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小说是这样一种庄重典雅的精神建筑”——作家阿来访谈录


焦焦 ? 阿来砷究毫辑  ‘  ‘ l 小说 是这样一种 庄重典雅 的精神建 筑 "   作 家 阿 来 访 谈 录  梁海  梁海: 阿来老师, 最近我刚读完您的《 格萨尔王》 作为  , 国际文学创作计划—— “ 重述 神话 ” 的一个组成部分 ,格  《 萨尔王》 无疑是 20 09年文学界内最值得期待的一部小说。   在此之前, 苏童的《 碧奴》 叶兆言的《 、 后

羿》 还有李锐 的《 人  间》 已经拉开了“ , 重述神话 ” 的序幕 。与他们的作品相比 ,   您的创作思路可 以说是完全不同的。前三部作品旨在颠  覆, 而您更多的是承继。正如您 自己所说的, 您是要在承继  中让这部小说成 为一部可以让人们 “ 读懂西藏人眼 神的  书” 。您是否可以具体谈一下 , 您是怎样理解 “ 西藏人的眼  神” ? 的   阿来 : 这个 印在书 上的话 , 一定 都是 我 说的 。应  我想 不 该是 出版商 想的广告 语吧 。因 为我觉得 读一 本 书就能 读 懂  一 能又是另外~回事情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分出来好作家或  者坏作家, 区分的着眼点并不在于他写的是什么题材 , 而是  看这个人对题材的处理能力。这个处理能力可以概括为两  个东西 , 第一是他处理题材的方式 , 再一个就是观照这个题  材的思想与情感。因此 , 我从来不觉得题材是重要的。但  是我写藏族题材比较 多, 仅仅是因为我身在 这个 文化中。   仅此而已。同一个题材怎么来写它, 怎么来观察它, 又是另  外一回事情。我个人写所谓少数民族题材 , 但是我不认为  民族题材 是一 个万 能的药 方 , 因为今 天在 中 国 , 可能 写 乡土  的, 写奇风异俗的, 写少数民族的这些东西的时候 , 我们很  多作家有一个想法, 就是觉得这个题材本身就可以取胜 , 还  有一个思想就是所谓“ 民族 的就是世界的” 。但是这么 多   人 , 赴 后 继 写 了那 么 多 东 西 , 文 学 方 面 没 有任 何 的影  前 在 种文化, 或者是读懂一个民族 , 这样的可能性在我 自己的  感觉里面太小了。但是 , 理论上我也不反对这句话 , 我觉得  让大 家懂 得眼 神 , 白一 点 儿 就 是 懂 得一 个 民族 的文 化 。 说   响, 实际上已经证明了这种思想的失败 , 但是还有很 多人看  不到这样一种残酷 的现实 , 继续喊 着这 么一个 口号前赴  后继 。   实际上, 我可以把这样一个东西作为 自己在创作上努 力的  一 个 方向 。但 是我确 实不 认为通过 一 本书 就可 以达 到这 样  多的民族之 间 因为互相 不能沟 通与理 解而 产生 出来 的 种种  梁海 : 是呵 。长期 以来 ,越是 民族 的就 越是 世界 的”   “ 已 的一个目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 , 这个世界那么多的文化那么  问题就太容易化解了。但我愿意 自己所做的工作 , 所写的  书, 累积起来 , 有这方面的效果。   梁海 : 如 此。一 部 作品 不 可能 涵 盖 一 个 民族 的文  的确 经成为民族主义者的一个标签。在全球化脚步越来越紧锣  密鼓的今天, 所谓民族化的写作实际上 已经沦为满足大众  猎奇 心理 的~种 策略 。真 正好 的文学 作 品应 该是 超越 了题  材的局限 , 而绘制出~幅带有普适意义的图谱。我认为您  的作品无论是短篇小说 , 还是长篇小说 , 在反映主题上都是  非常大气的。比如说 , 就像《 马车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