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 >>

浣溪沙 秦观


作品原文 一雨池塘水面平, 淡磨明镜照檐楹。 东风忽起垂杨舞, 更作荷心万点声。 编辑本段作品注释 (1)淡磨:轻磨拂拭。古代用铜作镜子,铜磨光以后能清楚地照见人影。 檐楹(yán yíng):屋檐下厅堂前部的梁柱。 (2)垂杨:杨柳。 (3)荷:荷叶。 全文: 雨停了,风住了,池边垂柳苍翠欲滴。忽然一阵风起,万千杨柳枝条袅娜飘动。杨柳 似有知, 风雨中洗尽污浊,欣喜中乘风起舞。

舞动时抖落一身水珠,洒向池中荷叶,传来嗒嗒万点声。 描写: 一场大雨过后,池塘里涨满了水,非常平静;明净的水面就像轻轻磨过的镜子映照着岸边房 屋的倒影。忽然一阵东风吹起,长长的柳条随着清风袅娜起舞,树上的积雨被风摇落,洒向池塘, 荷叶上发出了噼里啪啦的万点响声 编辑本段作品赏析 这首诗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幅雨后池塘图,从诗中写到的东风、垂杨、荷花 等物象来看, 背景是春季,因此,再确切些说是一幅雨后池塘春景图,给读者以清美的艺术享受。 首句展示的是雨后池上春景的静态美。第一句写雨后池塘水面的平静,只淡淡地出一 “平” 字。如果只读这一句,会觉得它过于平常,但在这句之后紧接以 “淡磨明镜照檐楹”,却境界顿 出。“淡磨”二字颇可玩味。施者是春雨,受者是池面,经春雨洗涤过的池面,好比经人轻磨拂 拭过的明镜,比中有比,比中有拟人,这就使“水如镜”这一浅俗的比喻有新鲜之感。不仅能使 读者感受到春雨后池上异常平静、明净的状态,并能进而联想到前此蒙蒙细雨随着微风轻拂池面 的轻盈柔姿。“淡磨明镜照檐楹”,创造的正是非春雨后池塘莫属的艺术境界。与此相适应,这 两句语势平缓,无一字不清静,连略带动感、略为经意的“淡磨”二字,也一如字面,给读者以 一种轻淡的心理感受,显得毫不着力。 三四句由静而动,进一步写雨后池上的动态美。东风忽起,舞动池边的垂杨,吹落垂杨柔枝细叶 上缀满的雨滴,洒落在池中舒展的荷叶上,发出一阵清脆细密的声响。这里,诗人笔下荡漾的东 风、婆娑起舞的垂杨、荷心的万点声,无一不具有一种流动的韵致和盎然的生意,与前二句相比, 别是一番情趣。与此相随,语势节奏也由平缓而转向急促,字字飞动起来。“忽起”二字,首先 造成突兀之势,展示出景物瞬息间由静而动的变化,给人以强烈的动感;随后再用 “更作”二字 作呼应回旋,造成一种急促的旋律,从而把上述有形的与无形的、动态的和声响的景物联贯起来, 组成一幅形声兼备的艺术画卷。雨后池上景物之美,诗人既写其静态,又写其动态,不仅显得丰 富多姿,而且构成对比,收到以静显动,以动衬静,相得益彰的艺术效果。首句平直叙起,次句
1
[1]

从容承之,而以第三句为主,尽宛转变化工夫,再以第四句发之,本是约句的一般造法(见《唐 音癸签》卷三引杨仲弘语)。诗人用这一方法巧妙安排,使语言结构 形式与内容和谐统一,成因 势置景、笔随景迁之妙。 编辑本段名句研读 东风忽起垂杨舞 更作荷心万点声——雨停了,风住了,池边垂柳苍翠欲滴。忽然一阵风起, 万千杨柳枝条袅娜飘动。杨柳似有知,风雨中洗尽污浊,欣喜中乘风起舞。舞动时抖落一身水珠, 洒向池中荷叶,传来嗒嗒万点声。风狂雨骤时,杨柳枝条不停摆动不会引人注目,雨打荷叶响声 一片也不会声声入耳。只有在风停雨住之后,一切归于沉寂,才会留意那突然风穿 杨柳出现的舞 动,才会捕捉到柳枝上的水珠抛向荷叶时发出的点点声响。由风起而垂杨舞,由垂杨舞而荷声万 点的连锁反应,反映了作者雨后静观自然的怡然心态。 三、四两句用“忽起”、“垂杨舞”及垂杨叶上的雨滴被风吹到荷叶上发出的“万点”声响 等,表现了雨后池上的一种动态之美。诗既写出了静态,又写出了动态,以静显动,又以动衬静, 动静结合,组成了一幅雨后池塘春景图。 作者简介 刘攽(1023—1089),字贡父,门人私谥“公非先生”,临江军新喻(今江西新余)人。1046 年(庆历六年)与其兄刘敞同中进士,在当时也都以博学著名,并称“二刘”。曾任曹、兖(今 属山东)、亳(今属安徽)等州知州,为政宽平,地方以宁。因不奉行王安石新法,贬监衡州盐 仓。官至中书舍人。精于史学,晚年曾协助司马光编修《资治通鉴》,负责汉代部分。他做诗的 才情胜过其兄,风格较为平易。有《彭城集》、《公非先生集》。
[3] [2]

【名称】《塞上听吹笛》 【年代】盛唐 【作者】高适 【体裁】七言绝句 高适 (700-765)唐代诗人。字达夫,一字仲武,渤海蓝(今河北沧县)人,居住在宋中(今河南 商丘一带)。少孤贫,爱交游,有游侠之风,并以建功立业自期。早年曾游历长安,后到过蓟门、 卢龙一带,寻求进身之路,都没有成功。后客居梁、宋等地,曾与李白、杜甫结交。安史之乱爆 发后,任侍御史,谏议大夫。肃宗时,历任淮南节度使,蜀、彭二州刺史,西川节度使,大都督 府长史等职。代宗时官居散骑常侍,封渤海县侯。高适为著名的边塞诗人,与 岑参并称“高岑”。 其诗直抒胸臆,不尚雕饰,以七言歌行最富特色,大多写边塞生活。笔力雄健,气势奔放,洋溢 着盛唐时期所特有的奋发进取、蓬勃向上的时代精神。有《 高常侍集》。 编辑本段作品原文 塞上听吹笛 唐 高适
2

雪净(1)胡天(2)牧马还, 月明羌笛(3)戍楼(4)间。 借问梅花何处落(5)? 风吹一夜满关山。 编辑本段注释译文 【解释】 (1)雪净:冰雪消融。 (2)胡天:北方边境。 (3)羌(qiāng)笛:羌族管乐器。 (4)梅花何处落:笛曲有《梅花落》,属于汉乐府横吹曲。是将曲调《梅花落》拆用,嵌入 “何处”两字,从而构思成一种虚景。 (5)关山:这里泛指关隘山岭 【译文】 冰雪消融,胡地又回到了牧马的时节了。 傍晚时分,战士们赶着马群回来,明月洒下一片清辉。 在如此苍茫而又澄明的夜色中,从戍楼中传来熟悉的《梅花落》曲调。 风传笛曲,一夜之间传满了山川关口。 仿佛风吹的不是笛声而是落梅的花片。 它们四处飘散,一夜之中花色花香洒满关山。 编辑本段作品鉴赏 汪中《述学·内篇》说诗文里数目字有“实数”和“虚数”之分,今世学者进而谈到诗中颜色 字亦有“实色”与“虚色”之分。现在读者还可看到诗中写景亦有“虚景”与“实景”之分,如 高适这首诗就表现得十分突出。 前二句写的是实景:胡天北地,冰雪消融,是牧马的时节了。傍晚战士赶着马群归来,天空 洒下明月的清辉。开篇就造成一种边塞诗中不多见的和平宁谧的气氛,这与 “雪净”、“牧马” 等字面大有关系。那大地解冻的春的消息,牧马晚归的开廓的情景使人联想到《过秦论》中一段 文字:“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 ”,则“牧马还”三字 似还含另一重意味,这就是胡马北还,边烽暂息,于是 “雪净”也有了几分象征危解的意味。这 个开端为全诗定下了一个开朗壮阔的基调。 在如此苍茫而又清澄的夜境里,不知哪座戍楼吹起了羌笛,那是熟悉的《梅花落》曲调啊。 “梅花何处落”是将“梅花落”三字拆用,嵌入“何处”二字,意谓:何处吹奏《梅花落》?诗 的三四句与“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李白《春夜洛城闻笛》)意近,是说风传 笛 曲,一夜之间声满关山,其境界很动人。“梅花落”本为羌笛声,但仿佛风吹的不是笛声,而是 落梅的花瓣,它四处飘散,一夜之中和色和香洒满关山。 三四句之妙不仅如此。将“梅花落”拆用,又构成梅花开满关山的虚景,呼应雪净月明的 实景,委婉含蓄地表达了内心思念家乡的强烈感情。仿佛风吹的不是笛声而是落梅的花片,它们 四处飘散,一夜之中和色和香洒满关山。这固然是写声成象,但它是由曲名拆用形成的假象,以
3

设问出之,虚之又虚。而这虚景又恰与雪净月明的实景配搭和谐,虚实交错,构成美妙阔远的意 境,这境界是任何高明的画手也难以画出的。同时,它仍包含通感,即由听曲而“心想形状”的 成分。战士由听曲而想到故乡的梅花(胡地没有梅花),而想到梅花之落。句中也就含有思乡的 情调。不过,这种思乡情绪并不低沉,这不但是为首句定下的乐观开朗的基调所决定的,同时也 有关乎盛唐气象。诗人时在哥舒翰幕府,同时所作《登陇诗》云:“浅才登一命,孤剑通万里。 岂不思故乡,从来感知己”,正是由于怀着盛唐人通常有的那种豪情笔下的诗方能感而不伤。 登 科 后 昔日龌龊不足夸, 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安花。 注释;①龌龊:指处境不如意和思想上的拘谨局促。②放荡:自由自在,无所拘束。 【译文】 以往在生活上的困顿与思想上的局促不安再不值得一提了,今朝金榜题名,郁结的闷气已如风 吹云散,心上真有说不尽的畅快,真想拥抱一下这大自然。策马奔驰于春花烂漫的长安道上,今 日的马蹄格外轻盈,不知不觉中早已把长安的繁荣花朵看完了。 孟郊四十六岁那年进士及第,他自以为从此可以别开生面、风云际会、龙腾虎跃一番了。满心按 捺不住得意欣喜之情,便化成了这首别具一格的小诗。这首诗因为给后人留下了 “春风得意”与 “走马看花”两个成语而更为人们熟知。 诗人两次落第,这次竟然高中,就仿佛一下子从苦海中超度出来,登上了欢乐的顶峰。所以, 诗一开头就直接倾泻心中的狂喜,说以往那种生活上的困顿和思想上的不安再也不值得一提了, 此时金榜题名,终于扬眉吐气,自由自在,真是说不尽的畅快。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 安花。”诗人得意洋洋,心花怒放,便迎着春风策马奔驰于鲜花烂漫的长安道卜.人逢喜事精神 爽.此时的诗人神采飞扬,不但感到春风骀荡,天宇高远,大道平阔,就连自己的骏马也四蹄生 风了。偌大一座长安城,春花无数,却被他一日看尽,真是“放荡”无比!诗人情与景会,意到笔 成,不仅活灵活现地描绘了自己高中之后的得意之态,还酣畅淋漓地抒发了得意之情,明朗畅达 而又别有情韵。因而,这两句诗成为人们喜爱的千古名句,并派生出两个成语。 按唐制,进士考试在秋季举行,发榜则在下一年春天。这时候的长安,正春风轻拂 ,春花盛 开。城东南的曲江、杏园一带春意更浓,新进士在这里宴集同年,“公卿家倾城纵观于此”(《唐 摭言》卷三)。新进士们“满怀春色向人动,遮路乱花迎马红”(赵嘏《今年新先辈以遏密之际 每有宴集必资清谈书此奉贺》)。可知所写春风骀荡、马上看花是实际情形。但诗人并不留连于 客观的景物描写,而是突出了自我感觉上的“放荡”:情不自禁吐出“得意”二字,还要“一日 看尽长安花”。在车马拥挤、游人争观的长安道上,不可能容得他策马疾驰,偌大一个长安,无 数春花,“一日”是不能“看尽”的。然而诗人尽可自认为当日的马蹄格外轻疾,也尽不妨说 一 日之间已把长安花看尽。虽无理却有情,因为写出了真情实感,也就不觉得其荒唐了。同时诗句 还具有象征意味:“春风”,既是自然界的春风,也是皇恩的象征。所谓 “得意”,既指心情上 称心如意,也指进士及第之事。诗句的思想艺术容量较大,明朗畅达而又别有情韵,因而 “春风 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成为后人喜爱的名句。 孟郊
[3] [2]

4

(751~814)唐代诗人。字东野。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人,祖籍平昌(今山东临邑东北), 先世居洛阳(今属河南)。早年生活贫困,曾周游湖北、湖南、广西等地,无所遇合,屡试不第。 贞元中张建封镇徐州时,郊曾往谒。46 岁始登进士第。后东归,旅游汴州(今河南开封)、越州 (今浙江绍兴)。贞元中任为溧阳尉。在任不事曹务,常以作诗为乐,被罚半俸。元和初,河南 尹郑余庆奏为河南水陆转运从事,试协律郎,定居洛阳。60 岁时,因母死去官。郑余庆镇兴元, 又奏为参谋、试大理评事。郊应邀前往,到阌乡(今河南灵宝),暴病去世。 张籍私谥为贞曜先 生。诗与韩愈并称“韩孟”。有《孟东野诗集》。
[4]

凉州词(唐)王翰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 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 出门东向看,泪落沾我衣。 [1] 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 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 舂谷持作饭,采葵持作羹。 羹饭一时熟,不知贻阿谁。 “遥望是君家,松柏冢累累。”

作品注释
始:才开始。 归:回家。 道逢:在路上遇到。 道:路途遥远。

阿(ǎ) :语气词,没有意思。 君:你,表示尊敬的称呼。 遥看:远远地望去。 松柏(bǎi) :松树、柏树。 冢(zhǒng) :坟墓。 累累:与“垒垒”通,形容丘坟一个连一个的样子。 狗窦(gǒu dòu) :给狗出入的墙洞,窦, 洞穴。 雉(zhì :野鸡。 ) 中庭:屋前的院子。 生:长。 旅:旅生,植物未经播种而野生。 旅谷:野生的谷子。 旅葵(kuí :即野葵。 舂(chōng) ) :把东西放在石臼或乳钵里捣掉谷 子的皮壳或捣碎。 持:用。 作:当做。 沾:渗入 [1] 羹(gēng) :糊状的菜。 一时:一会儿就。 贻(yí :送,赠送。 )

作品译文
路上碰到一个乡下的邻居,问:“我家里还有什么人?” “你家那个地方现在已是松树柏树林中的一片坟墓。 ” 走到家门前看见野兔从狗洞里出进,野鸡在屋脊上飞来飞去。 院子里长着野生的谷子,野生的葵菜环绕着井台。 用捣掉壳的野谷来做饭,摘下葵叶煮汤算是菜。 汤和饭一会儿都做好了,却不知赠送给谁吃。 走出大门向着东方张望,老泪纵横洒落在征衣上。 注:“遥望是君家,松柏冢累累。”原为“遥望是君家,松柏冢垒垒。” [1]

编辑本段诗词鉴赏
5

这是一首叙事诗,描绘了一个“少小离家老大回”的老兵返乡途中与到家之后的情景,抒发了 这一老兵的情感,也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具有一定的典型意义。开篇便不同凡响: “十五从军 征,八十始得归。”这两句,直言老兵“十五”岁从军,“八十”岁方回,看似平淡无奇,像不经意间 道来,实却耐人寻味,颇见功力。他“十五从军征”,奔赴何处,诗中未作说明;其军旅生活如何, 战况怎样,诗中也均未交代。这就给读者留下众多想象的空间。但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他 “从 军征”,系出于战事,而且这一去就是数十年!“八十”与“十五”相对照,突出其“从军征”时间之久; “始得归”与“从军征”相呼应,则表明他中途一直未能回来。 《十五从军征》 ,是一首暴露封建社会不合理的兵役制度的汉代乐府民歌,反映了劳动人民在 当时黑暗的兵役制度下的不平和痛苦。作品真实、深刻、令人感愤,催人泣下。 “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主人公的思想脉络由六十五年的征战生活进入邈邈旷野、漫漫 古道,对亲人家园的现状由茫然无际的想象到急切地、盼知又怕知地询问,读者由开头两句诗 展 开的遐想的翅翼也在主人公焦急的劈头问话声中收束。 ,一句 “家中有阿谁”的追问,推出了作品的 聚光点——家。六十五年了,岂敢奢望家人安然无恙、亲人健在?能有一二幸存者已是不幸中之万 幸了。所以他只问,家中还有谁侥幸苟活人世呢?可是, “乡里人”的回答却如站在雪地里浇下的 一盆冰水:“遥看是君家,松柏冢累累。 ”在这动乱的年月,我的亲人们竟无一幸存者?多少年来 积压心底的感情,向谁倾诉、向谁表达啊?唯有那青青松柏、 垒垒坟冢吗?那,就是我的家吗 ? 不,不,不可能! 摆在他面前的现实是:“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 ”由遥看到近 见,满眼更加荒凉凄楚的景象。作者没说室空无人,而是抓住野兔见人钻进家畜窝中自以为得所, 野鸡惊飞落到屋内梁上自以为安的情景;作者没有直书庭园荒芜杂乱,只摄取了井边、中庭随 意 生长的葵菜和谷物两个 “镜头”,人去屋空,人亡园荒,更其形象,倍伤人心神。一个风尘仆仆的 老人,站在曾经炊火融融、庭园整洁的 “家”的面前,站在盼望了六十五年可又无一亲人相迎的家 的面前,竟然比想象的还不堪十倍、百倍……这是怎样一种情境,将掀起读者怎样的感情波澜呢? “出门东向看,泪落沾我衣。 ”他走出年久失修的破门,向东方看去,他也许还抱着希望,他 看到了谁?看到了什么呢?他也许看到了久别的亲人?也许什么也没有看到。他茫然地从幻想 中 走出来,低声哭了起来 “泪落沾我衣”五个字,饱和了多么丰富、多么深厚、多么沉痛的感情内涵 啊! 主人公和他的家的相互映衬的叙写,把作品的主题和艺术水平都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服了 整整六十五年兵役的人,竟然还是全家唯一的幸存者,那些没有服兵役的亲人们,坟上松柏都 已 葱葱郁郁,可以想见他们生前贫寒凄苦的生活还不如每时每刻都可能牺牲的士卒;作品具体写 的 是主人公为国征战六十五载却有家归不得,等到归时却又无家可归的不幸遭遇和惨痛心情,而 他 的不幸与那些苟生且不能只有走进静默、暗湿、冰冷的坟墓的亲人们相比,他又是 “幸运者”了。 作品就不仅仅暴露了封建兵役制度的黑暗、罪恶,不仅仅表现了八十老翁一人的不幸,而且反 映 了当时整个社会现实的黑暗,表现了比个人不幸更深广的全体人民的不幸和社会的凋敝、时代 的 动乱, 诗的最后两句于对老兵的动作描绘中进一步抒发老兵心中的悲哀。这里,突出老兵出门 张 望 (“出门东向看”)与老泪纵横(“泪落沾我衣”)这一细节,将举目无亲、孤身一人的老兵形象刻 画得栩栩如生,将其悲痛欲绝的茫然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试想,他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 家中已了无亲人,而只有荒凉的景象,怎能不悲从中来?以后的生活,又当如何呢?他又怎能 不 感到茫然呢?他向远方望去,难道自己的祖国里,只有自己一家是这样的吗?不 是的。其悲惨 的 遭遇是谁造成的,尽管诗中未明言直说,但我们只要联系到此诗产生的时代背景,则不难看出 这
6

一点。根据吴兢《乐府古题要解》的说法,此诗晋时已谱入乐府,当可视之为汉魏战乱之际的 作 品。正是当时穷兵黩武的 统治者与无休无止的战争,造成了该老兵的悲惨遭遇。反映该老兵的 悲 惨遭遇,也就反映了当时在沉重的徭役压迫之下的平民百姓的悲惨遭遇,深刻地揭露了当时黑 暗 的社会现实。 此诗围绕老兵的返乡经历及其情感变化谋篇结构,巧妙自然。其返乡经历是:始得归 →归途中 →返回家中→“出门东向看”;情感变化为:急想回家,急想知道“家中有阿谁?”,充满与亲人团聚 的希望(归途中)→希望落空→彻底失望(返回家中,景象荒凉,了无一人)→悲哀流泪,心茫然 (“出门东向看”) 。这些又归结为表现揭露黑暗社会现实的诗之主题。全诗运用白描手法绘景写人, 层次分明,语言质朴,且以哀景写哀情,情真意切,颇具特色,也颇能体现汉乐府即景抒情的 艺 术特点。

王昌龄 (约 690— 约 756),字少伯,山西太原人。盛唐著名边塞诗人,后人誉为“七绝圣 手”。早年贫贱,困于农耕,年近不惑,始中进士。初任秘书省校书郎,又中博学宏辞,授 汜水尉,因事贬岭南。与李白、高适、王维、王之涣、岑参等交厚。开元末返长安,改授江 宁丞。被谤谪龙标尉。安史乱起,为刺史闾丘所杀。其诗以七绝见长,尤以登第之前赴西北 边塞所作边塞诗最著,有“诗家夫子王江宁”之誉。 【出塞】(其一)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唐代边塞诗的读者,往往因为诗中所涉及的地名古今杂举、空间悬隔而感到困惑。怀疑作者不谙地理,因 而不求甚解者有之,曲为之解者亦有之。这首诗就有这种情形。 前两句提到三个地名。雪山即河西走廊南面横亘廷伸的祁连山脉。青海与玉关东西相距数千里,却同 在一幅画面上出现,于是对这两句就有种种不同的解说。有的说,上句是向前极目,下句是回望故乡。这 很奇怪。青海、雪山在前,玉关在后,则抒情主人公回望的故乡该是玉门关西的西域,那不是汉兵,倒成 胡兵了。另一说,次句即“孤城玉门关遥望”之倒文,而遥望的对象则是“青海长云暗雪山”,这里存在两种 误解:一是把“遥望”解为“遥看”,二是把对西北边陲地区的概括描写误解为抒情主人公望中所见,而前一 种误解即因后一种误解而生。一、二两句,不妨设想成次第展现的广阔地域的画面:青海湖上空,长云弥 温;湖的北面,横亘着绵廷千里的隐隐的雪山;越过雪山,是矗立在河西走廊荒漠中的一座孤城;再往西, 就是和孤城遥遥相对的军事要塞——玉门关。这幅集中了东西数千里广阔地域的长卷,就是当时西北边戍 边将士生活、战斗的典型环境。它是对整个西北边陲的一个鸟瞰,一个概括。为什么特别提及青海与玉关 呢?这跟当时民族之间战争的态势有关。唐代西、北方的强敌,一是吐蕃,一是突厥。河西节度使的任务 是隔断吐蕃与突厥的交通,一镇兼顾西方、北方两个强敌,主要是防御吐蕃,守护河西走廊。“青海”地区, 正是吐蕃与唐军多次作战的场所;而“玉门关”外,则是突厥的势力范围。所以这两句不仅描绘了整个西北 边陲的景象,而且点出了“孤城”南拒吐蕃,西防突厥的极其重要的地理形势。这两个方向的强敌,正是戍 守“孤城”的将士心之所系,宜乎在画面上出现青海与玉关。与其说,这是将士望中所见,不如说这是将士 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画面。这两句在写景的同时渗透丰富复杂的感情:戍边将士对边防形势的关注,对自己 所担负的任务的自豪感、责任感,以及戍边生活的孤寂、艰苦之感,都融合在悲壮、开阔而又迷蒙暗淡的 景色里。
7

三、四两句由情景交融的环境描写转为直接抒情。“黄沙百战穿金甲”,是概括力极强的诗句。戍边时 间之漫长,战事之频繁,战斗之艰苦,敌军之强悍,边地之荒凉,都于此七字中概括无遗。“百战”是比较 抽象的,冠以“黄沙”二字,就突出了西北战场的特征,令人宛见“日暮云沙古战场”的景象;“百战”而至“穿 金甲”,更可想见战斗之艰苦激烈,也可想见这漫长的时间中有一系列“白骨掩蓬蒿”式的壮烈牺牲。但是, 金甲尽管磨穿,将士的报国壮志却并没有销磨,而是在大漠风沙的磨炼中变得更加坚定。“不破楼兰终不 还”,就是身经百战的将士豪壮的誓言。上一句把战斗之艰苦,战事之频繁越写得突出,这一句便越显得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一二两句,境界阔大,感情悲壮,含蕴丰富;三四两句之间,显然有转折,二句形 成鲜明对照。“黄沙”句尽管写出了战争的艰苦,但整个形象给人的实际感受是雄壮有力,而不是低沉伤感 的。因此末句并非嗟叹归家无日,而是在深深意识到战争的艰苦、长期的基础上所发出的更坚定、深沉的 誓言,盛唐优秀边塞诗的一个重要的思想特色,就是在抒写戍边将士的豪情壮志的同时,并不回避战争的 艰苦,本篇就是一个显例。可以说,三四两句这种不是空洞肤浅的抒情,正需要有一二两句那种含蕴丰富 的大处落墨的环境描写。典型环境与人物感情高度统一,是王昌龄绝句的一个突出优点,这在本篇中也有 明显的体现。 (刘学锴) 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 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注解 1、凝妆:盛妆。 2、悔教:悔使。

译文 闺阁中的少妇,从来不知忧愁; 春来细心打扮,独自登上翠楼。 忽见陌头杨柳新绿,心里难受; 呵,悔不该叫夫君去觅取封侯。

赏析 ?? 这是闺怨 、描写了上流贵妇赏春时心理的变化。诗的首句,与题意相反,写她“不知愁”:天真浪漫, 富有幻想;二句写她登楼赏春:带有幼稚无知,成熟稍晚的憨态;三句急转,写忽见柳色而勾起情思:柳 树又绿,夫君未归,时光流逝,春情易失;四句写她的省悟:悔恨当初怂恿“夫婿觅封侯”的过错。诗无刻 意写怨愁,但怨之深,愁之重,已裸露无余。

原文
8

鹊桥仙·夜闻杜鹃 茅檐人静,蓬窗灯暗,春晚连江风雨。林莺巢燕总无声,但月夜、常啼杜宇。 催成清泪,惊残孤梦,又拣深枝飞去。故山犹自不堪听,况半世、飘然羁旅。 【注释】(1)惊残:惊醒。(2)故山:家乡。 编辑本段译文 暮春时节,眺望江面,风雨连天.篷蔽的茅屋里,烛灯明灭,悄无人言.连树林里的黄莺都停止了 鸣叫,惟有杜鹃,在月夜里孤苦哀啼. 啼声越来越远,带着深深的漆黑的影子,惊醒了我的梦,让人清泪欲洒.年已半百,一畸零人,漂 泊在孤旅的路上,想那只故园的杜鹃,带着故园的山、水,让我不堪听闻矣。 题解 此词选自《渭南文集》,作者在蜀,曾一度任南郑(今陕西汉中)军职,不久改调成都参议 官,投闲置散,抱负难展,失意之极,因咏啼鹃以抒怀抱。通篇借物寓情,以环境冷落渲染凄凉 气氛,以莺燕无声反衬杜宇啼鸣,悲凉悉苦。《词林纪事》引《词统》云: “去国离乡之感,触 绪纷来,读之令人於邑。” 作者陆游 陆游
[5] [4] [1]

(1125-1210)南宋诗人、词人。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 江绍兴)人。一生著作丰 富,有数十个文集存世,存诗 9300 多首,是中国文学史上存诗最多的诗人。陆游具有多方面文学 才能,尤以诗的成就为最,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了卓越成就,在生前即有 “小李白”之称,不 仅成为南宋一代诗坛领袖,而且在中国文学史上享有崇高地位,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词作数 量不如诗篇巨大,但和诗同样贯穿了气吞残虏的爱国主义精神。有《放翁词》一卷,《渭南词》 二卷。
[6]

编辑本段简评 梦中还是从戎南郑的边城角声,醒来却是闻羁旅成都的杜鹃啼鸣。 “千里曜戈甲”的壮景, 由此破碎为茅檐孤灯的暗夜;那“气吞残虏”的雄怀,又何堪临对这春晚的“连江风雨”?杜鹃 是蜀中望帝的化身,它的啼鸣,似乎总在提醒羁人 “归去”。但放翁的志向,本就在“欲倾天上 银河水,净洗关中胡虏尘”,他也曾在诗中再三申诉:“四方男儿事,不敢恨飘零。”那么,这 “故山”就不应只指故乡山阴,当还包含了半壁液沦落的故国河山。而半世飘然的 “羁旅”,更 还伴和着“老却英雄似等闲”的无限悲慨了。 编辑本段赏析 公元 1172 年(乾道八年)冬陆游离开南郑,第二年春天在成都任职,之后又在西川淹留了六 年。据夏承焘《放翁词编年笺注》,此词就写于这段时间。杜鹃,在蜀也是常见的暮春而鸣。它
9
[7]

又名杜宇、子规、鹈鴂,古人曾赋予它很多意义,蜀人更把它编成了一个哀凄动人的故事。(《成 都记》:“望帝死,其魂化为鸟,名曰杜鹃。”)因此,这种鸟的啼鸣常引起人们的许多联想, 住在蜀地的文士关于杜鹃的吟咏当然就更多,杜甫入蜀就有不少这样的作品。陆游在成都时的心 情本来就不大好,再加上他“夜闻杜鹃”,自然会惊动敏感的心弦而思绪万千了。 上片描述杜鹃夜啼的情景。词人从景物写起:“茅檐人静,蓬窗灯暗,春晚连江风雨。”“茅 檐”、“蓬窗”指其简陋的寓所。当然,陆游住所未必如此,这样写无非是形容客居的萧条,读 者不必拘执。在这样的寓所里,“晻晻黄昏后,寂寂人定初”,坐在昏黄的灯下,他该是多么寂 寥。同时作者想象出“连江风雨”、“萧萧暗雨打窗声”。其愁绪便跃然纸上。“林莺巢燕总无 声,但月夜、常啼杜宇。”这时他听到了鹃啼,但又不直接写,而是先反衬一笔:莺燕无声使得 鹃啼显得分外清晰、刺耳;莺燕在早春显得特别活跃,一到晚春便“燕懒莺残”、悄然无声了, 对这“无声”的怨悱,就是对“有声”的厌烦。“总”字传达出了那种怨责、无奈的情味。接着 再泛写一笔:“但月夜、常啼杜宇。”“月夜”自然不是这个风雨之夜,月夜的鹃啼是很凄楚的 —— “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李白《蜀道难》)—— 何况是此时此境呢! “常啼”显出 这刺激不是一天两天,这样写是为了加强此夜闻鹃的感受。 下片是写夜闻鹃鸣的环境,着重于气氛的渲染。杜鹃,又名杜宇,这种传说中古代蜀帝灵魂 的鸟,常在夜间啼叫,其声凄厉悲凉,往往触发旅人思乡之情。杜鹃这种“悲鸟”,在这种环境 气氛里啼鸣,更加使人感到愁苦不堪。接着下片就写愁苦情状及内心痛楚。 “催成清泪,惊残孤梦,又拣深枝飞去。”这杜鹃竟然可以在发出鸣叫,催成词人几行清泪, 惊残他一枕孤梦之后,又拣深枝飞去。“孤梦”点明:客中无聊,寄之于梦,偏又被“惊残”。 “催成清泪”,因啼声一声紧似一声,故曰“催”。就这样还不停息,“又拣深枝飞去”,继续 它的哀鸣。“又”,表明作者对鹃夜啼的无可奈何。杜甫《子规》写道: “客愁那听此,故作傍 人低!”—— 客中愁闷时那能听这啼声,可是那杜鹃却似故意追着人飞!这里写的 也是这种情况。 鹃啼除了在总体上给人一种悲凄之感、一种心理重负之外,还由于它的象征意义引起人们的种种 联想。比如它在暮春啼鸣,使人觉得春天似乎是被它送走的,它的啼鸣常引起人们时序倏忽之感, 如《离骚》“恐鹈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同时,这种鸟的鸣声好似说“不如归去”, 因此又常引起人们的羁愁。所以作者在下面写道:“故山犹自不堪听,况半世、飘然羁旅!”“故 山”,故乡。“半世”,陆游至成都已是四十九岁,故说半世。这结尾的两句进一步表明处境, 生发感慨,把他此时闻鹃内心深层的意念揭示出来了。在故乡听鹃当然引不起羁愁 ,之所以“不 堪听”,就是因为打动了岁月如流、志业未遂的心绪,而此时作客他乡更增加了一重羁愁,这里 的“犹自??况”就是表示这种递进。《词林纪事》卷十一引《词统》云:“去国离乡之感,触 绪纷来,读之令人於邑”(於邑,通呜咽)。解说还算切当,但是这里忽略了更重要的岁月蹉跎 的感慨,这是需要加以注意的。如果联系一下作者此时的一段经历,就可以把这些意念揭示得更 明白些。 纵观全词,作者先绘景,渲染气氛,再用对比托出杜鹃夜啼,接着写啼声引发的感受,最后 通过联想,表达人生的感慨。可谓结构细密,层次分明。作品深沉凝重的情味 ,凄切悲凉的格调, 令人品赏难尽,感慨不已。 陆游是在他四十六岁时来夔州任通判的,途中曾作诗道:“四方男子事,不敢恨飘零”(《夜 思》),情绪还是不错的。两年后到南郑的王炎幕府里赞襄军事,使他得以亲临前线,心情十分 振奋。他曾身着戎装,参加过大散关的卫戍。这时他觉得王师北定中原有日,自己 “英雄用武之 地”的机会到了。可是好景不长,只半年多,王炎幕府被解散,自己也被调往成都,离开了如火
10

如荼的前线生活,这当头一棒,是对作者的突如其来的打击可以想见。以后他辗转于西川各地, 无路请缨,沉沦下僚,直到离蜀东归。由此看来, 他的岁月蹉跎之感是融合了对功名的失意、对 时局的忧念:“况半世、飘然羁旅!”从这痛切的语气里,可以体会出他对朝廷如此对待自己的 严重不满。 陈廷焯比较推重这首词。《白雨斋词话》云:“放翁词,惟《鹊桥仙·夜闻杜鹃》一章,借物 寓言,较他作为合乎古。”陈廷焯论词重视比兴、委曲、沉郁,这首词由闻鹃感兴,由表及里、 由浅入深,曲折婉转地传达了作者内心的苦闷,在构思上、表达上是比陆游其它一些作品讲究些。 但这仅是论词的一个方面的标准。放翁词大抵同于苏轼、辛弃疾之作,虽有些作品如陈氏所言 “粗 而不精”,但还是有不少激昂感慨、敷腴俊逸者,扬此抑彼就失之偏颇了。 月夜(杜甫) 今夜鄜(fū)州月,闺中只独看。 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 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注解: 1.鄜州:今陕西省富县。当时杜甫的家属在鄜州的羌村,杜甫在长安。这两句设想妻子在鄜州独自对 月怀人的情景。 2.怜:爱。未解:尚不懂得。 3.云鬟:古代妇女的环形发饰。 4.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夜雾本无香,香从妻子的云鬟中散出;凄清的月光照在妻子的玉臂上, 显得寒凉。湿、寒二字,写出夜已深而人未寐的情景。 5.虚幌:透明的窗帷。双照:与上面的"独看"对应,表示对未来团聚的期望。 作者简介:杜甫(公元 712--770 年),汉族,字子美,原籍囊阳,自号少陵野老,杜少陵,杜工部 等。我国古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人称“诗圣”。一生写诗一与李白并称为“李杜”,有为了与杜牧李 商隐区开来,又称“大李杜”。千四百多首。原籍湖北襄阳,生于河南巩县(现巩义市)。远祖为晋代功 名显赫的杜预,乃祖为初唐诗人杜审言,乃父杜闲。唐肃宗时,官左拾遗。后入蜀,友人严武推荐他做剑 南节度府参谋,加检校工部员外郎。故后世又称他杜拾遗、杜工部。 解释:今夜在鄜州的上空有一轮皎洁的明月,我在这看明月,妻子一定一个人在闺房中独自望月:希 望相公快点回来! 幼小的儿女却还不懂得思念远在长安的父亲,只是东悄悄,西瞧瞧看着天上圆圆的东西:真好看,像 一轮白玉盘。 香雾沾湿了妻子的秀发,清冽的月光辉映着她雪白的双臂。 什么时候才能和她一起倚着窗帷,仰望明月,让月光照干我们彼此的泪痕呢!我不禁留下了眼泪,滴 在了妻子的心中! 背景:天宝十五载(756)春,安禄山由洛阳攻潼关。五月,杜甫从奉先移家至潼关以北白水(今陕 西白水县)的舅父处。六月,长安陷落,玄宗逃蜀,叛军入白水,杜甫携家逃往鄜州羌村。七月,肃宗在 灵武(今宁夏灵武县)即位,杜甫获悉即从鄜州只身奔向灵武,不料途中被安史叛军所俘,押回长安。这 首诗即是困居长安时所作,表达了对离乱中的妻子家小的深切挂念。情深意真,明白如话,丝毫不见为律 诗束缚的痕迹。诗的构思采用从对方设想的方式,"心已驰神到彼,诗从对面飞来,悲婉微至,精丽绝伦, 又妙在无一字不从月色照出也"(《读杜心解》)。后世诗人常常学此法度。 赏析:题为《月夜》,作者看到的是长安月。如果从自己方面落墨,一入手应该写“今夜长安月,闺 中只独看”。但他更焦心的不是自己失掉自由、生死未卜的处境,而是妻子对自己的处境如何焦心。所以 悄焉动容,神驰千里,直写“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这已经透过一层。自己只身在外,当然是独自 看月。妻子尚有儿女在旁,为什么也“独看”呢?“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一联作了回答。妻子看月, 并不是欣赏自然风光,而是“忆长安”,而小儿女未谙世事,还不懂得“忆长安”啊!用小儿女的“不解
11
[8]

忆”反衬妻子的“忆”,突出了那个“独”字,又进一层。 在一二两联中,“怜”字,“忆”字,都不宜轻易滑过。而这,又应该和“今夜”、“独看”联系起 来加以吟味。明月当空,月月都能看到。特指“今夜”的“独看”,则心目中自然有往日的“同看”和未 来的“同看”。未来的“同看”,留待结句点明。往日的“同看”,则暗含于一二两联之中。“今夜鄜州 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这不是分明透露出他和妻子有过“同看”鄜州月而 共“忆长安”的往事吗?我们知道,安史之乱以前,作者困处长安达十年之久,其中有一段时间,是与妻 子在一起度过的。和妻子一同忍饥受寒,也一同观赏长安的明月,这自然就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当长安沦 陷,一家人逃难到了羌村的时候,与妻子“同看”鄜州之月而共“忆长安”,已不胜其辛酸!如今自己身 陷乱军之中,妻子“独看”鄜州之月而“忆长安”,那“忆”就不仅充满了辛酸,而且交织着忧虑与惊恐。 这个“忆”字,是含意深广,耐人寻思的。往日与妻子同看鄜州之月而“忆长安”,虽然百感交集,但尚 有自己为妻子分忧;如今呢,妻子“独看”鄜州之月而“忆长安”,“遥怜”小儿女们天真幼稚,只能增 加她的负担,哪能为她分忧啊!这个“怜”字,也是饱含深情,感人肺腑的。孩子还小,并不懂得想念, 可是,杜甫又怎能不念呢?!从小孩的“不念”更能体现出大人的“念”之深切。 第三联通过妻子独自看月的形象描写,进一步表现“忆长安”。雾湿云鬟,月寒玉臂。望 月愈久而忆念愈深,甚至会担心她的丈夫是否还活着,怎能不热泪盈眶?而这,又完全是作者想象中的情 景。当想到妻子忧心忡忡,夜深不寐的时候,自己也不免伤心落泪。两地看月而各有泪痕,这就不能不激 起结束这种痛苦生活的希望;于是以表现希望的诗句作结:“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双照”而泪 痕始干,则“独看”而泪痕不干,也就意在言外了。 这首诗借看月而抒离情, 但所抒发的不是一般情况下的夫妇离别之情。 作者在半年以后所写的 《述怀》 诗中说:“去年潼关破,妻子隔绝久”;“寄书问三川(鄜州的属县,羌村所在),不知家在否”;“几 人全性命?尽室岂相偶!”两诗参照,就不难看出“独看”的泪痕里浸透着天下乱离的悲哀,“双照”的 清辉中闪耀着四海升平的理想。字里行间,时代的脉搏是清晰可辨的。 题为《月夜》,字字都从月色中照出,而以“独看”、“双照”为一诗之眼。“独看”是现实,却从 对面着想, 只写妻子“独看”鄜州之月而“忆长安”, 而自己的“独看”长安之月而忆鄜州, 已包含其中。 “双照”兼包回忆与希望:感伤“今夜”的“独看”,回忆往日的同看,而把并倚“虚幌”(薄帷)、对 月舒愁的希望寄托于不知“何时”的未来。 词旨婉切, 章法紧密。 如黄生所说: “五律至此, 无忝诗圣矣! ” 借助想象,抒写妻子对自己的思念,也写出自己对妻子的思念。

12


相关文章:
秦观《浣溪沙》词:“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
秦观浣溪沙》词:“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___。宝帘闲挂小银钩。”以轻灵笔调写幽怨,融情人景,含蓄蕴藉。...
《浣溪沙》赏析
浣溪沙》赏析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浣溪沙》赏析浣溪沙【宋】苏轼山下兰...秦观《踏莎行》云: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王国维的评语是“...
浣溪沙教案
浣溪沙教案_初二语文_语文_初中教育_教育专区。本课第 课 教学 目标 题 浣溪沙 1 课时 秦观 累计 8 节 检查人: 主备人 检查时间: 钱芳 课型 赏析 知识与...
秦观赏析
(《浣溪沙》) “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江城子》)作者通过不同的客观意象来寄寓 自己的主观情感。 其三,秦观被誉为婉约派词人中的语言大师。即主要指...
秦观经典词作鉴赏
浣溪沙 秦观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这首词写闺中女子幽怨哀愁的情思。 这是...
秦观《蝶恋花》赏析
秦观《蝶恋花》赏析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秦观《蝶恋花》赏析(王春)晓日窥...周邦彦《浣溪沙》“一春须有忆 : 人时。 ”实际上是一定有,却用这“须”字...
《浣溪纱》词牌写作要点
2、浣溪纱的写法 浣溪沙,又名《浣纱溪》《满院春》《小庭花》等。入中吕宫...秦观词: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
2015年尔雅中华诗词之美.答案(叶嘉莹)
59. 60. 下列文人中不属于建安七子的是【曹丕】 关于词牌名“浣溪沙”,说法...【对】 “词之雅郑,在神不在貌”出自【人间词话】 关于秦观,说法不正确的...
2015年中华诗词之美网络课课后练习答案
A 只有仄声调 B 本唐代教坊曲名 5 《摊破浣溪沙》实为《浣溪沙》之别体,上...A 释惠洪 B 魏泰 C 王安国 D 吕惠卿 王国维对欧阳修、秦观之词的解读 1...
山东省莱芜市2016届高三上学期期末考试语文试卷
(8 分) 浣溪沙秦观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1)这首词的上片在营造意境方面...
更多相关标签:
浣溪沙 苏轼 | 浣溪沙 | 浣溪沙 晏殊 | 浣溪沙 秦观阅读答案 | 秦观 | 浣溪沙 纳兰性德 | 浣溪沙李璟 | 浣溪沙欧阳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