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三不朽论”


儒家“三不朽论”
1)《左传·襄公·二十四年》(即纪元前 549 年) 大意如下: 晋国范宣子问来访的鲁国大夫叔孙豹:“古人有言曰,‘死而不朽’,何谓 也?”接着他就说他家从舜以上世代高官厚禄,直到他现在在晋执政为正卿,可 谓不朽吧?穆子曰:“以豹所闻,此之谓世禄,非不朽也。鲁有先大夫曰臧文仲, 既没, 其言立, 其是之谓乎!豹闻之, ‘太上有立德, 其次有立功, 其次有立言。 ’ 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若夫保姓受氏,以守宗祊(fang),世不绝祀,无国无之。 禄之大者,不可谓不朽。” 立德,立功,立言,此谓“三不朽论”。“三不朽论”最早出自春秋时期鲁国 人叔孙豹之口,他说:“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 谓不朽。”(《左传·襄公二十四年》) 《左传》襄公二十四年(前 549 年)载穆叔之言:“‘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 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

2)《国语·晋语八》亦记此事。 时间:前 549 年(春秋-晋) 原文:鲁襄公使叔孙穆子来聘,范宣子问焉,曰:“人有言曰‘死而不朽’,何 谓也?”穆子未对。宣子曰:“昔匄(gài)之祖,自虞以上为陶唐氏,在夏为御 龙氏,在商为豕(shǐ)韦氏,在周为唐、杜氏。周卑,晋继之,为范氏,其此 之谓也?”对曰:“以豹所闻,此之谓世禄,非不朽也。鲁先大夫臧文仲,其身 殁矣,其言立于后世,此之谓死而不朽。” 曹丕在《论文》中说:“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年寿有时而尽, 荣辱止乎其身, 二者必至之常期, 未若文章之无穷。 是以古之作者, 寄身于翰墨, 不假良史之辞,不托飞驰之势,而名声自传于后。”

老子道家之说: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 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道德 经·第一章》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 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 《道德经·第十二章》 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 其上不 ,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复归於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 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後。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名道纪。 《道德经·第 十四章》 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 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 乃久。没身不殆。 《道德经·第十六章》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 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 域中有四大,而王处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道德经·第二十五章》 大道泛兮,其可左右。万物视之以生而不不辞,功成不名有。衣被万物而不为主,常无 欲, 可名於小; 万物归焉而不为主, 可名於大。 是以圣人终不为大, 故能成其大。 《道德经· 第 三十四章》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下万物生於有,有生於无。 《道德经·第四十章》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道德经·第四 十二章》 天下皆谓我大,似不肖。夫惟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细也夫。 《道德经·第六十 七章》

庄子齐物论思想:
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 《齐物论》 夫天下莫大于秋豪之末,而太山为小;莫寿乎殇子,而彭祖为夭。 天地与我并生,而 万物与我为一。既已为一矣,且得有言乎?既已谓 之一矣,且得无言乎?一与言为二,二 与一为三。 《齐物论》 颜回曰: “吾无以进矣,敢问其方。 ”仲尼曰: “斋,吾将语若。 有心而为之,其易邪? 易之者,皞(音hao4)天不宜。 ”颜回曰: “回之家贫,唯不饮酒不茹荤者数月矣。如此 则可以为斋乎?”曰: “是祭祀之斋,非心斋也。 ” 回曰: “敢问心斋。 ”仲尼曰: “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 ;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

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 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 《庄子·内 篇·人间世第四》 匠石之齐,至于曲辕,见栎社树。其大蔽牛,絜(音xie2)之百围,其高临山十 仞而后有枝,其可以舟者旁十数。观者如市,匠伯不顾,遂行不辍。弟子厌观之,走及匠 石,曰: ‘自吾执斧斤以随夫子,未尝见材如此其美也。先生不肯视,行不辍,何邪?”曰: “已矣,勿言之矣!散木也。以为舟则沉,以为棺椁则速腐,以为器则速毁,以为门户则 液囗( “瞒”字以“木 ”代“目” ,音man2) ,以为柱则蠹,是不材之木也。无所可用, 故能若是之寿。 ” 匠石归,栎社见梦曰: “女将恶乎比予哉?若将比予于文木邪?夫楂梨橘柚果蓏(音l uo3)之属,实熟则剥,剥则辱。大枝折,小枝泄。此以其能苦其生者也。故不终其天 年而中道夭,自掊击于世俗者也。物莫不若是。且予求无所可用久矣!几死,乃今得之, 为予大用。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且也若与予也皆物也,奈何哉其相物也?而 几死之散人, 又恶知散木! 匠石觉而诊其梦。 ” 弟子曰: “趣取无用, 则为社何邪?” “密! 曰: 若无言!彼亦直寄焉!以为不知己者诟厉也。不为社者,且几有翦乎! 且也彼其所保与众 异,而以义喻之,不亦远乎! ” 南伯子綦游乎商之丘,见大木焉,有异:结驷千乘,隐,将芘其所藾(上“艹”下“赖” 音lai4) 。子綦曰: “此何木也哉!此必有异材夫! ”仰而视其细枝,则拳曲而不可以为 栋梁;俯而视其大根,则轴解而不可以为棺椁;舐其叶,则口烂而为伤;嗅之,则使人狂醒 三日而不已。子綦曰“此果不材之木也,以至于此其大也。嗟乎,醒三日而不已。子綦曰: “此果不材之木也,以至于此其大也。嗟乎,神人以此不材。 《庄子·内篇·人间世第四》 ” (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 。人皆知有用之 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 《庄子·内篇·人间世第四》 ) 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 之甚善。倏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 “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 ”日凿一 窍,七日而浑沌死。 《庄子·内篇·应帝王第七》 颜回曰: “回益矣。 ”仲尼曰: “何谓也?”曰: “回忘仁义矣。 ”曰: “可矣,犹未也。 ” 他日复见,曰: “回益矣。 ”曰: “何谓 也?”曰: “回忘礼乐矣! ”曰: “可矣,犹未也。 ”他 日复见,曰 : “回益矣! ”曰: “何谓也?”曰: “回坐忘矣。 ”仲尼蹴然曰: “何谓坐忘?” 颜回曰: “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 ”仲尼曰: “同则无好也,化 则无常也。而果其贤乎!丘 也请从而后也。《庄子·内篇·大宗师第六》 ” 黄帝游乎赤水之北,登乎昆仑之丘而南望。还归,遗其玄珠。使知 索之而不得,使离 朱索之而不得,使喫(音chi 1)诟索之而不得也。乃使象罔,象罔得之。黄帝曰: “异 哉,象罔 乃可以得之乎?” 《庄子·外篇·天地第十二》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