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聂氏家族百年春秋


聂氏家族百年春秋 氏家族百年春秋
史西洲 历尽沧桑的聂家人,在上海已经生活了七代人。一有机会,他们还要去辽阳 路上的聂家花园看看。他们还是湖南人的脾气——传统又现代,粗犷又细腻,超 前又怀旧,支离又抱团……他们从不言败。 乐善好施的聂氏先世 乐善好施的聂氏先世 祖先聂继模在清初是衡山城西一家小中药铺的老板,以乐善好施知名远近。 他以优秀的医术济世救人,即便八十高龄,也为难产妇女深夜出诊。他自我规定 每月初一和十五实行义诊,不仅对来店抓药的贫民义诊,还主动去县监狱为犯人 们义诊送药。后来其子聂涛在陕西镇安县做了县官,他去陕西看儿子时,仍不忘 老传统,仍在初一和十五去该县监狱送诊送药。聂继模教子有方,诗书终生不离 其手,更亲作《诫子书》,教导儿子要时时警惕,莫因地僻、官小、责轻而偷安 藏拙,磨钝意志,应有担当精神。所言居官之道,字字珠玑,发人深省,广为 流播,在历代家训中堪称上乘,被收入《皇清经世文编》。聂继模的良好声誉、 家教以及人脉,开创了一个三代进士、两代翰林的衡阳望族,子孙以诗、书、 文名世,代不乏人。 聂缉椝的父亲聂亦峰亦为进士,并点了翰林,散馆后外放广州各地当县官, 长达 30 多年。他继承先祖乐善好施的传统,每到一地,总要捐助建育婴堂、牛 痘局、清节堂(为清苦寡妇而设)、宾兴馆(资助贫士考试而设),这些善举深 受当地百姓称颂。 亦工亦农聂缉椝 亦工亦农聂缉椝 聂家公子聂缉椝(1855-1911)长得一表人才,生平好经世之学,虽无科举之 名,然秉公办事,乐善好施酷似乃父,正是曾国藩中意的乘龙快婿。1875 年, 聂缉椝和曾纪芬在曾国荃的主持下,结为伉俪。 虽然科场不兴,但是聂缉椝凭着自己的努力做了上海道台,兼任洋务企业江 南制造局总办。在任 8 年期间适逢中法战争爆发,他主动联络水陆各军,以加强 上海防务。 他又延请傅兰雅等西方顾问, 大量翻译西方科技书籍, 仿制西式武器, 加强了清军战斗力。中法之战中国获胜,他的名声亦为朝廷上下瞩目。在他主持 下,江南制造局甩掉了连年亏损的帽子,转亏为盈,他卸任时还盈余十几万两银 子。1903 年 9 月迁任浙江巡抚。至此,从走出衡阳起的 14 年间,聂缉椝已从一 个帮办跃升为上海滩的一把手,位列封疆。

1905 年 10 月, 聂缉椝因浙江铜元厂舞弊案而被解职后, 自感一生忠于朝廷, 却遭诬陷,乃告诫其子孙:“聂家子孙以后再也不要当官!”之后聂缉椝便回到 湖南老家, 置办农田, 种稻种棉, 过起清闲日子, 而把上海的产业交给儿子打理。 聂家在湖南老家买田的气魄并不下于在上海买厂,在长沙建有很大的宅院。 聂缉椝在洞庭湖边大规模地围湖造田。先购得南州淤田四万余亩,又陆续收买邻 近湖田一万余亩,组成了聂家的领地。这在后来的几十年中切实给聂家子孙带来 了福泽。一旦他们在上海的生活出了问题,或碰上战乱,他们就会天然地向这块 根据地挨近。 精神领袖曾纪芬 精神领袖曾纪芬 光绪元年(1875),曾纪芬 24 岁嫁入聂家时,丈夫聂缉椝还是个藉藉无名 之人,乃父曾国藩和公公聂亦峰都已过世,她担当起相夫教子的重任。曾氏思想 正式带入聂家,使这个家族由衰复盛,光耀一时。聂缉椝去世后,夫人曾纪芬成 为聂氏家族的精神领袖,聂氏后人最终建立起自己的企业王国。所以曾纪芬有 , “总督之女、巡抚之妻、巨商之母”的称号。 曾纪芬广结善缘, 充分整合了曾氏的名门资源, 帮助其丈夫一步步走向成功, 当上了制造局会办一职,有了进入近代企业历练的经验,为今后自己办企业打下 了基础;她秉承乃父曾国藩思想,勤俭节约,朴素平实。即使有万贯家私,也绝 无豪华奢侈之举,更将勤奋俭朴、求学务实的家风坚持下去。直到民国后的几十 年间,她的房间里仍置有一台手摇式纺机和一台缝纫机,坚持每天晚饭后纺一两 棉花,凡能自己动手的事,决不让人替代。在精神上她始终是聂家的领袖,凡重 大家事都要与她商量。曾纪芬继承了父亲的衣钵,与时俱进,指导儿子在企业经 营上敢于创新,将旧体制下的官商合办企业变成近代化经营体制;她扶危解难, 乐善好施。 曾纪芬嫁到聂家时, 婆母对佃户十分苛刻, 遇灾年歉收佃户请求减租, 她总是斥而拒之。倒是曾纪芬富有怜悯心,经常和丈夫背着母亲去抚恤佃户们, 甚至垫付私房钱去弥缝。 实业巨子聂云台 1890 年,聂缉椝任苏松太道台时,当时上海正筹办官商合办的华新纺织新 局,聂缉椝拥有股票 450 股,占股权的十分之一。到了 1909 年收买其余股票, 改为独资经营的恒丰纱厂,成了聂家的独资企业,由儿子聂云台任经理。 1912 年聂云台废弃蒸汽锅炉,在恒丰改用电动机,成为中国第一家采用电 力的纺织厂。这不仅是动力上的改变,也是一次制度的革新,原来的包工头制也 随之被抛弃。他积极引进新技术和设备,聘请外国技师做顾问,指导工作;重视

技术培训,自 1909 年起就亲自主持开办训练班,还委托南通纺织工学院代办培 养技术工人,被他送出国培养深造的前后有数十人。 聂云台在技术和管理上采取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 使恒丰在十多年间又有了 大的飞跃,生产规模不断扩大,获利逐年增加,1918 年资本为 60 万两,1919 年增至 90 万两,1925 年达 108 万两,恒丰成了上海实业界一面成功的旗帜,聂 云台不仅成为聂氏家族的中心人物,还被誉为纺织界的泰斗。 抗战期间,上海社会崇尚华丽,奢侈成风。聂云台有感而作,于 1943 年间 撰成《保富法》一书,刊登于上海《申报》,一时传为佳话。这本书倡导人文关 怀,呼吁扶危解难,点出经商、致富何保富的根本要诀,成为经商保富的龟鉴, 又是治国之嘉言,做人的指南针。聂云台告诫人们:数十年所见富人,后代全已 衰落。不义之财越多,对后代的不良影响越大,聚敛愈多者,其子孙最衰败。不 肯取巧发财,子孙反能有饭吃,有兴旺气象。惟有行善积德,放远见识,宽大心 量,才是保福保富的最好途径。这是曾在中国企业舞台中心的聂家留给后人的最 好精神财富。 五卅英雄聂光墀 聂家二房的儿子聂光墀在圣约翰附中毕业,又在圣约翰读了大学一年级,由 于对化学专业不很感兴趣,第二年又考入交大机械学院,在交大结识了一些进步 同学,常常参加进步学生的集会活动,与陆定一、赵宪初同志是前后期的同学。 五卅惨案发生后,他发现自己虽然满身溅满了血,但自己并未受伤。他想到圣约 翰是自己的母校,那里美国人的势力和影响比较大,应该到那里去作宣传,让母 校师生明白事情的真相,进而发动学生声援。在他挥舞着带血的手,在校园里宣 讲时,学生愈聚愈多,群情激昂,引起了校长美国人卜舫济的不满,他以聂光墀 已不是约大的学生了为由,下令赶他出去。聂光墀不吃这一套,跟他大声辩论起 来,周围学生义愤填膺,纷纷帮助聂光墀来责问卜舫济。卜舫济恼羞成怒,声称 下令开除这些学生。双方越争越烈,一些爱国教师也出来站在了学生一边,最后 形成了 553 名学生集体退学,19 名华籍教师集体辞职的局面,促成了光华大学 的诞生。聂光墀那天在离开圣约翰校园时,愤而掷下一句话;“这个学校如果不 回到中国人手里,我就永远不踏进这校门!” 聂光墀的爱国热情是一贯的,他最看不得外国人欺侮中国人。他考上上海交 大后,奶奶曾纪芬非常高兴,拿出一笔钱供他将来出国留学,谁知这笔钱后来被 叔叔们拿去用掉了。但他很争气,又考取了铁道部的公费出国留学,回国后受英 国人的高薪聘请,在杨树浦发电厂任工程师。有一天他去餐厅吃饭,看见走在前 面的英国工程师要了一份牛排,轮到他领饭时,他说他也要一份牛排,餐厅人员 说,那是专供外国人吃的,中国人没资格吃,一听这话聂光墀即刻火冒三丈,随

手掏出笔来书写辞呈,昂头而去,再也没有回来。解放前后,他在大同大学、交 通大学任教授,是我国热力发电和蒸汽透平工程界的知名学者,在工程界享有盛 誉。 以自己的方式叩响世界 从聂家花园里走出的名人不少,除了聂缉椝、曾纪芬、聂云台外,六子聂潞 生(恒丰纱厂中期总经理) ,孙子聂光堃(聂含章,恒丰纱厂后期总经理) ,四子 聂其炜(中国银行协办、中孚银行行长) ,七子聂其贤(清末湖南武军司令官、 武字黄统领、省防守备队司令官) ;后代中更是人才辈出,难以枚举。聂家的外 孙、外孙女及外孙夫人当中,也出现了一大批奇特的人才。 历尽沧桑的聂家人,在上海已经生活了七代人。一有机会,他们还要去辽阳 路上的聂家花园看看。他们还是湖南人的脾气——传统又现代,粗犷又细腻,超 前又怀旧,支离又抱团……他们从不言败。他们相信张爱玲说的:“湖南人最勇 敢”。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