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能源/化工 >>

棕地再利用——17个精选案例


棕地再利用——17 个精选案例
澳大利亚 BP 石油公司遗址公园 2005 年 3 月 12 日,时任政府部长汤姆·尤伦(Tom Uren)和北悉尼市长吉尼亚·麦卡佛 (Genia McCaffer)宣布 BP 澳洲子公司遗址公园正式向公众开放。公园的设计获得了诸 多奖项,包括 2006 年澳大利亚景观设计师协会(AILA)国家项目奖、2006 年北悉尼景观 与生态可持

续发展优秀奖。 Mcgregor+partners 景观设计事务所也因此赢得 2005 年 AILA 总体优秀奖和优秀设计奖。

新落成的滨海遗址公园占地 2.5 公顷,位于威弗敦(Waverton)半岛。这是北悉尼的滨水 地区中第一个被改造成公园的工业场地。早在 1997 年,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就决定将威弗敦 一带的三处滨水工业场地改建成公园,否决了将这些地块出售并开发成住宅的提议。于是, BP 澳洲子公司的这块被污染的场地在经过改造后,变成一个后工业风格的现代公园。

BP 公司的这块场地一度容纳了办公区和 31 座储油罐,巨大的弧形混凝土墙用以防止原油

泄露污染海港。 紧凑的布局和简单结实的建筑构造反映出其原有的使用用途。 新的设计保留 了场地的工业遗迹和海港特征, 表现为连续的开放空间和大片的湿地, 壮观的观景平台悬踞 在高高的半圆形砂岩悬切面上, 这里曾经矗立着巨大的储油罐。 混凝土和金属阶梯将各个空 间连接起来,方便游人欣赏岸边的亲水性野生生态系统。

▋英国伊甸园工程(Eden Project) “伊甸园”是英国新千年庆典工程之一,有“世界第八大奇观”之美誉。它建在英格兰西南 部康沃尔郡圣奥斯特尔附近一座废弃的粘土矿区,耗资 7400 万英镑(约 1.1 亿美元),

于 2001 年 3 月正式对公众开放。“伊甸园”由 4 座穹顶状建筑连接组成,穹隆架是钢管 构成的一个个六角型, 上面覆盖着由轻型材料制成的透明盖板。 这种材料的重量只有玻璃的 百分之一,并具有良好的保温性。“伊甸园”是一座巨大的植物园,里面容纳了来自世界各 地的数万种植物,其宗旨是展示植物与人类的关系以及人类如何依靠植物进行可持续发展, 被誉为“通往植物与人类世界的大门”。

▋德国卢萨提亚蒂亚地区 位于德国东北部地区的卢萨蒂亚(Lusatia)是欧洲历史上曾经的中心地带。这一地区的工业 采矿业在 19 世纪到 20 世纪发展迅速,但对当地的生态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从九十年代开

始,部分矿区关闭,经济萧条,失业率上升,环境严重污染,居住人口下降。在 2000 到 2010 年期间,根据德国的 IBA(Internationale Bauausstellung 也称作 InternationaleArchitecture Exhibition),对此地区进行区域发展分析并建立了 30 个项 目,目的为改善当地的生态环境,并使景观结构重新转型。

一方面,工业景观遗产的保留记录了那个年代的工业发展。其中采矿的机器 F60 是曾经这 一地区最大的采矿传输构架。长度 502 米,重达 11000 吨的钢铁组成。现在的 F60 成为当 地重要的地标,部分结构被改建为餐馆,人们可以在这里登高参观整个构架,远眺周围的景 色闭并在此地用餐。(图 1 和 2)

图 1. MineF60 in Lusatia

图 2. MineF60 in Lusatia in the night

另一方面,通过回填的方式,逐步的恢复矿区生态,原来的采矿区通过人工防水处理,逐年 的回填补充水,建成人工湖区及森林,并在湖区开发新型的居住区(图 3 和 4)。根据现有 的资源设置旅游路线及发展相关的旅游项目,在恢复生态的同时,提升此地的人口居住率, 旅游吸引力从而促进经济发展。利用原有的煤矿区,这里建立了大大小小 30 个湖(图 3 和 4),成为欧洲最大的人工湖区(完全被水覆盖之后的面积大约 14000 公顷),其中 10 个 湖区通过运河连接。在湖区的中心,新的地标是一个 30 米高的观景塔,在这里可以最大可 能的看到新的湖区景观。(图 5 和 6)

图 3. Floating homes on Gr?bendorf Lake _Diving in the opencast mine

图 4. Geierswalde leisure and water world_ Living on the waves

图 5. Sedlitz Lake waterscape_Farsightedness in the lake land

▋中国上海辰山植物园矿坑花园

“非常诚恳的作品。并不一味的去修饰过失而是从实地开始动手重建,弯弯曲曲的走廊、一 望无际的美景。” ——2012 年美国景色美化设计师协会专业奖项陪审团

最近 THUPDI 和清华大学设计的上海采石场转化成一个带有浮动人行通道的花园绿洲,获 得了 2012 美国社会景观建筑荣誉奖章。

由于关闭了很常时间,采石场几近荒废,经过超过 6 年的清理、规划和植被种植,最终成 为了这样一个独特的多层次公园。经过改造,公园在周围栅栏和墙面上种植了很多树木、花 草,沿着斜坡还设置了一个巨大的金属通道,一直延伸到底部水洞,在游客们欣赏瀑布的同 时带来些许新鲜和惊喜。

▋采煤沉降区改造:中国唐山南湖中央公园 南湖中央公园总体规划面积 30 平方公里,是融自然生态、历史文化和现代文化为一体的大 型城市中央生态公园。地下即为煤田,经过 130 多年的开采,形成了大面积的煤炭采空区。 1976 年,唐山发生里氏 7.8 级地震,南湖地下采空区大量塌陷,地表多处沉降,南湖塌陷 区随即成为唐山采煤塌陷区中对城市影响最大的一处。经过 30 年的灾后重建,唐山已成为 中国环渤海地区的经济中心, 而南湖却一直是唐山城市垃圾、 工业废料的堆积场和生活污水 的排放地。30 年来,在塌陷、沉降、工业废物、城市垃圾等因素的综合影响下,南湖成了 典型的城市棕地。

唐山南湖中央公园

如何处理废弃地与城市的关系使南湖成为完善城市功能、 重塑城市空间的契机?②如何从单 纯的环境改造提升到可持续发展的高度,使生态修复之后的南湖能作为合格的自然资源,再度 具有生态经济价值.成为有利于当地环境、 经济发展的人工生态系统?③如何改善 30 年灾后 重建以来.因“先生产、后生活”而造成的城市经济繁荣与人民生活品质低下的反差,营造适 宜人居的生活环境?

▋闲置厂房的新利用

▋美国普罗维登斯钢铁工厂院落

“精细又不失视觉的丰富感。 这个设计真实的扩展了我们对美的定义。 景观建筑师坚持了他 们设计的初衷,感觉是那么的恰到好处。每一部分的步骤都与地面环境相关联。这个设计可 以称得上是第二代的煤气工厂公园, 它不仅说明了他们是如何处理后工业化的遗迹的, 也展 现他们是如何实现可持续的。” ——2011ASLA 专业奖评委会

▋俄罗斯斯坦尼斯拉夫基工厂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工厂是 practice 在莫斯科第一个完成的项目,并已荣获多个奖项,其中 包括曾奖给俄罗斯项目的第一个 RIBA 奖。该设计已获得广泛的赞誉,也为莫斯科历史建筑 的创新和再造提供了新的标准。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工厂灵巧的将翻新的历史元素与新的干预 措施相联系,成为了莫斯科新兴的文化旅游胜地。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工厂最初于 19 世纪由 俄罗斯领先的工业和文化业资助者—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家族开发筹建,这一由商业和文化 项目混合使用的建筑群落由 13 座建筑组成, 占地 30,000 平方米, 其宅包括 60 套豪华公寓, 以及一家酒店和一间餐厅。

▋韩国西首尔湖公园

“作为公园和被遗弃的工厂的设计这里绝对是一个惊喜。 工业碎片被完美地陈列在这里。 这 个项目说明, 有时当基础设施停止其建造之初的目标服务时, 它的演变后期发展也有可能不 会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失败。 就地取材的做法极其明智。 这证明了其实你不必清除这些基础设 施,你可以接受并重新利用他们。”

——2011 专业奖评委会

现今的首尔西部湖畔公园在 1959 年是一家水处理工厂。公园位于首尔与富川市的交界处, 被改造成了一个公共游憩区, 成为了两个城市之间的聚会和交流空间。 该区域的工业基础设 施, 曾一度因被认为是城市中最差的生存环境而声名狼藉, 现在却被转变成了生态友好的公 园,试图借此振兴该地区,将其生活水平提高到邻近地区的标准。公园的设计将文化、生态 和交流的主题与区域再生融合了起来。

▋中国中山岐江公园

追求时间的美,工业的美,野草的美、落差错愕的美。 珍惜足下的文化,平常的文化,曾经被忽视而将逝去的文化。

中山岐江公园的场地原是中山著名的粤中造船厂, 作为中山社会主义工业化发展的象征, 它 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终于九十年代后期,几十年间,历经了新中国工业化进程艰辛而富 有意义的历史沧桑。 特定历史背景下, 几代人艰苦的创业历程在这里沉淀为真实而弥足珍贵 的城市记忆。为此,我们保留了那些刻写着真诚和壮美、但是早已被岁月侵蚀得面目全非的 旧厂房和机器设备,并且用我们的崇敬和珍惜将他们重新幻化成富于生命的音符。

▋德国北杜伊斯堡景观公园

景观设计师:Latz + Partne 团队成员:Latz + Partner, Latz-Riehl, G. Lipkowsky

地理位置:杜伊斯堡 德国 设计年代:1990 建筑面积:230 公顷 预算:15.500.000 EUR

北杜伊斯堡景观公园(Landschaftspark Duisburg-Nord)是德国北杜伊斯堡的一个后工 业景观公园,由德国景观设计师彼得·拉茨与合伙人于 1991 年建立,目的是为了理解过去 的工业,而不是拒绝。其原址是炼钢厂和煤矿及钢铁工业,使周边地区严重污染,于 1985

年废弃,19 世纪中期之前为农业用地。

公园设计与其原用途紧密结合, 将工业遗产与生态绿地交织在一起。 1994 年正式对外开放。 彼得·拉茨也因此设计于 2000 年获得第一届欧洲景观设计奖。

▋城市公建的再生

▋西雅图奥运雕塑公园

“一个绝妙的设计。它是神奇和难以实现的。这个设计团队表现出了极强的控制力。” ——2007 年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设计荣誉奖

作为城市雕塑公园的一个新的构思模式, 场地位于西雅图最后一块未开发的滨水地区, 是一 片被铁轨和公路分割的工业棕地。设计采用一个不间断的“Z”字形“绿色”平台,将三部 分连成一体。这条“绿色”平台,从市区向水域延伸 40 英尺,利用天际线和艾略特海湾的 天然景观,开发现有的基础资源将市中心连接到复兴的滨水地区。

▋挪威奥斯陆南森公园

在上个世纪 40-60 年代, 这片旧有的带有各种植物的绿地成为了奥斯陆国际机场, 直到 1998 年,机场迁出,于是这里便成为了一片废弃的荒地。10 年之后,根据过去旧式园林的自然

形式和机场机器般的直线跑道,这里被重新改造成了一个新的环境——南森公园(Nansen Park),于 2008 年向公众开放。如今该公园给周边带来了 6000 栋新住宅的重建计划,并 为周边 15000 个居民提供工作场地。

▋纽约高线公园二期正式开放

纽约高线公园二期正式向市民开放。这个项目由纽约建筑事务所 james corner field operations 和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合作设计,总长约一英里的高线公园位于第 10 和 第 11 大道之间,并回收利用了 gansevvort 大街到西 34 大道方向的旧货运铁路线。

第 21 大道鸟瞰图 t, 向南面的地 10 大道和哈德逊河方向望去

最新开放的高线公园二期在西 23 大街, 西 26 大道和西 30 大道分别增设了新入口。 整个公 园覆盖了完整的无障碍通行道,并在西 30 大道和西 23 大道设置了两台升降电梯以补助西 14 大道和 16 大道现有的两台电梯。

高线公园中的一系列景观小品也将切实的造福公众,例如“切尔西灌木丛”,这是一个像草 甸一样的景观小品位于西 20 大道和西 22 大道之间;“草坪和台阶座椅”则是一个面积为 455 m2 的大草坪,上面的休闲座椅是由西 22 大道和 23 大道回收来的柚木制作而成的; “野花花坛”则是一个位于西 26 大道和 29 大道之间的直线形人形步道。

抬升的 '野花花坛'

二期新设计方案的详细描述:

野花花坛位于西 26 大道和西 29 大道之间的野花花坛由硬质铺地,耐旱性的草坪和野花构 成, 花坛中种植了种类繁多花卉以确保在生长季能一直有花开放。 简洁的直线形道路沿着两 旁的野花延伸开来, 繁华盛开的花坛点缀在旧铁路道上, 让行人可以尽情的欣赏这道绿色风 景线并穿梭在城市之中。

'radial bench', 沿着弯曲的步行路排列的一个连续的木质长椅 radial bench

在西 29 大道,高线公园起始于一条绵长且微微弯曲的步行路,这条路一直通向哈德逊河, 并作为西侧铁路站台的装换空间。 公园的步道沿着曲线弯曲, 并设置了一条同样蜿蜒绵长的 木质长椅,这些长椅沿着步行路的西侧边缘排列。座椅前后还种植了绿色植物,增加了景观 的整体层次。

'切尔西灌木丛', 西 20 大道和西 22 大道之间密接的树丛

切尔西灌木丛

当参观者从切尔西草场向被移动, 一片茂密的花丛和低矮的小树林便映入眼帘, 它们是高线 公园另一个景观的起始点。位于西 20 大道和 22 大道之间的切尔西灌木丛种植了多种多样 的植物,例如美洲冬青,紫荆和其它美国本土常绿植物,它们能够一年四季不间断为公园提 供丰富的色彩变化。 而另外一些较为低矮植物例如苔草和耐阴性灌木则强调了从草地向灌木 丛的装换。

一条笔直的人行道沿着野花花坛和原有铁路线一直延伸到哈德逊河方向

由洛杉矶事务所 neil denari architects 设计的 'HL23'

第 26 大道 26th street viewing spur

悬吊在高线公园东侧原有铁路线上方的观景台位于西 26 大道,这个设计旨在让人们回想起 原来布置在公园上的户外广告牌。 高大的灌木丛和树丛位于观景台侧面, 同时参观者还可以 在木质的观景平台上坐下休息,欣赏第 10 大道和切尔西的风景。

'第 26 大道观景台', 向东侧看

'第 26 大道观景台'

第 23 大道草坪和阶梯座椅

在西 22 大道和西 23 大道之间的高线公园拥有着更宽阔的面积,这里原来曾是铁路线的备 用站点,用来装卸旁边仓库的货物。这个额外的空间被设计成一个聚会场所,并安置了一组

阶梯座椅, 这些座椅是用回收来的柚木制成, 并锚固在一片面积达 4900 平方英尺的草坪上。 草坪的最北端向上“卷起”,把台阶座椅上的参观者抬升到几英尺高的空中,以享受布鲁克 林以东和哈德逊河的美丽风光。

'第 23 大道草坪和台阶座椅', 位于西 22 大道和 23 大道间的聚会场所

使用中的'第 23 大道草坪' philip a. 和 lisa maria falcone 立交桥

在西 25 大道和西 26 大道之间,建筑师在两座相邻建筑之间创造了一个微型森林,这里种 植了茂密的灌木丛和小树。现在,设计师又在原有的环境上架起了一座高 8 英尺的步行道, 这种处理让地面上的植物可以自由生长并且保持了原本有机起伏的地形, 参观者则在茂密的 树廊下穿行。

'falcone 立交桥',一个抬升的步行道

▋多伦多废弃空军基地的转型:当斯维尔公园

多伦多当斯维尔公园(Downsview Park)拟建于一个废弃的空军基地上,面积为 320 英 亩(约 130km2)。该基地建于 20 世纪 40 年代,1994 年,加拿大政府撤消了当斯维尔空 军基地,并决定将废弃后的当斯维尔土地建成供多伦多乃至全加拿大人享用的新型城市公 园。该公园将是加拿大的第一个国家级城市公园,并将成为国家公园系统的补充。当斯维尔 公园因为场地已经历了农业、工业、军事等方面的利用,自然系统已经严重退化,需要进行 恢复和改造。因此,当斯维尔公园被确定建成一个城市公园(Urban Park),以满足社会与自 然的双重需要。

当斯维尔公园发展规划图

1996 年,场地开始对公众开放,包括广阔的草地、前空军基地残留的运动场、树木,以及 一些不再起作用的建筑。 公园用地中还包括一个工业和军用建筑的片区, 其内有一个巨大的 飞机库和储藏室,它们将被改造以供文化和娱乐休闲之用,这一片区被暂时命名为“文化校 园”(Cultural Campus)。

废弃机场改造

当斯维尔公园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集社会、经济、环境发展等为一体的可持续性公园,同时 还是青少年和儿童很有价值的教育创新基地, 以满足社会与自然的双重需要, 而且也将是世 界级的大公园之一。其远景规划是在对旧基地改造的基础上,建立一个新的可持续景观。

“树城”景观建设

▋垃圾场的转型

▋蒙特利尔经验:垃圾场新生

岩石环绕的湖泊、八面来风的平原、览胜探幽的树林……无论步行,还是骑自行车,在加拿 大蒙特利尔市圣·米歇尔环保中心(CESM),都有不一样的风景,吸引游客徜徉其间。

当时光回溯到 20 年前,CESM 所在地还是满目疮痍,头顶是灰暗的天空,60 年石灰岩采 石场,30 年北美最大垃圾填埋场,近一个世纪的工业活动,这块伤痕累累的土地,留下了 深重的人类破坏痕迹。

1984 年,蒙特利尔市决定收回这块土地。1988 年,停止采石场开采。1995 年,大规模的 振兴改造开始进行。如今,这里正在变成大型公园绿地,获得了新生,2020 年将向市民全 面开放。

“人类活动对环境造成很大损害。让环境欠债变成正资产,需要智慧和创造才华,而 CESM 案例的成功希望告诉每个人, 建设生态社区, 需要每一个人懂得对环境的责任, 同舟共济。 ” 蒙特利尔市长热拉尔·特朗伯雷对《第一财经日报》说。

治理路线图

蒙特利尔有不少符合上海世博会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实践项目,不过,CESM 项 目颇受国际关注和认可。特朗伯雷介绍说,该项目获得过 25 个大奖,包括“最适宜人类居 住社区国际奖可持续发展类金奖”等,最具代表性。

“CESM 还具有教育功能,希望每个人从源头上进行垃圾减量。未来 CESM 将成为蒙特利 尔最大的公园之一,变成集休闲、体育、文化于一体的公共中心。”谈起 CESM,特朗伯雷 不无自豪。垃圾深埋、限制建设项目,蒙特利尔市政府最终于 1997 年通过 CESM 设计总 体规划,目标是建设大型公园和休闲中心。

▋西班牙 Batlle i Roig Arquitectes 设计的自然公园

这个自然公园的前身是一个垃圾填埋场。 垃圾填埋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 1974 年,主要处 理巴塞罗那都市圈的垃圾, 关闭之时,已经填埋了 85 公顷的范围,填补了山谷的三分之 二高度。 修复前,最上层的垃圾就这么暴露着,和山谷的自然风景形成鲜明对比。

修复工程从三个基本层面着手:

1,解决复杂的技术问题,2 创建一个新的公共空间,3 创造一个新景观。 集合多学科(环境工程,地质,景观建筑学,园艺学)的技术力量,让这个地方的新生。

先从技术层面制定出合理的工作策略。 根据垃圾填埋场的几何形状确定出需要稳定和防护 的区域, 然后布置管道收集沼气,并排除产生的渗透液。

将垃圾填埋场做成意大利式的台地式园林,就像梯田一样, 并能成为一个公共空间,一个 都市自然公园,同时允许车行和人行多种道路。 这里离人口聚集地不远,场地最后可以拥 有道路和停车场是至关重要的。

因为被修复后的场地的形态和原始条件差距太大, 所以在景观处理上,采用了农业耕地景 观。农业景观可以很好的适应修复性的受损场地,是最合理也是最有效的方式。

现在这里已经被转变成一个农业景观场所。 地形处理是最基本的要素,布置的提防工程和 渠道可以保证新地形的稳固, 在此基础上布置了养殖梯田,树木种植区,作物种植区。 雨 水径流被引入雨水蓄水池。同时用沼气产生的动能驱动灌溉系统。

最后,景观建筑师为场地补植了低维护的,耐旱乡土植物。 植物有:荆棘,灌木,树木。 以在林间间种豆科植物,促进网站生态系统的维持。 这样作物田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变得 更巩固, 或许在遥远的将来,这里会完全的融入自然公园以及周围的景观。

▋美国弗莱士河公园

图 1:弗莱士河北公园的东岸的划艇区 废弃工业区向公共场所的转型, 很大程度上实现了土地利用和生活质量的改观转型, 也 标志了旧工业向新文化与生态环境的转变。

这种新改革的规划需依托于知识、 新技术等共同完成。 较为有代表性的三个项目或许能 反应这种新转型的价值:德国北杜伊斯堡公园、美国弗莱士河公园和加拿大当斯维尔公园。

图 2:弗莱士河北公园土丘上放风筝区 美国弗莱士河公园美国弗莱士河公园是世界上较为关注的公共工程之一。1948 年,占 地约 9 平方公里的弗莱士河作为垃圾填埋场启用, 50 多年来一直是纽约最主要的固体生 活 垃圾填埋场,而且是世界上最大的垃圾填埋场。2001 年,纽约市开始规划这块垃圾填埋场, 创新性地计划将其转变为集休闲娱乐、文化教育等为一体的社会性 公共生态景观公园,并 作为纽约市最大的城市公园。由詹姆斯?科纳 Field Operations 事务所设计完成,计划全 部工程需 30 年。目前,生态公园已在斯戴特恩岛初露端倪,部分环岛参观线路已小范围开 放。

图 3:游客在山顶上可以跟踪到很多鸟的踪迹 弗莱士河公园的特点是广阔的潮汐湿地和溪流、超过 64.4km(40 英里)的小径步道, 以及娱乐、文化教育、体育运动等设施,并作为多种野生动植物、鸟类的栖息地。展示了环 境保护与能源再生,人类与自然、教育与生活间的作用。

图 4:下斜坡缓冲了雨水对盆地的冲刷,减少填埋场地形的改变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