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中古声母系统在现代汉语中的踪迹


  Journal of Radio & TV University ( Philosophy & Social Sciences)                               No. 3 ,2006 (Sum No. 138)

  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

06 年第 3 期 ( 总第 138 期)  

中古声母系统在现代汉语中的踪迹
The Trace of Initial Consonant s of Ancient Chinese in t he Modern Chinese

高怀志
GAO Huai - zhi
( 呼伦贝尔学院 ,内蒙古 呼伦贝尔 021008)
( Hul unbei r College , Hul unbei r Inner Mongolia Chi na 021008)

  [ 摘   ] 现代汉语的声母系统不同于古代汉语 ,但其间有一定联系 。古代汉语的声母曾经影响了现代汉语的语音 、 要 语
汇和汉字形声字 。考察其间的联系 ,可以开拓汉语教学的空间 ,使现代汉语语音教学和中古语音知识融会贯通 。

[ 关键词 ] 古汉语声母 ; 影响 ; 现代汉语 [ 中图分类号 ] H113 [ 文献标识码 ] A [ 文章编号 ]1008 - 0597 ( 2006) 03 - 0054 - 02 Abstract : Initial consonants of
Chinese teaching. modern Chinese are different from t hem in t he ancient Chinese ,but t hey have certain relationships . Ancient initial consonants have influence on modern pronunciation ,vocabulary and Chinese characters . This influence is knew ,will open t he door of t he modern

Key words : Ancient initial consonants ;

Influence ; Modern Chinese

   现代汉语的语音教学 , 是这门课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 分 。教材版本虽然很多 ,教学内容却很少变化 。如果能在这 个部分的教学中间联系古代汉语语音知识 ,理清中古语音对 现代语音 、 语汇和形声字的影响 , 做到古今汉语知识融会贯 通 ,或许能够克服现代汉语语音教学的单调 , 获得理想的教 学效果 。下面从四个方面考察中古声母系统对现代汉语的 影响 ,即存在于现代汉语中的中古声母系统的踪影 。

同源词呈现不同层面的分布 。迄今还没有全人类的同源词 , 说明人类是在不同地域进化而产生语言 ,并非同一族群产生 语言之后再迁徙各地 。 语转从时间考察 ,有古今语汇音义的联系 。古汉语中的 “栗冽” 变成现代汉语中的 “凛冽” 亦” “也” 沃若” “ ; 变成 “ ; 、 “翁如” 的后一个字 , 是 “形容词语助” 发展成现代汉语的形 , 容词后缀 “然” 。这种转化多数改变了音节中的韵母 ,保留音 节前面的辅音声母 。 我们可以用全称肯定 ,现代汉语中的 21 个辅音声母 ,都 连接着语转后产生的同源词 。语转的意义是既发展了语言 语汇 ,又丰富了语言语汇 ,产生了大量的同义近义词语 ,以适 应不同表达的需要 。 语转在语音方面的转变 ,往往是声母后面的韵母 ,声母是惰 性的。从现代汉语考察语转 ,会发现同一发音部位的几个声母 , 可能拼成一组同义词语。现代汉语有六组声母 :唇音包括双唇 和唇齿音 b p m f 、 舌尖中音 d t n l 、 舌根音 g k h 、 舌面音 j q x 、 舌 尖后音 zh ch sh r ,舌尖前音 z c s 。其中唇音一组 ,囊括着古今汉 语所有的否定词。用双唇紧闭表示否定 ,应该是在汉语的原始 形态就确定了的。不、 没、 ,声母都是双唇音 ,非、 微、 , 别、 莫 弗、 否 是唇齿音。而唇齿音是从上古的双唇音分化出来的。无、 未等 零声母音节 ,在中古属于 “微母”声母是唇齿浊辅音 V [v] 。类 , 似于唇音表示否定 ,古代汉语有三个近指代词 “兹” 此” 斯” “ “ 、 、 , 正好对应了一组舌尖前音 z c s 。

   、 一 从声母的发音部位考察同源词和语转
“本来音与义在造词之初 ,并没有绝对的联系 ,但经过社 会约定俗成的词语 ,在不同时代 ,不同地域 ,却可以孳生分化 为一组组语音相近 ,音义相通的同源词 。 ” —— — 胡奇光 《中国小学史》 语转 ,是语言发展中的普遍规律 。在中国 , 早已被汉代 学者扬雄发现 , 写进了 《方言》 这部早期的语言学著作 。后 来 ,经过清代小学大家戴震撰写 《转语二十章》 而理论化 。语 转是学习古今汉语必须深入理解的一个重要概念和道理 。 语转从空间考察 , 有地域语言和方言的 , 呈现明显的层 次 。考察类比印欧语系的不同语种 ,会发现 “太阳” “水” 和 这 些概念发音的接近 ; 考察汉藏两种语言 , 也会发 现 汉 语的 “旧” 和藏语的 “尼玛” 的对应 “玛” , 是词缀 , 相当于 “日头” 的 “头” 。有学者编了 《汉藏同源词典》 。再往下考察 ,同一个语 种的不同方言 ,也有同源词的对应 。语系 、 语族 、 语种 、 方言 ,
[ 收稿日期 ]2005 - 05 - 17 [ 作者简介 ] 高怀志 ( 1963~) ,男 ,呼伦贝尔学院中文系 ,副教授 。

— 54



  高怀志   中古声母系统在现代汉语中的踪迹                            语言文字学研究   在训诂中掌握 “声义互求” 的方法 ,疑于义者 ,以声求之 ; 疑于声者 ,以义证之 。可以考证 ,今天的白族 ,是中古文献记 载的
棘 人

的发展趋势以分化滋生为主 。而汉字大量的形声字 ,是上古 时代的创制 。所以 , 声符字与整字读音的一致 , 是秦汉上古 时代音韵系统的一致 , 依照唐宋时代的读音 , 有些声符不再 准确表音 ; 有的早期文献中的反切用字也不再准确 , 中古时 代的学者视为类隔 。 现代汉语唇音声母有 b p m f 四个 。双唇音古称重唇音 是 b p m ,唇齿音古称轻唇音 f 。中古时代的学者为轻唇音所 困扰 ,提出了关于反切用字的一个概念 “类隔” 。直到清代钱 大昕才做出科学的解释 ,f 是由重唇音 b p 分化出来的 ,是后 出现的一个声母 。承认这个分化 ,方能解释声符字读音和整 字读音分离的现象 。如悲徘 ,声符字非是轻唇音 f ,而整字读 重唇音 b p ; 旁仿 ,声符字方 ,是轻唇音 f ,整字读重唇音 p ; 埠 捕 ,声符字阜甫都是轻唇音 f ,而整字都读重唇音 b 。反之 ,整 字读轻唇声母 f 的蹼头的蹼字 ,声符字却读重唇音 b 。 《切韵》 系统的舌上音 “知彻澄” 演化为现代汉语的 zh ,
ch sh ; 舌头音 “端透定”演化为现代汉语的 d t 。依照钱大昕 ,

人 ,上古时代从河南濮水地区南迁的濮人 。新疆的锡

伯族 ,其祖先是鲜卑 。大兴安岭 , 应该是古籍所载的大鲜卑 山 。这些称谓的演进 , 都是保留着声母的一音之转 。所谓 “声义互求”声是语音 ,狭义的 , “声” 应该是音节开头的声母 。

二、 从声母送气与不送气考察汉字形声字和近义字
   “全浊声母清化后 ,平声送气 ,仄声不送气 。 ” “现代的塞音塞擦音声母 , 读上声的字来自 《切韵》 的清 声母 ,不送气的是全清 ,送气的是次清 。 ” —— — 张双棣 《古代汉语知识教程》 现代汉语声母依据发音部位划分六组 ,其中每组前两个 的区别 ,仅仅在送气与否 。它们是 b 和 p ,d 和 t ,g 和 k ,j 和
q ,zh 和 ch ,z 和 c 。考察现代汉语的若干语素和字 , 就会发

现 ,送气与否 , 区别语义的功能微乎其微 。所以有人提出过 种种设想 : 送气音与对应的不送气音 , 在古汉语可能是一个 音位 , 其差别尚不足以区分语义 ; 或许 , 古汉语本没有送气 音 ,全是由同一个发音部位的不送气音分化出来的 。这些设 想都是正确的 ,早已为研究古音的学者所揭示 。 这种语音发展分化的迹象 , 在现代汉语的形声字中 , 表 现为声符字与整字读音的异同 。声符不送气 , 整字可能送 气 :包不送气 ,而跑炮咆送气 ; 典不送气 ,而腆典 见送气 ; 广不送 气 ,而矿旷扩送气 ; 己不送气 ,岂杞送气 ; 戋不送气 ,而钱浅送 气 ;召不送气 , 而超送气 ; 卓不送气 , 而绰送气 ; 早不送气 , 而 草送气 ; 则不送气 , 而测侧送气 。反之 , 声符是送气字 , 整字 可能是不送气字 : 皮送气 , 而被帔不送气 ; 台送气 , 而怠殆不 送气 ; 可送气 ,而舸不送气 ; 其送气 , 而基箕不送气 ; 丞送气 , 而拯不送气 ; 曹送气 ,而糟遭不送气 。 在 《切韵》 产生前后 ,这些声符仍然是准确表示整字读音 的 。后来 ,全浊声母消失 ,分平仄向不同的方向转化 ,就有了 这种声符读音和整字读音的分离 。 另外 ,现代汉语中这六对对应的声母 , 既然各自都有相 同的渊源关系 ,所以 , 各自都有义近或义通的所谓近义字 : b
p 有扁和片 ;d t 有底和蹄 ; g k 有裹和括 ;j q 有近和切 ;zh ch

的发现 ,这两组声母在上古本来是一个音位 , 或者 “知彻澄” 是从 “端透定” 分化出来的 。所以 “是” , 做声符 , 形声整字的 读音声母多为 d t , 如堤提 “出” ; 为声符 , 形声整字的声母有
d ,如咄咄怪事的咄 “尚” ; 为声符 , 形声整字的读音声母有 d t ,如党堂 。反之 ,声符 “多” 的声母为舌头音 d ,而形声整字的

声母或许是舌上音 ch , 如奢侈的侈 , 和目 多哆等字 “童” ; 的声 母为舌头音 t ,而形声整字有钅 童憧 ,声母为舌上音 zh ch 。 早期的反切 , 见于 《切韵》 “卑 , 府移切”依照今音 , 的有 , 被切字卑的声母 b ,反切上字府的声母是 f , 说明 b 和 f 的分 化关系 。 “贮 ,丁吕切”被切字贮的声母 zh ,而反切上字丁的 , 声母是 d ,说明了 zh 和 d 两个声母在上古的一致性 。

四、 从舌面和舌根音的同源关系考察异读和形声字
   “舌面前音 j q x 来自 《切韵》 ‘见溪群晓匣’ ‘精清从 的 和 心邪’ 两组 。 ” “舌根音 g k h 来自牙音和喉音 ‘见溪群晓匣’ 。 ” —— — 张双棣 《古代汉语知识教程》 现代汉语中的二十一个辅音声母 , 有三个舌面音 j q x 和三个舌根音 g k h ,它们的源头 ,重叠在 《切韵》 声母系统的 “见溪群晓匣” 这一组中古声母 。现代汉语的这两组声母各 有三个 ,呈现依次的对应关系 :j 和 g ,q 和 k ,x 和 h ,其来源是 重叠在一起的 。 所以 ,中古时代的一个字 ,发展到现代 ,可能分化为依次 对应的异读字 :j g 对应的有 “给”词中读 ji , 口语单用读 gei ; , “更” 有两读 ,三更天读 jing ; 东北方音 ,把 “街” 读做 gai ,茎 jing 和梗 geng ,是两个同义字 。q k 对应的有 “客”词中读 ke ,口语 , 读 qie “壳” ke 和 qiao 两读 ,音异义同 “卡” ; 有 ; 是多音字 ,读 ka 和 qia 。x h 对应的异读字有 “吓”单字成词读 xia , 做词素读 ,
he“巷” ; 有两读 , 街巷读 xiang , 巷道读 hang , 两音表义接近一

有重和沉 ;z c 有做和操 ,均为此例 。

   、 三 从上古声母的分化 ,考察汉字形声字的声符 与反切用字
   “凡轻唇之音 ,古读皆为重唇 。 ” —— — 钱大昕 《古无轻唇音》 “古无舌头舌上之分 ,知彻澄 ,三母 ,以今音读之 ,与照穿 床无别也 ; 求之古音 ,则与端透定无异 。 ” —— — 钱大昕 《舌音类隔之说不可信》 秦汉以前的上古声母系统 , 发展到唐宋中古时代 , 声母

致。

— 55



  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6 年第 3 期 ( 总第 138 期)   从形声字考察 “江” , 整字读 jiang ,声符字读 gong , j 对应
g。 “巧” 的声符字一致 , 都是  ; 缺” “考” “ “快” 的声符字一

是开口呼和合口呼 ,合称为洪音的 ,即 a o e 和 u 开头的韵母 , 这样 ,中古声母演化成 g k h 。 例如 “巷”中古还是单音字 《唐韵》 “胡绛切” , , 注 《集韵》 , 注 “户降切” 。韵母是 iang ,声母演化为 x ,就有了街巷的读音
xiang ; 韵母丢失了 i , iang 变为 ang ,则有了巷道的读音 hang 。

致 ,都是  ;q 对应 k 。 “雄” “宏” 声符字一致 , 是 x 对应 h 的 例子 “浒” ; 的声符字 “许” 对应 h “瞎” ,x ; “辖” 的声符字 “害” ,
x 对应 h 。

还有些同义字 , 也说明这两组声母依次对应的表义作 用 “旧” : “故” 对 应 g ; 掬” j “ “扛” 对 应 k ; 翔” q “ “航” 协” “ , “合” “衔” , “含” 对应 h 。 ,x 中古三十六声母中的 “见溪群晓匣”演化成现代汉语中 , 的 j q x ,还是 g k h , 显然和后面的韵母有关 。第一种途径 , 中古字音的韵母是细音 , 即齐齿呼 , 韵母的第一个音素是 i 的 ,或撮口呼 , 韵母的第一个音素是 ü , 那么 , 声母就演化 的 成 j q x 。因为现代汉语声母舌面音可以拼齐撮两呼 ,而舌根 音则不能 。第二种途径 ,为了迁就舌根音声母 g k h ,而丢失 了介音 i ,原来的韵母变成了开口呼 ; 或者原来的韵母本来就

“更” 《广韵》集韵》 , 《 并音庚 。当代审音定为 geng , 韵母是开 口呼 ; 方音有 jing , 做声符有形声字粳 jing , 韵母是齐齿呼 。 茎 jing 和梗 geng ,类比两字的音义 ,相同的成分多 ,声母有同 源关系 ,应该视为同源字 。 舌面音 j q x 有时和舌尖前音 z c s 依次对应 ,这两组声 母的来源 ,重叠在中古声母的 “精清从心邪” 一组 。对应关系 表现在形声字里 : 沮咀狙趄疽龃读 ju ,组阻租诅俎祖读 zu ,两 组声符一致 ,j 对应 z ; 枪抢跄戗炝呛读 qiang , 苍舱沧伧读
cang , q 对应 c ; 勋埙   xun ,损读 sun , x 对应 s “逊” 读 , 的声符

字 “孙”也是 x s 对应的说明 。 ,

[ 参考文献 ]
[ 1 ] 胡奇光 . 中国小学史 [ M ] . 上海 :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7. [ 2 ] 张双棣 . 古代汉语知识教程 [ M ] . 北京 :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2.

[ 责任编辑 : 李春辉 ]

( 上接第 37 页) 今天 ,我们处在一个尊重人民群众首创精神 ,

社会变革的观察和建言都是一种积极 、 有序 、 有效的政治参 与 。因此 ,我认为将 “干预生活” “参与生活”这会使报 改为 , 告文学家有一个更积极的反映生活 、 进行创作的良好心态 。 中华民族的知识分子历来有着体恤百姓 、 为弱者呼号的 忧国忧民传统 。从屈原的 “长太息以掩涕 ,哀民生之多艰” , 到白居易的 “一丛深色花 ,十户中人赋”从郑板桥的夜听风 ; 雨声 “疑是民间疾苦声”到龚自珍的 , “我亦曾糜太仓粟 ,夜闻 邪许泪滂沱” 。无不流露出古代作家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和 反躬自省的羞耻观 ; 同时他们也在追求着美好的和谐社会的 建立 。杜甫所住的茅屋为秋风所破 ,却梦想 “安得广厦千万 间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陶渊明身居乱世 , 却梦想着 “黄 发垂髫 ,怡然自乐” 的桃花源 。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生活在 比他们幸福得多的时代 ,不是封建王朝的 “开明盛世”而是 , 有着 “执政为民” 以人为本” “ 、 理念的负责任的人民政府 。一 切有良知的报告文学家应该以自己的胆识和笔墨 ,在构建和 谐社会 、 建设全民小康的大业中大展身手 “为广大人民群众 , 提供更多更好的精神文化产品 ,充分发挥文化启迪思想 , 陶 冶情操 ,传授知识 ,鼓舞人心的积极作用” 。

民主空气空前浓厚的新时期 ,评判是非有了更科学客观的标 尺 ,创作自由得到切实的保证与承诺 。我们应该放弃一切陈 规陋习 ,以人民的利益为最高标准 , 当歌者歌之 , 当斥者斥 之 。对写社会问题的报告文学 ,也应该多一点辩证法 , 多一 点宽容度 ,多一点前瞻性 “知政失者在草野” , 应成为领导者 观察事物的胸怀 。 在报告文学理论中 ,过去有一种 “干预生活” 的提法 , 曾 经鼓励了一些报告文学家写出了直面现实的报告文学作品 , 但我总觉得 “干预” 是一种他者的介入 ,是一种从生活以外的 介入 。在今天 , 中国的知识分子已成为工人阶级的中坚力 量 ,建设社会主义是中国知识分子责无旁贷的责任与追求 ; 知识分子又是社会主义文化的建设者和导引者 ,是先进文化 的创造者与传播者 ,一切知识分子 ( 包括报告文学家) 应当具 有新的使命感 。今天 ,随着民主政治的建设和发展 , 国家政 治运行的日益公开 ,公民有着对政务活动的知情权 、 参与权 和监督权 。这与古代的封建专制 、 资产阶级的政权垄断有着 根本区别 ,执政党在思想路线上已摆脱 “左” 的禁锢 。我们对

[ 参考文献 ]
[ 1 ] 胡锦涛 . 全面落实科学发展观 , 推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 [J ] . [ 5 ] 尹均生 . 歌颂光明剖析时弊激励未来 — 论报告文学的社会职能 [ A ] . 报告文学纵横谈 [ C] . 成都 : 四川人民出版社 ,1983. [6 ] 毛泽东 .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 A ] . 毛泽东选集 ( 第三卷) [ M ] . 北京 : 人民出版社 ,1991.

求是 ,2006 , (1) .
[ 2 ] 黄传会 . 为孩子 、 为人民走近贫困 [J ] . 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2001 , (3) . [ 3 ] 柳   . 写给业余作者的信 [J ] . 散文通讯 ,2005 , (4) . 山 [ 4 ] 胡锦涛 . 牢固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 [J ] . 求是 ,2006 , (9) .

[ 责任编辑 : 联   ] 群

— 56




相关文章:
从《广韵》到现代汉语的一些语音演变
从《广韵》到现代汉语音系,汉语的声母系统和韵母系统走的是一条简 化的道路。...所谓“浊上变去”指中古的全浊上声字的声调在现代汉语中演变成 去声。如“...
江苏校姓的姓氏发音
2 声母只有 18 个:bpmfdtgkhjqxzcsnr 和零声母 o 。根据高志远《中古 声母在现代汉语中的踪迹》: jqx 和 gkh 声母的源头是重叠在《切韵》声母 系统“见溪群...
第七讲,汉语语音系统的一些主要演变
从上古汉语中古 汉语,汉语在声母和韵母系统主要发生了以下一些变 化: 第一,从重唇音三母中分化轻唇音非、敷、奉、微 四母,分化是以韵母为进行条件的:上古...
中古语法系统
中古声母系统在现代汉语... 3页 2下载券 古代韵书的缺陷与中古韵... 13页...中古音变构词能力下降,这一时期结构构词法多产,主要表现就是在附加构词中,产生...
古代汉语的声母
一、 中古汉语的声母系统 要了解上古汉语的语音系统,首先要了解中古汉语的语音...在现代广西北部平话、闽方言等南方方言里,古代舌上音声母字有不少读作舌头音...
上古的声母系统
上古的声母系统_管理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汉语专题...其方法一般是通过这些材料反映的事实证明中古的某些...观点可以从谐声字、联绵字、现代方言等材料中得到...
中古庄系声母在《中原音韵》中的地位
4页 5财富值 中古声母系统在现代汉语中... 3页 5财富值喜欢此文档的还喜欢...pp.74-85 中古庄系声母在《中原音韵》中的地位麦 耘蒋冀骋先生 (1997:185-...
中古到近古声调系统的发展研究
中古到近古声调系统的发展研究_其它考试_资格考试/认证_教育专区。中古到近古声调...在现代汉语广州话中读作阴上,全浊古声母“近”、“是”,次浊古声母“五”...
中古汉语拼音声母韵母表
中古汉语拼音声母韵母表_文学研究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polyhedron版中古汉语拼音声母韵母表 中古汉语拼音声母和韵母表 由王旭根据 polyhedron 的《中古汉语语音教程》...
声母韵母简介简介
目录 声母简介 现代汉语共同语(普通话)中的声母 中古汉语声母系统 上古汉语声母系统 声母简介 现代汉语共同语(普通话)中的声母 中古汉语声母系统 上古汉语声母系统...
更多相关标签:
现代汉语声母表 | 现代汉语声母 | 现代汉语声母音频 | 中古声母 | 中古声母表 | 中古云母声母 | 中古鼻音声母 | 中古汉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