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课程 >>

开眼看世界


【开眼看世界】上海纽约大学开学典礼 美方校长宣战中国教育
8 月 12 日, 上海纽约大学举行首届新生入学仪式。 曾任密歇根大学法学院院长、 康奈尔大学第 11 任校长的美方校长杰弗里· 雷蒙用了近半个小时致辞, 其核心内 容就是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学生将在上海纽约大学接受什么样的教育。

“我们的目的不是要给你们我们的智慧,不是要给你们我们的知识,也

不是要 告诉你们某个正确答案。”雷蒙不由自主地挥着手臂,“创造者、发明者和领导者 不可能靠背诵和记忆别人的答案来创造、发明和领导。他们必须掌握为旧问题给 出新的、更好的答案的能力,必须掌握能及时发现旧答案已经不合时宜的能力, 因为世界是在不停变化的。”

雷蒙告诉这些敢于“放弃那些别人梦寐以求的名校,而选择来帮助建设这所刚 刚成立的大学”的年轻人,上海纽约大学要把他们培养成“出色的学习者,对事物 充满好奇,并且懂得如何去加深自己对事物的认识”,培养成“有创造力的世界公 民,能在不同文化不同背景的人群中游刃有余”。 雷蒙说,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老师们会不断向学生提出非常难的问题,而这 些问题并没有标准答案,“我们会教你们怎样发表精深独到的见解,同时,你们 也会看到别人用同样精深同样独到的方式给出完全不同的答案。当然,你们也会 发现有些答案是错的——提出全新的见解并不一定表示你具有创新精神, 未经深 思熟虑,不源于诚实和严密的思维的答案是经不起推敲的。” 雷蒙用了俞立中举过的例子来说明问题——学生应该怎么称呼校长?“雷蒙 校长?Jeff?雷蒙教授?老雷?”而其实在雷蒙看来,并没有标准答案,因为学生 不需要用一个统一的称呼来叫校长。 但雷蒙却指出了错误的答案——“喂, ”“雷 你! 蒙老头!”雷蒙说,选择什么样的答案会体现出学生的某些特点,而老师也会根 据答案对学生作出评价与判断,“即便你取巧地叫一声:?你好?,然后开始和我讲 话,我也会根据你的这个选择来作出我的判断。” 雷蒙指出,现在很多学生都在学习怎么掌握标准答案,而在上海纽约大学, 老师则要教学生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法来处理问题,“教你们如何去判断问题的 重要性、表达的准确性,教你们辨别答案的对与错,让你们了解选择某一种答案 所产生的结果,最终让你们学会如何去作选择并承担后果。” 雷蒙告诉学生们,在上海纽约大学,要花非常非常多的时间来学习怎么去运 用“这取决于”这句话,比如“这取决于这样的观点”,“这取决于这样的观点,但我 觉得另一种观点更理想。”他又用了一个实际的问题来练习,上海纽约大学的第 一届学生到底是 2013 级还是 2017 级?有意思的是,在他背后的展板上,中文 写的是“热烈欢迎 2013 级新生”,而英文则是“WELCOME CLASS OF 2017”,因 为中国的大学一般用入学年份表示年级, 而纽约大学则一般用毕业年份表示年级, 雷蒙只是想说明,这和之前如何称呼他的问题一样,没有标准答案,只是必须要

在所有可能的答案中作出选择,并承担相应的结果,“当我们作选择的时候,我 们要谨慎于我们的观点,并善于使用?这取决于?这句话。” 雷蒙说,在全球化的今天,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让来自不同文化的观点 和谐共存,而很重要的就是要能抵挡得住两种自然而然的情绪,一是“逃避”,二 是急于得出结论——宣称某种观点是正确的,而其他的是错误的。 说到“逃避”, 雷蒙又回到“这取决于”, 因为当一个人逐渐学会说这句话的时候, 常常会倾向于说:“这取决于你的观点,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观点,我们尊重所 有的文化,所以没什么好多说的。”但在雷蒙看来,这其实是一种逃避,因为回 避了一个事实,就是文化是与时俱进的。他告诫学生们,要学会避免这种逃避的 情绪,“这所学校为你们提供了尽量多的机会去接触不同的文化。每一天,你们 都不仅能见证文化的不同, 更可以了解产生这种差异的缘由。你们可以探讨不同 文化的不同观点是否合理, 你们要学着用包容、恭敬和欣赏的态度来对待这些差 异。 最终学会怎样去和别人分享你们的观点和意见, 哪怕无法达成完全的共识”。 雷蒙给学生们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你们要担当起领导和服务谁的责任?”同样, 这个问题也没有唯一的标准答案,但他指出会有错误的答案,那就是“我只服务 我自己和我的家人”。 注:上海纽约大学首次招生 295 名。这 295 名学生中有 150 名来自中国的 10 个省市,另外 145 名国际学生则来自美国、德国、俄罗斯、巴基斯坦、印度、 波兰等 40 个国家。目前中国大陆学生申请需参加高考且通过一本线,同时需参 加校方面试。非大陆生源按照纽约大学通用申请程序申请。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