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农林牧渔 >>

消灭贫困需要一整代人的努力: 日本通过排灌设施建设和农业 日野岛


消灭贫困需要一整代人的努力:日本通过排灌设施建设和农业
日野岛
  
日本的经验表明,帮助绝大多数穷人摆脱贫困的陷阱,需要一整代人的努力。如果某一个农户的收入情况,取决于该忘掉生产性资产的质量和规模、劳动力的素质,那么很难设想这个农户的经济状况在短期内能有一个根本性的改善。只要贫穷深深地植根于现行的经济制度(不包括纯社会主义国家),就需要一个长

期的过程才能从根本上消灭它。


本文集中分析纳热英提出的"趋势"性因素,即排灌设施、农业技术教育,以战前日本为经验背景。日本农业增长的三个方面与这一发展进程有着特殊的关系。首先,通过劳动密集型技术(高劳动力吸纳能力)和相对较低的国内外资本需求,实现了高生产率;第二,在工业化的起步阶段,无论从生产、劳动力供给还是农村储蓄动员的角度来看,农业都不是瓶颈部门;第三,国家在制度建设和成功的实施土地改革方面起了有效的作用。
战前日本农业的增长
战前时期(1889-1940)日本农业的年增长率为1.34%,战后时期(1956-1976)为2.09%
。与印度独立后(1949/50-1978/79)2.7%的农业增长率相比,这些增长率并不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然而,在这两个时期人口增长率也很低(分别为10.1‰和11‰)。土地生产率和劳动投入水平较高。事实上,战前日本的水稻单产水平可以与许多亚洲国家绿色革命之后的单产水平相媲美。同样,战前日本单位面积农业劳动力投入量一直高于许多亚洲国家。
战后平均8.902.0911.738.051.10
直到1900年,日本仍是粮食净出口国,而且农业部门提供了主要出口产品。农业所提供的税收,1836年为183万吨大米,1873年为177万吨。在1883-1887年期间,农业部门所承担的税收占净产值的20%,而非农产业部门只有2%。到1930年,分别为7%和4%。

战前时期农业家庭数令人惊奇地稳定在550万左右。由于1898年在法律上规定了长子继承制度,在65年间平均每个农户有收益的就业人数只下降了0.2人。到德川时代末期,人地比率如此之恶化,以至于在技术水平和沉重的封建地租不变的条件下,绝大多数农户不能再细分。这种制度为向非农部门尤其是中小企业和服务部门提供廉价的劳动力奠定了基础。

灌溉协会、农民协会和其它合作组织是日本农村非常著名的组织。日本也是成功地实施了剧烈的土地改革的少数国家之一,日本的土改是1946年进行的。这一改革的结果是,自耕农所占比重从1940年的31%上升到1950年的62%,纯佃农则从27%下降到5%。

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农业变得不稳定,许多租地者对农业失去兴趣。这导致了1918年的米骚运动、20年代一系列的租佃纠纷以及国家对价格、粮食生产、采购和分配进行一系列的限制。然而,在自耕农与佃农之间,单产水平并没有显著的差别。同样,如果考虑到经营规模,二者在单位面积劳动力投入上也没有区别。在实施土改之前的日本,尽管租佃经营所占比率很高,但仍实现了高生产率和高劳动密集度。因此,土地从地主向佃农的再分配并不影响社会生产率。

为什么会如此呢?有三个可能的原因:社会关系的力量、对灌溉和排水设施的投资、与农业有关的各种机构的相互作用,这些机构包括技术教育、研究与试验和农协。我已在别的文章中讨论过这些机构的相互作用,这里只讨论排灌设施和技术教育。

投资于排灌设施
排灌设施是农业的主要投入要素。通过排灌设施的投入,可以提高生产率、劳动力吸纳能
力和平等的程度。较高的农业生产率,主要取决于农业中一些必须的投入要素的较好组合。只要排灌设施使在旱季能进行耕作的地区得到扩大,就一定能够增加农业对劳动力的吸纳能力。但无论如何,只有在安排得当的条件下,才能通过排灌设施的投资来改善贫困农户的经济状况。

每一个农民都知道,在同等投入水平的条件下,耕种有较好的生态、区位、地形条件的耕地比耕种坏耕地取得的收益要高得多。维持平等收益的方法有二;征收因为土壤的自然差别而产生的超额收益,即极差地租Ⅰ;或通过土壤改良,使土壤的生产能力平等化,投资兴建排灌设施可以有效地改良土壤。

由于以下原因,无论从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的经验来看,上述两种方法的效果都不够理想:1.土地的收益和水的收益从量上看都是微不足道的,而且并不随生产率的提高而提高。2.排灌设施的投资往往集中于已经得到了较好资助的地区或能够取得较高投资收益的地区。3.在多数情况下,排灌设施的投资来自公共部门,而公共部门无法收回其成本。换句话说,这种投资所产生的租金,相当一部分进入私人部门收入流。4.私人部门在新品种、化肥等方面的投资,往往只集中在已经得到改良的耕地上,结果造成有公共部门投资和没有公共部门投资的耕地之间的差异进一步扩大。5.开发地下水资源是超额收益的又一个形成因素,而且这将成为土地收益差异的一个主要形成因素。把地下水错误地当作一种免费商品,使得富水地带的农民将他们优越的地理位置资本化。这方面的投资也倾向于集中在有较高收益率的土地上。

排灌设施是平等的一种源泉
尽管投资于排灌设施能扩大区域间和人际间的差异,但它也能减小土地生产率的差异。国
家可以引导投资的方向,以达到减小土地生产率差异之目的;也可以将改良土壤的投资分散化到社区这个层次,以利用社区的公共资金和劳力。

日本在这两方面都是很幸运的。凭借相对均衡的降雨量分布、相对小的河流和相对有利的组织建设,早在明治维新(1868年)之前的封建时代,就以分散化的方式完成了基本灌溉设施(排水设施不多)的投资。

特别是德川时代,以领地的水稻生产来衡量一个封建氏族的势力。因而大大地激励各氏族通过扩大水稻面积和水稻的生产率,来提高各自领地的生产率。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许多氏族发展了各种技术,而且这些技术是不准传到本氏族之外的。只有灌溉技术突破了氏族疆界的樊篱,因为灌溉和河流的防洪工程往往涉及到若干个氏族领地,一般由中央负责实施。

在氏族内部的各个社区,很久以来对小块和零散的耕地的灌溉,是一块一块地连着进行的。单个农民在种子、耕作方式、耕作时间等方面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技术的选择、水的管理和牲畜的饲养一般属社区的公共事务。这是农户之间技术水平和生产率大体相近的原因之一。

明治维新以后,新政府试图从总体上分阶段改良稻田。到1900年,主要在合并零碎的田块和改善日本北部地区排水系统方面作了努力。1909年修正后的《农业巩固法》,将灌溉和排水列为国家兴办的土壤改良工程的关键部分。本世纪20年代,国家开始通过补贴和引导以灌溉和排水工程为重点的投资项目,将公共资金分配给农业部门。这与这个年代农业领域的动乱是一致的。农业部门在政府补贴总额中所占的份额,由1910年的不足5%,上升到1920年的21.2%,1930年的26.6%,1940年的52.1%。增加公共开支的成效,可从农业的边际资本产量比由1900至1920年的1.36上升到1920至1942的5.00中得到反映。

这些努力极大地减小了地区之间土地生产率的差异。这种差异在早期明治时代还是存在的。如果我们把产量最低的5个府的5年平均的水稻产量作为100,那么产量最高的5个府的同一指标由1882年到1886的180下降为1952年到1959年的128。

农业技术教育
日本的经验表明,只要正确引导灌溉和排水设施的投资,是能够减小区域间或农户间土地
生产率的差别的。然而对由所有权和生产性农业资产的规模所引起的差别和贫穷,这种投资不是很恰当的解决办法。这种类型的差别直到1946年土地改革之后才得到缩小。

在战前日本盛行这种被扭曲了的生产性资产的分配格局下,贫穷的佃农和小农的主要投资选择是孩子的教育。他们希望通过孩子进入非农部门和提高留在农业部门的人力的质量,来摆脱贫困的陷阱。

我们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来看农业技术教育的地位:1.农业技术教育在将当地居民训练成领导者和提高农民的技能方面起重要作用。2.越是强调发展中国家的高层次教育,就越应该重视低层次的技术教育。3.必须承认这样一个事实,相当部分的穷人子女享受不到正规教育。4.受过教育的人失业的问题经常被一些人用来为教育的缓慢发展进行辩护,而不管这种类型的教育是否可取。

日本于1872年建立正规的教育体系。1886年开始实行4年制义务育。1907年扩大为6年制,1947年又扩大为9年制。1873年入学率是28.1%,1890年上升到48.9%,1910年上升到98.1%。学生占人口的比例,可与1910年的英国、30年代的美国相比。起初女孩的上学率比男孩低,但到1920年时几乎相等。

尽管日本的教育发展很快,但农业、工业和商业的技术教育在早期没有受到重视。当时的教育体系呈二元结构的特征。甚至1880年技术教育已是正规学校体系的一部分,但仍被认为低人一等。开始时很少有学生报名。尽管如此,人们逐渐认识到提高劳动力的素质是实现国家现代化的基础。

正如当代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情况那样,技术教育是从学院这个层次起步的。1876年仿照曼彻斯特农学院的体制,设立了札幌农业学校(现在的北海道大学农学院)。1876年仿照欧洲的模式设立了驹场农业学校法(现在的东京大学农学院)。1893年,《技术补充学校法》确立了小学后农业教育制度。6年后,农业中学的基本体系也成型了。在府级设立A型学校,在县级设立B型学校。1900年后的20年内,出现了另一种更重要的学校--高等农业学校。到1935年,全日本有5所大学设有农学院,有14所高等农业学校,361所农业中学,17300所小学后农业学校。

农业学校为那些不能接受正规教育的学生提供了学习的机会。上技术学校的学生,绝大多数来自低收入阶层,因而他们已经是家庭的重要劳动力。那些上不起正规中学的学生就去上村里的或镇里的小学后农业学校或农业补充学校还有些人上县里的B型农业中学。那些上了农业补充学校或B型农业中学的学生毕业后不再继续上学了。A型农业中学深受那些经济条件较好的学生的欢迎。但很少A型农业中学的毕业生继续上高等农业学校。那些无力受正规党校教育的人中,也很少有人能够上大学。

农业补充学校的主要目的是为那些正在工作和将要工作的人补充小学教育和所从事的职业所必备的知识和技术。这种学校只在晚上和星期天上课,农忙季节就停下来了。这种学校多数是利用当地的小学校舍。所授课程包括伦理、算术、阅读、农业导论、耕地、施肥、农药、灌溉和排水、农具、牲畜、养蚕、林业和土壤学。

农业中学主要为了培养当地的领导者和那些能改进农业的人。A型学校每个星期有30个课时,B型学校有27个课时。实际操作训练根据农业的季节进行调整。A型学校设置的课程包括:伦理、阅读、作文、数学、物理、化学、经济学和体育。地理、历史、外语、簿记和法律为选修课。实际操作训练包括:土壤学、施肥、作物学、奶牛、养蚕、气候学、林业、兽医学和渔业。B型学校不设置诸如物理学、经济学等比较复杂的科目。

农业高等学校和农学院倾向于培养那些能够领导全国或全府农业发展的人才。高等农业学校的毕业生,几乎70%进入政府部门和教学单位,只有不足10%的人留在农业里。农业学校的毕业生可以在几个有关的领域找到工作。有些人留在农业里,有些人在与农业有关的机构工作。这些机构包括农林省、试验站和农业协会。许多人成为当地的领导者和政治家。农业学校的毕业生形成了一个网络。政府有效地利用这个网络来推行农业政策。这个网络也为地方的一些问题能够引起决策机构的注意,提供一个渠道。这个体系对日本农民在生产率方面高度一致起了重要作用。
区将有27.4%的社达到文明新村标准。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