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力/水利 >>

中国是否签署鹿特丹规则广受关注海仲裁决得到


2009-12

海仲简报
示范条款 “凡因本合同引起的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任何争议,均应提交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 按照申请仲裁时该会现行有效的仲裁规则进行仲裁。仲裁裁决是终局的,对双方 均有约束力。 ” Model Arbitration Clause: “Any dispute arising from or in connection with t

his contract shall be submitted to China Maritime Arbitration Commission for arbitration which shall be conduct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ommission’s arbitration rules in effect at the time of applying for arbitration. The arbitral award is final and binding upon both parties.”

○要



1、海仲代表团参加第十七届国际海事仲裁员大会 2、海仲与德国海事仲裁协会签订合作协议 3、海仲代表团访问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并召开业务交流会 4、 交通运输部救助公约和标准救助合同研究可行性报告审查会在北京 召开 5、第七届中国海商法协会海商法国际研讨会在上海成功举办 ○中国是否签署鹿特丹规则广受关注

○海仲裁决得到美国法院执行的最新判例
○美国法院作出的关于适用 Rule B 的最新判例对海事扣押及

海事仲裁产生的影响
1

○ 要 闻

1、海仲代表团成功参加第十七届国际海事仲裁员大会

2009 年 10 月 5 日至 9 日,海仲副主任于健龙率海仲代表团 11 人参加了在德国汉堡召开的第十七届国际海事仲裁员大会。代 表团成员包括海仲及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海事法院、上海 航运交易所、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广州文冲船厂有限责任公 司、大连海事大学的代表。 在第一天的主题会议上,于健龙副主任做了题为“中国海事 仲裁最新发展”的发言,介绍了中国近三年海事仲裁案件的受理 审理情况、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仲裁的司法解释以及海事调解的最 新发展。于健龙副主任还应邀担任“如何提高仲裁员素质”专题 讨论会主持人。 海仲代表团此次共提交五篇论文并做会议发言。海仲上海分 会蔡鸿达秘书长做了“从行政海事调解到民间海事调解——上海 海事调解中心介绍”的发言。大连海事大学初北平教授做了“国 际仲裁中权利转让与破产法律问题研究”的发言。大连海事大学 郭萍教授做了“论《纽约公约》裁决的执行及完善”。此外,海 仲技术专家第一次应邀出席大会,资深仲裁员雷海先生在大会上 做关于安全港口的报告。与会的其他国家代表对海仲代表团的发 言反应热烈,对中国海事仲裁的发展表示极大关注,对于海事仲
2

裁和海事调解相结合的模式给予了积极评价。 国际海事仲裁员大会是世界海事仲裁界最重要的会议,每两 年举行一次,是各国海事仲裁员、海事律师及航运界人士相互交 流的重要平台。海仲代表团通过此次参会,了解了业界的最新信 息,宣传了中国海事仲裁,并与各国代表深入交换了意见。这对 于加强海仲与世界各主要海事仲裁机构的联系与沟通,扩大海仲 在国内外的影响,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经大会执委会讨论决定,第十八届国际海事仲裁员大会将于 2011 年 9 月在加拿大温哥华举行。与会很多代表都表示希望中国 能尽早承办一届国际海事仲裁员大会,以使他们更多了解中国海 事仲裁以及航运事业的发展,促进中国与国际海事仲裁界的合作。 2、海仲与德国海事仲裁协会签订合作协议 2009 年 10 月 9 日,藉第十七届国际海事仲裁员大会在德国汉 堡召开之际,贸仲委副主任兼秘书长、海仲副主任于健龙与德国 海事仲裁协会(GMAA)主席 Dr. Friedrich Strube 在汉堡签订了 两机构间的合作协议。 GMAA 由德国汉堡和布莱梅的航运贸易界人士及海事律师于 1983 年创立,其简单明了的程序规则和适中的仲裁费用受到业界 的普遍好评。Dr. Friedrich Strube 是德国著名海商法专家,在 国际海事仲裁界内享有盛誉。他多年来关心和支持中国的海事仲 裁事业,GMAA 也一直和海仲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曾经联合采用
3

调解和仲裁相结合的方式解决中德双方的海事争议,为中德经贸 海事仲裁合作打下坚实的基础。随着中欧航运贸易的不断发展, 两个机构经商讨决定签订一份合作协议以适应新的经济形势和仲 裁环境,以共同促进两国海事仲裁事业的发展。 根据合作协议,双方机构将在向当事人提供服务、信息共享 和人员交流方面进行多方面、深层次的合作,特别是进一步加强 调解和仲裁相结合的合作。 相信在该合作协议框架下, 海仲和 GMAA 的合作将更为有效、务实,并进一步推动中国海事仲裁事业在世 界范围内的发展。

3、海仲代表团访问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并召开业务交流会
2009 年 10 月 12 日,海仲副主任于健龙率海仲代表团访问斯 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并召开业务交流会。 中方代表团成员包括海仲及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海事法 院、上海航运交易所、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广州文冲船厂有 限责任公司、大连海事大学的代表。瑞典方面出席会议的有斯德 哥尔摩商会仲裁院主席 Johan Gernandt 先生及瑞典海事律师、海 商法教授、海事仲裁员等十二位代表。 双方首先介绍了海事仲裁在中国及瑞典的发展情况。于健龙副 主任介绍了海仲的基本情况及近几年的案件受理处理情况。瑞典 海商法协会前主席 Lars Boman 先生介绍了瑞典海事仲裁案件的概 况。随后,双方就共同关心的相关话题展开交流,包括船舶建造 合同争议、租约争议、海上货物运输法(尤其是《鹿特丹规则》、 )
4

海上污染损害等。瑞典 Vinge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Jonas Rosengren 先生和瑞典保赔协会的 Anders Leissner 经理还对伦敦仲裁和斯 德哥尔摩仲裁进行了简单比较。 于健龙副主任指出,海仲作为中国唯一的专业海事仲裁机构, 必须努力学习借鉴国际先进做法,才能使中国的海事仲裁事业走 向世界。于健龙副主任同时对瑞方组织此次活动表示感谢,感谢 他们提供了这次业务交流的机会以及丰富翔实的信息。 通过此次访问,双方扩大了了解,增进了共识,双方表示要 在今后共同努力,推进中瑞海事仲裁的发展。本次访问活动取得 圆满成功。

4、 交通运输部救助公约和标准救助合同研究可行性报告审查会在
北京召开 2009 年 11 月 5 日, 在交通部救捞局会议室召开了救助公约和 标准救助合同研究可行性报告审查会,交通部救捞局宋家慧局长、 丁平生副局长、丛培坤副局长、政策法规司条法处魏东处长等交 通部相关部门领导和同事,以及海仲副秘书长陈波、海协副秘书 长安瑞参会,会议听取了救助公约和标准救助合同研究课题组负 责人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李志文教授的课题研究报告,课 题负责人广东敬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淑洲律师对研究报告 做了补充。与会的各位领导和专家对该课题的研究提出了许多宝 贵意见,课题组表示将根据会议提出的意见尽快开展各项研究工 作,并提出 1989 年救助公约的修改意见以及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
5

(1994)年标准救助合同的修改建议稿等研究成果。 会议达成以下共识: 一、 研究项目立项的必要性 我国救助法律的研究相对其他海商法领域的研究相对落后, 缺乏深度和系统性,尤其缺乏对国际救助法律的最新发展成果的 研究。我国虽然广泛参与了国际海商立法活动,但在国际公约和 国际规则的制定方面仍然缺乏话语权,其主要原因是我们的研究 还相对落后,缺乏主动性和主导性。三年前,国际救助联盟已经 开始考虑对 1989 年救助公约的修订事项,其主要背景是 1989 年 救助公约的第 14 条环境救助的特别补偿条款缺乏可操作性,和对 环境救助的鼓励不够。国际海事委员会在国际救助联盟的建议下 成立 5 人专家小组启动了对 1989 年国际救助公约的修订工作,明 年 10 月在阿根廷召开的国际海事委员会大会上将讨论该议题。会 议认为本研究项目应着重研究环境救助报酬以及如何平衡救助行 业相关利益方利益等核心问题,并提出中国对救助公约修订的基 本态度,积极参与国际救助公约的制定工作。 二、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1994)年救助合同标准格式修订 的必要性 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1994)年救助合同标准格式属于民间 规则,民间规则的制定应保持高度的灵活性,应积极适应形势的 变化而调整,否则将会因为其滞后而得不到采用。民间规则的制 定在充分考虑中国国情的基础上应尽量与国际规则接轨,吸纳相 关利益方的参与,充分考虑相关利益方的权益。1989 年救助公约
6

生效之后,国际上有关民间规则又有了很大的发展,如劳合社又 在考虑对其 2000 年的救助标准格式(LOF2000)进行修订,该修 订将会考虑给予救助合同双方三种选择方案:一是无效果,无报 酬;一是无效果,无报酬加 SCOPIC 条款;一是无效果,无报酬 加环境救助报酬。鉴于国际救助法律和实务的发展,中国海事仲 裁委员会(1994)年救助合同标准格式显然已落后,已不能适应 救助行业发展的需要,需要尽快修订,并且今后应紧跟国际救助 法律的发展,及时调整和修订。 三、对其他问题的建议 会议还对于课题研究提出了其他宝贵意见和建议,如建议课 题组的研究应涉及和澄清以下问题:救助法律与其他法律的协调 和衔接问题;一些基本概念问题,如救助与打捞以及海难救助的 概念及区别;救助报酬数额、强制救助、救助与责任限制、代位 权、撤销权、残油、残货清除等。

5、第七届中国海商法协会海商法国际研讨会在上海成功举办 由中国海商法协会主办,上海海事法院和上海海事大学承办 的第七届海商法国际研讨会 2009 年 11 月 13 日至 15 日在上海国 际会议中心举办。 开幕式由海仲副主任、海商法协会秘书长于健龙主持,中国 海商法协会主席、中海集团总裁李绍德、上海市副市长沈骏、中 国 贸 促 会 副 会 长 董 松 根 、 国 际 海 事 委 员 会 主 席
7

Karl-Johan Gombrii 致辞,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副庭长王彦君宣 读了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万鄂湘的贺信。来自国内外航运、法律、 政府部门、院校研究部门二百六十多名代表出席会议。 代表们共提交了八十多篇论文,共三十九名代表做了专题发 言。会议的热门话题主要有:鹿特丹规则对各国航运和立法的影 响、海事诉讼与海事仲裁、船舶建造合同和融资等。于健龙副主 任在 14 日的研讨会上作了《中国海事仲裁新发展》的演讲,并与 代表们进行了讨论。 本届大会是在国际金融危机、 航运市场低迷的背景下召开的, 国外海商界人士仍然踊跃报名提交论文。国际海事委员会主席、 联合国贸法会法律官员、荷兰鹿特丹规则签约总负责人、澳大利 亚新西兰海商法协会会长、德国海商法协会会长、以及英国、新 加坡、印度、比利时、希腊、日本、美国、朝鲜、波利尼西亚等 国律师、保险航运的代表近 60 人参加了大会,与中国代表进行了 广泛深入的研讨,普遍看好中国海运市场前景。

○ 鹿特丹规则最新发展
由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UNCITRAL)起草的《联合国全程 或部分海上国际货物运输合同公约》(又称“鹿特丹规则”) 于 9 月 23 日在荷兰鹿特丹获得了 16 个成员国的签署。并在之后又取 得了其他 5 个国家的签约,这样,签署国已达到了 21 个。 《公约》

8

会在第 20 个签署国递交批准书的 1 年后生效,但目前包括中国在 内的许多国家尚未加入。 众所周知,中国已成为世界海运发展的主要推动力,中国航 运经济近年来的快速增长及显著成就,确立了中国在世界海运领 域举足轻重的地位。中国海运经济的发展,海事纠纷解决能力的 增强,在国际交流中不间断的声音,都使得国际社会急于了解中 国在加入鹿特丹规则问题上的态度。 由于中国在加入鹿特丹规则上的态度和行动,会影响到多个 国家在签署鹿特丹规则方面的抉择。因此,中国是否会加入鹿特 丹规则,也是近期于上海召开的第七届海商法国际研讨会上最受 关注的话题。联合国贸法会法律官员 Kate Lannan 女士表明了自 己强烈希望中国加入的态度。她说, 占世界 10%贸易量的中国一旦 加入,会有非常明显的示范效应,许多国家会随着中国的加入而 加入,会使得公约发挥其更大的作用。她认为中国现行海商法与 鹿特丹公约相似,均是吸纳了海牙规则、海牙─维斯比规则和汉 堡规则的主要内容,因此,中国加入该公约应属顺理成章。瑞典 海商法协会前主席 Lars Boman 先生称,瑞典政府正采取观望的态 度,如中国和英国均加入,瑞典也不会再犹豫。 英国资深仲裁员新加坡李福泉船长一向关注中国问题并颇有 研究。他表示不赞成中国立即加入,毕竟鹿特丹规则对于中国来 说有着诸多不利之处,进行全方位的评估和审慎的考虑是必要的。

9

出席研讨会的中国商务部代表在中国是否会加入鹿特丹规则 的问题上表示,中国会针对鹿特丹规则是否适用于中国的实际情 况以及加入公约对中国相关贸易领域的影响进行调研和评估,并 欢迎社会各界提出建议,以为最终决定是否加入鹿特丹规则提供 参考。 尽管中国是否加入鹿特丹规则尚无定论,但正如中国贸促会 副会长董松根所言,对鹿特丹规则的讨论很有意义,“我们希望 这种讨论,可以为中国政府未来的决策提供帮助,对世界更多地 认识中国有所帮助。”

○海仲裁决得到美国法院执行的最新案例
根据海仲美籍仲裁员高云(Cohen, Michael Masks)律师提 供的信息:纽约南区法院于 2009 年 11 月 13 日对中国租船公司诉 派克逊海空有限公司一案作出了裁定。本案原告中国租船公司于 2009 年 7 月 17 日向纽约南区法院申请执行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于 2009 年 3 月 31 日作出的, 以本案被告派克逊海空有限公司为败诉 方的仲裁裁决。被告对此提出抗辩,其理由是:2009 年 8 月,被 告已向中国管辖法院申请撤销该仲裁裁决。依据纽约公约第五条 第一款,法院应等待中国法院作出判决后再决定是否执行仲裁裁 决。 纽约南区地方法院认为,当一方当事人已向仲裁地法院申请
10

撤销仲裁裁决时,美国法院应当谨慎决定是否中止执行仲裁裁决 的司法程序,以避免仲裁败诉方滥用权利阻碍裁决得到执行。依 据美国第二巡回法院对这一情况做出的六项原则性指导意见,纽 约南区地方法院最后裁定,被告的抗辩无法律依据,支持原告的 申请,执行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作出的仲裁裁决。

○ 美国法院作出的关于适用 Rule B 的最新判例对海事 扣押及海事仲裁产生的影响

Rule B 的历史背景
Rule B 扣押令是指美国法院依据《若干海事请求补充规则》 B 规则所签发的财产扣押令。其实质是,当被告不在美国法院辖区 时,为了方便原告对被告采取必要的财产保全措施,进而使被告 财产所在地点的美国法院取得管辖权,尤其是为原告将来可能胜 诉的生效的仲裁裁决创造有利的条件,原告可以在被告所在地的 美国法院申请扣押属于被告的财产以使美国法院获得管辖权或者 迫使被告为解除该扣押令对其财产的扣押而向原告提供担保。 在过去的若干年中,究竟什么构成被告的“财产”是一个备 受争议的焦点问题,最引起广泛关注的即被告通过美元电子基金 转账的资金(EFTs)是否构成被告的财产?根据美国的金融系统 的运作方式,所有与美元有关的交易都要经过设立在曼哈顿的若 干银行进行转账,而曼哈顿正处于纽约南区。因此,纽约南区法 院对于审查和执行扣押 EFTs 账户中的资金具有唯一的管辖权。
11

The Winter Storm 案产生的影响 在 2002 年之前,EFTs 中的资金并不视为被告的财产。2002 年,上诉法庭在 the Winter Storm 一案中确立了原告可对被告在 EFTs 的资金进行扣押的原则。 这一转变给原告带来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即使被告不愿在 美国的法庭出现,也不得不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而这样做。由于 银行对被告的账户进行持续不断的追踪,只要被告有资金经过 EFTs 就可轻而易举的被扣押。并且,该扣押的实现只需原告能够 证明:其与被告存在海事争议;被告不在纽约南区法院的管辖区 域内;被告在纽约南区法院管辖的区域有财产或将有财产;该海 事争议不违反任何法令或海事法律的限制性规定。 对 EFTs 的扣押为原告在国外所开始的或即将开始的仲裁或诉 讼提供了担保。由于中国与美国同为纽约公约的缔约国,因此, 美国法院在承认了在中国所作的仲裁裁决后,可以将被告在 EFTs 中被扣押的资金作为执行对象。值得注意的是,涉及到各国相互 承认和执行司法判决的问题则比较复杂,因为美国法院在是否承 认中国法院所作出的判决上有很大的自由度,中国的司法判决在 美国几乎从未被承认(反之亦然) 。因此在 EFTs 中扣押的被告的 资产自然得不到执行。 然而,2002 年以来,对 EFTs 账户中的资金进行扣押亦给美国 司法和金融系统带来很多负面影响。首先,纽约南区法院有大约 1/3 的案件都与在 Rule B 下扣押 EFTs 账户中的资金有关。另外,
12

这样的扣押使美国的银行不胜其烦,花旗银行、美国银行、摩根 银行等均提高了受理的费用标准。摩根甚至将持续不断的追踪改 变为即时的,这使扣押几乎变得不可能。另外,这些扣押使得外 界对以美元为中心的结算体系产生了质疑,进而动摇了美元作为 结算货币的地位。

Shipping Corp. of India v. Jaldhi 案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2009 年 10 月 16 日, 美国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在 Shipping Corp. of India v. Jaldhi 一案中, 推翻了 the Winter Storm 中的裁定, EFTs 将不再视为被申请人的财产。根据这一新的规则,纽约的银行不 再接受任何针对 EFTs 的扣押。

关于 Jaldhi 的裁定是否溯及既往的问题。一些原告的法律顾 问认为,该案不应对有关 Rule B 扣押令的尚未作出裁定的案件产 生溯及既往的效力。然而,纽约南区法院法官单方对 EFTs 扣押的 一系列撤销证实了美国司法系统的一贯原则,即上级法院所作出 的裁定是对下级法院具有拘束力的先例,下级法院有义务对所有 未决的案件适用新法。

关于 Jaldhi 的裁定是否会被美国最高法院推翻的问题。 通常, 关于海事的案件,美国最高法院主要解决美国不同地区法院适用 法律所产生的冲突, 而本案所涉及与 EFTs 有关的法院仅限于纽约 南区法院,因此,不存在其他地区的法院对同一争议作出不同解
13

释的问题。因此,美国最高法院将不太可能再次审理此案。更进 一步讲,美国金融和银行界的利益,以及美元作为国际交易货币 的重要性将远大于航运工业的利益。

毋庸置疑,上诉法院宣告了使用 Rule B 扣押 EFTs 作为财产 保全手段的终结。 由于能否对 EFTs 实施扣押对仲裁申请人是否提 起仲裁至关重要。因此,解除对 EFTs 的扣押将对大量的在国外提 起的仲裁产生重大的影响。失去了对被告财产的有力担保,大量 尚未提起的仲裁将不会被提起,而已提起的则很有可能被放弃。 丧失对 EFTs 实施扣押这个有力的武器给海运界带来了莫大 的震撼。但这并非宣告 Rule B 本身的消亡,Rule B 扣押令作为一 项传统的海事保全措施依然存在,只不过所有的一切将会回到 2002 年 the Winter Storm 之前。

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桦皮厂胡同 2 号 国际商会大厦 6 层 电话:(0086-10)64646688 电邮:cmac@cmac.org.cn 上海分会: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东方路 710 号 汤臣金融大厦 13 楼 1301/1314 室 电话:(0086-21)58200329

传真:(0086-10)64643500/82217766 网址:www.cmac.org.cn 邮编:200122 传真:(0086-21)50810965

14


相关文章:
国际货物运输的世纪条约———再评《鹿特丹规则》
在《海牙-维斯比规则》以及包括我国《海商法》在...某些在实践中普遍存在并广受关注的问题 缺乏明确的...《规则》第十四章)和仲裁制度 ( 《规则》第十五章...
《鹿特丹规则》的评价与展望
中国海商法年刊 鹿特丹规则》的评价与展望 司玉琢 ...选择法庭地和仲裁地,且运输合同中的管辖或仲裁地点,...由其自己决定是否签署、 批准、接受、核准或加入该...
鹿特丹规则中文版PDF2WORD
鹿特丹规则中文版PDF2WORD_法律资料_人文社科_专业...人和市场获得新的准入机会,从而对促进国内, 国际...(c) 并且 (d) 准据法准许该人受该仲裁协议的...
更多相关标签:
仲裁员签署声明 | 鹿特丹 | 沈阳万科鹿特丹 | 鹿特丹斯巴达 | 鹿特丹港 | 鹿特丹旅游攻略 | 鹿特丹大学 | 万科鹿特丹花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