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农林牧渔 >>

母亲为婴儿和刚刚学步的儿童创造的特殊语言环境使孩子更容易获知


母亲歌声: 母亲歌声:听觉口语发展的自然语言
Linda Daniel, M.A., CCC-A, M.S., Cert. AVT?

母亲为婴儿和学步儿创造的特殊语言环境使孩子更容易接收口语,这一点获得了广泛认可。母 亲对孩子所说的语言描述已演变为这样术语,如“妈妈语”(motherese) (Newport, 1977) 、“婴 儿式谈话”(ba

by talk) 、“儿童导向说话(CDS)”(child-directed speech) (Snow,1986)以 及“父母式语言”(parentese) (Kuhl,1997) 。 一九六 0 年代,在仅有极少量文献支持的情况下,Doreen Pollack 在她为有限残余听力儿童 进行的单一听觉(Acoupedic)训练计划中先导提倡使用父母式交流模式。 从作为母亲以及撰写 Mowrer(1952)的经验中,她设计了教授听力受损儿童通过听来理解并讲出口语的方法。 Pollack 知道父母的语言对儿童语言发展的有力影响,她鼓励母亲参与到儿童的治疗过程中 来,从而使孩子的母亲学会怎样在日常生活中教导孩子。 纵览过去 30 年的 CDS 研究, 我们可以看出 Pollack 是多么的有远见。 她提倡重复正常的母 子交流活动以刺激具有有限听力的儿童对自然语言的接收和应用。 相反於传统的甚至某些当 前的思想 (即聋儿应该一起受教育和被社会化) Pollack 坚决提倡采用社会化和教育主流, , 以给予儿童典型语言模式。 其他的先驱,如 Helen Beebe 和 Daniel Ling,强调去引导父母作为主要促进者来帮助儿童 通过听来学习口语。Daniel Ling 的工作为我们详细描述了提高听力受损儿童言语生成技能 的言语声学和技术。 两位先驱均提倡最大化地利用儿童的残余听力并强调遵循正常语言发展 模式的重要性。 在当时,助听器主要应用于成人,并且人们认为需要对儿童进行强力的唇读训练、需要利用 触觉信息帮助言语发展、需要使用结构化的语言教学和手语,Pollack、Beebe 和 Ling 则被 认为是十分激进的。 然而, 通过他们教授儿童应用有限的残余听力并训练母亲成为她们孩子 的主要语言老师,他们帮助造就了第一代能学习听说的天生聋儿。 当今,由于人工耳蜗、 助听器和 FM 系统的发展使几乎所有的儿童能够听到大多数语音的时 候, 听觉口语治疗是许多家庭所选择的康复方法。 许多儿童通过积极的聆听和口语听觉处理 正在发展出对话能力。通过研究儿童听力在一般范围内的语言学习环境,可将 CDS 的重要 特征用于我们的孩子,使他们通过听力和聆听来学习说话。 本文将描述具有正常听力幼儿语言环境的某些特征,并简要讨论 CDS 及其对儿童听觉发展 的影响(因为它与学习语言相关) 。藉由检查语言接收的某些重要特征,听觉口语治疗学家 和看护者能够提高学步儿童、 学龄前儿童以及正开始应用听力的学龄儿童的交流技能。 典型 母子学习组合的重复是利用母亲的爱以及她们对孩子的强烈兴趣, 所建立一系列儿童学习参 与的交流程序。 一旦这个孩子开始模仿母亲的非语言及发音行为, 那么这个方法就是在为后 继的语言形成铺路;随着孩子开始使用语言,激动人心的语言对话旅程就开始了。 婴儿和幼儿的语言学习环境可通过行为(非语言部分) 、CDS 中语言形成特性(Blount 和 Padgug,1977;Kuhl,1997)以及看护者应用的特定语言模式组合(Ferguson, 1977 中 综述)来进行分析。父母与儿童交流过程的每一个方面在引导儿童注意他/她对世界的感觉 动作知觉能力的关键特征方面都具有一个特定功能,并引导儿童在语言上将这些经验编码。
1

如果没有有意识的分析,看护者的自然教导方式将引导儿童发展出对交流所必要的认知过 程。人类交流的声音被整合到儿童思想的认知结构中。在这个听觉的基础上,以后的语言交 流结构得以建立。

将意义带进声音中 母亲了解自己的孩子。她能够断定孩子的哭声是代表饥饿、疼痛还是需要换新尿布。她能够 感知自己孩子的恐惧、高兴、好奇以及许多心理和生理需求。这种解孩子感觉的能力可以使 她成为一位好的口语老师。 在孩子生命的最初几个月中,母亲可以理解她的孩子的许多行为。直到三个月龄,婴儿听到 母亲谈论他的伸手、大笑、微笑、发声、嗳气、咳嗽和喷嚏。母亲做出了大部分仅与孩子有 关的回应。如果孩子皱眉,她进行安慰;如果孩子尖叫,她用欢乐的神色对高兴予以肯定并 给予相应的语言回应。 母亲注意孩子自身状态中每一刻的变化并在语言上对孩子高兴、 疼痛 和不随意运动的表达进行回应。 当孩子对物体和活动感兴趣时, 母亲的言语被引导到这些物 体和活动上去(Snow,1977a) 。从一开始,孩子的体验引导母亲交流输入的方式。这正是 她语言输入基础,此语言输入是与孩子的经历相配对并且能赋予她有意义的信息。 喂食、换尿布、洗澡以及养育习惯(nurturing rituals)成为刺激孩子了解早期言语的丰富程 序。 这些重复的日常实践为儿童提供了生活常规的知识。 母亲从孩子的角度谈论“这里和现在” (Snow,1986) 。Ellis 和 Wells(1980)证明母亲的语言是针对孩子已经注意到的物体或行 动。通过这种方式,这些指令将孩子原先已经通过非语言方式编码的事物以语言编码呈现给 他,因此,这使孩子更加容易获得成人的言语。Macnamara (1972)建议,可能说出关于 那些本质或活动的知识, 与重要词汇意思的知识相结合, 必须能够使孩子正确地猜出话语的 意思。为能形成意思,孩子必须是一个好的预测者,而成人必须说孩子期望听到的事情。因 此,成人和孩子必须共享一种看世界的方法。 当母亲评论孩子的感觉时,孩子能够解读成人的未形成句法的言语(Greenfield 和 Smith, 1976) 。孩子从所描述的情形中学习语言。成人的话语仅限在孩子已知背景信息的话题上 (Snow,1986) 。Bruner(1983)说明母亲和孩子之间的这些日常交互程序是互动形式和联 系行为,其谈话包含了重复发生的所有状态。 Norns 和 Hoffman(1992)提出了成人在他们与幼儿谈话中所做工作的简单概要。他们描述 了创造性过程,利用它,母亲通过解释孩子的交流意图为进一步的语言交流建立非语言和语 言支架(Bruner,1978) 。那么,当孩子成为一个更加活跃的参与者时,成人逐渐放松对交 互活动的控制,直至孩子同等地分担这一任务。当孩子的交流能力有进步时,成人提高孩子 参与交流的要求。 CDS 的特性为孩子提供了在其间学习许多语言成分的框架。 作者们也描述 了成人对于正在学习语言的孩子的观点,这是一项处于进展中的工作。这与接受孩子不成熟 的语言形式以及让孩子适应在交流中承受风险是相伴相随的。成人试图理解孩子的意思,而 不对语言的错误使用进行批评。孩子通常决定意思,而成人提供交流互动的结构。

CDS 中言语产生的特征 中言语

韵律学
2

在妊娠的最后 3 个月,未出生的孩子听到母亲较低频率范围的声音,这在婴儿出生之前就 给予了他母亲韵律特性的听觉经验(Birnholz 和 Benacerraf,1983;Krumholz、Felix、 Goldstein 和 McKenzie, 1985;Lecanuet 和 Granier-Deferre,1993) 。这个早期的听觉经 验可以刺激婴儿注意人类声音的音调和节律。 在明白母亲的语言之前, 孩子通过识别声调质 量,可区别日常生活的背景音与母亲的声音,而形成与母亲的听觉纽带。通过听,未出生的 孩子和新生儿实际上在不断地与母亲接触——当孩子的背转动、 眼睛闭上或者把孩子从母亲 怀里抱走时就存在的一种联系。从一开始,听觉就是婴孩和母亲之间一种基本的交流联系。 听到母亲的声音,孩子从未感到孤单。 母亲用温柔、有旋律的声调、满意的面部表情和温和的身体活动开始交流。引用 Sanger 的 研究 (1955) ,Pollack (1997)注意到母亲在儿童醒着的时候一直用声音与他们交流。她建 议母亲应使婴儿保持“沐浴”在声音之中。在 Sanger 的研究中,当母亲照看婴儿或与他们共渡 闲暇时光时,她们几乎一直在出声,甚至唱歌或从另一间房间间歇地呼唤婴儿。通过 Mowrer (1952)的研究,Pollack 强调母亲的声音在儿童交流发展中的重要性,孩子的放松和满意的 感觉与人的声音有关连,孩子通过与言语的接触可提高感觉能力,并通过应用与家庭和社区 相同形式的交流使孩子获得心理认同。 母亲对幼儿的话语, 在语调上相对于成人的语调是具有极不相同的韵律形式。 儿向语调持续 时间较短、语速较缓慢、音调较高(Newport, 1977; Garnica, 1977)并由夸张的声调 产生(Blount 和 Padgug, 1977) 。如果新生儿能够识别他们自己母亲的声音(DeCasper 和 Fifer,1980) ,那么这种心理暗示将显得十分深远,提示语言交往的基础是建立在出生时 的听力系统之上的。 Kuhl(1997) 调查的“夸张的、 持续很久的言语形式”揭示了“超元音(super-vowels)——它是“夸 大了包含在单词中声音”的父母式语言中“过度构音(over-articulation)”的一部分。她宣称,这 些“超元音”帮助婴儿学习语言的语音成分,并且在她的研究中,母亲对于她们说话中的这些 变异毫无意识。这些特性存在于说英语、俄语以及瑞典语的母亲中。Kuhl 猜测,孩子易于 分辨这些“超元音”,而且可以使孩子免于重叠他们的共振峰频率。她指出,这种识别证实发 生在六个月龄之前。 父母式语言的夸张 “帮助婴儿将声音分成对比类别(contrasting categories)并帮助婴儿区 分不同类别”,婴儿的大脑积极地分析言語。“父母式语言为他们快似闪电的大脑提供分析和 吸收的语言信息的基本要素”。她还说“父母式语言具有一个旋律……在这个旋律中,父母式 语言对婴儿是一种指导,尤其它包含了良好的语言建构范本”。Kuhl 还提出,母亲言语的极 大对比使语音对比易于学习并有利于语言的脑图像。一旦大脑接收到“超元音”,那么学习区 别较小的言语元音将更加容易。她在父母式语言的听觉极限和脸部漫画之间得出了一个推论。 “漫画通过夸张来强调脸部的关键特征,而语言的音调也是如此。” 在父母的口语中还发现了促进言语的另一种形式,父母用强烈的初始音节来说出一些词语。 Mandel、Jusczyk 和 Pisoni(1995)指出,母亲最常用一个强/弱强调模式称呼或昵称她们 的婴儿。此外,她们在许多单独的口头词语中使用这种相同的强/弱模式,比如“daddy”(爹 地) 、“mommy”(妈咪) 、“doggie”(狗狗) 、“cookie”(饼干) 、“kitty”(小猫)或孩子的名字。 父母在对他们的孩子所说的许多话中很典型地保持了几分一致的强/弱韵律模式。Mandel 等人 假设这种一致性帮助孩子在词语边界上分割稳定的语音流。另一个也可以帮助分割连续语音 的是父母在句子边界处改变声调 (Broen, 1972) 以及在接近边界处延长音素 (Ratner, 1986) 。 Ryan(1978)提出了在幼儿中韵律信息的另一个功能:甚至很小的幼儿也能够解释以升调
3

(作为需要回应的信号)结尾的句子。此与上下文线索相结合,帮助孩子区分句子类型—— 说明、命令以及疑问(Snow, 1986) 。Jusczyk (1997)陳述韵律学看起来在说话信息的 编码和保留中扮演者某些角色。此外,他还说婴儿似乎对短语边界较敏感,而且当韵律与语 法信息不对应时,幼年语言学习者使用韵律来支持语法信息。他讨论“韵律学引导”的概念来 强调在成人与儿童交流中所含特殊韵律代码的重要角色。 音韵学 在 Cole 对妈妈语的综述中,她(1992)引用了描述母亲使用音韵学简单化程序(比如重复) 的研究(Broen,1972;Newport,1977;Phillips,1973;Snow,1972a,b;1977a,b) 。 这些例子包括当妈妈对孩子说话时会用“Dada”(爸爸)来指称孩子的父亲。另一种言语调节 是母亲延长元音,如在 CDS 的“Hiiiiiii!”(嗨)或“You want some mooooore?”(你还想要 吗?) Cole 还引用了 Arco 和 McCluskey (1981)以及 Stern、 。 Spieker、 Barnett 和 MacKain (1983)的文献来描述母亲在话语之间增加停顿时间的应用,推测给了婴儿更多时间来处 理言语,以及唤醒婴儿、增强感情并暗示孩子进行转换。在孩子生命的最初几年中,当孩子 对母亲对话的转换形式变得有经验时,母亲会逐步减小停顿的长度。

CDS 的语言学特性 一旦婴儿到 12 至 14 个月大并显示出语言理解迹象时,那么 CDS 在简单输入、结构良好输 入以及过多输入的方向上将有所改变。对 18 至 36 个月大儿童的 CDS 样本中显示,表述给 这 个 年 龄 段 儿 童 的 语 言 比 表 述 给 成 人 的 更 加 简 单 且 更 加 合 乎 语 法 ( Drach , 1969 ; Kobashigawa, 1969;Broen,1972;Snow,1972a;Phillips,1973;Pemick,1976; Sachs,Brown 和 Salerno, 1976) 。与成人语言相比,母亲对 2 岁以下儿童的语言平均为 3.5 个语素,而前者一般有 8.5 个语素(Phillips,1973) 。更简单、更短、更规整、更冗长 是 CDS 极大的句法特征。然而,随着孩子语言平均长度的增长,母亲的语言长度也随之增 长(Faser 和 Roberts,1975; Longhurst 和 Stepanich,1975;Bellinger,1979,1980; Furrow,Nelson 和 Benedict,1979; Stern 等,1983) 。

建立对话 在生命的最初几个月,大多数婴儿的行为并不被认为是有意图的。然而,母亲在面对面的相 互游戏中对婴儿给予回应从而建立起一种循环模式。

4

起初,母亲几乎对婴儿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传递意向。Kaye 和 Charney(1980)指出,如果 婴儿给母亲一个能够解释为对话循环的行为,那么她会给予回应;如果这个婴儿不能这样, 母亲仍会给予回应。随着婴儿认知和交流能力的发展,母亲会对于由儿童来建立循环的标准 变得严格一些(Newman,1977;Snow,1977a;Snow,de Blauw 和 zan Roosmalen, 1979) 。 母亲将进行对话发展的循环放到她最早与婴儿面对面的交互活动上。随着孩子能够进行更好 地交谈,这种交流则变得越来越复杂。在真正的互动会话成为可能之前的很长时间,母亲在 进一步对话的方向上以及交流意见上引起婴儿的注意。当对话结构的展开以及孩子开始表达 信息时,母亲扩充了孩子表达的内容。这些扩充可以是“最小的”,满足对话要求,或者是“扩 展性的”, 对孩子的话语进行改善或校正,并增加话题的信息(Cole,1992) 。 儿童引导与母亲对话的方向。很大比例的母亲话语是针对孩子的话语所做出的回答,几乎所 有的,母亲话语是出现在孩子说话的前后。那是,母亲和孩子彼此进行对话。由于母亲随着 孩子的引导来决定谈论什么,因此,孩子主导着谈话(Snow,1986) 。通常,孩子引入一个 话题时为能得到母亲所给予的评论,或者孩子用一个评论来引入话题而由母亲来进行扩充 (Brown 和 Bellugi,1964) 。这就是孩子的语言和认知能力以及他/她的思想和兴趣形成了 母亲的语言(Snow, 1986) 。此外,母亲的扩展(Cross,1978;Wells,1980)以及语义 扩充给了孩子在尝试传达意思时, 提供完整且正确表达其预期意思的信息 (Barnes、 Freund、 Satterly 和 Wells,1983) 。 在谈论孩子不断变化的感知时,母亲将她们的语言限定为现在时态、具体名词,并只谈论孩 子正在做什么以及孩子周围正在发生什么 (Phillips, 1973; Snow、 Arlman-Rupp、 Hasting、 Jobse、Joosten 和 Voster,1976) 。母亲对孩子正在进行的活动进行陈述并提问,东西是谁 的,他们在哪里,以及其它小问题(Snow, 1977b) 。与和年长的儿童及成人说话相比,他 们的谈话在语义内容上非常局限。更有语言能力的人则讨论含意、比较、概率、机率以及其 它的语意精妙之处。当孩子在语言发展中的进步超过 18 个月的水平时,母亲应用引导注意 力的句子减少而指令性语言行为增多(Shaffer 和 Crook,1979) 。已经证明,CDS 能够更 好地协调儿童的理解水平而不是产出性语言水平; 此外, 它能够更好地协调语义选择而非语 法选择(Cross, 1978;Clarke-Stewart,VanderStoep 和 Killian,1979) 。 Snow(1986)描述了 CDS 的谈话内容,它充满著将循环转给儿童的问题、对问题的澄清以 及扩展。Shugar (1978)显示了母亲如何建立语言情境,在这个情境中语言受限儿童能够 说出复杂句子中一部分的话,例如:“谁进来了?”,孩子回答“爸爸”。儿童学习交谈越快, 则他/她对与语义听觉相关的母源言语的把握性就越快。 在婴儿发育的日子里,CDS 应用得特别多。与孩子谈话时,母亲经常重复短语和整个句子 并解释她们自己的言语(Snow,1972a) 。这是除去这些孩子每天日常重复对话所听到的以 外的部分(Bruner,1973) 。

儿童說話的意义 儿童說話的意义 說話 母亲只是设法简单地与她们的孩子进行交流。CDS 的特征是尝试与幼儿交流的副产品 (Garnica, 1977) 。当孩子开始参与早期的对话时,母亲在交谈上的意图就是围绕弄清孩 子不精确的或不清楚对话意思的行为上。在这个过程中,母亲使用一些对策,例如扩展和澄 清问题。她们通过困惑的面部表情和/或手势,针对孩子发起的话题寻求一个共同的目的和 内容(Peterson, Donner, 和 Flavell,1972) ;应用中立性的询问,例如“什么?”或“哼?”
5

(Briton 和 Fujiki, 1982; Gallagher,1977) ;询问是/否,或选择问题请求确认其解释; 要求孩子重复;以及要求给予更多信息。随着交流的展开,母亲纠正她们孩子说的事情,而 不是语法错误或发音错误(Brown 和 Hanlon,1970) 。

CDS:听觉口语发展的促进者 :听觉口语发 Cole(1992)在概述母亲帮助孩子有效交流的过程中陈述,母亲最初对很小的儿童行为予 以回应, 似乎他们能够进行有意义的对话。 在对这样的微小行为进行回应并将谈话轮替返回 至婴儿的过程中,母亲建立了一种情況,在这种情況中,孩子作为一个对话参与者显得比实 际来说更加活跃。有趣的是,孩子最终却是变成了一个活跃的参与者。 在现代听觉技术的帮助下, 大多数儿童能够接收口语的声学信息。 结合听觉口语处理的两个 原则,通过在引导孩子的交流发展中给予看护者他们的自然角色,从而培养了正常的听觉、 言语和语言模式。 这个由受过培训的父母在他们的角色中来完成, 而此角色卻常常被严重耳 聋所阻碍。 听力受损儿童能够过一个正常听力儿童的类似生活。 如果一个母亲强烈希望与她 的孩子进行交流, 搭配她精细简明的语言特征, 听觉技术可以呈递听力受损婴儿大脑所需的 大多数(即使不是全部)关键信息。以这种方式,许多听力受损儿童能够通过日常交互活动 以及在他们母亲歌声的摇篮中获得交流能力。

6

参考文献 听力学习基金會杂志 听者 听覺的力量 Carol Flexer, Ph.D.

Annie 的奇迹:第 IV 部分 Laurie Monsebraaten

在听觉口语治疗中预测听觉潜力 Karen Madver-Lux, M.A., And. (C) Reg. CASLPO, Cert. AVT? ,

婴儿配置扩大器特别注意事项和程序 Richard C. Seewald, Ph.D.

科利尔人工耳蜗:优化助益 Linda Daniel, M.A., CCC-A, M.S., Cert. AVT?

CI 治疗和先天性耳聋的成人 Marian Ernst, M.A., CCC-SLP/A, Cert. AVT?

学院中的自我倡议和成功 Helen M. Morrison, Ph.D., CCC/A, Cert. AVT?

双语和听觉口语治疗 Ellen A. Rhoades, Ed.S., CED, Cert. AVT?

读写能力研究的趋势 Elizabeth M. Wilkes, Ph.D., CCC-SLP, CED 2005 年夏 .特别银禧版
7


相关文章:
关于各年龄段幼儿··
肌肉系统的发育及运动调节机能,而不宜太早使用学步...还是要注意语言的学习,要引导婴儿让他模仿妈妈所说...2、培养孩子的思维独创性。 为孩子创造宽松的家庭...
12种感官
让孩子 使用学步机、过早的儿童杠杆、学步绳都是让...的语言成为婴儿模仿的榜样,要创造的语言环境,多...妈妈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对孩子的妥协, 但她也许...
Bbg童鞋教给妈妈怎样给宝宝选鞋子
所以在选鞋子的时候妈妈一定要注意,为宝宝 选择正确的鞋子。 一;宝宝学步鞋如何选鞋子小孩刚学走路时,如果气候条件允许, 宝宝学步鞋如何选鞋子最好让刚会爬的孩子...
儿童素质拓展训练馆简介
配上特殊设计的活动刺 激矫正失调孩子的神经系统的...一般的孩子更 易给家长添麻烦;有的可能出现语言发展...⑨过早用学步车,造成前庭平衡及头部支撑力不足; ⑩...
幼儿发育
这年龄段的兴趣点, 并为宝宝创造适当的教育环境. ...宝宝的精细动作也更 加细致,在妈妈的鼓励下,现在他...从摇篮里的呀呀学语 到口齿伶俐,从蹒跚学步到奔跑...
宝宝发育
训练方法三: 当宝宝被扶着可以站起来时, 妈妈可以...创造良好语言环境,在照顾婴儿生活、玩游戏时都要拌...特别建议: 把宝宝放在学步车里时,也要有大人在旁边...
孩子教育
每晚给孩子洗脚或洗澡时,发现孩子的小脚凉了,就可能...时间都在室内,创造一个清洁、清净的居家环境非常重要...3.10 学步之前,不要给宝宝穿鞋子,一双防滑的袜子...
100件要为宝宝做的事
100 件要为宝宝做的事 0-1 岁宝宝妈妈应该做...时间都在室内,创造一个清洁、清净的居家环境非 常...3.10 学步之前,不要给宝宝穿鞋子,一双防滑的袜子...
《健康大百科——心理健康篇》第三章 学龄前儿童期
(1~6 岁) 幼儿期的孩子, 开始蹒跚学步, 牙牙...特定的环境影响更加敏感,特定的事件会影响孩子的正常...孩子是你的, 你的家庭塑造你的孩子, 爸爸妈妈是...
高级育婴师告诉你怎样带好宝宝
每晚给孩子洗脚或洗澡时,发现孩子的 小脚凉了,就...时间都在室内,创造一个清洁、清净的居家 环境非常...3.10 学步之前,不要给宝宝穿鞋子,一双防滑的袜子...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