拆除,使得季孙氏无 论是军事实力,还是经济利益都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南蒯更是在叛乱时,曾将费 邑送给了齐国,若非费邑司徒老祁、虑癸等人赶走了南蒯,齐国在事实上已经得 不到费邑的情况下象征性的将其归还给鲁国的话,季孙氏必将失去衣食之本,随 着经济实力的严重削弱,季孙氏在鲁国执政之卿的地位亦难以保持。阳虎作乱时, 曾经囚禁季桓子,两次与他盟誓,在伐郑回国经过卫国时又随意指使桓子,并最 终决定去三桓,除掉季孙氏,以阳虎之党季寤更之。阳虎的野心虽然最终没能达 成,但是除了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给了季孙氏沉重打击之外,更使得季孙氏在 鲁国,乃至当时各国颜面尽失。 叔孙氏受家臣叛乱的危害仅次于季孙氏,在穆子时发生竖牛之乱,武叔时发 生侯犯之叛。竖牛之乱不仅除掉了叔孙穆子的继位者孟丙、仲壬,还饿死了卧病 在床的穆子,并且以叔孙氏的“东鄙三十邑”贿赂季孙氏费宰南蒯。虽然继位的 叔孙昭子不甘身为竖牛的傀儡,迫使竖牛逃亡,但竖牛之乱给叔孙氏造成的除了 经济损失外,更重要的是人才的损失。叔孙氏的衣食根本是邱邑,所以他们也在 邱邑修筑了坚固的城防,组建了强大的军队。侯犯之叛时,叔孙武叔和孟懿子率 兵围攻邱邑,居然久攻不下,付出了沉重代价。最终还要靠武叔屈尊求助于仅仅 身为采邑工师的驷赤,方才在他的帮助下平定了叛乱,将险些落入齐国的邱邑夺 了回来。侯犯之叛同样使叔孙氏蒙受了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以及颜面的损失。 孟孙氏受到家臣叛乱事件的影响在三桓中是最轻的,却也一度丢掉其衣食之

本——成邑。尽管看到了季孙氏和叔孙氏两家采邑家臣叛乱的危害,但在成宰公
敛处父的坚持下,为了保护自己在采邑上的各种权利,孟懿子还是默许了他的建 议,没有拆除成邑城防。在成邑的坚固城防面前,即使鲁定公亲帅大军围攻,也

终究徒劳而返。后来,在孟武伯一味固执的挤兑下,公孙宿不得已发动叛乱,并 将成邑送给了齐国,武伯率兵攻打也没能攻克。虽然子服景伯和子贡出使齐国, 说服了公孙宿和齐国执政陈成子,使齐国归还了成邑,但公孙宿之叛还是让孟孙 氏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蒙受了很大损失。

2、鲁国国力被严重削弱 春秋后期,三桓中的季孙氏长期掌握了鲁国政权,乐祁曾说过:“政在季氏三 世矣,鲁君丧政四公矣。"∞鲁国国君已经名存实亡。更有甚者,三桓居然连鲁国 公室军队的指挥、编制权都瓜分了。鲁国本为大国,按《周礼?夏官》“大国三军" 之制,应当设置三军。但依《襄公十一年》来看,当时的鲁国只有二军。杜注认 为:“鲁本无中军,唯上下二军,皆属于上。有事,三卿更帅以征伐。"②然而是年 春,季武子却极力主张“作三军”,并且在他的坚持下,三桓“乃盟诸僖闳,诅诸 五父之衢”,“正月,作三军”。从表面上看,三桓作三军似有恢复鲁国大国地位之 想法,但杜预认为此举的根本原因是“季氏欲专其民人”@。在作三军后,三桓“三 分公室而各有其一”。对于“三分公室",有人认为是三分公室财货、税收,此说 已被杨伯峻先生否定,因为“若三分鲁襄公之财货,岂不成为公然叛乱?若三分 鲁襄公之税收,则鲁襄公何以为鲁襄公?皆不合情理。盖鲁国之军,本为公室所 有。今作三军,以三军改为季孙、叔孙、孟孙三族所私有,各族各得一军之指挥 与编制之权,故云各有其一。’’回从《左传》下文“三子各毁其乘(家兵)”,以及 各家以私卒编入公室军队的不同方法来看,三桓各得到一军的指挥及编制权是无 疑的。但是认为三军改为三桓私有,似乎不确。如果军队私有,国家没有名义上 的军队,国将不国,君将不君,三桓岂非仍等同于叛乱?而且从《昭公五年》三 桓“舍中军,卑公室也”来看,裁减中军,达到的目的是削弱公室,可知,到昭

①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1456页。 圆《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894页。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894页。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第二版,第987页。

公时,中军所有权还是由国君掌握的,至少在名义上还是。既然中军归国君所有, 则上下二军也必然如此,不然不足三桓分割。可见,三桓“三分公室”,得到的是 三军的指挥权和征召编制权,并非所有权。但即使是掌握军队的指挥和征召、编 制之权,对公室卿大夫来说,已经是无以复加的军事重权了,他们可以借此在军 队中树立威信,培植亲信,逐渐掌握军队的实际控制权。季武子借“作三军’’以 “专其民",严重削弱了鲁国公室。 如果说襄公十一年三桓作三军,三分公室时,名义上是壮大公室力量,军队 名义上的所有权仍归国君,给国君留了面子的话,那么,《昭公五年》,三桓“舍 中军,卑公室也",便是公然裁减国君名下的军队,明目张胆的削弱公室力量了, 国君颜面扫地。这说明随着三桓势力的一步步壮大,已经越来越不将国君放在眼 里,无怪乎在邱孙氏、公若以及公为等人的支持下,昭公会不顾臧孙氏的劝告, 铤而走险,率兵攻打季孙氏了。 在三桓逐渐掌握了鲁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命脉的情况下,三桓势力遭受沉 重打击,则鲁国国力也必然随之削弱。首先,家臣叛乱使鲁国政治影响力大跌: 三桓采邑费、邱、成曾先后叛入齐国,后来在各方的努力下,才分别回到鲁国。 如费邑是在司徒老祁、虑癸等人的率领下,赶走了南蒯得以回归的;邱邑是在驷 赤的帮助下,重回叔孙氏的;成邑是在子服景伯和子贡的出色的外交努力下才回 到鲁国的。除了鲁国人的努力之外,齐国君臣的开明也是很重要的原因。其次, 任何战争都是以经济实力作为后盾的,在数次家臣叛乱中,都发生了公室及三桓 武装与叛乱者的军事斗争,鲁定公甚至险些在公山不狃叛乱中丧命,说明这种军 事斗争的规模较大,必然使鲁国的经济实力严重受损。再次,公室的军队也在数 次叛乱中参与了平叛战斗,而且叛军中多有三桓的采邑家兵,其中很多人是在国 家正规军队编制之内的,这样的战争使鲁国的军事实力遭受了激烈的内耗。所以, 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军事实力,鲁国的损失都颇为惨重。 在多次家臣叛乱后,鲁国国君和以三桓为首的卿大夫们看到了家臣权力过大 带来的危害,限制家臣权力在所难免,家臣制度在鲁国的消亡也必然为时不远了。
45





在宗法制和分封制相结合的政治制度下,周代形成了“天子建国,诸侯立家, 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的贵族体系。在这种等级制度下,鲁国卿大夫掌握了宗 族大权和一定的地方政权,并设置家臣帮助其进行管理。但是,随着卿大夫之间 互相争权夺利的斗争愈演愈烈,他们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相互的斗争上,而将大量 权力下放到家臣手中,使得家臣掌握了各种大权,尤其是军权和采邑大权。一部 分家臣在逐步掌握了这些重要的权力之后,或为了维护自身现有利益,或觊觎更 多的权益,发动了叛乱。 经历了竖牛之乱和阳虎之乱,鲁国国君和三桓看到了家朝家臣势力的极度膨 胀于家、于国的危害;而南蒯之叛和侯犯之叛,又使鲁国君臣看到了放任采邑家 臣对诸侯国和卿大夫的威胁。于是,鲁定公和三桓接受了时任鲁国大司寇的孔子 “堕三都"的建议。“堕三都"表面上虽然是要拆除三桓采邑上的坚固城防,以消 除掌握采邑大权的家臣发动反叛的倚仗,但实际上却是削弱采邑家臣,乃至整个 家臣制度的信号。


由于害怕“堕三都”会影响到自己在采邑上的利益,这些已经掌握了采邑大 权的邑宰们根本不愿意执行:费宰公山不狃再度反叛;成宰公敛处父拒不执行, 并导致了后来的成宰公孙宿最终发动叛乱。这些事件说明,家臣在掌握了大权之 后,必然拼尽全力以保护自己的利益,想要削弱他们的力量并非一朝一夕之功, 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在经历了一次次的刀兵相见,三桓的实力,乃至鲁国的 国力遭到沉重打击之后,春秋时期鲁国家臣的叛乱终于终结,家臣手中的权力逐 渐被削弱以至收回。 鲁国的家臣叛乱说明:以采邑制度为主的地方行政制度存在着诸多弊端,宗 法制和分封制相结合的政治制度必然灭亡,新的中央集权制度才是历史发展的必 然要求。此后,卿大夫在任用家臣方面必然变得小心谨慎,不再授予其军政大权, 并实行严格的监督。鲁国家臣阶层的沦落和家臣制度的逐渐消亡便成为必然了。
46

参考文献
文献资料
1. 2. 3. 4. 5. 6. 7. 8. 9.

[周]左丘明:《国语》,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
[汉]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1982年版。 [汉]董仲舒:《春秋繁露》,中华书局,1975年版。 [汉]刘向:《说苑》,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3年版。 [清]洪亮吉:《春秋左传诂》,中华书局,2004年版。 [清]孙希旦:《礼记集解》,中华书局,1989年版。

[清]孙诒让:《周礼正义》,中华书局,1980年版。
[清]焦循:《孟子正义》,《诸子集成》,上海书店,1986年版: [清]王先谦:《苟子集解》,《诸子集成》,上海书店,1986年版。

10.[清]王先慎:《韩非子集解》,《诸子集成》,上海书店,1986年版。
11.[清]阮元:《皇清经解?仪礼释官》,上海书局,清光绪13年版。 12.徐元诰:《国语集解》,中华书局,2002年版。 13.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版。 14.杨伯峻:《论语译注》,中华书局,1980年版。

15.高亨:《诗经今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
16.韩席筹:《左传分国集注》,江苏人民出版社,1963年版。
17. 18. 19. 20. 21. 22.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左传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春秋公羊传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周礼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仪礼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礼记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十三经注疏》整理委员会:《孟子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47

学术著作
1. 2. 3. 4. 5. 6. 7. 8. 9.

童书业:《春秋左传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 杨宽:《西周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杨宽:《战国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杨宽:《古史新探》,中华书局,1965年版。 朱风瀚:《商周宗族形态研究》,天津古籍出版社,2004年版。 李玉洁:《先秦史稿》,新华出版社,2002年版。 顾德融、朱顺龙:《春秋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吕文郁:《周代的采邑制度》(增订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 李衡眉:《先秦史论集》,齐鲁书社,1999年版。

10.钱宗范:《周代宗法制度研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

11.周振鹤:《中国地方行政制度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学术论文
1. 2. 3. 4. 5.

邵维国:《周代家臣制述论》,《中国史研究》,1999年第3期。
牛继清:《家臣与春秋社会》,《固原师专学报》,1994年第4期。

王兰仲:《试论春秋时代宗法制与君主专制的关系》,《中国史研究》,1984年第l期。
赵伯雄:《周代大夫阶层的历史发展》,《内蒙古大学学报》,1983年第2期。 谢乃和、陶兴华;《春秋家臣屡叛与“陪臣执国命”成因析论》,《西北师大学报》,2006 年第43卷第6期。

6. 7. 8. 9.

杨小召:《论西周春秋时期家臣的双重性》,四川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6年。 韩连琪:《春秋战国时代的郡县制及其演变》,《文史哲》,1986年第5期。 刘蓉:《春秋时代的私徒属》,《史学集刊》,2004年第4期。 朱子彦:《论先秦秦汉时期的两重君主观》,《史学月刊》,2004年第2期。

lO.方建春、曹凤琴:《春秋战国时期幕府制度的起源》,《固原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 年第25卷第4期。

48





2005年9月,我如愿踏入河南大学校门,开始新一阶段学习生活的那一刻, 如今想来,恍如昨日,然而,三年时光却已悄然流逝。当我回想起这三年的求学 历程,不禁感慨万千。 三年前,承蒙李玉洁、涂白奎两位老师的厚爱,我开始了硕士研究生阶段的 学习。这三年间,追随两位恩师研读《左传》,学习先秦史、诸子思想和古文字学、 中国古代青铜器,恩师的不吝赐教,使我受益匪浅。在他们的谆谆教导之下,我 不仅在学业方面有了长足进步,更学会了做人。在本文的题目选定和写作方面, 两位恩师都提供了无私的指导和帮助,对他们,学生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但是, 由于学生的愚钝以及各方面能力的欠缺,本文虽在某些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但仍不乏缺憾之处,对两位恩师,学生心中亦充满愧疚。 在河大求学期间,我还随郑惠生、袁俊杰等老师分别学习了先秦史料学和考 古学等专业课程。特别是袁俊杰老师对我的学习,尤其是论文写作方面的关怀同 样无微不至,学生亦深为感激。在平时的学习、生活,以及本文的写作方面,崔 增磊、李建新、吕西红、张志鹏等同学对我也提出不少宝贵意见和建议,给予了 极大的帮助。在此,我向以上诸位老师和同学表示由衷的感谢! 想起家人,我不禁潸然泪下。这三年间,两鬓斑白的父母和贤惠的妻子,在 各方面给予我的无限支持和帮助,使我进一步领悟了亲情的真谛,可爱的儿子使 我变得更加成熟。面对他们,我心中充满感激,也体会到了前所未有责任感,我 必将竭尽所能,为他们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1

何新 2008年5月于河南大学学二公寓
49


相关文章:
高中历史选修四历史人物评说一到二单元试卷_图文
绝密★启用前 2016-2017 学年度玉溪一中分校考试考卷 1.春秋时期,鲁国季氏家臣...( )① 研究政治,传授进行政治活动的本领 ② 重视学生劳动技能的培养 ③ 强调...
江西省上高二中2016-2017学年高二下学期第六次月考考试...
严格规范财产所有人的权利 23.春秋时期,鲁国季氏家臣南蒯叛乱,事败后逃至齐国...——齐思和《中国史探研?商鞅变法考》 材料四:梭伦作为“仲裁者”,对强者即...
颜子
颜子颜子(前 521~前 481 年)春秋鲁国人。名...至鲁昭公、定公、哀公时,家臣势力兴起,家臣叛乱屡...只是他 对《易》接触较早,研究较深人,“颜渊弱冠...
高二历史一轮自主诚信作业(必修一1-3单元)
南 蒯解释道: “我是想帮助鲁国君王夺回政权啊。 ”齐国大夫韩晳指出: 高二历史一轮自主诚信作业(必修一 1-3 单元) 1. 春秋时期,鲁国季氏家臣南蒯叛乱,事...
礼乐之邦教案
—— 《论语· 阳货》 (一)介绍阳货 阳货:名虎,字货,是春秋时鲁国人。鲁国大夫季平子的家臣, 季氏曾几代掌握鲁国朝政,而阳货又掌握着季氏的家政。 阳货...
【春秋战国】鲁国三桓
春秋战国鲁国三桓 春秋末年,中国古代思想家、教育家孔子在此首开私人讲学之...为了接近齐景公, 做了齐国贵族高昭子的家臣。 次年, 齐景公向孔子询问政事,...
孟子语段教学设计 中学_教学案例/设计_教学研究_教育专区
孟子语段教学设计 中学_教学案例/设计_教学研究_教育专区。孟子语段教学设计 一...2.人物介绍 阳货:阳货:名虎,字货,是春秋时鲁国人。鲁国大夫季平子的家臣。 ...
2017_2018学年高中历史第1单元东西方先哲第1课先师孔子...
籍贯出身 春秋时期鲁国陬邑(今山东曲阜东南)人,出身...(1)孔子治鲁:孔子曾经是齐国贵族的家臣,回到鲁国后...研究, 在欧洲知识界和上层社会得到了流传和宣扬,...
就左传看春秋时期“礼崩乐坏”的实质
就左传看春秋时期“礼崩乐坏”的实质_文学研究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就《左传》...甚 至在卿大夫内部也出现了“陪臣执国命”“家臣专政”⑦的现象,如鲁国三桓,...
就左传看春秋时期“礼崩乐坏”的实质
了历史的原貌,保存了我国春秋时期丰富 的礼乐文化资料,是研究春秋时期礼的重要...甚至 在卿大夫内部也出现了“陪臣执国命”“家臣专政”的现象,如鲁国三桓,晋国...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