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力/水利 >>

sky(尊东)


题记:摘自《スター(Star) 》 我依然会用这双颤抖的双手 轻轻拥抱自己 让他永远都不会消失地 深深刻画在心底 若有来世我仍想亲眼看见 不论晴空万里 抑或乌云密布 这份对你的思念 燃烧无尽...

正篇 清晨特有的清新空气笼在四周,有些凉又有些暖,吴尊睁着眼睛努力看着温润的朝阳,耳畔 传来一阵风吟,就像鸽群越过城市的声音,微妙而幸福。 张开双手,对着太阳渐渐

升高的天空放开了怀抱。

一年了,在我的左胸口,陪着我。 东,还好吗?我想你了。

吴尊还是照着平时的习惯上班下班应酬休息,每一刻他的心脏都跳动地那么规律,坚定而淡 然的感觉和他的主人一模一样,也所以吴尊每天都活得很安定。 对于汪东城的点点滴滴,吴尊总是会有意无意地想起,也有些记忆不是他自己的,那个角度, 该怎么说呢,闭上眼睛的时候脑海里的镜像是自己的脸。这种感觉很怪,却很真实,仿佛是 透过了汪东城的眼睛,连眷恋的心情都那么惟妙惟肖。 吴尊知道,这是汪东城的思维。有时候吴尊会想,如果自己的灵魂能制造出足够强大的温床, 也许就能让汪东城重生,在自己的体内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人的意识很奇怪,一旦一些愿望变得异常强烈,那么实现的可能性也并非不存在,所以吴尊 做到了。

汪东城第一次出现在意识里的时候,是吴尊正在回忆首次看到汪东城的情景。 只记得那时,汪东城推开门来刹那流溢的日光,吴尊相信自己是一见钟情的,虽然当时有许 多复杂的揣测和不良的坏意,汪东城给他的感觉就像姐姐,但他比姐姐更倔强和努力,汪东 城用他的眼神在反抗他的命运,分明是那么厌恶的情绪啊。 [厌恶,第一次看到吴尊的感觉就是这样。] 意识恍惚了下,从头脑里出现了一句话,就像直接存在在灵魂里一样。吴尊笑了,他想他快 要看到他的爱人了。 [可后来为什么会放不下他呢?] 意识里的声音很疑惑,是个稚嫩的孩子呢,吴尊又笑了,含着深深的宠溺。 “喂,因为你喜欢他啊...” [是这样吗?那我怎么会喜欢他呢?] 从吴尊的身体里,一个透明的身子探了出来,穿着淡淡颜色的袍子,眼睫也是透明的金色一 眨一眨泛着阳光的温度。吴尊几乎是颤着手环抱住他,很冷的透过的空气,毕竟还是奢望啊, 只能看到而无法碰触。 [我知道了,你就是他,那你一定能给我最正确的答案。] 汪东城挠了挠头,绽出了一抹快乐的笑,这样的汪东城已经忘记了所有的悲伤和困惑,就像 个最天真的孩子。 “东...” 欢迎回来。

他,一直是一片净土。 从开始在他的眼底看到那片纯净后吴尊就陷落了。吴尊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过去的缺陷带 给他的从来不是希望,从姐姐死去的那天起他就再也没抱有希望过,直到遇见汪东城。 他对他说过 “我不会走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 这是一辈子最珍惜的魔咒。

吴尊越来越开心,因为汪东城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有时候居然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里,开启 助理的电脑,指着上头的一串数据念念有词,吴尊知道汪东城学的是企业管理,他以非常优 异的成绩毕业于一所不俗的学校,每每提出的建议都能够让吴尊惊叹良久。 或者会调皮地出现在会议厅里,吴尊很喜欢遥遥看着他的感觉,投影仪上微弱的光打落在他 的身上,隐隐泛着些辉光。他低着头记着笔记,咬着笔杆认真思考着企划中的疑点,光点集 中在他的发梢处,随着他改变支撑的动作摇晃。

只要没有应酬,吴尊就会自己做饭,埋首在充满了回忆的厨房。准备食材的时候汪东城就会 出现,这已经是吴尊和汪东城之间习惯的相处模式。 [意大利酱面,别忘了加些淀粉唷,那样黏黏的口感才好吃。] 吴尊点了点头,将淀粉和水了备用,然后再切着火腿丁黄瓜丁,等差不多搞定了辅料,将面 条和鸡蛋冷饭从冰箱里取出备用。吴尊准备得井井有条,这也是他一丝不苟的个性养成的习 惯,习惯去掌控所有的开始和结果,这样才会给自己最大的安全感,驾驭有时候其实是一种 保护。 打了两个蛋在透明的玻璃碗里,吴尊刚拿起筷子的时候,一双透明的手握住了他的手,那个 美丽的魂体从背后揽住了吴尊的身体,俊俏的脸靠在吴尊的肩膀,透明的睫毛忽闪出许多晶 莹的光,就连气息,也蕴含着淡淡的香气。 吴尊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他知道这是只属于汪东城和吴尊的世界,他们是镶嵌在彼此灵魂 中的存在,仿佛他们本身就是为了彼此而存在的一样。 [怎么办,我越来越喜欢你,喜欢到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了?] 感到背后带着些撒娇的困惑问语, 依赖和无法言状的无助都那么深深震撼着吴尊的心===自然 这也是汪东城的心脏,酸甜的滋味涌了上来。 “我也喜欢你啊,很喜欢,喜欢到不知道为什么来喜欢。 ” 回了类似的话,吴尊宠溺地回头以脸颊蹭了蹭汪东城的发梢,既然彼此都那么喜欢,那就一 直喜欢下去,直到无能为力再喜欢为止,吴尊知道这个期限只取决于汪东城。 [诶?和我一样哦,好开心。] 单纯的汪东城,可爱的汪东城,善良的汪东城,无忧的汪东城,这么多曾经不为他所知现在 只展现在他眼前的汪东城,真是块绝美的瑰宝啊。 “我爱你...”

不由分说吻上了那双饱润的唇,凉凉甜甜的香味下一刻就绕在口中,尽管吻不到实体,吴尊 还是闭着眼睛努力吻着,汪东城也闭着眼享受温暖的吻。这一刻,他们共用的心脏有着一样 的暖流和感动,并不奢求这样的时间能维系多久,只要这一刻,是幸福的温存就好。 自然,吴尊也会陷入连自己都觉得惊异的迷境,当然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样的接触也未尝不 是一件愉悦的事情。 有几个晚上,他和汪东城就是这样度过的。 对着镜子将洗浴完毕后透着水光的身体暴露在灯光下,静静看着前方那张自己看了二十多年 的脸,换了心脏后身体已经完全健康了,连带着略显柔弱的脸也愈加阳刚,抬手抚上镜中熟 悉的眉眼,扯起一个温润的笑容。 然后镜子中就出现了爱人的面貌,有些恶作剧吧,汪东城总是要让吴尊等待好久才施施然打 着哈欠出现在镜中,迷蒙的眼上还依稀可以看到一层水雾,朦朦胧胧的,清澈漂亮。又转了 很久,汪东城才真正醒过来,眨着魅惑的狭长双眼看向吴尊。 [你就这么想我吗?每次都在我睡着的时候吵醒我。] 小鼻子皱了皱,却没有多少不满,更多的竟是撒娇,吴尊失笑。 “对啊,就是这么想你。 ” 手指点上镜中人圆润的脸庞,细细揉了一通,接着整个 luo 露的身体都往前倾,更靠近了冰 冷的镜面。 好美啊,不论是魅惑的瞳还是翘起的唇,无论是纤细的锁骨还是被薄薄肌肉附着的小腹,在 眼中这样细致的容颜和颀长的身子,都是不会被第二个人看到的,只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汪东 城。 [你的眼光很烫。] 汪东城在镜中又皱了皱眉,吴尊不想收回这样的目光,他不想放过任何一秒相见的机会。 “我的手如果能碰到你该有多好,东,你会嫌弃这么软弱的我吗?” 汪东城不说话,闭上了眼睛凝结力量,于是透明的他从镜中钻了出来,站立在吴尊的前边, 镜中恢复了吴尊的身影却照不出汪东城的模样。 [你在害怕什么?如果你想我就会出现不是吗?还是你贪心了?] 贪心的后果也许就是两个人的万劫不复,汪东城没有说出这样的话,他只是静静等待着吴尊 的回答,转过的身体紧紧挨着健壮的身体,伸出了两根手指在吴尊软润的唇上摩挲。

吴尊无言看着汪东城的挑逗,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将汪东城的手指含在了嘴里吮吸了一遍。 “那让我吻你吧。 ” 汪东城从吴尊面前倏然消失,再次出现在镜子里,吴尊缓缓走上前去单手撑住了墙面,唇快 贴上镜面的时候他微微睁开了眼,镜中的爱人轻轻张着唇,角落有一丝淡淡的惆怅,眼角却 存着笑容的碎片。 还是那个倔强却脆弱的孩子啊... 如果一个吻可以给彼此安心,那么就算吻着接受末日来临也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上天已 经给了太多优待,让他们能以这么人鬼殊途的方式依附着,吴尊想看来自己还是没有学会知 足。 汪东城的唇和吴尊的唇在镜子的上方相遇了, 捻转的时候多了一些力量, 汪东城偷偷睁开眼, 看到吴尊专注的脸上有了一丝懊恼的裂痕, 不禁深呼了口气。 安于现状能度过多久就多久吧, 听天无法由命了,现在的自己只是个逃不出牵绊的游魂,说得难听点就是地缚灵。 上天还能给多少时间来袒护? 吻着拥着, 最后吴尊翻转着身体倒在了浴室冰冷的地面上, 让汪东城静静丄坐在自己的腹部, 走出镜子的汪东城依然披着那件透明的袍子,阴凉的体温从袍子下的缝隙中钻了出来尽数被 吴尊吸收。吴尊仰躺着看汪东城透明的眼睛,迷混地说着自己也辨认不清的眷恋,伸手悬空 握着眼前那只纤瘦的手。 也许,会有多少个也许,奢望,又能维系多久?

陈德修是第一个发现不对劲的人,从无缘无故被打开的自己的电脑上看到一处处不属于自己 和吴尊风格的批注,从会议室里吴尊频繁地走上走下更换一处桌上的笔记,还有已经半月有 余都不曾和吴尊一起共餐,种种种种都让陈德修很是怀疑。 直到某次去吴尊家拿文件发现了他不为人知的秘密,那时候吴尊正在厨房,他居然和他自己 的手接吻,一脸幸福和陶醉的表情,这样的神情也只有和汪东城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出现。陈 德修不敢置信还想安慰自己吴尊只是在思念汪东城,结果却被一句话吓得呆滞。 吴尊说,东,我真的好爱你。

陈德修找到了辰亦儒,希望辰亦儒去劝一下吴尊,却得到了辰亦儒复杂的表情和皱起的眉。 辰亦儒暗暗摇了摇头就离开了,看来对于失去东的伤口,他是一辈子也好不了了。 无法放任吴尊这样的沉迷下去, 陈德修已经联系好心理医生准备摊牌, 却得到了吴尊的邀约。

“这段时间的事务要交给你了,我去青岛度假。别忘了帮我订好机票,就和上次一样的位置 吧。 ” 吴尊整理着要出行的行李,脸上带着些梦幻的笑意,仿佛是要带自己爱人去出行一样。 陈德修决定彻底跟吴尊挑明了,他握紧吴尊的手让他不得不停下整理的动作。这样的状态是 不对的,修觉得自己必须阻止,否则皇朝就会直接毁于一旦。 “东城已经不在了。 ” 打破虚幻的语言最伤人。对每个人都一样,所以吴尊暴怒地瞪视着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拳头抬起又放下,陈德修看着吴尊疯了一样的表情,内心划过很深的疼痛,失去汪东城对于 两个爱他的人痛不欲生,难道就对于他陈德修而言不难过吗,错了,那样一个温润如同水晶 的人,任谁都会不自觉对他友好吧,陈德修是把汪东城当成为数不多的真心想要的朋友。 “你就这样沉迷下去吗?” 吴尊的拳头再也忍不住,对着好友挥出了第一拳,陈德修被砸到了沙发再滚落下来,唇角有 些擦伤,却麻木地忘了痛。 “他走了,一年多了,那么久,为什么放不开?” 吴尊拽起陈德修的衣服掐着他的下巴,他害怕这张嘴中会再出现任何恐怖的词汇,用暴力掩 饰的悲哀正被受虐者悉数看在眼中,吴尊并非失去理智,他只是害怕,害怕再失去。 [放开手吧,尊。] 汪东城从吴尊的身侧钻了出来,一双莹亮的眼睛泛着水光,他的双手正握着吴尊施暴的手, 陈德修勉强张开了眼,对面前的变故无法置信,原来,吴尊并非自欺欺人,可这样的团聚能 有多少时间?上苍真的给这对相爱的人太多折磨,不知如何去弥补这所有的悲伤。 吴尊松开了陈德修,将汪东城拥在怀中,抱紧了就放不掉了,可那透明的魂体经不起这样的 拥抱,所以吴尊最终拥抱的是自己的臂膀。 “你走吧,我会给你安排一切。 ” 陈德修离开了客厅,面对无尽的黑暗落下了一行水痕。

汪东城揉了揉吴尊的肩膀,借势伏过去软趴在他的胸前,吴尊蹭了蹭柔顺的汪东城,在他停 在路边的车中。 吴尊记得这个位置是当初送汪东城来时候停靠的位置,当时汪东城像失去了灵魂一样任由他 牵着他的手,甚至是带着献身的自觉,那时候温暖的手和现在透明的手,有着同样柔和的气 势,却是已阴阳两隔。 “我们明天就去青岛,去沙滩,去看日落,去好好放松。 ” 汪东城叹了口气, 他的手下那只热度极高的手正在颤抖, 连带着整个身子都颤抖得异常剧烈, 他在害怕,平时干练的语言已经变得语无伦次。 [尊,我不会走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汪东城说着和过去某一刻一样的话,吴尊倏然瞪大了眼看向汪东城抿起的唇角,不会离开, 会一直在...在身边...这是真的存在的吗?汪东城,其实并没有死,他在这里,就在我的身 边。就在...这里... [今天傍晚会有很美的夕阳,看,又是一天呢。] 又是我偷来的一天呢。吴尊,我不知道我还能偷几个一天。 疲累地睡了过去,凌晨一点,关上灯的车内,吴尊搂着虚空的汪东城陷入沉眠。 我们究竟还有多少个明天? 陈德修果然效率,临近六点的时候就电话过去给吴尊,八点的飞机。

吴尊开车到自己的别墅拿了整理好的行李,便开去了机场,这段时间汪东城一直在睡觉,缩 在宽大的位置上,双脚都蜷起来了,鼻翼微微耸动,睡得极安静又平稳,嘴角显出一丝丝快 乐的弧度。 吴尊宠溺地看着乖巧的恋人, 不觉用未掌握方向盘的那只手抚上了汪东城的脸颊, 隔着几毫米的距离将他的脸部轮廓描摹了一遍,眼角眉梢都是温柔。

当坐稳在飞机中的时候,吴尊特地问空姐要来一条绒被,帮继续沉眠的汪东城盖上了被子, 其实汪东城并不会感到冷,也无法承受得住绒被的重量,可吴尊就是执拗地将他的脑袋靠在 自己的肩上,没用重量的重量让吴尊很安心,因为爱人有些微凉有些柔和的灵魂正倚靠着自 己,不曾离去。

空姐惊恐地看着吴尊的动作,她其实是认得吴尊的,上一次也在相同的位置,这个俊帅的一

塌糊涂的男人问她要一条绒毯,然后盖好在身边很美的男人身上,当时的吴尊笑得很柔和, 就如现在一样。只是,吴尊身边的位置现在是空的。

飞机上升到足够翱翔的高度,穿梭在绵软的云层中,吴尊带着一颗安然的心拥着怀中美丽的 恋人,不知何时的再见,不知何时的结局,不知未来的未来。

如果,神说下一刻你必须遇到灾难,那么就算逃到天涯海角都逃不了。

汪东城猛地睁开眼睛,飞机在剧烈晃动,到处都是凄厉的惨叫或哭泣。身上的吴尊一点反应 都没有,抱着自己的手软软垂着,汪东城在灰暗中仔细辨认吴尊的情况,头下渗出了许多水 一样的东西,温温的,很快就冷却下来。天空很狰狞,下着越来越亮的雷电,汪东城终于借 着疯狂的闪光看清楚了,血泊蜿蜒的如同彼岸绽放的曼陀罗,那些生命之泉正在远离,而那 伤重的爱人依然噙着幸福的笑容。

[吴尊...]

轰鸣的声音从上而下,飞机已经垂着身子往下坠去,在暗无天光的黑色中堕落的庞然大物, 带着所有人的绝望和悲伤。

[这一次,我依然会救你...]

扬起的唇角带上了决然,身上越来越莹亮,脸庞却透明地近乎消失。汪东城用尽了浑身的力 量,尽管他无法探知上天究竟会给自己多少力量,这一刻,也终于用身体抱住了怀中沉重的 身体。汪东城抬起了腿,往碎裂的窗外跃去,以身体护着重伤的人,借势滚了三圈,飞机在 背后轰然碎灭,冲天的火光映衬着汪东城美丽的身形。

吴尊醒过来时觉得身体无法动弹,从头侧传来的痛感超乎寻常地难以忍受,又黑又冷,又无 力又无奈,吴尊想他驰骋了威风的小半辈子从没有遇到过这样凄惨的境遇。到底在哪里呢? 吴尊的记忆只停留在睡过去前汪东城恬静的容颜...汪东城?! 吴尊瞬间睁大了双眼,汪东城呢?汪东城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 !难道梦境失 效了,难道他的身体从没有汪东城,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而现在回到了现实! “啊!!” !! 吴尊觉得自己的世界天崩地裂,殷红的血冲破了爆裂的伤口疯狂流窜,已经忘记了身受重伤

的事,站起来的吴尊摇晃着攀住湿滑的石壁,一步一步往外走去,他要看到光,有了光就不 会惊慌,就能够找到他,就能够... 眼中被一抹红色吸引,本能地知道那是火,吴尊更加用力往前走去,接近山洞洞口的时候他 看到了汪东城。熟睡了的,蜷缩着的汪东城,比起之前透明的魂体,现在却是实实在在看到 的躯体,尽管苍白尽管纤细,却是如此真实在面前的那个人。 “东...” 可以触摸,有温和的热度,火焰的红色爬上了脸,紧紧闭着的眼微微颤抖,呼吸的时候嗡动 的鼻翼和浅浅起伏的胸膛,这是神迹吗? 却又有一层来自心底的不安。这还是梦吗?梦境实现的时候,往往就是要失去的时候。 汪东城,不要离开我...你说过的... “好湿?” 颤抖的睫毛越来越快,直到突然绽开了黑色光芒,有生命的眼神,那是世界上最璀璨的宝石, 吴尊抱紧了汪东城的脖子,额头的血更快滴落下来,染湿了他的半张脸。 紧贴在一起的身体让心脏的频率同调,对,汪东城有心跳了,而他的心脏正埋在吴尊的左胸 膛规律地跳着,这样的接触让吴尊战栗的身体无法恢复冷静,活生生在面前的恋人,好像那 场悲剧是在另一个时空,现在他们回到了真实的时空一样。 好真实,又好虚渺... 汪东城的神情还恍惚着,迷迷糊糊的惺忪眼睛对比以前的隐忍多了许多可爱的成分,这是过 去吴尊很少看到的汪东城,也是在灵魂状态下看到的多半的汪东城,真的脱去了躯壳脱去了 防备,他就是最真实的他了吧。 “唔...你醒了?” 汪东城揉了揉眼眶,眨了眨眼睛,等到眼神清明了才去回抱住吴尊,而吴尊早在汪东城的身 上赖了好一会儿了,好久没有抱到手的触感真的太让他眷恋了,放开几毫秒都是对这来之不 易的机会的亵渎。汪东城和吴尊静静抱了好久吴尊才想起来回汪东城的话。 “头疼,不过现在只要抱着就好。 ” 能不疼吗?汪东城单手往上探了探吴尊的伤口,勉强结起的一层血痂薄薄的,边上还有不断 渗出的血丝,吴尊有些粗的喘气声在耳侧萦绕,不经意间居然带起了一阵火热。 轰一声,汪东城苍白的脸上炸起一片粉红,显然吴尊是感觉到了汪东城战栗的身体,抬眼的 时候却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惊。汪东城侧着脸斜对着火堆,火焰跳跃的红色映衬着他粉嫩的皮

肤,此刻红霞 在两颊绽放,引过来的唇粉润绵软,细长的睫毛刷了刷又顿了顿,耳朵也是一片艳红,实在 是太出乎吴尊的意料了,他的爱人一直很美,却从没现在这么勾人心魄。 “呐,我想和你做丄爱。 ” 吴尊笑得特贼,汪东城虽然很不好意思但还是发现了吴尊的想法,不过发现归发现,反应又 是另一回事,所以在汪东城勉强想起要挣脱开来的时候,自己的上身衬衫已经被扒地底朝天 挂在胯上了。 吴尊虽然还是疼裂开一样的痛,不过却不是他开始品尝的阻碍。吻着爱人颤抖的朱果,紧了 牙齿细细摩挲了一通,接着在乳首轻轻咬了一口。 “啊...” 细腻的呻吟从汪东城美丽的唇中放开,软糯的鼻音在山洞中显得异常妖媚,汪东城显然是没 料想到吴尊的快动作,所以叫声也变得那么自然而然地... 吴尊看准了汪东城小小的懊恼,放开了朱果袭上了优美的锁骨,一路往上舔吻过去留下湿漉 漉的水痕,汪东城也并不是随吴尊而不知反抗,况且那个可恶的恋人居然直接挑起了他的情 欲。所以汪东城双手一紧,一上一下扣住了吴尊的脖子和后脑,一个热烈的吻印了上去。 吴尊感受着汪东城热情地撬开他的唇, 用自己的小舌用力舔舐着吴尊的舌, 动作不怎么生涩, 却有了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低吟,真的很好听,像泉水掉落山间那种凌翠的回音,吴尊以舌攻 占着汪东城口腔的每一处敏感地,摆转的头颅恰到好处让汪东城享受着最舒适的温柔,就连 接吻都好像吻到了汪东城的灵魂中。 “尊...” 汪东城抱紧吴尊,睁开了泛满水光的眼,面前的爱人用一双黑亮的眼凝视着他,眼中有细碎 的波光,里头蕴藏着浓浓的爱意,汪东城笑了,第一次看到接吻的时候吴尊是睁着眼睛的, 就和他一样...却又不一样,因为吴尊看不到汪东城的手。 艺术家一样修长的指尖正在渐渐透明... “东,不要离开我...你答应的...” 吴尊一个挺身将自己埋入汪东城温热的甬道,幸福的感觉盈满了胸膛,那里坚定且激荡的心 跳是汪东城的心脏,而他进入的也是汪东城的身体。和爱人合二为一的快乐让吴尊忘了浑身 的疼痛,汪东城顺从在吴尊的冲击之下,却倔强地不肯将手放下环绕吴尊的后背,这是一种 依赖吧。 吴尊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表情,汪东城依赖着吴尊,一直都是,同样吴尊也依赖着汪东城, 一直都是,彼此都是逃不了的互相吸引着,相爱着,宿命的注定既是甜蜜又是艰辛,就算曾

经阴阳两隔,就算未来没有光明,却在此刻抵死缠绵。 “爱你...” 回应吴尊的是汪东城的一声尖利的呻吟, 被碰到了敏感带。 吴尊让汪东城的双腿紧紧缠着他, 彼此都翻下的裤子绕在腿上,在激烈的上下运动中被撕裂被瓦解,汪东城将下巴抵着吴尊的 肩膀,嗯嗯 啊啊的轻叫声源源不断敲击吴尊的耳膜。 “尊...嗯嗯...尊...” 泪水纷飞,汪东城紧闭眼睛又沉重地睁开,被模糊的镜像中依然看见了自己的手,透明的只 留下上半截的臂膀,小臂手肘手腕手掌手指,都化作了烟尘。 “东!东...我...要去了...” 吴尊在更加深入汪东城的内部,而汪东城对着渐渐消失的自己不知所措。怎么办,要消失了, 怎么办?消失后的得到比一切都珍贵,可再失去的时候,任何人都会崩溃。吴尊,不能崩溃, 两年前的他没有,两年后的他更不允许,因为崩溃等于他会随着汪东城去那个世界,而这是 汪东城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不要...唔唔...” 不要消失,不要让吴尊消失,也不要造就这么残忍的轮回啊...灵欲攀上了顶峰,任多少思绪 翻滚也抵挡不了彼此高潮的迸发, 浊白的液体染了一身, 疯狂喘息的吴尊趴在汪东城的胸口, 而汪东城 脱离了吴尊支撑的脖子低了下来,看到了透明的双腿。 “东..你说过不会离开我你说过的!” ! 吴尊颤抖地只顾埋在汪东城的怀中,他看见了汪东城透明的四肢,他听到洞外偶然的几声鸟 鸣,他知道太阳升起的时候,汪东城就会离开。 汪东城依然笑着,用自己的身体温暖着吴尊,他已经没有手去抚摸最爱的容颜,晶亮的眼睛、 高挺的鼻子、秀丽的唇,他已经无法用手去抚触他最眷恋的身子,狭长的锁骨、结实的腰腹、 静静的搏动,他无法摸到他,无法再用更多的时间爱他,无法...无法! 汪东城的泪珠滑落地更加凶猛,这无力改变的事实,这偷来的时间已到极限,上帝不再怜悯, 所以收回了他的神迹。只剩下躯干了,吴尊的身体重重倒了下来,却带着一双干涸的眼看着 汪东城,最后的几分钟,就是最后的奢求。 吻着汪东城的唇,一直吻着,用所有的爱来吻着。 汪东城用力回应着,用全身心的爱回应着。

唇中有咸涩的水滴,是汪东城眷恋的留证。吴尊依然干涸的双眼无法流泪,最后的最后,他 要清楚地看着最深爱的人。 “答应我,下一次来找我。 ” “再见。 ” 最后的片段是,吴尊捧着汪东城的头颅,以唇印上了灵魂的烙痕。

再见,可能是再也不见 可能是等待后的相见 但我相信,只要有下一次,我会比你先找到你。

第一缕阳光投射进来,稀稀疏疏的亮点照到了消失的晶莹之上,也照到了跪着的人莹亮的眼 角。 汪东城离开后的两年零一个月,吴尊哭得不能自已。

======================the end====================== 我为谁而来 茫茫人海 谁来安排 美丽的意外 直到你离开 才明白痛 陷在未来 只为了再一次的相见 ---改编自《我为谁而来》


相关文章:
SKY
sky 10页 7下载券 p07_sky 9页 1下载券 2-1 sky 3页 免费 October Sky 2页 免费 Golden Sky 3页 免费 sky 天 35页 免费 sky(尊东) 12页 免费 Sky...
sky
9页 2财富值 2-1 sky 3页 免费 October Sky 2页 免费 Golden Sky 3页 免费 sky 天 35页 免费 sky(尊东) 12页 免费 Sky ppt 36页 10财富值喜欢...
一份忏悔书(写给我的朋友Sky)
一份忏悔书(写给我的朋友Sky)_商业计划_计划/解决方案_实用文档。一份忏悔书(写给我的朋友 Sky) 向小荷一位知心朋友忏悔" 亲爱的咪咪(我爱这样叫你哦) “ ...
一份忏悔书(写给我的朋友Sky)
一份忏悔书(写给我的朋友Sky)_商业计划_计划/解决方案_实用文档。一份忏悔书(写给我的朋友 Sky) 向小荷一位知心朋友忏悔: 亲爱的咪咪(我爱这样叫你哦) : ...
一份忏悔书(写给我的朋友Sky)
一份忏悔书(写给我的朋友Sky)_商业计划_计划/解决方案_实用文档。一份忏悔书(写给我的朋友 Sky) 向小荷一位知心朋友忏悔: 亲爱的咪咪(我爱这样叫你哦) : ...
一份忏悔书(写给我的朋友Sky)
一份忏悔书(写给我的朋友Sky)_商业计划_计划/解决方案_实用文档。一份忏悔书(写给我的朋友 Sky) 向小荷一位知心朋友忏悔: 亲爱的咪咪(我爱这样叫你哦) : ...
简历模本(中日版)-onesky
简历模本(中日版)-onesky_纺织/轻工业_工程科技_专业资料。履個人情報 氏名:包成功 性民身専 歴別:男性 族:漢族 長:175cm 書 (日本語)生年月日:1983.4...
大学英语考试精读:第六册(UNIT7)
What more easy than to rob, hide the loot (except for that all-important advance payment), present yourself to the Zeritskys and remain in their ...
Bluesky V6.0 收费管理系统(网络版)软件操作说明
餐饮收费管理系统(网络版)用户手册 蓝天卡系列一卡通管理系统 餐饮收费管理系统(网络版) 餐饮收费管理系统(网络版) BlueSky 2000 V1.5 用户手册 V1.1 最后更新...
更多相关标签:
东南大学bluesky | 东条希 sky的本子 | 东条希 sky | 小东东呀 sky | 尚左尊东 | 东尊华美达大酒店 | 泰安东尊华美达大酒店 | 东尊华美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