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建筑/土木 >>

森林自然保护地生态旅游资源研究进展


生态环境 2008, 17(2): 866-871 Ecology and Environment

http://www.jeesci.com E-mail: editor@jeesci.com

森林自然保护地生态旅游资源研究进展
粟海军 1,马建章 2*
1. 贵州大学林学院,贵州 贵阳 550025;2. 东北林

业大学,黑龙江 哈尔滨 150040

摘要: 旅游资源的评价、 保护与开发模式研究是生态旅游研究领域的重要内容, 而森林自然保护地是一类重要的生态旅游区。 根据我国自然保护地的实际情况, 参考国外自然保护地的定义与分类方式, 可认为我国的森林自然保护地主要应主要包括森 林生态系统类型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及公益林场三种类型;森林自然保护地的生态旅游资源评价研究主要集中在两方面: 一是单纯地从经济学角度对旅游资源游憩价值进行货币化评价与核算, 二是从保护生物学和生态学角度对资源的可开发性进 行评价,其侧重在于找到保护与开发的的科学平衡点;在森林自然保护地旅游资源的开发模式研究上,必须正确处理开发与 保护的关系,把保护放在第一位,坚持“三大效益”兼顾的原则,才能实现森林生态旅游资源开发与保护的良性循环。由于经 营目的和保护级别差异,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及公益林场的生态旅游研究与实践尚存在发展不均衡、功能不突出等问题, 随着生态旅游事业的深入发展, 一些非热点和低等级的森林自然保护地在生态旅游理论研究与开发实践中将会发挥越来越重 要的作用。 关键词:生态旅游;旅游资源评价;旅游资源开发与保护;森林自然保护地 中图分类号:S788.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2175(2008)02-0866-06

生态旅游是保护环境和促进当地居民富裕的 一种负责任的旅游 [1-3],是基于自然和文化多样性 的高层次旅游形式[4];旅游离不开旅游资源,旅游 资源是生态旅游业发展的物质基础,包括景观资 源、环境资源[5, 6]、以及可供生态旅游者感知、享 受、体验自然生态功能与价值的资源[7]等等,甚至 不同地域存在的“生态现象或生态过程”也可成为 一种旅游资源[4]。 对于特定生态旅游区的旅游资源 状况如何, 直接影响着对游客的吸引度、 可进入性、 环境容纳量等等, 因而对旅游资源做出正确科学的 评价是生态旅游研究的重要内容, 也是引导生态环 境资源的合理开发与生态旅游产业进入良性循环 的前提。 生态旅游区可泛指由一系列生态旅游景点组 合而成的、具有生态美学特征的和具有较为明确的 主题和功能的旅游地域系统[8],自然保护管理体系 中的自然保护地一般均具备这样的特点而可列入 此范畴,实际上,自然保护地也早已成为开展生态 旅游的主要区域。近年来关于各种类型自然保护地 生态旅游资源评价与开发模式方面的研究大量涌 现[9-15], 尤其是针对知名度较高的重点风景名胜区、 森林公园等。但现有相关文献在分类说明上不明 确,对低级别森林自然保护地的关注与研究欠缺, 在生态旅游资源评价及保护开发的理论研究与实 践上,也还存在诸多问题。本文就目前森林自然保

依据前述的生态旅游区定义,许多的自然保护 地均可列入该范畴,但同时自然保护地又有着不同 于其他生态旅游区的定义和分类特征。一般而言, 自然保护地指的是保护和维持其生物多样性以及 自然和相关人文资源的一片陆地或海域,并通过法 律或其它有力措施对其进行管理的区域[16, 17]。这个 定义涵盖了保护地的所有类型,成为各类保护地共 有的特征。IUCN 在此定义基础上依据不同的管理 目的将保护地划分为六大类型 [17] ,在这六大类型 中,被赋予旅游和重建为首要目的的只有 II、III、 V 型,即生态系统的保护和重建(即国家公园) 、 自然景观的保护(即自然博物馆) 、陆地景观及海 洋景观的保护和重建(即陆地景观及海洋景观保护 地)三种类型。国外主要按照 IUCN 的分类原则进 行管理,则在这三种类型中以森林生态系统为主要 保护对象的区域,即可界定为可以开展生态旅游活 动与旅游资源研究的森林自然保护地。 IUCN 的自然保护地定义在我国也同样适用。 依据此定义,不同生态类型的自然保护区、风景名 胜区、自然遗迹、森林公园、公益林区等均属于我

1 森林自然保护地的界定及主要森林自然 保护地类型

护地生态旅游资源评价与开发研究现状及存在的 问题进行了论述,以期为未来本领域的研究与旅游 管理提供参考。

基金项目:贵州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黔科合 J 字[2006]2028 号)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30470235) 作者简介:粟海军(1978-) ,男,苗族,讲师,博士,研究方向为野生动植物保护与森林游憩。E-mail:haijun_su@163.com
*

通讯作者:马建章(1937-) ,男,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研究方向为野生动物管理与自然保护区学。E-mail:fc.hjsu@gzu.edu.cn

收稿日期:2008-01-13

粟海军等:森林自然保护地生态旅游资源研究进展

867

国的自然保护地范畴,这主要是依据管理目标侧重 与资源状况进行划分的。其中,以森林生态系统为 保护主体的主要包括不同级别的野生动植物与森 林生态系统类型的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和公益林 场。但我国自然保护地在分类系统上与 IUCN 却存 在着较大差别,按 IUCN 的划分类型,我国的自然 保护区多属于其 Ia 类型[18], 即不强调旅游、 宣教等 管理目的,但实际上在我国,生态旅游(或森林旅 游)也是自然保护区的一项重要功能,并发挥着越 来越突出的作用。因此我国开展生态旅游的森林自 然保护地的主要类型应包括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 及公益林场,前两者相关的生态旅游研究颇多,而 公益林场的生态旅游研究尚刚刚起步。 国外对旅游资源的评价研究起步较早,但基于 森林生态旅游概念而提出的资源评价研究历史并 不长。国外对于旅游资源的评价大体集中在两个方 面,一是对旅游资源游憩价值的评估;即从经济学 角度对由旅游资源环境提供的,集经济、生态和社 会效益为一体的综合效益进行评价和评估[19],并具 体地进行货币化评价与核算。这一方面的研究早在 上世纪中叶就已开始[19]。研究者们注意到旅游资源 具有利用和保存价值,利用价值是和实际休闲的消 费者盈余相关的[20],而保存价值包括选择、存在以 及遗赠价值[21, 22],是将旅游资源留给未来子孙的支 付意愿。因此需要有更科学的评估方法,而不仅仅 是通过游客直接花费,如门票等价值来体现。上世 纪 70 年代中叶后,这一系列方法得到迅速发展, 如常用于评价无市场价格的自然景点或游憩环境 旅游价值的克劳森法[23];还有应用于环境经济领域 评估非使用价值和非市场价值,即保存价值的意愿 调查价值评估法(CVM)[24, 25]等。随着生态旅游概 念的提出与认同,资源游憩价值评价评估开始在生 态旅游区域展开,由于森林生态旅游资源的环境脆 弱性和不易恢复性,使其成为现今国外旅游资源游 憩价值评估的主要研究对象[26],重点放在了对其资 源的游憩价值进行核算,并制定合理的准入费机制 上[27]。但目前这一方面的研究过分依赖于经济学手 段,而显然对于生态旅游资源的评价与评估,必须 要结合景观特征从生态学和自然保护角度出发,才 能得出符合生态旅游理念的科学结论。 森林生态旅游资源评价的另一方面研究是从 自然资源角度,结合旅客心理、市场分析等,针对 森林自然保护地进行资源的评价或评估,其侧重点 不在于用货币方式来评估准入费或衡量环境资源 价值,而在于根据生态学或保护生物学原理,对现

2 森林自然保护地生态旅游资源的评价研究

有的生态旅游资源的保护与开发找到合理科学的 平衡点,从而指导旅游规划与旅游营销[28]。新西兰 政 府 下 的 保 护 部 门 ( Department of conservation (DOC)) 在上世纪 90 年代初为了更好地指导森林自 然保护地的旅游规划,以便阐释国家保护法令中所 赋予的自然资源开发利用与保护间的关系,对境内 的森林自然保护地旅游资源潜力与保护价值进行 了评价[29]。Masberg 等人[30]对生态旅游开发策略是 否成功的影响因素进行了研究,并指出合理资源评 价对于策略成功的重要性,强调了生态旅游是在资 源 保护 的基础 上来 强调本 地社 区的经 济增 收。 Sheryl 等人[31]也通过对三个印尼保护区的研究,阐 述了资源评价是进行生态旅游开发的首要步骤,并 指出了人、资源与旅游三者间的相互关系。在评价 方法上,一般是根据相关系数排出参数矩阵,用定 性或定量的办法获得参数值,确定权重,最后得出 参数评价模型,参数类别的选择包括吸引度,可进 入性、旅游设施、生态脆弱性等方面,从而建立起 客观的资源评价体系[32]。 需要指出的是国外对于自然保护地管理体系 的划分并不同于我国,而多采用 IUCN 的六级制[16, 33] , 生态旅游资源的评价研究也主要针对国家公园、 自然遗迹、资源管理保护区等保护地进行的,而由 于西方国家实行公益林场及林地所有权的私有化, 有关公益林场生态生态旅游的研究也未见报道。 随着我国社会经济水平的不断提高,庞大的旅 游客源市场开始逐渐活跃起来,而生态旅游理念的 提出,一方面切合了当前保护生态环境与自然资源 的基本思想,另一方面也为我国的旅游业开辟了新 的重要方向,因而近年来的生态旅游不断升温,对 于旅游资源的评价的标准制订与理论及实践研究 丰富起来。我国相继颁布了《旅游资源分类、调查 与评价》(GB/T18972—2003)、 《中国国家森林公园 风景资源质量等级评定》(GB/T18004—1999)等标 准;同时,大量评价研究论文也涌现出来[34-37]。 自然保护区的生态旅游研究,主要集中在对生 态可持续性的研究上,实际上也涵盖了对自然保护 区森林生态旅游资源的评价内容。相关研究颇丰, 如郑允文等 [36] 对我国自然保护区的生态评价指标 和评价标准进行了研究;张峥等[38]从多样性、稀有 性、自然性、稳定性等方面对湿地生态评价指标进 行了研究。王良健[39]提出了旅游业可持续发展的评 价指标体系。孙玉军等[40]在“生态旅游及其标准体 系探讨一文”较为系统地提出了生态旅游的 22 项评 价指标,并给出了相应的判别。文传浩等[41]建立了 自然保护区开展生态旅游环境承载力评价指标体

868

生态环境 第 17 卷第 2 期(2008 年 3 月)

系,全面考核了生态旅游对保护区的影响,将旅游 追逐热门的级别较高知名度较大的生态旅游区,而 环境承载力分为自然环境承载力、社会环境承载 开始选择距离较近而自然条件良好的保护区、林 [42] 力、经济环境承载力三个层次。李星群等 分八大 场、森林公园等等次热点保护地进行游憩。另外, 类设置了 70 项评价指标,比较系统地构建了自然 由于自然保护区及森林公园的政府拨款不足、林场 保护区生态旅游可持续发展的评价指标体系。另 经营改制等问题,使得这一类单位实体也开始在开 外,SWOT 分析方法也在旅游资源与开发研究中得 发旅游,增加三产收入上下功夫。因此,如何对层 [9, 43] 到应用 。由于发挥生态旅游功能仅仅是自然保 次级别较低的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及生态公益林 护区管理的次要目的,因此在评价自然保护区的生 场的生态旅游资源进行评价?并分类找出所存在 态旅游资源时,应充分考虑到资源开发的可行性, 的共性问题,探索各类普适性的生态旅游开发模式 一些处于核心区的重要景观不宜从生态旅游角度 规律;如何平衡自然保护地的资源保护与开发,达 做出评价,以免对管理者造成误导。 到以开发促保护、三大效益兼顾等问题成为生态旅 森林公园是另一类生态旅游的主要区域,相对 游理论与实践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于保护区而言,森林公园的生态旅游开发可以更注 3 森林自然保护地生态旅游资源的开发与 重规划与营销,对于服务大众娱乐游憩的功能与对 保护研究 经济目的的追求较之自然保护区要强许多。森林公 森林生态资源的开发与保护是一对矛盾的对 园生态旅游资源的评价方法主要分定性与定量两 立统一体,常常难以把握,尤其是对低级别的自然 大类[10];体验性定性评价是基于评价者(旅游者或 保护区、森林公园、转制的公益林场,粗放经营、 专家)对于旅游资源的质量个人综合体验而进行的。 掠夺式开发现象时有发生,因而无论是在理论研究 根据评价的深入程度及评价结果形式,又可分为一 还是在实践应用上,都是一个亟待解决的课题。 般体验性评价、美感质量评价和综合型定性评价 国外对森林生态旅游资源开发与保护模式的 [44] 研究较活跃, 在许多成功的案例研究中, 十分注重 。定量评价方法包括技术性单因子定量评价,即 [52] 社区的因素,如社区的参与 ,社区、生物多性 在评价旅游资源时集中考虑某些典型因子,对这些 关键因子进行技术性的适宜度或优劣评定;还包括 与生态旅游三者间关系如何统一协调等等 [53];还 综合型定量模型评价 [45] ,即在考虑多因子的基础 有一些学者从多方面影响因素入手, 从众多开发的 上,可以通过对旅游者或专家广泛征求意见,并以 成 功 案 例 中 归 纳 出 相 应 策 略 。 如 Masbeng 和 数理方法确定旅游资源和需求的各个方面的权重 Morales[30]提出森林生态旅游开发的 5 个成功因素 [10] 体系,建立较为客观的评价模式 。在基于资源评 (即综合方法、规划、教育与培训、当地利益最大 价的基础上,根据具体研究地点的社会与自然条件 化、 评估和反馈) 以及 24 个相应策略; Gossling[54] 特点,在森林公园的开发与经营模式上也有诸多研 则认为成功的生态旅游应采取教育、 控制等综合管 [11, 12, 46] 究 。 理措施, 游客数量可通过提高门票价格得到有效控 我国的生态公益林体系泛指以保护和改善人 制,等等。总之,国外对于森林生态旅游资源开发 类生活环境,维持生态平衡,保护物种资源、保持 与保护的研究更多地集中于管理策略、社区参与、 水土等生态效益为主要经营目的的森林生态系统 教育培训等影响资源开发与保护成功性的因素上。 [47] 区 ,包括调节气候和环保林、水源涵养林、水土 而国内在这方面的研究则侧重于开发模式的选取 保持林、风景观赏林、森林生态与野生动物类型自 和保护政策、观念的宏观把握上。如黄闰泉等 [55] 然保护区及森林公园等。随着国家“天保”、“三防”、 将河北省森林生态旅游资源归纳有六种开发类型: “珠防”等一系列生态工程的实施,国内原有的多个 疗养度假型、观光旅游型、科学考察型、民俗风情 国营林场由原来的经营性林场转变为生态公益性 民俗文化型、 狂欢娱乐型、 利用野生动植物资源开 发的守猎、采摘型等;李海淘等 [13]对河南鸡公山 林场,由于经营目的的转变而归纳入生态公益林体 森林生态旅游资源开发提出科考游、 森林休闲沐浴 系中,这一类公益林的生态旅游已开始逐渐为人们 [48, 49] 所重视 ,但目前对于公益林生态旅游的研究还 游、森林生活游、森林教育游、鸟类观赏游、植物 未深入,诸多研究都集中在生态公益林的生态效益 园生态游和百竹园生态游七种模式;杨帆等 [56]从 [50, 51] 分析评价、生态补偿及管理上 。 生态伦理和可持续利用的观点出发, 认为森林生态 近年来由于人们对旅游需求的进一步增强,使 旅游资源开发需以可持续发展为指导思想, 保护森 得生态旅游的旅游形式、客源组成、游客心理等等 林资源,改善生态环境,开展森林旅游要强调计划 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越多越多的人们不再热衷于 性和保护性。 需加大宣传力度, 提高森林公园和森

粟海军等:森林自然保护地生态旅游资源研究进展

869
Wu Zhangwen, Meng Minhao. Exploration to the researches on development and utilization of ecotourism resources[J]. Journal of Guilin Institute of Tourism, 2002, 13(1): 9-11. [6] 吴章文. 森林旅游区环境资源评价研究[M]. 北京: 中国环境科学 出版, 2003: 68. Wu Zhangwen. Study on resources evaluation of forest tourism zone[M]. Beijing: China Environment Science Publishing House, 2003:68. [7] 卢云亭, 王建军. 生态旅游学[M]. 北京: 旅游教育出版社, 2001: 29. Lu Yunting, Wang Jianjun. Science of Ecotourism[M]. Beijing: Tourism Education Press, 2001: 29. [8] 程道品. 生态旅游区绩效评价及模型构建[D]. 株州: 中南林学院, 2003: 39. Chen Daoping. Evaluation on ecotourism zone and model

林旅游的知名度;邓金阳[57]等认为要增强旅游者、 农民和公园管理部门的环保意识, 建立森林资源利 用补偿机制,保护农民利益,激发农民养林、护林 的积极性,要健全森林旅游保护法律体系。总之, 无论哪一种选取哪一种开发模式, 都必须牢牢将保 护与开发联系在一起, 把保护放在第一位, 坚持三 大效益兼顾的原则, 才能实现森林生态旅游资源开 发与保护的良性循环。 尽管我国目前在各类自然保护地的生态旅游 资源评价与开发已有较多研究,但至少还存在以下 不足:其一是对旅游资源的评价尚缺乏有效的科学 模型进行量化研究,定性研究的成分较高,旅游资 源评价与旅客分析、开发策略等之间的关系研究稍 嫌不足;其二是对级别较低、资源知名度较差的自 然保护地如地市或县级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与公 益林场的关注度不够,而随着生态旅游的多元发 展,这类自然保护地的生态旅游已应受到重视;其 三在森林生态资源开发与保护研究上,对于探索影 响开发与保护成功的因素、合理管理策略的共性特 点等方面研究较少。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与生态意识的增强, 生态旅游业开始向纵深层次与多元广度发展,未来 有关生态旅游资源评价与开发的研究将更多地从 定性向定量转变,自然与人文管理等多学科交叉进 行综合资源评价与开发成为将来的研究趋势; 技 3S 术、信息管理系统等先进技术手段将会更多地应用 其中;并更加注重低级别与非生态热点区域自然保 护地生态旅游资源及其开发研究;在开发与保护的 平衡研究上,将更深入地探索成功的机制,形成基 于保护前提的合理高效的开发模式。随着研究水平 的提高,相信未来对于森林自然保护地生态旅游的 发展将更好地实现三大效益的有机统一。 参考文献:
[1] HONEY M S. Treading lightly? Ecotourism's impact on the environment[J]. Environment, 1999, 41(5): 4-9. [2] MOTAVALLI J. Taking the natural path: in 2002, the International Year of Ecotourism, will we set new standards for green travel?[J]. The Environmental Magazine, 2002(6): 12. [3] WALL G. Is ecotourism sustainable?[J].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1997, 21(4): 483-491. [4] 李俊清, 石金莲, 刘金福. 生态旅游学[M]. 北京: 中国林业出版社, 2004: 9. Li Junqing, Shi Jinlian, Liu Jinfu. Science of Ecotourism[M]. Beijing: China Forestry Publishing House, 2004:9. [5] 吴章文, 孟明浩. 生态旅游资源开发与利用研究的探索[J]. 桂林旅 游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2002, 13(1): 9-11.

4

问题与展望

construction[D]. Zhuzhou: Central South Forestry College, 2003:39 [9] 陈浩, 陈传明. 茫荡山自然保护区生态旅游开发的SWOT分析及对 策[J]. 中国林业经济, 2006, 80: 43-46. Chen Hao, Chen Chuanmin. SWOT Analysis and countermeasures for ecotourism exploration of Mangdang Mountain Nature Reserve[J]. China Forestry Business, 2006, 80: 43-46. [10] 张运来, 那守海, 张杰. 乌龙国家森林公园生态旅游资源评价与开 发[J]. 东北林业大学学报, 2002, 30(1): 51-53. Zhang Yunlai, Na Souhai, Zhang Jie. Appraising and developing of ecotourism resoureces for Wulong National Forest Park[J]. Journal of Northeast Forestry University, 2002, 30(1): 51-53. [11] 范良敏, 吴启福, 姚丰平, 等. 巾子峰森林公园生态旅游开发与保 护探讨[J]. 浙江林业科技, 2002, 22(4): 96-99. Fan Liangming, Wu Qifu, Yao Fengping, et al. Ecological tourism development and protection of Jingzifeng Forest Park[J]. Journal of Zhejiang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02, 22(4): 96-99. [12] 于立新, 孙根年. 楼观台森林公园深层生态旅游开发的模式探讨 [J]. 山地学报, 2006, 24(6): 727-733. Yu Lixing, Sun Gennian. On the models of deep ecotourism development in Louguantai National Forestry Park[J]. Journal of Mountain Research, 24(6): 727-733. [13] 李海淘, 哈等龙, 张照喜, 等. 河南鸡公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 生态旅游资源开发利用构想[J]. 河南林业科技, 2003, 23(3): 39-41. Li Haitao, Ha Denlong, Zhang Zhaoxi, et al. Prospects for utilization of forest ecotourism resources in Jigongshan National Nature Reserve[J]. Journal of Hen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03, 23(3): 39-41. [14] 周强, 张丽杰. 浑河源森林公园旅游资源开发利用的探讨[J]. 辽宁 林业科技, 2005, 2: 47-48. Zhou Qiang, Zhang Lijie. Development and utilization of tourism resources in Hunheyuan Forest Park[J]. Journal of Liaoli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05, 2: 47-48. [15] 宋晓华. 北京山区森林资源的旅游开发与保护[J]. 北京农业职业 学院学报, 2006, 20(3): 38-41. Song Xiaohua. On tourism development and protection of forest resource in Beijing mountain area[J]. Journal of Beijing Agricultural Vocation College, 2006, 20(3): 38-41. [16] IUCN. Guidelines for 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Categories[M]. Gland: IUCN, 1994: 34.

870
[17] BRIDGEWATER P, PHILIPS A, GREEN M, et al. Biosphere Reserves and the IUCN System of 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Categories[M]. Canberra: Australian Nature Conservation

生态环境 第 17 卷第 2 期(2008 年 3 月)
Li Jingyi. Application of fuzzy evaluation to tourism resources evaluation[J]. Journal of Beijing Union University, 1997, 11(2): 81-85. [35] 钟全林, 周华盛. 森林景观质量评价理论、内容与方法[J]. 华东森 林经营, 2000, 4(2): 37-39. Zhong Quanlin, Zhou Huasheng. Theories, details and methods of quality evaluation of forest landscape[J]. East China Forest Management, 2000, 4(2): 37-39. [36] 郑允文, 薛达元, 张更生. 我国自然保护区生态评价指标和评价标 准[J]. 农村生态环境学报, 1994, 10(3): 22-25. Zheng Yunwen, Xue Dayuan, Zhang Gensheng. Study on ecological evaluation criteria and standards for nature reserves in China[J]. Rural Eco-environment, 1994, 10(3): 22-25. [37] 吴楚材. 森林旅游资源分级[J]. 中南林学院学报, 1994, 10(3): 22-25. Wu Chuchai. Ranking of forest tourism resources[J]. Journal of Central South Forestry College, 1994, 10(3): 22-25. [38] 张峥, 张建文, 李寅年, 等. 湿地生态评价指标体系[J]. 农业环境 保护, 1999, 18(6): 283-285. Zhang Zhen, Zhang Jianwen, Li Yannian, et al. Study on ecological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for wetland[J]. Agro-environmental

Agency/IUCN/UNESCO Man and Biosphere, 1996: 98. [18] 蒋志刚. 论中国自然保护区的面积上限[J]. 生态学报, 2005, 5: 1205-1213. Jiang Zhigang. On the upper limit of the area of the strictly protected nature reserves in China[J]. Acta Ecologica Sinica, 2005, 5: 1205-1213. [19] CLISTON H A. Recreational benefits from the Dartmoor National Park[J].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1995, 55: 69-80. [20] WALSH R G, LOOMIS J B, GILLMAN R A. Valuing option, existence, and bequest demand for wilderness[J]. Land Economics, 1984, 60(1): 14-29. [21] GREELEY D A, WALSH R G, YOUNG R A. Option value: empirical evidence from a case study of recreation and water quality[J].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981, 96: 657-672. [22] CHOONG K L, SANG Y H. Estimating the use and preservation values of national parks' tourism resources using a contingent valuation method[J]. Tourism Management, 2002, 23: 531-540. [23] CLAWSON M, KNETSCH L J. The Economics of outdoor recreation[M]. Baltimore: John's Hopkins Press, 1996: 72. [24] BROOKSHIRE D S, EUBANKS D S, RANDALL A. Estimating option price and existence values for wildlife resources[J]. Land Economics, 1983, 59: 1-15. [25] NIKLITSCHEK M, LEON J. Combining intended demand and yes/no responses in the estimation of contingent valuation models[J].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1996, 31: 387-402. [26] VENKATACHALAM L. The contingent valuation method: Are views.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review?[J]. 2004, 24: 89-124. [27] MENKHAUS S, LOBER D J. International ecotourism and the valuation of tropical rain forests in Costa Rica[J].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1996, 47: 1-10. [28] VICTOR T C. Physical planning and resource evaluation: Tourism planning[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ourism Management, 1980, 3(1): 189-190. [29] HARTE C C M, HAY J. Resource assessment for recreation and tourism: a New Zealand example[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1990, 19: 291-303. [30] MASBERG B A, MORALES N. A case analysis of strategies in ecotourism development[J]. Aquatic Ecosystem Health and

Protection, 1999, 18(6): 283-285. [39] 王良健. 旅游可持续发展评价指标体系及评价方法研究[J]. 旅游 学刊, 2001, 16(1): 67-70. Wang Liangjian. On the indicator system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tourism and the evaluating method[J]. Tourism Tribune, 2001, 16(1): 67-70. [40] 孙玉军, 刘艳红, 赵炳柱. 生态旅游及其评价指标探讨[J]. 北京林 业大学学报, 2001, 23(3): 109-110. Sun Yujun, Liu Yanhong, Zhao Bingzhu. A discussion on ecotourism and its evaluating indicators[J]. Journal of 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2001, 23(3): 109-110. [41] 文传浩, 杨桂华, 王焕校. 自然保护区生态旅游环境承载力综合评 价指标体系初步研究[J]. 农业环境保护, 2002, 21(4): 365-368. Wen Chuanhao, Yang Guihua, Wang Huanxiao. Integrated indicator system of ecotourism environmental load capacity in Nature Reserves[J]. Agro-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2002, 21(4): 365-368. [42] 李星群, 廖荣. 生态旅游地可持续旅游评价指标体系探讨-以自然 保护区为例[J]. 邵阳学院学报: 自然科学版, 2004, 1(1): 100-104. Li Xingqun, Liao Rong. A Discussion on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of sustainable tourism in ecotourism area-taking Nature Reserves as examples[J]. Journal of Shaoyang College: Natural Science, 2004, 1(1): 100-104. [43] 杨阿莉. 甘肃省森林生态旅游的SWOT分析及可持续发展研究[J]. 林业经济问题, 2006, 26(3): 224-229. Yang Ali. SWOT Analysis on forest ecotourism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Gansu Province[J]. Problem of Forestry Economics, 2006, 26(3): 224-229. [44] 梁修存, 丁登山. 国外旅游资源评价研究进展[J]. 自然资源学报, 2002, 12: 253-260. Liang Xiuchun, Ding Dengshan. Trends of overseas studies of tourism resources evaluation[J]. Journal of Natural Resources, 2002, 12: 253-260. [45] 喻学才. 旅游资源学[M]. 北京: 中国林业出版社, 2002: 226. Yu Xuechai. Science of Tourism Resources[M]. Beijing: China

Management, 1999, 2(3): 289-300. [31] SHERYL R, WALL G. Evaluating ecotourism: the case of North Sulawesi, Indonesia[J]. Tourism Management, 1999, 20(6): 673-682. [32] JULIANNA P. Assessment of natural resources for nature-based tourism: the case of the Central Coast Region of Western Australia[J]. Tourism Management, 2001, 22(6): 637-648. [33] IUCN. 保护区可持续旅游-规划与管理指南[M]. 北京: 中国环境科 学出版社, 2002: 31. IUCN. Sustainable Tourism of Nature Reserves-Guidelines for Planning and Management[M]. Beijing: China Environment Science Publishing House, 2002: 31. [34] 李京颐. 模糊理论在旅游资源评价中的应用[J]. 北京联合大学学 报, 1997, 11(2): 81-85.

粟海军等:森林自然保护地生态旅游资源研究进展
Forestry Publishing House, 2002: 226. [46] 陈冬红, 颜晶莹. 论森林公园生态旅游的开发管理[J]. 湖南环境生 物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2006, 12(2): 188-190. Chen Donghong, Yan JingYin. On exploitation management of ecotourism in the Forest Park[J]. Journal of Environment-biological Vocational Technical College, 2006, 12(2): 188-190. [47] 薜达, 薜立, 罗山. 营造生态林体系获生态自调效益[J]. 小城镇建 设, 2000, 12: 22-24. Xue Da, Xue Li, Luo Shan. Building eco-forest system and gaining the benefit of self-regulation from it[J]. Development of Small Cities and Towns, 2000, 12: 22-24. [48] 林炳辉. 闽西生态公益林建设的问题与建议[J]. 龙岩学院学报, 2005, 23(6): 77-79. Lin Binhui. Problems and suggestions on construction of ecological public welfare forest in West of Fujian Province[J]. Journal of Longyan College, 2005, 23(6): 77-79. [49] 王启庆. 加强生态公益林建设的几项措施[J]. 林业财务会计, 2000, 9: 24. Wang Qidong. Several measures to strengthen the construction of ecological public welfare forest[J]. Forestry Finance and Accounting, 2000, 9: 24. [50] 陈继东, 程传支, 张智繁, 等. 六安市森林生态功能与公益林经营 途径探讨[J]. 湖北林业科技, 2002, 120: 1-4. Chen Jidong, Cheng Chuanzhi, Zhang Zhifan, et al. A primary probe into ways of forest eco-function and public forests in Liuan City[J]. Hubei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02, 120: 1-4.

871
[51] 黄舒慧. 浅谈生态公益林的补偿[J].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2004, 14(6): 77-83. HUang Suhui. Discussion on compensation of ecological public welfare forest[J]. China Population, Resources and Environment, 2004, 14(6): 77-83. [52] HONEY M, SCHEYVENS R. Ecotourism and the empowerment of local communities[J]. Tourism Management, 1999, 20: 245-249. [53] ROSS S, WALL G. Ecotourism: towards congruence between theory and practice[J]. Tourism Management, 1999, 20: 123-132. [54] GOSSLING S. Ecotourism: A means to safeguard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functions?[J]. Ecological Economics, 1999, 29: 303-320. [55] 黄闰泉, 胡吉明, 袁传武. 湖北省森林生态旅游资源现状及开发探 讨[J]. 林业经济问题, 2000, 20(5): 280-283. Huang Ruenquan, Hu Jimin, Yuan Chuanwu. Probing into resource of forestry ecotourism and its devolopment in Hubei Province[J]. Problems of Forestry Economics, 2000, 20(5): 280-283. [56] 杨帆. 森林公园生态旅游资源的开发和保护[J]. 中南林业调查规 划, 1996, 15(4): 58-61. Yang Fan. Development and protection of eco-tourism resources of the Forest Park[J]. Central South Forestry Inventory and Planning, 1996, 15(4): 58-61. [57] 邓金阳, 李德东. 中国森林生态旅游资源的开发与保护[J]. 资源开 发与市场, 1995, 11(5): 215-220. Deng Jingyang, Li Dedong. Development and protection of forest ecotourism resources in China[J]. Resource Development and Market, 1995, 11(5): 215-220.

Research progress on ecotourism resources of forest natural protected area
Su Haijun1, Ma Jianzhang2
1. Forestry College of Guizhou University, Guiyang 550025, China; 2. Northeast Forestry University, Harbin 150040, China

Abstract: Resources evaluation, protection and development pattern both are the important parts of ecotourism researches, and forest natural protected area can be served as an important kind of ecotourism region. According to the present situations of protected area in China and referring to the definition and category abroad, we suggested the forest natural protected area mainly include three types as follow: Nature Reserves (NR; types of forest eco-system), Forest Parks (FP) and Public Welfare Tree Farm (PWTF). Researches of evaluation on ecotourism resources of forest natural protected area focused on two aspects basically: to appraise and account the ecotourism resources monetarily from the standpoint of pure economics; to assess the exploitability of ecotourism resources based on the theories of conservation biology and ecology, in which finding the reasonable equilibrating point between protection and utilization was emphasized. On the studies of development pattern of forest ecotourism resources, it is necessary to deal with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rotection and exploitation correctively, namely to put the protection as the first consideration and balance the “Tree Major Benefits” so that prompting the virtuous circle of forest ecotourism. For the reasons of management goals and protective ranks, the researches and practices of ecotourism on NR, FP and PWTF still showed lots of questions, such as imbalance of development, less prominent of their functions and positions, and so on. As the ecotourism goes further in China, those forest natural protected areas which are non-hot and low administration rank will be playing more and more role in ecotourism researches and practices. Key words: ecotourism; evaluation of tourism resources; exploitation and protection of tourism resources; forest natural protected area


相关文章:
森林旅游资源保护规划
2.容量控制原则 森林旅游资源的开发要在生态环境所承载的容量范围之内进行, 不...不同资源 的特点、类型进行保护,因地制宜,使自然资源、人文资源、环境资源得到...
浅谈自然保护区的生态旅游开发
2 2.1 自然保护区选择生态旅游可减轻对自然资源和...森林资 源减少、海洋资源的破坏、能源的急剧消耗、...代表性和自然本地价值外,还具有很大的脆弱性,如果...
关于当前生态旅游资源开发与保护情况的调查报告
关于当前生态旅游资源开发与保护情况的调查报告_调查/报告_表格/模板_应用文书。...森林是陆地最大的生态系 统,是自然界物质和能量交换的重要枢纽,对于地上、地面...
自然保护区生态旅游规划的核心内容研究
本问研究的目的意义 10 1.3 自然保护区的生态旅游开发规划研究进展 10-14 1...卧龙自然保护森林植被 54-55 6.1.3 卧龙自然保护区动物旅游资源 55-56 6...
云南生态旅游资源分类总结
云南生态旅游资源分类总结一、自然生态旅游资源 (一)陆地生态旅游资源 1、森林...澄江动物化石群保护地风景名胜 区 班级:11 级旅管 5 班 学号:20111201031 ...
河南省森林生态旅游资源的开发与保护对策研究1
河南省森林生态旅游开发与保护对策研究(渑池县林业局:0398-4867482 杨关锋 沈强...在森林生态旅游开发中, 依托于 森林自然景观资源开发林下及林业相关经济已成为...
论生态旅游资源的脆弱性及其保护
随着生态旅游的不断发展和美好的前景之下,近20年来许多研究者对生态旅游资源的...因此, 森林公园和自然 保护区是我国生态旅游资源的主体。 马乃喜认为, 我国...
生态旅游资源的概念
三,生态旅游资源的范畴 (一)一切具有生态美的生态系统,包括自然生态系统,也包括人与自然和 谐的文化生态系统. (二)自然保护区和森林生态旅游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
生态旅游的意义
此后,森林公园建设以及森林生态旅游突飞猛进的发展,...国内丰富的生态旅游资源,并把它与会奖旅游结合起来,...政府主管部门要严格审批在自然保护地和特殊 文化社会...
七星关区罩子山自然保护区生态旅游资源开发方案
七星关区罩子山自然保护生态旅游资源开发方案_林学_农林牧渔_专业资料。七星关...山地户外运动以及森林食品开发于一体、经济和生态等多功能并 存的森林生态旅游...
更多相关标签:
自然保护与环境生态类 | 自然保护与环境生态 | 自然生态保护区 | 好望角自然生态保护区 | 自然保护区生态补偿 | 自然生态保护 | 自然保护和环境生态类 | 自然保护区生态修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