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农林牧渔 >>

民族生态学论文美国苏联俄罗斯论文学科比较论文


民族生态学论文美国苏联/俄罗斯论文学科比较论文民族生态学论文美国苏联/俄罗斯论文学科比较论文

美\苏两种传统的民族生态学之比较
【摘 要】本文从理论渊源、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和学术影响上 对美、苏两种传统的民族生态学进行了比较,认为两者虽然都诞生 于民族学或人类学界内部,从事研究的也主要都是人类学家或民族 学家,但却有着较大区别。两者之间的根本差别在于前缀“ethno-” 意义的区别。苏联/俄罗斯的“ethno-ecology”前缀“ethno-”仅 表示着与 “民族” (ethnos) 相关, 而并不像美国的 “ethno-ecology” 前缀“ethno-” ,其意思乃是“文化持有者的内部眼界” ,是一种主 位的对人与环境相互关系的研究。 【关键词】民族生态学;美国;苏联/俄罗斯;学科比较 民族生态学是一个跨学科的学术领域,吸引了来自民族学、生态 学、植物学以及其他学科的学者参与到其中来。在中国,民族生态 学的发展还比较滞后,存在的理论盲点亦比较多,如国内学术界在 学理上对美国传统的民族生态学(以下简称“美国式民族生态学” ) 与苏联传统的民族生态学(以下简称“苏/俄式民族生态学” )之间 区分不够,因此难以整合来自两个不同学术传统的学者,从而影响 到整个学科的健康、快速发展。美国式民族生态学是在人类学界内 部发展起来的,后来才影响到其他学科,从而扩散成一个庞大的学 科;而苏/俄式民族生态学虽然也是由民族学家提倡,但它属于民 族学和人类生态学的交叉学科,是针对民族地区进行的生态学研 究。因此,两种传统的民族生态学虽有一些相同之处,但相异之处

又颇多。本文从理论渊源、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和学术影响上对美 苏两种传统的民族生态学予以比较,希望能为学科发展略尽绵薄之 力。 一、理论渊源 理论渊源最能说明一个学科的属性,因此历来学科史的回溯都是 指引一个学科发展的必要工作。美苏两种传统的民族生态学虽然都 诞生在人类学家(民族学家) 手中,但由于在理论渊源上有所区别, 才导致了它们之间异同共存的现象。 在美国,民族生态学的诞生有一个发展的历程。早在 1875 年,鲍 尔斯(stephen powers)就提出了“土著植物学”的概念,是今日 民族植物学能够追溯的最早起源。二十年后,考古学家哈什伯格 (john w harshberger)在美国费城的一次学术会议上第一次提出 了“民族植物学”一词。1914 年,美国民族学家亨德森(junius hendersen)和哈林顿(john peabody harrington)在美国民族学 局组织的“动物在塔瓦印第安人中的地位”的调查中首次提出“民 族动物学”这一新词[1] 。从这一学术史追溯来看,民族植物学、 民族动物学这两门民族生态学的分支学科的诞生都比较早。直到 1954 年, “民族生态学”这一术语才为康克林(harold conklin) 首创。康克林通过考察菲律宾哈努诺人(hamunoo)植物术语的内 容和结构,证实了民族植物分类的等级本质。康克林提供了第一个 人类的自然资源概念的真实洞察,而不像以前的民族生物学研究首 先关注的是记录人类对生物的应用[2]pp846-848) 。在 20 世纪 60

年代中期以前,民族生态学的研究基本上限制在具体的人与动植物 关系的研究上,人类学家们花费大量力气去创建动植物的清单,并 记述其使用状况。虽然这样的研究缺乏理论的框架,但却有助于发 现传统社会的动植物分类体系的本质。不过在此之后,由于受到认 知理论的影响,民族生态学研究开始转向民族科学的方法,即把个 体视作文化生成体和把语言视为信息编码的媒介。这样以来,虽然 人类学家的民族生态学研究的主要内容仍是记述动植物分类及其 应用,但是其目的却是试图依此透视支配人类行为的思维的深层结 构。鉴于美国式民族生态学具备主位立场、民族志方法、认知的视 角等特征,因此被有些人类学家称为系认知人类学的一门分支学 科。还有的学者认为民族生态学的学术谱系要比上述更为庞杂,如 墨西哥生态学家托莱多(victor m toledo)就认为民族生态学是 融合了民族生物学、农业生态学、生态民族志意义上的民族科学以 及研究自然资源传统管理体系的环境地理学等的总学科[3] (pp5-21) 。最近又有学者声称,民族生态学有社会科学、生物科 学和阐释艺术与科学 3 个父母:社会科学中人类学发展了主位立场 等民族生态学研究的基本工具;生态学家和其他生物学家提供了大 量的重要的、细节的适应系统的研究报告;阐释作品展示了反思的 必要性和价值[4] (pp5-15) 。当然,这些都是一家之言。总的来 说,美国式民族生态学最初的理论渊源更多地在人类学内部,虽与 描写语言学的认知理论有一定的交叉,但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所有 的民族生态学家都具备人类学家的身份。只不过最近一二十年生态

学者的介入使得民族生态学的情况发生了一些显著的变化。这一点 将在第四部分中详述。 民族学人类学研究

与美国式民族生态学一样,苏/俄式民族生态学的理论渊源也较为 复杂。在苏联存续后期,苏维埃民族学家们认为民族学是一门以研 究世界民族为对象的学科[5] (p3) 。不过,由于民族总是在一定 区域内逐渐形成的,受到所在地区生态环境的制约,采用各种方式 去适应这样的自然条件,因此民族文化常常具备适应环境的特点。 科兹洛夫认为“可以把处于目前这种状态下的民族学明确为其研究 范围包括民族共同体这一最稳固和最重要的人们集体生活形式之 一的产生和存在的各个方面的综合性学科。[6] ” (p215)这样,摒 弃了传统研究范围“本位主义”态度以后,民族学家们积极地参加 了反映社会需要的新领域的工作,民族生态学的形成正是如此。苏 联民族生态学的奠基人之一——勃罗姆列伊(julian bromley)也 类似地指出: “当代民族学由于自己的主要研究课题的多样性,实 际在某种程度上同民族(民族社会)过程各方面的研究都有关系。 这对于围绕民族学所形成的日益众多的相邻学科——从民族经济 学和民族生态学到民族社会学和民族心理学,尤其如此。[7] ” ( p246)事实上,早在 1981 年,勃罗姆列伊就发表了《人类生态 学的民族方面》一文,虽然文中尚未提到“民族生态学”这一术语, 但其中关于各民族利用自然环境的特点、各民族对自然环境影响的

特殊性等民族生态学原理已在这篇论文中得到充分运用。与此同 时,苏联科学院历史研究所集体编写的《社会与自然》一书中也已 包含民族生态学的许多原理,比如该书强调指出了历代民族文化传 统对保护生态是有意义的[8] 。勃罗姆列伊还在 1982 年俄文版的 《民族学基础》第三章“非洲各族”单列“地理环境”一目,其中 言道: “非洲的地理条件十分复杂,各种自然因素及其区域性配合 都很协调,为非洲境内各民族的生存提供了必要的生态条件和相应 的食物和技术资源。几千年来,人们适应自然和征服自然的过程, 构成非洲各民族全部经济文化史的物质基础。[5] ” (p155)在借鉴 同仁们理论、观点的基础上,科兹洛夫充分吸收了来自人类生态学 的思想,于 1983 年正式提出了名为“民族生态学”的学科。科兹 洛夫认为,民族生态学是一门由民族学和人类生态学相互渗透而形 成的学科。由于其与人类生态学的密切联系,民族生态学的形成取 决于作为人的特殊共同体的民族的特点,而且这一特点表现在生物 方面,也特别表现在社会文化方面。民族生态学形成的比较缓慢, 是在吸收民族地理学、民族人类学、民族人口学等与人类生态学有 关的内容的基础上形成的。1978 年开始的由美苏两国民族学家、人 口学家、体质人类学家等共同参与的“为提高各民族和民族群体长 寿率开展人类学和民族社会学的综合研究” ,对苏联民族生态学的 形成具有促进作用[9] 。 两相比较,我们可以看出:美国式民族生态学是在人类学界内部 产生的,它吸收了描写语言学的认知理论,变成了民族科学的一个

亚领域,后来也受到农业生态学、阐释学以及环境地理学等学科的 影响;而苏/俄式民族生态学则是在民族学界内部产生的,是由民 族学和人类生态学交叉而产生,甚至包含有民族地理学、民族人类 学、民族人口学等学科的若干领域,可见其理论渊源之混杂。 二、研究对象 苏联民族学家勃罗姆列伊认为: “每个学科的对象是在形成一定传 统的学科实践中形成的。在确定今天某一学科的轮廓时,不能不考 虑到这些传统……而一个学科研究对象的确定,相应地又同阐明它 与相邻知识领域的相互关系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p235-236) ” [7] 从勃氏的上述论断足可得见研究对象对一个学科的重要性。民族生 态学自也不能例外,其研究对象的确定对学科的存续与发展有着至 关重要的作用。 自从康克林 1954 年提出“民族生态学”之后,学者们对民族生态 学的研究对象和范围一直有所争论。然由于康克林不是特别重视理 论上的研讨,因此这项工作留给了后来的民族生态学家。到 1964 年,斯特蒂文特(william sturtevant)提出, “ethnoecology” 一词中的前缀“ethno-”有着特殊的意义,它指的是那些从群体自 观出发的研究。因此在这个意义上,民族生态学的研究对象就变成 了群体自观下的生物内在联系[10] (p216) 。稍后,美国人类学家 布罗修斯(j peter brosius)等人在界定民族生态学时暗示出其 研究范围是传统群体如何组织和分类其环境知识和环境过程[11] 。 这样看来,民族生态学在当时的研究对象是处于传统社会的群体,

范围则仅限于这些群体如何认知环境,如何看待人与自然的复杂关 系。不过,民族生态学家马丁(martin)认为,民族生态学涵摄了 地方性群体与所有的自然环境因素之间相互关系的研究,研究范围 包含了民族生物学、民族植物学、民族医药学以及民族动物学等诸 多亚领域。在研究对象上,民族生态学家大多聚焦于土著人环境知 识的研究,但他同时也指出,民族植物学家也乐意研究农民传统的 农技实践,而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土著人[12] (pxx) 。当然,一些 生态学家、人类学家正试图扩大民族生态学的研究对象和范围。他 们认为不仅农村居民值得研究,城市中也有民族生态学存在的空 间;不仅要研究特殊群体的传统生态知识,而且要关注漫长历史时 期内的生态变迁。从已有的研究成果来看,美国式民族生态学家仍 然继续关注传统居民的动植物利用和资源管理实践,关注这些传统 生态知识在维护生态安全上的独特价值。 与美国有所不同,苏联式民族生态学最初就是围绕民族(ethnos) 来展开的,因此任何跟民族有关的人类生态学问题当然是其职责所 在。这里的“ethnos”不同于英语中的“nation”或者“people” , 用苏/俄式民族生态学的奠基人之一的勃罗姆列伊的话说就是指 “历史上形成的具有共同相对稳定的文化特点、确定独立的心理特 点以及区别于其他类似共同体的联合意识的人们共同体” [13-15] 。 一般来说, “ethnos”大致相当于英语学界流行的“ethnic group” 。 正是根据这样的理解,科兹洛夫认为民族生态学的形成取决于作为 人的特殊共同体的民族(ethnos)的特点[8] ,而且其所涉及的问

题超出了民族地理学、民族人类学和民族人口学的范围。 “该学科 的主要任务是研究族群或族共同体在所居住地区的自然条件和社 会文化条件下谋取生存的传统方式和特点,当地生态系统对人体产 生的影响,族群或族共同体同大自然作斗争的特点及对自然界的影 响,它们合理利用自然资源的传统,民族生态系统形成和发挥职能 作用的规律等等。[16]到 1991 年,科兹洛夫主编出版了名为《民 ” 族生态学:理论和实践》的论文集,共汇集 16 篇论文。除涉及生 存保障体系外,它还与地理学、人口学、生物学、医学和心理学等 学科相交叉,阐述特殊的地理环境对各民族的生计、饮食、物质文 化、精神文化、体质、人口再生产和心理等方面的影响。科兹洛夫 在这本书的前言中写道:民族生态学的主要任务是研究在自然和社 会—文化条件下生活的各民族共同体的传统生存保障体系的特点, 复杂的生态联系对人们健康的影响;研究各民族利用自然环境以及 对自然环境的影响,生态系统形成的规律和功能[17] (p43) 。实 际上讲的就是各民族与自然生态环境之间的互动作用。科兹洛夫接 着论述道,首先要研究人们对自然环境的生物适应和与他们的经济 活动相联系的社会—文化适应,这些适应反映在物质文化特点(饮 食、服装等)中,甚至反映在民族植物学和民族医学中;其次研究 人们在个体和集团层面对周围环境和异民族的社会—文化环境之 心理适应的主要方式,预防或降低环境压力的传统方法等;再次还 需研究族群和自然的关系,对生态恐怖、生态灾难趋势的预测并借 助利用那些物质资源的传统进行生态学教育和其他目的的教育

[17] (pp43-44) 。与 1983 年发表的 2 篇论文相对照,科兹洛夫在 1991 年的这篇前言中对民族生态学的研究对象和范围作了进一步 的论述,补充了一些原来尚未涉及的内容,如“预防或降低环境压 力的传统方法”“对生态恐怖、生态灾难趋势的预测”等。对于苏 、 /俄式民族生态学的研究对象和范围,中央民族大学任国英教授认 为其“不仅仅局限于民族学与生态学两学科的交叉,他们(指苏联 /俄罗斯的民族生态学家)的学术理念是将生态环境与各民族的方 方面面都纳入到本学科的研究框架内。[17] ” (p44)堪称一语中的。

两相比较,我们不难看出:美国式民族生态学仅仅是民族科学(认 知人类学)的一个研究领域,其研究对象也基本上限制在传统的居 民群体,范围主要围绕这些群体的植物、动物、土地的分类与利用 以及他们资源管理的实践等传统生态知识来进行。而苏/俄式民族 生态学研究对象界定为族群或族共同体,范围是与族群或族共同体 有关的生态环境的方方面面,范围十分广泛。从这个意义上讲,苏 /俄式民族生态学与当前欧美人类学界流行的生态人类学的研究对 象和范围基本类似。 三、研究方法 对一个学科来说,确定其研究对象之后,就会面临着如何去研究 的问题,亦即采用何种研究方法的问题。民族生态学要想成为一门 独立的学科,就必须要在方法论上有自己独特之处,方才能得到相 关学科学者的承认,在学术谱系中占有一席之地。

由于美国式民族生态学是民族科学(认知人类学)的一门分支, 因此它很大程度上采借了其正规的资料收集方法。为了解被研究群 体对自然环境的认知,民族生态学家们常常会设计几个层级的问 题,他们首先会问本地有哪些生物?其中有哪些植物?其中有哪些 是树?常绿树和落叶树有何差异?这里有哪些不同种类的针叶 树?针杉和松树有何不同?……这样一直到最低层级为止[18] (p60) 通过向该群体的不同的人提问同样的问题, 。 经过分析综合, 基本上就能够获知被研究群体对他们所处的自然生态环境的认知 总图。不过,后来民族生态学家们逐渐发现,由于他们采用这种假 设性的分类,一些被访谈者可能会依照访问者的逻辑去推定,甚至 创造出当地没有的事物来。于是民族生态学家们只好又重新依靠人 类学的参与观察和无结构访谈的方法,虽然这两种方法费时又费 力,但好在这两种方法的有效性很高。在参与观察的过程中,民族 生态学家们常常需要正确记录动植物的当地名称、学名、科属,必 须涉及到它的日常用途和仪式用途、利用的部位以及特殊的去除毒 素之类的加工技术,甚至还需要了解有关的神话传说,以便更好地 把握它们在地方文化中的功用。有时,研究者还被要求采集和保存 那些他们记录下来的动植物标本和材料。当然,如今的民族生态学 研究虽然在资料采集和分析方法上与以前差别不大,但他们看待这 些资料的视角却有了新的变化。比如美国民族生态学家纳扎里 (virginia d nazarea)就指出,民族生态学是“从某个点出发的 视角” ,它不仅要摒弃以前那种无历史和政治的倾向,而且要看到

权力和风险在塑造环境解释、管理和妥协的重要性。只有这样,民 族生态学者才能在跨学科研究中发挥重要作用,甚至在生物多样性 保护和促进可持续发展中充当主角[19] (pp1-19) 。 苏联民族学家们认为直接观察是获取民族学情报资料的基本方 法,但苏联民族学界起初转向”综合集约调查法” ,后来则以夏季 短期的小组或个人旅行来排斥综合调查,总的来看是逐渐放弃了 “定点”的直接观察方法。鉴于上述民族学调查方法的走向,民族 生态学的奠基者之一勃罗姆列伊声称一定要坚持直接观察、定点长 期调查的方法,同时还可以根据研究客体变化的实际情况适时采纳 问询调查法、历史比较法、类型学方法等其他的研究方法[20] (pp136-146) 。但勃罗姆列伊的主张未能坚持多久,苏联就遭遇了 解体。随后,民族学也遭受前所未有的学科危机。 正是在这个阶段, 科兹洛夫总结了苏联民族生态学的发展历程。 1994 年出版的 在 《民 族生态学——学科形成和问题史》一书中,科兹洛夫全面阐述了苏 联民族生态学的学科性质、基本理论、流派和研究方法及与其他学 科间的关系;其中还对阿塞拜疆的阿塞拜疆人和格鲁吉亚的阿布哈 兹人进行研究,开拓性地把移民和民族冲突问题纳入民族生态学研 究的视野[17] (p43) 。从前人翻译的 2 篇论文和任国英教授的总 结来看,苏/俄式民族生态学仍然坚持民族学的田野调查方法,同 时吸收了人类生态学的方法,从而在方法论上有了自身一定的支 撑。20 世纪末以来,由于西方的民族学人类学理论与方法的传入, 俄罗斯的民族生态学研究注意同国际接轨,研究中借鉴和引用西方

的理论观点,在研究方法上更加注重实地调查,将定性和定量研究 相结合[17] (p44) 。笔者曾就这一问题向俄罗斯继科兹洛夫后最 负盛名的民族生态学家亚姆斯科夫(anatoly n yamskov)请教, 他认为苏/俄民族生态学依然坚持经典的田野工作方法,创造性地 发展了民族生态系统的概念,同时注意使用精细的统计数据和自然 地理资料。 两相比较,我们可以发现:美国式民族生态学由于诞生在认知人 类学内部,因此它不仅继承了人类学的参与观察和无结构访谈等田 野调查方法,而且以其独特的研究步骤和视角获得了很大的发展。 苏/俄式民族生态学初创于 20 世纪 80 年代,直到苏联解体以后才 形成了较为完备的理论体系,因此研究方法上更多地依赖民族学的 直接观察的方法,同时也适当吸纳了系统生态学等理论与方法。只 有在俄罗斯民族学界与西方人类学界广泛交流一段时间以后,民族 生态学研究才获得了新的理论与方法源泉,从而推动了这一新兴交 叉学科的发展。 四、学术影响 一个学科的生命力是否够强,关键还在于它的学术影响力。对美 苏两种传统民族生态学的学术影响的分析,笔者认为要从以下三个 方面进行:一是看其民族学人类学内部的影响力;二是看其对其他 学科学者的号召力;三是看其对境外国家和地区学术的辐射能力。 美国式民族生态学诞生于人类学内部,本身是民族科学(认知人 类学)的一个亚领域。虽然认知人类学在 20 世纪 60-70 年代曾经

风靡一时,但随着实践理论、阐释人类学以及反思人类学的出现, 民族生态学本身也成为某些学者清算的材料。不过,在文化人类学 内部,民族生态学作为一种方法和视角,还是得到广泛的承认的。 这从《美国人类学家》《美国民族学家》《当代人类学》等顶级杂 、 、 志上刊登的为数不菲的民族生态学研究论文上可以得到证实。在人 类学界之外,民族生态学的理论与方法也得到了植物学、动物学、 生物学、生态学、地理学等学科学者的认可,还有的学者针对性地 进行了理论方面的探讨,如墨西哥生物学家托莱多、资源地理学者 巴顿(david patton)都有专门的研讨文章问世。不过,最能说明 一个学科影响力的也许要看它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辐射能力了。由 于美国社会科学在当今世界研究社群中居于统治地位,单从其数量 庞大的实践者、分配到的资源以及学科方法论的影响力上就可以略 见端倪,因此美国式文化人类学领导着世界人类学理论与方法的发 展,印刷文本的广为传播更是奠定了美国文化人类学的学术优势地 位[21]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美国式民族生态学如今也已在英国、 法国、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印度、中国、墨西哥、韩 国等国家和地区生根发芽。英国与美国同文同种,因此较早接受了 美国式民族生态学。坎特布理肯特大学的埃伦(roy ellen)博士 更是这一领域中享誉世界的学者,他与《皇家人类学刊》合作出版 了名为“ethnobiology and the science of humankind”的特刊, 集 7 篇专门研究于一体,足见民族生态学在英国人类学界的影响。 事实上,即使在俄罗斯国内,从事民族生态学研究的学者们也不可

避免地受到美国传统的影响,如今他们在英语写作中已把自身原来 应用的“ethnoecology”改称为“ethnic ecology” ,且认为俄罗 斯的民族生态学跟美国的文化生态学或生态人类学相差无几 [22-24] 。 苏/俄式民族生态学虽然创立较晚,但不论在苏联时代,还是在俄 罗斯时代,都能在民族学界占有一席之地。俄罗斯科学院民族学与 人类学研究所还成立了民族生态学部,专门从事民族生态学研究。 从 1997-2005 年,俄罗斯民族学家与体质人类学家联合会共举办了 5 次大会,每次会议都有 15-20 篇的民族生态学专题研究论文参与 [22] 。在论文的发表上,俄罗斯权威的民族学期刊《民族学观察》 (即以前的《苏联民族学》 )从 1975-2004 年共刊发了 24 篇民族生 态学方面的论文,虽然与民族政治研究相比仍有较大差距,但跟民 族心理学、民族社会语言学等其他新兴研究领域一起处于第二序列 [24] 。值得高兴的是,俄罗斯的学者们还在圣彼得堡创立了名为 《民族地理学与民族生态学研究》的丛刊,专门刊发民族地理学和 民族生态学研究方面的论文。在学术研究之外,学者们还积极参与 生态学评估。 1999 年, 民族生态学家斯泰潘诺夫 (valery stepanov) 还主持编纂了《民族生态学评估方法》一书,为俄罗斯民族生态学 家参与生态学评估提供了学术指引。由于民族生态学研究在俄罗斯 国内已经有了上述良好的基础,因此地理学、生态学、社会学等其 他学科的学者在进行研究时也深受影响。对此,亚姆斯科夫曾经说 道: “在土著人土地权利和传统居住领域内进行研究的许多专家,

他们有着民族学、地理学、生态学(生物学)以及社会学的训练背 景,如今喜欢称呼自己为‘民族生态学家’”即使在一些地方法案 。 的建议草稿中,甚至流行的术语“传统自然资源应用领域” (ttus) 也正在转变成“民族生态学领域” [25] 。不过,苏联解体后,俄罗 斯的学术影响力下降,因此俄罗斯传统的民族生态学对外传播并不 是很广泛,仅在原来的加盟共和国内流布。中国从 1984 年开始译 介相关理论,然迄今为止,仅译介过科兹洛夫的 2 篇论文,且其中 尚有不同程度的重复之处。2009 年,任国英教授的《俄罗斯生态民 族学研究综述》一文算是稍微弥补了这方面的缺憾。

两相比较,我们就会发现:两种传统的民族生态学在人类学或民 族学界内部仍充满活力,都对其他学科造成一定的影响,也都有向 其他国家和地区传播的辐射力。但美国式民族生态学更具活力,如 今已经得到植物学、生态学等领域学者的认可,跨学科的合作日益 增多,兼且美国式民族生态学的向外传播更为广泛,如今已经影响 到世界上主要的民族学、人类学研究大国。 五、结果与讨论 透过以上四个方面的比较,我们发现美苏两种传统的民族生态学 虽然都诞生于民族学或人类学界内部,从事研究的也都是民族学家 或人类学家,但两者之间却有着比较大的区别。笔者认为,造成这 种差别的主要原因是美国和苏联(俄罗斯)民族学人类学研究的不 同的对象所致。我们知道,美国号称为“文化人类学” ,其研究的

对象是人及其文化,文化在其中尤占重要地位,这跟美国式民族生 态学始终追求理解土著居民的生态观念有着根本联系。苏联(俄罗 斯)既然号称为“民族学” ,而且在实际研究中都是围绕“民族” (ethnos)来进行的。苏联式“ethnoecology”中的前缀“ethno-” 仅表示着与“民族” (ethnos)或族群单位相关,而并不像美国式 “ethnoecology”中的前缀“ethno-” ,其意思乃是“文化持有者 的内部眼界” ,是一种主位的对人与环境相互关系的研究。前缀 “ethno-”意义的区别乃是两种传统的民族生态学之间的根本差 别。鉴于这种意义上的差别,一些俄罗斯学者已经采用“ethnic ecology”来指称苏/俄式民族生态学。 在准备和阅读材料的过程中,笔者还发现,并不是所有的苏联/俄 罗斯民族学者都认同这种跨领域的学科。如俄罗斯科学院民族学与 人类学研究所教授切什科(sergei cheshko)就认为民族学中出现 的民族生态学等之类的亚学科大部分都是夭折的分类。因为它们不 能改变任何事情,学者们只是继续做他们过去做的东西罢了,而且 以后这些亚学科的继承者会为他们抓住的一点皮毛而沾沾自喜起 来,甚至会声称一切事物离开了生态学无法解释[26] 。切氏的论 述提醒我们,如果我们只是在学界内部划分一下势力范围,而没有 理论方法上的升华,这种划分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实上,如果民 族学人类学者因为沉迷于分支领域的研究,而未能坚持“全貌观” 的基本准则的话,那么这种分支不要也罢。 依上述认知去审视美苏两种传统的民族生态学,我们会觉得美国

式民族生态学具备其自身的学科特点,而且具备完善的方法论工 具,是一种人类学生态研究范式的更新。而苏/俄式民族生态学则 不然,它更多的是对人类生态学的一种类比,主要作用在于划分学 术领域,既没有形成独特的学科特点,也没有完善的方法论工具。 当然,这并不是说苏/俄式民族生态学一无是处,它所开拓的文化 适应不完善的思想、对不同族体的心理适应的研究、景观民族特点 的论述,对民族学人类学的生态研究仍然具有其独特价值。 (致谢:俄罗斯科学院亚姆斯科夫博士曾向笔者提供他的论文电 子版以供参考,还在电邮中耐心地回答了笔者的疑问,特此表示衷 心的感谢! ) 参考文献: [1] 〔法〕乔治梅塔耶、贝尔纳尔胡塞尔著,李国强译民族生物 学(上) [j]世界民族,2002(3) [2] justin m nolan ethnoecology[a] h james birx encyclopedia of anthropology (vol2)[c] sage publications, inc 2006 [3] victor m toledo what is ethnoecology?: origins, scope, and implications of a rising discipline[j] ? etnoecologica ?, 1992(1) [4] david patton ethnoecology: the challenge of cooperation [j] etnoecologica, 1993(2) [5] 〔苏〕юв勃罗姆列伊、ге马尔科夫主编,赵俊智译民族

学基础[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 [6] 〔苏〕bn 科兹洛夫关于民族学的界限问题[a]中国社会科学 院民族研究所民族学译文集(三) [c]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 [7] 〔苏〕юв布朗利从逻辑系统分析看民族学的对象[a]中国 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民族学译文集(三) [c]中国社会科学出版 社,1991 [8] 〔苏〕科兹洛夫著,黄德兴译民族生态学的任务[j]现代外 国哲学社会科学文摘,1984(3) [9] 〔苏〕b 科兹洛夫著,王友玉译民族生态学的基本问题[j] 国外社会科学,1984(9) [10] catherine s fowler ethnoecology[a] d hardesty ? ecological anthropology ? [c] new york: wiley, 1977: 216 [11] j peter brosius, george w lovelace, and gerald g marten ethnoecology: an approach to understanding traditional agricultural knwledge[a] gerald g marten ? traditional agriculture in southeast asia ? [c] boulder: westáview press, 1986 [12] gary j martin ? ethnobotany: a methods manual ? [m] london & sterling, va: earthscan, 2004: xx [13] marcus banks ? ethnicity: anthropological constructions ?[m] london: routledge, 1996:19

[14] 〔苏〕尤里勃罗姆列伊著,李振锡、刘宇瑞译民族与民族学 [m]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5:39 [15]潘蛟勃罗姆列伊的民族分类及其关联的问题[j]民族研究, 1995(3) [16] 〔苏〕bи科兹洛夫著,殷剑平译民族生态学研究的主要问 题[j]民族论丛,1984(3) [17]任国英俄罗斯生态民族学研究综述世界民族,2009(5) [18] emilio f moran ? human adaptability: an introduction to ecological anthropology ? [m] boulder, colorado: westview press, 1982 [19] virginia d nazarea, a view from a point: ethnoecology as situated knowledge [a] virginia d nazarea ? ethnoecology: situated knowledge/located lives ? [c] tucson: the university of arizona press, 1999 [20] юв布朗利、mb 克留科夫民族学:在科学体系中的地位、 学派和方法 [a]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民族学译文集 (三) [c]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 [21] valery a tishkov us and russian anthropology: unequal dialogue in a time of transition [j] ? current anthropology ?, 1998(1) [22] anatoly n yamskov applied ethnology in russia[j] ? napa bulletin ?, 2006(1)

[23]elena tinyakova fieldwork: man in the system of nature and priority of natural laws in human life [j] coll antropol 2007(2) [24]sergey sokolovskiy anthropology and ethnology in russia: draft case report [z] paper presented at “anthropology in spain and europe” international congress, madrid, september 2-7, 2008 [25] anatoly n yamskov applied ethnology and ethnoecology in combining aboriginal land rights and preservation of biodiversity in russia [j] ? practicing anthropology ?, 1999(2) [26]alexei elfimov the state of the discipline in russia [j] ? american anthropologist ?, 1997(4)


相关文章:
解读俄罗斯论文
解读俄罗斯论文_法律资料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俄罗斯是世界格局中的重要一极。在...导致苏联内外众 叛亲离"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后国家剧变解体"其次,美国里根...
俄罗斯概况论文
俄罗斯概况论文_文化/宗教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记俄罗斯的经济发展之路摘要: 俄罗斯是世界经济大国。 苏联时期它是世界第二经济强国。 苏联解体后其经济一度严重衰退...
(俄罗斯政治与外交论文)俄罗斯的民族问题及产生原因
(俄罗斯政治与外交论文)俄罗斯的民族问题及产生原因_专业资料。国际政治专业俄罗斯...民族生态学论文美国苏联... 20页 免费 形式与政治论文:中国与... 3页 1下载...
俄罗斯政治论文
俄罗斯政治论文_历史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冷战后美俄关系的演变及其前景预测 ...战斗民族不甘于人下, 美苏对抗 的历史使美国不会轻易给予俄罗斯“翻身”的机会...
俄罗斯政治论文
—《从退让到抗争-试析俄罗斯美国外交的新变化》 黄登学 苏联解体初期,俄罗斯秉承“无论同世界最发达国家发生如何复杂的问题, 俄罗斯外交的活动原则都应该是力求...
生态学论文
生态学论文_教育学/心理学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生态学论文摘要: 生态危机是指生态环境被严重破坏, 使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受到威胁的现象, 是生态失调的恶性发展结果。...
生态学论文
基础生态学论文东北地区是否适合露地种植腊梅花的相关研究作者 课程名称: 任课教师: 姓名: 班级: 学号: 东北地区是否适合露地种植腊梅花的相关研究摘要:腊梅花是我...
外国经济史论文—俄罗斯的经济发展之路
外国经济史论文俄罗斯的经济发展之路_经济/市场_经管营销_专业资料。俄罗斯的经济发展之路——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启示 班级:经济学(国贸) 、学号:512300514309、姓名:...
天津商业大学俄罗斯民族文化与国情结课论文
俄罗斯民族文化与国情》 课程结课论文俄罗斯民族文化与国情》 课程结课论文 论文题目 姓名 所在院系 专业班级 我谈俄罗斯 我谈俄罗斯 摘要:在上完俄罗斯...
环境生态学论文
环境生态学论文_社会学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关于都匀农村环境恶化的原因及对策分析...2.加大政府投入,从根本上解决农村生态环境保护问题 为了提高全民族的健康水平,...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