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 >>

《答李翊书》译文


<答李翊书》 六月二十六日,韩愈白,李生足下:你来信的文辞立意很高,而那提问的态度是多么 谦卑和恭敬呀。能够这样,谁不愿把把立言之道告诉你呢?儒家的仁义道德归属于你指 日可待, 何况乎表述道德的章呢?不过我只是所谓望见孔子的门墙而并未登堂入室的人, 怎么足以能辨别是或非呢?虽然如此,还是不能不跟你谈谈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你所说的要著书立说(以其有深刻道理的言论流传后世)

的看法,是正确的,你所 做的和你所期望的,很相似并很接近了。只是不知道你的“立言”之志,是希望胜过别 人而被人所取用呢,还是希望达到古代立言的人的境界呢?希望胜过别人而被人取用, 那你本已胜过别人并且可以被人取用了。如果期望达到古代立言的人的境界,那就不要 希望它能够很快实现,不要被势利所引诱, (要像)培养树木的根而等待它的果实, (像) 给灯加油而等它放出光芒。根长得旺盛果实就能预期成熟,灯油充足灯光就明亮,仁义 之人,他的文辞必然和气可亲。 不过还是有困难之处,我所做到的,自己也不知道达到(古代立言者的境界)还是 没有?虽然如此,我学习古文已有二十多年了。开始的时候,不是夏商周三代东西两汉 的书就不敢看,不合乎圣人志意的就不敢存留心中,静处的时候像忘掉了什么,行走时 好像遗失了什么,矜持的样子像在思考,茫茫然像是着了迷。当把心里所想的用手写出 的时候,一定把那些陈旧的言词去掉,这是很艰难的呀!把文章拿给别人看时,不把别 人的非难和讥笑放在心上。像这种情况也有不少年,我还是不改(自己的主张) 。这样之 后才能识别古书(中道理)的真与假,以及那些虽然正确但还不够完善的内容,清清楚 楚黑白分明了,务必去除那些不正确和不完善的,这才慢慢有了心得。当把心里所想的 用手写出来的时候,文思就像泉水一样涌流出来了。再拿这些文章给别人看时,讥笑它 我就高兴,称赞它我就担忧,因为文章里还存有时人的意思和看法。象这样又有些年, 然后才真是象大水浩荡一样(文思奔涌)了。我又担心文章中还有杂而不纯的地方,于 是从相反方向对文章提出诘难、挑剔,平心静气地考察它,直到辞义都纯正了,然后才 放手去写。虽然如此,还是不能不加深自己的修养。在仁义的道路上行进,在《诗》 《书》 的源泉里游弋,不要迷失道路,不要断绝源头,终我一生都这样做而已。 气势,就像水;语言,就像浮在水上的东西;水势大,那么凡是能漂浮的东西大小 都能浮起来。气势和语言的关系也是这样,气势充足,那么语言的短长与声音的扬抑就 都会适当。虽然这样,难道就敢说自己的文章接近成功了吗!即使接近成功了,被人用 时,别人能得到什么呢?尽管如此,等待被别人任用的人,大概就像器物(被用与否) 吧?用或不用都取决于别人。君子就不这样,思考问题本着仁义原则,自己行事有一定 规范,被任用就在人们中推行道,不被用就把道传给弟子,把道借文章流传下去为后世 效法。象这样,是值得高兴呢,还是不值得高兴呢? 有志于学习古代立言者的人很少了。有志学习古人的人,必为今人所弃,我实在为 有志于古的人高兴,也为他悲伤,我一再称赞那些有志学习古人的人,只是为了勉励他 们,并非敢(随意)表扬那些可以表扬、批评那些可以批评的人。向我问道人有很多了,
1

想到你的意图不在于功利,所以姑且对你讲这些话。韩愈语。

《童心说》及译文 龙洞山农(李贽的别号)给《西厢记》写序时,在末段说道: “聪明智慧的人,可千 万别讥刺我‘还保留着一颗童心’ ,这就可以了。 ”所谓童心,指的是真心。如果认为童 心是不可以保留的,也就否定了真心。童心是绝对不掺假的纯正的心;这是人生初始阶 段的本性之心。如果丢掉了童心,就是失掉了真心;失掉了真心,就失掉了真正的人; 做人而不真诚,就会丢掉人所有真诚的本性。童子是人的最初阶段;童心是人的最初本 性。人心本性怎么可以失掉呢!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许多人的童心很快就失去了呢?恐怕正值人的童年时,通过耳目 得到了视听的信息,这些信息往往就会取代童心的位置。当人长大后,有很多道理从视 听信息的积累中逐步形成,这些道理又会取代童心的位置。这样长期发展下来,随着成 年人的各式仁义道德和各种信息量日益增多,所谓见识也就日益增多。于是又增加了追 逐美名的 **,而追逐美名的 **必然取代童心;同时成人又懂得不好的名声是可卑的,于 是便想方设法来掩饰自己的丑行,童心又必然丧失很多;这些道理见识,大都是从多读 书多明白仁义道德而得来的。 古代的圣人哪一个不读书呢?即使不读书, 童心依然存在; 即便多读书,也是为了巩固童心让他万勿失掉罢了。绝不像后来的学者们,反而因为多 读书多懂得仁义道德竟然蒙蔽了原本的童心。学者们既然因为多读书多懂仁义道德而遮 蔽了童心,圣人又何必要多多地著书立说流传后世,用来蒙蔽学者们呢?童心被蒙蔽之 后,在这样的基础上来与人交谈,语言不会真实;表现在政治管理上,管理就会失掉根 本原则;表现在著书立说上,文章词语就不能诚信通达。如果不凭借心灵深处美轮美奂 的道德修养,如果不依靠人格中光辉灿烂的诚信品行的锤炼锻铸;想要求得一句道德真 知,那也是根本办不到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就因为至信真诚的童心丢掉以后,只剩下 虚伪的仁义道德和道听途说的见识来迷惑心灵了。 既然只剩下虚伪的仁义道德和道听途说的见识来迷惑心灵,那么所谈论的必定都是 道听途说的事情和理论,而不是发自童心的真诚话语。语言虽然说得精彩,对我们又有 什么益处呢?这难道不是借假人来说假话,做假事,写假文章吗?恐怕人要是假的,那 一切就都成假的了。由此可知,在社会中往往是用假话与假人交谈,假人就会高兴;把 假事告诉假人,假人也会高兴;写假文章与假人交流,假人必定也是高兴的。没有什么 不是假的,又有什么必要来辩白真伪呢?于是天下的至理名言淹没在假人社会中而不能 传给后世学者,这种情况难道还少见吗!这是什么原因呢?天下最好的文章,没有不发 自童子般的真心。如果真心常存,那虚假的道德原理就不会通行,虚假的见识就不会成 立。其实,没有哪个时代不能写进文章,没有什么人不会写文章,没有任何创新的文字 组合不可称作文章。那么,写诗歌何必师法《昭明文选》收录的古诗;做文章又何必效 仿先秦的散文!六朝以来,文学体裁先后演变出近体律诗,又演变出唐传奇,演变出宋 金院本,演变出元代四折杂剧,以及二十折的杂剧《西厢记》和长篇小说《水浒传》 ;到
2

现在又演变出科举应试的文章。当代贤明之人与古代圣人的理论都可以是古往今来的最 好文章,不能够以时代的远近和地位的高下来论优劣。因此我从这里推论出:大凡发自 真心的都是好文章,为什么只懂得一味地推崇六经和《论语》 、 《孟子》呢? 在六经和《论语》 、 《孟子》中,不是充满了历代史官给予的过高的评价,就是百官 们的溢美之词;再不然就是迂腐的儒生和糊涂的学子们,凭着记忆来胡乱传授老师的学 说。他们记住了开头便忘掉了结尾,回忆起后头的内容却又遗漏掉前面的内容;又凭着 他们肤浅的理解,随意写入了典籍之中。后代的学者不经过深入地考察,便认为这些典 籍全都出自圣人之口,于是草率地将其确定为儒家经典,又怎会知道其中大半都不是圣 人的教诲呢?即使真的出自圣人的教诲,其要旨也是进行针对性的批评,其目的不过是 对症下药,因人而易地开处方,用此来挽救那些糊涂的学子和迂腐的儒生罢了。医治的 是假病人,处方又真假难辨,这难道可以被认为是突然间产生的、放之四海、涵盖万代 而皆准的真理吗?其实六经和《论语》 、 《孟子》 ,不过是道学家们的幌子、巧伪人的源泉 啊!绝不可以把它看成是发自童心的真理。哎呀!我又怎样才能够同真正的圣人、童心 未泯的人,一起来讨论文学创作呢!

《与李生论诗书》译文 评论文很难,评论诗更难。古今(评论诗歌)用了很多的比喻的说法,而我以为先 要能辨别诗的味道然后才可以评论诗。长江、五岭以南的人,大凡感到适口的东西调料, 有醋和盐,像醋,不是不酸,不过仅仅是酸而已 ;像盐,不是不咸,不过仅仅是咸而已。 中原的人 (仅用醋和盐以调味 ),吃饭时是不用的,因为知道它们除酸、咸之外,缺乏醇 美之味。那些长江五岭之南的人,习惯了那种口味,因而分辨不清它们美味与否,这是 当然的了。诗贯穿着“六义”,因此讽谕、抑扬、含蕴、温雅都包含在其中了。然而直 接抒写(不加修饰)的结果,是风格独特奇异。前辈诸人的诗集中,也不特别擅长此道, 何况那些水平还在他们以下的人呢!王维、韦应物的诗清雅淡远、精巧工致,自成一格, 难道妨碍他们作品风格遒劲挺拔吗 ?贾岛的作品确实有警句, 但观其全篇, 内容就显得 特别贫乏空泛,大概是他是靠苦吟雕琢,才能显其才能,这也是他的诗体裁单调的缘由 啊,更何况水平在他之下的人呢 ?唉!诗歌所咏为眼前事物而又能不肤浅,所咏为远处 事物而又能含蓄不尽,然后才可以谈“韵外之致”啊。 在下年少时常常自负,时间长了,越来越觉出自身的不足。然而有感于早春的诗句 则有“草嫩侵沙短,冰轻着雨销” ,又有“人家寒食月,花影午时天” ;又有“雨微吟足 思,花落梦无寥。 ”有感于山中之景的则有“坡暖冬生笋,松凉夏健人” ,又有“川明虹 照雨,树密鸟冲人”??? (后略至“殷勤无旦日,歌舞又明年” )这些诗句都是不拘泥 于某一趣味,而是兼蓄众味,兼备众体。 大概创作绝句,需要造诣达到极深的程度才可以。 (短短的篇幅 )之外,却有着无穷 的变化,见神奇于无形之中,哪里是容易的啊?现在您的诗,同时的人要想和您相比是 困难的。如果要努力追求完善 (诗歌的 )的丰厚的整体美,就会知道什么是“味外之旨”
3

了。勉旃,再拜

典论·论文(翻译) 文人互相轻视,自古以来就是如此。傅毅和班固两人文才相当,不分高下,然而班固 轻视傅毅,他在写给弟弟班超的信中说: “傅武仲凭借写文章当了兰台令史的官职,下笔 千言,但是却无止修。大凡人总是善于看到自己的优点,然而文章不是只有一种体裁, 很少有人各种体裁都擅长的,因此各人总是以自己所擅长的轻视别人所不擅长的,乡里 俗话说: “家中有一把破扫帚,也会看它价值千金。 ”这是看不清自己的毛病啊。 当今的文人,也不过只有鲁国人孔融孔文举、广陵人陈琳陈孔璋、山阳人王粲王仲 宣、北海人徐干徐伟长、陈留人阮瑀阮文瑜、汝南人应旸应德琏、东平人刘桢刘公干等 七人。这七个人,于学问兼收并蓄没有什么遗漏的,于文辞没有借用别人的,在文坛上 都各自像骐骥千里奔驰,并驾齐驱,要叫他们互相钦服,也实在是困难了。我审察自己 的才能,以为有能力以衡量别人,所以能够免于文人相轻这种拖累,而写作这篇论文。 王粲擅长于辞赋, 徐干的文章不时有齐人的舒缓的习气, 然而也是与王粲相匹敌的。 如王粲的《初征赋》 、 《登楼赋》 、 《槐赋》 、 《征思赋》 ,徐干的《玄猿赋》 、 《漏卮赋》 、 《圆 扇赋》 、 《橘赋》 ,即使是张衡、蔡邕( y?ng)也是超不过的。然而其他的文章,却不能 与此辞赋相称。陈琳和阮瑀的章、表、书、记(几种体裁的文章)是当今特出的。应旸 文章风格缓和但气势不够雄壮,刘桢文章气势雄壮但文理不够细密。孔融风韵气度高雅 超俗,有过人之处,然而不善立论,词采胜过说理,甚至于夹杂着玩笑戏弄之辞。至于 说他所擅长的体裁,是可以归入扬雄、班固一流的。 一般人重视古代的和远地的,轻视当代的和近地的,崇尚名声,不重实际,又有看 不清自己的弊病,总以为自己贤能。大凡文章用文辞表达内容的本质是共同的,而具体 体裁和形式的末节又是不同的,所以奏章、驳议适宜文雅,书信、论说适宜说理,铭文、 诔文崇尚事实,诗歌、赋体应该华美。这四种科目文体不同,所以能文之士常常有所偏 好;只有全才之人才能擅长各种体裁的文章。 文章是以“气”为主导的,气又有清逸和重浊之分,不是可以出力气就能获得的。 用音乐来作比喻,音乐的曲调节奏有同一的衡量标准,但是运气行声不会一样整齐,平 时的技巧也有优劣之差,虽是父亲和兄长,也不能传授给儿子和弟弟。 文章是关系到治理国家的伟大功业,是可以流传后世而不朽的盛大事业。人的年龄 寿夭有时间的限制,荣誉欢乐也只能终于一身,二者都终止于一定的期限,不能像文章 那样永久流传,没有穷期。因此,古代的作者,投身于写作,把自己的思想意见表现在 文章书籍中,就不必借史家的言辞,也不必托高官的权势,而声名自然能流传后世。所 以周文王被囚禁,而推演出了《周易》 ,周公旦显达而制作了《礼》 ,周文王不因困厄而 不做事业,周公不因显达而更改志向。所以古人看轻一尺的碧玉而看重一寸的光阴,这 是惧怕时间已经流逝过去罢了。多数人都不愿努力,贫穷的则害怕饥寒之迫,富贵的则 沉湎于安逸之乐,于是只知经营眼前的事务,而放弃能流传千载的功业,太阳和月亮在
4

天上流转移动,而人的身体状貌在地下日日衰老,忽然间就与万物一样变迁老死,这是 有志之士痛心疾首的事啊! 孔融等人已经去世了,只有徐干著有《中论》 ,成为一家之言。

《文赋》 我每次阅读那些有才气作家的作品,对他们创作时所有的心思自己都有体会。诚然,作 家行文变化无穷,但文章的美丑,好坏还是可以分辨并加以评论的。每当自己写作时, 尤其能体会到别人写作的甘苦。作者经常感到苦恼的是,意念有能下确反映事物,语言 不能完全表达思想。大概这个问题,不是难以认识,而是难以解决。因此作《文赋》借 评前人的优秀作品,阐述怎样写有利,怎样写有害的道理。或许可以说,前人的优秀之 作,已把为文的奥妙委婉曲折地体现了出来。至于前人的写作决窍,则如同比着斧子做 斧柄,虽然样式就在眼前,但那得心应手的熟练技巧,却难以用语言表达详尽,大凡能 用语言说明的我都在这篇《文赋》里了。 久立天地之间,深入观察万物;博览三坟五典,以此陶冶性灵。随四季变化感叹光 阴易逝,目睹万物盛衰引起思绪纷纷。临肃秋因草木凋零而伤悲,处芳春由杨柳依依而 欢欣。心意肃然如胸怀霜雪,情志高远似上青云。歌颂前贤的丰功伟业,赞咏古圣的嘉 行。漫步书林欣赏文质并茂的佳作,慨然有感于是投书提笔写成诗文。 开始创作,精心构思。潜心思索,旁搜博寻。神飞八极之外,心游万刃高空。文思到来, 如日初升,开始朦胧,逐渐鲜明。此时物象,清晰互涌。子史精华,奔注如倾。六艺辞 采,荟萃笔锋。驰骋想象,上下翻腾。忽而漂浮天池之上,忽而潜入地泉之中。有时吐 辞艰涩,如衔钩之鱼从渊钓出;有时出语轻快,似中箭之鸟坠于高空。博取百代未述之 意,广采千载不用之辞。前人已用辞意,如早晨绽开的花朵谢而去之;前人未用辞意, 象傍晚含苞的蓓蕾启而开之。整个构思过程,想象贯穿始终。片刻之间通观古今,眨眼 之时天下巡行。 完成构思,布局谋篇。选辞精当,事理井然,有形之物尽绘其形,含声之物尽现其音。 葳者层层阐述,由隐至显或者步步深入,从易到难,有时纲举目张,如猛虎在山百兽驯 伏,有时偶遇奇句,似蛟龙出水海鸟惊散。有时信手拈来辞意贴切,有时煞费苦心辞意 不合,这时要排除杂念专心思考,整理思绪诉诸语言,将天地概括为形象,把万物融会 于笔端,开始好象话在干唇难以出口,最后酣畅淋漓泻于文翰。事理如树木的主体,要 突出使之成为骨干,文辞象树木析枝条,干壮才能叶茂校繁。情貌的确非常一致,情绪 变化貌有表现。内心喜悦面露笑容,说到感伤不禁长叹。有时提笔一挥而就,有时握笔 心里感到茫然。 写作充满着乐取,一向为圣贤们推崇。它在虚无中搜求形象,在无声中寻找声音。有限 篇幅容纳无限事理,宏大思想出自寸心之间。言中之意愈扩愈广,所含内容越挖越深。 像花朵芳香四溢,像柳条郁郁成荫。文思奔涌如风起飚立,落笔挥洒如云起文林。 文章体式千差万别,客观事物多种多样,事物繁多变化无穷,因此难以描绘固定形象。
5

辞采如同争献技艺的能工,文意好比掌握蓝图的巧匠,文辞当不当用他要仔细斟酌,文 章或深或浅他都分毫不让。即或违反写作常规,也要极力穷尽本象。因此喜欢渲染的人, 崇尚华丽词藻;乐于达理的人,重视语言精当。言辞过于简约,文章格局不大;论述充 分畅达,文章气势旷放。诗用以抒发感情,要辞采华美感情细腻。赋用以铺陈事物。要 条理清晰,语言清朗。碑用以刻记功德,务必文质相当。诔用以哀悼死者,情调应该缠 绵凄怆。铭用以记载功劳,要言简意深,温和顺畅。箴用以讽谏得失,抑扬顿挫,文理 清壮。颂用以歌功倾德,从容舒缓,繁采华彰。论用以评述是非功过,精辟缜密,语言 流畅。奏对上陈叙事,平和透彻,得体适当。说用以论辨说理,奇诡诱人,辞彩有光。 文体区分大致如此,但都不要淫邪放浪。辞义畅达说理全面,但要切记不能冗长。 客观事物千姿百态,文章体式也常变迁。为文立意崇尚巧妙,运用文辞贵在华妍。 音调高低错落有致,好象五色配合鲜艳。虽说取舍本无定律,文辞安排难有最佳;但要 通晓变化的规律、次序,就象开泉纳流那样自然。假如错过变化时机再去凑合,犹如以 尾续首,颠倒混乱。如果颜色配搭不当,就会混浊不清色泽黯然。 有时下文对上文有损害,有时上文对下文影响。有时语言不顺而事理连贯,有时语言连 贯而文义有妨。把它分开两全齐美,合在一起两败俱伤。所用辞意严格考较,去留取舍 仔细衡量。如用法度加以权衡,丝毫不差合乎词章。 有时辞藻繁多义理丰富,欲达之意却不清楚。文章主题只有一个,意思说尽不再赘述。 关键地方简要几句,突出中心这是警语。尽管讲得条条有理,借助警句才更有力。文章 果能妙笔多而败笔少,就可以满足不再改易。 有时组织词义如编彩绘,严密漂亮光泽鲜艳。辞采富丽像斑斓锦绣,情调凄婉如乐器和 弦。果真自己没有独创,恐怕就要雷同前贤。虽出自个人锦心绣口,也怕别人用于我先。 假如确实有伤品誉,虽然心爱一定削删。 有时个别句子出类拨萃,象芦苇开花禾苗秀穗。如声不可拴,影不可追,佳句孤零零超 然独立,绝非庸言能够相配。心茫然很难再寻佳句,犹豫徘徊又不忍将客观存它舍弃。 文有奇就象石中藏玉使山岭坐辉, 又象水中含珠令河川秀媚。 未经整枝的灌木纵然不美, 招来美丽的翠鸟也会为它增色添光。又好比《下里巴人》的俚调连缀在《阳春白雪》雅 曲之中,反而会增加了它的奇伟。 有时候写成短小的诗文,面对单薄的内容却少有兴趣。俯看下文孤独而没有响应,仰观 上文空荡而无所应承。好比孤弦独奏,虽蕴涵清韵,却单调没有和声。 有时候文辞憔悴,虽徒事浮靡,语言却缺少光泽。把美丑混为一体,质地上乘的美玉也 会因疵累而成瑕,又好比堂下管乐奏出偏急的调音,虽欲与堂上雅乐相应,却由于曲调 急促不能协调。 有时候抛弃文章的内容义理,以保存文辞的奇瑰,只能是徒然追循文字的虚浮和细微。 言辞缺少感情和鲜明爱憎,文辞轻飘飘而不真实,就好比在单弦上弹奏,音调虽和谐, 却并不能感人。 有时候文章写得奔放恣肆,音韵格律轻佻鄙俗,仅仅为了迎合世俗,纵然声调再高,品
6

位也是低下。如同《防露》与《桑间》 ,纵然感人,却并不高雅。 有时候文章写得清新空灵而柔美简约,也摒弃了浮辞滥调,但由于过分平淡却像没有调 料的肉汁;又像抚琴演奏质朴清曲,纵然一人唱三人和,也只能说雅致却并不艳美。 至于文辞繁简、谋篇布局,其灵活应变也自有微妙之处。有时语言朴拙而喻义巧妙,有 时思想质朴而文辞飘逸。有时因袭旧辞而每出新意,有时沿袭浊音而变化清音。有时稍 一观览便能明察文义,有时深入钻研才能悟得深邃。就好比舞者合着节拍挥动衣袖,歌 者和着琴弦唱出歌声,这里的奥妙轮扁说不出来,也非文辞所能阐明。 士人们博通为文的法式与规约,很让我打心里佩服。要知道世上一般人写作中常犯的过 错,认识先贤们文章的长处。先贤们作文纵然发自内心,构思精巧,有时还要遭到目光 笨拙者的讥笑。那琼花玉草一样美妙的文辞,只要勤于学习也会像遍布田野的大豆一样 唾手可得。他们像风箱鼓风一样没有穷尽,和天地同生同长。世上的美妙文辞虽然纷纭 繁多,可叹的是我所能采集到的不满一捧。我常怕自己才短智拙,学识空疏,难于学习 先贤的美言,写成美文,所以在小诗短韵上蹒跚徘徊,聊以用平庸的音调杂凑成曲。写 成文章后总是充满遗憾,哪里还有踌躇满志的骄傲之感!生怕自己的文章覆盖瓦罐落满 灰尘也无人叩击,只能被音响清越的鸣玉取笑不已。 至于文思灵感到来的时机,顺通和阻塞的机遇,则是来时不可遏,去时不可抑;隐藏时 像是影随光灭,出现时像响随声起。当灵感的时机到来的时候,什么样的纷丝乱絮理不 出头绪?当文思像疾风在胸中涌起的时候,文辞就像清泉流淌似的从口中涌出。丰盛的 文思纷纷涌现,络绎不绝,只须尽情落笔成文,但见满目是富丽的辞藻,充耳是清越的 音韵。及至感情凝滞,神志停塞,像干枯的树木兀立不动,像干涸的河床流水断绝;只 能聚拢精神,凝聚思绪,再去探求。那灵感隐隐绰绰,愈加掩蔽,那文思涩若抽丝,难 以抽理。所以有时候竭心尽力构思成文反而多有懊悔,有时候随意挥洒反倒少有错误。 虽然文章出自我手,但文思灵感却绝非我所能把握,所以常独自慨叹,我哪能知道文思 开阖通塞的缘由? 文章作用很大,许多道理借它传扬。道传万里畅通无阻,勾通亿载它是桥梁。往能挽救 文武之道使之不至衰落,它能宏扬教化使其免于泯灭。人生道路多么广远它都能指明, 世间哲理多么精微客观存在都能囊括。它的作用同雨露滋润万物本比,它的手法幽微简 直与鬼神相似。文章刻于金石美德传遍天下,文章播于管弦更能日新月异。

《沧浪诗话·诗辨》全篇翻译 学诗的人要以识见为主:入门要须要正,取法应该高;要以汉、魏、晋、盛唐的诗 人为师,不以开元、天宝之后的诗人为榜样。如果自己产生退缩屈从之心(不敢向盛唐 诗人学习) ,就会有下劣诗魔进入他的胸臆,这是由于他立志不高。行路没有走到终点, 这还是可以加油继续向前走得;假如开始走时路的方向就错了,那就会越跑越远了; (作 诗取法不高)这就是入门不正啊!所以说:取法其上,仅得其中;取法其中,这就定得 其下了。又所以说:智慧见识超过老师, (老师)仅可以传授(作诗之法)与他;智慧识
7

见与老师相等同, (他所接受于老师的)就要减少到老师的一半了。学诗的工夫要从学习 最好的作品开始,而不可从低下的作品学起。先要熟读《楚辞》 ,朝夕诵读吟咏,以作为 学诗之根本;下及《古诗十九首》 , 《乐府》四篇,李陵、苏武诗和汉魏五言古诗都必须 熟读;再将李白、杜甫的诗集反复研读,好像现在的人研治经书那样,然后广泛吸取盛 唐名家诗之精华,酝酿于胸中,时间长了就自然深入领悟(作诗的奥妙)了。这样,虽 然未必达到(学诗的)最高境界,也不会失去(学诗的)正路。这就是(佛教禅宗所说 的)从顶门上做起,可以说是向上的门路,可以说是直接寻求到根本,可以说是顿入了 法门,可以说单刀直入之法。 诗的风格有九类:高、古、深、远、长、雄浑、飘逸、悲壮、凄婉。作诗的用力处 有三个:起结、句法、字眼。诗的总的风格类型有二种:从容不迫和沉着痛快。诗歌创 作的极致有一样:入神。作诗而能到入神的境界,这就到顶点了!到尽头了!无以复加 了!只有李白、杜甫达到了这个境界,其他人达到这个境界的很少了。 禅宗的流派很多,有大乘和小乘之分,南宗和北宗之派,正道和邪道之路;获得正 法的人,才是领悟了真谛。至于声闻、辟支的小乘,都不是正法。论诗如同论禅:汉、 魏、晋等古诗和盛唐诗是作诗的第一义的真谛,大历以来的诗就已落入第二义了。晚唐 诗,就像是声闻、辟支果的小乘了。学习汉、魏、晋与盛唐的诗,就像学禅宗的临济宗 门下。学习大历以来的诗,就像学曹洞宗门下。大抵上禅道在于妙悟,诗道也在于妙悟。 且说孟浩然的学力在韩愈之下很远, 可是他的诗却独独超出韩愈之上的原因, 就在于 (孟 浩然诗)一味地妙悟罢了。只有悟,才是当行本行。然而悟有浅有深,有的人悟得有限, 有人悟得透彻,有人悟得一知半解。汉魏诗人是懂得上乘的第一义的,不必假借于悟。 谢灵运至盛唐诸诗人,是透彻的悟;此外虽然也有悟的人,都不是悟得第一义的真谛的。 我这样的评论不僭越,辨别不狂妄。天下有可以废弃的人,没有可以废弃的言论。诗的 道理就是如此。如果以为不是这样,那就是所见诗歌不广,研究考察诗歌不够深入。试 取汉、魏的诗深入钻研,再取晋、宋的诗深入钻研,再取南北朝的诗深入钻研,再取沈 佺期、宋之问、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陈子昂的诗深入钻研,再取开元、天宝 诸家的诗深入钻研,再只取李白、杜甫二人的诗深入钻研,又取 “ 大历十才子 ”的诗深入 钻研,又取元和年间诗人的诗深入钻研,又取晚唐诸位诗人的诗深入钻研,又取本朝苏 轼、黄庭坚以下诸位的诗深入钻研,它们真实的是非是不能掩盖的了。倘若在这里还没 有清楚的见解,那就是被邪魔外道蒙蔽了他的认识真实的能力了,那就不可救药了,终 究不能领悟了。 作诗要有另一种才能,这与读书学问没有关系;作诗要有另一种兴趣,这与抽象说 理没有关系。然而古人没有不读书,不深研理论的呀。但是(他们)不沉溺于理论逻辑, 不落入语言的束缚(而能有言外之意) ,这才是上等的。诗歌,是吟咏情志心性的。盛唐 的诗人(作诗)只在诗的意趣,有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所以他们诗歌的美妙之处清 莹澄澈,玲珑剔透, (别人)难以接近,好像空中的音响,形貌的色彩,水中的月亮,镜 中的形象,言有尽而意无穷。近代诸公对诗歌写作作特别的理解领会,于是以文字为诗,
8

以议论为诗,以才学为诗。以这些东西写诗, (写出来的诗)岂有不工整的呢,然而却终 究不像古人的诗了。原因在于缺少一唱三叹的委婉的韵味啊!而且他们的诗作大多致力 于使事用典,不追求兴致情韵;用字必有来历,押韵必有出处,读完全篇,也不知诗的 主旨落在何处。他们的末流更严重,焦躁叫嚣,愤怒乖张,大大地背离了(诗歌)温和 忠厚的传统之风,简直就是以叫骂为诗了。诗到了这种地步,可说是遭一次劫难的厄运 了,可说是大不幸了。然而近代的诗就没有可取的了吗?回答说:有的,我只取其中合 于古人(作诗标准)的作品罢了。本朝初期的诗尚能沿袭唐人:王禹偁学白居易,杨亿、 刘筠学李商隐,盛度学韦应物,欧阳修学韩愈的古诗,梅尧臣学唐人平淡的地方。到了 苏轼、黄庭坚,才开始运用自己的方法写诗,唐人诗风才改变了。黄庭坚更是在锻炼安 排钩深峻刻上下功夫,后来他的诗法盛行,海内称为江西诗派。近世赵赵师秀、翁卷之 辈,独独喜欢贾岛、姚合的诗,稍稍恢复接近了(贾岛、姚合)清寒苦瘦的诗风。江湖 派诗人大多仿效这种诗体,一时自称是唐诗的正宗,他们不知(自己 )是只落入了声闻、 辟支的小乘境地,哪里就是盛唐诸公的大乘正法的境界呢!唉!正法眼藏不传己经很久 了。唐诗的理论没有得到倡导,唐诗创作的真谛却一直是明白的。现在既然高唱他们的 诗就是唐诗正宗了,那么学诗的人就会说真正的唐诗只不过就是这个样子呀,这不是诗 歌发展道路的又一个大不幸吗!所以我不自度德量力,就定下诗的宗旨,而且借禅理以 喻诗,推求汉、魏以来诗歌的本源,而断然决然地认定(作诗)应当以盛唐为法(原注: 我后来舍而不说汉、魏,而只说盛唐,是认为汉、魏古诗的体制已经完备了) 。 (这样) 虽然会得罪当世的君子,也是在所不辞的。 诗要另有一种特殊的才能,这和多读书有学问没有什么关系;诗要另有一种意趣, 它是抽象说理所达不到的。可是古人没有不多读书做学问,不多通晓人情物理的。所谓 不运用逻辑推理,不把话说尽而有言外之意,才是上等的。诗,是吟咏内心情志的。盛 唐的诗人着重在诗的意趣,有如羚羊挂角,没有踪迹可求。所以他们诗歌的高妙处透彻 玲珑,难以直接把握,好象空中的音响,形貌的色采,水中的月亮,镜中的形象,言有 尽而意无穷。近代诸公对这个问题作特别的理解,于是以文字为诗,以才学为诗,以议 论为诗。以这样的方法来作诗,哪里是不下工夫,却终究不如古人的诗。大概在一唱三 叹的婉转悠长的韵味方面,有所欠缺吧。而且他们的作品多致力于使用典实,不讲求神 韵情致;用字必有来历,押韵必有出处,全篇读完,也不知主旨何在。他们的末流更严 重,叫噪怒张,大大违背了忠厚的传统,几乎以谩骂攻讦为诗。诗到了这种地步,可说 是一次厄运,可说是一次劫难了。那么近代的诗就没有可取的吗 ? 回答说,有可取的,我 取那些合于古人的作品罢了。本朝初期的诗还在沿袭唐人:王禹偁学白居易,杨亿、刘 筠学李商隐,盛度学韦应物,欧阳修学韩愈古诗,梅尧臣学唐人平淡的诗风。到了苏轼、 黄庭坚,才按照自己的法式来写诗,学唐人的诗风才变了。黄庭坚在字句上更下了很深 的工夫,他那套诗法后来很盛行,海内称为江西诗派。近世赵紫芝、翁灵舒等人,唯独 喜欢贾岛、姚合的诗,又稍稍接近清苦的诗风。江湖派诗人大多仿效这种诗体,一时自 称是唐诗的正宗,不知道他们只是进入声闻、辟支的小乘境地,哪里象盛唐诸公达到了
9

大乘正法的境地呢 !唉!正法己经很久不传了。唐诗的理论没有大力倡导,唐诗创作的真 谛却是明白的。现在既然提倡江西诗派就是诗正宗,那么学诗的人就会认为唐诗不过只 是这个样子,这不是诗发展的又一不幸吗 !所以我不自量力,从而定下诗的宗旨,而且借 禅理来作比喻,推求汉魏以来诗歌的本源,而断然地认定应当以盛唐为法。即使会得罪 当世的君子,也是不退避的。

10


相关文章:
答李翊书原文及翻译
答李翊书原文及翻译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答李翊书原文及翻译答...在仁义的道路上行进,在《诗》《书》的源泉里游弋,不要迷 失道路,不要断绝...
韩愈《答李翊书》原文及翻译
韩愈《答李翊书》原文及翻译_工作范文_实用文档。韩愈《答李翊书》原文及翻译 说明:以下黑色字为原文,红色字为翻译。如有错漏,请在评论中指出,华语网纠错专员...
《答李翊书》译文
《答李翊书》译文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答李翊书》 六月二十六日,韩愈白,李生足下:你来信的文辞立意很高,而那提问的态度是多么 谦卑和恭敬呀。能够这样...
《答李翊书 韩愈》阅读答案及译文
《答李翊书 韩愈》阅读答案及译文_从业资格考试_资格考试/认证_教育专区。答李翊书 韩愈 1 六月二十六日,愈白。李生足下:生之书辞甚高,而其问何下而恭也...
答李翊书翻译
答李翊书翻译_英语学习_外语学习_教育专区。《答李翊书》 [译文]六月二十六日,韩愈向李生足下禀告: 你来信中的文辞很好,而你又问得 怎么谦虚而恭敬啊!能象...
答李翊书
答李翊书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文言文阅读阅读下文,完成第 1~5 题 答...在仁义的道路上行进, 《诗》 书》 在《 的源泉里游弋,终我一生都这样做而已...
答李翊书文言现象详解
《答李翊书》译文 3页 免费 原道 韩愈 5页 免费 答李翊书教案 51页 免费如要投诉违规内容,请到百度文库投诉中心;如要提出功能问题或意见建议,请点击此处进行反...
答李翊书教案
喜欢此文档的还喜欢 答李翊书 37页 免费 答李翊书教案 51页 免费 《答李翊书》译文 3页 免费 答李翊书 24页 免费 答李翊书教案 51页 2下载券...
韩愈《答李翊书》
韩愈《答李翊书》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韩愈《答李翊书》(片段) 愈之所...译文 1: 我所写的文章,自己也不知道它达到没有达到“古之立言者”的境界;...
6答李翊书
第十三讲:答李翊书、送... 17页 免费 《答李翊书》译文 3页 免费 答李翊书 3页 免费 6、7的分与合 暂无评价 3页 免费喜欢此文档的还喜欢 ...
更多相关标签:
答李翊书 | 答李翊书原文及翻译 | 答李翊书读后感 | 韩愈 答李翊书 | 答李翊书翻译 | 答李翊书阅读答案 | 答李翊书赏析 | 答李翊书讲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