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史地 >>

商鞅变法后秦的家庭制度


创 月韶 璐: 韶 ““ : 韶 器

韶: : : 器 韶: “ : 比 监 : : 韶:

韶韶 : : :

: : : : 韶:

: :

: :

肚韶 韶 : : : : : “ :

: :

: :

/>
: :: : : :

: : 监: :

: :

: 韶:

: 韶:

: 韶 : : 韶 : 岭: : :

: :

: 招:

韶: 韶 : :

: “ 韶韶

商秧 变 法 后 秦 的家庭 制 度
张 金 光

盟盆 韶 : : 器 : : : : : : : : : : 托 : : : : 牌: n 盟: : : : 韶 : 比 : : : : : 韶 : : : : 韶 : : : : : : : : : :

: :: : : : : :肚:: 器:

涂 器: : 溉: 留招 : : 翔器 ::

: : : : : : 韶 : 韶韶 : 韶 : : 器忿

家庭 制 度 是 一 项 复 杂 的 社 会 制 度
政 治 以 及 思想


,

通过对 它的解剖


,

可 以 透 析 出 当 时社 会 经 济



文化



道 德 等各 种 复 杂 关 系

秦 自商 较 变 法后 逐 渐 形 成 的 家 庭 制 度
,

,

在 中 国 古 代 家庭 发展史 上 开 创 了 一 个 新 的 时 代

这是 人 们 未 曾深 刻 探 讨 的 一 个 课 题




西周
.



商 鞍 变法 前秦 的 家庭 形态


春 秋 时期

,

社 会 上 层 即 贵族 层

统 治 者层 皆按 宗 法 制 组 成 父 家 长 制 集体 大


家庭
,



这 种 大 家 庭 是 一 个 血 缘 亲 属 关 系复 杂
,

人 数 众多




组 织 庞 大 的 宗 族 集团
,



宗族

集 团 或 异 财 或 共 财 或 异 财共 财 相 结合
, ,



虽然 在宗族 组织 中

有 时又 分 成 若 干 分 支家
,

庭 甚 至 小 家 庭 但 这 些 个 别 家 庭 在 社 会 与 政 治 经 济 活 动 中均 不 具有 独 立 性 格 而 是被 埋 没 在宗 族 体 系 之 中 本的社会组 织



这 种 庞 大 的 宗 族 共 同 体 便 构 成 了西 周

,



春 秋 时期 贵 族 社 会 最 根
: “

史 称 肺 之 土 而 命之 氏 ?
,





致 邑立宗 ?




苟子 说
,

有天 下 者 事 七 世


,

有一 国者事五世

有 五乘 之 地 者 事 三 世
,

,

有三 乘之地 者事二世
,

持手 而 食 者 不 得 立 宗

庙 ?




可 见 只 有得 氏 者 才 为 宗
“ ”

只 有领 主 贵 族 才 能 立 宗 庙
,

并按 宗 法 结 成 宗 族 组 织


社 会 下 层 即广 大 持 手 而 食 的 劳 动 者
昵 与 分 亲 家庭


则不 得立宗 庙


,

因而不行 宗法

他们 只有










,

但 并 不 按 宗 法 结成 宗 族 集 团
:

所 以 说 周 之 宗 法 实 即 贵族 的


氏族 ”

组织 法



周 之 宗 族 组 织 有三 个 层 次 组织 庭


,

宗 — — 与 父 家 长 制 大 家 庭 并 不 完 全 是 一 回 事 父 家长 是 宗 族 下 的 大 家 长
。 、



族 ( 氏)

家长 制 大 家 庭



法 结成 的宗 族
,

他 有 大 家

宗 族长及 大家长奴 役着众 多子 弟


宗 族 成 员 以 及 非血 缘 的 私 属 家 庭




宗族 的 一 切

权 位 ( 包 括宗族长 权
? ?

政 治权




经 济权 等 ) 由 宗 子 继 承


宗 子对 全 族成 员 除 了具 有 强 烈

《 左传 》 隐 公八 年

哀 公 四年

?

《 荀子

?

礼 论 篇》



商 鞍变 法 后 秦 的 家 庭 制 度

的 支配 权之 外

,

也 当然负有 收养义务
: “

,

能 否 收族 也 就 成 为 宗 子 权 能 否 存 在 与 贯 彻 的 根
,








宗 统 与君 统 的 继 统 原 则 是 嫡 庶便成为 宗法之 要事


立嫡 以 长

不 以 贤 ; 立 子 以贵


,

不 以长
,

’ ,

?



故 严 辨妻



于 宗 族 内分 别 出 大 宗
,

小宗 系统

为的是 使小宗服 从大




,

以 确 立 贵 族 内 部 严 格的 等 级 秩序

并进 而巩 固其 宗族 的统治权位


由上述看 来

,

并 非所 有 的 血 缘 亲 属 关 系 皆可 归 之 于 宗 法
主 世禄 制
,

宗 法 制 自有 其 特 定 的 内 涵
” ,




它 的基础是 领


它的核 心乃在 于宗 子法
,






致 邑立 宗

一 语道 破 了 宗 法 的要 害
,

邑是 宗 的
,

依托

,

无 其 邑 则 无 其宗


亡 其 宗 也 便 失其 邑
,

不 论 哪 一级 贵 族

既 得 一 邑土

也就 自

成一 宗 ( 族 ) 了 西周

春 秋 时 期 的 家 庭形 态

除 了 宗 法 贵 族 集 体 大 家庭 之 外
,

,

另有 庶 民



奴隶等

个体 家庭

,

但 无经济




政 治上 的独立性

尚 被 包 容 于 宗 法 大 家 以及 各 类 共 同 体 ( 如 村
,

社 ) 外壳 之 中 主 体结 构 形 态

未 来 历 史 发 展 的 轨 迹 便是 大 家破 灭

个 体小 家 独 立 而 成 为 支 配 社 会 的



春 秋 战 国之 际

,

由于社会 生产 力的发 展
,

,

工 商 经 济繁 兴
,

,



口 流动 性加 大,
,

个体

劳 动 渐成 为主 要 方式

加 以 国家实 行授 田 制


遂 使小 家 庭 渐 渐 在 经 济上 独 立
,

形成 了
,

摧 垮 一 切 共 同 体躯 壳 的 强 烈 爆 炸 力

同时


,

政 治制度 也发生 变迁
: “

世官世 禄 消 亡
,




接 导致 了宗 法性 宗族及其 大 家庭的毁 灭
世 禄不 存
,

清人秦 蕙 田 说

世 禄不绝
,

则 宗无 削夺 ?


宗 法 氏族 也 就 被 扫 除 了
,



这 不仅 是贵 族组织 的变迁 顾 炎 武对 春 秋
’ , 、

并且 使 整 个 社 会 家 庭
,

制 度都发 生 了 根本 性的变 革

宗 法 氏 族 渐 让 位 于 即 将 形 成 的 封 建 家族 制


集 体大 家 庭
: “

亦 为 新兴 的 个 体 直 系 小 家 庭 所 取 代 时 犹 论 宗 姓 氏族
,

战 国 之 际 风 俗 剧 变叹 息 说
,

春秋

而 七 国 则 无一 言 及 之 矣
,

?




战 国时

旧宗 法 族 类 离 析
?

,

宗子 败



,

非但无 收族 之力
,

而 且 自身 也 难 以 为 养
: “

成书 于 战国的《 管子
,

问 篇》 开列 的社会
,

调查 项 目 家? 人

,

充 分 反 映 了这 个 社 会 现 实
,

问 宗子 之 收 昆 弟
,

以贫 从 昆弟 者
;


几何



— 何 族之 别
,

宗子 或可 勉强 收族
?


或竟贫 到依 附他人
,

已徒 有 其 名 而 无 其 实
,

间乡 之 贫
;

余 子 父母存

离 — 不养 而 出离 者


族已


,

贫 无 可依 几 何人 ?


,

莫 明 其何 族 之 人

血缘 纽 带 已 崩 解 断 裂
,

家 长 的盛气 已烟 消云散



父 母 已 无 力 控 制 家庭 成 员

昔 日宗 子 大

秦 在商 秧变 法前

,

,

宗 法制 的 残 余
,

,

与宗 法 有 密切 联 系 的 旧 家 庭 制 度的 残 余
,

,

奴主

父 家 长 的 支配 权 均 较 多 的 存 在 着 但 是并 未真 正独立


社 会 家 庭 风 俗 还 比 较 原 始落 后
,

直 系小家庭 虽然存

,

也 未分 析 到 最 小 限 度

这就 是 商 较 变 法 改 革 家庭 制 度 所 面 临

的 社会家 庭背景

? ?

《 春 秋 公 羊 传》隐 公 元 年
《 五礼通考
?



嘉礼

?

饮 食礼 》



?

, 《 日 知 录》 卷十三

《 周末风俗) o }







Tg

邪 年第

6







商 鞍变 法 后 秦 的社 会 家 庭政策

(一 ) 分 异 法 与 推 行 最 小 型 家庭 制 度

在宗 法制度下 户 析 居 的 改 革政 策 最细小程 度
,

,



昆弟 之 义 无 分 ?




秦孝公 用商较 变法


,

对 家 庭 制 度 严厉 推 行 分
,

,

规 定 民有二男 以 上不 分异者 倍其 赋




?

把 家 庭 单 位 强 令分 析 到

这 是 对 宗 法 制 度 的彻 底 否 定
,

秦 的 分 户 政 策 自商 鞍 变 法 开 其 端 实


直至 秦末

,

贯 彻 始终




这 可 由 下 述 情 况 得 以证


首先

,

秦 的 名 籍一 般 都 记 有 家庭 成 员 的 婚 姻
,

长幼 等情况

封诊式》 封守 秦 简《
,







条 记 一 个 士 伍 甲家 还特 注明 未有 夫 称
: “ “

亲属共 四

口人,

除 甲夫 妻 外

,

没有 已 婚成年男子

有一 大女子


,

” 。

这 说明 秦子辈成年 尤其 已婚 大抵是要 出分另立 门户的



《 封 诊式》


甲亲 子 同 里 士 伍 丙

从 特 别 注 明 同里
,



”,

可 知 父子 有 不 同 里 者
,





同里 是指 父子
,

在最基层行政 编组 中的关系 身份 列名 国版 居
,


但是 同里并不 等于 同家



父与 成年男子 分居


都 以 户主
:

其次


,

出土 秦 律 同 居 概 念 尤 值 得 注 意
,

《 汉书


?

惠 帝 纪 》注 云





谓父母




”。

子之 外

若兄弟及 兄弟之 子等



,

见 与 同居 业 者
,



也 就是说父 母及妻

子最 近 层 直 系 亲 属 皆 不 可 谓 同 居

;

兄 弟及 兄 弟 之 子 等 旁 系 间
” 、


若 现同居共财 业 者则


可 称 为 同居




而 秦 简 所 谓 与 同居
”,



父子 同居

” ,

皆系 表 示 共 同 生 活 的 财 产 关 系
“ ”

秦律 既称 父子 同居
同点


可 见 把 父 子 也 列 为 同居 关 系
,

,

这 是 秦 汉 同居 概 念 的 最 大 不

这 反 映 出 秦取 最 小 型 家 庭 形 态
,

至汉 小 家庭范 围有扩 大的趋 势, 在秦 以 夫妻为
,

核 心 的小 家 庭 下
《 日书 》 云


父 子关 系 比 汉 较 为 疏 远
?

重财产生 活关 系 而不重 血 统 再 次
,



,

秦 简

离日

,

一 唯 利 以分 异
,






对 分 异 规 定 有 可 供 选 择 的 良辰 吉 日


这是 因为分

异乃 当时社会 习 见之事

所 以 才 成 为 日 者 们 研 究 的对 象 贾谊 说
,

汉初 仍袭秦 分异之风 汉
, “

:



故 秦人家 富子壮 则出分 矣
’ ,

,

家贫子 壮则 出 赘
?

” ,



其遗风余 俗犹尚未 改




一今其甚 者杀父兄



?



《 汉书


地 理志》 云

:



河 内

好生 分



社 会 上 层 也 流行 分 异 之 事
,

陆 贾 分财 五 男 事 可 证


汉 初 父 子 分异 虽 是 承 秦 而

来 的 一 种 自然 社 会 趋 势
同居
,
?

但 是 政府 已不加 提倡 汉惠帝令 今吏 六百石 以上父母妻 子与




” 一 家唯给 军赋 他 无有所 与 ?
, 。

在 社 会 上 也 产 生 了非 难 分 异 的 论 调 贾 谊 便 是
,

,

代 友人 物

在 一 定社 会 范 围 内


,

家庭组 织有扩 大的趋 势

自先 秦 传 下 来 的 旧 宗 族 残 余
,

势 力 也乘 机复燃
?
《 仪幸 L
?

至汉 武 时


,

也 只 是 适 应 新 的 社 会 形 势 而 强 令 徙 强 宗 大姓

不得聚 族

丧 服 传》

? ? ?

《 史记
《 汉书

?

商 君 列 传》 贾 谊传 ) o
惠帝纪》




?

《 汉书

?

商 鞍 变 法后 秦 的 家庭 制 度

而 居

,

并未 涉 及小 家庭 的细 分问题
,



自昭



宣 而后

,

尤其 是元



成 以降

,

似以 提 倡


同居 共财


封 建 大 家 族 制 已渐 形 成 二也 ?

,



东 汉 则 大 力 宣 扬并 鼓 励 数 代 同 居 共 财

,

应劲 以 为

凡 同居


,



察 孝廉


,

父别居 ?
,

已 为世 所轻贱 而 不容



至 三 国魏 明 帝 诏 陈



刘 劲制 作魏律

,

则 明定 除异子之 科


使父 子无异财





?



( 二 ) 移 风 易俗 的 父 子 有 别

”、



男女有 别 之教
”。

商鞍 第 二 次 变 法 提 出

:



令 民父 子 兄 弟 同 室 内 息 者 为 禁
,

这 项 改 革是 很 成 功 的
,

,

商 鞍 也 为 此 最 自负
为其 男女之 别 窥 知 其一 二




他说


:



始秦 戎 翟 之 教
”,

父 子无别

,

同室 而 居

今 我更制其 教

,





?



秦 的 戎 翟之 俗
,


可 从 商 鞍 变 法 后 贵 族层 中 仍 然 存 在 的 一 些 风 俗 来
,

秦 昭王母宣 太后

在他 的丈夫 死后
,

与义 渠戎 王 乱




,

有二子



?



宣太

后 还 曾长期私 爱魏 丑夫

太后 病将死

并令 以 为殉

足 见 当 时寡 妇 们 有 私 情 人 并 不 受
,

社 会 的非 难
尤甚




这 已 是 商 较 变 法 半 个 多 世 纪 以后 的 事 了

可 以 想见 当其变 法之 际此风 当

不过

,

自商 鞍 实 行 改 革


,

移风 易俗
,

,

提 出男女有别 之后
,

,

而 此 俗 则 日衰


,

至 秦王
,

政 时发生 一突变
杀太后 所生 两子

秦庄 襄王 死后

太后 私通 缪毒


生子二 人



于是秦 王 夷缪 毒三族
,

,

” 而遂迁 太后 于雍 ?


其先

,

宣 太后私 魏丑夫 是公 开的
,

而王 政 母
,

私 缪毒 却只 能暗 地进 行

对 于此类 事
,

,

昭 王不加 过问

而 王 政却 是 杀 二 弟 戎 翟之风渐 泯
。 ,

并逐 幽 禁

绝 其母



可见 当王 政之 时


社 会道 德礼俗 已为之 大变

,

男 女 关 系 日渐
?

严 肃 而 有别 载
,

关 于妇女 贞操的 德教 到秦始皇 时 已提 到很 重要地 位
,

《史记


货殖 列传》

秦 始 皇 客 礼 巴 蜀 寡妇 清
,


以 为贞 妇

,

并 为筑女 怀清 台

,

以 示 劝天 下
,

当时正 处在

新 旧 文 化 礼 俗 交 替 的 时代
突出 不 过应 当指 出
,

一 方 面 社 会对 再 嫁 并 不 过 分 责 难
,


另 一 方 面 贞操 又 日 渐 被

秦提倡 妇女 贞操之 初

其 旨乃 在 于 巩 固 完 善 一 夫 一 妻 制 新 型 小


家庭制度 的社 会成果 秦 始皇 巡 行 四方


,

与后 世 灭 绝 人 性 的 礼 教 实 有 所 异
其任 务之 一 就包 括整齐 风俗
: “

,

出巡 刻 石 凡 七 这 是表彰 鲁风

,

,

其 中有 三 石 言 及 极言 男 女 有 别


男 女风 俗 事 泰 山 刻 石 曰
,

男 女 礼 顺 慎遵 职 事 ?
,





,

《 礼记

?

曲礼》 说
,

:



嫂 叔 不通 问 诸母 不漱裳



,



” “

诸母 即父妾


原在 父死后亦可 为下 辈

家长 纳 为 妻 室
? ? ? ? ? ? ?

这 类 家庭 正 是 奴 隶 主 父 家 长 制 大 家 庭
?

现在 不仅子娶 父妾为 妻 ( 这 在

《 风俗通义

过誉 篇 》
?



葛洪

:

《 抱朴 子
?

审 举 篇》

-



《 晋书
《史 记

刑法 志》

?

商 君 列 传》 匈 奴 列传 》



《 史记 《 史记

?

?

吕 不 韦 列 传》



《 史记

?

秦 始 皇 本 纪》 下 凡 引 刻 石 之 辞 皆 出 此






那 春 秋 有 个 专 名 叫 做 需 勺 不 允许
,

史 研

究 乡


竟 至于严 到子辈的 下衣也不 能让诸 母漂洗
: “

叔 嫂相



,

在 鲁也 是 被 禁止 的




褐石刻 石则 日


男乐其 畴 饰省 宣义
,

,

女 修 其业
有子而嫁






这是 一幅小家 庭男耕

女 织 的生产

,

生 活 画图
,



会 稽刻 石 辞 日


: “

,

,

倍死 不 贞
,



防隔 内

禁止 淫佚


男 女 絮诚
,

夫为 寄狠
,

,

杀之无罪



男秉 义程

妻 为逃嫁

子不得 母,

咸 化廉 清

大 治灌 俗
,

天 下承 风
”,

蒙被 休 经


强 调 要 用 封 建 文 化 去 改 造 一 切 不 合 时宜
,

的陋风 恶俗

即所 谓 灌 俗




并 使 天 下承 风 而 治

,



这 在 当 时是 有 积 极 作 用 的




当时
,

社 会 上 大 量 存在 着 女 子 去 夫 亡 的 现 象 刚 刚 确 立 起 来 的 小 家 庭 常 因 此 而 遭 破 坏 成 为 社 会 上 的 不 安定 因 素
《 法律答 问》 规定
、“
” ,


由 《 日书 》 可 见
,

,

秦 时 男 女 成婚 后 弃 若 亡 成俗






所以

,

秦简
: “

弃妻 不书

货二甲
,

” 。

秦简《 为 吏 之 道 》 所 附 抄 的 《魏 户 律 》 规定
”,



或 弃 邑 居 壁 (野 )
一致的
,

即 二 流 子下 乡



徽人妇 女

要受 到 惩 罚


这 与 会稽 刻 石 内容 都 是
: “

皆 为 保护 一夫 一 妻 制 小 家 庭 的 和 谐 而 设
家之福 也 ?
,

曾于 秦 昭 王 时 为 相 的蔡 泽 指 出





信妇 贞

,





至 秦始 皇 又 规 定 出



男 女 絮诚 的 教 条


这 些 要 求含 有 夫 妻平
,

等的 味 道

并非 一 方 对 另 一 方 的 绝 对 支 配 或 服 从


秦 始皇多 次出巡

实 具 有 以华 夏 封

建 文 化 整 齐 四 方 风 俗之 意 义
还应指 出

,

秦 作 父子 有别




” 、



男 女有别 之 教




,

这 与 儒 家 宣 传的 鲁 文 化 所 说

, 、





女 有 别 有所 差 异
下 实 现 父 子 有别


儒 家 是 要 在 维 护 宗 法 制 父 家 长 隶 子 弟 的 局 面 亦 即在 不 拆 散 父 家
“ ”

长 大家庭的前提 下去讲 别
” 、

;

而 秦 则 是 首先 要 在 拆 散 父 家 长 大 家庭
”。

分 户 异 居 的 前提



男 女 有别

孔儒 顶 多 算 是 改 良

,

而 商君 此 法 则 可 称 之 为 社 会 革





( 三 ) 对 旧 式 大 家庭 的 打 击 政 策

战 国 是 一 个 消 灭 宗 法 宗族 大 家庭 的 时代 左师触 曹指 出
,



各 国 都 在作 此 运 动
,

,

而秦最为彻底







位 尊而 无 功


,

傣 厚 而 无劳
,

”,

便 无 以 自托 无 论 什 么 了 不 起 的 封 君 也不
,

能长 久 传 诸 子 孙 较变 法 始
?

,

近 者祸 及 身

” 远 者及 其 子 孙 ?

这 是 当 时 天 下 的 大潮 流
?



秦 自商

,

对 旧 宗 法 宗族 大 家 庭 及 其 势 力 尤其奉行 彻 底 分 解 与 打 击 政 策
:

这 个政 策 包

括如 下 几 个 方 面 1 推 行 军 功 爵制 尊 赏 功 劳 ,
,

以 剥 掉贵 族 世 袭 特 权
,



商 放变 法 规 定
,

:



有军功

考各

以 率 受上 爵

,



一 宗室 非 有 军 功 论


不得 为属籍



明 尊卑 爵 秩 等 级


各 以 差 次明 田
.



,

臣 妾衣 服 以 家 次
,

有 功 者显 荣

,

” 无功者 虽富无所 芬 华 ?


原来贵族子孙可 自
,

于 宗族 宗 子 吃 宗 饭


今则无 功劳便不 能享有任 何权利
,

以 秦国 君 宗 室 而 论


原来





籍 的标 准是 以与君之血缘 而定
? ?
《 战国策
?

今 则 无 军 功 便 攀 不 上 半 点 关系

这 是对 公 ( 王 ) 族 宗

秦 策 三》



《 战 国策
《 史记
?

?

赵 策 四》



?

. 商 君 列 传}

商 鞍 变 法后 秦 的 家 庭制 度

室 家庭 制度 的重大 改革
力之家存 在的 根子
“ ,



军 功 爵 制度 的 政 洽作 用 常 为 人 所 道


,

而 其 在社 会 家 庭 制 度


方 面 所 引 起 的 巨 大 变 革 则 鲜为 人 称

毫无 疑 问

,

它 既 可 以 切 除 一 切 旧 宗 法 世 袭 传 统势
,

又可 抑制 新 的 宗族 集 团 的 发 生

,

使 庶 民 个 体 小 家 庭 有 机 会崛 起


把 原 来 的 致 邑 立 宗 使 之 收 族制
失之 亦易
,

改 为 以 军 功 家 次 名 田 (包 括 宅 ) 制
,

秦 爵得 之 有 途

,

家次 多变

,

政 治迁 转 如 过 眼 河 山

任 何 人 也 不 能 靠 血 缘宗 族 关 系 长 保 富 贵
,

禄位



自商 轶 变 法 后


,

秦 政 权 内部 始 终 没 有 形 成 一 个 掣 肘 王 权 的 宗 族 集 团
,

其 原 因亦
,

在 于此
2
.

总之

,

新 的 军 功 爵 制 不 仅 改 变 了 家庭 内 部 关 系
,

也 使 家庭 外 部 形 态 改 观



使 旧家 庭 形 态 分 解


封 建 新家 庭 制 度 确 立 为郡 县;



实 行 中 央 郡 县 官 僚 制 和 赐 爵 食 邑 (户 ) 制


,

挖 掉 了 旧 宗 法 宗族 大 家 庭 存在 的 政 除 世禄
,





经 济基 础
,

废 封建


,

改世官

,

为流 官;

为 官体




这 是 战国 政 治
(商 鞍 变 法 时


制 度变 迁的大趋 势
只 设县 级

秦尤 其 较 为 彻 底 地 取 消 封 邑 领 主 制 而 代 之 以 郡 县
,

,

后 又增 设郡级 )及官 僚制

秦 始 皇对诸 子功 臣亦不予
,

” 尺 土之封 ?

秦自

商 轶 变 法后 又 实 行 普 遍 土 地 国 有 制 及 立 户 授 田 制


这 就使 土地 不易 集中在 少 数 人 手
,

里 其 结 果 势 必 使 旧 宗 离 散 为 单 个 小 家 视 其 宗 几 等 于路 人
,

新 宗也 无 法 形 成
,



因为 家

次 高 者 也 不 过 成 为 以直 系 近 亲 属 为 主 干 家 庭 的 大 土 地 占 有 主 外
,

其 经 济 收 入 除 自费 开 支
“ ”

并无 收族 战国
、 。



聚 族 以 养 活众 族 人 之 力
,



秦 仍 有 列 侯封 君
,


但 其 比 之春 秋 时 的 领 主


,

充其 量 也 不 过 是半 封 建 性 的
,

封君

这 种 封 君 徒 有其 名 一 般说来



而 实无 领 地 难 得世袭
,

领 民之 权

,

只食 邑 ( 户 ) 租税之入

因而无立

宗 收族之基地

,

多 及 身而 灭




尤 其在秦

,



未 尝见 免罢垂 相 功


臣有封及 二世者 ?

封 君 一 般没 有 自 己 的 军 队


卫 鞍 封 邑 有 少 量 邑兵
,

” ,

这是 秦早
,

期 现象


,

后不存 此 制

秦 王政 时

,

缪 寡 封 为 长 信侯


又 更为 毒 国



”,

但作 乱 时

却只

靠 矫 王 御 玺 及太 后 玺 以 发 县 卒 及 卫 卒

官骑 从 事





足见 虽 有 寡国 却 无一 兵 一 卒为 其
,

所有 并
,

,

不 象 春秋 时 的 封 邑 宗 族 长 们 拥 有 自 己 的 族众 徒 属
。 。

或 可从 事于 宗 族 集 团 间 的 火

或可 参与争 权夺 利的政 争

秦 对 宗 室 贵 戚 也 曾给 予 封 邑

昭 王 母 舅 魏冉 封 为 攘 侯


,

擅 权一 时
: “

,

而 遭 范 唯 一言
,

之讥
开说

,

竟免 相 就 封

,

死于 陶 邑
,

,

秦复 收 陶为 郡


司马迁 叹 日
,

及 其 贵极 富 溢
,

一夫


,

身 折势 夺 而 以 忱 死
,

况 于羁 旅 之 臣 乎 ! ? 又 如
,

白起 功 高


封 为 武安 君

然而

昭 王一怒

便 免为士伍

,

逼 其 自杀

最 终 也 只 不 过 使 秦 人 怜之
,

可 见 秦 之 封 君 皆不 是
,

以 宗 族 和 宗 子 身 份 而 是 以个 人 名 义 仕 于 王 庭

并 无任何宗 党可 资依托


故一旦 削 爵免

官 则 为 匹夫
3
.

,

毫 无抵抗 之 力

,

这是 宗 族势 力不复 存在 的表现

?

刑 无 等 级 的 法 治 原 则 《商 君 书
,

赏刑 篇 》 刑 无 等 级
。 ”

: “

,

自卿 相 将 军 以 至 大 夫 庶
,



,

有 不从 王令
? ?
《 史记
?

犯 国禁

,

乱 上 制者


,

罪死 不赦

秦 废 八议之 制

无后 之 议 亲 说







李 斯 列 传》


?

《 史记

?

攘 侯 列传 》






,

究 也 只 是 有 得 比 公士 赎 耐 的 一 点 照
” “ “


证 诸秦简 顾


,

宜信



在秦 虽 公 孙 亦 治 罪


,

若 无爵

宗室 无 军 功 者 几 与庶 民 同


由 刑 不上 大夫 到 刑无等 级



”,

这 是 对 贵族 家庭 特权

的 否定
4

.

强 制余 子 立 家 直 接 分 解 大 家 庭
,



春 秋及其 以前
,

,

普 通 家庭 亦 有 正 夫
,



余 夫

之别
余子



正 夫 从 行 役则 为 正 徒

,

从军 则为正卒


正 夫 实 即 小家 长

余夫 即 在 正 夫 之 外 的
,

到 达 一 定 年龄 而 又 不 独 立 门 户 的 诸 子 弟


在 贵 族 家庭 由 宗 子 继 承 父 权 位


而余 弟则为


这 种 制度 上 的 区 别


,

正 反 映 了其 时 家 庭 结 构 较 为 复 杂 及 其 范 围 较 大 在 宗 法制 下 宗 子 继 承 产 业
,
,

人 数 较多

的 情况 过活
,

直 到 孟 柯时 仍 残 有 此 家 庭 格 局 ?


,

余 子 弟 靠长 兄

也 养成 了 一 种 依 赖 性 心 理
,

在宗 法 大 家 破 坏 之 后

有些 子 弟


,

甚 或 一 般 庶 民之

家 子 弟 仍 乐 游 散而 不 治 室 屋 组 织制度
,

此 类人往往 成为政府 所打击 的对象 使 子 弟 自食 其 力
,


商 秧变 法 改 革家 庭
“ ”
,

一 方 面 细 析 家庭


,

另 一方 面
”。

,

对 不 分 异 之 家 的 余子 要 对 于 有特 权 者


括 出 而 令 其 与 正 夫 同 等服 役 舍 的标 准 同一标准
5
.

即 所 谓 均 出 余子 之 使 令
?



要 高其 解
,





,

使 余子不 游事 均列为编 户齐 民






以避役



秦 于 授田 征 役 中 亦无 正 夫


余夫 之 别

而是

,



家 庭 结 构 及 家 庭 关 系 都简单 化 了
,

与 改 革 旧家 制 打 击 旧 大 家 庭 势 力 的 同 时


一 些 与 其 相联 系 的 社 会 恶 风 陋 习 也
,

严加 禁止

宗 法 制 下 形 成 的 牢 固 的 宗 族 圈 以及 宗 族 观 念
。 。 、 、

产 生 了 强 烈 的人 际 排 他 性
,

,

结 成 了一 个 个 相 互 联 系 而 又 相 互 排 斥 的社 会 圈 子
关 系也染上 了这种色 彩 表现


不 仅血 缘 团 体 如 此

就是 政 治 上 的

血 亲复 仇

游 侠 刺客
,

私 斗 群 斗 之 风就 是 这 种 宗 法 狭 隘 性 的


血 亲复 仇 起 源 甚 早 但 进 入 文 明 社 会 后 总 与 宗 法 制 群 体
《礼 记 》


,

亲亲 原则相关联



见于

《大 戴 礼 记 》
,



《 公 羊 传 》 《周 礼 》等 文 献 关 于 复 仇





避仇 的习 惯与规定及 其不

同 等次 的 具 体要 求

都 是 根 据 宗 法 关 系 及 其 在 宗 法 宗 族体 系 中 血 缘 关 系 的 亲 疏 远 近 而


形 成 的教 条 规 矩 优不 同
,

,

并 由此 扩 展 到 君 师 主 友 等政 治 与 社 会 关 系 中
,

殴 斗之 风 虽 与 血 族 复

但 二者 却 常 相 纽 结 在 一 起


个 人 之 间的 争 斗 忿 怒 常 转 为 宗 族 家 庭 血 缘 集 团 间


反 复 不 解 的 仇杀

有 些 所 谓 游 侠 也 多卷 进 大 家 复 仇 的事 件 中去
,

至战 国 时 期
,

,

复 仇报





私斗之 风仍很 盛行


私家 专制人 命
,

,

排斥 公法 甚 而报杀 官吏亲属 成为严重 的社
,

,

会公害


秦 自商 鞍 变 法 始
,

一 方 面把 民 气 导 向 公 战
,

一方面严 惩私斗 ( 包括家 庭 宗 族

间 的复 仇 斗 争 )

规定


: “

有军 功者
,

各 以率 受 上 爵


;

为私斗者

,

各 以轻 重 被 刑



?

,



过 重 刑 而 连 其 罪 的措 施 使 偏 急 之 民 不 斗
匆 ? 因 0 8 ?
《 孟子
?



?



仅 秦 简《法 律答 问 》 所 载关 于 惩 治 斗 殴
,

滕文 公 上 》

?

:



卿以 下 必 有圭 田


,

圭 田 五十 亩

余夫 二 十五 亩

。 ”

可见 孟子 理 论 中的 家

庭 仍 有 正夫
《 商君书 《 史记
?

余 夫 之别
。 。

垦 令 篇》

商 君 列 传》
,

《商 君 书

垦 令 篇》



商 轶变 法 后 秦 的 家 庭 制 度

的条例就 有十 二款之 多
于公 战
,
,



虽 未 根 绝 报 仇 私 斗 之 事 但世 风 却 为 之 一 变


.



故 史称秦 民 勇
” ,




” 怯 于 私 斗 乡 邑大 治 ?


荀子 入 秦 观其 风俗
,



”,

见 其 百姓朴
,



百更 肃然 吻



备加 赞叹

秦 国 历 久 不衰 的公廉 朴实 之风 的形成


固 然原 因 种 种

但 其 中 也未 登

不有 禁私 斗复仇 政策 之功

在东方 六 国 范围 内


,

民 间 社 会 多 尚血 亲 复 仇 之 风
,



孟柯 从 传 统宗 法出发
《 韩 非子
,
?

,

主张
:


:

杀人之 父
,

,

人亦 杀其 父; 杀 人之 兄
,

人 亦杀 其兄




.

?



五 毖篇 》指 出



今兄

弟被 侵

必 攻者廉 也

知友被 辱
,

,

随 仇者 贞也

廉 贞之行 成

君上 之 法 犯矣


可 见亲
,

族复 仇行为 虽为公 法所不容
民 间 尚定 有 利 报 雕 的 吉 日
“ ”

然 而 社 会 道 德 风 尚 却 以为 贞廉 之 行 此 等 民 俗主要 存在 于 东方
,


据 秦 简 《日 书 分 井
,



关东 复 仇 心 理 最 为 浓 贡



良为韩报仇 事 甚为典 型



至汉

关 东犹 多此风?



( 四 ) 对 新 兴 个 休 小 家庭 的 保 护 政 策

与打 击 旧 式 大 家 庭 的 同 时


.

,

秦鼓励 并 扶 持 个 体 小家庭 的 独 立 与 发 展



主 要 措施 如

立 户 授 田 为 个 体 小 家 庭 的 真 正 独 立 奠 定 了 经 济基 础
,

,



秦 的分户政 策虽带有 暴


力 强制 性

但 却是建 立在 普遍土 地国有 制与 国家授 田制 基础之 上的?
,

成年男 子分 居

立户 端
,

,

政 府给 予一定 数量 的份地

这便 使个 体小 家庭获得 了 独 立存 在与发展 的物质 基

并 由此 形 成 了 在 漫 长 的 封 建 社 会 中 占 据 支 配 地 位 的 经 济 形 式


这 种 小 农 经 济的 组 织 形 式 就 是 个 体 小 家 庭 的新 型 小家庭
,

所 以说

,

秦 自商 鞍 变 法 始



个体 小农经 济
,

,

所 创立的 独立
,

它 的 存 在 与 发 展 的 基 础 就 在 于 它 首 先 获 得 了 前所 未 有 的 经 济 内 容




有 了 与其 前一切 家庭 形态 不 同的 新的封 建小 家庭性质 份 属 于 自 己 占 有 的土 地 自给 自足 的 经 济 实 体
,
,


秦个 体 小家庭 从国家获得 了 一
,

又把 耕织 两大生 业 结合 于 其 中

已 经成为 一个较 为完备 的




真 正 成为社会经 济生 产

生 活的最基本 细胞
,

秦 国家 对 农 民 的

剥 削是建立 在土地 国有制 与 国家授 田 制基 础上 的 份地
,

个 体 小 农 民从 国 家 获 得 一 定 数 量 的
, 。 。

就 必 须为 国家纳 租税
,



服摇 役

,

正 是 在 普 遍 授 田 制 基 础 上 确 立 了普 遍 兵 役 制

在私有制 下 家庭 中
,

每 个 具 有 独 立 能 力 的 家 庭 成 员都 有 积 累 私 财 的 欲 望
,

战国之初

,

于 复合



好 货财

私妻 子

,

不顾 父母之 养 ?




,

则早 已 成俗



秦 的 分 户政 策 正 是满 足

了 某 些 家 庭 成 员 图 谋 自立 的 欲 望
?
?
?
《 史记 《 苟子 《 孟子
?

商 君 列 传》
强 国篇 》




?

?

尽心下》
:



?
?

《 汉书

?

地理志》 载


:



太原



上党 又 多 晋 公 族子 孙
,

,

以诈 力相 倾

,

矜夸功 名

,

报仇 过 直

。 ”

详 见 拙文 《 沦 秦 自商 袂 变 法 后 的 土 地 制 度 》 《中国史研 究 》l , 8 3 年第 2 期
《 孟子
?



?

离 娄下 》


2
.








重农 劝耕


,

组 织 管 理 生 产 限 量 剥 削 以 促进 个 体 小 农 家 庭 的 发 展
,

如在 土 地 制
”, “

度方 面
不烦
” ,

,

决 裂吁 陌 以 静 生 民 之 业
,



;


注 重 水 利事 业
《 商君 书
,
?

;

国 家制 造 铁 农 具 假 民 使 用 ; 注 重
:

拼 牛 饲 养业


注 意 督劝 耕 作 ,
” 。

等等

垦 令 篇 》主 张
” “



官属 少而 民 不劳




使 农多 日
,

规定 秦 简《戍 律 》


在 行 戍 中要 遵 守 同 居 毋 并 行 的 原 则

,





《 司

空 律 》规 定

一 室 有二 人 以 上


居货 赎债 者

须轮 流执行
,

,

且 在种



苗 时 给 予 一定 时

间 回 家劳 作

秦 自商较 变 法 后

,

在 一 个 相 当长 的 时 期 内

于 剥 削 之 中还 多少 顾 及 些 民


之生 计

,

注 意 把 剥 削量 稳 定 地 控 制 在 广 大 小 农 所 能 承 受 的 负 荷 限 度 内
,


只 是 到 了统 一

之后

,

其 刘 削才 日 渐 无 制 度 可 言
r

其 所 创 立 的 生 气 勃 勃 的个 体 小 家庭 就 连 简单 的 人 口
、 。

再 生产 已 普遍无 法维持
3


普 遍 实 行 编 户 齐 民” 制 使 个 体 小 家 庭 及 其成 员 获 得 社 会 政 治 上 的 独 立 地 位
,

每 一 个 体 小 家 庭 在 国 家 版 籍上 单 独 著册 立 户 直接与政 府发 生联系



,

其 家 庭 成员 在 其 独 立 户 头 下 列 名 国 版
,

,

,

摆 脱 了如 村 社




宗 族等 形 形 色 色 共 同体 外 壳


而 使 个 体 小家 庭
,

成员普遍取 得 公 民 身份
民 来说
,

编 户 制 虽 是 秦 国 家对 人 民 实行 剥 削 与 统 治 的 基 础

但对庶

立 户 于 国 版 也 确 实 是 一项 权 力


秦 简 所 见 《魏 户 律》规 定
”,

,

对 赘婿




后父家庭


的 惩 罚就 是 首先 剥 夺 其 立 户 权 而 毋 予 立 户

,

从 而 毋 予田 宅



”。

秦 的 名 田 制原 则 之

就 是 包 括 了只 有 列 名 国 版

,

始 得 授 予 一 定数 量 土 地 的 内容




( 一 ) 个 体 小 家庭



秦 的 家庭 形态

秦 自商 较变 法 后
会 上 普 遍 支配 形 式
,

,

确 立 了 最 小 型 个 体 小 家庭 结 构 形 态
。 。

,

而且
,

,

这 种 小 家庭 成 为 社


是秦 家 庭 组 织 最 基 本 形 态
这 种 家庭
,

不仅劳动 者
,

即在官 僚

富 庶 人 家亦
,

普 遍 建 立 起 个 体小 家 庭
及祖 孙三代 者
,

就血 统世系而 言
,

一 般 为 两 代 层 结构
,

很 少有涉


就 其成 员 间 亲 属 关 系 而 论
,


多 是 以 一 对 夫妻 为 核 心


及 其未成年




虽 已成 年 而 未 婚 子 女 构 成 ; 就 人 数 而 言 内部 关 系 单 纯 而 亲 昵 人 数 少 等特 点
,


通常 为五 口 之 家


这 种 家 庭 具 有 结 构简 单
“ ”
,

秦 个 体 小 家庭 的 普 遍 存 在
。 ,

可 由下 述 事 实 得 到 证 实
,

《 封 诊 式 》 封守 条 透 露
,



个 士 伍 甲 家庭 具 有 亲 属 关 系 者 只 四 口 表性

这 种 小 家 庭 被 引 入 案例
,


可 见其具 有普遍的代
,

秦 简 载 盗 案 四例 其 中 知 情 人 两 例 为 妻 两 例 为 妻 子
。 。



又 载 亲 属 团伙 盗 案 二 例
, ,

皆为 夫 妻 子 共 盗 犯

上 述 案 例 均 未 出 现 祖 孙及 兄 弟 等 亲 属 关 系

这 充 分 反 映 当 时 秦家 即

、 、


庭普 遍 为 以 夫 妻 为 核 心 的 两 代 层 结 构 小 家 庭 使有 亦 当 多 为 独 子 家 庭


当 然 也 并 非 绝 对 没 有 三 代 层 小家 庭 白起

在秦 政 治 舞 台 上 声名 喧 赫 的 人 物 如 甘 茂


王剪 李 斯
,

蒙恬 等 无 不 是 只 有 一 个 直 系 小 家 庭

他 们虽然各 有亲疏



远 近 不 等的 亲 族 关 系

但并

商 轶 变 法 后 秦的 家 庭制 度

不 组 成 大 家庭

,

更 没有任 何宗与 族的组 织


,

而 是 以个 体 小 家 庭 为 基 本 立 身 之 地

,

以个

人 身份 出现于 社会

政治 舞 台



秦个体 小 家庭的普 遍存 在还可 从居室 住宅 状况得 到极有 力的说明 们 的起居 生活基地 本 面貌




居室 住宅是人

,

住 宅 的 建 造 无 疑 表 现 了 家 庭 组织
, ,



家 庭 成 员 人 际 关 系 等 方 面 的基


据 文 献 及 秦 简 等 材 料 可 以 透 视 出 秦 家 庭 结 构 的 基 本 形 态 秦 民宅 居 室 规 格 及
:

其特 点 是

第一


,

住宅 皆有垣 墙环绕


与他 宅 明 显 隔 绝



,

自成 一 区



第二

,

宅基核心
,

主 体 部 分 为 一 宇 二 内 ( 汉 叫 一 堂 二 内 ) 房 屋 建筑


宇室 位 居 宅 中 部 而 稍 后

坐 北南




,

中为堂

,

左 右各 有 一 内 与 之 相 连 为 一 体
。 。



一 宇 二 内是 当 时最 普 遍 的基 本 居 室 组
,

,

是 典 型 的 以 夫 妻 为 核心 小 家 庭 的 居 室
,

照《 封 诊 式 》提 供 的 资 料 估 算
,

内南北长 约


两 丈余

东西丈余

,

空间范 围不甚宽 大
,

第三


在生产




生 活中具有 极强的 独立性


宅 中除主 体 建筑 一宇二 内外 有仓 国之积
,

尚附设 有水井
,

水池

畜圈

屏国




排水 窦



祠木

,


,

桑 木 之饶


,

显 系 独 立 经 济单 位 闭 门 即 可 独 自营 生
?

尤 其值 得 注 意 的 是
,

秦 简 透 露 家 自有 井
族 ? 之家



《 管子

八 观 篇》 巷 凿 井
,

: “





此 为 居 巷 者共 用 一 井
。 、

这可能是
,





由 巷 凿 井 到 家 自凿井
、 。

反 映 了 社 会 组织 形 式 的 变 化
,

由上述看 来

这 种

拥 有 小型 室 屋
形态 相一致

结 构简 单而又 多功能 的住宅
,

正 与 独 立 自主

自给 自足 的 个 体 小 家 庭
35

从 民 族学提 供的 资料来看
5

基 诺 族 龙 帕 寨 阿 抽 昨姓 大 房 子 规 格 约 13 X




,

2 住 着一 父系后 裔 1
,



,

共 包括 2 7 个小 家 庭 ?
,


秦在 商 鞍 变 法 前 同 室 内 息
,







家 庭断非 此 类
一般 说来


只是 父子 同室

而 非 一 父 所 生 下 多代 同 室

仍 为 较 小直 系 家庭
口 上 下之家
。 。



,

秦 家 庭 规 模 比 东 方 尤 其 比齐 鲁要 小

,

秦 多五

苏秦 说 齐 临


淄 下 户 三 男 子 ? 可 服兵 役 此外 尚多 巨 室
“ ”。

此与 孟子 八 口 之 家 ? 说相近
: “





这代 表 东 方 齐 鲁情 况
”。

《 孟子

?

梁 惠 王上》 云
,

父母冻 饿

,

兄 弟 妻 子 离散

可见


,

孟 柯立论

的社 会 组 织 基 本 细 胞 是 小集 体 家庭
( 二 ) 父 家长 制 直 来 大 家庭

这 种 家 庭 是 祖 孙 三 代 同 居 型 结构

战国



秦 尚 有 一 种 直 系 大 家庭


,

《 商君 书




垦 令 篇》中 的 大 夫 家
,



” 、



禄厚而税 多

,

食 口 众 者 及 拥有 一定数量 余子 的 杂

,

’ ,



大官



之家

皆属此类
,



其家庭 结构往 往较为复

代层




” ,

口 都较 多

,

一 部 分 不 业 游 民 常投 其 门 下


韩 非 所 说 收容 逃 事 藏 匿 士 卒 的
,

有威之 门


便是这 种情 况
:

应 当说明
”,

,

此 时 大夫 已 成为 普通职称






人 皆欲 求

,



皆可 求

记 秦 《日 书 》
,



生 子为大夫

已 成为人 的普遍 社会心 理


二 十 级 军 功 爵 中就

有 大夫类 四 级
?
?



获 得 大夫职位 的途径 亦不 同于往 日
?

此 时所谓 大夫之 家实 已 成为普 通

《 韩 非子
:

说 疑 篇》



“ ” 庄孔 韶 《 基 诺 族 大 房子 诸 类 型 剖 析 》 《 1 年第 中央 民 族 学 院学 报 》 19 8
,

2





《 战 国策

?

齐策》



?

《 孟子

?

尽心上) o












剥削之 家


,

而 非 如 春 秋 宗 法 贵族 世 家



还 有 一 种 父 家 长 奴 隶 主 家庭
,


由秦 简 只 言 其


擅杀 子




,

而 不 言 杀 弟 而 知 其 实 为 直 系 小 家 庭 的 扩 大型


而非 旧 宗法 大家庭
“ ”

秦 简所
亦 当与

见 渴杀





渴迁

” 、



渴壤 其 子者



,

皆属 此 类
,



,

拥 有 妻 腾 (腾 ) 臣 妾 者
,

,

此 类 相关联
士伍 小 家




这 类 家 长 有的 妻 妾 成群

子辈



臣 妾众多

不 同 于 个 别 畜 养少 量 幼 奴 的

(三 ) 巷 族



宗 法 性 集 体 大 家庭 的 残 余
:

,

《韩 非 子

?

说疑 篇》 内构党与 外接巷 族

”。

此 巷 族 应 即 旧宗 法 性 集 体 大 家 庭 的
,





残 余形 态

,

但 与典型 的宗 法大 家庭 性质有所 不 同

在社会 上 亦为数 甚少



(四 ) 几 种 特 殊 家庭 形 态
1
.

巫 儿 家庭
,



《 战国策
,

?

齐 策 》 齐有 不 嫁 与 至 老 不 嫁 者
令 国 中民家长女 不得嫁


:











《汉 书
’ ,

?

地理志》

:

齐 襄 公 淫乱 俗
。 ”

姑姊妹 不嫁



,

名日
,



巫儿



一 民至 今 以 为




,

此 俗 亦 并 非 由襄 公 提 倡 所 造 成
,

襄 公 与其 姊 妹 事
,

正 反 映古群 婚之 遗俗



女 不嫁
2
.

亦 并非不 婚


,

应是对偶 婚的遗 习 或变种


也可 能 反 映 了 夫 从 妇 居 的 习 惯
当此变革之 初

,



赘 婿 家庭


战国

秦时 赘 婿 成 俗
,



赘 婿 的 历 史 渊 源 应 来 自母 系 对 偶 家 庭 阶段


,

夫从妇居

待 到 父 系 家 庭阶 段


则是妇 从夫居
,

不过
,

,

则 仍 育原 先 夫


从 妇居 的 各 种 遗 俗 在

如 室韦之俗

男 子先从妇居



三 年役 力 后 归助


赘婿的纂 本 贫寒子 弟
,

特 点就是 夫从 妇居
无 力聘 娶
,

,

这 类 家 庭 应 是 古 对 偶家 庭 的 变 态 遗 存


在 阶级 社 会

,

故 从 妇 居 而 为赘 婿
。 。

正 如 在 对 偶 家 庭 中 一 样 在 赘 婿 家庭 中 妇 权 是 高 涨 的
,

,

赘婿 随时有被 赶走的 可能
3
.

奴 隶家 庭
;

奴 隶家 庭 有 两 类


:

一 是 官奴 家 庭
,



这 是一 种非独立 性



没有 生活 自


由 的 家庭


二 是 私 奴 家庭



在 社会 习惯 和立法上 私奴 是被允许 建立家庭 的
,

秦 简云

,



人奴擅杀 子
:

可 见 奴 隶 也有 父 系 小 家 庭
,

但主 奴关系不 变




另 有 一 种 人 貉 家庭
,



由秦 简 知

其 子须入养主
,


亦可交粮 代入养
,

可 见 其 经 济 上 有 一定 独 立 意 义


可以自

理 家庭 生 活
4
.

但 主 奴 名 分仍 不 变

也 是 一 种 非 自由 的


不 完全的 家庭




刑 徒 家庭

刑 徒 原 本 有 独 立 家庭

这类家 庭成员 其社会

政治身份 大多不 一

,

亦 不得 营 正 常 家 庭 生 活。
5
.

















此类人 虽可独立 营居治 生 其家庭 形 态

,

但不 具 备 完整 家庭 形 态



(五 ) 从 秦 的 互 保 连 坐 制 看

秦 在 刑 罪 事 中 互 保 连 坐 的 原 则 还 更 多的 采 用 社 会 性 标 准

,



而缩 减 了 血 缘 性 标 准



?
84
.

《 旧 唐书

?

北狄 室 韦传 》



商 靴 变 法 后 秦的 家 庭制 度

这 是社会进 步 的表现



,

反 映了 宗 法宗族 观念 的淡 薄
” 。



商 较变法

,

在编户 齐民 中实行邻

邻里 互保制


,



令 民 为什伍 而 相牧 司 连坐


重横 向的邻伍
,



邻里 关 系

,

而不重纵


向 的 血缘 关 系

在 行 政 系 列 中 实 行 各 种 岗位 互 保 责 任 制 及 官 吏 L 下 相 坐 的 原 则
_ 、

在个


体家庭 内 实行同居 关系中 说来
, ,

室人

夫妻 子连 坐制




值得 注意 的是
” ,

有 时奴 隶也包括 在 同居





只 是规定 户 内有主动权 的 成员 坐 隶
,

“ 而隶则 不坐 户 ?

由此 观 之
,

,

一般


户 内同 居 成员多血 缘近亲


但这 里 实 际 上强调 的还是 同居 生活 关系
,



室人 相


坐类此

另 据秦简 知有 夫盗罪及 妻 子者


那 是 因为妻 子知 情而与 饮食

,

或守 赃

;

攻赃

等 内

,

此非血 缘连坐原 则
,

上述与 血缘 有关 系 的连 带 责任都是局 限在直 系小 家 庭 范 围


没 有 族 内 成 员 间 的 互 保 与连 坐
:



什伍 相牧 司 连坐



, ,

是 最通 行 的基本原 则
,



这反
,

映 了如下社 会现 实

直 系 代 层 不 多 的 简 单 小 家庭 结 构 广 泛 存 在


族 内 关 系疏 远 淡 化




非 血缘 的 社 会 关 系 即 社 会 秦还 是 有 族诛的 宽 泛程度 实有甚 于 秦 举 而灭之 ?

。 。

行 政 的邻伍



邻 里关系超 过族 内关 系
,

学 者但 知 斥 秦 之 酷 刑 族 诛 春秋 之世
,

殊 不知 先秦之 族诛其用 刑之惨 烈 与
,



,

夷宗 灭族 之事屡 见 不 鲜


有的
,



九世 之卿 族
,

”,





在宗 法 制 下

宗 族作为 一个 整体 出现
,

待 到战国

特 别到 秦

宗 法 大


族 离祈 子


,

族内 各小家 间几等 于路 人
,

彼 此无 顾


,

故亦少 受牵连



秦的夷 三 族 ( 父母 妻
,

兄 弟)


其 范围 比 春秋 之 灭 族 要小 得多
,

其 基 本 规 模 仍 是 以直 系 小 家 庭 为 本 而 非

宗族 芽中

这 反 映 了 旧 的 宗 法 氏 族 早 已 解体

而 新 的 以 直 系 家 庭 为 轴 心 的封 建 家 族 正 在 萌





,

秦 的 几 项 家 庭制 度

了 一 ) 秦家产 的 二 重 性 和 直 系同 代 层 位均 等 共 承制

秦 的 家产 具 有 二 重 性 有 和管理


,

它既 为 全体 家庭亲 属成员 共 同所有


,

又 为 父 ( 母 ) 所具 体 占

这 与宗 法制 下家产 宗子所 有制 不 同
,


惟 因 家 产 既具 有 家 庭 公 共 物 的 性 质 而
:

又 为父 〔 母 ) 所 占有 掌 管
属 皆可 得 应 用
,

所 以 才 产 生 了 下述 两 类 纽 结 在 一 起 而 又 相 互 为 用 的 现 象




或继承

生 分 而得其 应有 部分
,



,

但 又 不 得 擅 自用 度
,

;

父母 在对家产
,

的 处 置 使 用 上 也 当 然 具 有 极 大 主 动 权 但 亦 不得 任 意 支 配 与 独 占 家 庭 析 户 异 居 别 业

原 家 财 之 共 有 以 及 父 ( 母 ) 对 家 财 之 占有 管 理 事 权 亦 即 皆 告 结 束



,

而遂各 为分得者 之 己

一 般说 来 ?

,

秦 的 家产继承原 则 采取直 系 同 代层位 均 等共承制
: ,



这种 继承制 度的基
?

秦 简《 法 律 答 问》 书 盗 及 者 ( 诸 ) 它 罪 隶 不 坐 户 谓殴 ( 也 )


同 居 所 当坐



可 ( 何) 谓 l n 居 i





户为 同居



’,

坐隶

,





?

《 左 传 》襄 公 二

t 五年




-

~

~









— 一
~


-

本 原则限于直 系两代之 间

按继 承

位而 参 与 均 分

一一
;


处 于 同 代 层 位 的 直 接 继 承 人 权 利均 等


,

一一 — — 一 一一 一 一- - 一 一 , 也 就 是 说 只 有最 近 下 一 代 才 有 直 接 继 承 权 隔 代 不 能 直


,

~

. . .

. 月. .

目 户 .

目 ‘, .

. 目. , .

. .

, ,

, ,

. . .

, .

~

, .

月 . .

. 如月

.

. ‘‘‘

产,

.

, . 目. .

,



如 一 子死 亡

,

应 由其寡 妻 或 遗 孤 承 其

这 里所谓共 同继承 均分而异财


,

其 表 现 形 式 或共 财 不 分

,

,

但 所 保 留继 承 权 利 仍 是 均 等 的;
。 、



唯秦 多 生 分 于父母 健在 之时
,



但 基本原 则不外上 述

秦 的 家 产 由直 系
,

同代人均 等承分 基本原 则的确立

实是 对 宗 法 制 下 宗 子 权


父 家 长 权 的彻 底 否 定



时 也 保 证 了 个 体小 家 庭 形 态 的 不 断 分 孽 与 再 生 产 还应特 别指 出 承人


,

秦 女 子 与同 胞 兄 弟一 样
,

,

具 有 同 等权 利
,

,

可 以 参 与分 财


,

充 当继
,

汉仍 此 制

,

卓 王孙 有二男一女
,

女文 君 分 得 憧 百 人


钱百 万


另外 在继承 中

不 论嫡庶 皆有同 等权利

同 母 异 父 者也 有 相 当 继 承 权 利
,

战国

秦时并不 卑视女 子多


次改嫁
谈 仪礼

,

改嫁 者 先 后 所 生 子 女 社 会 地 位 均 等 丧服 》 规定
,

子女 随 母 至 继 父 所 亦 并 不 为 社 会所 贱
, 。

?

在 一 定情况 下

,

前 夫 之 子 还 要 为 继 父 服丧


可 见 前 夫 之子 与 继 父
:

之 间 其 关系 并 非 如 后 世 为 世 人 所 卑 视 凡三嫁
,

至 汉 俗仍如此
,

? 载 汉《 先 令券 书》
” ,

有一 女子


后 为 朱 氏之 妻


,

所生 子 男女 六 人



皆不同父

然 而 却 都 参 与 分 朱 氏之 财

(二)




,





秦 有 立 后 的 社 会 习 惯 与制 度


秦 民 后 制 与宗 子 观 念 有一 定 历 史 联 系





,

而又绝

作宗 子 制 度



宗子又 叫 宗 后 济





”、



宗嗣
,

” ,

是 宗 法 制 下 各 级 大 家长


,

他 们 都握 有 相 当 的 社 会 经 而


政 治和 家 长 权



但是





表 示一定 的血统关 系
,

,





则表示 特 定的社会联


,

是 做为父家 长一切 权位 的继承人


与 子 并非 伺类性 质的概 念






在 宗 法 原则 中

,

最重 视与政统 相联 的宗统而 并不重 直系血统 便可 以 收 族

,

因 为 只 要有 宗 的 存 在
,

,

宗族 长 ( 大 家长)
,

庇族

,

举 宗 亦 可 有所 依 托




为了 宗 统的存在
,

在贵 族 层 中


兄 弟可 相 为
,

长幼 之节可 以不顾


如鲁 阂 公 八 岁 而 死

其兄 嘻公 为 之 后
,

”,

昭穆 之 位 不 能 乱

位 次 禧 当 居 阂后 之上
,

而 鲁文 公 二 年 于 太 庙 谛 祭 时
,

却 跻 嘻公
,



”,

即把 嘻 公 鬼位 升 在 阂 公
“ ”。

这是不合 宗 法之礼的
,

故《 春 秋 》大 书 其 事
,

《 左 传 》以 为 逆 祀

阂 公 为 无 服疡


及之 人

其 无子

,

但 还 称其 日 父 日 祖
。 。

并不 究其早 夭而无 成为人 父之道 后 的意义并 不是亲 子的含义
,
, ”
,

这 就是 宗 法

制度 的 尊 祖 敬 ( 重 ) 宗 而 明 继 统 之 义 宗的政 治与宗族等 权位的 人 子 的理 论 立 子
, “



是后 嗣即后继 其


既为 其 后



则 当 以 子 礼事 之


,

这就 是

为 其 后 者 为之






这 正是 宗法社会 中政统与 宗统


国 与 家 一 致性



相 联 系 性 的 表现




须 有 一定 程 序
,

,

要 经 过 宗 人 或 上 一 级领 主 贵 族 认 可


如 赵 括 为赵 氏宗
把 赵 氏 田 邑交 给 了

晋君 杀之

赵 氏便 绝 了 宗

赵 朔 子 赵 武 ( 赵 盾 孙) 随 母 畜 宫 中
, 1号 西 汉 墓 》

,

?
.

扬 州 博物 馆 《江 苏 仪征 胃 浦 1 0
?

:

19 8 7 年 《 文物 》 第I





吕 6

商鞍 变 法 后 秦 的 家 庭 制度

祁奚



后来


,

韩厥 言于 晋侯 日

:



成 季 (赵 襄 ) 之 勋
, ’ 。

,

宣 孟 (赵 盾 ) 之忠

,

而 无后

,

为善 者

其惧 突 括被 杀 族长 )
,

“?

… 乃 立 武而 反 其 田 焉 ?
,

有 赵 武在
,

,

怎 么 说赵 氏无







呢 了 这 是 因 为赵

,

赵 氏失 去 宗 子 ( 宗 后 )

田 邑被 收

而 赵武 又未经 晋公 室确认 为赵 氏宗子 ( 宗


故 言无 后
,



” 。

待 晋 君 立 赵 武 为 赵 氏之





”,

确立 赵宗


,

赵武就 成为合 法的赵


氏宗族长

也 就 成 为 赵 氏族 人 一 切 政 治


经 济 权位 的 掌 握 者
,

在 宗法社 会只有 贵族


统 治者才必 须立后

而 一 般劳动 者
,

被 统治 者 无重 位 可 传
,

则不 需 要 贾 攻货 ?
’ ,

亦 不 容许 立





因为




凡 民 自七 尺 以 上

属诸三 官

农 攻粟

,

工 攻器

,

,

他们 是 世 袭 的
所 残余 的只是
,

劳动 者

随着 宗 法 社 会 的 解 体


,

宗 子制度 不存在 了
:

,

立 后 的界限 已 被打破
,

,

后 的形式 和观 念
,





秦 简 《法 律 答 问 》




士五 〔 伍 ) 甲毋 ( 无 ) 子

其 弟 子 以 为后


与同




而擅 杀 之 小 宗之 别 孟子 说
: “

,

当弃市



这 条 材 料 透 露 了 当时 社 会制 度 的 重 大 变 革 消 息
“ ” 。

秦不但无



,

且 普 通 庶 民 皆可 立 后
,

这 也可 以说是 一种







已 下 到了 庶人 的现
“ ” 。





不 孝有 三

无后为 大





秦 简 《日 书 》屡 言造 宅 筑 室 等 不 当 可 招 致 绝 后


可 见 求 后 和 耽 心 绝 种 已 成 为 当 时庶 民 百 姓 的 普 遍 社 会 心 理
断 独擅普及 到民 间 立




后 由宗 法 贵 族 统 治 者 垄



,

这 正表 明宗法 制度 的灭 亡
,

,

小 私有 者 个 体 小 家 庭 的 普 遍 兴 起 与 独
,



后 制是 私有制 的产 物

,



小 家 各有 私 财 而 独 立

。 。

故人 皆欲 求 后 而 传 之



这 是一个

真 正的 各亲其 亲
从 原 则上说
,

各子其 子 的时代 这 时 人 皆可 求 后
,

但 由于实 行家 产诸子均 等共承 制

,

所 以 一 般情况
,

下 则 无 明 确 指 定 何 者 为 后 的 必要 位的 继承 续 户
。 ,

只 有在 下述特 殊情 况下才 发生 明确后 的问题
,

如爵

不能 均分
,

,

须 由一 人承 之


故 须立 后



这 种 爵后 的 确 立 还 须 经 过 一 定 手






或经官府 许可 其家产


或 到官府 备案
,

这 就是 秦 简 所 谓


官其 男 为 爵 后






再如 无 子 绝

,

祭祀 无人承 嗣

故须立后

此制 相沿至 今

( 三 ) 家庭祭 祀制 度

在 宗法社会

,

祭 祀 和 主 祭是有 严 格 的 身 份 等 级 规 定 的




在 宗族
《 仪礼
,
?



家庭 中

,

对 于人
: “

鬼即 祖 先 神的 祭 祀


主 祭权操 在 宗子之手
,

,

他 人不得 染指



丧 服 传》

野人
,



:

父母 何算焉



都 邑 之 士 则 知 尊称 矣


大夫 及学 士 则知 尊祖矣
,

诸 侯及 其 太 祖



子 及 其 始 祖 所 自出



照 此规 定

,

下 等人是 无权 追祀先 祖 的
” 。

野人 连 父 母 也 不 敬
,

无 权去敬



这就 是 礼 不 下庶人
,



就是 在贵 族层


,

在宗子 出走的 情况 下
,

— 庶子 无爵
,


,

亦 不得在 宗庙 主 祭

只 能临 时为坛 望祭 于墓


按照 宗法要 求
?
,

尊祖 是 必 须 的

而 尊祖

的重要 表现 手段就是 祭祖
? ? ?
《 左 传》 成公 八 年


然而



庶子不 祭



祭祖 权



主 祭 权却 只 有 宗 子 才 能 把

《吕 氏 春 秋
《 礼记
?

?

上 农》




大 传》

.

一 一



挺 怂

因之




.

- -

-

一 一
.

,

一 - 一 - — 一一 一一一 族 人 欲 尊 祖 也就 只 有 团 结 起 来 去 尊 敬 服 从 那 个 握 有 主 祭 权 的 宗子 了

~


~





,

~







- 一


-



-





尊祖 故敬 宗



的道理



至 战国尤其在秦
,

,

宗 子 独 占 家庭 祭 祀 权 的 格 局 被 打 破 了




,

送就


这 与宗法 制度 的破坏 秦 简 《日 书》知
,

宗 族大 家 庭 的 分 解

个体 小家庭 的勃兴的历 史是相 一 致的

” ,



每 一 独 立 小 家 庭 都 有 自家 的 祠 木
,

都 可 独 立 祠 祀 自家 父 母
”,

,

宗子 主

祭权不 见了
先人 的 良 日



尤其俏得 注意


见 于 《日 书 》 的只 有 祀父母 良 日
,



而 未见祠祖 父母 以 上



石 来祖孙 代层间情 感 已较淡 薄


这 反 映 了家 庭 多 及 早 分 析 为 两 代 层 小 家

庭 的 社会 现 实

在宗法制 下的祭礼 中


,

有 一 种尸 礼
,



在 祭祖 时

,

要有 人扮作 王 父 形 象


,

这 叫做 还 有一 种





(常 以
“ ”



孙 为王 父尸
,



( 巧

由他 来 代 表 所 祭 人 鬼 (祖 ) 散 享 祭 献
,

祭之 末

,

叫 做 饺 的 仪式

即 由尸 食鬼神 之余 物
,

再 由与 祭 者 食 尸 之 余


,

其 义蕴在 于表示 祖 先


按 受 了 子孙 后 人 的 献 礼 而废 灾
,


又普施 惠赐福 于 后人



这里充满 融洽和谐 的情趣
王 母为 祟



尸 礼至 秦

荣 《日 书 》 反映

,

世间颇 多 工 父 为祟


,







父 母 为祟

” ,

撒给 子 孙病



毛 氛 已 与昔 川 大 不 同
,

这 种鬼神 意识的产生 实脱胎 于现实社会 中祖孙 父 子 问的 矛
,

幼 冲突关系

正 反 映 在新 的 小 家 庭 制 度 下
,

血 缘 宗 亲 情 感 的 冲 淡 与 利 害 关 系 的突 出
适士二祀 ;
” ,



周礼规 定
立户
,

天 子 七祀 ;
《日 书 》透 露

诸侯 五祀;
,

大夫三 祀 ;


庶士庶 人只 立 一祀


,



或立灶



秦 普通百姓 则
,

祠五祀

祠室


,











行 份且 )





庶 人 一 祀 的 界 限 早 已 打破


这 反映 了 个体小 家庭的真正 独立
” ,

自由 性 增 强 的 社 会 唯福 是 司
,

现实

《日 书》中 尤 其 突 出 了 祠 行 良 日




还有祝语 日

:



毋王 事


,

,

勉饮食

,

多投福 大
,



此正为 多王事 行役之苦 的个体小农 百姓而设 辞
,

小 家庭独立
,

人 口 流 动性加

出 门远 行 成 为 小 民 常 事

曾 为 贵 族 统 治 者所 独 占的 行 道 之 祭 礼 ?

亦 下庶 人



”。


秦 是 中 国 古 代 史上 父 权
通权 力
,




秦 的 家 庭关 系


家 长权

夫 权的低谷 时期



秦 父家长 只 有一 些 有限的普


在 一 般 情 况 下 并 不 表 现 为 一 个 对 内 拥 有 绝对 支 配 权 的 统 治 者


在 不 同 时期



不 同 性 质 家庭 中其 地 位 则 有 所 不 同

秦有






种 擅杀
,









凳 其子
,



” “ ” 臣妾 的 主 ?
,



这 是旧 隶子 弟 奴主 父家长 残余





,

不但是 极少数


而 且 处 在 迅 速 消亡 中

主要 存在 于


商 软 变 法 之 初 及 其 后 不 久 一段 时间 内 迁
” 、

以后秦 立法禁 擅 杀

规 定只能
,

渴杀

” 、







渴鉴



其子

,

进 而 又 明 定 杀 子 有罪

秦 简载有 治杀子罪五条


或黔 为城旦春 或
,

弃市



传 统 的 奴 主 父 家 长 杀 子 的 淫 威 在 商 鞍 变 法后 不 久 即被 禁 止
《 礼记
《 苟
?

秦《 日书 》反 映



? ?

祭 统》





?

礼 论 》云

:

‘。

道 及 士 大夫






《 礼记

?

祭法》 规 定 大 夫 适 士 皆 得祭 门 及 行

:





庶 人 只 可一



.

无 祭 行 道子 电 之权



忿 吕

秦简 《 法 律 答 问》

商 鞍 变法后 秦 的家庭 制度

_

__

认犯 忌 而 致 伤 子 妇 尚 且 普 遍 为 时 人 所 忧
动者 家庭所 为


,

可见

,

杀伤 子 者 断 非普 遍 现
,

犷 尤 非个 体劳
,

在 充 斥 于 整 个 社会 的 新 兴 个 体 直 系 小 家 庭 中


虽有 父家长之 名义
,



其性质 则与 上述 主 类 家长迥 异 富
,





这类个 体 家庭 中
,

,

父 因年 长

生 产



生 活 经 验丰
,

必 然 负 起照 理 家 业



扶老 携幼 的义务


而 并 非 对 家 庭 亲 属 成 员 实 行 家长 统 治



各成 员 间 一 般 是 和 睦 相 处
大致 说来
,

秦不 存在父 家长 的霸权



因为分 户政 策以及 生 分










出赘 之 俗
,



,



使 父 家 长 对 家 庭 的 管 理 权 力 不 能 长 期 集 中把 握 关 系突 出 存



父子异 居别业
,

,

财权 分明

经济 利害

,

甚或




借 父 握锄


,

虑有 德色 反对


;

母取 箕帚
” ,

立而 淬语

” ,

父 家 长 权威 荡 然 无 遂 使父 家 长 毫 无 威


秦立


首 匿 相坐
” “

之法
”,

,

父子相 隐

提 倡大义 灭亲


,



由 相隐
“ ” ,

到 相告

这 是 家庭 内 人 际 关 系 上 的 大 变 革


,

秦 人 与 孝 惮 甚 为 隔膜
:



时也讲 孝
于父权


但 要 求 的 却是 父 慈 子 孝 的 双 边 对 等 关 系
“ ” ,

而并 非使子 女无 条件地 属从

秦把 孝佛列 入 六 虱
” ,


主张弃 而不用





《 苟子

?

性 恶 》指 出
,

秦人




从情性



安 悠唯 二 慢 于礼 义
对独立 人格


不 如 齐 鲁之 孝 具 敬 文
,

秦摒 弃 传统孝道
,

使子 辈具 有 一 定 相 君主集 权专

终秦 之世

在 家 庭 中父 家 长 专 制 统 治
,

一般 说是不 存在的
,

制 并 没 有 同父 家 长 统 治 联 系 起 来
强 调 的 是 家 内相 互 司 察
,

韩 非的 家庭理 论 ?


并 未被秦采 纳



秦 的 传统 国策

而不是 父家 长专 制其 家

秦 的集权专 制统 治是发端 于家 庭 内


外的互保 牧 司
同父子



,

而不 是建立 在父家 长专制 其家 的基 础上


琅邪刻 石云

:



以 明人 事

,



此语 真谛从 未为 人 参透
,

其实


,

这 里所 明





的社会 家庭人 事原 则正是父 子


合 同对等关 系 保
” 、


而非父 权专制 其家
” ,

这 是 秦 家 庭 理 论 与政 策 的 光 辉 点


强调



六亲相

合 同父 子


正是 从不 同角度 否定 了 传统 的父 家长专制 统治
,

战国

秦 是 妇 女 解 放 的 时期
。 、

那 时 妇 女 所 具 有 的 自 由与 权 力 远 比 前后 时 代 为 多
,




秦 自商 鞍 变 法 后 尤 其 如 此 军
,

战 国特 别 是 秦 的 妇 女 从 业 范 围 极 广
,

农 业 中是 重 要 方 面

其 他尚可 为工
:

商及 巫 医

参与 守城 和运输 等 摇役 活动


在 家 庭 中 也 有 一定 数 量
,

私产 二男

一为 陪嫁 物

,

另 一种是在 夫家 的
,

私积 聚



?



夫妻 关系近 乎平等

其时女 更嫁

,

男娶 二婚 之妇乃 社会 常事

并不 为人 轻贱





在 宗法理 论 中以及 宗法社会 有 出妇 都 是因 为违犯 了宗 法原则 新 的社会家 风

。 。

之道



“ ” 汉儒 又总结为 妇女七 出 ?
,

,

这 七条

秦 重 在 鼓 励 和 支持 成 年 男 子 独 自成 家 立 业
,

因此 而 形 成 了



《 日 书》 反映
”;

秦 人 所 普 遍 耽 心 的 最 大 家 庭 灾 难 是 取 妻不 终






两寡





兀 若弃

” 、



弃若 亡

所 倾 心 仰慕 的 是 夫 爱 妻


” 、



妻 爱夫

” 。

可 见秦 人普遍 的社会心
,

态 乃 是 迫 求 建立 一 个 夫 妻 恩 爱
? ?
《 韩非 子
?

永 恒巩 固 的 家 庭
,

,

而 不是 丈夫对 妻子 的统治
三者 顺 则 天 下 治
” 。 ,

也容不
,

忠 孝 篇》


:



臣 事君

子 事父

,

妻事 夫
:

,

三者逆则天下 乱

此天

下之 常道 也
《 韩非 子
?



说 林上 》云
?

:



卫 人 嫁 其子 而 教 之 日

必私 积 聚

《 大 攘礼 记

本 命》



.

9 台


-


:




一-









基 于 小 农 个 体 家 庭之 上

还 是 统 治 者 都是 绝 对 必 须 的


生 了 政 府 对 婚姻 和 家 庭 关 系 的 干 预 政 策 与 措 施

才是合 法的 性
,

夫 一 妻小 家 庭 的 稳 定 步 耐



” 。
。 。

以顺 为 正 的 妾 妇 之 道 , o 《 ’ 易



这 正 是 这 种 时代 要 求 的 理 论 反 映

因 而 求得 一 绝 对 稳 定 的 小 家 庭 以 为 生 计 之 本


?

序卦 》




夫 妇之 道

中 国 向 以农 业 立 国

反 对夫妻 无 原 则 的 离 异 也 就 成 为 秦 政府 的 急 务


秦 简透 露


一 一
,

不可 以 不 久 也
,

,

故受之以

战国



秦 时社会 又 始 奠
,


,

不论对 人 民
,

这 便产

,

只 有 得 到 官 府 证 许 的 婚姻
,

如 此强调 官婚

,

便 使婚姻 更加 规范化


严 肃化


因 而 增 加 了离 异 的 困难
,

有 利 于 个 体 小 家庭 的 巩 固




弃 妻不 书

” 、



去 夫 亡 都 是 犯罪
,

这都着 眼于保 障一

秦 一 定 的 夫 权 还 是 存在 的


然 而 未 达 到如 前 后 时代 那 样 强 烈 地
妻 悍 夫 殴 治之




夫 信 妇 贞 是 对 双 方 的 平 等要 求





秦律规 定
,

: “

决 其耳等


,







”,

其 处理与 斗决 人耳 的社 会犯罪 相 同
,

可 见 丈 夫 并 无 殴 打 妻子 的 法 权

秦 是 个 体 小 家 庭 定型 化 时 期 的 亲 属 集团
,

所 谓 定 型 化 是 指 它 不 仅 做 为 一 个 具 有 一定 血 缘 关 系
,

而 且 成 为 一 个 最 基 本 的 社 会 组 织 细 胞 ; 在政 治 上 得 到 了 国 家 的 承 认
;



户 籍的最基 本单位

在 经 济 上 成 为 一 个 耕 织 结合 在 一 起


,

自给 自足 的 独 立 经 济 实体 ;
,

在 社 会 伦 理 上 又 是 一 个 充满 天 伦 之 乐 的 小 天 地 本 的 物 质 和 精神 生 活 的 满 足
。 。

在 这 个 小天 地 中

人 们 可 以 得 到最 基

秦 个 体 小 家庭 制 度 的 确 立 和 巩 固

,

是 社 会 生 产 力发 展 的 必 然 结 果

,

同 时 也 符合 社


会 生产 力发展 的要求

秦 新 兴 一 夫 一 妻 制 个体 小 家 庭 的 积 极 作 用 应 予 以 充 分 肯 定
,



一 对夫 妻 为 核 心 的 小家 庭

男耕女 织
,

,

构成相 互提携 力最顽强 的小圈子
,

,

家庭 成 员间 朝夕艰苦从


在生 产劳动 中 彼此毫不 攀 比 事


生 产 积 极 性 高涨

父 子戮力

,

相忍 饥 寒

,

勤俭持 家



艰 苦 奋 斗 良好 民 风 的 形 成 与 自力 更 生 个 体小 家 庭 的 训 练 是 分 不 开 的


个 体小 家 庭 做 为 社 会 生 产 的 社 会 组 织 形 式 其 作 用 不 可 低 古
互依存 性最 强
,

直 系 个 体 小 家庭 成 员 间 相


血缘 关 系 简 单

,

彼 此 亲 合 度 达 到最 高 点


,



家 长权



夫权 降到最低




,

因而也是 最稳定的 一 种家庭 形态
,

过 去 那 种 表 示 贵族 大 家 长 特 权 的 唇






报等

家庭制度

被 直 系 个 体小 家 庭 一 扫 而 光 了
,

独 立的



同时也是 分 散而孤 立的个体 八家
,

庭 成 为 社 会 政 治 的 出发 点

在 一 定 范 围 内 的 家 际 关 系 也 由原 来 的充 满 血 缘 情 感
,

而变

为 浓 重 的地 缘 社 会 政 治 色 彩

族类 意识淡 薄




这 是 社 会政 治 进 步 的 表 现




个 体 小 家庭
,

为 国家 租 赋 摇 役剥 削 提 供 了 最 广 泛

也 是最 稳 固 的 基 础
, “

宗族
,



大 家 庭 的解 体

个体

小 家庭 的 发 展 放


,

家 庭 成 员 的个 性增 强 了


自由 化程 度 高 了

妇女得到 了很大程度 的解

,

从 战 国 士 民 阶层 的 兴 起 到 陈 胜

昊 广 王 侯 将 相 宁 有 种 乎 新 的 社 会 意 识 的 出现
, 。

再 到 小 农 个 体家 庭 出身 的 刘 邦 成 就 为 中 国 历 史 上 第 一 个 庶 民 天 子 的


实为 中 国 古 代 史 上
:

大变 局



这 与 小 农 个 体 家 庭 的 发 展 是 直接 关 联着 的
19 3 ,

(责 任 编 拜
〔 作 者 张金
.



超)



,

年生

,

山 东 大 学历 史 系副 教授 〕



90

.


相关文章:
选修1第一、二单元综合测试
下图是秦墓出土的武士斗兽纹铜镜,表现了商鞅变法后秦人形成的 A、法制意识 B...商鞅变法强制推行一夫一妻的小家庭政策,主要是为了 A、革新中国婚姻制度 B、...
商鞅变法-秦国的崛起-导学案(上课用)
举上述材料一例说明商鞅变法后阶级关系的变化。 探究...(4)变法触动了旧贵族的利益,遭到他们的强烈反对;...商鞅变法有利于君主专制中央集权制度的形成。 探究一...
商鞅变法与秦国(朝)崛起与灭亡的历史必然性
商鞅变法主要内商鞅变法与秦朝崛起、灭亡的关系 商鞅变法和统一六国之间相隔...秦朝封建专制制度的产生,是在商鞅 变法基础上出现的,实际上是商鞅变法后所...
高二年级半期考试历史试题卷
近年来在秦墓出土了大量的武士斗兽纹铜镜,表现了商鞅变法后秦人形成的 A.法制...这项制度根据土地的贫瘠和受地者的需要将土地分配给 个人及其家庭。 ”材料中的...
【人教版】历史选修一:2.2《“为秦开帝业”-商鞅变法》课时作业及答案
——张金光《商鞅变法后秦的家庭制度》 材料二 “民有二男以上不分异者倍其赋” “令民父子兄弟同室内息 (休息、居住)者为禁” “始秦戎翟之教(当初,秦国...
历史选修一专题一——专题四习题
右图是秦墓出土的武士斗兽纹铜镜,表现了商鞅变法后秦人形成的 A.法制意识 B....商鞅变法强制推行一夫一妻小家庭政策主要是 ( ) A.革新中国婚姻制度 B.增加...
商鞅变法试题
商鞅变法强制推行一夫一妻的小家庭政策,其主要目的是为了 A.革新中国婚姻制度 C...虎地秦墓出土的武士斗兽纹铜镜,表现了商鞅变法后秦人形成的 材料三 及秦孝...
第二单元 第2课
②制订秦律 推行一夫一妻小家庭政策,父子及成年兄弟...3.商鞅变法中堪称我国两千多年封建官僚制度开端的是...6.商鞅变法的法令公布后,生活在咸阳附近的某农民...
选修1第4课
强制推行一夫一制小家庭政策, 规定凡一户之中有两...历史意义: (1)经济上,从根本上确立了土地私有制度...是秦墓出土的武士斗兽纹铜镜,表现了商鞅变法后秦人...
商鞅变法
封建制度的确立适应了生产力的发展 B.各诸侯国为在争霸中取胜重视发展社会生产 ...下图(图略)是秦墓出土的武士斗兽纹铜镜,表现了商鞅变法后秦人形成的 A.法治...
更多相关标签:
商鞅变法与秦国的崛起 | 商鞅变法对秦国的影响 | 秦国商鞅变法 | 商鞅变法与秦的强盛 | 商鞅变法后的秦国 | 商鞅变法前的秦国 | 商鞅变法之前的秦国 | 大秦帝国商鞅变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