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 >>

柳宗元的四篇寓言


《蝜蝂(fùbǎn)传》

原文
蝜蝂者,善负小虫也。行遇物,辄持取,昂其首负之。背愈重,虽困剧不止也。其背甚 涩,物积因不散,卒踬仆不能起。人或怜之,为去其负。苟能行,又持取如故。又好上高, 极其力不已,至坠地死。 今世之嗜取者,遇货不避,以厚其室,不知为己所累,唯恐其不积。及其怠而踬也,黜 弃之,迁徙之,亦以病矣。苟能起,又不艾。日思高其位,大其

禄,而贪取滋甚,以近于危 坠,观前之死亡不知戒。虽其形魁然大者也,其名人也,而智则小虫也,亦足哀夫![1]

译文
蝜蝂是一种擅长背东西的小虫。 (它)爬行时遇到物体,就抓取过来,抬起头背着它们。 (背负的) 物体越来越重, 即使非常疲乏也不停止。 它的背很粗糙, 因而物体堆积不会散落, 最终被压倒爬不起来。有时人们可怜它,替它除去背上的物体。可是如果它还能爬行,就像 原先一样抓取物体。它又喜欢往高处爬,用尽了它的力气也不停止,直至跌落在地而死。 现今世上那些贪得无厌的人,见到钱财不避开,用来增加他们的家产,不知道财货已成 为自己的负担,还只怕财富积聚得不够。等到一旦因疏忽大意而垮下来的时候, (他们)有 的被罢官,有的被贬往边远地区,也算吃了苦头了。如果一旦被起用,他们又不思悔改,天 天想着提高自己的地位, 加大自己的俸禄, 而且变本加厉地贪取钱财, 以至接近摔死的程度, 看到以前由于极力求官贪财而自取灭亡的人也不知接受教训。即使他们的外形看起来庞大, 他们被名为"人",可是见识却和小虫一样,也太可悲了!

词语释义
〔蝜蝂(fù bǎn) 〕 ,一种黑色小虫,背隆起部分可负物。 〔困剧〕非常困倦疲累。困,疲乏。剧,很,非常。 〔因〕因而。 〔辄持取〕就去抓取。辄,就。 (涩)不光滑。 〔卒〕最后,最终。 〔踬仆(zhì pū) 〕跌倒,这里是被东西压倒的意思。 〔或〕有时。

〔去〕除去,拿掉。 〔负〕负担,指小虫身上背的东西。 〔苟〕尚且。 〔又持取如故〕故,原来。 〔好(hà o) 〕喜爱。 〔上高〕爬高。 (已)停止。 〔嗜取者〕贪得无厌的人。嗜,贪,喜好。 〔货〕这里泛指财物。 〔厚〕动词,增加。 〔室〕家。 〔怠(dà i) 〕通“殆”,松懈。踬:跌倒,这里是垮台失败的意思。 〔黜(chù )弃〕罢官。下文“迁徙”是“流放”的意思。 〔迁徙〕这里指贬斥放逐。 〔病〕疲惫。 〔以〕通“已”,已经 〔不艾(yì ) 〕不停止。艾,止息,停息,悔改。 〔 滋〕更加。 〔前之死亡〕前人因贪财而死的。 〔形〕形体。 〔魁然〕壮伟的样子。 〔名人〕被命名为人,意义为被称作是人。 〔辄〕立即,就 〔或〕有时 〔故〕原来一样

寓意
这是一篇寓言小品,借小虫蝜蝂事,讽刺“今世之嗜取者”聚敛资财、贪得无厌、至死不 悟的丑恶面目和心态,它的寓意为要懂得知足常乐,不要太贪心。本文虽然短小,却像是一 面明镜, 映射出当时社会的黑暗现实。 作者善于观察生活, 写小虫持物负重的本性如可目睹; 更善于思考社会人生问题,写贪官污吏的贪婪成性入木三分。文章类比恰切,过渡自然,语 言犀利,叙事生动,议论精警,寓意深刻,具有很强的批判精神。千载至今,仍能警戒世人。

《临江之麋》

原文
临江之人,畋得麋(mí )麑(ní ),畜之。入门,群犬垂涎,扬尾皆来。其人怒。怛之。自 是日抱就犬,习示之,使勿动 。稍使与之戏。积久,犬皆如人意。麋麑稍大,忘己之麋也, 以为犬良我友,抵触偃仆,益狎。犬畏主人,与之俯仰甚善。然时啖其舌。 三年,麋出门,见外犬在道甚众,走欲与为戏。外犬见而喜且怒,共杀食之,狼藉道上。 麋至死不悟。

翻译
临江有个打猎的人,捉到一只麋鹿,把它带回家饲养。刚一进门,一群狗流着口水,都 摇着尾巴来了,那个人非常愤怒,便恐吓那群狗。从此主人每天都抱着小鹿去接近狗,让狗 看熟了,使狗不伤害它。后来又逐渐让狗和小鹿在一起玩耍。时间长了,那些狗也都按照主 人的意愿做了。小鹿逐渐长大了,忘记了自己是头鹿了,把狗当作自己真正的朋友,时常和 狗互相碰撞在地上打滚,越来越亲近。狗害怕主人,于是和鹿玩耍,和鹿十分友善,但时常 地舔自己的嘴唇。 多年之后,鹿走出家门,看见大路上有一群野狗,立刻跑过去想跟它们玩耍,这群野狗 见了鹿既高兴又愤怒,一起把它吃掉,鹿的尸体七零八碎散落在地上,鹿到死也不明白自己 死的原因。

注释
畋(tiá n) : 打猎。 麋(mí )麑(ní ):麋鹿。麋,一种小型鹿类。这里“麋”、“麑”同义。 畜(xù ) :饲养。 垂涎:流口水。 扬尾:摇尾巴。 皆:都。 怛(dá ) :惊吓,呵斥。 是:这。 日:天天、每天。

习示之:让狗看熟了。之:代词,指群犬。 良:的确。 自是:从此。自:从。是:这。 就:接近。 习:熟悉 抵触偃(yǎn)仆:碰撞翻滚。抵触,相互亲近地碰撞。偃(yǎn)仆:放倒。 稍:渐渐,逐渐。 善:友好,友善。 抵触:用头角相抵相触。 甚:很。 狎:态度亲近而不庄重。 使:让。 如:依照,按照。 益:更加。 就:接近。 俯仰:周旋,应付。 积久:日子一久。 示:给…看。 众:多。 共:一起。 以为:把……当作。 是:指示代词,这个,这样。 稍使与之戏:戏:游戏,玩耍 。之:代群犬。 然时啖其舌:然:表转折。时:经常,常常。啖其舌:舔它自己的舌头(想吃麋鹿) 。啖: 吃,这里的意思是"舔"。其:自己的。 悟:领悟。

狼藉:散乱(这里指尸体散乱不整。 ) 喜而怒:既高兴又恼火。

寓意
作者对封建守旧势力及其爪牙深恶痛绝, 采用寓言的形式, 对他们进行辛辣的讽刺和深 刻的揭露。 作者通过这则寓言尖锐地讽刺了那些倚仗权贵而得意忘形的小人物, 指出他们必 败的命运。也讽刺了那些无自知之明、认敌为友、结果招致灭亡的人。[1] "至死不悟"四个字,既表达了作者的厌恶之情,也勾画出麋的可怜与可悲.这则寓言故事在 写法上突出的是细致逼真的细节描写和心理描写,如"外犬见而喜且怒",用拟人的笔触刻画犬 的心理活动.。 麑至死不悟的原因是: 它忘却了自己的种群本性,而且在养尊处优的情况下没有学会 区分敌我。

寓言分析
寓言往往是先叙述寓言故事,然后加以评论,使用比喻,夸张,拟人等手法, 借助动物、 植物或人们相关的事例,来讽刺或揭露某些社会现象、做人之理,给人启示或教育。柳宗元 的这篇寓言小品则要你用心思考方能领会其含义。请你加以概括。 寓言描写了麑仗主人的宠势而傲“内犬”,最终落得个被“外犬”“共杀食之”的悲惨结局。 影射了那些无才无德、依势放纵、恃宠而骄的奴才,讽刺了他们的悲惨命运。也讽刺了那些 无自知之明,认敌为友,结果招致灭亡的人。

《黔之驴》 原文
黔(qiá n)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至则无可用,放之山下。虎见之,庞然大物也, 以为神,蔽林间窥之。稍出近之,慭慭然,莫相知。 他日,驴一鸣,虎大骇,远遁,以为且噬己也,甚恐。然往来视之,觉无异能者。益习 其声,又近出前后,终不敢搏。稍近益狎,荡倚冲冒。驴不胜怒,蹄之。虎因喜,计之曰: “技止此耳!”因跳踉大?,断其喉,尽其肉,乃去。[1-3] 噫!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向不出其技,虎虽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

是焉,悲夫![4]

注释
黔(qiá n)地名;即唐代黔中道,辖境相当今湖南阮水流域、湖北清江流域、重庆黔江流域 和贵州东北一部分。后来称贵州省为黔。 好(hà o)事者:喜欢多事的人。 船载以入:用船装运(驴)进黔。船,这里指用船的意思。以,连词,相当于而。 至:运到。 则:却。 之:代词,代驴。 庞然:庞大的样子。然,......的样子。 以为:把……当做。以:把。为:当作。 蔽林间窥之:藏在树林里偷偷看它。蔽,隐蔽,躲藏。窥,偷看、观察。 稍出近之: (老虎)渐渐走出树林接近它(驴) 。稍:渐渐。近,接近。 慭慭(yì nyì n)然:小心谨慎的样子。 莫相知:不了解对方(是什么东西) 。莫,不。相:动作一方偏指另一方。 大骇:非常害怕。大:非常。骇,害怕。 远遁:远远地逃走了。遁:逃走。远:遥远。 以为且噬己也:认为将要咬自己。且:将要。噬:咬。以:认为。己:自己。 然往来视之。然:表转折,然而,但是。往来:来来回回。视:观察。 觉无异能:觉得(驴)没有什么特殊的本领。异:特殊的。 者:表示揣度的语气。 益习其声:渐渐习惯了驴的叫声。习:熟悉,习惯。益:渐渐,更。 终不敢搏:始终不敢与它搏斗。终:最终。搏:扑、击。

稍:渐渐。 近:靠近。 益:更加。 狎(xiá ) :态度亲近而不庄重。 荡倚冲冒:形容虎对驴轻侮戏弄的样子。荡:碰撞。倚:依靠。冲:冲撞。冒:冒犯。 驴不胜怒:驴不堪恼怒。不胜:不能承担或承受。 蹄:名词活用为动词,用蹄子踢。 因:因此。 计之:盘算着这件事。计:盘算。之:指上文所说驴生了气只能踢的情况。 技止此耳: (驴)的本领不过如此罢了。技:本领,技能。止:只,仅。此:如此。耳:罢 了。 因:于是。 跳踉(tià o liá ng) :跳跃。 ?(hǎn) : (虎)怒吼。 尽:吃光。 乃:才。 去:离开。 断:断裂,这里指咬断驴的脖子。 噬:咬。

译文
黔这个地方本来没有驴,有一个喜欢多事的人用船运载(驴)进黔,运到后却没有什么 用处,就把它放置在山脚下,老虎看到它,是个巨大的动物,把它当作神, (老虎)躲藏在 树林里偷偷看它。渐渐地出来接近它,非常小心谨慎,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 有一天,驴一声长鸣,虎非常害怕,远远地逃走,认为(驴)将要咬自己,非常恐惧, 但是(老虎)来来回回地观察它,觉得它没有什么特殊的本领。 (老虎)渐渐地熟悉了驴的

叫声,又靠近它,出现在它的身前身后,但始终不敢进攻驴子, (老虎)渐渐地靠近驴子, 态度更加亲切而不庄重,碰撞靠近冲击冒犯它,驴禁不住发起怒来,蹄子踢老虎。老虎因此 高兴起来,心里算计这件事说:“驴的本领不过如此罢了!”于是跳起来大吼了一声,咬断了 驴的喉咙,吃光了它的肉,才离开了。 唉!外形庞大好像有德行,声音洪亮好像有能耐,(老虎)当初(如果说)看不出驴的 本领,老虎即使凶猛, (但)多疑、畏惧,终究不敢猎取驴子 。如今像这样的下场,可悲啊!

寓意
1.老虎角度:貌似强大的东西并不可怕, 只要敢于斗争, 善于斗争,就一定能战而胜之。 2.驴子角度:不要依赖他人或外力,必须自身努力,增强自身实力。

《永某氏之鼠》 原文
永有某氏者,畏日,拘忌异甚。以为己生岁值子,鼠,子神也,因爱鼠,不畜猫犬,又 禁僮勿击鼠。仓廪庖厨,悉以恣鼠不问。由是,鼠相告,皆来某氏,饱食而无祸。某氏室无 完器,椸无完衣,饮食,大率鼠之余也。昼累累与人兼行,夜则窃啮斗暴,其声万状,不可 以寝,终不厌。 数岁,某氏徙居他州。后人来居,鼠为态如故。其人曰:“是阴类,恶物也,盗暴尤甚。 且何以至是乎哉?”假五六猫,阖门撤瓦灌穴,购僮罗捕之。杀鼠如丘,弃之隐处,臭数月 乃已。 呜呼!彼以其饱食无祸为可恒也哉![1]

翻译
永州有一个人,畏惧犯日忌,禁忌特别厉害。他认为自己出生的那年是个子年,老鼠就 是子年的神,因此非常爱护老鼠,家里不许养猫养狗,禁止仆人击打老鼠;家里的仓库、厨 房,全任凭老鼠放纵横行不管。于是,老鼠们就相互转告, (别的地方的老鼠)也都来到他 家里,大吃大喝却没有任何灾祸。这个人家里没有一样完整的东西,衣柜里没有一件完好的 衣服;凡是吃的喝的东西,大都是老鼠吃剩下的。大白天,老鼠成群结队和人在一起活动, 到了夜晚,啃东西,咬东西,打打闹闹,发出的声音千奇百怪,闹得人睡不成觉,他始终不 感到讨厌。

过了几年,这个人搬到别的州去了。后来搬进来另外一家人,但老鼠依旧闹得还像过去 一样凶猛。新搬来的人说:"这些生活在阴暗地方的坏东西,偷窃打闹得尤其厉害,况且怎 样会到这样的地步呢"便借来了五六只猫,关闭上大门,撤除砖瓦用水浇灌老鼠洞,雇用仆 人到处搜寻追捕,杀死的老鼠堆得跟山丘一样,老鼠的尸体被扔在偏僻的地方,臭味好几个 月后才散去。 哎!你们认为这样吃饱喝足并且没有灾害的日子是可以永恒持久的吗![1]

详细注释
永有某氏【者】(……的人), 【畏】 (害怕)日,拘忌【异】(奇怪) 【甚】 (十分) 。 【以为】 (认为)己生岁【直】 (直同“值”,正逢)子,鼠,子神也, 【因】 (由于)爱鼠,不畜猫犬 , 【禁】 (禁止) 【僮】 (未成年的仆人)勿击鼠。仓廪庖厨, 【悉】 (都) 【以】 (任凭)恣鼠不 问。 【由是】 (因此) ,鼠【相】 (互相)告, 【皆】 (都)来某氏,饱食【而】 (表转折,但是) 无祸。某氏室无【完】 (完好)器,椸无完衣,饮食【大率】 (大多,大都)鼠【之】 (的) 【馀】 (同“余”,剩下的) 【也】 (虚词) 。 【昼】 (白天) 【累累】 (成群结队)与人【兼】 (一 同)行,夜【则】 (就)窃【偷偷】啮斗暴, 【其】 (它们的)声万状 ,不可以寝,终不【厌】 (讨厌) 。 数岁,某氏徙居他州。后人来居,鼠【为】 (做)态如【故】 (原来) 。其人曰:“【是】 (这)阴类恶物也,盗暴【尤】 (非常) 【甚】 (过分) ,且【何】 (什么) 【以】 (因为) 【至】 (到) 【是】 (此程度) 【乎】 (虚词)哉?”【假】 (借)五六猫,阖门,撤瓦灌穴, 【购】 (雇 佣)僮罗捕之。杀鼠如丘,弃之【隐】 (偏僻)处,臭数月【乃】 (才) 【已】 (停止) 。呜呼! 【彼】 (这些老鼠) 【以】 (认为) 【其】 (老鼠所做的事)饱食无祸【为】 (是) 【可】 (可以) 【恒】 (永远,永恒) 【也】 (虚词) 【哉】 (语气词,啊) ! (括号内为注释)

注释
畏日:古人迷信,相信日子有吉凶,对日辰的迷信忌讳。恐怕触犯日忌。 拘忌异甚:禁忌特别奇怪。 生岁直子:出生的年份逢子年。 直:通“值”,遇到。子:农历的子年。 悉:全 恣(zī) : 放纵。 僮:未成年的仆人 由是:于是

仓廪:古时称谷仓为仓,米仓为廪,这里泛指储存粮食的仓库。 庖厨:厨房。 悉:都 完:完好的 椸(yí ) :衣架。 盗暴:盗吃食品、糟蹋物品。 数岁:几年 徙:迁移 故:以前 阖门:关闭门户。 购僮:雇用仆人。购:雇用 假:通“借”,借来 甚:厉害 已:散去 厌:讨厌 已:消失 乃:才 大率:大都

寓意
第一种角度:凡是害人的东西,即使一时可以找到"保护伞",但这种庇护是不可能长久 的,最终还是没有好下场。 第二种角度:对待那些坏人坏事,决不能姑息、妥协,要勇于面对、坚决予以打击,更 不能非常禁忌迷信。决不能任由他们胡作非为。暗喻小人得志虽能嚣张一时,却不能长久。 依仗权势的小人会遭到彻底被消灭的下场。 第三种角度:多行不义必自毙;恶有恶报,只怕时机未到;姑息养奸必将招致祸患;只

要采取积极手段,坚决斗争,才是正确对待鼠一类小丑的唯一办法。 《永某氏之鼠》 比喻那些自以为“饱食而无祸”的人作老鼠, 指出他们“为态如故”, 以“饱 食无祸为可恒”,那他们一定会遭到彻底被消灭的惨祸。 这则寓言,深刻有力地讽刺了封建剥削阶级丑恶的人情世态,讽刺了纵恶逞凶的官僚和 猖獗一时的丑类。


相关文章:
柳宗元的四篇寓言
柳宗元寓言文学的审美特... 4页 1下载券柳​宗​元​的​四​篇​...〔辄〕立即,就 〔或〕有时 〔故〕原来一样 寓意这是一篇寓言小品,借小虫...
论柳宗元的寓言
二、柳宗元寓言创作的风格特色 柳宗元寓言创作的代表作品在严格意义上只有七篇: ...四季养生 中医养生与保健 中医养生知识大全 女人养生之道88份文档 ...
柳宗元寓言的人文精神
文〉等篇,於此,亦一概以寓言視之,因為這些文章同時既有情節,又有比喻寄託 ...(註四) 祭文中,他對呂溫致上極高的崇敬,其實正是由於呂溫的仕途與柳宗元...
田寓言四篇
《 学习目标: 言四则》 1、能用自己的话多角度概括寓言的寓意,学习编写寓言,...【主题阅读】 黔之驴① 柳宗元 黔之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至则无可用,放之山...
古代文学复习资料
4.杂文(小品式的论说文) : 《杂说》四篇: 《龙说》 《医说》 《崔山君...4.柳宗元寓言里,成功地运用了比喻、夸张、幽默、人格化等手法,把先秦诸子散文...
古代文学
” (韩愈, 柳宗元) 4、韩愈: 《杂说》共有四篇, 《龙说》 , 《医说》 ...最有特色的两类是: (1)寓言小品:代表作《三戒》 (临江之麋,黔之驴, 永某氏...
从先秦寓言看柳宗元寓言的艺术成就
一是柳宗元开创了寓言独立的文学 作品形式,而先秦寓言往往只是诸子散文的有机组成部分,都没有独立成篇;二是柳宗元开拓 了寓言讽刺文学的重要形式,而先秦寓言,说理...
西南大学网络教育大学语文作业答案
(愠:生气( 《孔孟语录八》 ) D: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论述题] 四、阅读题 阅读柳宗元寓言二则》中的《??传》,按要求作答 永...
16春西南大学《大学语文》第二次作业
,贤臣不得施展才华 D.D:志大量小,才有余而识不足 纠错 (10.0 分)4. ...柳宗元寓言二则》中所写的??的特点是() A.A:性情温和 B.B:行动矫捷 C....
2012秋大学语文一到四次作业答案
2012秋大学语文一到四次作业答案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大学语文一到四次作业...2、柳宗元寓言二则》的两篇短文的共同主题是什么?这两则寓言体现了作者寓言文...
更多相关标签:
柳宗元寓言 | 柳宗元的寓言 | 柳宗元的寓言代表作 | 柳宗元寓言故事 | 柳宗元的寓言故事 | 柳宗元散文名篇 | 柳宗元名篇 | 短篇寓言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